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两人独处,绝望的开始
    日前刷新探索楼层最高纪录的「抵达者」,今天也同样卖力地探索迷宫。

    地点是第十七层,放眼望去可以看见飘浮于天空中的各种岛屿,这里同样是个相当不可思议的楼层。

    飘于空中的各个岛屿之间,有著桥梁或是大小不同的浮空岩石,让人可以往来于其中。

    随著行经数量有限的岛屿,最终将能够抵达通往第十八层的大门才对。

    说起「抵达者」目前的状况,与其说是正在攻略楼层,不如说是四处摸索。

    由于之前探索第十六层时有点过于鲁莽,才导致我们面临同伴被敌军冲散的险境。

    因此在进入第十七层时,我们痛定思痛决定先好好掌握此楼层的特性之后,才正式攻略这个楼层。

    但是眼下的状况,害我们原先的计画彻底付诸流水。

    当我们打倒沿途的魔物,正在调查此楼层之际,中头目忽然从天而降发动奇袭。

    我们似乎在不知不觉间,误闯进中头目所在的区域内。

    阻挡在眼前的魔物,是一只长有翅膀、浑身充满肌肉的怪物。

    它的体型比一般人类大上好几倍,拥有六只手臂和两条腿,头上还戴著一顶状似长角的骨制头盔,看起来相当坚固。

    它的肌肉上头浮现著状似血管的组织,而且表面又覆盖著一层灰色的皮肤。

    完全只能用怪物二字来形容的这只魔物,让我们「抵达者」就此陷入苦战。

    「《流线回避》!」

    面对中头目的连续出拳,金恩在极近距离下躲过攻击,并且试探性地顺势挥出二连斩。

    但他似乎认为不该继续追击,随即施展《脱离》与魔物拉开距离。

    其他成员只能眼睁睁待在一旁观战。

    我们所置身的状况,是即使想参战也爱莫能助。

    原因出在金恩目前与中头目交手的地点上。

    说来好巧不巧,当中头目来袭时,正是我们为了前往下一座岛屿而刚好行经浮空岩石区的途中。

    因此,我们「抵达者」被迫在这片难以站稳身子的浮空岩石上展开战斗。

    从这里通往下座岛屿的浮空岩石区还有一段范围。

    这只中头目看起来体型壮硕,却有著一定的移动速度,想摆脱它并不是那么容易。

    至于另一个导致我们难以脱身的原因,就是分布于各浮空岩石上的陷阱。

    此楼层的陷阱数量多到近乎异常,所以我们沿途都得小心拆解陷阱,结果就刚好被中头目袭击。

    这些浮空岩石不仅让人难以立足,各处又设有陷阱。

    我们之中有能力对抗中头目的成员,就只有速度型的攻击手兼擅长拆除陷阱战技的金恩而已。

    若是没有陷阱的话,弗斯跟萝兹莉亚或许有办法前去支援。

    可是一旦不小心误踩设有陷阱的岩石,恐怕会吃不完兜著走。

    至于能够无视陷阱施展远距离攻击的艾琳,现在也同样无法出手。

    理由是这只中头目和它那具有近战特化型的外表恰恰相反,实际上也会进行远距离攻击。

    比方说发射羽毛,或是把本该当成立足点的岩石拿来砸人,简直是无法无天。

    由于现在没有金恩以外的前锋可以负责防守,艾琳一旦被盯上就会相当不妙。

    为求安全起见,才决定别让艾琳出手。

    尽管像这样列出了诸多对「抵达者」不利的要素,乍听之下好像陷入很严重的危机,但其实并没有这回事。

    金恩目前独自一人就可以跟中头目周旋。

    他使出《拆除陷阱》,不断减少岩石上的陷阱,并且持续对中头目造成伤害。

    虽然必须边应战边处理陷阱,导致攻击频率比以往低,不过战况仍然是对金恩比较有利。

    怪物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

    只要按照这样发展下去,中头目最终还是会倒下才对。

    但假如金恩被怪物的攻击打中一下,情况将会立刻翻盘也是事实。

    我实在不觉得金恩那纤瘦的身体,有办法承受这头怪物蛮横的攻击。

    因此这场战斗的关键,就在于金恩能否先拖死中头目,还是金恩自己先耗光体力而遭受攻击。

    我为了尽可能减少金恩的负担,在避免卷入战斗的情况下,四处拆解位于远处的陷阱。

    这么做为的是避免给金恩添麻烦,以及确保我不会被中头目盯上。

    对于魔物锁定攻击目标的规则,随著深入迷宫,我是越来越有经验了。

    外加上我拥有《索敌》,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察觉出哪只魔物是盯上谁。

    我仔细确认过自己没有成为目标后,利用《隐密》消除自身的气息。

    然后透过《拆除陷阱》,把分布于周围的陷阱都处理掉。

    没问题,按照这个步调会非常顺利。

    当我冒出上述感想之际,战况突然发生变化。

    怪物这时开始大吼。

    音量之大,令人不禁感到鼓膜隐隐作痛,我连忙用双手摀住耳朵。

    金恩也因为这声咆哮而瞬间停下动作。

    在这不足一秒的空档,中头目将目标从金恩切换成在后方待命的艾琳身上。

    也不知是因为萝兹莉亚没有一如以往那样施展挑衅战技,或是单纯基于艾琳的所在位置太差所致。

    总之我也不太清楚详细情形,但我想大概是碰巧罢了。

    怪物振翅高飞,就近抓起一块岩石扔向艾琳。

    艾琳是一流的魔导士,她很快就做出反应──

    「《屏障(Block)》!」

    她利用咒语在自己的面前产生一道防护罩。

    ──这样是不行的。

    我不顾一切地踏著岩石往前跳,拚命赶往艾琳的身边。

    因为──

    「艾琳,快躲开!那颗岩石上附有陷阱!」

    扔来的那块岩石,暗藏著我之后才准备去解除的陷阱。

    不过我的狂奔也只是枉然,扔来的那块岩石已打在艾琳的防护罩上。

    「──!」

    岩石发出一阵强光,把艾琳和赶来的我双双笼罩于其中。

    我睁开双眼。

    ──咦?

    在看清楚眼前的光景后,我吓得眨了好几下眼睛,但是不管我怎么看都没有产生任何变化。

    意思是我并没有眼花。

    方才还在对抗的中头目已然消失,四处也不见与之交手的金恩。

    不光如此,就连弗斯、妮梅以及萝兹莉亚都消失了。

    在我身边的只有艾琳一人而已。

    她似乎也对目前置身的状况大感困惑,眨眼的次数莫名增多了。

    ──真要说来,这是哪里啊?

    对于自己此刻所在的位置,我们当真是感到一头雾水。

    眼前的景色与先前行经的浮空岛是截然不同,感觉上是位于某栋建筑物里。

    难道这里是哪来的遗迹?

    设置于墙壁上的蜡烛,为整面墙带来微弱的光芒。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搞不懂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对于这个百思不得其解的答案,只觉得是自己暂时失忆了。

    这时,从一旁传来艾琳的声音。

    「那恐怕是传送型陷阱……」

    「传送型陷阱?」

    「没错,这种类型的陷阱,会将误触陷阱的对象强行传送至其他地点……」

    我们目前所在的地方状似是遗迹内部,跟之前对抗中头目的地点看起来落差太大。

    这里是一处空间狭窄的石造房间,两端各有一条走道,墙上则燃烧著一排以等距离设置的蜡烛。

    能看见被照亮的墙面上写有某种文字,上头覆盖著大量又细小的藤蔓。

    照此光景看来,正确答案应该是我们被传送至其他地方了。

    我相信艾琳的推测并没有错。

    「意思是我们陷入很糟糕的状况──」

    「抱歉,是我失策了,都怪我没发现那块岩石上的陷阱──」

    「我没有指责你的意思,该说那是莫可奈何吗……总之这就跟无法预测的天灾一样啦……」

    「谢谢你的安慰,不过责任确实在我的身上。」

    艾琳愧疚地低下头去。

    因为像这样追究责任也无济于事,所以我立刻换个话题。

    「总之得赶快跟金恩他们会合。不过令我担心的地方,是附近感受不到其他人的气息。」

    我使出《索敌》,却没能发现同伴们的踪迹。

    反而只有侦测到一只只实力不菲的魔物。

    「也对。你的【地图化】技能如何呢?有发现关于此处地点的线索吗?」

    「完全没有,但也因为没有找到任何与之前那些浮空岛相关的痕迹,我想我们可能被传送到很远的地方了。」

    【地图化】这个技能,是能够让自身周围一公里内的地形自动浮现于脑海里。

    但是除了目前所在地点半径一公里内的地形以外,脑海里完全没有显现其他相关的地图。

    出现在脑海里的地形,就只有半径一公里内、如同迷宫般错综复杂的走道而已。

    「传送型陷阱的传送地点并没有任何限制,直到被传送过去之前,没人知道会通往哪里,甚至未必出现在迷宫内部。」

    依照艾琳的说明,我突然觉得自己十分走运。

    既然无法肯定会被传送至何方,意思是我们有可能会被丢到大海或岩浆里,甚至是数千公尺以上的高空。

    基于以上理由,光是还能够保住小命,就非常值得庆幸了。

    「按照地形构造以及附近魔物的强度来看,我想这里还是迷宫内部。」

    我将自己的推测说出口。

    由于迷宫内部是跟外界完全隔绝,因此上下两层的空间也同样是各自独立。

    身处在迷宫里面时,藉由【地图化】所掌握到的地图,上下两侧往往都是一片虚无。

    这种感受,唯独拥有【地图化】技能之人才有办法理解。

    既然这附近有著地表上未曾见过的强悍魔物,表示此处很可能还是在迷宫内部。

    「既然如此,那就应该有办法跟其他人会合。我们就尽量设法避开魔物,慢慢往前走吧。」

    一段时间后,艾琳语气轻松地如此说著。

    大概是得知有机会能与队友们会合,心情有稍微放松吧。

    我们朝著房间两端的其中一条通路走去。

    多亏沿著走道设置的蜡烛,不必担心视野受到影响。

    透过《索敌》得到的情报显示,这条路应该没有任何魔物,所以跟著艾琳往前走应该没问题。

    「先等一下,艾琳。」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出声叫住艾琳。

    「怎么了吗?」

    艾琳停下脚步,略显不满地扭过头来。

    「你看得懂墙上写些什么吗?因为很像是迷宫文字,搞不好可以藉此掌握到一些线索……」

    语毕,我伸手指著墙上那些看似文字的图样。

    大概是因为这些文字位于艾琳的背后,所以她在被我提醒后才终于发现。

    于是她将脸移往我所指的方向。

    「……!」

    艾琳在看清楚那些文字的瞬间,两只眼睛用力睁开。

    瞳孔也随之逐渐放大,唇瓣甚至开始微微颤抖,脸色更是越来越苍白。

    「艾琳?」

    就算我出声呼唤,艾琳也毫无反应,她的目光停留在墙上的文字久久没有移开。

    感觉情况不太对劲。

    等我回神时,已伸手前后摇动艾琳的肩膀。

    「喂,艾琳!你没事吧!?」

    「──啊!」

    艾琳因为自己的身体忽然被人用力摇晃,这才想起我的存在。

    她颤抖到牙齿微微作响,像是过度换气似地急促呼吸。

    「你怎么了?看你好像不太对劲,上面究竟写了什么?」

    「骗人……这一定是假的……这绝对是唬人的……」

    「你赶快告诉我,上面是写著什么啊?」

    「讨厌……我不相信会有这种事……」

    「就问你上面写了──」

    「吵死啦!」

    眼前这位神色慌恐的少女大叫出声。

    「好啊,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

    接著她慢慢张开唇瓣说:

    「那上面写著『欢迎光临,这里是第20层』……」

    「这、这里是第二十层……?」

    要我形容当下的感受,差不多就是眼前突然一片空白。

    我在听见这句话时的冲击,强烈到令人害怕。

    简直是莫名其妙,我无法理解艾琳所说的这句话。

    第二十层?这算什么啊?

    我刚才还跟队友们一起在探索第十七层,预计下午就会返回位于瓢立夫镇的队伍小屋耶。

    如今为何会站在这种地方?

    我无法接受目前所置身的状况。

    可是大脑无情地接受这个说法,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

    这一切都是《索敌》的错。都怪这个战技,害我再不愿意也能够得知周遭魔物的强度。

    徘徊在我们附近的魔物,其实力简直是非比寻常。

    而且是强大到足以出没于迷宫第二十层,拥有压倒性的战斗力。

    「对吧……这根本是荒唐到令人想笑……」

    艾琳的乾笑声回荡在房间里。至于她的眼中,已经失去了希望之光。

    「我们这次……真的死定了……」

    语毕,艾琳浑身无力地瘫坐下来。

    她像是浑身上下的关节都使不上力,导致她无法维持站姿。

    艾琳低著头,以细如蚊蚋的音量低语说:

    「居然和无法战斗的诺特单独两人闯进第二十层?这叫人怎么可能生存下去……根本就是要我去送死吧……?」

    『没必要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吧?』──以上这句怨言就这么卡在我的喉咙里。

    不过艾琳说的都是事实。纵使再不甘心,我也没资格反驳。

    光靠我跟艾琳两人,绝对不可能有办法逃离第二十层。

    先别说毫无战力可言的我,就连精通远战的艾琳,也势必无法独力单挑此楼层的魔物。

    平常是因为「抵达者」里有著非常优秀的前锋,艾琳才有办法大显神威,若在欠缺前锋的情形下与迷宫魔物交手,她肯定会被当场秒杀。

    我好歹待在后方观察过无数次她的战斗,而且已透过《索敌》准确掌握此楼层魔物的强度,可说是不争的事实。

    我将会死在这里吗?

    我拚命观察四周。

    此处是个昏暗的小房间,墙上燃烧著看似不会熔化的蜡烛,而壁面上则是布满诡异的灰色藤蔓,以及吸附于肌肤表现的湿气。

    不会吧?老天爷是要我死在这种地方吗?

    明明在不久之前,生活还是那么顺遂。

    迷宫攻略得相当顺利,我也逐渐习得战技。

    而且有时会吐槽妮梅的天兵发言,有时会输给萝兹莉亚的诱惑,有时会对弗斯的愚蠢言行大感傻眼,过著这种让人开心的日子。

    可是这种无可取代的日常生活,如今却突然从手中溜走。为何我非得死在这里不可?

    不过说起原因,其实我早就心知肚明。

    我之所以会遭逢这种下场,全都是咎由自取。

    说穿了就是我早已忘记自己正在挑战的地方,是会令诸多冒险者轻易丧生、名为迷宫的龙潭虎穴。

    原因都出在我身处于顶尖团队「抵达者」这样的环境里,害我彻底错估了这件事。

    明明过程总是惊险得命悬一线,却因为狐假虎威的关系,对于一直走在钢丝上垂死挣扎的自己视若无睹。

    即使明白这趟冒险是攸关生死,我却对其中的本质是一概不知。

    直到现在被突然扔进第二十层之后,才终于恍然大悟。

    事到如今才惊觉自己铸下无可挽回的大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我是个大笨蛋。一个人再没用也该有所限度。

    或许当真如同艾琳所言,这情况真叫人是哑然失笑。

    能感受到自己的嘴角不自觉地微微翘起。

    「我不要……我还不想死……」

    艾琳用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肩膀不停颤抖,和她平日里那副意气风发的模样是判若两人。

    亲眼目睹熟人如此失魂落魄的样子,反而让我的心情稍稍平复下来。

    没错,我得冷静,现在没空让我这样手足无措。

    藉由《索敌》,我脑中的警铃大作。

    有魔物正逐渐接近这里。

    如果在毫无警戒之下被魔物发现,我们十之八九会死于非命。

    我举起双手用力拍向自己的脸颊,强行振作起精神。

    等有空之后,大可继续害怕发抖。不过为了生存下去,现在得先设法逃命才行。

    「艾琳,快站起来,有魔物正在接近这里,我们快逃吧。」

    我抓著艾琳的手臂往上提。但因为她全身瘫软,拖起来非常沉重。

    「喂!艾琳!」

    「咦……?什么……?」

    「你居然还问!先快点逃离魔物再说!」

    在我的呼唤下,艾琳终于将自我意识从内心世界移向外界。

    「对、对喔……说得也是……得快逃才行……」

    艾琳像在说服自己地如此低语,声音听起来是既缥缈又虚弱。

    她好不容易才从地上起身,却一个没站稳地倒向我。

    我连忙伸手扶住她。

    「艾琳,你还好吧?」

    「我没事……我没事……」

    从那气若游丝的回应不难听出,艾琳的状况是大有问题。

    对于眼下的情况,她恐怕遭受到比我更严重的打击。

    但这也是情有可原。

    原因是从艾琳的角度来看,与她一起被丢来第二十层的唯一同伴,竟是队伍里最不可靠的那个人。

    如果这个人不是我,而是可以胜任前锋的金恩或弗斯,她或许还能抱持一丝希望。

    和艾琳一起被丢进这里,对我而言也近乎是最糟糕的状况,勉强只比妮梅好上一点而已。

    为了尽早帮助艾琳重振精神,我提出较为乐观的看法。

    「传送结晶搞不好就位在附近,可以让我们尽早离开这里。而且金恩他们可能也被传送过来,所以我们现在得先逃命才行。」

    其实我十分清楚这样的可能性很低,根本是睁眼说瞎话、口是心非的论调。

    由于迷宫每一层的范围都相当辽阔,以机率来说是不太可能恰好位于传送结晶的附近。另外,其他成员距离陷阱发动的地点都相当遥远,也就不会出现他们也来到这个楼层的奇迹。

    假如第十七层有其他通往第二十层的传送型陷阱,自然是可以另当别论,可是金恩他们没有方法能够进行辨识。

    倘若金恩他们没有利用传送型陷阱,而是经由正规路线的话,是不可能有办法来到这个楼层。

    失去绘制地图的成员与队上唯一远攻打手的其余四人,除非是失去理智,才会执意继续攻略第一次造访的迷宫楼层。

    这个选择糟糕到不只是会失去我和艾琳,还会害死其他成员。

    而且这里是第二十层,更是既存冒险者队伍里无人抵达过的楼层。

    也就不能指望被其他队伍所救。

    换言之,我们能与人会合的可能性近乎于零。

    若是想活下去,只能自立自强去寻找出路。

    「说得没错!确实是有这个可能性!只要能够找到传送结晶或与大家会合的话,或许就有救了!」

    看著接受我那乐观的论调,眼里再次燃起希望之光的艾琳,我不得不感到一阵失落。

    ──艾琳已经不行了,感觉上完全无法依赖……

    眼下要让艾琳认清事实是很简单,但是不难想像再次陷入绝望的她,将无法派上用场。

    这么一来,不如给艾琳一个虚假的希望,让她成为一尊至少能够听令行事的魁儡还比较好。

    接下来唯一能依赖的,就只有自己的判断力。

    我强行压下持续膨胀的不安,握著艾琳的手一路往前跑。

    我观察著浮现于脑中的地图,发现各处都充满魔物。

    而且每一只魔物的战力都在我们之上。

    第二十层魔物的能耐,完全不是第十七层可以比拟的。

    现场仅有我跟艾琳两人,只要遇上任何一只都肯定会立即丧命。

    事到如今,就只能找出一条不会碰上任何魔物的路线。

    我全速运转大脑,开始搜寻最适当的逃脱路径。

    前方右转之后,在第三条叉路左转如何?应该没问题吧?

    如果位在那里的魔物忽然改变方向会很不妙……该怎么办才好……?

    改走左侧那条路吗?虽然那里的魔物分布密度比右侧更高,但是积极移动的个体却比较少。

    不可以直直往前走,那就沿著原路折返回去吗……

    可恶……早知道就在前一条岔路先转弯了!

    得避免遭到魔物前后夹击,所以能走的路相当有限……

    加速运转的思绪,令大脑快要过热了。

    这太勉强了,魔物的数量多到不像话。

    而且一旦选错路线,与魔物撞个正著,我们就会直接出局。

    必须边跑边思考也很累人。另外,维持思考能力所需的氧气也同样不足。

    事实上对于目前所走的路线,我也没把握一定是正确无误。总觉得自己快要无法坚持下去了。

    先前的选择没有错吗?现在所走的路线是正确的吗?

    真要说来,我们有朝著传送结晶前进吗?真的不是正朝著反方向走吗?

    闪过的不安勾起更多疑问,自信二字早就从我的心中彻底灰飞烟灭。

    但是,唯独继续前进才有活路。

    倘若停下脚步,等待我们的只有死──

    「先……先等一下……」

    我的右手被人拉住。面对这股突然把人向后拉的力量,我反射性地停下脚步。

    我回头一看,眼前是一位出汗量非比寻常、气喘吁吁的少女。

    「我不行了……稍微放慢一下脚步……」

    不同于先前那副颓废的模样,艾琳这次看似是真的跑不动了。

    我和艾琳的体力有所落差,这可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吧?

    结果我因为焦虑的关系,只在关注自己,下意识把她的存在拋诸脑后。

    看著精疲力尽的艾琳,我开始反省自己的疏忽。

    ──什么叫做「艾琳已经不行了」?真正不行的人是自己才对。

    我根本不够冷静。因为担心自己的性命受到威胁,才没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抱歉,我这就放慢速度。」

    透过《索敌》,能够确认附近的魔物跟我们都还有一段距离。

    情况并没有危险到需要勉强奔跑。

    反倒应该趁现在保留体力,以备不时之需。

    目前也不晓得第二十层的范围有多宽广,难保这种逃亡生活会一连过上好几天。

    「我们就别再跑了,改以步行前进吧。」

    我牵著气息尚未调整好的艾琳,继续向前迈进。

    糟透了,我选错路了。

    可恶!我究竟在干嘛啊!?

    我感到自责不已。心中激昂的情绪,则是随著颤抖的右腿被逐渐逼出体外。

    我得冷静,这种时候需要冷静的判断力。

    我大口深呼吸,暂时在脑中整理情报。

    从我们被传送至第二十层之后,很快就过了十个小时。

    当我开始习惯此楼层魔物的行动模式,对于挑选路线已逐渐游刃有余时,偏偏发生这种事。

    原因是疲倦导致注意力下降,以及自己太大意了。

    最终造成我太晚察觉,接下来准备行经的路线上有魔物出现。

    照这样走下去,一定会跟魔物撞个正著。

    就算原路折返,也有一群魔物在那条路上。

    尽管距离远到还无法用肉眼看清,但我们确实陷入被魔物前后包夹的窘境。

    而且前方的魔物正朝著这里逼近,看情况是免不了正面冲突。

    怎么办?得想办法突破眼前的危机。

    「你怎么了?」

    艾琳见我忽然止步而心生疑惑,于是开口关切。

    我现在就连回答问题的时间都不想浪费,只想将仅存的一分一秒通通花费在思考上。

    ──乾脆就这么停下脚步,祈求魔物自行转身离去?

    不行,这样是不对的,这个方法过于乐观,现在得以魔物会继续接近为前提来拟定对策。

    ──应战吗?

    我注视著艾琳的脸庞,大概是因为在精神紧绷的情况下,一连走了好几个小时,她现在显得是相当疲惫。

    在这样的状态下与魔物交手,实在是太过勉强。事实上在艾琳万全的情形下都未必有胜算,更别提目前已精疲力竭的她,此举根本是孤注一掷。

    ──如此一来,就只能那么做了。

    我做好觉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抱歉,艾琳,都怪我过于疏忽,现在的情况是前后都有魔物。」

    「……咦?」

    在我坦白的瞬间,艾琳的脸色立刻刷白。

    我趁她失控之前赶紧解释。

    「希望你冷静下来听我说明。接下来,我打算利用《隐密》躲避来自前方的魔物。」

    「你在胡说什么啊……?」

    「我说啦,就是藉由《隐密》消除气息来瞒过对手。」

    「这怎么可能办得到……?」

    「依我看来应该是没问题。只要我们躲进走道的角落,我相信行得通才对。」

    「你是要我完全别出手,就这么躲在旁边吗?假如被发现的话,我们不就完蛋了!」

    「没错,假如被发现确实是死定了,但只要别被发现就好。」

    「可是──」

    「我认为这是我们最有可能活下来的方法。」

    「不能战斗吗?是难以用咒语一发击倒的敌人吗?」

    「嗯。」

    我与艾琳对视,点头肯定她说的话。

    「来自前方的魔物只有一只,可是后方却有著一整群的魔物,因此就算我们用咒语打倒了前头那只,也会引来后侧的魔物们。这么一来,情况就会急转直下。既然如此,我觉得倒不如使用《隐密》来避开敌人会更为妥当。」

    艾琳的瞳孔不停颤抖,同时窥视著我的脸庞说:

    「我可以相信你吗?倘若失败的话,我们就会死在一起喔?」

    接下来的说服最为关键,我直视著艾琳的眼睛回答:

    「没问题的,你要相信我,我绝对会搞定──不对,是整件事会很顺利的,你放心吧。」

    这既不是装腔作势,也不是空口白话。

    打从金恩第一次将《隐密》传授给我到现在,已过了将近四个月的时间。

    我敢对天发誓,自己一直以来都有认真修练《隐密》。

    我相信自己的《隐密》技巧,比起一般盗贼更加熟练。真要说来是非得这样不可。

    而且还是身为一流暗杀者的金恩,特地拨出宝贵的时间和心力来指导我。

    就算我在队上只是制作地图的要员,但好歹也是「抵达者」的盗贼。

    可不能只回一句「我办不到」就敷衍了事。

    若是我这时无法成功,至今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努力修行?

    我不能老是拜托别人来保护自己。

    这次轮到我来保护「抵达者」的成员,轮到我来保护艾琳了。

    人之所以缺乏信心,那是因为自身还不够努力。

    如果不够努力却抱持自信,只不过是得意忘形。

    在经过足以自豪的努力之后,才首次拥有所谓的把握。

    我对自己的努力以及《隐密》抱有信心。

    艾琳似乎也因为我那坚定的眼神而放软态度。

    「……那就拜托你了。但要是失败的话,我可不会饶过你的。到时就算下了地狱,我也会永远恨著你。」

    照此情况看来,我说什么都不能失败。

    ──啪哒啪哒。啪哒啪哒。

    一股湿润的脚步声正在逐渐接近,即使再缓慢仍是千真万确。

    ──啪哒啪哒。啪哒啪哒。

    这个方法当真行得通吗?还是战斗会比较好?

    我为了压下不断涌上心头的疑问,用力咬紧下唇。

    并且将目光移向声音的来源处。

    ──啪哒啪哒。啪哒啪哒。

    通道前方在烛火微弱的照明之下,直到现在仍无法看清楚潜藏于黑暗之中的那只魔物。

    没问题,这个方法不会错的。

    我在心中如此吶喊,设法振奋精神。

    ──啪哒啪哒。啪哒啪哒。

    同时我也注意著艾琳的状况,她目前正在我的怀里瑟瑟发抖。

    我为了安慰她别担心,用力拥紧她的肩膀。

    ──啪哒啪哒。啪哒啪哒。

    我们一如原定计画,藏身在通道的角落。这么做一定不要紧才对。

    为了避免误入魔物的视野范围内,我们两人缩紧身子,躲藏在遍布于墙上的藤蔓之中。

    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魔物,我尽可能提升自身脱离世界的感觉。

    我要更加深入这种感觉,更加进入《隐密》状态。

    ──啪哒啪哒。啪哒啪哒。

    忽然从黑暗中浮现出某种形体。

    那是绿色?还是蓝色?我无法辨识那模糊的身形到底有著何种色彩。

    ──啪哒啪哒。啪哒啪哒。

    湿润的脚步声更加接近了。

    那是什么?青蛙?

    在烛火的照耀下,其身体的表面微微反光。似乎因为外层有著类似黏液的东西,令它看起来湿答答的。

    这只只能用冒牌青蛙来形容的魔物,以双脚步行的姿态悠哉地走著。

    不能只因为行进速度非常缓慢,就对这只冒牌青蛙放下戒心。

    仔细观察,能发现它的双腿相当粗壮,完全是长满肌肉的两条腿。

    若是它卯足全力往前跳,或许可以轻松跳至几十公尺远的距离。

    体型好像比我们大上一圈?相较于它的上半身尺寸,总觉得眼睛的部分看起来特别大。

    至于它的双手,就没有像两腿那般发达,看起来跟我的手臂差不多细。

    虽然第十六层的马人也是以双脚步行的魔物,但是冒牌青蛙给人的印象却截然不同。

    如果将马人形容成是马匹类似人类那样以双脚步行的魔物,这只冒牌青蛙就只是使用双脚步行的野兽。

    从这只魔物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智慧或秩序,就只有所谓的本能而已。

    ──啪哒啪哒。啪哒啪哒。

    冒牌青蛙已来到我们的斜前方,接近到几乎触手可及的距离。

    它走得好慢,拜托赶快通过啦。

    心脏的跳动速度快到濒临极限。

    心跳声真是有够吵。再这样下去会被发现的,拜托快停下来。

    不论我如何默念,心跳声依旧没有消失。

    不对,这不是我的心跳声,而是来自于艾琳。

    我慢慢扭头望向怀里的她。

    艾琳惊恐地睁大双眼,而且全身不停发颤。

    再这样下去,就算再如何努力施展《隐密》,也会被对方发现的。

    我轻轻压住艾琳的身体,仍止不住她的颤抖。

    她嘴巴半开,状似随时都会惊叫出声。

    喂,你给我振作点啦!

    虽然我很想出声斥责,但眼下状况实在没办法让我这么做。

    迫于无奈,我用右手强行摀住艾琳的嘴巴。

    下个瞬间,我的手掌底下隐约发出一阵惊呼。

    当下,我突然有股想直接把艾琳打昏的冲动。

    我也一样非常害怕,拜托你忍著点,要不然我们都会没命喔?

    不管我怎么用力按住艾琳的肩头,颤抖仍然没有止歇的迹象。

    我的手掌沾满了艾琳的唾液,感觉上被堵住的声音随时会宣泄出来。

    那对鲜红色的眼睛里已布满泪水。

    当我感到心灰意冷,准备死心放弃而扭头看向前方时,这才发现四处都不见冒牌青蛙的身影。

    我将视线移向左侧,只见那只使用双脚走路、模样极其诡异的野兽,其身形逐渐没入黑暗之中。

    它是何时经过我们的前方?

    都怪艾琳的表现著实让人捏一把冷汗,害我完全没注意到敌人的动向……

    确定冒牌青蛙已经远离之后,我才把堵住艾琳嘴巴的那只手放下来。

    能听见一旁传来急促的呼吸声。

    「快走吧,后方的魔物也过来了。」

    我连忙起身,并且拍了一下艾琳的肩膀。

    在我的催促之下,那对泛泪的眼睛看了过来。

    起先我还以为,艾琳是想抱怨我摀住她嘴巴的动作过于粗暴。

    不过,从她嘴里竟给出一个令人意外的回应。

    「我已经受够了……」

    尽管她有遵从我的指示,可是她的一举一动几乎都使不上力。

    平日里总是态度强势的她,如今已不复存在。

    看著不断吐露丧气话的艾琳,我的心底闪过一抹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