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接下来的修行
    「从今天起,我会传授你新的盗贼战技。」

    突破迷宫第二层的隔天,由于金恩决定让我继续修行,因此当我被找去城镇外那一成不变的空地后,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件事。

    「你是说新战技吗!?」

    听完后,我的心情有些雀跃。

    「嗯,毕竟诺特小弟你的《索敌》、《侦测陷阱》、《拆除陷阱》都已经熟能生巧,所以我认为是时候让你接触其他战技了。」

    「这是真的吗!?谢谢你的夸赞!」

    我因为得到金恩的认同以及能够进入下个阶段的修行而高兴不已,回答时的嗓音宏亮到就连自己都有些讶异。

    金恩面露微笑看著鞠躬道谢的我。

    「那么,新的盗贼战技又是什么呢?」

    「接下来要让诺特小弟你学习的,就是《隐密》和回避战技。」

    「《隐密》和回避战技?」

    金恩点头肯定我的反问,接著把话说下去:

    「首先我来说明一下《隐密》,此战技能让你不容易成为魔物的目标。只要你学会《隐密》,我们就不必从魔物的威胁之中分散战力去保护你。」

    「这确实是相当方便的战技耶。」

    一旦我学会《隐密》,原本在战斗中完全是个拖油瓶的我,或许就不会再拖累大家了。

    因此,这是我无论如何都必须学会的战技。

    「至于回避战技,应该一如字面所述,是可以闪避攻击的战技吧?」

    「没错,回避战技是这类战技的总称。我希望诺特小弟你到时能够精通其中几种。」

    「我可以理解《隐密》的便利性,但为何我另一个要学的是回避战技呢?」

    「我是希望你优先学会能避免让自己丧命的相关技巧。原因在于必须先设法生存下去,才得以继续攻略迷宫。当你使出《隐密》却还是被魔物发现时,或是遭到攻击波及之际,我希望你有能力加以应对。而且这么做,也能先奠定好日后传授战斗技巧时的基础。」

    战斗技巧──

    我不由得对于这个单字产生反应,肩膀稍微抖了一下。

    在我加入「抵达者」的时候…不对,是立志成为冒险者当时,任谁都会憧憬著自己能变成一名既强悍又帅气的冒险者。

    即使我明白现在的自己是在痴人说梦,不过要说自己已经放弃这个梦想,那就是在自欺欺人。

    虽然认清现实会导致梦想逐渐褪色,但绝不会就这么完全消失。

    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报答「抵达者」的每一位队员,而这就是我现在最主要的愿望。

    为了实现这个心愿,就算要我放弃变强的梦想,我也已经做好觉悟永远当个队伍里的幕后人员。

    可是我这么一路走来,并非让梦想离自己越来越远,而是脚踏实地朝著梦想在迈进。

    所以我是真的很高兴。

    「那么,今天就先指导你关于《隐密》的技巧。此战技的特色是不光只针对自己,而是包含自己所接触之对象的存在感都可以消除。身上的衣服和武器不必多说,甚至能够消除身边另一名同伴的气息。接下来我会利用这个特色,将你的存在感消除掉。你就藉此好好记住存在感消失后的那种感觉,并且加以模仿。」

    「你说模仿这种感觉,听起来好像很困难耶……」

    「话也不能这么说吧?比起听人口头解说,亲眼见识的学习方式应该会简单许多,我相信这比《索敌》更容易让人学会喔。」

    语毕,金恩伸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开始啰──」

    下个瞬间──我像是被世界给遗忘了。

    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变得薄弱。就像自身从环绕于周围的风景中被抽离出来。

    甚至有一种自己并不属于这个世界里的疏离感。

    彷佛我其实已经过世,唯独灵魂还逗留在世上。

    感觉上至今所有的记忆都是一场梦,唯有这份孤独才是最真实的感受。

    「好,解开啰。」

    这句话让我重新回过神来。

    我像是终于记起该怎么呼吸而不停喘息,努力让心情平复下来。

    「这就是《隐密》的感觉──」

    「你有掌握到什么诀窍吗?若是忘了这种感觉,只要你跟我说一声,我随时都可以再帮你回想起来,所以你大可放心。」

    「好的……」

    尽管金恩是在帮忙缓和气氛,但我实在不觉得自己会忘记如此具有冲击性的感受。

    *

    自从萝兹莉亚加入队伍之后,「抵达者」便决定正式重操攻略迷宫的旧业。

    至于我的战技练习,则是与探索迷宫同时并行。

    我首次学习《隐密》的隔天,队伍就已顺利突破第三层,而我接受回避战技训练的时间,则是又再隔了一天。

    「你昨天有依照指示,仔细观察我使出的回避战技吗?」

    「嗯,虽然速度快到肉眼几乎跟不上,但原则上是有看见……」

    关于昨天的探索,主要是由金恩负责战斗。理由是想让我明白何谓回避战技,希望我能亲眼见识一下。

    金恩为了让我这个初学者也能看懂,有刻意以夸大的动作施展战技,问题是我在看完之后,仍然感到一头雾水。

    无论是金恩施展多少种战技,以及身体该如何挪动等等,我是一个都没有看懂。

    因此,起先还以为金恩会手把手地细心指导我──

    「那么,接下来我会直接攻击诺特小弟你,你就有样学样地进行闪躲,没问题吧?」

    不过现实可没有那么温柔。

    这种方式是大有问题……再胡来也该有所限度……

    「这种训练方式不会太躁进吗……?总觉得应该存在其他更有效率的做法……」

    「我个人认为这是最好的训练方式……所谓的回避战技,以某种程度来说都是自然而然在战斗中锻炼出来的。就只能透过战斗,让身体去熟悉回避的技巧和直觉反应。」

    「这部分我是可以理解,不过由金恩先生你来担任对手……老实说我不觉得自己有办法躲过……」

    「话虽如此,但是总不能让你去跟迷宫里的魔物交手吧。」

    「是没错啦……」

    确实要是派我去跟迷宫里的魔物战斗,我绝对会被当场秒杀。

    反观由金恩来担任对手,就算我闪躲失败,也不至于赔上小命。

    尽管这部分是可以让人放心,但不管我怎么想,还是觉得比起躲开迷宫魔物的攻击,想闪过金恩的攻击绝对是更加困难。

    这难度对新手来说也太高了吧……

    算了,相信金恩也有顾虑到这部分,应该会稍微手下留情。

    在我接受提案后,我们便拉开距离互相对峙。

    接下来的训练是由金恩负责攻击,而我则是设法闪躲。

    「那我就开始啰。」

    我点头回应金恩的话语。而这就是开战的铜锣声。

    为了不放过眼前对手任何细微的举动,我眯起双眼凝神注视。

    「──《绝影》。」

    ──咦?

    在我看见金恩张嘴说话的下个瞬间,整个人已经浮在半空中了。

    我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

    等我重摔在地面上后,才终于明白自己被人给打飞出去。

    我愣了几秒之后,背部才传来一股受到重击的痛觉,让我得以取回思考能力。

    总之,我决定把自己最坦率的感想说出口。

    「一开始就这样使出全力,不觉得太狡猾了吗?」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耶。」

    金恩做作地抬起手来。

    「迷宫里的魔物并不会手下留情吧,因此我自然也要全力以赴,不是吗?」

    虽说是言之有理……不过我总觉得难以释怀。

    也不知算是愤怒还是懊恼,我没想到自己的心底深处会涌现出这种不服输的情感。

    好啊,既然你想这么做的话,那我也拿出吃奶的力气拚命闪躲。

    我就运用自己目前所学的一切,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躲过攻击。

    我在心中对金恩如此夸下海口。

    自己赢不了金恩的常识,此刻已被我拋诸脑后。

    我要认真,我要卯足全力,我现在是真心想要战胜金恩。

    我不再像刚才那样摆出毫无防备的姿势,而是拔出插在腰间上的匕首。这是艾琳日前帮我买的。我将匕首握于右手,摆出战斗架势。

    面对一脸认真的我,金恩游刃有余地扬起嘴角。

    「不错喔,我就觉得诺特小弟你还有许多成长空间。没错,就算是专注在闪躲上,没有拔出武器就太不像话了。若是手无寸铁逃命的话,最终也只会沦为对手的肉靶子。」

    如今已不需要那些长篇大论。金恩说的这番话,我几乎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一心只求赶快开始。

    或许是金恩透过眼神察觉出我的心思,于是他像是在回应我似地轻轻点头。

    「──《绝影》。」

    下个瞬间,一团黑影逼近至我的面前。

    要是改变心态就可以变强的话,大家也就不必这么辛苦了。

    这天,我得到上述这个珍贵的教训。

    十五战全败,这就是我今天的战绩。

    别说是取胜,甚至没能从金恩的攻击中成功躲过一次的我,在第十五战里被他一击打昏过去,等我再次苏醒时,自己已置身在队伍小屋里了。

    看来在我昏迷的这段期间,妮梅有施展恢复咒语帮我治疗。

    我在战斗期间所感受到的疼痛,彷佛打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似地完全康复了。

    当我准备开口道谢之际……

    「感觉如何?妮梅现在就想听见你的道谢!」

    妮梅双手叉腰,一脸得意地如此说著,看了让人不禁有些火大。

    总之我回应完她的任性要求(以物理方式)后,便直接离开客厅。

    朝著金恩的房间走去。

    为的是向金恩愿意协助我锻炼一事道谢,以及回顾一下今天的训练状况。

    「──那么,今天的训练算是有成效吗……?」

    「嗯~……毕竟是第一天,我也说不上来……」

    金恩点头以对,随后补上一句「但我觉得还不错」。

    觉得还不错──是吗?

    就我的角度来看,我实在找不出自己今天的表现有任何亮点。

    想必是金恩顾虑我的感受,才会说出这么委婉的评论。甚至让我感到有些愧疚。

    我在听取完金恩的几个建议后,便走出房间。

    说起金恩的建议,绝大多数都是解释得既模糊又抽象。

    自《索敌》训练当时即可看出端倪,究竟是金恩不擅长指导他人,还是传授战技本身就是这么一回事,我实在是无从判断起。

    不过之前所听取的每一项建议,等到自己的技巧熟练至某种程度时再重新回想,才终于明白其中的含意。

    这就足以证明,那些建议全都有切入要点。

    但我总觉得这是因为金恩属于练武奇才,所以他学习战技的程序和我这种凡人有所不同。

    因此他的建议有时对我助益匪浅,有时却是完全不能当作参考。

    我为了清理因为多次摔倒在地而弄脏的身体,决定先去洗澡。

    我将身体冲洗乾净,整个人泡在浴缸里之后,开始回想今天的锻炼过程。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只有在脑中想像著与金恩的战斗来进行意象训练。

    虽然不清楚这么做究竟有多少帮助,但总比什么都不做来得更好。

    我在想像之中已跟金恩交手几十甚至上百次,而且从头输到尾。不过我还是有想出几种自认为还不错的应对方式,等明天就来尝试看看。

    另外我现在可以做的事情,大不了就只有《隐密》的练习而已。

    这是无须考虑对手和状况,可以自行修练的一种战技。

    应该与《索敌》算是相同的类型。对我来说,是比较喜欢练习这类的战技。

    下次就抽空来练习《隐密》吧。毕竟熟能生巧的关键,就是看自己花费多少时间在练习上。

    毕竟至今所学的三项战技,说穿了都是属于这种类型。

    我试著回想起之前那种让自身存在从世上消失的感觉,将身体完全泡进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