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当女孩遇见男孩
    我睁开双眼,眼前是一片漆黑。

    但似乎有东西飘浮在深处,因此绝不是我失明了。

    等眼睛习惯黑暗之后,能看见位于黑暗之中的墙壁、家具等东西。

    我知道这是哪里,这里是我的卧室。

    面对这片司空见惯的光景,可说是让我切身感受到自己已回到瓢立夫镇的瞬间。

    看著阔别许久的卧室,那熟悉的氛围令我无法冷静下来。

    我立刻跳下床,扭头确认时间。

    现在似乎是凌晨三点。我一拉开窗帘,窗户玻璃果然被夜幕染成了纯黑色。

    我这么乱动一阵之后,才终于注意到自己的身体状况。

    总觉得全身轻盈,而且感受不到任何疼痛。

    我试著扭动肩膀,或是把脚抬起来,都看不出有任何异状。别说是伤势,浑身上下更是没有任何不对劲的感觉。

    想必是妮梅为我施展过治疗咒语。

    晚点再去向她道谢吧。

    于是马上没事可做的我,决定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去洗澡。

    毕竟在迷宫里待了一个月以上的时间,自然会想洗去身上的污垢,把自己打理乾净。

    就连不是热爱洗澡激进派人士的我,唯独今天也想在浴缸里好好享受泡澡的乐趣。

    由于目前正值凌晨,浴室所在的一楼并没有点灯。

    大家很可能都还在睡觉。

    总觉得吵醒其他人也挺不好意思,我便蹑手蹑脚地走向浴室。

    尽情泡澡结束后,当我为了回到卧室而沿著阶梯走上二楼之际,从前方数来第三道门的门缝里透出些许亮光。

    那里是我的卧室。

    我不记得自己刚才没关灯就离开房间,于是心生疑虑地将门推开,结果发现一位身穿睡衣的银发少女就坐在床上。

    她似乎也发现我的到来。

    「打扰啰。」

    少女嫣然一笑。

    「这是哪门子的打招呼啊,你居然擅闯别人的卧室。」

    「以你我的交情来说,这又没什么关系。」

    「那么,若是我擅闯你的房间,你肯定会生气吧?」

    「我倒是不介意喔……」

    「喔……」

    现场气氛变得很尴尬。

    但与其称之为尴尬,不如说是令人害臊会更为贴切。

    面对这意料之外的示好方式,我感到相当困惑。

    对了,话说我跟艾琳受困在迷宫里时,一度有过挺浪漫的气氛。

    虽然在迷宫第二十层当时,我们光是求生就已经拚尽全力,让人无心去思考其他事情,但是身处在这种和平的环境之下,就会强烈意识到这件事。

    当时,我几乎是一直牵著艾琳的手……

    「重点是你见到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居然擅闯别人的卧室』,亏我还想听见更感人的台词呢……」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

    我恭敬地鞠躬道歉后,艾琳对我说了一句「你过来。」

    坐在床上的艾琳,用手拍了拍她身旁的空间。

    意思是叫我坐在那里吧。我听从指示乖乖就坐。

    「你这么晚特地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是来看看你的状况,因为你睡了将近一整天。」

    「原来从我跟中头目交手结束后,已经过了这么久啊……」

    「对啊,你既然醒了好歹也来通知我一声,我可是很担心你喔。」

    「我想说大半夜把人吵醒会很不好意思,才没有那么做。所以我应该叫醒你是吗?」

    「你顾虑太多了,况且我一直很担心你能不能早日清醒,几乎都睡不太著……」

    艾琳对于自己的发言感到害羞,就这么低下头去。

    既然觉得害羞,就别把话说出口啊。我在内心如此吐槽的同时,也因为害臊而无法与艾琳对视。

    我很高兴艾琳能这么坦率地向我示好,却也令我不知该如何应对。

    更何况还是跟女孩子两人单独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并且一起坐在床上。

    起先在迷宫里不曾有过的各种幻想,此时全都涌进脑海中。

    「这样啊,抱歉让你担心了……」

    「嗯……」

    拜我这个无从发挥的回应所赐,我们两人的对话就此结束。

    都怪自己不停胡思乱想,害我不知道该如何与艾琳交谈。

    我们以前是怎么聊天的?在迷宫第二十层时,又是以怎样的感觉互相交谈?

    我就此陷入越是意识这点,脑中就越是一片空白的死胡同里。

    「……那就先去把其他人都叫醒吗?」

    「应该还不必吧?我们两人再单独多聊一会儿吧。」

    「喔……」

    退路完全被封死了。

    话说我也太没出息了吧,事到如今居然还想打退堂鼓。

    为了让混乱的思绪冷静下来,我决定先提出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当我们回来之后,其他成员是做何反应?」

    「自然是吓坏了。说起他们一开始的反应,简直就跟撞见死人没两样。」

    「我还真想亲眼看看耶……不过大家果然都当我们已经死了……」

    「那是因为我们失踪了将近两个月。虽然大家表示有不断在搜寻我们,但也快要放弃了。」

    「这样啊,原来我们困在迷宫里长达两个月……」

    在得知外头的世界已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之后,忽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感慨从心底油然而生。

    总觉得自己还无法配合迷宫之外世界的脚步。有一种自己仍置身于迷宫里的感觉。

    可是早一步回到瓢立夫镇日常生活之中的艾琳,看起来就不太一样了。

    对她来说,应该有相当充裕的时间可以思考各种事情。

    经过一阵沉默后,艾琳一脸纠结地提问说:

    「诺特,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面对那道真挚的目光,我不禁有些手足无措。

    我抓了抓后脑勺,冷静地再次确认她的言下之意。

    「你指的是……?」

    「就是你还想继续探索迷宫吗?」

    面对这个出乎意料的问题,我的内心受到不小的冲击。

    对我来说,这就跟日升后是否会日落的问题毫无分别。

    不过在她的眼中,这并不是一个能让人无须思索就有答案的疑问,而是答覆摇摆于肯定与否定之间的问题。

    「你的意思是──」

    「嗯,我考虑不再去探索迷宫了。」

    艾琳直言不讳地继续说:

    「因为经历过这么可怕的事情,我已经受够那种滋味了。外加上我也察觉到自己所追求的事物,并非建立在攻略迷宫之上。因此我决定趁著这个机会,好好思考自己今后的人生。」

    从她的眼眸中,窥视不到一丝消极悲观的情感。

    这是她绞尽脑汁后,最终得出的结论吧。

    艾琳不是基于任何明确的目标才决定加入「抵达者」,记得是顺水推舟促成的。

    既然这是艾琳三思之后所得到的结论,我就必须尊重她。

    反倒是她拖泥带水继续待在「抵达者」里,才是错误的选择也说不定。

    「如果你真的决定这么做,我觉得也不错喔。」

    「我是希望你能稍微挽留我一下……」

    「你在说什么啊……」

    「这就是难搞的少女心呀。」

    「确实是真的很难搞。」

    「诺特你又决定怎样呢?」

    艾琳将上半身往前一倾,探头窥视著我的眼睛。

    就算她这么问我──

    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早就已经确定了吗?我甚至未曾有过第二个选项。

    「我当然会继续探索迷宫。因为我已下定决心要称霸迷宫,现在更是成了我的目标。」

    「这样啊……亏我还希望诺特你可以跟我一起走,然后两人找个地方过上安稳的生活呢~」

    艾琳向后一仰,直接躺在床上。

    「其实我是觉得和你交往,一起过著与魔物无缘的和平生活,之后踏上类似结婚那种与常人无异的幸福之路,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听起来确实不坏耶。」

    「可是,你打算继续探索迷宫吧?」

    「嗯。」

    艾琳听完我的回应后,不满地嘟起嘴巴。

    「意思是我被甩了?」

    「我又没有甩了你。」

    「但你把攻略迷宫看得比我更重要啊?」

    「或许吧。」

    「你好歹也否认一下嘛。」

    艾琳用脚踹了一下我的腹部,不过力道相当轻柔。

    简直就像是与人打闹的那种肢体接触。

    我被踢之后,顺势跟著倒在床上。

    呈现的姿势,恰好是躺在艾琳的身边。

    「要不然就是我去探索迷宫,艾琳你待在瓢立夫镇过著安稳的生活如何?然后假日再一起尽情享受约会。」

    「这算什么?我才不要找个何时死在迷宫也不足为奇的老公呢。若是后来害我守寡的话,我会很寂寞的。」

    亏我鼓起勇气提出这个邀请,居然三两下就被拒绝了。

    重点是怎在不知不觉之间,已认定我们将会结婚,而且我很快就挂了啊……

    当我内心正忙著沮丧和困惑之际,艾琳忽然说:

    「那我也一起去探索迷宫吧。」

    「那个……你刚才有说不想再探索迷宫吧……」

    「前提是诺特你不去探索迷宫呀。既然你没打算退出『抵达者』,那我也不会退出了。」

    「这样真的好吗……?明明你散发著要由你来决定自己的将来,最终还是被别人的意见所影响啊。」

    「话不能这么说呀,这终究是我自己决定的。我刚才有说过吧?迷宫里没有我想追求的事物。但既然你决定继续探索迷宫,这件事就对我有其意义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追求的事物就是你。让我以外的菜鸟魔导士陪你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要是害你死了该怎么办?毕竟天底下没有比我更天才的魔导士啦。」

    「但你在刚被丢进第二十层时,是那么地不可靠喔。」

    「那都是过去式了,今后我会好好表现的。我会努力学习更多关于魔法的知识,成为一名可靠的魔导士,并且一定会保护好诺特你的。」

    「那我就拭目以待啰。」

    我从正躺翻身转向侧面。

    艾琳也恰好同时转向我,我们两人就这么彼此对视著。

    而且我们将脸靠得很近,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她那微温的吐息。

    「要继续之前的那件事吗?」

    艾琳灿烂一笑,露出她那白皙的牙齿。

    我假装镇定地开口反问。

    「之前那件事?」

    「就是那件事啊。」

    「你说的那件事是哪件事?」

    「当然是那件事呀。有的时候就由你主动开口嘛。」

    「意思是我可以吻你吗?」

    「嗯,就连更进一步的举动也可以喔。」

    艾琳闭上双眼,静静地阖起她那浅桃色的双唇。

    我的目光被这柔和的色彩彻底吸引过去,同时伸手搭在她那纤细的肩膀上。

    然后慢慢地将脸凑过去──

    「请等一下!你们两人在耍什么浪漫啊!」

    碰地一声,房门忽然被人一把用力推开。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声响,我们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

    「唔喔!?」

    「发、发生什么事了!?」

    我跟艾琳手忙脚乱得大声怪叫,只见萝兹莉亚气呼呼地闯进房间里。

    「亏我正想与平安归来的诺特弟弟亲密接触而前来一看,为什么你们居然完全沉浸在两人世界里!?刚才根本是正准备接吻对吧!?」

    糟糕。明明我平常都会一直维持《索敌》,能立刻透过气息确定有谁接近,不过现在因为从迷宫逃出生天的安心感,以及和艾琳发展出更深入的关系而心生动摇,害我彻底松懈了。

    对了,记得之前与萝兹莉亚约会时,直到艾琳接近之前,我也是浑然不觉,想想这个战技还真是派不上用场。

    不过我现在是满脑子想入非非,根本没在注意其他人的气息,也只能怪自己不好了。

    「艾琳小姐,请你不要勾引诺特弟弟!」

    萝兹莉亚伸手直直指向艾琳。

    话说有谁能想像得到,萝兹莉亚有一天竟会对著其他女性大声斥责说「不许你勾引我看上的人」这句话。

    真希望她可以摸著自己的良心,好好审视一下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

    「我才没有勾引他呢,这可是建立在两情相悦之上,诺特,对吧?」

    啊、总有一种藉机把麻烦推到我身上的感觉……

    说句心底话,你这时把事情丢到我身上,我也会很伤脑筋耶。

    话说萝兹莉亚不是假装表现出对我抱有好感的样子吗?那她又是在生什么气?难道这也是她的阴谋之一?有许多事情都令我感到一头雾水。

    总之,让人发现我正准备和身为队友的艾琳接吻一事,令我觉得莫名害臊,眼下就先设法蒙混过去吧。

    「抱歉……因为我睡昏头了,刚醒来并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你、你居然背叛我!」

    「诺特弟弟……其实我从稍早之前,就一直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偷听你们的对话,所以我完全看得出来你是在撒谎,不过这个藉口也太马虎了吧……老实说现在的你颇令人作呕喔……」

    算了,会被人一眼识破也不足为奇……

    真要说来,自己居然能扯出这么烂的谎话,连我都挺错愕的。

    我尴尬地挠著自己的头发,这时恰好与一脸不安的艾琳四目相交。

    起先我是考虑等两人独处之后,再向艾琳解释自己刚才为何要说谎,但在清楚看见她那微微颤抖的眼睛时,我忽然感到十分内疚。

    我看还是乖乖招认好了。

    「对不起……我没有说实话……事情一如你刚才说的……本人诺特•亚斯隆,正准备和躺在这里的艾琳•佛特罗德小姐接吻……」

    像这样实际说出口,还真叫人害臊耶!

    而且还是交代自己没能亲到对方,更是让人觉得丢脸!

    既然如此,我情愿是以「我们接吻了……」这句话来作结!

    我胆战心惊地斜眼窥视艾琳的脸色,结果发现她竟是满意地点头以对。

    虽然自己说这种话挺奇怪的,不过我先前的发言简直就跟人渣没两样,因此你应该更加责备我才对喔。我是说真的。

    看著对我百依百顺的艾琳,我忽然对于她的将来感到不安。

    「总之就是这样,我们正准备要亲嘴,麻烦你识趣点快离开这里。」

    「唔~!?那你是承认啰,艾琳小姐!这么一来,我就更不能离开房间了。」

    「我这句话可是为你好,因为我完全不介意在你的面前与诺特接吻。」

    但我会介意啊。

    「瞧你变得真主动呢。事实上我从许久以前,就觉得你很可能会对我造成威胁,最终还是演变成这样……吊桥效应真是不可小觑……」

    「你要是明白的话,就赶紧退出房间啦。」

    「既然这样,我只能使出最后的杀手锏了……由于此举也会危害到我,因此我一直尽可能不想祭出这个手段……」

    「最后的杀手锏……?」

    看见萝兹莉亚做好觉悟的眼神,艾琳不禁慌了手脚。

    我也受到当下气氛的影响,动作生硬地咽下口水。

    「没错,艾琳小姐你先前不是这么说过吗?就是禁止队伍成员之间互相谈恋爱。相信如此深明大义的你,不可能会出尔反尔违背自己当初立下的规矩吧……?」

    「对耶!我是这么说过!从前的我到底在搞什么鬼啊!?」

    艾琳抱头发出哀号。

    确实在萝兹莉亚加入没多久当时,艾琳是有这么说过。

    那时的萝兹莉亚,自然是对于这个规矩大表反对……

    看著像是想向我求救而抬头望来的艾琳,我开口说:

    「嗯……既然说了也只能照做……」

    「说得也是……」

    「所以你们是承认这条规矩啰。那么,就算得狠下心来,我也不得不挺身阻止准备犯错的你们。」

    「最后怎么会变成这样?明明刚才的气氛是那么好耶────!」

    拜托你别这样失控大叫,大家可是会被你吵醒喔。

    「嗨,好久不见啊,诺特。」

    「好不容易才像这样重逢,你的招呼还真乾脆耶,弗斯先生。」

    「别看他嘴上这么说,其实他很担心你们喔。」

    「金恩先生,这是真的吗?」

    先一步走进房间内的人是金恩,然后是此刻才现身的弗斯。

    房间里一下子变得相当热闹。

    大概是被说话声给吵醒,一道娇小的人影出现在走廊上,正揉著眼睛逐步走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人家可是正在睡觉,能麻烦各位安静点吗……?」

    「早安,妮梅姊姊,另外谢谢你帮我疗伤。」

    「诺、诺特!?你醒了吗!?早、早安!」

    一口气扑过来的这道人影,就是我们队上的神官,妮梅。

    「你、你还好吗!?不是妮梅在作梦吧!?」

    妮梅为了确认自己没有眼花,不断抚摸我的四肢。

    这么一来,「抵达者」算是全员到齐了。

    说起余下的两位成员,也就是艾琳以及萝兹莉亚──

    「明明只差一点而已……怎么会这样……呜呜……」

    「这就是诺特弟弟的床呢,有一股好香的气味。」

    艾琳沮丧地瑟缩在房间的角落。萝兹莉亚则是擅自躺在我的床上。

    「喂,诺特,虽说萝兹莉亚与往常无异,但艾琳为啥会在那边碎碎念啊?」

    拜托你别直接忽略萝兹莉亚的脱序行径啦,弗斯。

    另外,麻烦你别再深究这个问题了。

    「可能是因为在迷宫里待了一个月以上,导致她的精神状况不太稳定吧?」

    「是吗?看她白天时都可以与人正常交谈啊……」

    「唔……」

    对了,艾琳在脱离迷宫之际,并没有像我那样失去意识。

    既然她已经与弗斯等人照过面,我这笨拙的藉口自然是不管用。

    「弗斯,那是因为──」

    「萝兹莉亚,麻烦你稍微闭嘴一下。只要肯照做,你擅自跳到我床上一事就不跟你计较。」

    「真拿你没办法呢。」

    萝兹莉亚把毛毯盖在头上,整个人缩进被窝里。

    我只是不计较你跳到我的床上,但我可没同意你这样得寸进尺喔。

    「喂,诺特!你在隐瞒什么?」

    「我、我并没有在隐瞒什么啊……」

    「你骗人……瞧你那副目光游移的模样……」

    弗斯居然不肯罢休,就跟他说什么事都没有啊。就算得知真相,最终也没人能讨到便宜。

    而且以这个案子来说,一个不小心还会让弗斯你受到伤害喔?毕竟我正准备跟女孩子接吻。

    「妮梅知道了!诺特是正准备做色色的事情!」

    为啥你能猜得这么精准无误啊!

    明明平常的发言全都牛头不对马嘴,这次竟然偏离三百六十度之后,刚好就被你给蒙对了!

    由于当时的气氛,我很可能会和艾琳发展出比接吻更进一步的关系,如果被继续追问下去,我将会百口莫辩──

    「那怎么可能嘛,他可是诺特喔?哪会跟艾琳做出那种事情啊。」

    幸好弗斯是个蠢蛋!

    干得好,弗斯!还有一脸看起来就与女性无缘的我。

    嗯,对自己说出这种话,忽然觉得有点可悲。

    「诺特小弟你一回来,我们这个队伍就变得好热闹呢。」

    其实我也这么认为喔,金恩先生。

    现在正值大半夜,各位也太嗨了吧。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毕竟我们可是阔别一个月以上才再度重逢。

    总觉得自己现在就挺兴奋的,大概是我也感到很开心吧。

    「很高兴见到你们活著回来,真的是太好了,谢谢你们。」

    金恩笑著说出这番话,令我不由得眼眶一热。

    确实一如金恩所言,我当真十分庆幸自己能活著回来。

    沉浸在这股既怀念又快乐的气氛之中,我终于切身感受到从迷宫里平安归来的喜悦。

    也是这些日子以来付出的辛劳,好不容易苦尽甘来的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