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决斗!?
    「──《绝影》。」

    视野随即漆黑一片。下个瞬间,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遭到重击。

    一道影子压在趴于地面的我身上。精确说来,这道影子就是金恩。

    我目前身陷被人以关节技压制在地的状态。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金恩刚把话说完,来自背部的压迫感也随之消失。

    十七战零胜,以上就是我今日的战绩。别说是一胜,我就连躲开攻击都办不到。

    此情况并非仅限于今天,而是打从这项锻炼开始以来,每次都必定会得到这样的结果。

    我一如往常那样,没能躲开金恩第一下的攻击就倒下了。眼前的状况,甚至让我觉得自己很没出息。

    无论我尝试以何种方法应战,依旧无法想像出自己从金恩手中躲开攻击的画面。

    不管我加入多少巧思,在《绝影》的面前皆是雕虫小技。面对金恩那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速度,我根本束手无策。

    「……好的。」

    夕阳西沉,正值眼前景色轮廓开始模糊的时间带。逐渐变暗的天色,宣告著本日的练习就此结束。

    再坚持继续练习并非明智之举,而且也会给金恩增添困扰。

    我无奈地点头接受金恩的提议。

    就这么鞭策著因为疲劳而变沉重的身体,慢慢从地上站起来。

    金恩则是早已迈步朝著队伍小屋的方向走去。

    我就这样注视著金恩的背影,独自一人感到既绝望又焦虑。

    「我当真有办法躲开金恩的攻击吗……?」

    脑中浮现出那道犹若疾风般敏捷的身影。迅速到就连第一下攻击都令我无从闪躲的身手。

    别说是还不会使用回避战技的我,就算我当真学会回避战技,还是不觉得自己有办法躲开攻击。

    况且我现在就连一次攻击都躲不开,更别提要如何磨练回避的技巧与直觉了。

    最终我只是在毫无成效的状态下,切身感受出自己与金恩之间的差距,就此结束一天的修行。

    「抱歉,诺特小弟,我今天没办法陪你进行特训。」

    在某天晴朗的午后,金恩突然这样对我说。

    根据金恩的解释,由于明天就要去探索迷宫,因此他得去添购所需用品才行。

    说起「抵达者」这阵子攻略迷宫的状况,基本上算是挺顺利的。

    浅层迷宫对于高手云集的「抵达者」来说,根本没有任何难度可言。

    目前的状况是众人一路过关斩将向深层迈进。

    日前已成功突破第六层。若是按照这样的进展,不必花费多少时间,即可抵达原先的目标•第十六层。

    平常总是金恩在帮忙处理攻略迷宫的准备工作,因此我不能妨碍他。

    纵使我很想进行特训,眼下也只能听从金恩的安排。

    基于上述原因,原定计画就此取消,现在的我是无事一身轻。

    真要说来,我应该帮金恩分担一部分的工作才对……

    但是我总觉得如果有时间帮忙,倒不如独自一人继续锻炼……外加上我对于探索迷宫一事所知甚少,所以就算有我同行,也令人怀疑能否派上用场……

    当我还在烦恼之余,金恩已一个人出门去了。

    远比我更加悠闲的艾琳以及弗斯,难道都不去帮忙金恩吗……

    老实说,我不曾看过金恩以外的人在负责这类工作……

    我在客厅来回踱步,烦恼著接下来该做什么之际,坐在沙发上打发时间的弗斯对我说:

    「咦,你今天不需要锻炼吗?」

    原来弗斯知道我每天到了这个时间,都会接受金恩的训练。

    感觉上弗斯是忽然冒出这个疑问,才稍微关切一下。

    「金恩先生说他有事情要处理……」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

    大概是心中的疑惑得到解答,弗斯只给了一个冷淡的回应。

    但是就这样结束对话,总觉得有些没意思。

    因为我很烦恼自己一个人能进行何种练习,所以决定向眼前这名男子徵求意见。

    别看他这副德性,其实是个超一流的剑士。

    「弗斯先生,请问你有推荐什么一个人也能进行的训练吗?毕竟金恩先生不在,我能做的练习相当有限……」

    即便《隐密》的训练是一个人也能够进行,不过回避战技的练习就难以一个人完成了。

    由于上午已将时间花费在《隐密》的练习上,因此我希望下午可以做点不一样的训练。

    「那种事我哪知道。况且盗贼跟剑士的训练方式差别太大,感觉上无法给你当作参考。」

    这场对话很快就宣告结束。

    毕竟我同样对此不抱期待,所以我放弃从弗斯那里得到更多建议,决定安分守己地独自去进行《隐密》的练习──

    「诺特,等一下,记得最近都是金恩在担任你的练习对象吧?为的是协助你学会回避战技吧?」

    弗斯的脸上浮现出一张诡谲的笑容。

    在我心生疑虑的同时,弗斯径自把话说了下去。

    「既然如此,就由我来陪你练习吧?」

    「咦!?」

    有股不祥预感的我,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

    说起弗斯的个性,他是绝对不会做出任何对自己毫无益处的提议。照此情况看来,他肯定是另有所图。

    虽然这是一个令人想立刻点头同意的大好提案,可是我那掌管危机预测的生存本能,正不断对我发出警讯。

    这种时候,还是乖乖遵从自己的直觉比较好。

    「你的提案我心领了,因为我总觉得你另有所图。」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可是基于善意才这么说耶!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嗯,是可以这么说……」

    「你好歹也说得客套点啊!这个回答未免也太老实了吧!」

    「因为我只觉得你别有用意……」

    「我才没有其他用意咧!是百分之百的善意啦!」

    瞧他说得这么激动,反而显得更加可疑……

    「身为人类,当真有可能是基于百分之百的善意去做任何事吗?无论怎样的善行,一般来说都会掺有几分考量或意图──」

    「你干嘛冷不防瞎扯这种长篇大论!我们目前正在讨论的事情,就只是要由我来帮你进行训练吧!?」

    「说得也是,都怪弗斯先生你在那边转移话题,害我差点忘了正事……」

    「为啥变成是我的错啊……」

    由于弗斯吐槽得过于精辟,导致我忍不住想捉弄他。

    算了,无论是谁总有良心发现的时候……

    「既然弗斯先生如此坚持,那我就相信你吧。可以拜托你帮我进行训练吗?」

    「嗯……没问题……」

    因为我的态度转变太快,令弗斯显得有些困惑。

    他像是感到伤脑筋似地抓了抓头发。

    「话说回来,最近都感受不太到你对我的敬意耶……」

    那还用说,依照你之前对我做的各种事情……

    比方说经常找我麻烦,甚至突然表示要退出队伍……

    也不想想自己给我增添了多少困扰。

    不过,近来自己对弗斯的态度确实好像有点太随便了。

    以一名冒险者而言,他既是我的前辈,实力又远在我之上。

    因此我暗自在心中反省,决定稍稍改善自己对弗斯的态度。

    「你上当了,诺特!我可是一直在等待像这样能跟你单独相处的机会!让我们一决胜负,赌上萝兹莉亚与我单挑吧!」

    当我们一来到我和金恩平常进行训练、位于郊区的那块空地时,随即演变成眼前这个状况。

    弗斯干劲十足地拔出佩刀,立刻对我下战帖。

    看著他那副嘴脸,我忍不住抱头苦恼。

    「真心相信弗斯所言的我,简直是个大笨蛋……」

    我怎会上了这种浅而易见的当啊!我是笨蛋吗!?我是智障吗!?

    天生毫无善意可言的弗斯,怎么可能会做出对自己毫无益处的举动嘛!

    「你现在是直呼我的名字吗……」

    弗斯略显错愕地愣在原地。

    正常人碰上这种情况!当然会不顾礼数直呼对方的名字啊!

    「真要说来──」

    为了阻止接下来有可能会发生,却不具任何意义的战斗,我随即插嘴说:

    「就算你要我赌上萝兹莉亚,但她又不是属于我的……」

    「唔……你居然还给我装蒜……」

    「我又没在装蒜……」

    「虽然很令人不甘心,可是我不得不承认……萝兹莉亚是真的喜欢你……不过!我可没有软弱到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放弃自己所追求的女人!所以我要打败你,将萝兹莉亚抢到手!」

    「就叫你好好听人解释啊……」

    萝兹莉亚是不可能喜欢我的。

    她确实有做出会让人产生这种想法的举动,不过这恐怕是她的阴谋。

    我并没有任何一项条件足以吸引萝兹莉亚,反倒是有被她怀恨在心的头绪。

    由于弗斯没有深入了解我们被山贼绑走当时所发生的纠纷,所以才会产生这种误会。

    尽管我很想解开弗斯的误解,可是一旦我这么做,无论是我们暗算弗斯的事情,或是萝兹莉亚基于与我之间的约定才疏远弗斯等等,诸如此类对我不利的实情将会接连曝光。

    所以,我决定在没有触及上述内容的前提下,想办法转移话题。

    「倒是弗斯你又是喜欢上萝兹莉亚的哪一点?她怎么看都像是一颗误触就会爆炸的地雷……」

    我采取的战术,就是藉由贬低萝兹莉亚来让弗斯清醒过来。

    只是弗斯完全无视我的考量,握紧拳头摆出豪迈的姿势大声回答说:

    「当然是脸蛋跟巨乳!」

    这家伙根本是个渣男!简直是低级透顶!

    但我多少能够理解,真叫人不甘心!

    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令我回想起触碰到萝兹莉亚胸部时的感受。

    我把持住自己的理性,甩了甩头将杂念拋诸脑后。

    「你为了夺回只有脸蛋跟巨乳吸引你的萝兹莉亚,决定与我一战是吗?」

    「嗯,是可以这么说。」

    瞧弗斯说得这么坦荡荡的样子,我心中的怒气逐渐散去。

    「罢了……为了省麻烦,我愿意把萝兹莉亚让给你。事实上,我完全不打算和她交往。只要你肯乖乖待在『抵达者』里,我不介意你与萝兹莉亚成为情侣,所以你不必执意进行这种没意义的决斗。」

    我已经受够这种没营养的对话,决定尽快将此事做出了断。

    附带一提,我后半段的发言完全是睁眼说瞎话。

    我不介意萝兹莉亚成为弗斯的女朋友?这怎么可能嘛。

    纵使我对萝兹莉亚没有抱持任何与恋爱有关的情感,不过她要是跟弗斯交往的话,总觉得很让人火大。

    即便是逢场作戏,但是在看见原先对自己释出好意的女孩子忽然跟其他男人交往,会心生不满也是再自然不过的反应。如果那个女生还长得很可爱,那就更不用说了。

    假如她的交往对象是金恩,我是可以勉为其难接受,不过换成弗斯就会觉得很不好受。

    像弗斯这种吊儿郎当的男人,光是有女朋友就已经天理不容了。

    与其让萝兹莉亚和弗斯交往,我情愿自己去跟她交往算了。

    说起来,我明明抱持上述想法,现在却不惜提出这样的违心论,原因就是──

    这也太强人所难了吧!我怎么可能有办法单挑打赢弗斯啊!

    纯粹是基于「我根本赢不了弗斯」这个孬种的想法使然。

    「你是因为自己没有胜算,才想找藉口开溜吧?」

    为啥弗斯在这种时候就变得特别敏锐!?他那低廉的挑衅说得是一针见血!

    「没错!我就是觉得自己打不赢弗斯先生你,所以才决定把萝兹莉亚让给你!这是所谓的策略性撤退!」

    「为啥你可以大言不惭地说出这种弱鸡发言……总之,你就当成是练习闪躲攻击来与我交手。我会拿捏好分寸避免让你受伤的……」

    「若是这样的话,务必请你多多指教!」

    「瞧你翻脸跟翻书一样……算啦,就让我们来打一场吧……」

    弗斯的这句话,形同双方都接受了这场决斗。

    能跟金恩之外的人交手,这机会可说是得来不易,因此这个提议对我而言是求之不得。

    我后退几步,与弗斯保持适当的距离。

    反观弗斯,他用绳子将刀与刀鞘牢牢地绑在一起,以免不慎让刀出鞘。

    我也一样,把未出鞘的匕首拿在手上。

    我压低重心,摆出随时能够闪躲攻击的战斗架势。

    弗斯也做出反应,用左手握住刀鞘,摆出拔刀的姿势。

    我们两人互相对峙──

    率先采取行动的一方,是施展拔刀术的剑士。

    「《拔刀瞬闪》。」

    一股冲击传自心窝。强大的冲击从心窝扩散至全身──

    我当下几乎无法呼吸。比起痛觉,反而先传来一股压迫感,夺去我身体的行动自由。

    我就这么被打飞出去。

    看样子,我被弗斯一击打中心窝附近。

    从空中落至地面这不到一秒的时间,我就只能掌握到以上这些无济于事的讯息。

    「诺特你真的很弱耶。」

    「你很吵喔……」

    就连一瞬间都算不上的交手宣告结束,我在稍作休息后,受伤的身体已逐渐恢复。

    由于弗斯基本上是有手下留情,因此伤势没有在我身上留下后遗症,不过内心受到的伤害却非同小可。

    我再次就连对手的一招都没能闪过。

    此次落败,完全可以用束手无策这四个字来形容。

    就连称之为战斗都令人感到汗颜,双方在实力上的差距就是如此悬殊。

    「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够躲开弗斯先生你或金恩先生的攻击啊……」

    没想到我居然把这种丧气话给说溜嘴了。

    其实就连我自己都感到很意外,因为我并不打算把这种事情说出口。

    面对自己迟迟没有长进的这段期间,此事似乎在不知不觉中令我备感煎熬。

    关于要如何才可以突破金恩的《绝影》或弗斯的拔刀术,我实在是毫无头绪。

    如果能从中感受到自己的成长,练习时也就不会再感到这么痛苦,但是像这种毫无脉络可循的锻炼,著实是令人吃不消。

    无人知晓自己是朝著哪个方向前进,也无法保证眼前这条路是否正确。

    这种感觉就像是独自一人在寻找某种就连外观都不知道的物品,只能仰赖打听来的传闻当作线索。

    对于这种想迈步却无法顺利前进的状况,真叫人不耐烦。

    以往听见我说丧气话时总是大声嘲笑的弗斯,唯独这次懂得看人脸色。

    「在缺乏战技的情况之下,你想躲过我或金恩的攻击会很勉强。」

    弗斯罕见地开口安慰我。

    我在震惊之余,也因为自己四处碰壁的关系,以略显无礼的态度回嘴说:

    「这种事不必你说我也知道。你们为了让我学会回避战技,特地花时间陪我练习,偏偏我连一次攻击都没能闪开,甚至是闪躲攻击的感觉都掌握不到,令我是伤透脑筋。」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弗斯像在回想我的发言般点头以对。

    「这就跟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差不多。」

    「啥?」

    我完全听不懂弗斯想表达的意思。

    面对我忽然打岔的质问,弗斯给出一个解释得更为清楚的答案。

    「关键就在于你要先学会战技?还是先设法躲开攻击?」

    语毕,弗斯竖起两根指头。

    「你知道学习战技的方法一共有两种吗?」

    「两种?」

    「没错,第一种是诺特你现在所采取的方法。藉由磨练某方面的技术,自然而然学会相关战技。」

    「你说我现在所采取的方法──就是让我学习与回避有关的技巧,从中习得回避战技是吗?」

    「对。至于另一种方法──」

    弗斯弯下中指接著说:

    「就跟你练习《隐密》时一样,直接去学习该项战技。不管是模仿他人的做法,或是揣摩那种感觉都行。这就是打从一开始只为了学会此战技的方法。对于诺特你这种基本能力较差的人来说,原则上更适合这种方法。反观金恩因为他天资聪颖,很可能是透过前面的方法学会战技,所以才打算透过这个方式来指导你,但我认为你应该选择适合自己的方法喔。」

    没想到弗斯会给出如此头头是道的建议,当真是快把我吓坏了。

    当我狐疑地不断眨著眼睛之际,弗斯笑著继续说下去:

    「所以说,你就暗中观察金恩施展战技的方式,然后想办法加以模仿,搞不好很快就能学会回避战技啰。」

    说来还真是失策,我居然觉得弗斯看起来挺帅气的。

    我因为有些害臊,于是反射性地数落说:

    「弗斯你是怎么了?忽然变得这么一本正经……难道是撞到头了?」

    「没礼貌!难得我这么认真地给你建议耶!」

    「看吧,你也很清楚自己是难得做出这种举动!」

    「对耶!」

    弗斯大叫一声后,像是想撇开目光地低下头去。

    「别看我这样……其实是挺感谢你的……当我宣布退队给大家增添困扰时,你似乎为此付出很多。所以说,我只是稍微还你一些人情罢了。」

    看著一脸尴尬的弗斯,我忍不住喷笑出声。

    原来弗斯早就知道,我为了从他身边把萝兹莉亚赶跑,暗地里做了不少努力。

    不过这样也对,毕竟纸包不住火。

    再加上我也没有刻意隐瞒,更是没有拜托其他人帮忙保密。

    弗斯又不是笨蛋,自然会察觉出真相。

    「你在害羞什么啦?你确实是给我添了不少困扰,但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况且当初是你接纳我加入队伍,所以反而是我欠了你一份人情。」

    「你说得是什么话啊……真是的~够了!这情况真叫人难为情!此事就到此打住,这种严肃的气氛一点都不适合我!总而言之,非得讲清楚的事情,我都已经说完了!」

    弗斯伸手用食指对著我,至于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把压抑在心底的情感全都发泄出来般神清气爽。

    「另外,赌上萝兹莉亚一事也不算数。毕竟这只算是我把你找来摊牌的藉口!就算你惨败给我,你也无须放弃追求她,我会凭实力得到萝兹莉亚的芳心。」

    尽管弗斯像是想耍帅地说出这番话,但是说来挺让人不好意思,其实我对萝兹莉亚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所以原本就没在追求她……

    「我明白了,请你好好加油。」

    但是开口纠正弗斯下定决心所做出的宣言,也太不识趣了。

    坐在地上的我,回握住弗斯伸来的那只手,然后站起身来。

    经过这件事,总觉得自己多少能够明白金恩为何会认同由弗斯来担任「抵达者」的队长。

    这种时候的弗斯,看起来确实莫名帅气,完全符合我理想中的队长形象。

    「好!对于亲手抚摸萝兹莉亚那对巨乳的梦想,我一定会努力实现的!」

    我决定收回前言,弗斯这家伙一点都不帅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