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ll
第二卷 5、那样的理想毁掉算了
    在冰火风暴的逆袭下,围绕在四面八方的墙壁与栏杆都变成砂砾。剧烈的分子运动令气温狂升骤降,才刚结霜,转眼间又变成蒸汽喷出。扬起的朦胧沙尘与热气混合,视线几乎都被挡住。

    【明日叶!明日叶!】

    【在这在这,我听得见啦。】

    才刚回传一道带笑的声音,接着立刻爆出巨大声响。接二连三的冲击让我在地上滚来滚去,东撞西撞。这时有人接住我,将我抱住。

    【老哥,你还好吧?看我把这套怪衣服毁掉,等我一下。】

    布料烧焦的味道传来,我身上的拘束衣被烧个精光,托它的福终于能自由活动。

    【好、好了、谢啦。明日叶。】

    虽然在这个空间里完全看不清楚,但距离近到可以彼此触碰,就能看清明日叶的脸。刚才那数声巨响是为了弄破我的牢房吧。只是做的有点过火。破坏惩戒室引发连锁效应,各处壁面与柱子都发出毁坏声,并听见几道慌乱的脚步声跟那些声音混在一起,匆匆忙忙地跑远。八成是莲华带着手下从这里离开吧。我还听见远方某间惩戒室传出像在闹脾气的哭闹声。

    【什么!?在搞什么!?这次是什么——讨厌——人家受不了了——!】

    【朝颜,你冷静点,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总之先冷静下来!】

    大概是小朝跟夏目学姐。目前她们好像还搞不清楚状况,但比想象中更有精神,让我放心不少。不过,我马上又为别的事情担心,便抓住明日叶的肩膀将她拉过来。

    【你身体还好吗?没受伤吧?有没有哪里痛?】

    【怎、怎么突然间问这个,等、等等……我没事啦……话说,你的手。】

    我伸手搭住她的双肩,从正前方盯着她瞧。这一看让明日叶羞红脸,将我的手拍开。人向后转。背后那片白晢的柔嫩肌肤看得一清二楚……这孩子什么都没穿呢。因为刚才都烧光了吗?总之,我将手边的拘束衣残骸与外套交给她,接着面向后方。【谢谢】,我听到背后传来这小小的声音,还有衣服摩擦声,同时我从口中【呼——】地吐了一口气。

    【没什么,你没事就好。没输出武装还乱来,吓死我了……】

    【啊——……没,少了武装只是比较难用罢了,我已经习惯开低档。可是一认真就容易变那样。说真的好累,累死人,坦白讲有武装比较好!】

    她嘴上说的轻松,但我知道那有多累。明日叶的才华百年难得一见,但还是会觉得超级累。不能让她继续勉强自己。总而言之,明日叶没事真是太好了。我只求这个。

    【好了,大概这样吧?】

    我转头看,只见明日叶将拘束衣改成连身裙,再穿上外套。

    【哎呀,真漂亮。这是什么?好可爱!】

    【少在那说些有的没的。真恶。对了,我们快点出去吧。】

    明日叶不满地鼓起有些泛红的脸颊,踩着快步率先走人……我这是在夸你。

    【也对,事不宜迟……在那之前,要先救出小朝她们。】

    可不能丢下小朝等人一走了之。夏目学姐之所以会乖乖就范,恐怕是对方拿小朝当人质的关系,趁莲华还没带手下折返,我们要先逃离此地。

    她们俩个分别被关在比我们更里面、彼此面对面的惩戒室里。她们仍被迫穿着拘束衣,一看到我们便松了一口气。刚才的冲击似乎已经让铁栏杆松动。明日叶三两下打破它,进到里头。

    【霞,这算什么,这阵子到底发生什么事啦……我都被搞糊涂了!】

    【事实就是我们被摆了一道。抱歉,时间紧迫,那些事等一下再谈好吗?】

    我边说边解开拘束衣,拉住小朝的手,离开惩戒室后,同样解开束缚的夏目学姐跟明日叶一起过来。我们四人都到齐了,除了快步离开现场,还告诉她们刚才大概跟莲华谈过哪些。话一讲完,小朝的步调跟着变慢。

    【原来莲华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许多……】

    【小朝,你还受莲华的【世界】影响吗?】

    那句喃喃自语的话里透着一丝尊敬的色彩,让我不禁感到担忧。这是夏目学姐拍拍我的肩膀。

    【没那回事,我猜若是没有持续灌输话语,莲华的【世界】效果就会越来越淡。人类心中的好恶排行榜老是变来变去。所以要对学生使用,就得定期聚会或从事其他活动。没空对已经是瓮中之鳖的我们说话。】

    【对,而且那些茶也一阵子没喝了。】

    纵观他们两人的说法,茶和药物恐怕是用来辅助【世界】的吧。而且可以不用花更多时间洗脑。

    【所以,刚才那段话是我的客观评价,人事考核,她的思想姑且不论,能力可是高的夸张。不单只有开发能力强……没有善用这样的部属是上司太无能。】

    【例如光看战斗能力的上司。哎呀——真刺耳。】

    【就是说啊。】

    夏目学姐自嘲地说着。小朝则耸耸肩,然后她们俩相视而笑。

    我在一旁观看,这时明日叶踩着小碎步快走过来,对我讲悄悄话。

    【她们感情好像不错?还是后来才走近的?】

    【……原本就那样。】

    我带着苦笑回应,明日叶则纳闷地歪头。也对,旁人看来会觉得她们的关系很难懂吧。不过,其实没那么复杂。小朝曾说她们有段时间就像家人一样,所以由此就能获得解释——她们的关系肯定就像某对兄妹。

    当我们正要快步通过设了惩戒室的楼层,一道低沉的呻吟声传来。

    【千种……朝颜小~姐……千种……好暗哦——好寂寞——……】

    【啊,漆原……霞,顺便把这家伙放出来。】

    听小朝这么说,我不禁露出厌恶的表情。咦——这个人在大家没看到的时候叫本人名字诶?而且还叫了两次?这样很讨人厌吧?不觉得很恐怖吗?可是,因为我是乖乖服从上司命令的企业奴隶,所以就借用明日叶的力量,心不甘情不愿地破了门。门一破,身穿拘束衣的漆原学长就滚到我这边。

    【噢,可恶,千种你这混蛋!为什么不早点过来救我!】

    【漆原,我们要去阻止莲华,来帮忙吧……我需要你的力量,拜托。】

    小朝这话一出,漆原学长突然顿了一下,然后换上帅气的表情。

    【……我一直在等朝颜小姐这句话。】

    这个人是怎样,有帅到。是说还真会见风使舵……

    ——————————————————————

    逃离设了惩戒室的建筑物后,我们暂时藏身在都市的某个角落。漆原学长出去打探情报,一回来就跪在小朝面前。

    【漆原,状况如何。】

    【是!目前都市内并没有乱成一团。虽然觉得震惊,但大家倾向静观其变。此外,外派组成员并未行使暴力,这可能是风平浪静的主因。】

    听他流畅地报告完,小朝若有所思地盘起双手。这时夏目学姐呐呐地开口:

    【那小黑他们……战斗科成员呢?】

    【黑羽拒绝帮忙,目前遭到关押。似乎有不少人反抗,战斗科成员大多被隔离在别的惩戒区,据说透过下药的方式让他们睡着。解救他们并不难,但好像会定期遭人投药,要恢复神智还要一段时间。】

    【这样啊……莲华的动向如何?】

    【目前榴冈莲华为抓捕危机分子,已编制部队,让他们出动,而本人正以一般生为对象召开集会。大概想继续透过【世界】催眠大家,或者强化影响力,并煽动群众,还预计在那之后举行都市代表人选举的投票活动。我想她可能在打算在投票活动后以首席身份下令动员全体都市居民,靠人海战术逮捕我们。】

    【是吗?……她掌握指挥系统,大家都听她的话,毫无破绽。再来只要透过地毯式搜查找到我们就大功告成。就算救出战斗科成员也无法轻举妄动……还有什么好法子……】

    小朝咚咚地敲着额头、绞尽脑汁,夏目学姐也皱眉摆出凝重的表情。明日叶则呆呆地张嘴,一个劲地歪头。至于我,面部表情八成像她们三人的反应完全混在一起。一回神发现自己已经把手举起来。

    【请问,可以借点时间吗?那个,这位仁兄是千面原学长吧?】

    待我说完,明日叶嗯嗯地点头,刚才一直陷入沉思的小朝跟夏目学姐则一脸恍然大悟。接着,不知是何底细的千面原学长扯嘴一笑:

    【之前说过了吧?我是前战斗科成员,你隶属狙击班,而我是谍报班。不管是什么样的地方都能混进去窃听情报。可是,别派我去阴暗的地方,还有我讨厌落单——】

    天龙特攻U学长讲些谜样的潇洒台词外加竖起大拇指。的确,这个人不管去哪都能融入,一回神发现他什么都会……

    【这是因为谍报班连在战斗科里也不为人知。不只是霞,多数学生都不清楚漆原的实力。所以才害得他过得很局促……】

    夏目学姐一脸内疚,这时漆原学长轻轻地摇头。

    【没什么,被人小看对情报人员来说正好。多数人都会对不如自己的家伙掉以轻心,因为爱现就把消息全抖出来。】

    喂喂,原来你是潇洒原学长吗……正要萌生敬意,这时小朝突然挺起胸膛。

    【所以我才说啊。需要这家伙助一臂之力……不过,空有情报却没有可用手段,还是无计可施。】

    然而那骄傲反挺的胸膛很快恢复原样,甚至还弯腰驼背,唉声叹气。

    【虽然很不是滋味,但还是有乖乖听令这条路可走。对方不至于取我们的性命吧,或者逃到东京、神奈川当亡命之徒。考量地位和能力,被他们接手的可能性很高。】

    漆原学长对小朝苦涩地提出可行之路供她选择。此时明日叶突然笑了一下。

    【好笑,老哥去那肯定不适应。】

    【霞在千叶也不太适应吧。】

    小朝面不改色、毫不犹豫地脱口。你们嘴巴真坏……算了,其实我也不介意。不过,漆原学长的提议可不能用【算了都好】带过。不管选哪个都无法完成我的首要之务。就算去东京和神奈川,明日叶也会因那身高超才能过着跟现在没两样的生活吧。这部分没问题。可是,我是防卫都市的最底层人种,将来到内地也一样吧。到头来,我们未来都无法生活在一起,实在不算最棒的解决方案。我发誓要终其一生守护她,不想违背这个誓言……因为我是家长。

    此外,假设未来的千叶由莲华打造,我仅存的价值就是当人质、用来威胁明日叶,明日叶的生存之道将因我受限,我会扯她的后腿。绝不能让事情变成这样。

    有鉴于此,我心中的答案已有定数。所以我扯起半边脸颊,露出平常那种嘲弄笑容。

    【抱歉,不管是哪个提案,我都反对……我还是喜欢千叶。】

    当我说完,大家全都一脸错愕。不过,他们立刻展露笑容。

    【……说得对。我也喜欢千叶,千叶最棒了!】

    小朝喊出这句话,夏目学姐也笑着拍拍小朝的额头,嘴里说着【你这家伙——】,对此小朝【啊呜呜】叫,漆原学长则对她们俩的嬉闹又敬又拜,嘴里碎碎念万分感激好棒第一。然后明日叶捧腹大笑,擦擦笑过从眼角露出的泪水。

    【啊——好好笑。那就这么定啦。既然是千叶人就要用那招啊。】

    【这样啊?一定要用哪招?请你务必透露一下。】

    这一问,明日叶就咻咻地打起猫拳,学拳击手出拳。

    【……总之就把她痛扁一顿,让她闭嘴,然后再想下一步。】

    【你把千叶当成什么了……那是神奈川的招数吧?】

    明日叶这番话岂止是蛮横二字能形容,根本就是暴力体现。可是,在这世上还是有人赞同她的意见。【啊哈哈哈】——某人发出豪爽的笑声,将拳头狠狠地打在手掌上。

    【真是的,不愧是明日叶。我也赞成。必须将头目击溃,否则这场架打起来没胜算。】

    【这两只单细胞生物真是笨得可以……击溃头目之后的事好歹做点打算吧……】

    小朝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显得很傻眼。啊,可是击溃夏目这部分,你也赞成……原来这女孩骨子里也是单细胞生物?纳闷到一半,这疑问似乎得以澄清,只见小朝摇摇手指外加额头闪亮亮,语重心长地开口:

    【假设我们现在用某种方法打倒莲华,我跟夏目也没机会东山再起,而其他候选人当上首席,这个扭曲的都市不会有任何改变。世界依然这么封闭。】

    小朝说的很有道理。举发与嫌疑的真伪、对错已经不是问题所在,印象才是最重要的许多投票权人已经认定她们俩不够格。因此,为了遴选出我们想要的千叶,还得再出一招。基本上,这场代表人选举就是在问防卫都市应有的形态为何、战斗科与其他科要如何共处。所以说,大家需要能替这些问题找到答案的首席。

    【……也就是说,必须推举新的候选人。】

    漆原学长说完,小朝简短答复【正是】,她又一副很头疼的样子,将手指搁在额头上,【唔——嗯】地低吟,再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无奈地轻喃。

    【……没办法,只能推霞了。他能将我拥有的人脉和智慧结晶彻底发挥,还是夏目的部下,现任战斗科成员。能跟莲华在对等条件下抗衡的只有霞了。】

    【{哈?}】

    我与明日叶异口同声。

    【好笑。那绝对行不通。因为他可是老哥耶?】

    【对啊,是我哦?还有,你看,我都被抓了。是罪人。】

    【莲华也被派到生产科啊。要是咬紧这点,莲华的正当性就可议了,她也游走在灰色地带,刻意不提这件事吧。】

    【那就这么定了。今晚在莲华的集会上,我们就杀进去。到时让大家见识我身为战斗科人员的作战实力,这样他们也会认同我的部下。】

    的确,就如小朝跟夏目学姐所说,条件与要素都齐备了。若是错过这次,我们就没时间、也没机会了。若我们什么都不做,莲华会赢得胜利,一切到此结束。

    【明白了……总之,我会想办法的。】

    我找不到其他话好说。一讲完,明日叶就慌慌张张站在我面前。

    【哈!?不不不这行不通啦!要老哥当首席……因、因为,那样你就得作战了……老哥你超弱,到时会疲于奔命哦?】

    明日叶拉拉我的袖子跟她说的话相反,用不舍的眼神望向我。

    【还好啦,我会设法挺过。没问题。反正还有可靠的学长在。就是这样,我去靠一下。】

    所以,至少让我用开朗的笑容开点玩笑,我回握住袖子的手,温柔地解开它。

    【……设法挺过,这样不行啦。】

    背对这阵呢喃,我朝漆原学长招招手,与大家稍微拉开距离。接着,漆原学长一脸狐疑地过来,我则跟他来场男人间的对谈。

    【搞什么。竟然是你叫我,好大的官威,千种。不愧是首席候补呢。呐?】

    出、出现了——!用来代替问候的职权骚扰——!不愧是漆原学长……面对半开玩笑的挖苦,我【啊哈哈哈】地干笑带过,当耳边风,并跟漆原学长说悄悄话。

    【不好意思,想跟你商量一下……】

    拿这句话起头,我开始跟他窸窸窣窣地密探。当我说完,漆原学长好长一阵子都面有难色,最后他拿下眼镜,用力揉揉眉心。然后沉着声唤道——

    【千种啊……真有你的。】

    浅黑色肌肤配上一口白牙,额头上有好几道伤痕。总觉得那个智慧型黑道的招牌笑容看起来好可靠,真没想到有这天。

    ————————————————————

    事实上,漆原学长这个人的确可靠。一开始都没这种感觉,如今回想起来,每次有事发生,他都莫名其妙大显身手。刚才那番情报搜集自然不在话下,他还从某处弄到给明日叶穿的制服。这件事也干得相当漂亮。

    且他的表现不止这些,我们开始透过漆原学长策划的路线移动,途中都没遇上敌人,顺利来到莲华进行集会的会场前方。不得不说谍报班果然厉害。

    在会场前方,疑似想提防我们,一些战斗科外派组成员、看起来像莲华派信徒的人正拿着输出武装严阵以待,警备规模达数十人。确认敌方状况后,我们藏身到建筑物旁。开始偷偷讨论。

    【要先瘫痪那个警备圈,不然无法进入会场。再来是我方战力……】

    漆原学长说完就从怀里拿出四把枪型输出武装,竟然连武器都能弄到手,不得不说谍报班果然厉害。我看这已经来到忍者大师的境界。

    【目前武装都被没收,各大设施遭到控管,这已经是极限了……那些是之前打探情报顺便搜刮来的,将以此为主力武装,由四名战斗要员出战。】

    漆原学长懊恼地咬牙。不,你已经很厉害了……根本是超万能忍者。不过,虽然早就心里有数,战况还是非常严峻。四人这个数字是将小朝除外吧。察觉此事的小朝落寞地垂头,看起来很内疚。

    【抱歉,要是我也能作战就好了……】

    【没关系。朝颜用不着上战场。我会连你的份一起杀个痛快。】

    夏目学姐拍拍小朝的肩膀,拿起手枪确认它的状况。

    【这是过时的非客制化泛用品吧,命气转换率不高……大概没什么破坏力,不过,只要瘫痪对手就行了。应该够用。】

    【在型录规格上有效射程是五十公尺。但大家要有心理准备,实际射程只有十公尺。当然,若是熟练度够就不在此限。】

    漆基百科原学长针对手枪做详尽解说,我边听边拿起一把。这时有人半路杀出。将剩下的那两把枪抢走。

    【那我打头阵,后面就交给你们了。】

    语毕,明日叶第一时间就要冲上火线,我赶紧拉住她。

    【啊?不行不行!之前要逃跑的时候,你勉强自己乱用能力吧。我知道你都没恢复,根本没余力了。好啦听话,交给夏目学姐处理。】

    我不仅越说越激动,明日叶听了为之咂舌。

    【少啰嗦,老哥你才在硬撑吧?是说我可以靠技巧决胜负,打这种仗最合适。你不懂就闭嘴。】

    她将我的手甩开,还恶狠狠地瞪着我。接着明日叶的脸瞥向一旁,意思是【够了不想跟你谈了】。若因兄妹吵架导致战斗中无法沟通,害行动失败收场,那就糗大了。所以我选择隐忍,在心里做个统整。的确,就我所见,夏目学姐的攻击属于重火力型,单击威力强大,酝酿的时间较长,在本次作战中不适合担任前锋。明日叶的主张才是正确的,而且更有效率。

    【好吧……就交给明日叶。】

    【……嗯。老哥你别来捣乱就好了。】

    她没看我,但还是有给些回应。这让我松了一口气,然后我转头看向夏目学姐等人。

    【夏目学姐负责保卫小朝,麻烦你偶尔开个枪掩护我们。】

    【……知道了。我会保护朝颜的。】

    夏目学姐带着可靠的笑容回应。小朝听完不禁红了眼眶,这样她才不会被抓去当人质。再来就看我们行动上能多有效率。

    【我负责狙击,扰敌工作就交给漆原学长。还有,等我们进到内部,那件事就拜托你了。】

    【……哦?啊——好,知道了。包在我身上。】

    我只用话稍微点一下,但漆原学长似乎听得出来。不得不说谍报班真厉害。

    以上,作战会议结束。感觉好像没决定什么,唯独开战信号一定。

    【明日叶,拜托你了。】

    【……了解!】

    刹那间,她眨眨眼,接着又扯嘴一笑。明日叶开心地笑着,朝战场冲去。除了目送那道身影,我还藏在建筑物的阴影里,静静地等待,告诉自己要尽狙击手的本分,压下高昂的情绪、找适当的开枪时机狙击。

    明日叶发动【世界】,来些花式跳跃,拿枪四处扫射。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敌军阵脚大乱。明日叶展开第一波攻击后,趁势闯进敌营,但敌方部队人数不愧是我方的十倍以上,他们随之改变策略,展开包围行动。

    处在这波攻势中,明日叶的动作变得有些迟钝。这是因为疲劳累积,加上命气枯竭,还有双方战力差距太过悬殊。最重要的是,她尽量避免对人开枪,这才是让明日叶行动迟缓的主因。要拿捏力道、瞄准致死率较低的部位射击,这些不利条件确实存在。

    转眼间,好几根枪口对明日叶团团包围,就像在吓阻她,朝明日叶脚边哒哒哒地开枪,看到明日叶咬牙,我一回神发现自己刚刚频频咂舌。

    她太莽撞、太天真、太乱来。而且毫无计划性可言。

    所以我在思考,我在想明日叶的事。想她的举动,我必须将她摸透。为了陪伴拥有超长【世界】的妹妹,才有我的【世界】。

    不管是眼前的敌人、上方的敌人、旁边的敌人、下方的敌人、来自死角的敌人、射程外的敌人,只要是逼近明日叶的敌人,都要全数击沉。

    我进入战斗状态并拉下枪支击锤,不再踌躇,捕捉声音、锁定目标,将扳机扣下,重复这个循环。

    一些学生待在明日叶四周,枪弹陆续命中他们的手、脚、枪。看到学生们向后翻并发出哀号、惨叫,接着躺下,远在前方的明日叶转头看我。

    【老哥,你搞什么鬼!不是要你别捣乱吗!】

    【是哥哥在搞鬼!让我照顾一下嘛——!】

    枪声与悲鸣、爆破声与欢呼,战场上充斥着各类震耳欲聋的声音,我们的对话就只有这句。再来就剩枪声对枪声。明日叶疯狂扫射构造一层弹幕,我则靠针孔也能穿透的射击填补余白。不让任何人接近。

    【是狙击手!有狙击手!被盯上了!被盯上了!快躲进暗处!】

    敌营响起巨大分贝嘶吼。刹那间,敌方部队不再有任何动静,他们在思考那句话的含义,想找出狙击手身在何方。在脑中勾勒看不见的敌人。感到害怕,不知痛楚何时会找上门。

    战场上出现一段空白,我们把握这个瞬间,然后趁势侵入集会会场所在地。

    ——————————————————————————————

    就算从远处看,站在台上的榴冈莲华仍是那么美丽、光彩照人。物理上的距离不算什么,若是尽全力奔驰,花个十几秒就能抵达吧。不过,要追上她的心可没那么简单。我跟她之间确实存在隔阂。正因如此,我才觉得她美丽吧。如同夜空中闪耀的星斗、遥远的地平线,或是在演唱会见到的偶像,我目前就躲在那。还盖了舞台,照席次配置看来,可以容纳数千人。眼下,活动中心内部的人数就是那么多。

    会场外爆发的枪战噪音似乎传到里头,聚集在此的观众议论纷纷,嘴里诉说着不安。每个人的声音都不大,但人数够多,因而形成巨大的嘈杂声。人们你看我我看你,再看看舞台上的莲华。

    不过,仿佛要对大家精神喊话,让人们振作起来,站在舞台上的莲华开始演讲。

    【我要当全体千叶校生的首席,就算是不支持我的人,我也会对他伸出援手。】

    站在舞台上的莲华,在他后方待命的外派组成员全都显得落落大方,,一派镇定。那个拿枪口对着我的男子也是其中一人。

    莲华的演说让观众又是欢呼又是拍手,还用手指吹口哨。这种集结感跟讨论会上见过的宗教狂热性质雷同。莲华说的话、莲华的【世界】让大家为之疯狂。

    这是挂在耳朵上的耳机麦克风传出【沙沙】几声后,漆原学长向我传讯。

    【音响设施已经获得控制。重复,音响设施已经获得控制。】

    我咚咚地敲打麦克风部件,借此表示【收到】。接下来,要办最后一件事。

    口袋里塞了药剂,我拿起一颗放进嘴里。刹那间,滚滚音流将我吞噬,数千人分的声音一口气涌入,光这样就害我险失意识,感觉到药剂的苦味在口中扩散,我想办法挺住,并敲打耳机麦克风三次。有人对这个暗号作出回应。说了声【OK】,这声音是透过耳机回传,还是直接灌入耳里?我连这点都分不清楚,会场内的一切声响都融进这具身体。

    【莲华,将军。我们胜券在握,你没戏唱了。】

    这话一出,舞台上的莲华便中断演说,然后惊讶地【哇】了一声。

    【霞同学?是霞同学的声音。好奇怪,都不知道你在哪。】

    那副嬉戏样跟我们平常在对话没太大差别。她开心地【啊哈!】笑,听起来有够吵,又贴得很近,近到不可思议的地步。终于有种拉近距离的感觉,比起你在舞台上的说话方式,这样更可爱。你仔细一听,舞台上的各位都在兴奋地呀——呀——叫。这也难怪,毕竟她纳闷外头的模样活像偶像。

    【一切还有转机,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呢……终于轮到我开创新世界。】

    仿佛在自言自语,她迷醉地轻喃。听到这边,我对听来的声音情报做辨识解析、深入理解,接着进行筛选,最后终于掌握了。一股凉意自延髓攀升,脑袋内侧好痛,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削刮它。

    【不,一切都结束了。】

    说这句话的同时,我扣下扳机。刹那间,站在莲华身旁的男子倒地。他被打中大腿,血喷到莲华的脸上。但莲华并没有转头看。

    根据官方资料显示,这把枪的有效射程为五十公尺,但枪弹本身可以飞超过两百公尺。那么,若有百分之百的正确坐标、相应的射击技术,便能击中目标。

    在台上打滚的男子发出悲痛呼喊,声音传遍整座会场,这时观众开始惨叫。要处理的声音资讯量暴增,脑内突然一片空白,意识快要变成泡沫溶出。我用颤抖的手指再拿一颗药放入口中。

    被打中大腿的男子应该不至于丧命。然而在疼痛的折腾下,他不免会萌生对死亡的恐惧,那哀嚎声很有真实感,深植观众的心。既然莲华透过【世界】改写人内心的优先顺位,我就用枪声盖过它。世界这种东西,想颠覆它意外简单。

    【……我换个说法。莲华……让我终结你。】

    我的声音应该已经透过播音器传出去了,莲华听完,脸上表情总算有变化。

    【是吗,真厉害……果然是霞同学。若是有霞同学在身边,假如那时你握住我的手……这次我失败了。你要开枪射我,替我做个了结吗?】

    带着向往、像在做梦一样,莲华那么说,接着仿佛要拥抱些什么,她张开那双手,将手伸向我。我没有握住她的手,而是扣下扳机——

    子弹射进她的胸口。

    【锵】的一声,伴随拿到尖锐声响,喷瓶与命气水晶随之粉碎。输出武装遭到破坏。莲华的命气无处可去,一道紫光炸裂,炫目的光芒占据视野。

    溃堤的激光让大家闭上双眼,人们耳里充斥着惨叫声。因此,莲华倒下的模样只有我看见,听见莲华说话的人,只有我一个吧。

    【就算少了那些,还是有人爱着你……所以才说,【世界】怎样都好。】

    所以,能回应那句轻喃的,也只有我了。

    悲剧英雄被坏人击发,人们出于善意伸手相救,她退场后换我上台,像是要趴倒在演讲台般伸手抓起麦克风,听觉已经放弃辨识,我在忘我与自我意识的夹缝间游走几亿次。

    就算站在讲台上,我也想不到说什么话也好。总而言之,我知道接下来要说的话一点意义也没有。但一开始妖要将的这句话,我一直牢记在心。

    【哈喽,世界。早安,千叶。】

    只要把这句话说完,剩下的就随我胡扯。

    【大家从噩梦中苏醒了吗?哦对,用不着回答也没关系。反正我也听不见,所以就让我自说自话吧。我有——我们有作战的能力,像是打倒UNKNOWN的力量……还有打倒人类的力量。举例来说,可以让你们饿死,煽动你们、操纵你们,欺骗你们,对你们施展怀柔政策……又或者,从远方狙击你们。】

    我说到一半呛到咳嗽,差点吐出来。然后我假装沉寂一会,压下反胃的感觉。

    【总之大家要先有这层认识。我再跟大家说件事。战斗科也好,其他科室也罢,背后都有枪口抵着,负责扣扳机的人——就是我……所以说,这个嘛,就当我是最厉害的喽?有意见的话,生产科销售拓展部门随时欢迎你。从现在开始受理,处理客诉我最在行。会送你们子弹当伴手礼。】

    话说到这里,我立刻关闭麦克风,意识也几近中断。

    再来就让小朝或夏目学姐替这场闹剧善后吧。看是要打到我还是抓住我都好,若是这样能让我与漆原学长的密谈有个圆满结局,那就谢天谢地啦。

    漫长的寂静降临,不,也许只有短短一瞬间。因为我在无声的空间里,短短几秒会延长好几倍,甚至是好几十倍。

    不过,那个脚步声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就像老大不爽的猫尾巴【咚】地甩在地板上。

    ……为什么是你过来啊,明日叶。

    这念头刚闪过,来到舞台上的明日叶就默默无语揍了我。

    原本靠着讲台却被人打飞出去,滚到冰冷的地面上。比起疼痛,终于能躺平的喜悦更胜一筹。就这样,当我逐渐失去意识,我看到明日叶拿起讲台上的麦克风。

    【就是这么回事。现在我才是最强的。我来当首席,有意见随时奉陪。】

    还没看到大家对这番宣言作何反应,我的意识就中断了。

    ————————————————————————————————————————————————————

    在黑暗中看到世界,这是第几次了?

    就算没有话语、没有光,世界仍会成立,这件事在我许久之前就知道了。世界透过相依的热度,我俩的声音构筑,以此为诞生基础。

    因此当我醒来,同样地、体温透过布料传递过来,还听见颤抖的声音。

    【老哥,你这个大笨蛋。】

    我躺在床上,最先听到的话就是这句。胸前有股重量,我朝那望去,看见月光从窗户射进来,在它的照耀下,妹妹的头朝下搁在胸口上。

    【有够笨的逊毙超恶诶烦死了。】

    【嗯。】

    【下次再犯看我宰了你。】

    【好,我不会再犯了。】

    那道微微颤抖的声音,我不想再跟丢,便哑着声立下坚定誓言。那双用力瞪视我的眼流下泪水,被我用指尖轻轻拭去。

    【为了阻止你,我真的会杀人哦。】

    【我知道。】

    【是说我本来就比较强,我一个人也能搞定。】

    【也对。】

    轻拍我胸膛的手用力抓住衣领。

    我的手温柔地盖住那双手。

    【再说,痛扁莲华同学是我的工作吧?老哥你出什么手啊?老哥,你不是讨厌工作吗?】

    【因为遇到更讨厌的事,这也是逼不得已嘛。】

    【我也讨厌某些事情啊。】

    【总之,只要是人都会有讨厌的事情吧。】

    【对,真的是这样。我讨厌超多东西的,像是老哥……】

    【呐……这话有点伤人……】

    明日叶一直加码,讲的话也超难听。

    她说那些话肯定没什么特殊用意,像这种触碰、跟我交谈才有意义。

    用不着言明,我也明白。其实就算不听,我也能体会。

    虽然那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

    可是,那股触手可及的热度确实在诉说着什么,所以我静静地倾听。

    我在心中祈祷,若是言语不需透过口述也能传达就好了。

    ——这都是为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