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开始特训
    隔天,金恩带着我前往盗贼公会,并且完成战斗职业的登录。

    至于指导者的栏位,则是写上金恩的名字。

    金恩的战斗职业是暗杀者。

    由于暗杀者是从盗贼衍伸出来的战斗职业,因此让金恩担任指导者完全没问题。

    听说盗贼和暗杀者共通的战技相当多,我接下来要学习的战技也包含在内。

    就这样,我完成了学习战技的事前准备。

    看着我这个一年多来的烦恼,如此轻松就得到解决,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心情油然而生。

    我跟在金恩的身后,与他一起走在山中的小径上。

    金恩似乎有特地挑选好走的路线,路面可说是相当平稳,我一路走来都没被绊倒。

    像这样跟金恩一起前进,相比之下算是好走了。

    于是我将目光移向杂乱生长于左右两侧、与大腿差不多细的树干。

    |虽说是森林,却与我熟悉的森林截然不同……

    我跟金恩来到座落于瓢立夫镇北侧不远处的森林里。因为上午就已经完成战斗职业登录,所以我们是吃完午餐才过来的。

    我以前生长的恰葛兹村,就位在罕无人烟的森林里。

    拜此所赐,我自认很习惯走在森林里,但是生长于此处的植物和飞虫,甚至是空气的气味,全都相差甚远。

    恰葛兹森林显得更加散乱,草木也长得相当茂盛。

    反观这里,却很适合人类出入。

    想来是多亏繁荣的城镇就位在附近。当我冒出以上想法时,眼前的金恩突然停下脚步。

    前方有一片长满矮草的广场。

    我也跟着停止前进。

    「接下来,我会传授你如何使用《索敌》,你对于这个战技了解多少?」

    面对转身看着我提问的金恩,我老实回答说:

    「我只知道这是盗贼系战斗职业会使用的战技,能够借此掌握魔物的位置……」

    「你基本上回答得很正确,但是不光只有魔物,就连人类与其他无害的生物也可以侦测出来。」

    「咦,这样啊?我还是初次听说。」

    「这部分就比较鲜为人知。因为基本上来说,这个战技会依照敌意、杀意以及威胁度来感应生物,所以越是无害的生物就越难察觉。由于只有当事人提升《索敌》的熟练度之后,才可以感应到这类生物的存在,所以导致世人产生这样的误解。」

    「原来如此……」

    我专心倾听金恩的讲解|

    「诺特,我就是希望你能磨练到这种水准。」

    「咦!?这实在是有点……」

    我说到一半就不再出声,原因是我对自己的话语感到意外。

    『强人所难……』

    我刚才打算说出这句话。

    |这是哪门子的回答。

    这么一来,不就跟半年前的自己毫无分别?

    金恩轻声纠正把以上想法甩出脑袋的我。

    「别那么说……只要多练习就一定能够办到。」

    「说得也是,我会试试看的。那么,我该如何学习《索敌》呢?」

    「诺特你之前都在从事冒险者的工作不是吗?表示你有过与魔物对峙的经验吧?」

    「嗯,是有过……」

    「你与魔物对峙时,可曾感受过类似『这家伙正准备袭击我』的压迫感吗?」

    我开始回想。

    说来惭愧,无论是与蜜雅一起成为冒险者的期间,或是跟人组野团的时期,我几乎都是待在后线。

    想想确实有过那种感觉。尽管没有金恩说的那么明确,不过我仍多次体验到类似被敌人盯上的感觉。

    看我默默地点头肯定,金恩继续解释说:

    「所谓的《索敌》,就是从这类感觉延伸出来的技巧。一开始的时候,你就靠着面对魔物来感受『这家伙准备袭击我』的感觉,然后将其扩张至即使尚未以肉眼看见、却可以感应到附近有散发着『准备袭击我』这类感觉的魔物。只要重复习惯这种感觉,就会变得能够察觉到那些还没有发现你、仍具有潜在危险的魔物。」

    「当我精通这个战技以后,就能察觉到那些没有威胁性的生物吗?」

    「说得没错。发动《索敌》的首要因素,就是得知对手将会给自己带来多少威胁,因此这项战技或许十分适合现阶段的你。」

    看着眼睛原本就很小的金恩,眯起双眼轻轻一笑,我不解地偏过头去。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诺特你目前没什么战斗能力,所以绝大多数的魔物,相对来说都具有极高的威胁性,我相信这将会让你更轻易掌握《索敌》的感觉。」

    「这番说明确实是能让人理解……但我实在高兴不起来……」

    「若是这句话让你感到不舒服,我愿意向你道歉……不过我认为这是一种很棒的优势喔。」

    「如果可以的话,能请你做个示范吗?」

    这句话实在算不上是安慰,于是我赶紧换个话题。

    不过金恩听见之后,就只是露出一张想要恶作剧的笑容。

    「其实我已经发动《索敌》了,可是很难让人看出来,你会这么想也是理所当然。」

    「这样啊,我完全没发现……」

    「毕竟这个战技,并不需要特殊动作或大吼。那么,首先就接近魔物的身边来练习吧。」

    至此,我的战技练习正式揭开序幕。

    *

    又隔了一天。

    我跟着弗斯一起去晨跑,目的就是锻炼体能。

    即便强如「抵达者」,在迷宫碰上魔物时,也并非每次都会正面迎战,似乎有时也会撤退来避免战斗。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最好把自身体力提升至一定程度。

    「因为会跑到城镇外头,你可要跟紧我喔。假如落单遭魔物袭击,你应该打不赢吧?」

    大概是起得很早的关系,弗斯睡脸惺忪地开始拉筋,而且睡觉时被压乱的后侧头发还翘了起来。

    我们接下来会前往城墙外围进行晨跑。

    到时的情况将不同于城里,有可能会碰上魔物。

    事实就如同弗斯所说的,若是我遭到魔物袭击,将会束手无策。

    不过嘛,我想应该没问题。

    好歹我也当了一年的冒险者,经常帮人搬运行李。

    相信自己的体力不会太差才对。

    虽然我的脚程比不上拥有肉体强化技能的蜜雅,但或许能跟弗斯一较长短也说不定。

    不出三十分钟,我就被自己这种自以为是的想法给害惨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命咧!简直快笑死我了!」

    捧腹大笑的弗斯,甚至笑到在地上打滚。

    他明明在嘲笑我,不过我就连发怒的余力都没有,光是把两腿伸直就快不行了。

    「恰好在小腿抽筋时被魔物袭击,你这个人是多搞笑啊!」

    一点都不好笑,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

    事实上,弗斯会笑成这样也是莫可奈何。

    刚开始慢跑时,我还跟得上弗斯的脚步,但是大约经过十分钟左右,我和弗斯在体力上的差距就如实呈现出来了。

    当我想起自己是经常帮人搬运行李,但其实鲜少跑步时,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勉强继续慢跑的我,不久后脚部就突然抽筋。

    倒楣的是刚好又遭到魔物袭击,多亏弗斯帮忙击退。

    「诺特你还真弱耶……」

    「……」

    我很想反驳,可是却被事实堵得哑口无言。

    既然如此,再不甘心我也只能默默承受。

    「你这副模样,绝对交不到女朋友……」

    「啰嗦,你这个混蛋!」

    「呜哇!诺特居然抓狂了!」

    「对啦!我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有意见吗!?弗斯先生你又是怎样!?难道你的交往经验很丰富吗!?」

    等我回神时,已经气得破口大骂。

    拜托别一针见血说出我最在意的事实。

    再加上我到现在仍耿耿于怀与蜜雅的别离。我并非交不到女朋友,而是没有意愿,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拿这种话来安慰自己,想想还挺可悲的。

    「唔……好啦好啦,是我不好,你冷静点。既然我们有着类似的处境,肯定能够好好相处,毕竟都是『从未交过女友联盟』的一分子……」

    「这是哪门子的联盟……我一点都不想加入……」

    「现在加入无须年费!也不需要任何手续!」

    「意思是不必经过手续,只能自动加入是吗?」

    「你的脑筋很灵光嘛,当然退盟条件就是交到女朋友,如果你不甘心的话,就交个女朋友来看看啊。」

    弗斯一脸同情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这个人不光是剑术一流,就连挑衅的才能也不惶多让,真叫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明白了,我会比弗斯先生你更早交到女朋友的!」

    「这话是你说的喔?我们就来打个赌,只要谁先交到女朋友,另一人就要无条件服从对方一个命令如何?」

    「好啊,你可不许食言喔。」

    假如可以的话,我希望打赌的对象是自己的儿时玩伴蜜雅。

    而且结局是打赌的两人互相交往,然后打情骂俏地说出「这下子就是平手啰」这类台词。

    我到底在鬼扯什么啊。

    就因为自己老是想着这种事情,才会交不到女朋友吧。

    *

    与弗斯晨跑耗光体力的我,下午等待我的是《侦测陷阱》与《拆除陷阱》的特训。

    为了练习这两项战技,我、金恩以及艾琳一起朝着城镇的南方前进。

    「那个……接下来是要前往迷宫吗?」

    「没错,因为《侦测陷阱》是个与《索敌》很相似的战技,得透过类似的练习方法才能练成。诺特小弟,我希望你在进入迷宫后,借由亲身感受那些陷阱来学会《侦测陷阱》。」

    在听见这个战技类似于《索敌》之后,我变得一脸僵硬。

    这也是理所当然,因为直到结束昨天的《索敌》练习,我依旧掌握不到任何相关诀窍。

    即使明白这不是一日就能学会的东西,但面对这种令人气馁的事实,总会让人心灰意冷。

    金恩似乎为了帮我消除不安,接着继续说:

    「可是,这招或许比《索敌》更容易让人练成喔。」

    「这是为什么呢?」

    我对金恩的发言感到纳闷,不由得提出质疑。

    金恩以稀松平常的语调,将接下来这段惊人的事实说出口:

    「因为这次要实际去触发陷阱。一个人越是遭遇危险,基于求生意志的关系,人体将会越容易适应。这么一来,也就更容易练成战技。」

    「请等一下!触动迷宫的陷阱,应该会闹出人命吧!」

    我连忙挥了挥手。

    对于身手很有自信的新人,在迷宫赔掉性命的原因往往都是陷阱。

    在冒险者之间,这是很有名的常识。

    问题是这也无法牵强地解释成「对于身手没自信的人就不会死」。

    艾琳白了我一眼。

    「你在胡说什么?那些陷阱当然是我们制作的。我们会准备一些不足以致死的陷阱,让你去练习《侦测陷阱》跟《拆除陷阱》。更何况迷宫有设置陷阱的区域,是位于更深的楼层……这可是常识吧?」

    我原本想回答「我没听说过这种事」,但最后还是把这句话吞回肚里。

    原因是我说出口的话,肯定会爆发口角。

    我并不是没种跟人吵架,而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至少我是这么安慰自己。

    「抱歉抱歉,是我没有解释清楚。」

    金恩出面缓颊之后,我将目光移向艾琳。

    此刻的她,正扭头看向高挂在摊贩前、上面写着「本日限定!现折10%!」的旗帜,似乎早已对我失去兴致。

    这让我很想开口抱怨|不过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决定保持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