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隐密》与回避战技
    『所以说,你就暗中观察金恩施展战技的方式,然后想办法加以模仿,搞不好很快就能学会回避战技啰。』

    我回想起弗斯昨天给出的建议。

    这是完全不符合弗斯平日的作风、既认真又有意义的建言。

    大概是基于这个原因,我自然可以理解他这句话说得多么诚恳,并且完全是为我著想。

    这是弗斯以他自己的方式,尽可能对我所做出的鼓励。

    假如我没有好好采纳这个意见,可是会遭天谴的。

    我把这个建议铭记在心,仔细观察金恩战斗时的身影。

    目前我们正在攻略迷宫第七层。

    此处的路面是以松散的岩石所构成,若是一个不小心踩在脆弱的地方,脚下的石头会直接落入谷底。悬崖下方有岩浆流过,任何落下的岩石都被熔解得一乾二净。

    由于流经下方的岩浆散发著红色光芒,因此现场总会让人觉得有些刺眼。

    除了令人快要分不清眼前看到的东西是红色或是绿色以外,甚至有一种脑袋发昏的感觉。

    思绪彷佛被蒙上一层薄纱,恐怕不单单只是因为眼前这片光景所造成的。

    好热,总之就是好热。吸入的空气给咽喉带来一股灼热感,外露的脸部跟颈部也被烫到发疼。

    幸亏妮梅一直维持著恢复咒语,我们才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假如少掉她的治疗,大家应该浑身上下都已被灼伤了。

    这层的构造,有如位于活火山的内部。

    环境是由洞窟以及狭窄的岩石路面所组成,脚底一滑就有可能会直接摔进岩浆的汪洋里。

    就算强如弗斯与金恩,一旦跌入岩浆之中,也肯定是一命呜呼。

    在这个严酷的环境里,处处弥漫著死亡的气息。而这就是第七层的真面目。

    身处在与死神相邻的这等情况之下,不仅会让人精神耗弱,也能感受到体内的水分因为酷热正不断流失。

    但是这点程度的阻碍,对于为了盗取金恩的技术而凝神注视的我来说,根本无法造成任何影响。

    「──《脱离(Withdraw)》。」

    面对浑身喷发出红色蒸气的魔像,金恩一个抬脚迅速拉开距离。

    等到魔像停止喷发蒸气时──

    「──《缩地》。」

    金恩这次是一个抬脚快速拉近距离。当真是瞬息万变的较量,更是攻守立场互换的瞬间。

    魔像为了回避迅速逼近的威胁,立刻大动作地准备挥出一拳──

    「──《流线回避(Stream)》。」

    魔像使出的拳击,彷佛恰好避开金恩似地从他身旁呼啸而过。金恩和拳头之间的距离,几乎连一条手臂的宽度都容不下。

    在极近距离下躲开攻击的金恩,与敌人擦身而过之际,同时挥动手中的黑刀。不对,将黑刀形容成稍稍一晃也不为过,金恩只是轻轻将手腕一扭罢了。

    不过晃动的刀刃,在金恩的技能【形状变化•矿物】的加持之下获得了强化。

    再搭配离心力所赋予的惊人向量,斩击的威力瞬间暴涨。

    被黑色刀光捕捉到的魔像核心,轻轻松松就被斩成两半。

    等到金恩穿过魔像的身旁,魔像那由岩石组成的巨大身体崩解于地面之后,我才解除全神贯注的集中力。

    「这应该是周边最后一只魔物了。」

    金恩如此宣布后,大家才放松警戒。

    由于我刚才过于专注,因此现在才开始于脑中回想著刚才的战斗场景,回顾金恩有使出哪些技巧和战法。

    在这场战斗里,金恩一共施展了三种战技。

    首先是最初使用的《脱离》。

    这个回避战技一如其名称,目的是为了与敌人拉开距离。

    此战技相当单纯,就是单脚蹬向地面、让身体向后跳而已。

    大概因为金恩是一名资深的暗杀者,不仅拉开的距离超乎常人,他还可以在任何失去平衡的姿势之下发动。

    接下来使用的是《缩地》。

    这招严格说来并不是回避战技。

    它的效果和《脱离》恰恰相反,是为了与敌人拉近距离的一种战技。

    相传这招对于盗贼系职业的冒险者而言,是属于发动攻势时的基本战法之一,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项技巧。

    而且切入敌方怀里,也可以用来闪躲对手的攻击,可说是在回避方面也相当方便的战技。

    至于金恩最后所使出的《流线回避》,就是回避与迎击同时兼备的战技。

    这是以高超的身手接下敌方的攻击,具有瓦解敌方攻势或架势的效果。

    面对敌方的攻击,此战技具有两种应对方式,分别是透过武器或肢体接触来化解攻击,或是在快要被击中之前进行闪躲。

    除此之外,听说盗贼还有另一招最具代表性的迎击战技《击开》,不过金恩比较偏好《流线回避》。

    一般来说,《流线回避》的学习难度在《击开》之上,因此这也能证明金恩是个货真价实的高手。

    除了这场战斗以外,金恩施展的战技可说是令人看得目不暇给。

    比方说属于回避战技的《虫型步足(Sink walk)》与《幻影回避(Phantom)》、可以登上体型比自己巨大之魔物身上的《登破(Climb)》,以及能够承接攻击战技的《背向移动(Back slide)》等等。

    金恩施展的每一个战技都有超一流的完成度,足以一窥他在暗杀者方面是没有丝毫破绽。

    在一旁观摩到血脉喷张的我,用袖子擦掉脸上的汗水,并且从配戴于腰间的道具包里取出水壶。

    一扭开瓶盖,我立刻把水灌进嘴里。

    这时,我的眼角余光瞥见一道人影,同时从斜前方传来一股说话声。

    「我也口渴了,请分我一口好吗?」

    声音是源自于萝兹莉亚。我从道具包中取出属于她的那罐水壶,然后一把拋给她。

    不知为何,她却一脸遗憾地皱起眉头。

    「我不介意直接喝你用过的那个水壶喔……」

    「问题是我介意啊……」

    说实话,我也觉得那些介意间接接吻的人很逊。不过我又没什么交往经验,会介意也是在所难免……

    我不经意地将目光移向后方,发现艾琳一脸不悦地瞪著我。

    先等一下,为啥她要露出一副全都怪我不好的样子啊……

    又不是我自愿想跟萝兹莉亚拌嘴的。

    当然我或多或少是有暗爽在心里,但这全都是萝兹莉亚在挖坑陷害我,你想瞪就去瞪萝兹莉亚啊。

    尽管我很想开口抱怨,不过总觉得这么做只会爆发口角,因此我决定透过沉默来忽视眼下的情况。

    装作没看到就好。装作没看到就好。

    若是任由萝兹莉亚做出更露骨的举动,艾琳一定会过来找碴。

    所以就算再勉强,我也要想办法转移话题。

    「话、话说回来,道具包还真是方便耶~……」

    我的语气生硬到像是在念台词。转移话题的方式能笨拙到如此境界,就连我自己都惊呆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一点,就是金恩见到表现极度不自然的我,仍以圆融的方式将话题延续下去。

    「对了,记得诺特小弟你之前在冒险时,不曾使用过道具包吧?」

    「嗯……是啊……」

    我将手放在配戴于腰间的皮革包包上。

    在「抵达者」的所有成员之中,拥有此包包的人就只有我和妮梅。

    为何其他成员都没有呢?答案是这个包包一共就只有两个。

    道具包是能够无视一定程度的体积和重量,任何物品都可以收纳进去的道具总称。

    此魔法道具会依照道具包的不同,可以容纳的体积上限有所差异,另一个限制是不能把生物装进里面。

    由于世人尚未找出能经由人手实现的制造方法,因此这是只能从迷宫中取得的迷宫道具。

    基于极度供不应求的关系,这东西在市面上的价格是居高不下。

    只要能在迷宫中取得一个道具包再加以变卖,那笔钱足以轻松买下一栋房子。

    所以就算是迷宫道具充足的瓢立夫镇,也几乎没有任何道具包在市面上流通,即便是「抵达者」也只能确保两个而已。

    反过来说,可以(、、)确保两个就已经十分惊人了。

    这个队伍究竟拥有多么雄厚的财力啊……真不愧是被世人誉为一流的队伍……

    「抵达者」的这两个道具包,分别交到我和妮梅的手中。

    理由是最少有机会直接参与战斗的成员,就属我们两人。

    我的包包里装满了粮食、水、备用武器、攻略迷宫的必需品和途中取得的高价道具等等,另外还有探索时间拖延过久之际,可以在外过夜的各式器具。

    妮梅的道具包里也装著类似的东西。

    一想到如果不慎失去这个包包,究竟会给队伍带来多少损失,我就感到背脊发凉。

    由于这层的气候炎热,刚好可以藉由这股恶寒来帮自己降温……

    「诺特弟弟,可以拿条毛巾给我吗?」

    在我被挥之不去的热气给夺去意识时,萝兹莉亚再次出声呼唤我。

    因为萝兹莉亚的物品大多都寄放在我这里,所以自然会找我拿东西,不过……

    基于先前一事,害我不由得提高警觉。

    「好的。」

    毕竟我也没理由拒绝交出东西,于是便老实地将毛巾拿给萝兹莉亚。

    她收下毛巾后,开始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萝兹莉亚的职业是圣骑士,身上的装备比起其他人重上一倍。

    由于身穿沉重盔甲,因此总觉得她是我们之中感到最热的人。

    我甚至怀疑她的出汗量比别人多出一倍。

    萝兹莉亚把擦完脸的毛巾直接从领口塞进盔甲里,应该是想把衣服里的汗水擦乾吧。

    她那黑色的衬衣已被汗水染湿了一大片。

    「那个,诺特弟弟,因为我擦不到背上的汗水,可以麻烦你代劳吗?」

    随后,萝兹莉亚当场拋出这个爆炸性发言,同时将擦过汗水的那条毛巾递过来。

    站到我眼前的萝兹莉亚,背后的领口已染满汗水……

    虽说是帮人擦汗,不过将手伸进女孩子的衣服里,应该已算是逾矩了。

    萝兹莉亚转身背对著我,并且微微低下头。

    仔细一看,能见到汗水正沿著后颈慢慢滑落。一股淡淡的汗香,轻轻搔著我的鼻腔。明明不是会令人春心荡漾的浓郁芬芳,却莫名让人想一直闻下去。一股会让人上瘾的香气就近在眼前──

    「好热……这套盔甲又好闷……拜托你了……」

    听见这句会让人想入非非的话语,我不由得双腿一软。

    她说得未免也太煽情了吧!?这丫头绝对是故意说得这么挑逗人吧!?

    话说回来,只不过是帮人擦汗,难道是一种如此猥亵的行为吗!?

    我相信一定没这回事,因为这是在帮助他人吧?

    既然如此,这就不是什么苟且的行为。换言之,是落在安全范围内。

    帮队友擦汗这种事,不可能属于逾矩的行为。真要说来,会像这样胡思乱想的人才更奇怪。

    意思是身为队伍后台人员的我,正准备做出帮助队友的行为。也就是说,这是一种值得称赞的举动不是吗?

    我为了将手伸向萝兹莉亚的后颈而往前一步。她散发出来的香气也随之变得更加浓郁。

    暂停暂停!先等一下!

    这么做终究是出局了吧!?因为我都感到心头小鹿乱撞了!

    停手吧,这对我来说太困难了,我实在无法在没有邪念的心境下,将手伸进女孩子的衬衣里面。

    在我独自一人大伤脑筋之际,竟是一位意外之人来帮忙解围。

    「我来我来!我愿意帮忙擦汗!别说是萝兹莉亚的背部──我会帮你把全身上下都擦乾净的!」

    「啊、没关系,我自己擦就好。」

    萝兹莉亚一把抢走我手中的毛巾,并且自己擦乾汗水。

    我说弗斯先生啊……你这种举动完全是性骚扰喔……

    结束第七层的攻略后,我没有返回队伍小屋,而是直接前往平常接受金恩训练的那片空地。

    为的是将今天烙印于眼底的各种回避战技,趁我淡忘之前赶紧反覆练习。

    我决定仿效弗斯给出的建议,忽视回避攻击时所要具备的战斗直觉,而是直接设法习得战技。

    我认为这是眼下最有效的修行方式。

    「话虽如此,但我要学习哪个战技啊……总不可能叫我马上去模仿金恩使用过的所有战技吧……」

    金恩使出的战技之中,主要和回避相关的有《脱离》、《流线回避》、《虫型步足》与《幻影回避》以上四种。

    这里面感觉上最容易练成的是──

    「《脱离》才对……」

    金恩发动这招的频率也很高,是属于泛用性极广的战技。

    这不同于《流线回避》那类战技,我之所以会选择它的另一个理由是,不论有无遭受对手攻击,都可以独自一人进行练习。

    「那么,就开始练习吧。」

    自这天起,我终于在学习回避战技的道路上跨出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