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单独两人在厨房里的约定
    突破第一楼层的「抵达者」成员们和我,从第二楼层的传送结晶返回地表。

    日落后的瓢立夫镇,围绕在有别于白天的喧嚣之中。我被眼前的街景吓得无所适从,就这么沿着路往前走,不知不觉间已抵达队伍小屋。

    即便队伍小屋建造得十分宽敞,玄关大小仍相当有限,我们还是得依序脱下鞋子,从玄关走进屋内。

    「累死人了……妮梅可以先洗澡吗?」

    走在最前面的妮梅,抢先提出想要第一个去洗澡。

    我先声明一下,在今天的迷宫探险之旅,妮梅没有任何贡献,就只是跟着大家一起走。

    因为「抵达者」里无人受伤,所以轮不到负责治疗的妮梅出场。

    即便不清楚她为何会这么疲倦,但由于我是队伍里资历最浅的新人,因此还是别多嘴会比较好。

    妮梅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向浴室。可能是她的外表看起来很年幼,导致她的举动都给人一种幼稚的感觉。

    「我去整理一下这趟的战利品。」

    语毕,金恩就登上楼梯,朝着位在二楼的卧室走去。

    客厅、餐厅、厨房、厕所以及浴室等公共设施,皆位于这栋队伍小屋的一楼,至于大家的房间则设在二楼。

    目前留在现场的三个人分别是我、弗斯以及艾琳。

    「那我也先回房间啦。晚餐就交给你啰,一流厨师艾琳小姐!」

    弗斯拍了一下艾琳的肩膀,从她身旁走过。

    不过他的表情却显得似笑非笑。

    「喔~……艾琳小姐你很会做菜呀……」

    艾琳听见我的发言,皱起眉头说:

    「……并没有那么好啦,只能算是还可以……」

    「话说,诺特你还不知道我们每个人所具备的技能吧?我就趁这个机会告诉你。」

    相较于状似想转移话题而小声回答的艾琳,弗斯在尚未离去之前,突然转身向我搭话。

    「好的,毕竟我只有听一些关于弗斯先生你与金恩先生的技能,至于其他人就……」

    「金恩应该有告诉你,我分别拥有【剑术·极】、【心眼】和【魔法抗性·大】以上三项技能。金恩的技能一如我刚才说的【形状变化·矿物】,至于另外一项则是【绝影】,这个技能可以让当事人具备瞬间大幅提升自身速度的战技。因为【形状变化·矿物】的消耗技能栏位是2格,所以他只拥有两项技能。」

    「在此次探险里尚未展现实力的妮梅姐姐,又是拥有什么技能呢?」

    「听她说只有一个消耗3格技能栏位的【圣女权能】。尽管她跟你同样都只具备一项技能,不过能力上却相当出类拔萃喔~」

    「这个技能是怎样出类拔萃呢?」

    「详情我也不太清楚,但它可以令神圣系咒语的效果提升好几倍,还能使用原创咒语,另外附加其他各种效果。至于艾琳的技能是|」

    弗斯把话说到一半,将视线移到艾琳的身上。

    「行了行了,你尽管说吧。」

    艾琳摆出一副别来烦我的模样。

    弗斯并没有把她那冷漠的态度放在心上,继续解释说:

    「【魔力增大·极】、【全属性魔法适性】还有|」

    「还有……?」

    「【料理·小】。」

    「【料理·小】!?」

    面对这个彻底出人意料的技能组合,我不由得大叫出声。

    「呵呵……【料理·小】是啥情况!【料理·小】!实在是叫人喷饭对吧,诺特!明明具备两项最强阶级的魔法技能,最后的技能竟然是料理技能!而且还是小!」

    「请、请不要故意逗我笑啦!」

    弗斯毫不客气的起哄,完全戳中我的笑点。就算我想止住笑意,但还是喘不过气来。

    一道几乎能把人射穿的眼神,完全对准了我们两人。

    「给我到外面去,我要当场宰了你!」

    「我才不要咧~谁会乖乖照做啊。我先回房间了~晚餐就麻烦你精心准备啰~【料理·小】小姐!」

    「就、就叫你别逗我笑嘛……弗斯先生……」

    「你们两个,今晚就给我吃昨天剩下的厨余吧……」

    「「对不起……我们知错了……」」

    我们两人立刻低头道歉。

    弗斯为了避免继续惹怒艾琳,匆匆忙忙跑上楼梯。居然被他溜了……

    基于这个原因,走廊上只剩下我和艾琳两人。

    一股尴尬的气氛弥漫在现场。

    不过有一半是我的错,所以也算是自作自受。

    另外一半就要怪弗斯了。不对,有七成都是弗斯的错。

    「那个……假如你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帮忙做菜喔?」

    为了化解现场的尴尬,我主动提出帮忙准备晚餐。

    反正回房间也没事可做,更何况我也不希望自己今天的晚餐是一坨厨余。

    实际上,我还有一个挺认真的理由。

    与蜜雅一起成为冒险者的期间,料理全都是由蜜雅在负责。

    当我被蜜雅抛弃之后,为了能够加入其他冒险者的队伍,于是我开始负责各种杂务,自此才第一次接触做菜。

    说穿了就是已经太迟。我太晚才明白,要努力去面对任何事物。

    即便我接触料理的日子并不长,对自己的厨艺也没有自信,但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多了。

    一切都交给密雅,完全仰赖蜜雅的共同生活。

    其实这个提案,包含我不会再重蹈覆辙的决心。

    不可能明白我此刻心境的艾琳,似乎也觉得这个提案很吸引人。

    「谢谢……那你跟我来吧。」

    艾琳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我跟在后头,抵达一间维持得挺干净的厨房。

    这间厨房跟队伍小屋一样都相当宽敞,即使有两个人同时待在里面,也完全不觉得拥挤。

    不愧是最深入迷宫的队伍。瓢立夫迷宫甚至被世人形容成永不凋零的摇钱树。

    这栋屋子究竟是花了多少钱才盖出来,我实在无法想象。

    「诺特,你来帮忙切菜。」

    「好的……」

    艾琳取出蔬菜,稍微用水清洗过后,就摆在我的面前。

    我请教完菜刀和砧板摆放的位置,便开始动手切菜。

    「…………」

    「…………」

    期间,我们都不发一语。基于这阵沉默的关系,切菜声显得莫名刺耳。

    艾琳似乎再也承受不住这种令人浑身不对劲的尴尬气氛,率先开口说:

    「诺特,我听金恩说你现在是十六岁吧?」

    「是的,我现在是十六岁……」

    「我也是十六岁。」

    「原来我们是同辈呀……」

    「所以~那个,你不必对我使用敬语。」

    「我明白|不对,我懂了,这样可以吗?」

    「没错,这样让人舒服多了。」

    「…………」

    「…………」

    对话结束,尴尬的沉默再次袭向我们。

    其实我多少有自觉,话题都是到我这里才接不下去。

    该怎么说呢?总觉得我不太习惯与女孩子相处……

    原因果然是与蜜雅发生过那样的事情吧。

    这令我对于跟同龄女性交谈一事莫名抵触。

    感觉以前的自己好歹能跟女生多聊上几句,和蜜雅更是可以正常交谈……

    大概只是我这么认为吧。

    由于我与蜜雅从小成长的恰葛兹是个十分偏僻的村子,因此说起我身边的同龄女性,也就只有蜜雅一人。

    这情况导致我没什么机会与蜜雅之外的女性谈天,也可能是多亏蜜雅的体谅,才让我产生自己能够与她轻松聊天的错觉。

    仔细想想,我原本就不擅长和女性交谈吧?

    当我陷入沉思,默默进行手边的作业时,艾琳突然向我搭话。

    她目前已洗完蔬菜,把水装进锅里。

    「其实,我是反对让你加入队伍。」

    艾琳动手点火烧水。大概是火力偏大,火焰稍微超出锅底。

    「你知道攻略迷宫的队伍,基本上都是六人一队吗?」

    面对艾琳的提问,我摇头以对,手边的工作也停了下来。

    「头目房一次最多只能容许六人进入,因此绝大多数的队伍在探索时,人数上限都维持在六名。」

    「这样啊……我还是首次听说……」

    我费了一番功夫,才从僵硬的喉咙挤出声音。

    「我们队里目前只有四人吧,即使算上已经离开的坦职也仅有五人。当我们讨论是否要追加一名成员时,金恩便提议招揽能够绘制地图的成员|」

    艾琳在说话时,仍没有停下手中工作,将指尖伸向我切完的蔬菜。

    「我对此提出反对,因为我不想收个拖油瓶。倘若可以的话,是希望能凑齐六位实力高超的成员。但我可以理解金恩的想法,毕竟我们面临的现况,与其说是迷宫的魔物十分难缠,反倒是因为迷宫过于错综复杂,才拖累我们的进度。」

    「所以才找上我吗?」

    「嗯,除了我以外,大家都赞成金恩的意见。原因是我们认为,即使队伍里有一个拖油瓶,也不会影响我们的战力。但我并不这么认为,反而觉得成员之中多了一个累赘,将会成为队伍里的毒药。」

    我能切身理解艾琳想表达的意思。

    毕竟这就是我以前对蜜雅做过的事情。

    当然艾琳并不清楚我的过去,只是碰巧聊起这个话题。

    不过听在我的耳里,却觉得艾琳是针对我的过去提出批评。

    「抱歉。」

    我随之脱口而出的话语是一句道歉。

    我究竟是在向谁道歉?

    艾琳?还是不在这里的蜜雅呢?

    「我并不是在责备你。」

    艾琳像是认为我的道歉毫无意义般,抛出了这句话。

    「仍在从事冒险者工作的你,在【地图化】技能拥有者之中,条件还算是比较好的……其实某段时期,有人提议干脆花钱聘雇不是冒险者的【地图化】技能拥有者一起同行……」

    对于艾琳的安慰,我的大脑已暂时无法接收。

    因为她的话语,刺入了我最不想被人触碰的内心深处。

    「但是我提出了反对,因为我不想带个没有抱持觉悟的人或拖油瓶在身边。今天吃完晚餐之后,我想金恩会详细解释这部分,接下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会负责锻炼你。原因是我们现在能够保护你,不过进入接下来未知的楼层时,也就无法保证可以保护好你……」

    艾琳将目光从锅子上移开,正眼直视着我。

    「我想锻炼应该会很辛苦,但假如你甘于当一个拖油瓶|」

    她那直率的眼神,几乎快将我射穿。

    「我会毫不留情地把你逐出队伍。」

    艾琳将她的心底话,既不拐弯抹角又绝无一丝含糊地说了出来。

    面对她那毅然决然的态度,我拼死忍住想向后一步的那只脚。

    并且将自身最直率的感想,清清楚楚地说出口:

    「我也不想完全仰赖你们的保护。」

    「那就好。不过,希望你日后别忘了现在这股心情。」

    乍听之下很严苛的一句话。

    但我莫名有种预感,她是基于温柔才说出这种话。

    也可能只是我想太多了。

    可是艾琳当真抱持敌意的话,应当不会对我提出忠告。

    「我懂了,我答应你。谢谢你特地对我这么坦白,艾琳。」

    |就算艾琳没说,我也有自知之明。

    因为我不想再重蹈覆辙,不想再发生与蜜雅一样的情况,背叛那些愿意相信我的人们。

    |我已经在心中做好这样的觉悟。

    *

    晚餐结束后,为了确认今后的方针,所有成员全都聚集在客厅里。

    附带一提,艾琳做的料理还算挺美味的。

    不愧是【料理·小】,水准一如【料理·小】。

    由于我担心说实话会挨骂,因此借由大肆赞美蒙混过去。

    「那么,我开始解释今后的方针。虽然诺特小弟以外的人都已经明白了,但还是再听一次进行确认。」

    金恩站起身来,开始宣布。

    尽管与他们只相处半天的时间,但自从加入「抵达者」之后,我搞清楚一件事情,就是负责整合队员的人,每一次都是金恩。

    比起自诩队长的弗斯,金恩反而更像是大家的队长。

    「接下来半年的时间,『抵达者』会暂停攻略迷宫,将所有心力全都倾注在锻炼诺特一事上。」

    「咦……」

    因为这个事实太过震撼,令我不由得发出惊呼。

    我左右张望其他人,发现大家似乎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对此消息感到相当动摇的人,现场就只有我一人而已。

    「原因是顾虑到攻略迷宫所花费的时间与心力,我认为很难兼顾到锻炼诺特小弟这部分。更何况如果没有能够绘制地图的成员,后续楼层的攻略效率会很差。从长期的投资报酬率来看,先利用半年的时间来训练诺特小弟,将会事半功倍。」

    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受人重视。

    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派不上用场的我将会遭人舍弃,而且我认为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

    说难听点,我就是一个随时可以被抛下的存在。至少我原先是这么觉得。

    可是「抵达者」的想法却不一样。

    他们决定把我当成无可取代的成员之一。

    才会决定不让我直接进入迷宫,而是花时间锻炼我。

    对于他们的好意,比起欣喜的心情,我反而倍感压力。

    「这样真的好吗?将半年的时间花在像我这种突然加入、素昧平生的外来者……」

    我之所以表现得这么客气,就是缺乏自信和深感不安的证明。

    「我们也是基于自己的考量,你不必为此感到内疚。」

    金恩轻笑出声,有如看透我的心思般补上这句话。

    「因为你能够加入我们,就是已经具备我们梦寐以求的条件。首先是你拥有【地图化】的技能,而且是一名冒险者。」

    这部分已经先听艾琳提过了。

    毕竟【地图化】这项技能的稀有度很高,光是技能拥有者本身就已经相当罕见。

    再加上拥有【地图化】的人,无法获取其他战斗系技能。在这种情况之下,很少人会选择成为相当注重与魔物有一战之力的冒险者。

    「另外,诺特小弟你对于探索迷宫一事抱有积极的态度。再怎么说,要我们勉强一个对此不感兴趣的人进入迷宫,我们也于心不忍。至于最后一个理由|」

    金恩突然止住话语,然后换成不同的嗓音接着说:

    「对了,诺特小弟你还没决定自己的战斗职业吧?」

    所谓的战斗职业,就是让一个人拥有战斗能力,并且着重于哪方面的项目之一。

    不光是从事冒险者、卫兵等与战斗有关的人们,许多贵族和商人也会挑选战斗职业。

    因此,战斗职业是除了自身从事的工作以外,更是常人在生活方面不可或缺的一项要素。

    学习利用魔力改变自然现象的咒语,或是又被称为战斗技巧的战技,都必须挑选适合自身战斗职业的咒语跟战技。

    有的咒语跟战技,效力甚至凌驾在技能之上,一旦习成的话,将会对战斗十分有利。

    至于我为何没有从事的战斗职业,答案是「我没得从事」。

    想从事哪个战斗职业,必须前往对应的战斗职业公会进行登录。

    而且登录时,非得先找到一名适合的指导者不可。

    至于成为指导者的条件,就是已在战斗职业上取得一定程度的功绩。

    倘若拥有强悍的战斗系技能,当事人就会因为日后的发展性而轻松找到指导者。

    即使并未拥有战斗系技能,大家也能够借由其他管道或财力去聘雇指导者。

    问题是,我不仅没钱,又是个来自于名为恰葛兹这种小村子的乡巴佬,根本没有管道可言。

    所以我没办法找到战斗职业的指导者。

    附带一提,蜜雅拥有近乎完美的技能组合,很快就被人看上,轻松挑选好战斗职业。

    当时充斥在我心中的那股懊悔感,总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无法忘怀。

    「是的,真的很对不起……」

    我反射性地对金恩的提问开口道歉。

    反观金恩,却是连忙挥了挥手说:

    「你误会了,这样反倒帮了大忙。因为现在要求你变更战斗职业,应该会让你感到不舒服,重点是相关程序也很麻烦。」

    「意思是大家有希望我从事的战斗职业吗?」

    「没错,你会介意吗?」

    「没那回事,反正我也没有特别想成为哪种战斗职业……」

    金恩看见我的反应后,开心地双手合掌,继续解释说:

    「我们希望你从事的战斗职业是盗贼。」

    「盗贼?」

    为了确认,我再次重复金恩的话语。

    「嗯,没错,我希望你在队伍里负责和我一样的职务。这么一来,适合的战斗职业就是盗贼。虽然你从事跟我相同职业的暗杀者也不错,但是根据习得条件以及使用的战技,适合新手的盗贼会更妥当。」

    「负责与金恩一样的职务……」

    率先浮现于脑中的光景,是金恩跟巨型恶鬼的那场战斗。

    要我做出那种事吗?

    金恩接下来的话语,迅速化解了我心中的误会。

    「与其说是负责跟我一样的职务,不如说是帮我分担一部分的工作会更恰当。我在队伍里是负责打游击战,以及侦查魔物和陷阱。我想让你分担的部分,就是属于后者。」

    「所以你才希望我成为能够施展侦查魔物、探测陷阱等相关战技的盗贼吗?」

    「正是如此。日后我是希望你也能学学战斗技巧,不过这半年内是想让你着重在学习《索敌》、《侦测陷阱》、《拆除陷阱》等战技,还有加强体能。强迫你这样配合我们,真的很不好意思。」

    意思是不期待我在战斗中发挥功效……

    纵使早已对此心知肚明,但实际听人说出口,打击还是挺大的。

    我决定成为冒险者的主要原因,就是听蜜雅双亲转述的冒险故事。

    蜜雅的双亲在那些冒险故事里,总是与强悍的魔物展开战斗,进而获得胜利。

    而且亲眼目睹金恩与其他成员战斗时的英姿,更是令我向往。

    我很庆幸能加入这支队伍,与这群人一起并肩作战,内心也抱有可以像他们那样大展身手的憧憬。

    |我能理解金恩想表达的意思,而且是切身明白。

    并未拥有战斗技能的我,即便从现在开始磨练战斗技巧,也必定无法达到金恩他们那样的境界。

    如果我说对此完全没有怨怼的话,那就只是在自欺欺人。

    我自认为十分明白金恩等人拥有非比寻常的实力。

    因此,我的内心深处仍对他们抱持憧憬,希望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像他们那样与魔物战斗。

    但是比起这样的任性,我应该优先顾虑别让自己成为队上拖油瓶的决心。

    我压抑心中的渴望,做好觉悟便回答说:

    「好吧,只要能负责重要的职务,我就心满意足了……」

    「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保证等有余力之后,就会指导你战斗技巧。首先,就麻烦你先提升我刚才所说的三项战技的精准度。特别是《索敌》与《侦测陷阱》,这两招都很适合跟地图系技能搭配。」

    我有听说过可以探测魔物所在位置的《索敌》,以及能够侦查四散于迷宫内陷阱位置的《侦测陷阱》,都与地图系技能有着很高的契合度。

    原因是地图系技能的拥有者借由《索敌》和《侦测陷阱》,能够将魔物与陷阱的所在位置,投射于浮现在脑中的地图上。

    「原则上,这三项战技都由我来传授。虽然我会制作物理系的陷阱,但魔法系的陷阱我就完全没辙,所以这部分会让身为魔导士的艾琳来帮忙|没问题吧?」

    金恩将视线转向艾琳。

    艾琳轻哼一声,冷淡地回了一句「我知道了。」

    「另外,为了加强诺特小弟的体能,就让他跟着弗斯你每天去晨跑好吗?」

    「咦~真麻烦。」

    弗斯给了一个不知能否算是接受委托的答复。

    「弗斯,到时诺特小弟会在没有我的陪伴之下练习《索敌》跟《侦测陷阱》,也拜托你要保护他喔。」

    「那个……意思是我在进行特训的期间,金恩先生你有可能没办法陪在一旁吗?」

    「嗯,可以这么说……毕竟我之后也得去寻找能担任坦职的成员。」

    这么说也对。

    金恩也同样很忙碌,没空老是陪我练习。

    当我正在反省自己真是太肤浅时,弗斯忽然摆出一副想到好主意的模样提议说:

    「要不然就由我去寻找新成员如何?」

    「「「不行!」」」

    金恩、艾琳和妮梅立刻异口同声地否决。

    在我怀疑大家为何都表示抗议之际,随即从艾琳接下来的发言获得了解答。

    「你会积极寻找新成员,根本只是希望有可爱女生加入队伍吧?」

    「嗯,对啊,这有哪里不好?」

    「当然不好,难保只因为对方是个外表甜美的女生,你就轻易让人加入队伍……」

    「这不是理所当然吗?让可爱女生加入『抵达者』,在一起出生入死之后,发展出一段青涩的恋情,我很期待这种事情发生喔!」

    「你居然还不懂得反省……当初就是因为你老爱性骚扰,才导致琉妮退出队伍,迫使我们得再去寻找新成员……」

    艾琳无奈地用手扶着额头。

    平时总是笑脸迎人的金恩,此刻的表情也显得忧心忡忡。

    但是弗斯仍不肯让步。

    「那才不是性骚扰!而是示爱!是为了发展男女关系、十分得体的示爱!」

    「你每天都去确认琉妮送洗的内衣裤花色,不然就是趁她洗澡时跑去偷窥,一有机会就跟她肢体接触,而且还特别针对胸部附近,以上这些行为哪里算得上是得体的示爱……」

    这些行为确实令人不齿,我对弗斯的信赖度正在直线下滑。

    「该说我只是稍微败给自己的欲望……这对一般男生来说是很常见的事吧?诺特。」

    「没那回事,一般来说都让人觉得很恶心。」

    拜托你别摆出一副发现同志般的嘴脸来向我寻求认同,弗斯……

    我可是从来没有跟蜜雅有过任何肢体接触。

    即便自己说这种话会很奇怪,但我可是洁身自爱的纯情男子,当然也可能只是因为自己太孬罢了……

    「看吧,单纯是弗斯你变态到令人作呕。」

    「吵死啦!你这个与琉妮天差地别、毫无女性魅力的平胸女!」

    「啥?看来你真的很想死嘛,弗斯!」

    两人怒目相视。之前我觉得他们的感情十分要好,看来只是我一时的错觉。

    「别气别气,艾琳也冷静点,就算你目前的胸部大小跟孩童差不多,不过终有一天会长大的。身为人生前辈的妮梅能为你挂保证!」

    妮梅一脸得意地竖起大拇指。

    两人同时低头看向妮梅,盯着她那既年幼又惹人怜爱的外表。

    然后很有默契地一起大喊说:

    「「这种话由妮梅你来说,一点说服力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