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BD BOX特典 尚且什么都不知道的男孩子-his starting point-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蛋壳Cenzeyv  

    图源:贴吧末日死忠粉

    这座养育院里,有一名叫做威廉·克梅修的少年。

    年龄为十一岁,长有一头坚硬的黑发以及黑色眼瞳。身高很符合他的年龄并且未来可期。经常顶着一副别扭的表情并且性格也很别扭,总之就是,他是一名很明显的臭小鬼。

    现在没有对将来的梦想。他的双亲本来是木棉商人,在经历死别之后并没有集成到营业执照所以没办法继续他的家业。他本人倒是漫不经心地觉得以后车到山前总会有路走的。

    (这个父亲,以后会成为怎样的大人呢……)

    这名威廉的“女儿”,艾尔玛莉亚·蒂芙娜如此思考到。

    这时候艾尔玛莉亚年纪为十岁,两人自然不是真的拥有亲子关系。之所以艾尔玛莉亚会称呼威廉为“父亲”,也可以说是这座养育院中一种角色分担的做法,或者说是起了个别名。虽然威廉本人对此有些不太愿意,但是由于发生了某些事情,艾尔玛莉亚发誓她绝对不会停下这种叫法。

    (虽然不知道他最后会去做什么……不过,父亲肯定一直是父亲,这肯定不会变……)

    毕竟他是一个一旦下了决心,就永远不会改变的人。一旦下定决心要守护某物,那他肯定会永不抛弃。这方面的性格他肯定不会变。

    对她来说,这想法与其说是一种信赖,倒不如说是某种放弃。

    此时,是曾为人类这一种族灭绝的稍稍前夕——

    地面上还覆盖着广沃的大地,比浮游大陆群飘在空中还要更早更早的时代——所发生的小小故事。

    +

    弗里纳纪念养育院里所抱有的慢性问题的其中之一,就是人手不足。养育院的主人经常不在家,也没有多余的花费雇佣成年人。因此,院里的孩子们只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来管理养育院,也需要自己去赚取运营费。

    知道去年为止还算撑的过去。那时拉妮和柯尔特还在。只不过拉妮嫁到了冰屋去了,柯尔特也当上了卫兵住进了兵寮。

    缺少了最年长的两个人,这里的劳动能力大幅改变了。在剩下的这些孩子们中的年长者们,尽可能跑到了街上去打工。在休息日时则回来照顾小孩子。这样的体制就因此形成。虽然这个体制很危险,但不管怎样,当时的养育院就是以这样的形式运转的。

    当然,年长组们的打工日期不太可能会重叠。虽然,不太可能。

    「我无法接受。」

    威廉很明显的在不爽。

    似乎他在不爽去街上工作的年长者们用十分不安的表情看着他。

    「我都说了有我在根本不用担心。」

    他横着眼睛盯着旁边的艾尔玛莉亚。在出门之前鲁特贾点着头说了句「反正艾尔在应该没问题」,让他记恨到了。但对于艾尔玛莉亚来说,被人承认自己很可靠让自己很感激,同时明明也值得依靠的父亲却因此闹别扭也让她很困扰,真是两难。

    「没什么不好嘛,反正让人担心就是作为孩子的特权哦?」

    「……去不掉的特权,那就不是特权,是义务了。」

    耍个别扭还这么扭曲,这个十一岁。

    但如此思考的十岁也跟他差不多就是了。

    「无所谓啦。我是觉得父亲很靠得住哦。」

    唔唔唔,威廉低吟着。要是以往的话他肯定会喊着「别叫我父亲」,看样子他真的很消沉。

    「好啦好啦,别碎碎念了快来帮忙。把洗衣服的篮子拿过来。」

    「……知道了。」

    虽然他很消沉,但拜托他的事情还是会照做的。关于这方面说是可爱呢还是说他值的怜爱呢。

    在她自觉自己都在想些什么的时候,袖子被人拉住了。

    「怎么了?」

    她低头看下去,小小的迪尔抬头望着她。

    「那个,是什么?」

    迪尔用手指着后院。

    是不是有小猫在啊,艾尔玛丽亚随便的想着看了过去。

    「……?」

    红色的。

    有个什么没有轮廓一团迷雾的东西在那里翻腾。

    (那是……什么……?)

    最起码不是小猫。

    小猫没有那么大,也比那东西可爱。

    那是个无法理解的物体。是不能存在于此的物体。而且,没准……还可能是很危险的东西。她的大脑突然恐惧了一下。

    下一个瞬间。

    那团如迷雾的东西突然开始活动起来。在原地开始转动并形成一个漩涡。在漩涡里,她看见了一个长着红色毛发类似狼的生物。

    「大家,快过来!」

    她如同悲鸣一般喊道。

    在各种地方玩耍和做家事的孩子们都看到了那个东西。

    然后,所有人同时做出了反应。有人发出了惨叫,有人哭了出来,有人跑了出去,还有人保护着身边年幼的孩子。不过那红色的生物并没有作出反应,只是抬起缠着云雾的脚开始移动。

    突然那个生物的背后长出了几条类似触手的东西。其中任何一个都不是正常生物会生长的东西。

    「怎么了!」

    威廉抱着洗衣篮从房间里跳了出来。

    艾尔玛莉亚伸出手指了过去说了句「那个!」。少年把视线已过去,惊讶的说不出话,随后青着脸看着周围打算了解情况。

    「那是……什么?」

    「不,不知道,但,肯定是,有危险吧?」

    「像是。」

    威廉抽着脸,声音有些颤抖。

    需要把在这里的有年少人员都带走,要好好保护他们——威廉本人如此思考着,而艾尔玛莉亚也知道他会这么想。

    「快回家!大家,都进来!」

    少年喊了出来,随后年少们也听从他的指挥。能自己走动的还自己走了回来,走不回来的孩子由年上的人抱着回来,全部集中到屋子里去。

    只是形状如狼的剪影怪物并没有奔跑。

    怪物踩着小小的水声一点点移动。

    所以全部的小孩子都避难成功了。所有人躲进房间里,把窗户闭紧,所有人蜷缩在食堂的角落里。

    「他没有追上来……?」

    「不对。」

    有人小声说着,但艾尔玛莉亚摇头否定了。她透过木窗缝隙观察外面。

    「那东西估计眼神不好,以及腿脚不便。虽然很慢但它还在往这边接近。」

    有人喊叫了出来,周围的人则拼命的压制了下来。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怎么办啊。在艾尔玛莉亚的脑海里只有这一句话在不断打转。

    这里并没有成年人。没有人能指示大家「要这么做」。那只能他们自己观察周围,进行思考,做出判断,然后去行动。然而怎么可能做得到。虽然知道必须要去做这些事情,但依旧做不到。

    「姐姐……」

    小孩子们紧紧抓着她。「没事的,没事的」,她也只能向着小孩们和自己重复这句话。然而根本就不会没事。怪物在向这里靠近。虽然已经关上了门窗,但肯定会被打破。只能往更远处逃离。但是腿脚根本不听使唤。似乎在逃到这里时就已经花费了全部的力气,腿脚完全使不出力气。并且不只是自己,周围的小孩子们也是一样。害怕,动不了,所有人都一样。

    「父亲……」

    她只能同样地紧紧抓住附近的威廉。周围的孩子们把期待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威廉身上。只不过,他跟艾尔玛莉亚一样什么都做不了。

    ——不对。

    「艾尔。」

    在急近的距离,威廉叫出了她的名字。

    「你把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带到二楼去避难。再等一会的话鲁特贾就会回来。在那之前你一定要撑住,知道了吗。」

    「父、亲……?」

    少年的声音很是颤抖,脸色也一片苍白。

    「父亲……你要做什么……」

    「我去,争取下时间。」

    少年捏紧了自己的小小拳头做出了回答。

    「做不到的!」

    艾尔突然高声喊道。

    同时她抓住了少年的手腕。

    「根本做不到啊!你会受伤,不对,会死的!」

    「放心,我又不是去把它解决掉。只是把它从这里引开。你看,那玩意慢悠悠的,我只要走过去快点引开就没事了。一点都不危险。」

    「那、谁知道,要是它突然跑起来怎么办。」

    「那我就跑快点。在跑步上我不会输的,放心好了。」

    估计他本人也知道自己在无理取闹。

    「——所以,你们先要好好保护自己。」

    威廉·克梅修,当前还处于十一岁的少年,如此放言。

    「只要你们没事,那我肯定不会有事。跟你们约好了。」

    艾尔玛莉亚的话语都堵在了喉咙上。

    少年那无理取闹的说法根本不能相信。但是,他所说的话和他的表情,却莫名地有说服力。

    在二楼的最深处有一间院长室。那里没有上锁,艾尔玛莉亚就把年少的孩子们都塞了进去。

    随后她把头探出窗户,向下看去。

    下面,是尽可能走的更快的威廉。在他身后则是用同样速度追赶的红色怪物。不知是什么原理,那个红色怪物比刚才要大上一整圈。

    而少年本人的动作并不是很精彩。

    要是一直不停地走下去,那他不会被怪物追上。之不过他还是处于被追的情况下,他还会持续消耗下去。他会出汗,会手脚渐渐不听使唤,气息也会越来越沉重,疲劳会以惊人的速度累积,身体会越来越沉重。

    艾尔玛莉亚对这种痛苦感同身受。

    虽然在弟弟妹妹面前他一直在逞强,但对于威廉这个少年来说,他依旧是个普通的孩子。无论他的身体还是心灵,都如同自己一样,还是个孩子。

    艾尔看到了威廉的脚被绊了一下。

    「父亲!?」

    一瞬间,艾尔玛莉亚的脑袋一片雪白。

    再这样下去少年会很危险。这个念头占据了她所有的思考。她伸直了手——但仅存的理性还是在告诉她,这样做一点用都没有。她回头看向房间,寻找有什么东西可以帮上忙。有什么东西能改变现在的情况。

    (啊)

    这间房间的主人,说好听点很大方,说不好听点就是个大大咧咧的人。房间里永远都是乱七八糟的,无论是重要的不重要的,都随手扔了一地。由于这样子对小孩子的教育不好,因此不能给他们看,但现在并不是那种时候。

    靠在墙壁上有个物品。

    这个物品在如此杂乱的房间中,很少见的固定在了特定的位置上。

    那个东西很大,很长,还很扁,被收在了一柄深绿色的剑鞘里,那是一把剑。

    艾尔玛莉亚飞奔出去抓住了剑。

    随后从窗户扔了出去,想要递给威廉(父亲)。

    然而失败了。那把比艾尔玛莉亚还要高的剑,是非常的沉重,对于小孩子的细胳膊来说根本举不起来。

    「我来帮忙!」

    有几个小孩子也伸出了他们的销售。嘿呦嘿呦地把剑搬了起来,运到了窗边,然后扔了下去。

    然而在小孩子里面最年长的艾尔都拿不动的东西,跟他们同年级的威廉也根本挥不动。但他们现在并没有冷静的思考去判断这件事情。

    「哇。」

    威廉惊讶的叫了出来。

    从二楼进行自由落体的剑,剑刃先接触到了地面上。

    随着“当”的一声消耗了大部分的势能,随后剑打横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正巧落在了那个红色怪物的身边,就如同将其压扁一般。

    「唉?」

    「啊?」

    雾气突然散去了。

    如同野兽一般的外形,突然就不成样子了。

    就好像果冻一样,棉花糖一样,早晨收到阳光照射的雾气一样崩坏了。

    然后——在红色雾气完全散去之后,留下了一片表面带有复杂模样的,巴掌大的金属板,被压在了剑底下。

    「………………这个」

    艾尔玛莉亚本想说一些什么,但是找了半天也说不出来。

    威廉也是,似乎尝试要说些什么,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们两个人各自在金属板和对方之间视线来回游移,经过了一段无言的时间。

    「那个红色的,去哪里了?」

    对于迪尔那悠哉的提问,他们做不出回答。

    +

    「哇哈哈哈哈哈,什么玩意啊,真的假的,那真是不得了啊!」

    弗里纳纪念养育院的院长,作为这里责任者的老人放声大笑。

    「这有什么值得笑的啦,爷爷!」

    在艾尔玛莉亚认真的训斥之下,老人只是嘴上道了歉,但表情还是在笑。

    那个红色怪物的本体,似乎是这个老人去旅行时带回来的异国工艺品。用特定的方法启动之后,就可以再现预先登记过的幻兽或魔兽的样子。虽然形成的时一种幻觉,但可以读取周围人的思想然后遵守简单的指示。

    也就是说,看着它不进行具体命令的想象,只是想着「它可能会过来」「可能会袭击过来」这种模糊想法,它就只会做出先前那种行为。

    「要是真的倾层兽那可真的就糟糕了呢,那可是脸一般勇者级的战斗力也解决不了的怪物啊。就像你们这样的一瞬间就会被化作炭灰啊,一瞬间。」

    「那真的很可怕啊!!为什么那种东西会出现在外面啊!」

    艾尔玛莉亚耸起肩膀冲他发火,但老人完全不为所动。

    「可能是不小心就把它启动了没注意就扔到了房间里。然后,有哪个小鬼跑到我房间里随手拿了出去,大概就这么回事吧。」

    「所以爷爷我不是都说了吗!那种危险的东西你要好好收起来啊!」

    「哎呀都说了那东西不危险啦,只是个障眼法啦。」

    「问题不是在这里啦!真的很可怕唉!」

    艾尔玛莉亚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向着身边「父亲你也来说些什么!」看去。

    ——然而威廉·克梅修只是一脸认真的在思考着什么。

    「父亲?」

    「是啊,的确」威廉缓缓地点着头「只不过是个幌子所以一点不危险什么的,根本不能成为理由。」

    艾尔玛莉亚心里松了口气,看样子父亲也是跟自己有同样的意见。她本来也是这么认为的。

    「虽然幸好这次是一个家伙。但要是真家伙那应该就是很危险了对吧。」

    「……诶?」

    她好像听到了什么某明奇妙的理由。

    「『因为只有孩子所以无可奈何』『因为没有人能战斗所以无可奈何』,只是这样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在极其危险的时候对方可不管你是不是准备好了。光是在说『无可奈何』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这个父亲,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混蛋老爹。那个本体真的那么强吗?一般的冒险者解决不了吗?」

    「这个嘛,也不能说是解决不了吧。但是冒险者那些人,把活着赚钱当作是人生第一目标。要是遇到需要讨伐超级危险的怪物,那只能让那些把整个人生都注入到这方面的勇者们出场了。」

    「我知道了。」

    威廉莫名且坚毅的点了点头。

    「我决定了,我要当勇者。」

    「父亲!?」

    「……不是,我说啊,那可是人类面对这个世界上应有尽有的外部敌人所能使出的超级杀手锏啊。光是是守护这座养育院的话,根本呢不需要那么强的战力。」

    「我想尽可能地变强,能变多强就变多强。这样一来,如此妥协的目标我根本不需要。」

    「太极端了,无理取闹。你就获得必要的力量然后满足吧。」

    「无理取闹也无所谓。我想成为能守护自己重要的事物,守护他人的那种人。」

    威廉十分认真地盯着老人。老人则挠着头。就这样几分钟过后,

    「我知道了,那我就来锻炼你。」

    「爷爷!?」

    「虽然我已经隐退了,但依旧是世界上最强的原正规勇者大人,肯定不会让你觉得我还不够格。我会陪你到天涯海角。只不过,你要是什么时候觉得继续再也坚持不了了,那你就早点说。」

    「我才不说。」

    「行了,老老实实说。这是我给你的第一个条件。」

    威廉烦躁的哼了下鼻子,点头说「我知道了」。

    「难道还有第二个条件吗?」

    「是啊,你要从现在开始叫我师傅。」

    「唔诶……」

    「你要不愿意,那这事儿免谈。来嘛来嘛,说说看,快说说看。」

    「唔……师、师傅……」

    「真好真好,来来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这两个男人似乎很愉快的(在艾尔玛莉亚看你来)在讨论着什么。

    「等一下等一下,爷爷和父亲你们在说什么啊!?」

    「你不用担心啦艾尔,我会成功的。」

    「我倒是不认为。」

    「我才不是担心这个啊!」

    她大喊了起来,然后察觉到了什么。随后理解了。

    这下子无论她再怎么说也没用了。

    「……啊啊,真是的。」

    艾尔玛莉亚垂下了肩膀。

    她的这个父亲,一旦下定了决心,就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这种顽固简直让人无语。既然他已经下定决心去当那么叫什么勇者的东西,那他肯定会实现这个想法。他那之后肯定会成为十分强大,能守护这座养育院的人吧。

    而艾尔玛莉亚她对这件事,已经十分的完全的及其的特别的,非常了解。就因为了解,所以,

    「笨蛋」

    她用小小的声音表达出了她最后的抗议。

    +

    随后少年到底会过上怎样波澜万丈的人生,以后的他到底会遭遇到怎样的决断,当然的,现在的他根本无从知道。

    这个时候的少年,只是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握住了剑。

    希望能成为拯救他人的人。

    怀抱着这个愿望挥舞着剑的他的人生,从这一天起,开始了。

    ——而他所下定的决心今后到底有什么在等着他,当下之时,他并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