null
第一卷 第五章 一方起,一方就落
    那一天中午两点过后,我们来到了研究所前。

    「今天要回去?无所谓喔,随时都可以坐上去。」

    自行车竞赛结束后的隔天,松平先生正着手重建因雷雨而被摧毁得更加严重的研究所,我们表示要回去之后,他一副不感兴趣地回应,然后小心翼翼地搬运着临时搭建小屋的残骸。

    看来他健壮的体格并非是虚有其表,搬运东西时显得一派轻松。

    不过,昨天雷雨的破坏力真是惊人呢。毕竟听说连剑崎先生的小卡车也都翻覆损坏了。而且两周之后,还会有台风来袭。这座小岛的命运真是坎坷呢。

    嗯,但我已经亲身经历过,所以也知道结果。

    「修复结果非常完美。但因为用过一次就会坏掉,所以我就没有试开了。」

    「为什么不改善一下这点啊?」

    松平先生耸了耸肩。真知大概是对他的态度感到不满,不悦地蹙起眉。

    「因为就只能这么设计啊。如果套用其他的理论或是装置,也许能够重复使用,但依我在这里研究出的结果,似乎最多就只能制造出一次性的时光机。明明研究所都支离破碎了,还能够努力重建,认真研究,九年后的我真是太伟大了呢~所以快点和现在的我交换吧!」

    他边啰哩啰嗦地要求交换,边丢出墙壁的残骸。这位博士也许是天才,但或许正因过于货真价实,而有着多不胜数的缺陷吧!出乎意料地,这也许就是他的优点。

    「起码设计成可以穿越两次吧!」

    「知道了啦知道了啦。只要先将穿越所需的预备装置放上去就好了吧?」

    「……啊,这样子就好了吗?」

    我「砰」地拍了下掌心。是吗?说得也是呢。根本没必要改良装置本身嘛。

    「不不,那样子真的好吗?」

    真知似乎无法认同,提出质疑。松平先生大大摇头。

    「如果次元转移装置是怀石料理,那么我所作的装置就是泡面。只是用些便宜到你不敢相信的材料组装而成。生活过得很拮据的时候,就能想到一些贫穷人的应对方法呢。」

    贫穷人的应对方法……用这么粗糙的语句来形容这个奇迹真的好吗?

    「换句话说,在这个环境下这已经是极限了?」

    「可以这么说。只是这样的话……不不,我是天才,所以没问题吧。」

    「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

    哪来这么无厘头的回答啊!但松平先生好像不想继续多说,又抱起墙壁的残骸。我与真知面面相觑后,客套性地说:「那就麻烦你了。」「喔。」他则简短地应了声。

    经过雷雨的摧残后,小卡车的外观显得更加残破落魄,我将真知的轮椅堆上车斗。要用我的双手扛起一辆重达十五公斤的轮椅,确实是很吃力。我也明白了真知的母亲为何会想要一台能将轮椅运至车上的起重机。我气喘吁吁地,好不容易才将轮椅推上去。

    接着我抱起真知让她坐在副驾驶座上。真知的表情十分古怪。

    「怎么了吗?」

    「冷静一想,这算是公主抱耶。」

    「……请你别冷静思考这件事。」

    因为很让人害羞。连我也跟着垂下脸庞,协助真知坐上座位。接着我关上副驾驶座的车门。

    「如果这个时代的我们来了,关于我们,就麻烦你随便想个说词吧。」

    「就算跟他们说实话,我也不觉得会有问题啊。如果我说你们在西边的海面上看到怪兽,他们也会相信吧。」

    松平先生不知道是不是在想像那幅画面,抖着肩膀笑了起来。因为我们总是很快地就盲目相信啊~

    接着松平先生将残骸丢进树林里头后,自正面直视着我。

    「九年吗?虽然不至于是三十年,但也有点长呢。」

    「对我们而言只是一瞬间就是了。」

    「你们回去之后,那个时代恐怕也会出现一、两个变化吧。」

    「应该会吧,毕竟我们大肆干涉了过去啊。只希望情况不会变糟。」

    松平先生露出苦笑,搔了搔头后,像要掩饰什么般往左边看去。

    「例如希望研究所能变得比旁边的发电所更加气派之类的。」

    「我觉得九年后破破烂烂的研究所也很有特色,我很喜欢喔。」

    「嗯……那么该从其他方向检讨一下用途了呢。」

    不晓得松平先生在说什么,他眯起了眼睛。用途?算了,这些累积起来的疑惑就等九年后在我们的时代里再一起讨论吧。我绕至小卡车的驾驶座旁,伸手探向车门。

    在坐上车之前,我回头看向岛的中心。雷雨已经过去,天空蔚蓝得仿佛是一面倒映着海洋的镜子。标高一百七十公尺左右的小山正向那片蓝天耸立。小时候的我深信那座山是世界上最高的地方。对于从未踏出过小岛一步的我而言,世界的尽头就是岛上的海岬,不到五百人的岛民就是所有的人类。尽管如此,这个世界依然宽广得我无法一手掌握。

    纵然经过了九年,纵然穿越了时空,我还是在这座岛上。

    曾与世界上最高的山仅相隔数十公分的我,现在确实就在这里。

    并在时间的洪流里加入些许童心。

    「掰掰啦,待会儿见。」

    「嗯,待会见。」

    我们之间的时间流动方式有着些许差异,对此我们相视而笑,同时互相道别。

    「让你久等了。」

    我坐进驾驶座后对真知说。靠着车门以手托腮的真知朝我瞥来一眼。

    「我又没有在等你。」

    「是吗?那么,我们回去吧。」

    我准备迎接冲击,系上安全带后,发动引擎。跟飞来这里时一样,小卡车重新活了过来。振动自薄薄的座椅底下传来,微弱地摇晃着我。

    「真希望他先改善一下座椅的舒适度呢。」

    真知开玩笑地抱怨。我笑着表示同意,同时逐步进行准备工作。修理结束之后,我请松平先生告诉我操作顺序,拚命记了下来。不不,我才刚祈祷希望这种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喔。要无视时钟的指针,有这次就够了。(不听下歌么,人家好不容易修好的耶)

    「回去之后,你首先想做什么?」

    「先看看父母,然后……再吃个饭吧。因为我好饿。」

    「听起来真不错呢。」

    要不要一起去吃呢?我犹豫着要不要试着邀请她,这句话梗在喉咙里。

    既无法离开口中,也下不到胃底,只能不上不下地终止发送准备。

    用不着使出头槌促使它发动,小卡车正顺利地运转着。

    我握紧方向盘。虽然不用开车,但紧握后就有种安全感。

    我用力踩下加速器,同时顺着这股气势大喊:

    「回去之后!一起去吃乌龙面吧!」

    我喊出最先想到的,我最想吃的食物。

    顿了一秒之后,真知也大喊回话。

    听见她的回答后,我的嘴角瞬间上扬至令人发毛的角度。

    小卡车像在与我的心情互相呼应般开始发热,然后飞往那一天。

    现在的话,我可以满怀自信地抬头挺胸说:

    能来到这个时代,真是太好了。

    *

    然后,我们回来了。

    回到了原来的时代,回到了我们该存在的时空。

    我张开因冲击而一直紧闭的双眼,发现无人修整的树林当然变得更加葱郁,难以一眼看进内部。虽说是细微的差异,但仍能感受到这座小岛的成长。不对,成长?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一种无比强烈的不协调感包围着我。

    不晓得他有什么想法?我看向身旁的家伙想问问看他的意见,然后——

    僵在原地。

    「……尼亚?」

    身旁除了我以外,没有任何人。

    不仅如此。

    我正坐在轮椅上,一个人孤伶伶地待在树林里。

    连车子也丝毫不见踪影。不只是驾驶座,到处都没见到出发之前确实就坐在我身旁的尼亚。我伸到一半的手在空中空虚地挥舞。

    冷静下来后,侧边的脑袋顿时停止运作。后背刹那间冒出大批冷汗,同时还颤栗地开始散发出仿佛要融化肌肤的热度。双眼因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无措地转动,手臂不停发抖。

    时光旅行。

    过去的改变。

    消失的尼亚,以及时光机。

    回过神时,我已经扯开喉咙大声呼喊着尼亚的名字。

    多半是听到了这阵骚动,有个人走了过来。我以为是松平贵弘,但这时更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九年前一直到现在都曾确实存在于眼前的松平科学服务中心,已经不留半点痕迹,消失得无影无踪。原本生长在屋子后方的树林如今逼近至眼前,吞噬掉了一切,甚至连一丁点残骸也找不到。

    然后走过来的人是剑崎先生。他应该是在送信的路上吧,不远处停着小卡车。他正看着我,张大了眼睛。

    混乱之中我制止了想开口说些什么的剑崎先生,急急问他。

    那个问题已等同于祈求或是愿望。

    「尼亚……呢?尼亚人呢?」

    我用央求的目光看向剑崎先生。他狐疑地眯起了正盯着我瞧的眼睛。

    然后——

    「尼亚?啊啊,以前有过这个孩子呢。我记得他在九年前就去世了吧?」

    我们进行时光旅行的代价,是伤痛。

    那痛,有如误闯进了由齿轮组成的迷宫,四面八方的力量将身躯撕裂粉碎。(好致郁的结尾啊)

    (下集《明日仍将恋上他》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