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瓢立夫海滩
    眼前是一片辽阔的碧蓝色,分不清无尽苍穹和辽阔汪洋之间的界线。

    海潮的气味轻轻搔著鼻腔,普照的阳光让人暂时忘记自己目前正置身在迷宫里。

    没错,这里是迷宫的内部,而且是瓢立夫迷宫第四层。

    即便位于迷宫里,这里的天空比起真正的蓝天也毫不逊色。太阳高挂于空中,实在不像是位于密闭空间里。

    大海也一样,不光是可以看见远方的水平线,甚至能隐约看见其他离岛的存在。

    简直和真正的海洋毫无分别。话虽如此,其实我还没亲眼看过大海……

    根据旁人的解释,这层是得利用分布在海面上的各岛屿做为中继站,设法抵达通往第五层的大门。

    光就这点来说,即可明白这里与至今行经的楼层相差甚远,而且这层还有另外一项特色。

    那就是我们目前所在的岛屿,也是放置传送结晶的起点,又被称为「瓢立夫海滩」。

    在各楼层的传送结晶周围都同样设有结界,能够将魔物阻隔在外。

    第四层也一样没有例外,而且听说结界范围远比其他楼层更加宽广。

    似乎辽阔到直接涵盖这整座岛屿。

    因此,这片沙滩是万无一失的安全地带,也成了瓢立夫镇的观光景点。

    放眼望去,能看见许多人都穿著泳衣在玩耍。

    想当然耳,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前来这片海滩。

    仅限于有能力抵达第四层的冒险者,或是从第一层一路有冒险者护送的少数人而已。

    因为只要抵达过一次第四层,日后都能够利用传送结晶轻松来到此处,所以无论想来这里多少次都没问题。

    因此瓢立夫镇当地,甚至把这种同行服务当成是观光事业在经营。

    「你的脸色似乎不太好喔……」

    「嗯……还好啦……」

    我将目光移向声音的主人,映入眼帘的是穿著黑色海滩裤、身材紧实的金恩。

    瞧他那饱经锻炼的肉体,真不愧是一流的冒险者。反观自己的身材,简直是天壤之别。

    我看著自己的胸口以及手臂,将心中的感想直接说出口。

    「感觉上,现在不是轻松游玩的时候。」

    我们「抵达者」一行人,目前来到瓢立夫海滩在享受海水浴。

    说实话,我个人直到此刻仍无法接受这样的安排。

    因为我认为现在根本没时间玩乐,应该尽早攻略迷宫才对。

    不过提出反对意见的我,此刻跟金恩同样都只穿著一条海滩裤,所以实在没什么说服力。

    说起为何会演变成现在这种情况──

    「这里是男人的乐园!更是泳装美女云集的百宝盒!真庆幸自己有继续当个攻略迷宫的冒险者──!」

    一名男子正在沙滩上雀跃欢呼。他就是此提案的发起人弗斯。

    说起「抵达者」眼下的目标,就是带著我和萝兹莉亚前往队伍所抵达的最高楼层•第十五层。

    根据学者至今的研究,迷宫一共有三十层,我们这支队伍的攻略进度就恰好达到一半的第十五层。

    在此城镇里专门攻略迷宫的队伍之中,能抵达迷宫第十五层的冒险者可不是寥寥无几,而是刚好相反,完全就是首屈一指的最高纪录。

    事实上国内现存队伍的最高纪录是第十九层,假使加上过去的纪录,人类抵达楼层的最高纪录是第二十五层。

    在如此情况之下,我们这支队伍留下了第十五层的纪录。说起迷宫可是越深入内部,难度就会随之扶摇直上,这也意味著称霸迷宫之路是遥遥无期。

    因此,我们根本没有余力悠哉地在这里浪费时间……

    虽然为了将我培育到可以在冒险中派上用场,以及寻找符合条件的新队友,都占了一部分的时间。

    「这是大家经过表决所做出的安排,而且我觉得像这样放松一下也是很重要的……」

    不知是否因为我将不满表现在脸上,金恩耐著性子好言相劝。

    由于这是大家经过讨论后做出的决定,我再不甘愿也只能乖乖接受,不得有任何怨言。

    当弗斯提议要来海滩玩之后,率先出声附议的人就是萝兹莉亚。

    该说是果不其然吗?总之是让人不予置评……

    对于满脑子只想跟男人搞暧昧的萝兹莉亚而言,像这种来海边玩耍的提议,她自然是举双手赞成。

    老实说,我很怀疑她是否真心想来攻略迷宫。

    甚至有可能是为了报复我以及「抵达者」的成员们,才毛遂自荐加入队伍。

    其中最令我感到意外的一点,就是妮梅也对此表示赞同。

    我起先以为妮梅会大表不满地提出「人家才不要穿泳衣呢!」这类意见,但她竟然夸下海口说「看妮梅用泳装把所有男人都迷得神魂颠倒。」

    我当下不禁有股冲动,很想质问她到底是哪来的自信。

    凭妮梅那种身材想把人迷得神魂颠倒,也要对方是相当程度的萝莉控才有办法吧。

    面对具有那类癖好的男性,我觉得妮梅还是当心点会比较好。

    因为金恩肯定不会提出反对意见,所以不想赞成这个提案的我,透过眼神向艾琳寻求协助。

    可是,没想到就连艾琳也没有站出来抗议。

    「为何你没有否决这个提议啊?」

    事后,我如此询问艾琳。

    「偶尔放松一下也无妨吧?」

    最终只换来这个模拟两可的答覆。

    我实在无法接受这种暧昧的答案。想当初我才稍微松懈一下,艾琳就那样大肆非议我;反观这次,她却是选择默许,实在令我有点难以释怀。

    记得艾琳平常总是摆出一副想尽早攻略迷宫的强硬态度,有可能是她今天的心情特别好。因此,我放弃继续针对此事追问下去。

    队伍里唯一反对来享受海水浴的我,便向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金恩寻求协助。

    若是有时间来海边玩,我情愿去攻略迷宫,或是进行《隐密》的练习。

    另外为了学会回避战技,也想找金恩来陪我练手。

    于是,我对金恩提出自己的意见。

    不过金恩听完后,却是面有难色。

    「我能理解你为了攻略迷宫想要磨练技巧的心情……但我觉得还有另一个问题必须优先解决。」

    「另一个问题?」

    「就是萝兹莉亚与其他队员的疏离感。尽管她对你似乎已敞开心房,但是她不太跟其他人交谈吧?感觉上弗斯也只是单方面缠著她说话,而她看起来并没有跟艾琳或妮梅特别要好。就连在面对我时,也显得有些隔阂。」

    听完这些话之后,我才发现事情确实一如金恩所言。

    虽说萝兹莉亚和我相处融洽一事仍有待商榷,但我们确实算是挺常聊天的。

    大概是萝兹莉亚想遵守与我之间的约定,她对弗斯的态度相当冷漠,跟金恩也仅限于客套上的交流罢了。

    另外,萝兹莉亚在女性阵容里的评价可说是奇差无比,而她似乎也对此有所自觉,所以从不主动与艾琳她们交谈。

    结果就是闲到发慌的萝兹莉亚,一有机会就跑来捉弄我,最终换来女性阵容一道道冰冷的目光,甚至产生各种负面的连锁效应。

    或许当真如同金恩说的,需要一个能让队友们深入交流的场合也说不定。

    因此,我只得不甘不愿地同意来海边玩。

    时间拉回到现在。

    我们目前正在等待女性阵容更衣完毕。一身轻装的男士们很快就换好衣服,全都来到沙滩上。

    至于弗斯,更是抢先一步跳进海里去了。

    「诺特弟弟,有让你等很久吗?」

    背后忽然传来一股清脆悦耳的嗓音,我反射性地回头望去。

    站在眼前的萝兹莉亚,秀出她那身不比纯白色泳衣逊色几分的白皙肌肤。

    尽管我说得好像是萝兹莉亚突然从后方接近,但我其实随时都在施展《索敌》,自然有察觉到她的气息正逐渐逼近。

    所以我并不意外她会出声叫我,但在看清楚她的模样之后,却有一种超乎想像的感觉。

    因为换上泳装的萝兹莉亚,当真就是这么漂亮。

    「我的泳装打扮如何呀?」

    萝兹莉亚一脸羞涩,但依然为了展现她那姣好的身材而当场旋转一圈。即使十分做作,仍旧非常可爱……

    反观我,实在想不出任何贴切的赞美词。

    原来女孩子只不过原地旋转一圈,胸部就会那样摇晃呀……

    此刻的我,脑中就只有冒出这么愚蠢的感想。

    「瞧你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真是太没出息了……」

    我因为一旁传来失礼到极点的这句指责而回过神来。至于这股声音的主人,不出所料就是艾琳。

    她穿著一套浅蓝色的泳衣,并且披著一件偏薄的连帽外套──

    原来有女生是原地旋转一圈,胸部也完全不会摇晃……

    眼前的艾琳,让我再次确认到以上这个理所当然的常识。

    「你是不是在想什么很失礼的事情?」

    为啥她会知道……?难道她有读心术……?

    虽然最有可能的原因,是我把心中想法写在脸上……

    「……是你的错觉啦。」

    当我随口将艾琳的逼问搪塞过去之后,妮梅也刚好换完衣服前来会合。

    「快看!人家这身性感的打扮怎么样啊!?」

    妮梅将右手放在头上,另一只手则是叉在腰间,并且把身体一扭。

    她这是哪门子的姿势……与其称之为「性感」,倒不如说是「心酸」会更为贴切吧?

    她的身材与性感二字恰恰相反,从胸部到臀部几乎呈现一直线。至于那套贴身的深蓝色泳衣,更是把她的稚气给凸显出来了。

    「嗯,你看起来很可爱喔……」

    对著如此信心满满的妮梅说出残酷的真相,我实在是做不出来。

    我在心中说服自己,谎言有时是可以让人得到救赎的。

    「诺特你也这么认为吗!?看来你挺有欣赏女性的眼光嘛!」

    不过现实总是特别残酷,妮梅因为我善意的谎言而开始得意忘形。

    当我正在思索该怎么让妮梅回复理智之际,萝兹莉亚看似在闹脾气,又像是别有企图般,脸上浮现出笑容。

    「诺特弟弟……难道你真的是萝莉控……?」

    「你特地强调『真的』这两个字是啥意思啊!」

    「谁叫你的外号是『幼女诱拐犯』呀……」

    「居然就连萝兹莉亚你都听说过这个外号……」

    「这在瓢立夫的冒险者之间是相当有名喔……」

    偏偏打听到这个糟糕透顶的情报。早知如此,我就不来参加海水浴,一个人乖乖看家算了……

    「所以你真的是萝莉控?」

    「当然不是啊。」

    至少对于这件事,我必须严正否认。

    「换句话说,身材姣好的成熟女性更符合你的喜好啰?」

    「嗯……是可以这么说吧……?」

    「既然如此,那个人就是我啰!」

    萝兹莉亚突然一把抱住我。

    现在是怎样?这种诱导问话也太随便了吧……

    「诺特……瞧你一副下流的样子,真是有够低级……」

    艾琳立刻冷眼看著我。

    我也是莫可奈何啊,谁叫萝兹莉亚的胸部直接顶在我身上。

    这下子别说是让萝兹莉亚和女性阵容的感情变融洽,反而是加深彼此的隔阂,看来金恩的点子将会以失败告终……但是这也给我带来一个出乎意料的发现。

    此楼层内的假太阳,跟地表上的太阳一样都会移动。甚至可以透过高挂于头顶上的太阳,来推测目前正值下午时分。

    这时的我坐在炎热无比的沙滩上,望著正在玩球的一群男女。而且是孤单一人。

    至于那群男女,自然是「抵达者」的成员们。他们感情要好地开心玩在一起。

    以客观的角度来观察我自己,完全就是被人排挤的可怜虫。

    虽然我就像个怪胎一样,浑身散发出只想在海水浴场里当个独行侠的气场,不过各位大可放心,因为这就是我所追求的状况。

    先强调一下,我并不是死鸭子嘴硬……而是肺腑之言……

    「毕竟只要有我在,萝兹莉亚就会一直找我聊天……」

    我被阳光刺得眯起双眼,如此喃喃自语。

    上午跟大家玩在一起时,让我注意到一件事情,就是只要有我在场,萝兹莉亚几乎不会跟其他人交谈。

    再加上她黏我黏到近乎异常,导致其他女生都不太给人好脸色看。

    起先是为了让大家加深情感的出游,最终只会给彼此留下不好的印象。

    基于上述原因,认为再这样下去会大事不妙的我,便独自一人待在远处,静静观察其他人的动向。

    由于一个人在这里发呆也不是办法,因此我同时在进行《隐密》的练习。

    我是为了让队友们能够和睦相处才来到这片海滩,并不是要来这里嬉戏。

    老实说,与其白白将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娱乐上,我情愿一个人去锻炼战技。

    「不过……像这样孤单一人,终究还是会觉得有点落寞啦……」

    即便是我故意一人独处,仍有一股疏离感涌上心头。恐怕是基于这个原因,自言自语的次数也随之增加。

    在感到自己有够婆婆妈妈的同时,我也为了专心练习《隐密》而重振精神之际──

    有位穿著连帽外套的少女,一脸疲倦地往这边走了过来。

    即使相隔遥远,但看见她那醒目的双马尾发型,即可一眼认出此人就是艾琳。

    起先以为艾琳是要去上厕所,所以我心不在焉地将目光停留在她身上,结果她竟然直接来到我的身边。

    她低头俯视著双手抱膝坐在地上的我,就这么站在那里开口问我:

    「你待在这里做什么啊……」

    「艾琳你才是呢,干嘛特地过来找我……」

    艾琳出现在我这里,也就无法消除她与萝兹莉亚之间的隔阂。

    所以我用反问来当作回答,藉此表达自己的抗拒之意。

    「谁叫你消除气息的手法太过拙劣,反而让人更加在意啊……」

    因为被人拐弯抹角指责自己的《隐密》过于差劲,令我不禁感到一阵沮丧。原本站在面前的艾琳,直接一屁股坐在我的身旁。

    「所以咧,你为何偷偷摸摸地远离大家,自己一个人待在这里啊?」

    难道艾琳打算赖在这里吗?

    要是她不回到萝兹莉亚他们那边,我就失去继续待在这里的意义了。

    因此我决定老实交代理由,让艾琳愿意回到她该去的地方。

    「若是我过去的话,你们跟萝兹莉亚的气氛会变得很僵吧?」

    「你这句话简直是莫名其妙。而且你还真为那个女人著想耶。」

    面对艾琳带刺的发言,我发出一声叹息后,决定想办法解开这个误会。

    「没那回事,我是为了整个队伍著想。」

    「那就更加让人觉得莫名其妙啦。你居然认为自己不在场会让大家相处得更融洽,就见外地选择一人独处,这也未免太奇怪了吧……」

    「我哪有见外啊。刚好我也想练习战技呀。」

    事实上,这也逐渐变成我最主要的用意。

    「所以你赶快回到大家那边吧?并且去跟萝兹莉亚打好关系。」

    我摆出赶人的手势,催促艾琳离开这里。

    可是她摇摇头说:

    「我不要,因为我不想跟她好好相处,真要说来是与她八字不合……」

    「这么说也对……」

    毕竟萝兹莉亚属于容易遭同性排斥的那种人,艾琳本身的个性又有点难搞,我实在无法想像出这两人相处融洽的画面。

    「可是艾琳你在这里的话,萝兹莉亚也会跑来不是吗?既然这样,好歹也要让她跟妮梅姊姊打好关系,所以你快回去啦。我也有按照你的要求在认真练习战技喔。」

    起先看艾琳已准备起身,她却在途中停下动作。

    接著整个人又坐回沙滩上。

    「那个~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有啊,我就是听完你说的话之后,才决定留在这里。」

    艾琳的眼中,流露出某种未知的情感。

    不同于温柔或欣喜之情,她的脸上蕴含著类似内疚的情绪。

    「若是你不想让萝兹莉亚过来这里,只要连同我一起施展《隐密》不就好了?记得这个战技是对自己以外的对象也有效吧?所以你就让我们都进入《隐密》状态,这样也有助于练习不是吗?」

    「是可以这么说没错啦……」

    艾琳似乎说什么都不肯离开这里。

    真是拿她没辙。我死心后,为了让《隐密》的效果也附加在艾琳身上,于是将手伸向她的右手──

    「你这个没搞清楚状况的家伙,干嘛想牵我的手啊!」

    「啥?我只不过是为了施展《隐密》才打算碰你啊,没搞清楚状况的人是你才对吧!」

    「天晓得你想做什么……如果单纯是要碰我,不是手也可以吧?为何我非得跟你牵手不可!?你碰我的脚就好啦!」

    「……我知道了啦。」

    虽然很令人不甘心,但艾琳确实言之有理。

    为什么我要牵著她的手发动《隐密》啊……

    我基本上并没有抱持任何邪念。大概是萝兹莉亚经常跑来牵住我的手,导致我对于和异性牵手一事没有多少抵触。

    反观艾琳是不同于我,恐怕很排斥与异性牵手吧。

    面对气焰嚣张的艾琳,像这样顺从她的指示很令人不爽,但若是强行去牵她的手,又好像会被人误以为我对她有意思,这会令我更难以接受。

    迫于无奈,我把手放在艾琳的大腿上。

    ──先等一下,这么做反而更大胆吧!?总觉得把手放在女孩子的大腿上,比牵手更不妙耶。

    摸起来不只是光滑细致,而且触感柔嫩得恰到好处。

    该说是很有肉吗?让人有一种原来艾琳也是女孩子的感觉。

    话说我在想什么啊?居然对毫无气质可言的艾琳产生非分之想。

    艾琳对于我正被来路不明的纠结苛责内心一事浑然不觉,不以为意地探头窥视我的脸。

    「你还很在意那件事吗?」

    「那、那件事是哪件事?触感吗?」

    「啥,你说触感是什么意思?我是指之前对你发脾气的那件事。」

    要命咧……差点自己说溜嘴了……

    这情况与其算是说溜嘴,简直是不打自招。

    幸亏艾琳并没有听出我的言下之意。

    艾琳在讲的那件事,应该是我加入队伍一个月左右时,她指责我的心态过于松懈一事。

    「为什么你现在要提起这件事啊?」

    我将心中的疑问直接说出口。

    艾琳微妙地把目光移开,藉由眼角余光窥视著我的表情。

    「因为你刚才也讲过啊,说什么是遵照我的要求。况且你现在也不跟大家一起玩,独自一人进行战技的练习……才想说是不是我造成的……」

    倘若说我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那肯定是骗人的,不过我也没有那么耿耿于怀。

    我现在之所以没和大家一起玩,完全是出于自己的决定,我并不打算把这件事归咎到艾琳身上。

    因此我老实说出自己的想法。

    「完全没有那回事,纯粹是我自己想这么做,所以你不必放在心上。要是你介意的话,老实说我反而会很困扰。」

    艾琳听完我说的话之后,眯起眼睛凝视著我。似乎是想确认我说的是否属实。

    「这是真的吗……?」

    我默默地点头肯定。

    「……你这个人还真奇怪耶。」

    艾琳忽然脱口说出这句话。

    「哪有。真要说来,我反而觉得你们才奇怪喔?」

    个性刻薄的艾琳、怕生且哪根筋不对的妮梅、成天只想与男人搞暧昧的萝兹莉亚、忠于心底欲望的弗斯……说起「抵达者」大多数的成员们,都有一、两个怪癖。

    真要举出队伍里的正经人,大概就只有我和金恩了。

    不过对于我的否认,艾琳似乎无法接受。

    「我反而觉得你比我更怪。起先觉得你是个正常人,但最近我不这么认为了。」

    「为何你会有这种想法?」

    「就像现在也一样呀,你远离其他队友们,独自一人在这里练习战技。」

    「那是因为我想让你跟萝兹莉亚──」

    「这些都是场面话吧?其实你只是想练习战技而已吧?」

    「──!」

    这句话刺进了我的心底。原因是被人一针见血点出事实。

    事实上,我并没有像金恩那样重视队友们之间的情谊。

    的确一如艾琳所言,我独自在这里就只是想练习《隐密》。

    艾琳继续把话说下去:

    「真要说来,你为何这么执著于攻略迷宫?」

    「因为我想改变如此懦弱的自己啊。」

    「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不惜牺牲自己也想要改变呢?就像你情愿被我嫌弃,也执意同时修练《索敌》与《侦测陷阱》的时候、弗斯快被萝兹莉亚拐跑当时,以及现在都同样如此。诺特你每次都不惜牺牲自我也想达成目的吧?为什么?为何你有办法做到这种地步?我实在──」

    艾琳是在生气吗?还是为我感到悲哀?或是其他不同的感受?

    我完全无法理解,为何她要这样指责我?

    难道她对我不惜拋下和大家一起游玩的乐趣,甘愿去练习战技一事提出谴责吗?

    若是这样,我反倒希望她别来烦我。

    一个人想追求什么,都是由自己来决定,要采取何种方法也同样与他人无关。

    「你们这种拥有优秀技能且兼具实力的天之骄子……当然不可能会明白……像我这种一无所有的人要是没有牺牲什么,根本无法追上你们这种天选之人……」

    我明确表达出心中的抗拒。

    言下之意就是你不会明白我的心思,所以不必来理解我,并且别对我的做法提出质疑。

    我知道自己的说法过于绝情,但我不觉得自己有说错什么。

    我们两人就这么暂时不发一语。

    「你这个人果然很奇怪。」

    率先打破沉默的人是艾琳。

    她站起身来,同时拍掉沾在臀部上的沙子。

    「正如你说的那样,我完全无法理解。因为我并没有指责的意思,所以随你想怎么做都好。」

    艾琳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去,脸上浮现出带有责备和忧虑的神情。

    我望著她那逐渐远去的背影,同时心中也浮现出一股未知的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