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次的迷宫冒险
    「好,那现在就前往迷宫吧!」

    我刚结束自我介绍没多久,弗斯就说出这个爆炸性宣言。

    「咦,现在吗!?」

    无论是心理准备、装备的准备,以及实力方面的准备,完全都还没做好。

    我来到这个城镇还不足一天,老实说从未想过会马上进入迷宫。我身上配戴的武器跟防具,全都便宜到几乎与底层冒险者毫无分别。

    至于剑术方面,我几乎没办法独力打倒出没于附近森林里的低等魔物。

    这样的我没有做好任何准备,就直接进入那种一流冒险者都会轻易丧命的迷宫,简直是强人所难,会闹出人命的。

    「毕竟新来的|叫做诺特对吧?得测试看看【地图化】能否在迷宫派上用场不是吗?毕竟这只是金恩的假设。」

    「是没错啦……不过今天已经很晚了,改在明天如何?」

    艾琳露出一副懒得现在前往迷宫的模样,整个人躺靠在椅背上。

    弗斯完全不把艾琳的态度放在心上,径自继续说:

    「只是前往一楼的话,很快就能回来了。毕竟诺特的【地图化】能否生效,可说是最为紧要的问题,所以我想趁早解决。」

    「好吧,那就在晚餐前快去快回。」

    艾琳似乎同意了弗斯的提案,举起双手从座位上起身。

    除了我以外的成员们,也随着艾琳纷纷站了起来。

    「请等一下!我就这样进入迷宫,当真没问题吗?虽说我之前都是一名冒险者,可是几乎不会战斗……」

    准备走出餐厅的金恩,并没有将我的不安放在心上,他笑脸盈盈地转头说:

    「安啦,这部分没什么好担心的。」

    到底是哪部分没什么好担心的……?

    我的第一次迷宫冒险,就这么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十分仓促地确定成行了。

    为了避免野生魔物误闯市区,瓢立夫镇的周围盖了一道城墙。

    因为城墙上施加魔法,寻常魔物没办法撞破。

    至于这道魔法措施的能量来源,是从城里居民身上征收相当微量的魔力。

    至于征收来的魔力,也会分给供水、供电等各种赖以维生的公共设施所使用。

    因此世上普遍的现状是居民越多的城镇,就会拥有更加优质且安全的生活环境。

    瓢立夫镇周围的城门之一,也就是位于南侧的城门,又被称为迷宫之门。

    此城门之所以被冠上这个名称,是因为通过该门的右侧不远处,即可看见瓢立夫迷宫,而前往迷宫的冒险者们,都一定会穿过这扇城门。

    我们「抵达者」也不例外,必须穿过这扇迷宫之门,才会抵达与城镇西南侧相邻的迷宫入口。

    迷宫的入口,存在于一座长满青苔的石造建筑物里。

    在这座久远到无法想象出是哪个年代打造而成、充满年代感又宏伟的建筑物内部,就只有一个相当辽阔的房间,中央处有一颗与成人差不多大的透明结晶体,深处则有一扇与建筑物本身材质相同的石造大门。

    那扇门既是迷宫的入口,也能通往迷宫最浅层的一楼。

    中央处的结晶体又被称为传送结晶,透过此物能够前往当事人曾经抵达过之楼层的传送结晶所在处。

    由于「抵达者」所有人都去过第十五楼层,因此可以传送至该处,但我从未涉足过,就只能一步一脚印从第一楼层慢慢前进。

    换句话说,「抵达者」因为我的加入,必须从头开始攻略迷宫。

    想必金恩他们就是考虑过这部分的损失,依旧认为让负责绘制地图的成员加入,最终能够加快称霸迷宫的脚步。

    推开通往迷宫第一楼层的大门,随即飘散出一股类似雾霭的气体,让人无法看清楚内部。

    因为即将展开第一次迷宫冒险,所以我感到相当紧张,整个人伫立在门前,结果背部竟被人用力推了一下。

    「呜哇!」

    我当场失去平衡,脚步不稳地往前踏了两、三步。

    等我站稳身子往前望去,发现眼前是一片昏暗狭窄的空间。

    往侧面一看,由石壁组成的走道,其宽度差不多能让人张开双臂。

    再次往前看过去,在昏暗之中浮现出黑色的轮廓,看样子应该是要往那里前进。

    对比我所熟悉的各种地形,最接近的大概就是洞窟内部。

    隔着肌肤感受到的寒冷以及现场的气味,让我回想起以前经常与蜜雅一起跑去恰葛兹附近的某座洞窟里玩耍。

    当时真的好开心,无论做什么,蜜雅总是陪在身边|

    「弗斯先生,请不要忽然把我往前推啦!」

    「这都要怪你傻呼呼地站在原地吧?反正没啥好怕的,你赶快往前走。」

    虽然我确实是很害怕……但也不必那样乱推人啊……

    「比起这个,【地图化】怎么样?能正常使用吗?」

    「是的,应该没问题。」

    周围一公里的地图,确实已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沿着我们目前所在的小径往前走,将会碰到无数岔路,不难想象这个楼层就像是蚂蚁巢穴那样错综复杂。

    「太好啦。」

    弗斯淡然地说着。

    金恩状似想与我分享喜悦般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妮梅好像也想与我击掌,但是途中又感到尴尬似地把手放了下来。看来她还没能打破怕生的隔阂。

    至于艾琳,就只是不太感兴趣地瞥了我一眼。

    即便每个人的态度相差甚远,我却能从每个人的反应中感受到温暖。

    因为这就是我能够待在这个队伍里的证明,也是我全新的容身之处。

    毕竟这次来造访第一楼层,只是为了测试我的【地图化】是否能够生效,但既然都来到这里,于是大家决定直接突破第一楼层,让我的抵达楼层可以有所进展。

    听说穿过通往下个楼层的门扉之后,都能在每一个楼层的入口处附近发现传送结晶。

    此次的探索目标,就是将我带往第二楼层的传送结晶处,下次的探索便可以从第二楼层开始攻略。

    我们走在昏暗的通道之中,顺序是由金恩带头,然后是妮梅、我与弗斯并肩同行,艾琳则是负责殿后。

    这并不是所谓的队形,单纯是大家随兴地往前走,最后演变成这样罢了。

    不过金恩有对照注记着最短路径的第一楼层市售地图,负责带领大家往前走,因此我想应该并非真的完全随性……

    话说回来,这个队伍的人还真是缺乏紧张感……

    「抵达者」是实力一流的队伍,至少我是这么听说的。

    但是实际见识过之后,却有许多部分让人不禁想偏着头发出「咦?」的质疑声。

    比方说妮梅,目前正一脸欣喜地哼着歌往前走,而弗斯则是因为捉弄艾琳,被对方一杖敲在头上。

    这个光景不由得令我心生不安,怀疑自己当真走进了令寻常冒险者望之却步的迷宫。

    我在布洛德临时加入的队伍,看起来都比他们可靠多了。

    我扭头环视四周。

    能看见不知名的水蓝色矿石遍布在周围的墙壁里,替洞窟内带来微妙的亮度。

    让人在步行上是不成问题,可是难以看清楚远方。

    映入眼帘的光景,就现阶段来说是毫无一丝迷宫的气氛。

    地表的洞窟也存在着发光矿石,像这种岔路很多的隧道,也不会特别让人感到不对劲。

    不过当我将注意力放在由技能产生于脑海中的地图上时,就会切身感受到这里果然就是迷宫。

    【地图化】是能够让自身周围一公里的地形,化成地图记忆在脑海中的技能。这一公里的范围,也包含头顶与脚下两个方向,若是身处在地表,地底下的地形也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但是此刻浮现在我脑中的地图,上下两侧全都呈现空白。

    真的是空无一物,无法窥见第二楼层或地表之上的地形。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偏离世间常理。恐怕每个楼层,都存在于各自独立的空间里。

    「大家先停下脚步,我的《索敌》感应到有敌人从前方右侧岔路接近。数量是六,感觉上并不是特别强悍的魔物。」

    金恩忽然朝我们伸出手掌,制止队友们继续前进。

    其他成员听见金恩的指示后,随即架起武器进入备战状态。

    |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妮梅仍哼着歌,艾琳则是忍住打哈欠的冲动。

    「那个……这样不要紧吗?没有做好战斗准备……」

    「嗯,毕竟出没于第一楼层的魔物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弗斯依旧没有停下脚步,径自继续往前走。

    「交给我吧,你们不必出手。」

    他挥了挥手,经过金恩的身旁。

    金恩似乎也同意,于是停在原地让弗斯走到前面。

    在前方的一片昏暗之中逐渐浮现出人影。起先是一位,接着又出现第二位,对方都比我高出一个头,而且身材还挺胖的。

    人影那看似手臂的部位,有东西延伸出来。难道是拿着武器?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人影也变得更加鲜明。

    那不是人类。有角,来者的头顶上有长角,而且并非左右对称,另外还长着獠牙,目光也犀利得非比寻常。

    重点是它们的肤色与一般人类不同。在结晶散发出的水蓝色光芒之下,难以判断出正确的颜色,但至少不是白色、一般肤色或黑色,而是更接近红色。

    简直就像是恶鬼。真要说来,根本就是货真价实的恶鬼。

    弗斯宛如在散步般,慢慢走向手持长枪、斧头等武器的六只恶鬼,甚至没有将武器握在手上。

    「呃|!」

    我甚至能听见自己发出倒吸一口气的声音。

    与此同时|

    咻||!

    六只恶鬼完全没有扰动大气,在发出一阵物体高速磨擦空气的声响,以近乎完美的方式对弗斯展开突袭。

    不对,这句话不太恰当。正确说来,是冲向弗斯原先所在的位置。

    他早已往前移动。从我们的角度看过去,也就是恶鬼的另一侧。只是他直到现在仍未拔出武器,就这么伫立在原地。

    但是恶鬼们依然背对着弗斯,完全没发现他已经移动了。

    事实上是恶鬼们跟不上弗斯的速度,他在还没拔出武器前就躲过攻击。

    如果刚刚是我站在那里,早就已经惨死当场。

    恐怕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已遭敌人敲碎脑袋,并且被人一枪刺穿身体。刚才的突袭就是这么完美。

    一滴冷汗从我的额头滑落。

    这是我亲眼目睹迷宫的可怕之处,以及弗斯高超实力的瞬间。

    「那都是多亏名为【心眼】的技能,这招几乎能识破所有的攻击。至于弗斯拥有的另外两项技能,分别是【魔法抗性·大】和【剑术·极】。」

    在我被弗斯的动作夺去目光之际,金恩退至我的身旁。

    「【剑术·极】|」

    我反射性重复着金恩的话语。

    |极。

    与蜜雅拥有的【弓术·极】相同,是武术系技能的最高阶级。

    「看我的|」

    弗斯伸手握住挂在腰际间的双刀之一,也就是有着白色刀鞘的那把刀。

    接着他拔刀出鞘,光彩夺目的银色刀刃显现于众人眼前。

    下个瞬间|

    细如丝线的刀光,划过恶鬼们的身体。

    然后,现场只留下刀痕与六具尸体。

    老实说,我还是第一次目睹如此高水准的战斗。

    弗斯的宝刀不光只是了结恶鬼们的性命,甚至还夺走了我心中某种很重要的事物。

    一瞬间我就明白,自己永远到达不了那种境界。

    他的实力甚至凌驾在同样拥有极字技能的蜜雅之上。

    倘若蜜雅的实力仍有发展空间,弗斯的实力是已经淬炼成熟。

    这个事实对我产生诱惑,令我心生向往,让我感到羡慕,使我陷入懊悔。

    我此刻的心情,再度回到只能伫立在旁边欣赏蜜雅战斗的一年前。

    唯一,唯独一件事与一年前不同,那就是我已经习惯了。

    习惯这种心情,习惯这种绝望。

    因此,此景对我造成的伤害很小,我的内心也没有受挫。

    我不要紧,还能够支撑下去。

    *

    大约走了一个小时以上。

    我跟「抵达者」的成员们,抵达了第一楼层的头目房。

    尽管一路上有多不胜数的岔路,但由于我们毫不犹豫地沿着最短路径前进,因此没有浪费太多时间。

    根据金恩的解释,瓢立夫迷宫直到第六楼层都已被人探索完毕。

    冒险者们没有利用技能所绘制而成的精确地图,已在城镇各处发行上市。

    但是自第七楼层起,仅有少数冒险者有能力进入,而且市面上贩售的地图都只有画上最短路径。

    插图65_fmt

    接下来想要正确掌握该楼层的地形,就只能仰赖各队伍自行绘制的地图。

    我们在头目房前休息了一下之后,把算继续前进,于是弗斯把手放在门扉上。

    「先等一下!」

    艾琳忽然开口,在拿起搁置于地板上的魔杖后,抬脚走向弗斯。

    「啥,有事吗?」

    「你是不是打算独自一人击倒头目?你已经抢了太多风头,也让我们有机会战斗啦。」

    「喂,我看你才打算来抢风头吧。把那些虾兵蟹将交给我处理,到了头目战才决定出面,你也未免太狡猾了吧~」

    「我当初可是没打算要通通交给你搞定……是你擅自冲上前去的。」

    「你说什么?」

    两人在门前怒目相视,看来双方都不愿让步。

    我倒也不是无法理解艾琳的说词。

    毕竟一路上遭遇的魔物,全都被弗斯一个人解决了。

    拜此所赐,对于弗斯的强悍,我已深刻明白到快要吃不消,却又很好奇其他成员的实力。

    他们是跟弗斯差不多厉害呢?还是稍微在他之下?或是远远超过弗斯?

    「我也……想观摩一下其他人的战斗……」

    「好啦好啦,随你们高兴。要是这样,那我可是完全不会帮忙喔。」

    弗斯不甘不愿地接受提议,从门前退开。

    他顺水推舟地对着神官妮梅提出邀请「既然没事可做,我们来玩文字接龙吧。」却换来一句「人家不想玩……」遭人断然拒绝。

    弗斯将目光移向我。

    我也不想玩文字接龙……

    艾琳将刻着神秘花纹的门扉推开。

    因为门板看起来相当沉重,我还以为她得花上一番功夫才能够把门打开,不过实际上却并非如此,艾琳轻轻松松就把门推开了。

    门的另一头能看见十只以上我们一开始遇到的恶鬼魔物,以及一只肤色和外表都跟恶鬼很相似,但体型却大上好几圈的巨型恶鬼,还有几只在路上碰过、振翅而飞的恶魔。

    所有魔物之中,就只有巨型恶鬼是第一次见到。

    照此情况看来,它应该就是所谓的头目级魔物。该说是气场吗?唯独它散发出来的压迫感非比寻常。

    此时,门扉忽然自行慢慢阖起。

    我们跟在艾琳之后,接连冲进房间。

    门板发出碰地一声,紧紧关上的同时,艾琳举起的魔杖也发出光芒。

    「《黑雷》!」

    黑色雷电仿佛被右侧的恶魔吸走般迅速飞去。

    正当我以为雷电击中目标的瞬间,艾琳将高举的魔杖大幅度往左一挥,雷电状似配合魔杖的动作,逐渐波及其他魔物。

    咒语|

    这是魔导士这类战斗职业借由魔力使出的奥义,也是世人口中的魔法。

    我在这一年来以冒险者的身份游走于各种队伍之间,还是第一次见到魔导士施展出这么豪迈又充满破坏力的咒语。

    一般来说,魔导士都是施展攻击范围较小的咒语,假如发射这种威力近乎胡来的咒语,转眼间就会耗光魔力,直接瘫倒在地上。

    不过艾琳却是轻轻一笑,直挺挺地站在原地望向前方。

    看来她也是超越常理的其中一人。

    雷击打中天花板、地板以及墙壁,将周围破坏殆尽。现场掀起一阵粉尘,被雷电烧过的痕迹都被垄罩在烟雾里。

    「差不多就这样了。」

    艾琳为了转身走向我们,往后退了一步。

    下个瞬间,烟雾中出现一道黑影。是恶魔,熬过攻击的几只恶魔,从雾霾里飞了出来。

    「艾琳,都怪你用咒语乱射一通,结果根本没打中后方的魔物。」

    弗斯大概是透过【心眼】看穿情况,他将双手枕在后脑勺上,一派轻松地说着。

    「咦……等、等一下,谁来帮忙绊住它们!」

    原先一脸游刃有余的艾琳,神情变得十分焦虑。

    「糟糕,我忘了队伍里没有坦克!情况不太妙!弗斯!」

    虽然艾琳显得相当慌张,却仍使出雷击,精准地将来袭的恶魔逐一击落。

    待烟雾散去,那只巨型恶鬼依然站在那里。

    纵使它浑身焦黑,却还是屹立不摇。它的前方有许多焦黑的尸体,仔细一看全是恶鬼。

    恐怕是那些恶鬼上前保护巨型恶鬼,让它免于受到致命伤。

    如同艾琳所言,现在的情况似乎相当不妙。

    不过站在一旁的弗斯,并没有露出一丝焦虑的神情,而且|

    「抱歉啊,艾琳,身为男子汉的我是言出必行,所以不会帮忙。」

    他还懊恼地握拳捶向地面。任谁看了都明白这只是在演戏,很明显是闹着玩的。

    「这种时候就不必展现男子气概!像你这样对女性见死不救,根本不配自称是男子汉!」

    艾琳大声吐槽,同时轻描淡写地处置那些魔物。虽然这两人老爱斗嘴,不过感情还是十分要好。

    只是艾琳的努力未能如愿,有两只恶魔已逼近至她的眼前。

    其中一只被咒语杀死,至于另外一只|

    瞬间被一道黑影斩杀身亡。恶魔的翅膀被直接斩断,身体则分成三块散落在地。

    我花了好几秒才终于理解是原先一直站在我身旁的金恩,上前击杀了那头魔物。

    黑影以行云流水的身手落地之后,继续向前冲刺,目标是正前方的巨型恶鬼。

    金恩飞奔的身影,描绘出一条宛如黑蛇般的轨迹。

    巨型恶鬼也随即做出反应。

    它将手中的棍棒挥向金恩。至于这一击的威力,与其说是挥动棍棒,更像是把棍棒砸向对手。

    金恩将拿在右手的黑色短剑改用反手握住,轻松化解了这记攻击。

    几乎能以「咻」这个拟声词来形容。

    「刚才……金恩先生的短剑好像有产生变化吧……?」

    没错,确实有产生变化,并不是我的错觉,那把短剑真的有出现变化。

    面对眼前这幅难以理解的光景,我情不自禁提出心中的疑问。

    站在一旁的弗斯笑着回答说:

    「那是他的技能,名叫【形状变化·矿物】,能够任意改变由矿物制成的物体外观。金恩借由这个招式,可以自由操控手中的短剑进行战斗。」

    「居然还有这种活用方式吗?」

    形状变化系的技能,在制造相关的职业里可说是极为优秀。

    其中又以【形状变化·矿物】这项技能,最被锻造师与采矿师所推崇。

    可是拥有这项技能的人,相传并不适合担任冒险者,原因是该技能在战斗中不太管用。

    在我向弗斯提问的期间,金恩利用从右手延伸出来的黑刃,不断挡下巨型恶鬼的连击,并且趁着它攻击时露出的破绽,挥剑砍向对手的巨大身躯。

    金恩的剑刃具有生命,比生物更灵活地扭动着。

    「相较于我、艾琳以及妮梅,金恩并没有具备任何强大的技能,但他活用累积至今的大量经验、经历过的各种战况,以及无数次的死斗,将这个适合生产职业的技能,蜕变成顶级的战斗技能,那小子果然很厉害……」

    巨型恶鬼绝非泛泛之辈,但是金恩一瞬间就把它解决掉了。

    如今,现场只留下一具身上伤口十分触目惊心的尸体。

    弗斯向我解释金恩的强处,就在于他累积至今的经验、经历过的战况,以及面临过的无数死斗。

    如果我想变得跟金恩一样强大,必须累积多少经验、经历多少战况,以及面临多少次死斗呢?

    对于这个答案,我完全想象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