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修行和意料外的突发状
    我喜欢洗澡。

    我相信这种人应该占了大多数。

    这是多数人都抱有的想法,其中不乏有热爱洗澡的激进派人士会高谈阔论地表示「洗澡这项行为已烙印于人类的生存本能之中,不可能会有人排斥的」。

    可是,我想对此提出反驳。

    那就是──当真有这么夸张吗?

    先声明一下,我并非那种不愿洗澡、不注重卫生之人。

    而且我每天都有乖乖洗澡。

    不过洗澡当真会让人开心吗?难道不觉得很累人吗?

    以上就是我的理由。

    当人泡在暖呼呼的浴缸里时,体力会一瞬间被抽个精光,而且我也不喜欢泡澡后那种有些热昏头的感觉。

    所以,我把洗澡视为只是让身体保持洁净的行为,对于那些洗澡是休养身体的论调,我是相当不以为然。

    原先秉持以上信条的我,却在这天改观了。

    大概是连日来的迷宫探索,再加上之后又进行自主锻炼,让我真的很疲倦吧。

    我抱著偶尔一次也无所谓的心态,整个人就这么躺在浴缸里休息。

    不过我的这个举动,简直是错得离谱。

    我怀疑这是热爱洗澡的激进派人士,针对排斥洗澡主义之人的一种迫害。

    我在脑中如此胡思乱想的同时,就这么看著在眼前边哼歌边洗身体的妮梅。

    因为这里是浴室,所以妮梅自然是全身赤裸,更是没有用毛巾等物品遮住重点部位,说穿了就是刚打从娘胎出来的状态。

    没错,我陷入了毕生最大的困境,而且还是现在进行式。

    首先,请容许我为自己辩解一下。

    这并不是哪来的变态行为,也不是我蓄意造成的状况。

    造成此事的原因,我自认为是完全能够理解。

    这不是任何人的错,纯粹是一连串不幸的偶然所促成的悲剧──

    事情之所以发展至此的第一个原因,就是我太累了。

    我今天感到特别疲倦,因此难得想在洗澡时稍微休息一下,但是人在如此疲惫的状态下,躺在浴缸里休息会发生什么事?

    答案很简单,就是会当场睡著。没错,我睡著了。

    而且是整个人睡死在装满洗澡水的浴缸里。

    唯一不幸中的大幸,就是我在睡著之后,没有因为变换姿势而溺毙于浴缸之中。

    世上也不是没人因为在浴室里睡著而丢了小命,再加上我们好歹也是一流的冒险者队伍,倘若有成员当真在泡澡中过世,很可能会被当成一则笑话流传于后世。

    第二个原因,就是我在洗澡期间发动了《隐密》。

    最近我为了锻炼战技,一有时间就会马上进行《隐密》的练习。

    今天同样没有例外,我趁著这段期间也在练习《隐密》。

    至于第三个原因,就是我的《隐密》技巧比想像中更加熟练。

    毕竟我一有空就会练习《隐密》,因此效果自然有跟著提升。

    说起最近这段时间,妮梅和艾琳都变得不太能察觉到我的存在。

    另外或许是我没事就发动《隐密》的缘故,导致我睡著时也并未解除《隐密》状态。

    所以,我在此时此刻赫然发现一件事。

    那就是我第一次对于自己的成长开心不起来。

    我才不要这种突飞猛进的成长,拜托让我离开这里……

    不过值得庆幸的一点,多亏位于浴缸里的我有持续发动《隐密》,妮梅似乎并没有发现我。

    她完全没有看向浴缸一眼,就这么「哼哼~哼~哼~♪」开心地哼著歌,仔细清洗著自己的脚趾。

    可是就算现在没有穿帮,也没空让我继续待在这里浪费时间。

    我再强调一次,妮梅正在清洗脚趾。意思是她已经洗好身上其他部位,进入清洗身体的最后阶段。

    老实说,我在妮梅洗头时就醒来了。

    当初苏醒时,我还以为自己在作梦。

    接著我开始胡思乱想,比方说对妮梅心生歉意,觉得自己怎么会梦见这种画面,以及自己难道当真是个萝莉控等等。

    但是随著时间流逝,我发现这不是一场梦,同时逐渐感受到事态的严重性,导致我的大脑暂停运作,转眼间就来到妮梅即将洗完身体的倒数计时。

    当人洗好身体之后会做什么?想当然就是泡入浴缸里。

    若是迎向那一刻,我的组队生涯将会宣告结束。

    就算继续保持《隐密》状态,一旦妮梅将注意力移向浴缸,肯定会发现我在这里。

    事到如今,只能祈求妮梅不会泡澡,在冲完身体后就直接离开浴室。

    「开、开、开心泡澡~♪」

    没救了……妮梅散发著准备进入浴缸的气场……甚至还为此哼起歌来……

    我的「抵达者」生涯准备划下句点。在被人冠上变态的烙印之后,失去自己在队伍里的容身之处,从此流落街头。

    我几乎能清楚看见,自己被逐出「抵达者」的整个过程。

    可是,至少让我为自己辩解一件事情。

    我并没有用下流的眼光在观察妮梅。唯独这点我可以挂保证。

    即使我清醒后,一直默默地躲藏在浴缸之中,但我并非出于歹念才这么做。

    我单纯是想明哲保身才选择潜伏在此,绝不是想趁机偷窥。

    对于妮梅的萝莉身材,就算我再缺乏交往经验,也完全在我的喜好范围之外,而我更是没有因此感到心跳加速。

    最有力的证据,就是我身体的某个部位没有产生任何反应。

    不过,我这番解释根本一点意义都没有……

    周围传来冲澡时所发出的流水声。妮梅正在用水冲洗身上的泡泡。

    时限将至,应该剩下不到一分钟了。

    说起此刻的我,已经进入心灰意冷的境界。

    事到如今,不论我怎么做都已无力回天。除了静待被人判处死刑的瞬间以外,没有任何我能做的事情。

    可以听见淋浴声戛然而止,接著是将莲蓬头挂回原处的声响。

    最后一刻终将来临。

    「泡澡♪泡澡♪人家要泡澡啰~♪」

    抬起一只脚准备踏进浴缸的妮梅,就这么和我四目相交。

    「……」

    妮梅逐渐睁大双眼,视点完全锁定在我身上。

    她准备大叫出声。再这样下去会很不妙。

    辗转之间,我全速运转自己的大脑。神经传导速度已超越极限,下意识地采用了可能有助于化解危机的点子。

    「咦……妮梅姊姊……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你是变态吗……?」

    「请、请等一下!为何是妮梅成了变态!?咦、咦!?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

    「你、你叫这么大声会被人发现喔!请尽量保持安静!要不然会被人发现妮梅姊姊你是变态喔!」

    「人家才不是变态──」

    「总之你先闭嘴。」

    我一把将单脚还挂在浴缸边的妮梅拉过来,然后用手强行摀住她的嘴巴。

    乍看之下,我完全就是一名犯罪者。

    「嗯~~!嗯嗯嗯~!你、你太用力了!先、先放手啦──」

    「啊,抱歉。」

    妮梅似乎难以呼吸,因此我连忙将手从她的嘴上移开。

    妮梅先是大口喘气,然后重新调整好气息。

    「先、先暂停一下!为何是妮梅成了变态呢?真正变态的是诺特你──」

    「不对不对,妮梅姊姊你先听我说,其实变态的人是你才对,毕竟你是在我之后才进入浴室的吧?而我只是在浴缸里睡著了。既然你趁我睡著时闯进浴室来看我的裸体,这样当然就是变态啦。」

    没错,我采取的手段,就是将变态的污名强行推到妮梅身上。

    完全是个既拙劣又孤注一掷的计画。

    一般来说,任谁都不觉得这招能够奏效──

    「这、这么说倒是挺有道理的。咦,奇怪?难、难不成人家才是变态……?」

    看吧,妮梅姊姊超容易被人唬弄过去。

    「你、你误会了!妮、妮梅并、并不是故意的──」

    而且她还完全慌了手脚,满脸羞红地不停挥手否认。

    「妮、妮梅没有任何想入非非的念头,也、也不想看诺特你的裸体──」

    「放心,我知道妮梅姊姊不是这种人,你肯定不是故意的。」

    「诺特……谢谢你相信人家……」

    妮梅欣喜地双眼发亮,并且紧握住我的手。

    在她的心中,似乎已被植入自己做出了变态行为,最终得到我谅解的画面。

    话说回来,妮梅也太容易被人唬弄了吧?

    不过整件事完全一如我的计画发展下去,所以我没有一丝怨言。

    如果进来的人换作是艾琳,绝对是没戏唱了。如此破天荒的手法,艾琳是不可能上当的。

    附带一提,要是换成萝兹莉亚走进来的话,以另一个层面来说,我也同样完蛋了。精确说来,是关于我的贞操。

    「那个,你不觉得这样太近了吗……?」

    脸色红润得有如一只煮熟章鱼的妮梅,如此小声说著。

    「你说太近是……?」

    「就、就是我们之间的距离啦!」

    经妮梅这么一提,我才注意到这件事。当初为了阻止妮梅大叫而掩住她的嘴,于是在没有多想的情况下,就此演变成像是把妮梅拥入怀中的姿势。

    此举很明显已经出局了。毕竟我们是浑身赤裸地紧贴在一起。

    等我放开妮梅之后,她默默地移动至浴缸的角落。

    话虽如此,因为这个浴缸很小,所以她就像是坐在我的腿上。

    能感受到妮梅她那柔嫩的臀部,直接压住了我的小腿。

    「那个~妮梅姊姊……」

    「啊、是!有什么事吗!?」

    妮梅吓得立刻挺直腰杆。

    「拜托你别一直偷看我啦。」

    「人、人家才没有偷看呢!」

    「就提醒你别叫得这么大声。」

    我连忙摆出遮住嘴巴的动作。妮梅的脸色比先前更红了,简直就是炖煮章鱼底下的那把火。

    「请注意说话的音量。如果让其他成员撞见这一幕,事情将会一发不可收拾。」

    「都怪诺特你说那种奇怪的话!」

    尽管妮梅拚死否认……

    但她肯定一直在偷看我……至于是在偷看哪里,我就不想多提了……

    瞧妮梅的目光逐渐往下移,随后和忽然抬头的她对上视线。

    「就、就说人家没在偷看呀!」

    「随你想怎样都行啦……」

    反正我也把妮梅的裸体从上到下都看过一遍了,所以就算自己被人看光光,我也没打算去计较什么。

    我相信妮梅也没有男女交欢那类的念头,单纯是基于求知的好奇心罢了。

    经过萝兹莉亚加入队伍当时所发生的事情,可以确定妮梅不曾有过性经验。

    「比、比起这个!」

    妮梅这次明显将目光移开,就此打开话匣子。

    「诺特是何时发现妮梅误闯进来呢?」

    「差不多是你开始洗头的时候。」

    「那不就是很早之前吗!?既然这样,你也早点提醒妮梅嘛!」

    「我当时也吓傻啦,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语毕,我将自己泡澡睡著的经过,以及妮梅为何没发现我的原因等等,从头到尾都解释了一遍。

    妮梅听完之后,便张口说:

    「按照诺特你的说法,不该只怪妮梅一人,感觉上你也有不对的地方喔……」

    「嗯,我有在反省了……」

    才怪,整件事少说有九成以上都是我的错,全怪我太不小心了。

    「那么,麻烦你赶快离开浴室吧。」

    我对著跨坐在自己小腿上的妮梅拋出这句话。

    反观妮梅是目瞪口呆,看似听不懂我想表达的意思。

    「为什么是妮梅得离开浴室呢?应该先出去的人是诺特你吧……?人家可是还没有享受到泡澡的乐趣喔!」

    「妮梅姊姊,你自己先试想一下,如果我在你进来之后才离开浴室,大家势必会起疑心的。所以你快点出去啦!」

    「但是这么一来,人家就没办法泡澡啦!毕竟才刚离开浴室又跑回来洗澡,这样也太奇怪了吧!」

    「那就请你今天别再洗澡了。」

    「不行!唯独洗澡一事,人家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原来如此……没想到自己身边就有一位热爱洗澡的激进派人士……

    「那么,妮梅姊姊你想怎么做?难道直到你洗好澡之前,我都得待在这里吗?」

    「就是这样!」

    「总觉得我会先热昏头耶……」

    话说我已经泡澡多久了?前后加起来恐怕有一个小时以上吧。

    「这种时候,就交给人家的恢复咒语来搞定吧!」

    妮梅意气风发地将拳头往上一伸。

    真要说来,妮梅她不介意吗?现在可是得和我一起泡澡喔。

    算了,既然妮梅不在意就无所谓。毕竟我也不想被人从这里轰出去……

    「那我们就暂时一块泡澡吧。」

    因此,我们两人就度过了一段奇妙的共浴时光。

    *

    尽管发生过这样的灾难,「抵达者」在探索迷宫方面倒是进展得相当顺利。

    不愧是以探索迷宫出名的一流队伍。

    弗斯和金恩与魔物进行肉搏战时,完全没有落于下风的迹象,他们甚至都可以只身一人与头目级魔物分庭抗礼。

    艾琳的咒语可以扫荡魔物大军,妮梅的恢复和辅助咒语也不落人后。

    就连新加入的萝兹莉亚,也展现出配得上此队伍的能耐。

    于是,在场六人之中唯独我毫无表现,而我今天也同样在接受锻炼。

    藉由与金恩交手来学会回避战技,这就是我目前的首要课题。

    不过,我也并非没有任何长进。

    「请尽管放马过来。」

    虽然表面上这是一句与往常无异的挑衅台词,但是今天有著截然不同的含意。

    ──我绝对要成功施展《脱离》,设法躲开金恩的攻击。

    今天的我,已经做好能让《脱离》奏效的准备。

    截至目前为止,我都独自一人在那片空地上练习《脱离》,并且终于开花结果了。

    既然自己已练成战技,自然就想发挥这股力量让金恩刮目相看。

    看我冷不防地施展《脱离》,让最强的暗杀者大惊失色之余,顺便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我绷紧神经,将匕首握于右手,而这就是我的战斗姿势。

    为了不放过金恩的一举一动,我双眼圆睁地凝神注视著。

    可是,我不能只专注在他的行动上。

    相较于以往,我稍稍将重心移至右脚。

    我尽可能表现得和往常无异,以免心思被金恩看破,但也要维持能够发动《脱离》的姿势。

    这情况就像是将杯子加水至刚好满过杯缘,可说是得拿捏在绝佳的平衡点。

    倘若让眼前的男子识破我会施展《脱离》,他就一定会采取相应的对策。我就是如此信赖他的实力,对他抱持无比的信心。

    所以,我必须隐瞒自己已学会《脱离》一事,而这也是唯独首次发动才得以实行的奇袭战术。

    为了给金恩一点颜色瞧瞧,我不惜耍心机到这种地步。

    我静静地……但又没有故弄玄虚,将力量凝聚于右小腿的肌肉上。

    慢慢来,不可以焦急。要有耐心地把腿力提升至极限。

    在我刚好完成准备的下个瞬间──

    金恩张开唇瓣。

    「──《绝影》。」

    在声音震动鼓膜之前,我已经采取行动了。

    ──《脱离》。

    听见攻击招式才做出反应,就已经太迟了。当肉眼捕捉到金恩的动作才行动,我将会来不及进行闪躲。

    在与金恩交手过无数次之后,他的攻击速度早已烙印于我的体内。

    我仰赖唯一可以依靠的经验法则,立刻往后一跳。

    视野迅速往后退,空气有如墙壁般推挤著我的背部。这就是发动《脱离》时的感觉。

    有那么一瞬间,我坚信自己成功了。不过事实证明,我是错得离谱。

    唔!也不知是什么时候,金恩已来到我的面前。

    为什么?金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也太奇怪了吧。

    《脱离》应当有成功施展。既然如此,为何会变成这样?

    其实答案十分单纯。正因为单纯,才让人无从推翻。

    那就是比起我的《脱离》,金恩的速度更快。理由就是这么简单。

    金恩同时发动了《绝影》与《缩地》──

    黑影的移动速度彻底超越我的认知,我还来不及眨眼,金恩已脱离我的视野范围。

    随后,能感受到自己被人一把揪住后领。

    对于全力退向后方的我,金恩是直接绕到我的背后。

    而这也是我的《脱离》惨败给对方的瞬间。

    金恩顺势发动《流线回避》,将我施展《脱离》的劲道全数往地面送去。

    转眼间,我被人给压倒在地。

    「我投降了。」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老实认输。躺在地上呈现大字形的我,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说来也相当奇妙,我明明输得一败涂地,内心反而有一种痛快的感觉。

    「你很有一套喔,诺特小弟,居然已经学会回避战技了。」

    在亲眼见到双方的实力相差如此悬殊之后,即使听见金恩的赞美,我也没有任何感触。

    亏我自认为有卯足全力拚命练习,最终还是被人轻松破解。

    尽管当初多少有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但在实际碰上之后,内心仍受到不小的打击。

    相传一个人受到太大的打击时,会当场哑然失笑。等我回神时,才发现自己的嘴角是微微上扬。

    「谢谢指教。只不过,我还是没能躲开金恩先生你的攻击。」

    「那是因为我也稍微认真起来了。」

    金恩像是感到不太好意思,举起右手抓了抓头发。

    从「稍微」二字不难看出,金恩在认真起来时,一定不光只有这点程度。

    我并非只想躲开金恩手下留情后的攻击,而是希望能战胜倾尽全力的他。

    其实在我的心底深处,藏有这股不知天高地厚的想法。

    我不会任何战斗技能,也并非特别有才华。

    不过,我好歹也是「抵达者」的一分子。

    自然会希望自己可以和金恩并肩作战,就算这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

    因此,对于自身实力仍远不及金恩的现状,无形中在我的心里造成压力。

    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我不仅练习不足,甚至还不够努力。

    《脱离》的速度不够快,精准度也有待加强。只凭这点完成度,当然会被对手轻易识破。

    而且光靠《脱离》根本不够看,这样是无法躲开金恩的攻击,我得尽快学会下一个战技才行。

    纵使我的修行略有小成,但是今后所须面对的课题又大幅增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