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稍微的进步与成堆的课题
    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喉咙传来一股缩紧的感觉。

    我凝神注视着从正前方蔓延开来的黑暗。

    我已经习惯这片黑暗,毕竟这几十天以来,我们从不间断地造访此处。

    即便说是黑暗,但实际上也并非完全漆黑一片。

    不管是墙壁、天花板以及稍早之前被我用左脚踢飞出去的坚硬石头,都散发着光芒,带有蓝白色的光芒。

    目前重要的不是视觉。

    称之为直觉|会更为恰当,总之必须仰赖近似于第六感的这类感知能力,因此身处在这片黑暗里也不成问题。

    我停下脚步。

    有种感觉在提醒我,不准再继续前进。我要接受这个忠告吗?

    我对此抱持怀疑,毕竟这种感觉并非每次都正确,平均每五次就会有一次猜错。

    不过我这次决定相信自己|总觉得直觉说着这句话,我决定选择相信。

    我放轻脚步侧身前进。老实说没必要刻意将脚步放轻,纯粹是心情使然。

    我决定走右边,伸手摸向湿润的岩壁,整个人靠在墙边。

    不能继续往右边前进。

    我再次深呼吸,肺部的温度微微下降。没问题,前进吧。

    我如此判断后,便继续向前走。

    「啧|」

    「那个,你为何要发出咂嘴声啊?艾琳。」

    「因为我很火大。」

    「我明明都躲过陷阱了,为何你要火大呢?」

    「我特地准备的陷阱被人躲过,当然会火大呀……」

    这也太不讲理了吧|我当下差点开口吐槽。

    从特训开始至今,很快就经过三周,我在《侦测陷阱》的学习状况算是相当顺利。

    金恩的那句话果真很中肯吗?

    随着不断触动陷阱,身体就会自然而然熟悉那种感觉。

    我现在已经能隐约看出陷阱的位置,但是《拆除陷阱》仍有待加强。

    不过等到《侦测陷阱》更熟练之后,我将会有更多时间练习《拆除陷阱》,因此这部分应该没问题才对。

    平时练习《拆除陷阱》,总在《侦测陷阱》的训练结束后才进行,主要是因为可以直接利用被我以《侦测陷阱》躲过的陷阱来练习拆除。

    金恩会先示范给我看,我再有样学样地尝试《拆除陷阱》。

    结果想当然耳,无法轻易达成,我几乎每个陷阱都拆除失败,害我吃足苦头。

    尽管现在我已经会拆除构造简单的陷阱,但只要稍微复杂点的陷阱,我就没办法搞定。算了,反正至少稍有进步。

    「设置这个『触电麻痹地狱陷阱』,可是花了我许多时间和功夫,你去给我乖乖触动啦。」

    她取名的品味还真是凄惨……

    说起艾琳替自己打造的陷阱所取的名字,不外乎就是「恐怖!?湿滑黏稠领域!」「任谁都曾经憧憬过!?巨大岩石滚下来」诸如此类。

    唯一值得称赞的地方,就是光听名字,便能够立即明白该陷阱的效果。

    「既然如此,我只能使出一定会让你中招、本小姐所珍藏的陷阱……」

    每当艾琳说出这种骇人的发言时,我大多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如今,我只能心惊胆颤等着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灾难。

    *

    今天上午是进行《索敌》的练习,我跟着金恩走进瓢立夫镇北侧森林内没多远的地方。

    我轻轻吐息,让五感变得更加敏锐。

    「前方有三只,左侧与右后方各有一只魔物的气息。」

    「你表现得很不错,已经抓到《索敌》的诀窍了吗?」

    我从专注的意识中被拉回现实,当场被意料之外的搭话声给吓了一跳,同时回过头去。

    一如往常,全身服装都是黑色的金恩,就站在眼前。

    「嗯……算是吧……」

    我含糊其词地做出回应。

    如同金恩说的,我想自己多少有抓住《索敌》的诀窍。

    直到不久之前,我还在为了抓到诀窍而陷入苦战,如今能够变得像这样做到类似《索敌》的举动,其实是有原因的。

    「因为《侦测陷阱》是个与《索敌》很相似的战技|」

    以上是金恩曾经随口说出的一句话。

    既然如此,为什么我就只有《侦测陷阱》越来越熟练,可是却抓不到《索敌》的诀窍呢?

    两者的差异究竟是什么?

    我在浴室洗头之际,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答案本身并不难猜。

    原因就在于我亲身触发过陷阱。每次遭逢危险时,生存本能就会起作用,让身体去记住战技,仅止于此。

    但是在练习《索敌》时,我并没有实际遭到魔物袭击。

    练习期间,我们也接近过魔物许多次,但在我遭遇危险之前,金恩就会先帮忙解决。

    我猜测就是上述两种心态上的差异,造成我在战技上的学习进度有如天壤之别。

    事到如今,解决方法非常单纯。

    就是抱着《索敌》失败将会一死的觉悟来练习。

    我要忘记金恩的存在,想象成自己是孤单一人。倘若《索敌》有所遗漏,我就会被那头魔物杀死。没错,我就是这么对自己下暗示。

    我拜托金恩尽可能降低存在感,并且等到魔物即将扑上我之际再帮忙解围。

    结果我成功变得能够感应魔物们的气息,目前可以侦测到的范围是一百公尺左右。

    根据金恩的解释,等我的《索敌》更加熟练之后,应当跟【地图化】的有效范围差不多,也就是大约一公里,而且还可以侦测到没有敌意的人类,或是没有杀意的小动物等等气息。

    我的《索敌》仍有待加强。

    按照这个步调,直到最终期限的半年后,或许能够达成标准。

    因此现阶段可以稍微放心。

    一想到这里,我为了锻炼《索敌》,继续朝着森林深处前进。

    *

    朝阳透进我沉重的眼皮内。

    大概是日出后并没有经过多久,我能感受到来自肩膀的寒意,脑袋瓜也很沉重。

    说起我正在做什么?这件事已成为我每日的早课,也就是跟着弗斯前往城镇外头进行晨跑。

    目前我正在城门外附近做着热身运动。

    不过这次的晨跑有别于以往,有一个小小的变化。

    不知为何,妮梅这次也跟来了。

    身高只到我腹部附近的这位幼女,揉了揉她那想睡到睁不开的眼睛。

    「为何妮梅姐姐也在这里呢?」

    我问出了眼下最令人在意的问题。

    可是从弗斯那里得来的答案,彻底超乎我的想象。

    「啊~从今天起,诺特你就抱着妮梅晨跑吧。」

    「「咦!?」」

    看来妮梅也没被告知这件事,她似乎立刻睡意全消,眨了眨她那双睁大的眼睛。

    「说起让诺特你锻炼体力的原因,你应该记得在我们不得不撤退之际,你必须要有能力摆脱魔物对吧?」

    「是的……」

    「所以啰,每当我们整个队伍要逃跑时,由于妮梅跑得太慢,平常都是由金恩抱着她,谁叫她是个小短腿嘛。就算再如何锻炼体力,终究改变不了她脚程太慢的事实……」

    「说得也是……」

    「没礼貌!妮梅可是拥有一双美腿!」

    我们现在讨论的问题,并不在于腿的美丑。因为再这样下去会偏离主题,我倒是希望妮梅能安静点。

    我可是直到最近才好不容易能跟得上弗斯的脚程,如今又要抱着一名幼女跑步,我当真能够办到吗……?

    纵使内心十分不安,但我可以明白弗斯想表达的意思。

    眼下还是乖乖服从吧。心念一转,我蹲下身子。

    「妮梅姐姐,请上来吧。」

    当我正准备背起妮梅时,弗斯却出声制止。

    「不对,不是这样,你得把她扛在肩上。」

    语毕,弗斯摆出将一个透明人扛在右肩上的姿势。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那还用说,面临得逃离魔物的状况时,根本没时间让你蹲下去背人吧?」

    这句话很有道理。

    我低头看向妮梅,她似乎很习惯这种移动方式,脸上毫无一丝错愕。

    问题是就算妮梅的外表再如何年幼,她仍然是个货真价实的成年女性。

    像这样随手乱摸当真不要紧吗?是否应该先请示一声呢?这就是我不习惯和女性相处的弊端。

    但继续犹豫下去的话,难保会被弗斯看穿我的心情,这又叫人很不是滋味。

    我紧闭双眼,一口气搂住妮梅的纤腰。

    |好温暖。不同于暖炉的暖和,能够就近感受到另一个人的体温。

    即便情侣得另当别论,但是人的一生之中,出乎意料能与其他人接触的机会并不多。

    更何况像这样和别人紧贴在一起,我活到现在仍未经历过。

    也不清楚是否基于这个原因,我现在有点紧张。更正一下,是非常紧张。

    我为了避免显露出心中的动摇,于是迅速站起身子。

    因为身体稍微失去平衡,我立刻用脚往后踩住地面。

    好重,妮梅出乎意料还挺重的。

    即使妮梅长得很矮,但体重好歹也有几十公斤,而这也是理所当然。

    我开始担心自己能否抱着妮梅跑步。

    不过现在才思考这个问题,已经是太迟了。

    弗斯转身背对太阳,先一步往前跑了。

    就算他有顾虑我的状况而多少放慢脚步,但若是我没有尽快追上去的话,到时一定会跟不上的。

    我做好觉悟,抬起脚步往前跑。

    经过几十分钟,因为面临意料外的状况,我们不得不停下脚步。

    我轻轻抚着妮梅的背部,重新回想关于这次的失策。

    扛着一个人跑步,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我太小看这件事了。

    我起初认为,这只不过是在身上抱着一个几十公斤的重物跑步罢了。

    但实际跑动之后,我才发现自己会因为妮梅的关系而经常失去重心,或是她会从我身上滑下来,害我没办法好好跑步。

    再加上我还不习惯抱着一个人跑步,跑动时会不停摇晃妮梅,最后甚至宛如落井下石般,我的肩膀一口气撞在妮梅的心窝上。

    下场就是这副惨状|妮梅整个人趴倒在地|为了顾及她的名声,细节我就不详说了。

    「人家受够了……唔呜……妮梅到现在还很不舒服……不想再被人扛在身上了……」

    我当真感到非常内疚。

    我拿着带来的毛巾帮妮梅擦拭嘴巴。而妮梅则是泪眼汪汪地瞪着我。

    插图119_fmt

    「对不起……」

    现在的我,就只能低头向对方道歉。

    依照弗斯的说法,妮梅被金恩扛在身上时,并没有发生过这种惨剧。

    这天的一开始,就让我再次体认到自己的不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