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他的命运走向
    我当真是个一无是处的人,也难怪会被蜜雅抛弃。

    这件事不能怪她,原因并不在她的身上。

    一切都是我的错,原因全都在我的身上。

    我没有任何资格能责怪她。

    真要说来,她长达十五年陪伴在像我这种一无是处的废人身边,我甚至应该感谢她才对。

    我吐出以上自嘲的同时,今天也继续借酒浇愁。

    自从儿时玩伴蜜雅提议分开以来,时间已经过了半年以上。

    由于和蜜雅一起成为冒险者也同样过了半年左右,因此我的冒险者资历差不多是一年吧。

    话虽如此,我却没有任何成长。

    今天也一样,将上午赚来的钱全都拿来买醉。

    而且其中最无药可救的一点,就是这件事近来已成了我每天的习惯。

    我目前所在之处,是在冒险者之间获得一致好评,能便宜饮酒的好去处。

    与我同桌的人,是上午一同工作而临时组队的成员们。

    跟蜜雅道别之后,因为我不再与特定人士组队,便游走在临时有空缺的队伍之间。

    乍听之下好像很厉害,不过实际上就是我没有任何容身处罢了。

    没有任何战斗系技能、只获得一个世人眼中的超弱技能【地图化】的我,在临时加入的队伍里想当然也不受欢迎,而我本身也没有意愿跟成员们打好关系。

    我这么做,并不是想将他们拒绝在外。

    而是跟所有人保持若即若离的距离,为了尽可能避免在当地的冒险者业界留下负评,于是我在许多队伍之间,被当成人球踢来踢去。

    若是在冒险者之间恶名昭彰,将会再也找不到工作。更何况我既没有优秀的技能,更是没有任何过人之处。

    或许选择冒险者以外的工作可以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单纯,就此过上正常的人生也说不定。

    但我就是办不到,我实在没办法放弃梦想。

    如今我已失去蜜雅,假如再舍弃成为冒险者的梦想,总觉得自己会变得一无所有,这让我感到十分恐惧。

    因此我今天也压抑着自己的情感,在脸上挤出不习惯的假笑,勉强继续留在这里当个冒险者。

    这段期间,曾有人骂我是个废物。

    有时我甚至会抛下尊严,自愿担任队伍中帮忙扛行李的角色。

    对于被蜜雅抛弃的我而言,老实说根本不在意所谓的尊严。

    所以每当工作结束之后,我就会像这样跑来借酒浇愁。

    说起来最不可思议的地方,就是我适度地和当天临时组队的成员们饮酒闲聊,适度地打好关系之后,有些人会再来邀请我成为临时队员。

    当我在酒宴上分享自己抽中的技能是【地图化】,后来被儿时玩伴抛弃的插曲之后,倒是换来不错的反应,莫名替现场炒热气氛。

    感觉上,人们很喜欢听见他人的不幸。

    曾几何时,这段自嘲的插曲成了我的固定话题。

    有人听完后大声嘲笑,有人听完后表示同情,更有人听完后陪我一起哭泣。

    其实我觉得只要大家肯听我说话就好,至于换来怎样的回应都无所谓。

    可是,我最想与之诉说的那个人,已经离我而去。

    这个事实令我不由得悲从中来。

    |倘若蜜雅看见我现在这副堕落的模样,会作何感想呢?

    以上疑问,每晚都浮现在我的脑中。

    她会捧腹大笑吗?她会感到怜悯吗?总觉得这些反应都不对。

    她应该是再也不会有任何感触吧?

    那天,蜜雅决定舍弃我,对我感到心灰意冷。

    不对,不是这样,是我令她觉得心灰意冷。

    半年前|

    「诺特,我们还是分别踏上各自的道路吧……」

    蜜雅表示有话想对我说而相约见面,在抵达现场的瞬间就听见这句话。

    「……」

    就算我想开口回应,喉咙却不听使唤。

    我对此早有预感,明白这个瞬间终有一天会降临在我身上,大脑早已理解这个现实。

    都怪我太依赖蜜雅了。

    但我也是莫可奈何,谁叫我只得到【地图化】这种超弱技能。

    基于上述想法,我近来已经放弃努力,放弃与蜜雅成为一流冒险者的梦想。

    起初第一个月,我也有试着去努力。

    不过我很快就失去动力。

    因为我深切体认到,像我这种人再如何努力也毫无意义。

    原因是我亲眼目睹蜜雅的实力和才能。当她轻而易举完成我这辈子都无法抵达的巅峰,我的信心受到重创。

    看着得天独厚又努力不懈的她,我的自信彻底崩溃。

    虽然我已放弃努力,却还是假装自己充满干劲。

    但是蜜雅的直觉十分敏锐,大概是已经看出我在自欺欺人吧。

    我欺瞒蜜雅长达五个月以上的时间,而蜜雅也假装被我蒙骗地陪在我身边。

    想当然耳,这种关系不可能有办法继续走下去。

    我们之间并没有发生任何具体的事件,也没有为此讨论过。

    不过这股气氛却隐约弥漫在我们之间。

    倘若真要举出一个具体的事件,套一句蜜雅的台词,就是她相信我会改过自新,相信我们的关系会得到改善。

    可是蜜雅真的太过优秀,又是个很能容忍的人。

    因此她选择容忍。

    容忍到极限,容忍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我对此早有预感,明白这个瞬间终有一天会降临在我身上,大脑早已理解这个现实。

    不过内心却难以接受。

    接下来的事情,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不对,其实我都有印象,单纯是我不愿回想罢了。因为不愿回想起这件事,所以当成是没有印象也无所谓吧?

    唯一深深烙印在我脑海里的一件事,就是她离去之际,被我给惹哭了。

    记得是我冲口骂出惹她难过的事情。

    我真的很差劲,真的很没出息。

    这也是我一生之中,最后悔莫及的一件事。

    既然我配不上她,好歹也要用笑容送她离开。希望至少在最后,能将蜜雅的笑容烙印在心底。

    偏偏我就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办不到。

    我今后应该再也没脸去面对蜜雅了。

    她就像是想要逃离现场,想要从我们成为冒险者展开活动的布洛德镇转身离开一样。

    如果是这么优秀的她,即使在竞争对手众多的王都也绝对能当上冒险者,而且是一流的冒险者。

    想必她将会变得十分出名,让自己的名字传遍国内。

    毕竟蜜雅是既强悍又漂亮,光凭她那过人的美貌,必定能让世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到时兴许还会接受采访,聊起自己的孩童时代。

    |但在她的回忆里,不会出现我的名字。

    *

    这天的开始,与平日没有任何差别,是个一如往常的早晨。

    我一成不变地来到被称为公会、让人接取冒险者委托的场所,寻找着临时有空缺的队伍。

    说起这天早上唯一的变化,就是接下来被一名青年搭讪。

    「打扰一下,你就是诺特·亚斯隆吗?」

    这件事发生得突如其来,忽然有人从背后向我搭话。

    我吃惊地猛然转过头去,眼前站着一名身高稍微在我之上的青年。

    年纪看起来约莫二十多岁。

    他有着一头白色短发,以及一双黑色的眼眸。

    他那双眯眯眼,给人一种稳重的印象,嗓音听起来也沉着稳重,让人觉得很舒服。

    不过此人身上的穿着却一反他给人的印象,是纯粹的黑色。

    依照他的装备来看,战斗职业很可能是盗贼或暗杀者。

    「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从未在公会里见过此人。由于对方知道我的名字,让我随即提高警觉地提出质问。

    只是青年并没有将我的态度放在心上,开口继续说:

    「我一直在四处找你,寻找拥有【地图化】技能的你。」

    老实说,我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这个人在寻找【地图化】的拥有者?为什么?为何他要寻找这种最具代表性的超弱技能?难道是想来数落我吗?还是哪门子的诈欺?

    各种疑问接二连三地浮现在我的脑里。

    眼前的青年似乎已看穿我的思绪,接着解释说:

    「你尽管接受我字面上的意思就好,因为我觉得你的技能很有用,才会四处找你。」

    「我的【地图化】很有用?」

    虽然自己说这种话并不太适合,但我实在不这么认为。

    确实,这个技能说方便是方便,却不到有用的地步。

    【世界地图】和【地图】绝对比这招更加方便,重点是比起消耗技能栏位这么吃重的地图系技能,其他技能肯定好用多了。

    我取得此技能已有一年,自身对于【地图化】的评价与世人完全一致。

    「嗯,没错,拥有此技能的你,对我们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我们?」

    我又冒出另一个疑问。他说的不是「我」,而是「我们」。

    意思是除了眼前这名男子以外,还有其他人需要这个技能吗?

    「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虽然提到了我们,不过其他人并没有来到这里|」

    男子搔了搔头,接下去说:

    「我叫做金恩,隶属于名为『抵达者』的队伍。」

    「抵达者」|

    纵使是菜鸟冒险者的我,也耳闻过这个大名。

    记得那是一支在冒险者之间相当罕见、专门攻略迷宫的队伍。

    所谓的迷宫又是什么呢?

    对于一般大众而言,就是指这个世上只发现十几座、内部情况超乎世间常理的神秘空间。

    即便入口位于地表,但听说从入口延伸进去,是一片无视物理法则、极其辽阔的世界。

    而且栖息于内部的生物、生态体系与环境,都与地表截然不同。

    甚至还有魔物出没。它们有别于地表生物都相当强悍,即便是一般的A级冒险者,也可能在进入中层时就赔上性命,称之为地狱也不为过。

    像这种远比起地表更容易丧命的迷宫,愿意进入其中的冒险者是少之又少。

    不过执意进入迷宫的狂人,却又层出不穷。

    原因就在于进入迷宫的冒险者,往往都会获得莫大的回报。

    里面埋藏着各种地表无法取得的资源、魔道具、武器与珍宝。

    相传在任谁都不曾抵达的最深层,隐藏着远胜过以上物品的某种存在。

    甚至有一派学说认为,迷宫是诸神打造出来的场所。

    人们对于这个尚未有谁抵达、必须称霸迷宫才可以取得的特典,抱持着近乎异常的梦想与希望。

    就只有实力受到世人认同、万中选一的队伍,才能够进入迷宫。

    在如此精锐的队伍之中,最接近称霸迷宫的队伍就是「抵达者」。

    这名男子的话语,一般来说着实令人难以置信。

    无论是眼前的他,就是那个知名队伍「抵达者」的一员,以及这群人居然会需要像我这种人。

    迷宫对于我这种三流以下的冒险者而言,根本是全然无缘的存在。

    就连进入其中这种事,我都从来没有想象过。

    不过金恩像是想消除我的疑虑般,一脸认真地朝我伸出手来。

    「诺特,若是你不嫌弃的话,要不要加入我们的队伍呢?当然这是正式的邀请。」

    但是当时的我,情绪激动到难以冷静。

    我想改变命运,我想改变现状。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渴望摆脱现在这种不事生产且毫无价值的日常生活,根本不可能有办法拒绝向我伸来的那只手|

    就在这一天,我的命运再次产生剧烈的变化。

    插图31_fm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