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抵在眼前的刀刃
    「弗斯先生,请你赶快起床啦!」

    在朝阳尚未露脸、周围仍一片昏暗的清晨之中。

    我敲了敲弗斯房间的门。

    这是为了邀请他一起去晨跑。随着我的动作,再次传来碰碰的敲门声。

    不过从门里传来的回应,却是弗斯近似呻吟的声音。

    「……不行,我的头好痛,今天休息……」

    「你在演哪出戏?身体不舒服的话,去拜托妮梅姐姐帮你治疗就好啦……」

    「问题不在这里,因为我昨天喝酒喝得太晚,到现在还很想睡觉。」

    「确实你昨天都不在家……但你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吧?来,赶快出发啰。」

    「我也没办法啊,既然有可爱的女生邀请我去喝酒,我当然不能拒绝。」

    「再怎么撒谎,也该有所限度喔……」

    「我说的是事实啦!我昨天跟女生去喝酒了!是跟女生!单独两人!」

    「请不要强调『女生』二字好吗?听了就让人生气。」

    「喂,你在嫉妒我吗?诺特,没想到你还挺可爱的。」

    被人一语道破了。就如弗斯所说的,我确实是在嫉妒他。

    算了,假使继续明显表示出不满,不难想象又会遭人数落。我这就冷静下来,要想个办法把弗斯拖出被窝。

    「别逼我把门踹破喔……」

    「你根本是把心中的嫉妒全部表现出来了吧!总之我不会出去的,你就带着妮梅,在安全的城内慢跑啦。」

    现在就算努力把弗斯挖起床,总觉得只会让得意忘形的弗斯更加猖狂。

    确实,在城里慢跑并不会有魔物的威胁,也就不需要弗斯的陪伴了。

    因此我决定放弃把弗斯拖出门,顺应眼下的提案去慢跑……

    |但是现阶段的我,还不知道自己此刻的选择与弗斯的发言,竟是引发接下来那场悲剧的伏笔。

    「人家不要……妮梅不想去……」

    妮梅在我的肩膀上如此抱怨着。

    因为她一直不肯从房间里出来,所以我正准备强行把人带出门。

    基于以上缘故,妮梅目前还是刚起床的打扮。除了睡乱的头发以外,身上还穿着儿童用的睡衣。

    我无视妮梅的抗议,把她扛在肩膀上,然后直接离开队伍小屋,沿着街道开始慢跑。

    「既然弗斯今天休息!妮梅也想休息啦!」

    妮梅捶打我的背部,不断大声抗议。只是她那柔软的粉拳,我一点都不觉得痛。

    「拜托你,妮梅姐姐,我这是为了锻炼体力,请你稍微忍耐一下。」

    「妮梅不要!人家不想再经历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了!」

    「你之前有说过,最近被我扛着有比较舒服不是吗?」

    「就只是稍微好一点而已!」

    平常抱着妮梅去慢跑时,她都会抵死不从。

    这种时候的最佳做法,就是把她的拒绝当成耳边风。

    根据以往的经验,只要慢跑一段时间,妮梅就会乖乖放弃抵抗。

    大概是弗斯今天偷懒的关系,妮梅也迟迟不肯让步。

    「妮梅也想跟弗斯一样,继续睡在被窝里!」

    妮梅不停甩动四肢,拼命想摆脱我的手臂。

    「拜托你别乱动,这样会很难跑步。」

    「不管啦不管啦不管啦!妮梅想回家!」

    「不行,我绝对不会放你走。」

    「讨厌!快放开人家啦,你这个变态先生!」

    「骂我变态也无所谓,我是不会松手的。」

    「变态变态变态变态变态!快放手快放手快放手!」

    妮梅一边大喊,一边用手脚攻击我。

    她挣扎到这种地步,老实说是有点痛|

    「那位先生,麻烦你停下脚步。」

    「好的,请问有什么事……?」

    背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当我回头望去,看见一位身穿铠甲的骑士。他的胸口上有一个特殊徽章,恐怕是城里的宪兵。

    他一脸凝重是怎么回事?难道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件吗?

    「快点放开那个孩子。」

    「咦……?」

    骑士拔出配剑,将剑刃指向我。

    接着他压低重心,摆出随时都能发动刺击的战斗姿势。

    这么一来,简直就像是准备逮捕我|

    「你这个诱拐犯!竟敢在大街上,如此明目张胆强掳妇女!」

    啊……原来如此……

    我已经彻底掌握状况了。

    事情很简单,妮梅看起来远比实际年龄更幼小。

    这样的她,百般不愿地被我扛在身上。

    因为我才来到这个镇上没有多久,一般大众还不清楚我跟妮梅是队友。

    所以下场就是我被人误以为是诱拐幼女的陌生男子。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由于我们平常都在城外慢跑,没注意到这副模样看在旁人眼里有多么不妙。

    站在客观的立场,我乍看下简直就像是正在诱拐幼女的现行犯。

    再加上弗斯今天休息,妮梅的抵抗又远比平常更激烈。

    她像这样大呼小叫,也难怪会引来宪兵。

    路人在耳闻骚动后,纷纷前来看热闹,其他宪兵也赶来支援。

    「冤枉啊,这是误会,我并没有在诱拐任何人,对吧?妮梅姐姐。」

    我扭头看向侧面。

    妮梅的深邃大眼显得相当动摇,她的唇瓣颤抖不已,而且浑身冒汗。

    我甚至能透过手臂,感受到她的睡衣已被汗水染湿。

    「她明明就很害怕!快点放开她!」

    「误会!冤枉啊!她被很多人注视时就会这样!她天生是个怕生的人!」

    「才、才、才不是呢……人、人家一点都不怕生……」

    「看吧,当事人都否认了!你赶快束手就擒!至少现在还不会对你动粗!」

    都已经是这种时候了,拜托你别矢口否认自己怕生啊!这样只会让情况更加复杂!

    糟糕……该怎么办……

    现在就连我也冷汗直流。

    妮梅已惊慌失措到只会发出「啊哇啊哇……」的呻吟声。照此情况看来,算是大势已去?

    「总之,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迅速展开行动的宪兵,转眼间就把我压制在地。

    我被迫放开妮梅,遭人抓住的双手被铐上手铐。

    我怎么看都是遭到逮捕吧!这哪里是跟你们走一趟啊!

    「拜托救救我啊……妮梅姐姐……」

    被对方以体重压在背上的我,就连呼吸都有困难。

    即使我拼命挤出声音求救|

    「咿……」

    映入眼帘的画面,就只有一名泪眼汪汪的幼女。

    不行,这下子真的没救了……

    *

    「喂,给我安分待在里面!」

    我被人一把推进牢里。

    由于被人铐上手铐,我就连摆出缓冲的姿势都办不到。

    我整个人摔倒在又硬又冷的石板地面上。手肘好痛。

    我扭动身体,将视线往上移,恰好能看见那个把我扔进牢里、已经转过身去的宪兵。

    不久后,他的背影就消失在走道尽头。

    本人名叫诺特·亚斯隆,今年十六岁。

    这是我因为诱拐幼女的嫌疑,凄惨入狱的瞬间。

    有谁能料想到我会面临这样的未来。

    明明我是为了进入迷宫而拼命修行,转眼间竟被当成犯人遭到逮捕。

    俗话说世事难料,还真是所言不假。在人生大道上,究竟会有怎样的陷阱等待在前方,还真叫人猜不透。

    当我因为自己的现况,以及今后的未来而唉声叹气时,正对面的牢房里传来一道宏亮的声音。

    「嗨,小哥!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吗?」

    我将目光移向声音的来源处。

    因为现场太昏暗,令我无法看清楚对方的容貌,不过该处有一名男子。

    根据对方低沉的嗓音,年纪应该大上我许多。从那道剪影来看,体格应该相当不错。

    「是的……」

    「瞧你那副不知所措的模样,任谁都猜得出来。你到底做了什么?是这个?还是那个啊?」

    男子似乎摆出某些手势,只是这里昏暗到让人看不清楚。

    就算我凝神注视,也看不懂他的手势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虽然我对于男子这自来熟的态度感到不耐烦,但在这样的牢房里保持沉默,也令人觉得无聊。

    因此,我决定回应对方的问题。

    「我被人冤枉成是幼女诱拐犯……」

    「被关进这里的每一个人,起先都会主张说『我没犯罪,我是无辜的。』不过啊,绝大多数都是真的有犯罪,几乎没有人是被冤枉的。所以你还是老实招认,只要乖乖认罪并且真心反省的话,罪刑也许会被判得轻一点。」

    「但我当真是无辜的……」

    「奉劝你还是别坚持了……」

    早知道就不要老实回答他了……

    我现在是悔不当初,而且还欲哭无泪。

    由于我总觉得自己再如何辩解,这个人都听不进去,因此决定换个话题。

    「你又是为什么被关进这里?」

    「与人斗殴,就只是寻常的斗殴。我昨天在酒吧里,跟一个对我家女人毛手毛脚的家伙起了冲突,才害我沦落到这步田地。真是的,我明明是初犯,而且单纯只是跟人打架,就被丢进大牢里,一般来说……」

    昨天才被关进牢里!?而且还是初犯!?

    这个人摆出一副老前辈的模样,到头来也只不过比我早一天关进牢里罢了……

    「喂喂喂,给我等一下,那边的渣男,我说过那是我的女人吧!」

    隔壁的牢房传来怒吼声。尽管被墙壁遮住视线,让我无法看清楚对方的容貌,但从他的嗓音听来,似乎正在气头上。

    「那个……他是谁?」

    我对正面的男子提问。

    男子气呼呼地抛出一句「跟我斗殴的人。」整个人趴靠在牢房的栅栏上。

    「你这个蠢男在鬼扯啥!萝兹莉亚可是在跟我交往喔!」

    男子对着我隔壁牢房的男子破口大骂。

    面对男子如此剧烈的变化,我不由得往后退去。

    但是隔壁牢房里的男子,听完正面牢房男子的说词之后,当场嗤之以鼻。

    「你才在鬼扯啥咧!萝兹莉亚说过她喜欢我,你这个自恋男!」

    「你说什么!看我宰了你!」

    「这才是我要说的话!」

    |两人怒目相视。

    好,我决定不要卷入这场无聊的斗争,睡觉吧。

    做好选择的我,直接闭上双眼。

    *

    「不好意思给各位添麻烦了。」

    前来接我出狱的艾琳,对着宪兵们鞠躬道歉。

    她似乎是在听完妮梅连忙跑回队伍小屋讲出的解释之后,立刻赶来这间拘留所。

    多亏艾琳向宪兵解释,我才顺利洗刷嫌疑,终于被人从牢里放出来。当真是让人感激不尽。

    「赶快回去练习啰,都怪你做出这种蠢事,白白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

    「真的很对不起……」

    现在已是下午时分,天空染成了橘红色。换作是往常的话,我应当正在接受《侦测陷阱》的训练。

    「诺特,我之前有说过,假如你缺乏干劲,大可离开我们的队伍。」

    艾琳加重语气地说着。

    因为我给她增添了麻烦,导致她心情很差,直接当场宣泄出心中的不满。

    「我并没有缺乏干劲。」

    我不服气地提出反驳。

    为何我要被艾琳责备到这种地步?这令我感到有些愤怒。

    今天这起事件,说穿了应当不是我的错。假如她要责备我,就应该先去责备妮梅。

    「如果你真的有干劲,即使要从牢房里逃狱,也应该赶来接受特训。」

    「这是哪门子的无理要求?重点是我如何能逃狱啊?」

    「啥?现在的你应该办得到吧。既然你对于《拆解陷阱》这种比《开锁》更高端的战技都有一定水准了,好歹也能解开手铐跟牢房的锁头吧?」

    「我才不懂那种技巧,又没人教过我……」

    「没学过也应该试试看,反正你都有时间在牢房里发呆了,理所当然要尝试看看。」

    被艾琳一针见血说出痛处,我感到恼羞成怒。

    由于我不甘愿坦率接受这番指责,因此将临时想到的说词脱口而出:

    「比起逃狱让情况恶化,暂时先沉住气总是比较好吧?」

    「这样不就糟蹋了你沉住气的那段短暂时间,只有笨蛋才会白白浪费任何一分一秒。」

    「距离开始攻略迷宫还有五个月的时间,没必要故意冒风险|」

    「你刚才说了什么?」

    下个瞬间,艾琳露出一道看似责备的目光,射向我的双眼。

    这让思绪原已怒火攻心的我,逐渐找回应有的冷静。

    |我的发言有什么不妥吗……?

    「我就觉得你最近很令人火大,现在更是有了十足的把握。诺特,你已经开始松懈了。」

    「你说我松懈了……?」

    这怎么可能?我一直都很认真吧。

    就像今天也是因为想认真接受特训,在没有弗斯的陪伴下外出晨跑,才会被人逮捕。

    你说我不认真?想开玩笑也该有所限度……

    「没错,你松懈了,因为你自己刚才也说了吧?距离开始攻略迷宫还有五个月的时间。」

    「这句话有怎样吗……?」

    「哪有人会打算花上整整五个月的时间来特训!一般来说都应该想尽早完成特训,希望能赶紧攻略迷宫才对!」

    「|啊。」

    因为是基于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关系,我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感觉上恐怕是很孬的声音吧。

    面对艾琳的指控,我的身体开始颤抖。

    我完全可以接受她的说词,并且承认自己的怠惰。

    一如艾琳所言,我确实认为只须在期限内学会那三项战技就好。一开始的时候,我还因为抓不到战技的诀窍而感到焦虑。

    不过自从我逐渐掌握诀窍之后,便自认为可以在期限内学会,于是内心变得游刃有余,不再为此感到焦虑。

    就连我都并未意识到自己的怠惰,艾琳却彻底看穿了。

    直到被人指出,我才首次惊觉这件事……

    我莫名地感到懊恼。明明我是为了改变自己,才决心加入「抵达者」。

    结果我还是跟以前的自己一样,与蜜雅在一起时的自己半斤八两,未曾有一丝改变。

    我对于依旧没有改变的自己、对于未能有所改变的自己,感到相当没出息,而且总觉得很想哭。

    不知曾经听谁说过「一个人是难以轻易改变的」。

    感觉上这句话说得很贴切,至少我就没有改变,未能摆脱我最厌恶的自己。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在这之后,艾琳好像又对我说了许多严厉的批评。

    但是每一句话我都听不进去,并且也无法理解,只能看见她的唇瓣不断地开开阖阖。

    充斥在我脑中的,就只有自己该如何是好、接下来该怎么做等等问题而已。我的脑中乱成一团,搞得自己无所适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