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和平却不平静的日常生活
    「诺特弟弟,我们去约会吧!」

    探索完迷宫第十六层的两天后,萝兹莉亚如此对我说著。

    「咦,为什么?」

    我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邀请而慌了手脚。萝兹莉亚听见后,不满地嘟起嘴说:

    「之前在第十六层订下的那个约定,难道你已经忘了吗……?」

    「啊~……」

    确实好像有这么一回事……但与其说是忘了这个约定,不如说是在我的认知里并不算数……

    我起先是反射性地想回绝这件事,但在发现萝兹莉亚紧盯著我的那道眼神莫名吓人之后,我便把话吞了回去。

    我可不是怕她喔,是因为我心地善良。

    「……我当然记得啰。那么,是何时要去约会呢?」

    「就是今天!」

    太突然了吧,好歹也提前订好时间嘛……

    这样根本完全无视我原先的安排……

    「抱歉……今天有点勉强……因为艾琳要我陪她去买菜……可以改天吗?」

    「咦~我不要。陪人买菜这点小事,不必找你帮忙也可以吧。反正妮梅小姐看起来那么闲,让她去就好啦。」

    你这句话也太失礼了吧,搞不好妮梅有和朋友约好要出去玩喔?

    妮梅的朋友……好像真的没有耶,想想她确实是闲闲没事做……

    「可是我忽然爽约,难保艾琳会不开心喔……」

    要是我对艾琳说,我为了跟萝兹莉亚约会才无法陪她去买菜,她一定会发飙的。

    总觉得她会臭骂我说「你怎会被那个荡妇给拐走啦!」……

    萝兹莉亚听完我的解释后,纳闷地偏著头说:

    「如果我告诉艾琳小姐,你跟妮梅小姐之前有一起洗澡的话,我相信她会更生气的。」

    这根本是威胁吧!错不了的!

    重点是萝兹莉亚怎么知道这件事!?难道当时就被她发现了!?

    若是她在那时早就注意到,好歹也来帮我脱困啊……

    幸好那场意外最终有平安落幕,所以现在看来也无所谓了。

    而且我做人耿直,面对这种卑劣的威胁当然是──

    「真巧耶,萝兹莉亚,我也刚好很想跟你一起去约会喔。来,我们赶快出发吧。」

    「咦?你要陪艾琳买菜的约定呢──?」

    「我已经不记得那个约定了,而且艾琳的事情根本不重要,我们赶紧约会吧。那么~今天要去哪里呢~」

    「虽然此事因我而起……不过你的态度转变得也太快了吧……我是很喜欢你,可是你这个部分颇令人反感喔。」

    我没听见萝兹莉亚的责难,我什么都听不见。

    比起这个,我们快去约会啰!

    「唉~我搞砸了……等回去之后,艾琳肯定会发飙的……」

    「你当初离家时是那么地潇洒,结果才刚出门就开始后悔……未免也太没担当了吧……」

    跟在一旁的萝兹莉亚,瞄来的眼神总觉得特别带刺。

    确实付诸行动之后才悔不当初,就连自己听了都觉得很没出息,但我事前什么都没说就直接撇下艾琳,会出现这种反应也没办法嘛。

    这时还待在家里的艾琳,想必正因为我到了约定时间却还没现身一事相当生气……

    啊~光是在脑中想像就觉得好可怕,全身不由得开始颤抖。

    一想到返家后的下场就令人相当忧郁,我看还是先忘了这档事。

    当作是原本就没有跟艾琳约好要一起去买菜吧,完毕。

    「萝兹莉亚,今天就让我们好好放松一下,把其他难过的事情都忘得一乾二净。」

    「难得看你这么主动,我是真的非常开心,不过你的眼神显得有些恐怖,你真的不要紧吗?」

    我当然不要紧啰,因为我已经把自己的烦恼当作不存在了。

    「那么,我们要去哪里约会呢?瓢立夫海滩?还是林浴之泉?」

    「那些都是已经去过的地方吧……」

    拜托别拆穿这件事!因为我对于约会地点可是一问三不知!

    我的底牌一下子就全被掀光。不受欢迎的男生在这种时候,内心都会特别煎熬。

    「对了,还是去钟塔好了……?」

    我试著提出瓢立夫镇最有名的观光景点。

    如果连这个都被打回票,那我就真的束手无策了。

    「那个地方我已经去腻了~前后加起来应该逛过五十次左右。」

    理由我就不追问了。若是打破砂锅问到底,总觉得会挖出萝兹莉亚过去那段骇人的黑历史……

    话说回来,五十次也太多了吧?她至今是跟多少男人搞过暧昧啊……

    「照此情况看来,还是别挑热门的景点会比较好……」

    「也对。即使我相信和诺特弟弟你去任何地方都能够玩得很尽兴,不过机会难得,我还是希望可以找个第一次去的地方,藉此留下专属于你我的回忆。」

    萝兹莉亚第一次去的地方……

    「那要去盖饭店吗?」

    「这类餐厅我确实是没去过,但那里适合约会吗?」

    「抱歉,我只是随口说说,并且十分后悔自己怎会说出这个提议。」

    感觉上在萝兹莉亚的面前,我再如何打肿脸充胖子也只是白费力气。

    我就老实举手投降,由她来安排约会的行程吧。

    「我实在是想不出来……对不起……可以请萝兹莉亚大人你来决定地点吗……?」

    「你也放弃得太快了吧,请你再努力坚持一下嘛!」

    「我也没办法啊,谁叫我从来没跟女孩子一起出去玩过。」

    「是吗?我还以为你和艾琳小姐或妮梅小姐有一起出游过呢。」

    「才没有咧……我只跟她们去买过武器或采买食材等等,一起出过公差罢了……事实上我在这个城镇里一起出游过的对象,就只有萝兹莉亚你一个人喔……」

    虽说那时也只是为了拆散弗斯与萝兹莉亚,能否将它归类在出游里也挺微妙的……

    我相信应该可以当成是出游!毕竟那算不上是出公差吧?

    萝兹莉亚开心地双眼发亮,大声反问「这是真的吗!?」看来她并没有想否认此事。

    甚至还握起我的手不断甩动。

    「这真是太好了!诺特弟弟你真棒!拜托你再讲一次『我只有跟萝兹莉亚你一起出游过,今后也只想跟你玩在一起……』这句话!」

    拜托别重提我从来没跟其他女生出游过的事情好吗……这真的很羞耻耶……

    另外,我也从来没说过那种话,后半段根本是扭曲事实。

    「看来应该是没有情敌,我几乎是胜券在握……呵呵呵……」

    拜托你别露出那种别有深意的笑容,同时在那边喃喃自语啦,萝兹莉亚……

    你这模样当真是相当诡异,老实说还挺吓人的……

    话说她是在跟谁竞争啊……这件事颇令人在意的……

    「真拿诺特弟弟你没辙呢,毕竟你是个只和我约会过的纯情少年,我就舍命陪君子,为你安排一个这辈子永生难忘的约会行程吧。」

    「什么叫做纯情少年啊……对于一个正值青春期、想被女生依赖的少年郎来说,你不觉得这句话十分残酷吗……」

    「对不起,我并没有恶意……」

    「你不必道歉没关系……这样反而更令我难堪……」

    「不好意思喔……」

    「那个……就说你……」

    所谓的约会,是打从一开始就如此让人身心俱疲的一种活动吗……

    「如何,这里就是钟塔喔!」

    萝兹莉亚兴奋地张开双手。

    城镇里最高的石造建筑物,此刻就在我的眼前。

    没错,这里就是瓢立夫镇最知名的观光景点「钟塔」。

    看著一脸满足点头以对的萝兹莉亚,我怯生生地举手发问:

    「那个~你当初不是说别来钟塔吗……?」

    「……没错,我起先确实是这么认为,但在夸下海口说要让你有个毕生难忘的约会之后,觉得带你去参观奇怪的地方似乎也不太妥……好啦……对不起……其实我真的想不出其他合适的地点。」

    在那之后,萝兹莉亚为了安排约会行程是烦恼将近一个小时,于是我小声提醒「再这样下去,光是思考行程就要天黑了……」最终只得乖乖妥协跑来钟塔。

    反正这里是知名的观光景点,我原本就想来参观一下。

    「我没有任何指责的意思,你不必放在心上。真要说来,都怪我没能想出适当的约会地点……」

    「谢谢你的体谅。不过这么说也对,所谓的约会比起地点,更重要的是和谁在一起。」

    「就是说啊,更重要的是和谁在一起。唉……偏偏是跟萝兹莉亚你一起……」

    「为何你要显得这么难过!?你不觉得这样的态度很失礼吗!?」

    因为……一想到你的那些不良前科……

    其实我最近开始觉得,萝兹莉亚并不是那种坏到骨子里的人,但她依旧属于不能随意掉以轻心的那种女人。

    原因是我对萝兹莉亚放下心防一事,或许都在她的计画之中也说不定。

    倘若当真演变成那样,我真的会再也不敢相信女性了。

    「抱歉抱歉,我说笑的,这只是我用来掩饰心中害臊的反应。」

    我随口找个理由蒙混过去。

    萝兹莉亚似乎对我的回答相当满意,她将双手交叉在胸前,点头对著我说:

    「那我就原谅你吧。比起这个,我们赶快爬上钟塔吧?」

    「嗯,我就近看见钟塔之后,也开始感到相当期待,我们快点上去吧。」

    我们就此结束闲聊,一起走进钟塔里。

    在柜台支付完入场费后,我们便去搭乘位于钟塔中央的升降梯。

    我们进入立方体的铁箱里,身体随著机械运作摇晃约莫一分钟左右,就抵达此行所要参观的瞭望台。

    我一走出升降梯,立刻被映入眼帘的那片光景给震撼得倒吸一口气。

    这片可以将瓢立夫镇一览无遗的景色,壮观到远超出我想像中的好几倍。

    「真美……」

    「如何?有令你满意吗?」

    「嗯……景色美到我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怎么至今都没有来过这里……」

    「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

    基于现在是平日上午的关系,瞭望台上只有三三两两的观光客。

    更给人一种两人单独出来约会的感觉,真的是相当不错。

    因为过于感动的关系,总觉得自己的表达能力暂时衰退。

    现场的景色以及气氛,完美到令我有这种感觉。

    「看那边!这里也能看见我们的队伍小屋喔!」

    「喔!真的耶,原来从上方俯视是这种感觉啊。」

    「想想我们的队伍小屋还真是醒目,单看一眼马上就能认出来了。」

    「说得也是。像这样仔细观察,才发现那栋屋子的造型确实是特立独行,挺让人不好意思的。」

    「诺特弟弟,这里也能看见林浴之泉喔!」

    「咦……哪里哪里……」

    「你看,就在那里!」

    「对耶对耶!」

    「那里就是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

    「嗯。所以我们当时相约碰面的地点是那里,至于走的路线则是那条吧。」

    「我想应该没错才对。至于我们被山贼袭击的地点,差不多就在那里。」

    「咦,这件事值得让人回忆吗?」

    「当然啰,如今那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糟糕,我现在真的感到好开心!

    这感觉真不错!很有跟女孩子约会的感觉!真庆幸自己有来到这里!约会真棒!钟塔真棒!

    我真没想到只是像这样一边欣赏街景一边聊天,会给人带来如此幸福的感觉。

    如今回想起自己和萝兹莉亚从相识到现在的这段过程,莫名令人感慨良深。

    你说我这个人也太容易满足是吗?其实我也有同样的自觉。

    但我也没办法啊,因为就真的很开心呀。

    「总觉得这片景色永远让人看不腻。」

    「嗯,就暂时再欣赏一阵子吧。」

    萝兹莉亚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与此同时,莫名觉得她的发丝带有一股芳香。

    我们在钟塔上悠闲欣赏风景一阵子之后,便一起去吃午饭。

    接著逛了一下摊贩大街,等我回神已是日落时分。

    果然快乐的时光,总会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我忽然舍不得这场约会就这么结束。

    「再过不久,就要抵达队伍小屋了……」

    我们拖著沉重的步伐踏上归途。

    附近全是令人熟悉的店家。

    看著这片习以为常的光景,比起安心感更让人觉得不舍。

    「那个,稍微再多玩一下可以吗?」

    「可以呀,就去那间店逛逛吧。」

    萝兹莉亚对我露出微笑,然后牵起我的手往前走。目的地是位于队伍小屋附近的一家杂货店。

    我们并非是为了购买东西才造访这间店。

    纯粹是因为彼此都不在乎要去哪里,只希望能再多独处一阵子而来到此处。

    「这种感觉真不错。两人单独一起来这间平凡的商店购物,感觉上很像是新婚夫妻呢。」

    「是啊,然后聊起今天的晚餐是吃咖哩吗?就跑去挑选马铃薯等食材。」

    「没错!你挺了解的嘛,诺特弟弟。」

    萝兹莉亚紧紧抱住我的手臂。我也将腋下收紧,尽可能缩短与萝兹莉亚之间的距离。

    「真不想回去。」

    萝兹莉亚脱口说出这句话。

    「嗯,但还是得回去,毕竟太阳快下山了。」

    「真可惜……那么,你下次还愿意和我去约会吗?」

    萝兹莉亚眼眸湿润地如此提问。我自然是不可能拒绝──

    「嗯,下次再一起去约会──」

    「你在这里做什么呀,诺特?」

    ……

    总觉得后头传来一股不该在这时候出现的说话声……

    这是假象,肯定是我幻听了。

    「如果你只是为了跟人约会就放我鸽子,我可不会轻易饶过你喔。」

    啊,这不是幻听,我能感受到后侧出现一股魔力波动。

    我的脖子就像是生锈一样,以非常僵硬的动作慢慢向后扭。

    不出所料,一名银发少女就站在我的背后,并且恶狠狠地瞪著我。

    ──这个画面,让我彻底清醒过来。

    我是笨蛋吗?居然被萝兹莉亚这么牵著鼻子走……

    直到艾琳出声之前,我完全没发现她的存在。

    我因为太过得意忘形,甚至忘了要维持《索敌》状态。

    也难怪会被艾琳撞个正著。

    因为这间杂货店,就是我们平常添购食材的地方!

    我真是个傻子。

    为啥我对艾琳放鸽子之后,还跑来当初约定好要陪她一起买菜的这间店啊!?逛到一半我就应该察觉出这点了!

    算啦,这确实是很勉强,因为我早将这个约定拋诸脑后。

    当初为了追求内心的平静,将此约定忘得一乾二净的代价,此刻已经找上门了。

    「……救命啊,萝兹莉亚。」

    「可是不管我现在说什么,感觉上都只会火上添油……」

    「说得也是~」

    「我会好好听你解释的,你快给我做好觉悟吧。」

    在这之后,我费了好大一把劲才平息艾琳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