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不可思议的夜之都
    自萝兹莉亚加入队伍到现在,已经过了四个月左右。

    「抵达者」获得生力军之后,一路上是过关斩将,等我回神时才发现,我们已经抵达队伍探索迷宫的最深层纪录•第十六层。

    由于太过轻易就达成了当初的目标,因此就连我都没有产生一丝成就感。

    这可是此城镇里没有几支队伍有办法完成的壮举,令我不禁怀疑如此轻易就实现是否恰当,但我又回头想想,自己一路上根本不曾参与过战斗,会这么认为也是莫可奈何。

    百分之百仰赖他人力量才实现如此成就的我,心中自然会出现这样的纠结。

    倘若我得意洋洋地跟人炫耀说「我在这一路上真努力呢」,将他人的功绩据为己有,反而才吓人咧。

    感觉上,自己实在没法变成这么不知廉耻的人。

    「话说回来,总觉得周围有点诡异耶~」

    弗斯冷不防地如此喃喃自语,声音就这么缭绕于周围。

    说起「抵达者」目前所置身的状况,就是刚进入第十六层,在此探索不到几分钟的时间。

    即使以正常音量说话,在第十六层这个夜之都里仍显得格外响亮。

    因为这个楼层就是如此寂静无声。

    「该怎么说呢?还真是一座缺乏生活感的都市。」

    放眼望去有著比邻而立的住宅与建筑物,却不像是有人居住的地方。

    沿途都有设置路灯,但是一路上没有任何行人,也不见马车之类的交通工具。

    地面的磁砖上没有丝毫垃圾,也毫无弄脏的痕迹。

    倘若是具备都市机能的街道,不可能会出现这种景象。

    「就是说啊──」

    弗斯开口回应的同时,伸手摸向附近一栋屋子的房门。

    接著轻轻松松就把门推开了。

    「等等,你怎么胡乱开门?这样可是很危险的,搞不好有魔物潜藏在里面。」

    「安啦,假如有魔物跑出来,只要解决掉不就得了?而且你刚才说过已发动《索敌》,没发现有魔物躲在这附近的屋子里啊。」

    「是没错啦……」

    不过这样还是太缺乏警觉心,难保有我无法藉由《索敌》侦测出气息的魔物。

    「我认为诺特小弟说得很有道理。」

    幸好金恩站出来帮我说话。

    「我们全员都同样是首次造访这个楼层,外加上迷宫之中的楼层是每五层就会大幅提升难度,所以还是要谨慎点。」

    这部分也有在事前听金恩提过。

    虽然迷宫的攻略难度是随著楼层提升,不过从第五层至第六层,或是从第十层至第十一层,楼层会依照五的倍数大幅提升难度。

    因此这个第十六层,应当不会像之前的第十五层那样能让人轻松突破。

    话虽如此,我还是难以想像金恩他们陷入苦战的模样……

    我们探索屋内,发现室内没有任何衣物、餐具以及其他小东西,此时金恩忽然对我说:

    「看在【地图化】拥有者的你眼中,这些房屋是否有异状?」

    「以构造而言是寻常的住家,看似也没有任何密道,乍看之下就是一般住宅。但在实际看过之后,发现这里明明无人居住却有摆放家具,反而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透过【地图化】,我也能获取建筑物的内部构造等更加详细的情报。

    因此我经常觉得……要不是这招占了3格技能栏位,不然它其实算是相当不错的技能。

    「其他建筑物里也没有魔物躲藏吗?」

    我点头回应金恩的发问。

    「是的。距离这里稍远一点的地方是有魔物,不过全都徘徊在路上。」

    从第十六层起,也就没有队伍事先准备好的地图了。

    对于拥有【地图化】技能的我而言,这下终于有表现的机会了。

    眼下的状况是由我肩负起队伍里的【地图化】、《索敌》与《侦测陷阱》工作。

    因为自己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发挥本分,老实说我是感到有些兴奋。

    「感觉上在屋外也比较易于战斗,等等就试著跟那帮魔物交手看看。我也想确认一下出没于此楼层的敌人有哪些特徵。」

    金恩宣布此次探索的大方向后,其他成员自然是没有提出反对。

    依照惯例,我们这个队伍的行动方针几乎全由金恩决定,其他人则是乖乖服从。

    因此,我们一行六人就此离开这栋缺乏生活感的诡异屋子。

    我们离开屋子横切过大马路后,便走出这片状似由许多住宅所组成的区域。

    此刻映入眼帘的是不同于住宅、外观更接近商店的建筑物。

    「大家快看!里面好像还有陈列商品呢!」

    妮梅快步跑向斜前方商店的商品架前。

    尽管又有队员做出缺乏警觉性的举动,不过我已经懒得再提醒了。

    反正我已利用《索敌》确认过附近没有暗藏魔物,也就不必太计较了。

    如果真有危险接近,金恩也会设法摆平的。

    妮梅接近的商店屋顶设有棚子,上头画有某种图样。

    那是什么?文字吗?看起来是以歪七扭八的细线所构成。

    但不论我如何绞尽脑汁,终究还是看不懂。难道这是我从未看过的语言吗?

    当我注视著那个图形时,艾琳来到了我的身旁。

    「那上面是写著『超级嘶嘶』吧?」

    「咦!?哪里!?」

    「就是诺特你正在看的那行字。」

    「那果真是文字啊!?话说你居然看得懂!?」

    「那不是理所当然吗?」

    「这哪里算得上是理所当然啊……」

    我完全无法理解艾琳所想表达的意思。

    谁叫这丫头总是解释得不清不楚……

    脑中猛然闪过疑心的我,开始上下打量眼前这名少女。

    「啊、难道说……艾琳你是出生于这个城镇里的迷宫魔物吗?」

    「天底下哪可能有这么劲爆的神展开啊!像我这种一流的魔导士,怎么可能看不懂迷宫文字嘛。」

    「迷宫文字?」

    因为出现这个陌生的词汇,我忍不住反问回去。

    面对我的蠢样,艾琳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竟然就连这点事情都不晓得呀。」

    艾琳的语气听起来颇让人火大,但由于我想听听关于迷宫文字的说明,因此还是忍了下来。

    事实一如艾琳所言,我对于与迷宫以及魔法有关的知识都相当缺乏。

    当我还生活在故乡恰葛兹时,万万没想到自己会来挑战迷宫这种就连在冒险者里也只有好事之徒才感兴趣的龙潭虎穴。基于这个原因,我完全没接触过相关知识。

    外加上恰葛兹是个小村落,因此就连传授魔法的设施也没有。

    所谓的魔法是指所有咒语之中,唯独艾琳这样的魔导士才会使用的类型。

    至于妮梅和萝兹莉亚所施展的咒语,严格说来并不是魔法,而是属于神圣术。

    如果想要学习魔法,前提是必须拥有庞大的财力以及得天独厚的环境。

    对于想成为魔法师的人来说,非得从小就开始学习相关知识不可。

    需要吸收庞大的知识才能够习得魔法,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办到的。

    听说得从小练习魔法,尽早学会各种咒语,藉此提升自己的魔力总量。

    基于上述因素,想以魔法师的身分成就一番大事业,就得尽早接受双亲或魔法相关学校的教育。

    所以我才会强调要学习魔法的人,必须拥有财力跟得天独厚的环境。

    附带一提,相传在十五岁之前开始修练魔法,比较容易得到与魔法有关的技能。

    这个理论也能套用在魔法以外的其他技术上,大家在十五岁以前所接受过的教育,于某种程度上会成为获得何种技能的指标。

    虽然我在恰葛兹当时有稍微锻炼过剑术,但最终得到的技能却是【地图化】。

    真叫人是情何以堪……

    不过这也只会略微提高机率,出现像我这样的例外也大有人在。

    因此,至今的生活都与魔法无缘的我,对于艾琳的一席话产生了兴趣。

    于是我开始认真倾听她的解说。

    「所谓的迷宫文字,就是经常出现在迷宫各处的文字。」

    「你的说明也太直白了吧?艾琳老师。」

    「你很吵耶……给我闭上嘴巴听到最后。」

    「是,艾琳老师!」

    「……」

    艾琳对于我的胡闹完全不当一回事。明明稍微配合我一下又没关系……

    「其实迷宫里的文字包含著各种情报,诸如目前所在楼层是第几层这类的基本讯息,乃至于攻略楼层的线索、关于咒语和战技的知识等等珍贵情报,全都涵盖在里面。」

    「为什么迷宫里会特地记载著这类情报呢?」

    「此事也被魔法学会视为永远无法解开的谜团……目前最有力的假说,就是打造迷宫的未知存在,为了让我们人类顺利攻略迷宫才留下这些讯息。而这也是谣传迷宫是神明赋予人类之试炼的理由之一。」

    面对接踵而来的新情报,我听得是一头雾水。

    魔法学会是啥?别偷加这种新名词啦。

    我相信艾琳在学校教书的话,绝对会成为一个被学生们在背地里嫌弃说「授课内容真难懂」的老师。

    不过嘛,这也得怪我忽然在旁打岔……

    「你有好好听我说吗!?诺特!」

    「有,我很认真在听你说,老师。」

    「接下来是魔导士为何要学习迷宫文字,那是因为──」

    「你不必继续解释也没关系,按照刚才的内容不难猜测,既然魔导士要学习咒语,让自己能看懂经常记载咒语相关情报的迷宫文字,总是比较有利对吧?」

    我已经厌倦这场闹剧。拜艾琳冗长的说明所赐,我对这部分的事情已兴致缺缺。

    可是,艾琳似乎对此感到意犹未尽──

    「唔……是没错啦……至于接下来是……」

    一副像是想披露更多知识的模样喃喃自语。

    既然如此,这时只能强行结束艾琳老师的讲课了。

    「妮梅姊姊,你在店里有发现什么吗?」

    「咦……你怎么……等──」

    我无视艾琳的阻止,朝著妮梅的方向走去。

    妮梅也听见我的呼唤,对著我们招手说:

    「大家快过来!这间店里卖的全是胡萝卜喔!」

    嗯?我不太能理解妮梅想表达的意思,难道她头壳撞坏了……?

    为了确认此话的真伪,我们五人跑向妮梅。

    「真的全是胡萝卜……」

    金恩伸手拿起其中一个摆在店前的橘色蔬菜。

    至于店里更是放满了和他手中相同的蔬菜。

    「意思是我们在这个楼层不必担心没东西吃了。」

    「问题是在这里吗……」

    弗斯跟著金恩也把胡萝卜拿起来仔细观察后,说出了心中的感想,令我不禁开口吐槽。

    「不过老是吃胡萝卜,感觉应该会吃腻吧。」

    「这就不一定啰!诺特弟弟!」

    「你干嘛啦?萝兹莉亚……」

    「只要有艾琳小姐拥有的【料理•小】,或许能为我们做出百吃不厌的美味佳肴喔!没错,就是【料理•小】这项技能!」

    喂,萝兹莉亚!你故意强调【料理•小】这件事!根本是在挑衅艾琳吧!?

    看吧,艾琳正恶狠狠地瞪著这边!搞得一副好像是我在数落她似的!明明我啥都没说啊!

    自从萝兹莉亚加入队伍之后,容易惹毛艾琳的人数就此增加了一倍,导致艾琳的情绪越来越不好,拜托谁能来改善一下这样的气氛啊。

    「快看!那间店也放满了胡萝卜喔!」

    妮梅对于我心中的担忧是浑然不觉,踏著轻盈的步伐跑向对侧那间店。

    当我们尾随在后上前一看,发现该店陈列的商品也同样是一大堆胡萝卜。

    「这个楼层……究竟是怎么回事……未免也太诡异了吧……」

    艾琳轻声说出的感想当真是非常中肯。

    我们在那之后又逛了几间店,发现店里全都只放著胡萝卜而已。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商品。

    目睹如此大量的胡萝卜,总觉得脑袋快要错乱了。

    对于此楼层最贴切的形容,就是某人以极其草率的方式打造出这座都市。

    艾琳之前曾提到迷宫是神明所创造的假说,经此一事总觉得并非空穴来风。

    不过,换作我是这位全知全能的神明,应该会创建出更合乎常理的都市才对。

    或许所谓的神明,出乎意料并非这么万能也说不定。

    「差不多快要碰到魔物了,请大家提高警觉。」

    我有如在提醒自己般,向队友们提出忠告。

    从气息的数量来看,一共是十只,相隔约略一百公尺。大概往前三栋建筑物,也就是行经两条街的距离,魔物的气息就位于那里。

    十只算是有点多,这些魔物恐怕是属于成群结队行动的类型。

    无关强度与种类,只要有十只魔物聚在一起,对冒险者来说都是充满威胁性的存在。

    「虽然以距离来说是没必要跟对方交手,但还是先试打看看。大家都没意见吧?」

    大家一致点头同意金恩的提案。

    我们穿过建筑物之间的窄巷,静悄悄地靠近那群魔物。

    接著在魔物们会行经的地点附近找好位置,偷偷埋伏在路边的转角处。

    金恩为了确认敌方的动静,施展《隐密》从转角探出头去。

    「那是什么……」

    接著冒出如此让人摸不著头绪的台词。

    大概是难得看见金恩出现这种反应,妮梅推了推我表示她也想看看。

    迫于无奈,我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并且发动《隐密》。

    「那是马──」

    「──在用双脚行走。」

    「这是哪门子的形容啊……」

    艾琳听见我们脱口而出的感想后,不耐烦地开口嫌弃。

    那你自己过来看看啊。等你看完之后,肯定也只会冒出这句话来。

    「你们到底看见了什么?」

    「马人!」

    妮梅立刻出声回答。

    「马人是什么啊!?」

    「是人家刚创的名词!」

    「你造词的品味还真差耶!」

    难得有这么一次,我支持妮梅的意见。

    妮梅形容得非常贴切,那怎么看都是马人。

    艾琳你自己来看看,真的只会得出这个感想。

    「那就偷袭它们吧。」

    在金恩的一声令下,我们六人同时冲了出去。

    「啊!真的是马人耶!」

    对于艾琳的惊呼,我决定直接当成耳边风。

    跑在最前面的人是金恩,他使用《登破(Climb)》,无视重力沿著建筑物的墙壁飞奔而去。

    然后从那群马人的头顶上方往下跳,瞬间斩下两只马人的脑袋。

    由于这场偷袭轻松得手,因此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这层楼的魔物也没什么威胁性。

    相信另外五人也抱持类似的想法。

    对方似乎看出我们一瞬间的破绽,位于后侧的马人立刻拿起挂在脖子上的短笛,并且用力一吹。

    哔────!

    这股尖锐刺耳的声响,吓得我们浑身一颤。

    可是剩下的马人只是架起手中长枪,并没有进一步发动攻势。

    这完全是采取坚守的态势。面对没有轻易施展攻击的它们,我焦虑地大喊出声:

    「那是求救信号!它们在用短笛呼叫同伴!」

    透过《索敌》,我感应到数量惊人的魔物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

    金恩似乎和我一样,也利用《索敌》察觉到危险。

    「我们赶快逃离这里!被这种数量的敌人包围会很不妙!」

    金恩开口提醒的同时,也将手中黑刀用力一挥。

    刀刃犹如生物般扭曲变形,瞬间斩断眼前马人的双脚。

    想来他是将作战方针从歼灭对手,切换成夺走敌方的行动能力。

    紧追在金恩之后的弗斯,一个转身肩负起殿后的职责。

    「诺特小弟,麻烦你帮忙指路!」

    「是!」

    在场能掌握魔物动向的人,就只有我与金恩两人。

    金恩目前正在与马人交手,没空来帮忙带路,再加上我拥有【地图化】这项技能。

    看来依照金恩的指示,是要我负责安排退路。

    我立刻开始筹画路径,设法带大家前往魔物相对较少的区域。

    而且我希望可以继续赶路,最好是朝著远离起点的方向前进。

    我大致决定好方针之后,马上拔腿狂奔。

    「萝兹莉亚,我来负责指路,拜托你帮忙带头!」

    若是由我这个毫无战力的人带头跑在最前面,老实说非常令人提心吊胆。就算是沿著没有魔物的路径前进,也还是有可能需要跟魔物交手。

    「前方的岔路往右转!」

    我对萝兹莉亚下达指示,同时扛起脚程较慢的妮梅往前跑。

    我所负责的工作,就是在这种时候保护妮梅的安全。我之所以每天早上都外出晨跑,就是为了应对这种状况。

    另外三人,似乎有确实跟在萝兹莉亚、妮梅以及我的后面。

    我看自己还是别操心后方,先集中精神安排退路。

    一路上左弯右拐,但无论我们如何更改行进方向,魔物的包围网仍确实逐渐缩小。

    看样子,还是无法避免交战。

    「前方道路上有三只魔物!想办法搞定它们!」

    「你说得也太笼统了吧!」

    「那么,麻烦你搞定它们!」

    「这两句话根本毫无分别吧!」

    萝兹莉亚大声吐槽,同时在完全不减速的情况之下,直直朝著从前方小路上出现的其中一只马人发动突击。

    在没有浪费一丝奔跑时所产生之冲力的情况下,提盾把马人撞飞出去。

    接著她原地旋转一圈,挥舞圣剑斩杀剩下的马人们。

    不过被萝兹莉亚用盾牌打飞的马人,看似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被撞进屋里的它,就这么躺在地上吹起短笛。

    看来它又在招呼同伴过来。就算我再不愿意面对现实,也能透过《索敌》感受到魔物们正群聚过来。

    「啊~!真是够了!」

    萝兹莉亚似乎也惊觉此事,气得在原地跺脚。

    「别理它了,先跑再说。」

    「我知道了……真的很不好意思……」

    「不必道歉,没关系,快走吧。」

    萝兹莉亚愤恨地瞪著倒地的马人,我见状后连忙催促她。

    它们是会把楼层内所有同伴都呼唤过来的魔物。

    这个楼层确实有可能相当棘手。

    在以往的楼层里,并没有魔物具备这么难缠的特性。

    不愧是第十六层。

    照此情形看来──我们无法如同往常那样,轻松突破这个楼层。

    「艾琳!」

    弗斯放声大吼。可能是边跑边喊的关系,语气听起来有些粗暴。

    「我知道啦!」

    气冲冲地回应的艾琳,脸上表情也不再那么游刃有余。

    艾琳并不属于对自身体力特别有信心的那种人,即便她的体力在寻常的冒险者之上,但终归是担任后卫的魔导士。

    除了妮梅以外,她是队伍之中最不擅长耐力跑的成员。

    在此前提下不停奔跑且同时凝聚魔力的她,势必是我们之中感到最吃力的一人。

    但是目前正身陷险境,实在没空停下来让她休息。

    此刻已有几十只马人紧追在后。

    艾琳朝著它们挥动魔杖。

    「──《雷迅奔走》!」

    艾琳咏唱的是她最擅长的雷系范围歼灭型魔法,从魔杖的前端释放出电击波。

    她全力施展的魔法,烧光了紧逼而来的马人军团。

    威力强大到将四周的建筑物也全数射穿。

    堪称是足以让人明白她是一流魔导士的一击。

    但在崩塌的瓦砾之中,隐约影浮现出多道人影。

    看来这招没能把对手全数歼灭。那股已经让人听腻的笛声又再度响起。

    「到底有完没完啊!」

    艾琳不耐烦地咬紧下唇,再次把魔力注入魔杖上。

    对于在艾琳的咒语之下侥幸逃过一劫的马人们,我们没有多加理会,一路继续往前跑。

    「抵达者」像这样被马人们穷追猛赶,已过了半天以上的时间。

    当然这段期间并非一直在奔跑,有暂时躲进屋内趁机休息。

    不过只要我们一走出户外,就会立刻被敌方发现,于是六人对抗上百只魔物的鬼抓人游戏又重新开始。

    尽管马人们的单人战力远不及「抵达者」的成员们,但是正所谓团结力量大。

    一旦被它们团团包围无法脱身的话,无力自保的我跟妮梅将会身陷险境,因此马人可说是相当危险的对手。

    另外,虽然把它们统称为马人,其实个体上仍有些许差别。

    我们最初碰上的马人,是手持长枪的轻装型。

    遭遇频率最高的它们,我们基于方便称之为「马人士兵」。

    至于命名之人自然是妮梅。

    数量第二多的类型,就是全身穿著金属板甲的重装型马人。

    若是遭遇被称为「马人骑士」的它们,相较之下算是比较幸运。

    因为马人骑士穿著重甲,所以机动力远不及马人士兵。

    只要碰上时立刻拉开距离,就可以轻松甩掉它们。

    但由于它们的耐打力在马人士兵之上,有时甚至能够撑过艾琳的咒语等攻击,或是经常让它们有机会呼救,因此到头来仍是相当棘手的敌人。

    除此之外还有「马人魔导士」、「马人弓兵」等类型,不过它们就相当罕见了。

    即使不太容易碰上,但只要一出现这种类型,我们大多都会陷入危机。虽说是稀有魔物,却让人根本开心不起来。

    其中最令人匪夷所思的一点,就是没有任何不具有战斗力的马人。

    它们全都是士兵,从头到尾碰不到一只是看似过著一般市民生活的马人。

    这个都市之所以缺乏生活感,或许就是基于这个原因也说不定。

    即便以下是我个人的感想,不过这个楼层与其说是马人们生活的都市,更像是以马人生活在此为主题所打造出来,然后只是把马人安排于其中的街道上而已。

    「我发现前方有个状似门的建筑物,要直接过去吗?」

    藉由技能【地图化】投映于我脑中的街景,在这时出现变化。

    我们正朝著都市的深处前进,我却发现在行进方向上的地图底端有一扇巨大的门扉,以及从左右两边向外延伸的墙壁。

    那扇门距离我们目前的所在位置,恰好是在【地图化】技能最大有效范围的一公里处。

    「毕竟我们现在不能停下脚步,即使那里可能很危险,我们还是先过去吧!真要说来是只能去那里了!」

    金恩在稍作犹豫后,立刻做出决定。

    我们避开挤满了马人的大路,沿著错综复杂的小巷前往那扇门。

    可是途中多次被马人发现,让它们有机会吹笛呼救。

    每当这时就得被迫变更路线,在不知绕了多少远路之后,终于能看见那扇门就位在前方。

    那扇木门比其他建筑物都大上好几圈,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办法让人直接越过的大小。

    门上写著某种文字,那应该也是迷宫文字吧。

    木门两侧各站著一名马人。全都是马人士兵。

    看来恐怕是被安排来驻守这扇门的警卫。

    「上头写著『前方会遭遇中头目!』喔,这下该怎么办?」

    「中头目?」

    对于艾琳所说的这句话,我纳闷地偏过头去。

    中头目?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见的词汇。也是至今楼层未曾遭遇过的存在。

    「中头目是什么意思?」

    似乎就连金恩也对此毫无头绪。

    迷宫是每五层就会大幅提升难度。由于我们攻略迷宫的进度已经超过一半,因此是自第十六层起开始追加这个新机制。

    「在这里停下脚步也不是办法,虽然中头目这个词听起来挺可怕的,但我们还是继续前进吧。反正只要想攻略这个楼层,将是无可避免的对手──」

    「我明白了。」

    艾琳没等金恩把话说完,直接朝著门扉发射雷击。

    「居然不用一般的方式开门……」

    不过那扇门如此巨大,我们根本搞不清楚该如何打开,确实直接打坏会更为省事……

    可是这种做法,好像有点太鲁莽吧……?

    艾琳一招发出后,不光是木门,包含周围的石墙也一同遭到破坏。

    「快走吧。」

    「唔、嗯……」

    我对于神情淡然的艾琳抱有些许疑惑,但还是直接穿过门扉。

    门内和门外区域的设置看起来没有多少分别。

    既然这里和住宅区相连,现场不出所料也同样挤满了马人。

    它们一发现我们,立刻使用短笛通知同伴。

    不过,随后却出现异状。

    一股足以撼动这座夜之都的马匹嘶鸣声,从远处传了过来。

    紧接著整个都市开始震动。

    有东西正在接近这里,而且绝非等闲之辈。

    我四处张望,寻找著声音的来源,没多久就让我发现目标了。

    前方能看见大量的沙尘飞散于空中。所谓的中头目,很可能就在那里。

    中头目以飞快的速度,直直朝著这里冲过来。

    当我亲眼目睹中头目之际,恰好也是它冲进《索敌》有效范围的时候。

    逐渐逼近的生物反应一共有三个,首先是两匹嘴里喷著火焰的黑马。

    紧接著是驾驶黑马所拉之战车(Chariot)的马人。

    「那是马人将军……」

    我因为妮梅这不合时宜的低语而差点摔倒,却又不能在这里停下脚步。

    我们确实位在中头目的行进路线上,倘若被那辆战车辗过,不死也只剩半条命吧。

    得赶紧远离目前所在的大马路才行。

    我连忙钻进映入眼帘的附近小巷里,大家也都有确实跟上。

    我确认没有少掉任何一人后,为了尽可能远离战车行经的路线,死命地不停往前冲。

    数秒后,我们原先所在的位置上燃起一道火墙。

    那是中头目喷火冲刺所留下的痕迹。兼具威力和速度的这招必杀攻击,会将辗过的事物全数烧毁。

    战车顺势朝著右侧疾驶。它居然使出甩尾,打算利用甩尾继续发动突击。

    黑马的行进速度奇快无比,唯一能庆幸的是它无法紧急煞车。

    若是敌人想在不减速的状态下再次对我们展开突击,势必得大幅度的转弯来改变方向。

    由于战车是一路撞毁建筑物直奔而来,因此就算没有发动《索敌》,也能对它的行进路线瞭若指掌。

    大概是看出中头目突击过来还有几秒的缓冲时间。

    被我扛在肩上的妮梅,拍了拍我的背部说:

    「诺特,你先把妮梅放下来,妮梅趁现在帮你们施展增益咒语。」

    「好的。」

    我听从指示,将妮梅放下。

    她先是捶了捶自己的腰,然后架起魔杖。

    「【圣女──」

    在妮梅张口准备念咒之际──

    忽然有无数的火焰射向天空。

    一发、两发、三发──目前还在远方奔驰的战车,朝著空中接连发射火焰弹。

    火焰弹划出一道道平缓的拋物线,迅速朝我们逼近。

    面对这出乎意料的远距离攻击,我当场愣住了。

    糟糕,再这样下去,大家肯定会没命。怎么办?该如何是好?

    不同于傻在原地的我,突然有一道黑影从视野的角落窜了进来。是金恩。

    他瞬间使出《绝影》,一把抱起准备发动增益咒语的妮梅,并且快速奔出火焰弹的攻击范围。

    那原本是我的工作才对。可恶!

    我察觉到自己的失误后,僵硬的身体立刻放松下来,思绪也随之变得清晰。

    我因为慢了一拍而来不及逃跑,这下该怎么做?使出《脱离》吗?

    但是我总觉得这么做也来不及摆脱波及范围。如果能够预测出火焰弹的落点就好了。

    我的思绪逐渐冷静下来,可是不论利用平静下来的大脑如何思索,终究没法改变眼前的危机。

    当我心急如焚地摸索对策之际,背后传来一道声音。

    「诺特弟弟,快来这里!」

    是萝兹莉亚的声音。现在已经没时间犹豫了。

    我拋下冷静的思绪,反射性使出《脱离》,朝著萝兹莉亚的方向跳去。

    萝兹莉亚像是挡在我跳跃的路径上接住我之后,将我抱在怀里。

    「《固若金汤》。」

    并且产生一座光之城墙。

    惊人爆炸和萝兹莉亚的咒语正面冲突。大气为之撼动,爆炸声震耳欲聋,高热瞬间笼罩整个世界。

    「──!」

    我睁开眼睛后,很讶异自己居然还活著。

    我扭头望向身旁的萝兹莉亚,她似乎也同样平安无事,看起来没有任何明显的外伤。

    依照我的观察,她和我一样是毫发无伤。若要硬是说出一个伤势,就是我的手肘一口气撞在萝兹莉亚的铠甲上,直到现在都还挺痛的。

    「对了,你为何要抱住我啊?」

    《固若金汤》是光之城墙会阻挡在一定范围上的防御咒语。

    因此,萝兹莉亚没必要把我护在怀里。

    「因为看你朝我跳过来,就顺手这么做了……」

    我无法理解这么做是哪里顺手,实在不能算是答案。

    虽然很感谢萝兹莉亚特地保护我,但还是将紧紧抱住我的她推开来。

    「总之先逃离这里。」

    在我设法应对火焰弹的同时,战车已将突击目标锁定至这里,能感受到它笔直地朝著这边高速冲来。

    这是远距离火焰射击加上突击的连续攻击。看来也是第十六层中头目的战法吧。

    纵使乍看之下很单纯,但越想越觉得相当难缠。

    面对驾驶战车横行无阻的马人将军,原则上无法向它挑起近战。

    只要它不肯停车,弗斯和金恩就没机会攻击它。

    若是以咒语应战,它就会发射具有强大破坏力的火焰弹。

    不仅要瞄准高速移动的战车,还要闪躲对方的远距离攻击,即使是艾琳也难以办到。

    而且因为刚才的轰炸,我跟萝兹莉亚以外的成员都走散了。

    我透过《索敌》有感应到大家的气息,他们似乎都顺利逃过一劫。

    不过周围在方才的攻击之下化成一片火海,按照这情形来看,应该无法轻易与其他人会合。

    「萝兹莉亚,往这边!」

    总之,现在先想办法应付战车的突击。

    我拉起萝兹莉亚的手,迅速跑进火势较小的暗巷里。

    我和萝兹莉亚躲过了战车第二次的突击,趁隙藏身在屋子里。

    我们之所以躲进屋内,是为了躲避会使用短笛呼唤马人将军的马人们。我已经发动了《隐密》,相信不会被它们发现才对。

    远处传来战车的行驶声,感觉上不像是要离开。

    想必是它使出大幅度的甩尾之后,准备再次朝著这附近展开突击。

    「先设法跟其他人会合。」

    萝兹莉亚压低音量如此提醒。

    我们确实不能待著不动,一直藏身在这栋屋子里。

    火势逐渐在城镇中蔓延开来,继续躲在这里只是坐以待毙,过不了多久就会被烧死。

    而且那辆四处乱撞的战车,有可能会直接辗过我们所在的这栋房子。

    可是──

    我摇头否决了萝兹莉亚的提议,接著开口说:

    「不行,就让我们想办法吸引马人将军的攻击。」

    「你在胡说什么呀?」

    萝兹莉亚震惊到忘了我们是偷偷藏身于此,大声反驳说:

    「光靠我们两人太勉强了,得先赶紧与大家会合──」

    「我也很想那么做,不过情势严峻到没空让我们那么做。」

    拜【地图化】及《索敌》所赐,我认为自己比萝兹莉亚更能清楚掌握目前的战况。

    我说出自己所拥有的情报,同时向她解释心中的想法。

    「目前『抵达者』是我和你、金恩与妮梅、弗斯跟艾琳,分成以上三组人马四散在各处。除了我们这组以外,其他人都逃往刚才战车所经路线的对侧。导致我们和其他人相隔得有点远,再加上火灾的影响,感觉上无法在短时间内与大家会合。」

    因为我们分头躲避中头目所发射的火焰弹,导致结果变成现在这样。我利用《索敌》掌握其他人的动向,同时继续说明下去。

    「会使用《隐密》的我跟金恩所在的两组人马,是有能力摆脱马人们的追击,可是弗斯与艾琳那组会很不妙,如果被敌人发现就完蛋了。如果弗斯是单独一人倒也还好,但要他在掩护艾琳的情形之下对抗马人跟马人将军,我相信应该会非常吃力。」

    好歹我至今都是待在后方,有仔细观察过「抵达者」的战斗表现。

    所以哪个人擅长什么,能应付何种状况,我自认为有掌握到一定程度。

    即便我在战斗中派不上用场──

    却可以将自己冷静分析出来的结果告知萝兹莉亚。

    「眼下无论如何都必须避免的情况,就是任由马人将军接近弗斯他们。」

    「既然如此,与其由我们去吸引马人将军的炮火,不如赶紧前往弗斯他们所在的位置不是吗?」

    「我也同样希望能这么做,偏偏以距离而言会赶不上。因此,和弗斯他们会合的工作就交给金恩等人。」

    毕竟金恩也会使用《索敌》,肯定可以掌握到弗斯他们的位置。

    而且我相信身为一流冒险者的他,在此瞬间一定会采取最适合的行动。

    「我明白了,可是由我一个人负责牵制中头目,感觉上会有点吃力……」

    「你说得对,但并非办不到吧?身为『抵达者』的圣骑士(坦职),不可能会这么脆弱的。」

    萝兹莉亚听完我的一席话之后,像是做好觉悟似地叹了一口气。

    「在诺特弟弟你的面前,还真是没办法混水摸鱼呢……好吧,我这就去做!这就去牵制马人将军!取而代之,这笔帐我可是记下了!你居然让一位娇滴滴的少女去做牛做马,可是得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喔!」

    「因为我手边也没有几毛钱,这部分就拜托你手下留情了……」

    「我不需要钱,而是你得和我约会。」

    「咦……」

    「好啦,我们赶快上吧!」

    萝兹莉亚还没等我回应,就径自从屋子里冲了出去。

    我无奈地紧追在后。

    「喂,你别乱冲啦。」

    「这种事就该抓紧时间不是吗?身为重要同伴的艾琳小姐等人,现在可是身陷危机喔──《脚光(Light up)》!」

    萝兹莉亚发出一道足以贯穿天际的光芒。

    这丫头……居然没先跟我商量,就使出挑衅所有敌人的战技……

    她肯定是想在我开口拒绝之前,先设法实现自己的诺言。

    差不多就是「我都听从诺特弟弟你的请求了,你也要遵守约定喔」这种感觉。

    她要是没有什么坏主意的话,是肯定绝不会喊艾琳是「重要同伴」的。

    在我感到傻眼之际,萝兹莉亚一脸淡然地接连施展增益咒语。

    名为圣骑士的战斗职业,尽管增益咒语的效果不及神官,但种类相当丰富。若是单就自我增益型的咒语而言,或许可以跟神官分庭抗礼。

    萝兹莉亚就是准备毫无保留地发挥出这个特色来应战,同时也表示她打算卯足全力迎击马人将军。

    「这里很危险,诺特弟弟你快退到我的后面。」

    「我知道了,谢谢你。」

    就算我陪在萝兹莉亚的身旁,也帮不上任何忙,真要说来是只会碍手碍脚。

    萝兹莉亚不著痕迹地表达出上述意思。

    我对此也心知肚明,因此坦率地听从这个指示。

    萝兹莉亚全力施展的《脚光》,马人将军不可能没注意到。

    它将萝兹莉亚锁定为攻击目标,笔直地冲了过来。

    战车撞开沿途的建筑物,碎石瓦砾四处飞散。看著从嘴里吐出火焰的黑马,展开突击的马人将军就宛如一枚著火的子弹。

    「放马过来吧!《固若金汤》!」

    萝兹莉亚将原先环绕于周围的光之城墙集中于前方。

    恰好挡在萝兹莉亚和战车之间。

    战车持续加速,马匹的嘶鸣声与烈火的燃烧声合为一体。

    ──要撞上了。

    位于萝兹莉亚正面房屋的墙壁被撞开之际,黑色的战车也从中冲了出来。

    下个瞬间,一股冲击袭向我的身体。

    我赶紧抓住位于附近的路灯,稳住身形以免被震飞。

    能感受到被吹飞的瓦砾削过身体,等了一段时间,我才终于能够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萝兹莉亚的背影。一道比任何人都更可靠的背影就在眼前。

    「我不会输的──《迎击(Bash)》!」

    萝兹莉亚将设置于前方的城墙往前推。

    两股强大的冲击相互对撞,最终是双方都没能承受住这阵冲击。

    光之城墙当场粉碎,拉车的战马也因此被挤得头破血流。萝兹莉亚则是被吹飞出去,战车也震退了好几步。

    「可终于停车了啊……」

    萝兹莉亚从瓦砾堆中站起身来,她因为方才的对撞,左手臂折往不自然的方向。

    另外她似乎在被震飞时撞伤头部,鲜血正沿著额头缓缓流下。

    「天底下没有比停下的战车更缺乏威胁性的存在。来吧,孳息圣剑!」

    萝兹莉亚用右手召唤出一把耀眼无比的圣剑。这就是她的固有技能【圣剑引导者】。

    手持圣剑的她,眼里散发出犀利的光芒。看她的神情,似乎满脑子都只在思考要如何斩杀眼前的敌人。

    多亏开战前附加的增益咒语《持续回复(Regenerate)》,萝兹莉亚那只不自然扭曲的手臂已逐渐恢复正常,从额头流下的血也止住了。

    马人将军似乎认定战车已派不上用场,单手握著一条长鞭走了下来。它振鞭一挥,随即产生火焰缠绕于鞭子的表面。

    「──!」

    萝兹莉亚大脚一跨,就此化作开战的信号。双方大打出手,完全没将防守纳入考量。

    光刃切开将军的铠甲,鞭子接连划开萝兹莉亚的铠甲。

    或许是突击当时受到不小的伤害,萝兹莉亚的动作显得不够俐落。

    有效攻击的次数也不及对方,说是处于劣势也不为过。

    可是,她仍旧没有放慢攻击速度。

    萝兹莉亚坚信自己会取得胜利,咬紧牙关持续咬住对手不放。

    「萝兹莉亚!小心那些马!」

    这时,拉车的黑马从嘴里吐出火球。

    起先我看黑马的伤势,还以为它们已经无法参战,没想到能够坚持下来。大概是看见主人正拚死奋战,所以它们也决心燃烧自身的生命至最后一刻。

    尽管火球的威力相当微弱,但对将军来说是相当有效的支援。

    在最后一刻躲开火球的萝兹莉亚,身体被火焰鞭子打中,而且是扎扎实实的一击。

    「──呜!」

    萝兹莉亚痛得柳眉深锁,但她还是没有停止攻击。

    她深信攻击才是唯一的活路,依旧不断挥剑奋战。

    萝兹莉亚的伤势瞬间加重,受到的伤害已经远超出《持续回复》的恢复量。

    看著鲜血四溅、遍体鳞伤的她,我扯开嗓门大喊:

    「时间到了!快退下!萝兹莉亚!」

    不知萝兹莉亚是否有听见这句话,她的嘴角微微上扬──

    现场忽然出现一根冰之巨矛,直接从头部贯穿马人将军的身体。

    我抬起头来,望向附近某栋建筑物的屋顶。

    艾琳手握魔杖,站在那里俯视著马人将军。金恩则是紧跟在她的身边。

    「你没事吧?萝兹莉亚……」

    妮梅轻声细语地关切著。

    开始有绿色的微光群聚至萝兹莉亚的身边,那应该是某种恢复咒语。

    没错,我的那句提醒,其实是针对马人将军。

    我藉由《索敌》,确认金恩已经找到艾琳他们,然后一路赶来要跟我们会合。

    他们四人同心协力,无须多少时间就可以解决掉途中的马人们,外加上艾琳的水魔法可以扑灭沿途的火势。

    相信金恩他们无须花费多少力气,就可以赶至这里。

    萝兹莉亚吸引魔物们的注意帮忙争取时间,也发挥出相当大的功效。

    艾琳的高破坏力咒语之所以可以轻松解决中头目,同样是拜萝兹莉亚所赐。

    「怎么这么慢……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

    萝兹莉亚对著从屋顶跳下来的艾琳低声抱怨。

    反观艾琳,则是一步步地慢慢走来。

    「又没关系,反正你也没死呀。」

    「问题是在这里吗……?」

    「总之,以萝兹莉亚你来说,这次的表现算是相当不错喔。」

    没想到能从艾琳的口中得到如此赞美。

    真要说来,这是她第一次称赞萝兹莉亚吧?

    虽然她摆出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还是颇令人介意的……

    不过对萝兹莉亚而言,这句赞美似乎已让她心满意足。

    她没有表达不满,甚至和擦身而过的艾琳互相击掌。

    我被这幕罕见的光景给夺去目光,接著和艾琳四目相交。

    「怎样啦,干嘛一直盯著我看?」

    「也没什么啦,单纯觉得艾琳你真是不够坦率。」

    在打倒中头目后,楼层探索起来算是轻松多了。马人出现的频率有下降,被敌人呼朋引伴穷追猛赶的次数也跟著减少。

    恐怕是蔓延至市区的那场火灾,令不少马人也遭受池鱼之殃。谁叫那只中头目在没有理会同伴们安危的情形下,在那边横冲直撞。

    不过,我们还是花了一天的时间才终于抵达头目房。

    随著迷宫的楼层越是深入,每一层的空间大多也越辽阔,最近的探索经常需要横跨至隔天才能够结束。

    因此能在一天之内抵达头目房,可算是相当快速了。

    萝兹莉亚的伤势已经康复,其他成员的状态也同样万无一失。

    接下来所要迎接的头目战,应该不同于之前那场中头目战,能够在全员到齐的状态下应战。

    我们卷动门上的锁链,慢慢拉开沉重的城门。

    透过《索敌》,我已确认头目所率领的大军就等在门的另一头。

    待厚重的金属门扉开启后,映入眼帘的是严阵以待的敌方军队。

    「──!」

    放眼望去尽是马人骑士,总计约莫有四百只。

    它们布下井然有序的阵形,藉此彰显己方的统御能力。

    虽然我藉由《索敌》已提前掌握敌军的数量,但在亲眼目睹后,仍带给我一股超乎想像的压迫感。

    位于深处的城堡阳台上,能看见有一只马人伫立于该处。

    它背上那片鲜红色的斗篷随风飘扬,浑身上下穿戴著由各种金银珠宝打造而成的饰品。

    全身散发出身为城主的氛围。

    「那是马人皇帝……」

    为啥不是马人王啊?我忍住如此吐槽妮梅的冲动,目不转睛直视著那只马人。

    马人皇帝将右手举至嘴前,顺势吹了一声口哨。

    在看清楚随著口哨声出现于半空中的魔物之后,我差点当场吓破胆。

    「居然是龙……」

    无论是红色的龙鳞、尖锐的獠牙以及结实的翅膀,各项条件都称得上是顶级的巨龙从天而降。

    而且它长得相当庞大,光是体型就大上我们几十倍,足以盘据城堡的一角。

    那条龙降落在阳台的附近。

    下头的地板被它一脚踩碎,城堡的一部分更是被它的尾巴轻轻一碰就崩塌了。

    总觉得这个楼层的设计理念是荒唐透顶,战力规模庞大到实在不是马人所能匹配的。

    对于龙的降临,马人皇帝状似相当满意地点头以对,在看见龙把头伸到阳台的栏杆上,皇帝便直接跳到龙的后颈上。

    接著它跨坐在原本就设置于龙背的鞍鞯上,并且把挂有旗帜的长枪往侧面一挥。

    原来是这样操使龙啊……

    想当然耳,我心灰意冷的吐槽被彻底无视。

    龙像是遵从皇帝的指示,张开它的血盆大口。

    「《固若金汤》!」

    当萝兹莉亚施展咒语的下个瞬间,列队于龙面前的马人骑士们全被吹飞出去。

    ──巨龙放声咆哮。

    尽管萝兹莉亚的咒语挡下了冲击波,但她仍被这阵宣示种族差异的威吓给逼退一步。

    马人骑士的阵形已然瓦解,甚至严重到令士兵无法发挥其功效的地步。

    为啥它们被安排在龙的前面啊……

    眼前那胡来的光景实在令人提不起劲,不过敌人可没有软弱到能够轻忽大意。

    「抵达者」所有成员都进入备战状态。

    侧面有一股强大的魔力波动宣泄而出。来源正是身为魔导士的艾琳。

    「《绝对零域》──」

    显现于魔杖前端的蓝色光圈不断扩张。至于光圈之中,则是由艾琳支配的领域。

    被高速扩大的领域所笼罩的马人骑士们相继被冻成冰雕,就连为了躲避攻击而飞上天去的巨龙,其左侧的翅膀也被冻结了。

    因为它勉强拍动已被冻住的翅膀,导致翅膀从根部断成两截。

    于是巨龙就这么连同马人皇帝一起摔在地面。

    其实在头目战开始之前,艾琳早就为了施展这个咒语而凝聚好魔力。

    真要说来,是因为待在头目房前不必担心遭头目袭击,相较之下可以更安全地集中魔力。

    在那里完成发动咒语的准备之后,一进头目房就可以立刻施展。

    这便是艾琳的必胜战术。单就火力而言几乎是位居众魔导士之冠、形同一座固定式炮台的她,卯足全力所施展出来的一击,给头目所率领的大军造成重创。

    只要这么做,接下来的局势便对我方相当有利。

    照此看来,我们应该不会陷入中头目战当时那样的危机才对。

    「──《即时回复(High regenerate)》──《军神战旗(Rise up)》──《全军突击(Full attack)》──《守护神的拥抱(Guardian protect)》──《无敌要塞(Fortress)》──《圣女之加护》──」

    妮梅接连施展增益咒语。

    每当她喊出咒语的名称,我就能感受到身体随之变热。

    总觉得此刻的自己是无所不能。明明我并未拥有任何战斗技巧,不过妮梅的增益咒语,就是可以给人带来这种彷佛自己成了全知全能的存在、近乎得意忘形的感受。

    「金恩,我的背后就交给你了。」

    语毕,弗斯往前一站。

    平日将两把刀插在腰间上的他,将收于黑色刀鞘里的那把刀握在手中。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弗斯使用这把刀。

    在以往的探索中,他都只有使用收于白色刀鞘内、有著银色刀刃的「煌狛」。

    既然弗斯在首度交手的头目面前,动用平常从不拔出的这把刀,表示他决定全力一战。

    「妮梅,如果你看我陷入危机的话,就算再勉强也要帮我附加《解放(Dispel)》。」

    当我听不懂弗斯的指令而心生困惑之际,一旁的艾琳替魔杖注入魔力,同时开口对我说:

    「诺特你是第一次看见弗斯使用『炼狱』应战吧?」

    「炼狱是……?」

    「就是那把刀的名字。」

    ──炼狱。

    我在心中复诵此名称,同时注视著弗斯的那把刀。

    那把刀确实很适合这个名字,它具有红色的刀刃,以及黑色的握柄与刀锷。

    就连对刀剑毫无研究的我,也不禁被它那精美的外观给吸住目光。

    煌狛同样是一把精美的刀子,但是炼狱具有截然不同的美感。

    若是以晶莹剔透的优雅气质来形容煌狛,炼狱就是恰恰相反,彷佛由混沌凝聚而成,存在著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诱使人向下沉沦的美感。

    弗斯拔出炼狱后,全身燃起黑色火焰。

    看著他那无论是肩膀、背部、手臂等浑身上下都在燃烧的异样感,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艾琳像是想让大感震惊的我冷静下来,开始解释说:

    「炼狱是一把妖刀,是会以黑炎燃烧使用者的诅咒之刀。更有传言指出,使用过那把刀的人都会死于非命。」

    「既然如此,弗斯不就很危险吗……?」

    「你放心,弗斯使用过那把刀好几次,都还是安然无恙。」

    看著一派轻松的艾琳,莫名有种自己白担心一场的感觉。

    「你忘了弗斯的技能吗?他可是有【魔法抗性•大】喔。拜此技能所赐,他甚至可以承受炼狱的诅咒黑炎。不过前提是需要妮梅的支援。」

    「原来技能还有这种利用方式啊……」

    「是啊,我起先听见时也相当吃惊,但是真正令人讶异的才正要开始。老实说挥舞炼狱的弗斯,其战斗表现已经是达到非人的境界……」

    语毕,艾琳咬紧下唇继续解释。

    「那就是吸收使用者的性命,才得以发挥万夫莫敌之力的妖刀,配上【剑术•极】所产生的力量。虽然要认同像他那样吊儿郎当的家伙实在很令人不甘心,不过我相信此时的他,就是世上最强的剑士……」

    「世上最强的剑士……」

    当我因为这个形容词而心生向往之际,位于眼前的弗斯将刀尖对准巨龙,大声喊出开战宣言。

    「来吧,皇帝!尽管我跟你无冤无仇,但我还是得打倒你,因为我们非得继续前行不可。」

    黑炎不停灼烧侵蚀著弗斯的身体。

    「或许你听不懂我说的话,不过你还是给我记清楚啦,我的名字叫做弗斯•葛兰兹,是『抵达者』的队长,更是世上首位完成攻略迷宫之壮举的男人!」

    他放话完经过三分钟之后,便成功将这头巨龙砍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