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抵达者」的圣骑士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linpop

    录入:kid

    迷宫──乃是藏有金银财宝、魔法道具、超凡智慧等各种地表无法取得之宝藏的密闭空间。

    这至今尚未有人抵达最深处的未开发之地,以名为好奇的无形力量吸引著人们前往。

    冒险者们怀抱著梦想与希望,甚至是出于欲望或阴谋等等不分大小公私等各种理由,纷纷前去挑战迷宫。

    在无数决心要攻略迷宫的冒险者们之中,相传最接近能够完成此壮举的其中一支队伍,就是我所隶属的「抵达者(Alivers)」。

    不过,这支队伍目前面临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队伍成员们意见分歧,正各执一词互相对立。

    原因乃是一名女性。

    这位女性的名字叫做萝兹莉亚•敏克高特,此刻就站在我的身边,并且环抱著我的手臂,脸上浮现出愉悦的表情。

    「吶,让我加入你们应该没关系吧,诺特弟弟?」

    整个人紧贴在我身上的萝兹莉亚,那头深蓝色的秀发轻抚过我的脸颊,令人感到一阵心痒难耐,重点是她用胸部夹住我手臂的那股触感,害我不由得想扬起嘴角。

    ──不行,我不能上当。

    我为了把持住理智而甩了甩头。

    「麻烦你先放开我,要不然这件事难以讨论下去。」

    「抵达者」所有成员目前正在争论的议题,就是该不该让这位名叫萝兹莉亚的女性加入队伍。

    因此,我现在可没空一脸色眯眯地受她的美人计所蛊惑。

    我在这里先稍微声明一下,并非因为她的实力不足,才导致成员们对于是否让她加入一事产生争执。

    萝兹莉亚可是拥有名为【圣剑引导者】的最强技能,甚至让曾经就近目睹她与人战斗的我不禁浑身发颤,对于她的实力可是很有信心。

    既然如此,为何要反对让她加入队伍呢?与其说是因为这女人的个性,不如说是她的本质。

    「我不要,直到诺特弟弟你同意之前,我都不会放开你的。」

    「又不是我不肯同意,而是因为萝兹莉亚你摆出这种态度,其他人才会反对啊!」

    该怎么说咧……她这个人很做作?不对,确切说来是水性杨花?

    萝兹莉亚的本质是喜欢四处勾引男性,有如小恶魔般引导对方自取灭亡。

    相传只要是与她扯上关系的队伍,无一不是闹出男女关系的问题而拆伙,说穿了就是一个必须严加提防的麻烦人物。

    即便萝兹莉亚拥有姣好的外貌,偏偏这就是她的本质。

    至于另一件不幸的事情,就是现在我成了她的目标。

    恐怕是因为我之前欺骗过萝兹莉亚,最后还迫使她与山贼们开战等等,对她做过诸如此类会招来怨恨的行为所致。

    所以,萝兹莉亚目前正对我做出各种令人匪夷所思的示好举动。

    她完全不听人解释,坚持想加入我所在的这个队伍里。

    单就我个人来说,并不反对萝兹莉亚加入。

    当然并不是因为我被她那丰满胸部的触感给迷得神魂颠倒。

    而且我也完全不觉得萝兹莉亚是真心喜欢我,反倒认为她很可能是想要报复我才这么做的。

    但是撇开上述理由不提,她的实力是有目共睹,我觉得让她加入能为队伍带来更多益处。

    不过,队伍里并非所有人都和我抱持相同的看法。

    带头反对萝兹莉亚加入的人,就是名为艾琳的银发双马尾女魔导士,她率先举手抗议说:

    「怎么可以让这种惹祸精加入队伍!我绝不答应!」

    艾琳是个有话直说的女孩。

    尽管她说起话来相当毒舌,导致我经常和她爆发口角,但她其实是个本性善良的好女孩。

    「诺特你也一样,干嘛露出一副暗爽在心里的痴呆表情。」

    收回前言,她只是一名尖酸刻薄且令人火大的少女。

    「妮、妮梅也反对……」

    吞吞吐吐小声说话的这个人,是队伍里的神官妮梅•帕金。身高只到我心窝附近的她,外表看起来相当年幼,但其实她已经22岁了,是个货真价实的大姊姊。

    上述两人就是此议题的反对方,也是队伍里唯二的女性阵容。

    反观赞成方的代表,就是以下这名男子。

    「才怪,是人就应该同意让萝兹莉亚加入啊!一般来说,哪有人会拒绝这么可爱的女生加入啊!?」

    他就是完全符合「忠于欲望」这四个字的男人,名字叫做弗斯•葛兰兹,也是「抵达者」的队长。

    虽然弗斯说得如此大言不惭,但事实上他也是曾遭萝兹莉亚蒙骗的受害者之一。

    明明弗斯不久之前才被萝兹莉亚甩了,但现在还是摆出一副不怕重蹈覆辙的态度,令我傻眼到不由得对他肃然起敬。

    「我相信她的实力是无庸置疑,因此觉得可以让她加入……」

    提出上述意见的我,也是站在赞成方的立场上。

    先强调一下,我并没有像弗斯那样别有居心喔……是真的喔……

    令人遗憾的是我在内心提出的辩解,无法传达给眼前的两位女性,最终只换来两道冰冷的视线。

    对她们来说,似乎误以为我和弗斯一样,都被萝兹莉亚的美貌给蒙蔽双眼。

    「金恩,你觉得呢?」

    艾琳对著队伍里的最后一名成员提问。

    这位青年名叫金恩,当初就是他邀请迷失于街头的我加入「抵达者」,同时也是指导我各种身为冒险者的技巧、十分可靠的恩人。

    「我没意见,就交给你们来决定吧。」

    金恩从刚才就一直保持中立,躲避来自赞成方与反对方的游说。

    这种时候故意不表态,感觉上挺狡猾的……

    「还有我!由于我也表示赞成,因此最终以三比二的票数同意让我加入!请大家鼓掌~~」

    萝兹莉亚自说自话地拍手庆祝。弗斯也趁乱加入鼓掌的行列。

    更何况决定是否让你加入队伍的这个议题,也轮不到你来投票啊……谁叫你还是个局外人……

    面对态度嘻皮笑脸且我行我素的萝兹莉亚,艾琳的忍耐似乎已达到极限。

    她气得额头爆出青筋,怒目瞪著萝兹莉亚。

    大概是金恩觉得再这样下去会很不妙,便跳出来开口说:

    「别激动别激动,大家先冷静点。这样好了,就暂且让萝兹莉亚加入我们一天如何?让我们进入迷宫来测试她的能耐。」

    或许是因为金恩从头到尾都没有在一旁搧风点火,这才让艾琳最终是不甘不愿地点头接受这个提案。

    双马尾少女的怒火,至此终于平复下来。

    目睹此瞬间的我,重新感受到保持中立有时还是非常重要。

    刚才还一度认为金恩的做法很狡猾,不禁令我感到一阵羞愧。

    「虽然好久没来迷宫,但是这气氛还真不错呢!」

    萝兹莉亚双臂一张,大口深呼吸地说出这番缺乏紧张感的发言后,惹得艾琳有些不悦。

    艾琳板起脸来,语带讽刺说:

    「要是没有你的话,我相信现场的气氛会更好。」

    「艾琳小姐你怎么了?老是这么气呼呼的模样,何不稍微享受一下这清新的空气,让心情冷静下来呢?」

    「我、我说你啊……」

    萝兹莉亚没有理会艾琳的冷嘲热讽,仍维持她一贯的作风。

    瞧萝兹莉亚那副模样,嘴上不饶人的魔导士大概已经明白说再多也只是白费唇舌,于是便决定保持沉默。

    说起萝兹莉亚这丫头,当真是很有胆量耶……

    明知自己不受大家欢迎,仍执意加入队伍。

    至于我们现在,来到了瓢立夫迷宫的第二层。

    根据萝兹莉亚的说法,她好像带著镇上的男性冒险者们抵达过第四层。

    如此一来,现场六人之中攻略迷宫资历最浅的就是我。

    我加入队伍的第一天,在弗斯等人的带领下也只突破完第一层。

    尽管迷宫是可以透过传送结晶前往抵达过的楼层,却无法把人送往并未去过的楼层。

    因此,所有队友都必须配合我的进度探索迷宫,所以现在才会来到第二层。

    第二层和形同幽暗洞窟的第一层截然不同,是一片绿意盎然的树海。

    也难怪萝兹莉亚会表示这里的气氛还不错。

    大树茂密地生长在一起,进而反衬出人类的渺小。那湿润且满是落叶、行经时几乎不会产生脚步声的泥泞路面,莫名给人一种欢迎来到大自然里的感慨。令脸颊微微湿润的温热雾气,将我们包覆于其中。

    「原来你拥有正式的铠甲呀……」

    面对萝兹莉亚那身让人看不习惯的铠甲打扮,我忍不住发出赞叹。

    因为我对她的印象,就只有约会时的那套便服,以及初次见面当时所穿的那套神官服。

    她刚开始在瓢立夫镇担任冒险者时,跟妮梅同样都是一名神官,现在则为了加入我们而换上的这套圣骑士战斗服,著实令人耳目一新。

    虽说当初她表示愿意担任一名圣骑士时,我听了是多少有些不安,但在目睹她这身英气焕发的装扮后,令我不禁觉得自己原先的想法是错得离谱。

    因为不论从哪个角度来欣赏,萝兹莉亚都像是一位出色的圣骑士。

    「别的不说,至少我的手头是相当宽裕。毕竟镇上的冒险者们送了我许多礼物。」

    根本都是从男人那里诈取来的财物嘛!亏我刚才还那么钦佩她,简直是蠢毙了!

    仔细观察可以发现,这套铠甲完全没有受损的痕迹,看来是新买的吧。

    大概是萝兹莉亚为了加入我们,才特地添购这套昂贵的铠甲。

    「萝兹莉亚!还记得我也有送你礼物吧?就是那把昂贵的魔杖,你有好好珍惜吗?」

    弗斯忽然想起似地从旁插嘴。

    确实是有听弗斯提过这件事……

    萝兹莉亚将沉浸于回忆里的我撇在一旁,当场给了弗斯一个绝情的答案。

    「咦,我为了购买这套铠甲,已经把它卖掉了……」

    「不会吧……那把杖真的很贵喔……」

    「我并没有骗人喔。为了能和诺特弟弟一起冒险,我把它转卖掉了……」

    唯独这件事,我是挺同情弗斯的遭遇。当然也觉得这是他咎由自取……

    话说回来,别讲得一副全是我害的好吗?萝兹莉亚,你没瞧见弗斯正露出充满怨恨的眼神死盯著我啊……

    「好啦,你们别再胡闹了,魔物已经上门啰。一共是三只吧?虽然目前距离很远,还无法用肉眼看见,但它们已从正前方飞过来了。」

    说时迟哪时快,我的《索敌》侦测到有魔物正在接近。

    这下子恰好可以转移弗斯的注意力。

    「萝兹莉亚,既然你想加入我们,好歹应该有能力独自解决这群魔物吧?总之我们不会帮忙,你就一个人搞定吧。」

    艾琳说出这个歹毒的提议。

    不过这也是言之有理。因为今天这趟探索就是为了测试萝兹莉亚的能耐。

    若是无法让艾琳等人亲眼见识到萝兹莉亚的实力,也就毫无意义了。

    但是保住性命才最为重要,金恩帮忙缓颊说:

    「如果对手太难缠,我们还是会帮忙的。」

    可是,萝兹莉亚摇头婉拒了这个温柔的提案。

    「我不要紧的。艾琳小姐,你只要像平常那样傻呼呼地在一旁发呆就好!」

    「为何偏要强调我平常傻呼呼地在发呆啊……」

    萝兹莉亚把艾琳的抱怨当成耳边风,没等对方把话说完,就转身看向魔物逼近此处的方位。

    「我平时当真有这么经常发呆吗……?」

    那个~艾琳,你不必压低音量向我确认这种事……

    起先我想说点什么来安慰艾琳,但由于魔物即将来袭,因此还是决定先不说了。

    在我面向前方之际,魔物从树林间窜了出来。

    是我不曾见过的魔物品种。外观算是挺接近蜘蛛吧?

    但它并不是蜘蛛,因为蜘蛛没有那种薄膜般的翅膀能够飞在天上。

    若要再指出这群飞行昆虫的另一个特徵,就是它们都抱著一颗黑色球体。

    它们用自己的八只脚,小心翼翼地抱著那个东西在飞行。

    起先我们对于这群昆虫的来袭严阵以待,不过它们就这么准备从我们的头顶上方直接飞过。

    下个瞬间,魔物们彷佛想处罚如此大意的我,纷纷拋下怀里的黑球。

    「《固若金汤》!」

    萝兹莉亚发出一声娇斥,随即出现一道光之城墙围绕在我们六人的周围。看来这是她所咏唱的咒语。

    紧接著有一阵爆炸袭向我们──不对,确切说来是发生爆炸的光景。

    至此,我才终于理解是萝兹莉亚帮忙抵挡昆虫们利用黑球所进行的轰炸。

    因为轰炸的关系,四周的树木都被吹倒,光之城墙外围的地面有如被翻过土般一片狼藉。

    爆炸的威力未免也太惊人了,不愧是迷宫内部的魔物……

    这种攻击足以一招杀光寻常的冒险者们,地表上的魔物根本无法与它们相提并论。

    更令人震惊的一件事,就是挡下此等攻击的萝兹莉亚。

    「《光剑──」

    在萝兹莉亚的周围,随之出现和昆虫们同等数量的剑刃。

    那不同于圣剑──是单纯透过咒语制造出来的光之剑。

    「──发射》!」

    随著这声大喊,有三条线条迅速伸向昆虫们。那就是光之剑飞射而去所留下的轨迹。

    昆虫们在被射穿的同时,也失去了维持生命应有的身体机能,接连坠落地面。

    无论是透过我所施展的《索敌》,或是映入眼帘的光景,都再再证明它们全都已经丧命。

    「我的表现如何呀,这样总该有资格加入你们吧?」

    「你问我也没有意义吧……我早就知道你很厉害了……何不问问持反对意见的艾琳呢?」

    当我们把目光移向艾琳,她尴尬地将脸撇开。

    「因为我在发呆的关系,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哪门子的藉口……居然不惜祭出自己经常发呆的设定……

    「那么,各位都同意让我加入成为『抵达者』的一分子啰!」

    经过攻略第二层的这趟冒险,反对方最终是不甘不愿地点头接受了萝兹莉亚的加入。

    真要说来,「抵达者」原本就必须再寻找一名新成员。

    由于我们目前面临前锋人手不足的窘境,导致攻略迷宫一事迟迟难以有所进展。

    除了队上必须再收一名同伴以外,无论是实力或职业定位,萝兹莉亚的条件都完全吻合我们所追求的人才。

    不过是否让萝兹莉亚加入的症结点,其实是在于她那容易引发麻烦的个性。

    直到最后都坚持反对的艾琳,不甘心地开口说:

    「就算我们同意让你加入,若是你又惹事生非,就必须立刻退队。」

    「你说的惹事生非是指什么呢……?」

    萝兹莉亚不解地偏著头,并且握住我的手。

    「你还装蒜!就是指这种事啦!」

    「这种事是哪种事呢……?」

    「我看你根本是明知故问吧!我说的就是你这种玩弄男人、四处招蜂引蝶的行事风格!」

    「你放心!我可是一心只爱著诺特弟弟喔。」

    「你又来了~怎么老爱开这种玩笑嘛~」

    开口对萝兹莉亚吐槽的人是弗斯。

    当他笑著准备将手搭在萝兹莉亚的肩膀上时──

    「不好意思,你我之间禁止有肌肤接触。再加上我接近你将会违反先前的约定,而你也不是我的恋爱对象,真的很对不起。」

    弗斯的手被萝兹莉亚一掌拍掉之后,他完全无法掩饰心中的错愕,露出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

    看见弗斯那垂头丧气的模样,心中莫名出现一股痛快感与优越感。

    突然好想指著他的鼻头数落说「你活该」这句话。

    原因是弗斯给我添了一大堆麻烦。

    不光是弗斯打算退队的发言,还有当他一跟女生搞暧昧之后,就翻脸如同翻书那般地嘲笑我。

    因此,他原本就该遭受这样的报应。

    虽然现阶段还不清楚萝兹莉亚是基于何种意图才来接近我,但在目睹这种大快人心的画面后,让人不禁想将那些疑虑都拋诸脑后。

    艾琳大概是对于一脸难掩心中得意的我感到不齿,她状似头痛欲裂地将手贴在额头上。

    「唉……随你们高兴吧……」

    「诺特弟弟!艾琳小姐已经同意随我们高兴了,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吧!因为我有点累了,可以麻烦你帮我按摩吗?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在你的房间里……」

    「暂停!还是不许你们恣意妄为,我绝不允许在这栋房子里发生那类不检点的事情!」

    「哎呀……只不过是按摩罢了,你倒是说说这又怎么个不检点了……?」

    萝兹莉亚歪过头去,露出天真无邪的眼神看向艾琳。

    看她那张表情,八成是明知故问,就是想捉弄眼前这位怒火中烧的少女。

    「吵死啦,你这个荡妇!居然还藉机诱导问话,搞得好像我才是真正的骚货!」

    「那个……其实……我还是处女……未曾与男人接过吻,更别提发生关系……所以应该算不上是荡妇……」

    「啥!?」

    我反射性地发出惊呼声。

    没想到萝兹莉亚在这种情况下,竟会扯出这样的漫天大谎……

    我因为自己大叫出声而感到一阵羞耻,于是扭头环视周围,这才发现其他人也发出了同样的惊呼声。

    在场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或是诧异地掩住自己的嘴巴。

    「我可是虔诚的瑟希那教徒,怎么可能会跟自己看不上眼的男性做出那类行为。相信妮梅小姐你也明白这件事吧?」

    同为瑟希那教徒的妮梅,一脸无奈地点头肯定。

    「萝兹莉亚的这番自白,有可能真的全都属实……」

    「那个……妮梅……在瑟希那教里,有规定不准跟婚姻对象以外的人发生关系吗?」

    对于艾琳的提问,妮梅用力点头并回了一句「是啊!」

    只是发问的当事人,却以质疑的目光望向妮梅说:

    「所以你之前对我说的『妮梅可是恋爱经验丰富的成熟女性!比方说──』那些话,偏偏内容都含糊不清且牛头不对马嘴的经验谈,果然那些都是瞎掰的吧。」

    「呃!」

    这时妮梅已是冷汗直流,并且目光游移。

    当真是有够丢脸的……这就是旁人听了也不禁跟著汗颜的情况吧。

    「你当时还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说什么『妮梅在艾琳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就已是个万人迷,经历过无数的一夜情,奉劝你也赶紧去体验一下会比较好喔!』如果那全都是假话,我可不会放过你喔!」

    艾琳,你就别再说了!再讲下去简直就跟鞭尸没两样啊!

    妮梅似乎内心受挫到暂时无法振作了。

    她露出了将羞耻心等相关情感的概念全都拋诸脑后、进入无我境界的眼神回答说:

    「对不起,那些故事全是妮梅编出来的。」

    对于这样的妮梅,在场每一个人都于心不忍地将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

    严格说来,她也能算是萝兹莉亚的其中一位受害者。

    才怪,这情况根本就是她自食恶果……

    「先不提妮梅小姐的事情,这下子就可以证明我是处女了吧。」

    或许是觉得现场气氛过于尴尬,萝兹莉亚出面帮忙打圆场。

    「嗯……」

    事已至此,艾琳也只能承认自己发言不当。

    「对不起,我不该骂你是荡妇。」

    「这点小事无伤大雅。啊,不过对象换作是诺特弟弟的话,我倒是很乐意献出自己的第一次……」

    咦……这是真的吗!?

    在我快被萝兹莉亚的甜言蜜语诱骗之际,艾琳在一旁斥责说:

    「瞧你一副上当的样子……」

    「我、我才没有上当咧……」

    对不起,我完全是睁眼说瞎话。是的,其实我差点就被萝兹莉亚给唬过去了。

    「看吧,让这女人加入准没好事。不然这样好了,『抵达者』今后不许队友之间谈恋爱,当然也禁止与这个女人发生肉体关系。」

    艾琳的这番发言,明显是针对我而来。

    这丫头是有多不信任我啊……不过差点上当的我确实是该反省。

    「喂,先等一下!」

    这次轮到弗斯有意见,只见他将空出来的那只手掌往前一伸,大喝一声制止众人。

    「怎么可以禁止队友之间谈恋爱!这样一来,我不就无法和萝兹莉亚交往了!」

    「老实说,根本就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

    萝兹莉亚不顾情面地如此宣布。

    面对这番无情的发言,弗斯当场跪倒在地。

    现在是什么情况……

    为了收拾眼前的残局,我向金恩露出求助的眼神,最终换来的却是摇头拒绝。

    对于赞成萝兹莉亚加入队伍一事,我现在感到有点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