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关于今后的同伴
    一位自称是「抵达者」的成员之一、名叫金恩的青年,邀请我加入队伍的隔天。

    我和金恩一起离开布洛德镇,前往「抵达者」根据地所在的瓢立夫镇。

    全世界仅有十几座迷宫,其中一座就存在于瓢立夫镇。

    该处就叫做「瓢立夫迷宫」,也是此王国内唯一的迷宫。

    位于王国境内西南方的瓢立夫镇,与其说是一座城镇,不如称之为城市会更为恰当。

    多亏前来挑战此座迷宫的冒险者们,以及从迷宫发现的珍宝,让当地得以蓬勃发展。

    事实上,我是第一次来到瓢立夫镇这种欣欣向荣的都市。

    拜此所赐,我现在有点紧张,真要说来是静不下来。

    谁叫我跟蜜雅出生在十分偏僻|当真极为偏僻、名为恰葛兹的小村子。

    直到我十五岁之前,都一直生活在那里。

    由于恰葛兹是个偏僻村子,那里想当然也没有存放神之石板。

    因此我们只能前往其他城镇,才有办法接受赠予仪式。

    尽管蜜雅与我同龄,但因为她比我更早出生,所以在我年满十五岁的当月,我们才一起动身前往位于附近、名为布洛德的城镇。

    然后在那里获得技能,就这么成为冒险者。

    「瓢立夫镇是个怎样的地方呢?」

    我们必须花费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抵达目的地。

    即便从布洛德前往瓢立夫的距离并非特别遥远,但旅途仍相当漫长。

    两人就这么默默地一直在马车里摇来晃去也不是办法,所以我试着提出问题。

    「那里十分热闹,虽说我在瓢立夫只住了几年,倒是挺喜欢那个地方。」

    热闹的城镇吗……由于我去过的城镇并不多,因此有点难以想象出具体的景象。

    话说回来,既然金恩目前住在瓢立夫,表示他是为了找我才特地来到布洛德。但这又是为什么呢……

    当我说出心中浮现的疑问后,金恩诚恳地回答说:

    「我们就是这么渴望得到拥有【地图化】技能的成员。从来自布洛德镇的冒险者口中得知诺特小弟你的消息之后,我就一路飞奔过来了。」

    他说的冒险者是谁啊……

    因为我跟太多人聊过这些自嘲的事情,联想到的对象多不胜数。

    「但是这样没关系吗?金恩先生你来到这里,『抵达者』在这段期间就只能暂时中断探索迷宫吧?」

    「这倒是不要紧,因为我们队上负责吸引魔物注意的坦克系战斗职业成员刚好脱离队伍,本来就暂时无法继续探索,所以不光是【地图化】,我们也正在招募能担任坦职的新成员。」

    换言之,根本无法算是不要紧吧……?他们等于是队伍出现了空缺……

    「对了,你们为何需要【地图化】拥有者呢?」

    我将一直抱持的疑问脱口而出。

    其实我从昨天起就对此事感到疑惑,却迟迟找不到机会询问。

    「尽管迷宫里会出没各种被称为冒险者杀手的强悍魔物,但是我们这种专门攻略迷宫的队伍,所面临的瓶颈不光只有这个|」

    金恩以这句话为开场白缓缓道来。

    根据他的解释,迷宫内部的构造比我想象中的更加辽阔且复杂数倍。

    有前人绘制地图的浅层倒是还好,但从没有地图的中层开始,别说是目前所在地点,甚至就连沿着原路往回走都很困难。

    身处在这种场所,每次都要确认目前所在位置都十分费工,效率也奇差无比。

    对于战斗很有自信的「抵达者」而言,这反倒比起打倒魔物更令他们吃不消。

    因此他们才会寻找【地图化】技能的拥有者。

    听完金恩的说明,确实能让人理解,但同时又冒出另一个新的疑问。

    「既然如此,我觉得你们去寻找【世界地图】或【地图】技能的拥有者,应该会比较好吧……」

    这是理所当然的疑问。

    即便基于稀有度是UR的关系,持有者可说是相当罕见,不过【世界地图】的效果完全在【地图化】之上,而消耗技能栏位比【地图化】更少的【地图】,或许拥有者还同时兼具战斗系技能,将其招揽为队友也绝对更为方便。

    上述想法既是世人之间共通的结论,我也认为这个评价相当中肯。

    不过金恩面对这个提问,却是露出一张终于等到这个问题的笑容。

    「诺特小弟,你知道【世界地图】和【地图】效果说明的正确内容吗?」

    我当然是不知道,因为大家通常都是独自一人进入神之石板所在的房间,其他人自然无法在旁边观摩。

    只能说蜜雅是例外,她让我一起欣赏显现在石板上的内容。一般来说,大家都不会让外人陪同。

    我摇了摇头。

    「这是【世界地图】与【地图】显示于石板上的文章。听说是根据过去的纪录,以及参照技能拥有者所还原的内容。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取得这份资料。」

    语毕,金恩将两张纸递到我的面前。

    |【世界地图】|

    稀有度:UR

    消耗技能栏位:3格

    效果:将这个世上一切地点的地图,当成知识记忆在脑海中的能力。

    |【地图】|

    稀有度:R

    消耗技能栏位:2格

    效果:以自身半径一公里为范围,将这个世上之地形当成知识加以理解的能力。

    原来如此,这就是关于以上两种技能效果的解释。该说是一如我当初的想象,它们的效果都在【地图化】之上……

    「那么,接下来轮到诺特小弟,你还清楚记得【地图化】的解释吗?」

    老实说我已经忘了……

    由于当初取得这项技能时的打击太大,害我完全没有想把内容抄写下来的念头。

    更何况只要对着神之石板进行祈祷,就能够一再确认自己所获得的技能的详细叙述,因此我想没人会特地记住那些内容……

    我又再次摇头以对。

    金恩见状后,又拿出一张纸递向我。

    「这是【地图化】效果说明的原版内容。」

    我开始阅读纸上所写的内容。

    |【地图化】|

    稀有度:SR

    消耗技能栏位:3格

    效果:当事人所经之处大约半径一公里的范围会自动进行地图化,化为知识记忆在脑海里的能力。

    印象中确实是这类的叙述。

    总觉得字面上的内容有点不太一样,但应该是听人转述所产生的差异吧。

    「你看完这三份资料,没有注意到什么吗?」

    「那个……不好意思,我完全看不出来。」

    「说得也是,尽管自己说出这种话似乎不太恰当,但我觉得一般不会有人察觉出来。」

    「是哪个部分值得让人关注呢?」

    「最值得关注的一点,就是唯独【地图化】没有加入『这个世上』这段叙述。」

    我再次比较手中三份资料的内容。

    「确实【地图化】是没有这段叙述……不过这部分为何会那么重要?」

    「你有听说过,迷宫是个脱离世间常理的场所吧?」

    「那个,是的……」

    「我想表达的意思,就是迷宫处于『这个世上』的范围之外,因此【世界地图】和【地图】在那里都无法发挥身为向导的作用。反观【地图化】,情况又是怎样呢?」

    在如此明显的诱导之下,我能清楚感受到金恩所想表达的意思。

    与此同时,也看出了被称为超弱技能的【地图化】之效用|

    「它在迷宫内部也能使用是吗?」

    金恩点头肯定了我的假设。

    看见他的反应,我感到一阵不寒而栗,全身起满鸡皮疙瘩,心生一股仿佛脑中血管全被打通的激昂感。

    |被称为超弱技能的【地图化】,也有能够发挥的地方。

    这个技能并不会被人取代,而是具备其特殊性的有用技能。

    在得知这个事实的瞬间,宛如当头棒喝般让我大感震惊。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但既然【地图化】有这种用途,为何世人对它的评价会这么低呢?」

    「那是因为世人还不知道这件事,我们也是偶然之间才掌握到这个事实。」

    「偶然之间?」

    「没错,我们在攻略迷宫的途中,碰巧发现了冒险者们的尸体。因为尸体已化为白骨,大概是许久以前相当活跃的队伍。之后我们为了准备祭拜,在确认他们的身份而翻找持有物时,竟然从中发现数张地图。」

    金恩将状似是其中一张的地图递给我。

    「这与市面上贩售的浅层地图截然不同,是尚未出现在市面上的中层地图。附带一提,市面上的那些浅层地图,是没有透过技能所绘制出来的。」

    金恩交出另一张地图。

    两者的差异是一目了然。

    白骨遗体所拥有的地图不仅内容详尽,还画得相当精确。

    简直就跟浮现在我脑海里的地图一样。

    「所以我们得出一个假说,这份地图或许是利用某种技能绘制出来的。【世界地图】跟【地图】在迷宫无法生效的事实,在探索迷宫的冒险者之间可说是广为人知,不过根据我们仔细调查之后,发现并没有留下任何人尝试过【地图化】技能的纪录。之所以无人尝试,原因就在于【地图化】技能的拥有者,原则上都不会进入迷宫。」

    我能理解金恩想表达的意思。因为【地图化】被冒险者评为超弱技能的传闻,当真是太有名了。

    一般取得【地图化】的人,都不会成为冒险者。

    更何况还是一流冒险者都极可能丧命的迷宫,所以根本不可能会进入其中。

    再加上【地图化】的稀有度莫名偏高,持有者相当罕见也应该是原因之一。

    「也有可能是类似那群已经过世的冒险者们,为了独占这部分的利益,即使知道也刻意隐瞒……」

    金恩又稍加补充说明。

    「可是根据你的解释,【地图化】技能未必可以在迷宫里生效吧?比方说化为白骨的那群冒险者,也许是碰巧有人很擅长绘制地图,或是拥有不为人知的新技能等等。」

    我基于不安,将心中的疑虑问了出来。

    金恩听完后,神情尴尬地搔了搔脸颊。

    「这部分我不否认,直到实际测试过【地图化】之前都无法确定……不过根据其中一派的假说,【世界地图】与【地图】在迷宫内部无法使用的原因,很可能就出在『这个世上』一词,因此我想【地图化】可以生效的猜测应该没有错……当然我无法挂保证。」

    那个,这部分我倒是希望你能挂保证……

    漫长的旅途宣告结束,我们终于抵达瓢立夫镇。

    途中,我除了向金恩询问「抵达者」为何需要【地图化】以外,也聊了许多事情。

    比方说,打听「抵达者」至今从事过哪些活动等等,而我也透露了自己跟蜜雅之间的往事。

    金恩对此完全没有出声嘲笑,一脸认真地侧耳倾听。

    当我穿过通往市区的大门,首先就被瓢立夫镇热闹的街景给吓傻了。

    能看见许多前所未见的事物,映入眼帘的一切光景都令人备感新鲜。

    像是栉比鳞次的摊贩、宽阔的街道,以及络绎不绝的人潮和马车。

    我跟在金恩的身后,东张西望被四周景物吸去目光的同时,不知不觉间抵达一栋巨大建筑物的前方。

    建筑物的立牌上,以色彩缤纷且斗大的文字写着「抵达者」。每个字体还真是具有强烈的自我主张。

    金恩停下脚步,面向我说:

    「欢迎来到我们的根据地,『抵达者』的队伍小屋!」

    目睹金恩那张以所属队伍为荣的表情,我终于切身感受到自己已经来到这里了。

    如今已不容许我回头了。

    不对,我原本就不打算回头。

    就算回头,等待我的也只有这半年来那种既悲惨又充满痛苦的生活。

    我已经受够那种日子了。

    这一次……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做错了。

    因为与蜜雅的冒险者生活尝尽失败,在内心遭受挫折之后,我无法继续陪伴在她的身边。

    经历过如此无药可救、一点出息都没有的过去,我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纵使「抵达者」的成员们,都是实力远在蜜雅之上的佼佼者,我也绝对会跟上他们的脚步,死缠烂打地紧追在后。

    即便这是一条修罗之道。

    为的是回应那些需要我的人们,为的是避免让「抵达者」对我感到失望,同时也想回应他们的期许。

    这一次,我不会再放弃努力,必定会拼死挣扎到底。

    |没错,就试着在自己的心中立下这段誓言吧。

    *

    「既然大家都到齐了,就从自我介绍开始吧。」

    金恩开口提议。

    此话一出,房间内的五名男女皆陷入沉默。

    说起在场的五名男女分别是|

    远从瓢立夫镇前来邀请我加入「抵达者」的金恩。

    腰上挂着两把刀,留了一头自认为帅气的发型,但老实说不太适合他的蓝发青年。

    身穿黑色长袍、将一头银色秀发绑成左右两条辫子的女孩子。从打扮来看,应该是魔导士。

    还有一名与其说是穿着法袍,反倒更像是法袍附属品的幼女神官。

    最后则是其貌不扬的我。

    至于这里是「抵达者」队伍小屋内的一处房间,俗称餐厅。

    我们五人在款式朴素的木桌边,各自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来。

    「那个……自我介绍……究竟该说些什么才好呢……?」

    一脸畏缩的幼女神官,吞吞吐吐地说着。

    此刻的她目光飘移,嗓音也不时颤抖,额头更是隐约冒出汗水。

    看她的样子似乎相当紧张,虽然我不懂是为什么。

    不过说句老实话,这个问题着实帮了大忙。

    毕竟我是个不清楚自我介绍要说些什么,最后只会模仿前一位介绍方式的那种人……

    对于没有特征或特技的人来说,这类活动都是一种痛苦。

    「我想想喔……基本上就说出自己的名字与战斗职业,还有为什么想要称霸迷宫的理由就好吧?记得队伍成立当初,也是以这种方式来自我介绍吧?」

    金恩看向蓝发青年。

    「嗯,大概吧。」

    青年态度冷漠地应了一句。

    想要称霸迷宫的理由吗|

    听完金恩的提议,我的心中出现些许焦虑。

    报出姓名是不成问题,至于战斗职业因为尚未决定,直接照实回答也无伤大雅,但唯独最后这个项目,我实在不知该如何开口。

    我决定进入迷宫的理由是什么?我为何想要加入这个队伍?为了钱?还是为了名声?

    不对,都不是,总觉得这些答案都不恰当。

    更何况我决心成为冒险者的理由,实在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记得是蜜雅小时候听完双亲的冒险经历,她就提议说「我们长大以后一起成为冒险者吧!」于是我就把她的这句话当成目标,根本不值得一提。

    因此被人问到我为何想要称霸迷宫,我也找不出任何冠冕堂皇的回答|

    「那就从我开始,然后顺时针依序自我介绍,就由诺特小弟你来担任最后一棒。」

    大概是心中的焦虑呈现在脸上,金恩特地帮我解围。

    这真是帮了大忙……

    「我名叫金恩,因为没有姓氏,所以直呼我的名字就好。战斗职业是暗杀者。想称霸迷宫的理由,就只是希望自己的名字能记载在历史里。」

    想把自己的名字留在历史里啊……

    该说是跟我这种人看着不一样的景色吗?或是水准截然不同。

    难怪他会成为一流队伍「抵达者」的一分子。

    我实在没有这么远大的抱负,也不曾想象过这种事。

    感觉上,无法当成我为何想称霸迷宫的参考。

    「好~下一个是我。」

    坐在金恩左侧的蓝发青年从座位上起身,开口说:

    「我叫做弗斯·葛兰兹,是『抵达者』的队长。至于我为何想称霸迷宫,当然就是想出人头地,受女人欢迎!完毕!」

    居然毫不避讳地说出这种话……而且说得充满自信……

    像这种一般人难以启齿的内容,他居然脸不红气不喘地说了出来……

    话说把这种事当作称霸迷宫的理由,真的没问题吗?这样也算?深入思考此问题的我,反而显得像个笨蛋一样。

    我把目光移向在场的两位女性身上,发现她们都露出近乎死心、仿佛看见脑残的眼神望着弗斯。

    这种理由果然会被人唾弃……

    「弗斯你就是因为这样子,才会老是交不到女朋友……」

    女魔导士似乎感到相当傻眼,将自己的心底话脱口说出……

    「艾琳你什么都不懂,所谓的男人都跟我一样。新来的,你老实回答我,你也是为了受女生欢迎才决定进入迷宫吧?」

    别把这么难回答的问题丢给我啦……

    |我是为了受女生欢迎才进入迷宫吗?我是为了博得蜜雅的芳心,为了让她刮目相看,才决定进入迷宫吗?

    总觉得好像不太对。

    我与蜜雅的关系已经结束,感觉上无法再修复了。

    一度遭到破坏的关系,再也无法回复原样。

    就算我称霸迷宫,立下惊人的功绩,日后再度与她重逢,也一定找不回我所深爱、跟以前一样的关系。

    「这种事我也说不准……」

    面为弗斯的提问,我只能给出模棱两可的答案。

    「接下来轮到我了。」

    下一位成员进行自我介绍。

    这次开口的人,是方才对弗斯讲出辛辣评语的女魔导士。

    记得弗斯称呼她为艾琳。

    在这个全都是年轻人所组成的队伍里,年龄看起来跟我最相近的人,应该就是她了。

    这位少女的特征就是她梳着一头长达腰间的双马尾。

    长相算是相当可爱,不过从她那双凤眼以及表情来看,让人能感受到她的个性似乎较为刻薄。

    当然也可能只是她刚才对弗斯提出批评的模样,令我产生这类成见……

    「我的名字叫做艾琳·佛特罗德,战斗职业是魔导士。我之所以会想要称霸迷宫,是希望能达成任谁都无法实现的丰功伟业,证明我是世界第一的魔导士。」

    一如我的成见,这个人的个性肯定很刻薄,总觉得她自尊心很高……

    而且她的目标,还是以自己就是世界第一的魔导士来当作前提……

    在我稍微想与她划清界线的同时,也有一点羡慕她。

    因为我所欠缺的就是这种自信。

    感觉上她与既自卑又缺乏信心的我,是两种极端的存在。

    或许就是基于这个原因,我对于夸下如此海口的她,并没有感到排斥或难以理解。

    艾琳说完之后,在场所有人都将目光移向尚未自我介绍的幼女神官。

    幼女感受到大家的视线,发出「咦耶?」这种既错愕又困惑的惊呼声。

    金恩温柔地说了一句「轮到你自我介绍啰,妮梅。」她才终于进入状况。

    幼女猛然起身,甚至碰地一声把椅子撞倒了。

    「我名叫妮梅……妮梅·帕金……职、职业是神官……那个……另外……希望能攻略传说是神明打造的……迷宫……」

    位在我斜前方的幼女,汗如雨下地完成了她那生硬的自我介绍。

    比起她那头红褐色的短发,她的脸颊显得更加红润。

    「你没事吧?」

    我装出近乎可疑的平静语气关切她|

    「是、是的!」

    结果只换来十分僵硬的回答。

    她看起来完全不像是没事……

    「妮梅相当怕生,直到她习惯以前,希望你能温柔地关注她。」

    「人家才没有怕生!就只是不擅长面对初次见面的人!」

    面对金恩的缓颊,幼女忍不住大声吐槽。

    对于熟人就毫不客气……这怎么看都是所谓的怕生吧……

    但是包含她的这部分在内,都让人觉得可爱,恐怕是因为她还很年幼的关系|

    「新来的,为了避免你误会,我先提醒一下,这女人乍看之下很年幼,但其实已经二十二岁,是个比我们都年长的欧巴桑。」

    「咦!不会吧!?」

    面对弗斯所告知的惊人事实,我情不自禁大喊出声。

    妮梅看见我讶异的模样,害羞地缩起身子。

    「这、这是真的……由于妮梅是矮人……外表总是比实际年龄……看起来更小……还、还有弗斯!人家才不是欧巴桑!是二十二岁的大姐姐!」

    对于熟人的态度就很强势……这个人果然很怕生……

    在这之后,我道歉说「很抱歉刚才发出那么失礼的惊呼声,妮梅姐姐。」而妮梅则是高兴得浑身颤抖「终于加入一位把妮梅当成姐姐仰慕的后辈了……」出乎意料还挺容易搞定的。

    虽然感觉上仍有隔阂,但是照此情况看来,我应该很快就能跟妮梅打成一片。

    当我慈眉善目地注视妮梅时|

    「最后轮到诺特小弟你了。」

    金恩对着我说出这句话。

    「啊……」

    至此,我才终于想起自己尚未完成自我介绍。

    糟糕,因为与妮梅交谈的关系,我完全忘了这档事。

    我到现在还没有决定好要说的内容,这下该怎么办?

    啊~!算了!一切顺其自然,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

    「我叫做诺特·亚斯隆,以前与其说是一名冒险者……反而更像是打杂的。基本上会使剑,不过实力只比门外汉好上一点,应该帮不上什么忙。至于我想要称霸迷宫的理由|」

    我没在事前仔细思考过自我介绍的内容。

    正因为没想过,不由得将心底话脱口说出。

    这句话,能确切代表我背负着难以忘怀的过去、黯淡无光的现状,以及茫然的心愿。

    这是我一直很想实现,却未能化成言语的愿望。

    「我想要称霸迷宫的理由,就是希望能够改变自己。」

    听在旁人耳里,或许会认为我说得不明所以。

    但是现场没有一人嘲笑我,也没有一人数落我。

    至于原因,大概是即使抱着不同的理由,在场就只有目标一致的同志。

    「很好的自我介绍。那我就重新再说一次,欢迎你来到『抵达者』!」

    对于一直在寻找容身处的我来说,金恩的这番话当真令我非常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