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混乱的开端
    在客厅里的我、金恩、艾琳以及梅妮,纷纷将目光集中在弗斯的身上。

    我无法理解他想表达的意思。

    为了寻找线索,我将视线移向另外三人,但是没有任何人能够理解眼下的情况,大家的脸上都写满问号。

    「这、这是为什么?」

    金恩深吸一口气后提问。

    能看出他想保持冷静,不过嗓音却微微颤抖。

    金恩显得相当动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露出这种态度。

    弗斯似乎并没有在开玩笑,他的眼神极为认真。

    「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从自己的口中说出这种话是挺令人害臊的,但我想这就是命中注定的对象吧?我遇见了一位这样的女性,现在可说是非常幸福,也希望这份幸福能永远维持下去,所以我决定不再从事探索迷宫这种危险的工作,要竭尽心力去让对方幸福。」

    「意思是你要结婚了?」

    艾琳提问。

    「论及婚嫁还需要一段时间,更何况我还没与对方交往……不过我认为我们两人是两情相悦。」

    「所以说……你这样就认定对方是命中注定的对象,不会有点操之过急吗?」

    「吵死啦,像你这种没交过女朋友的家伙,怎么可能会理解,给我乖乖闭上嘴巴。」

    他唯独对我说话的语气特别差……

    也对,一如弗斯说的,我是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

    想想还真的是无言以对耶,喂。

    「这位对象又是谁呢……?」

    妮梅歪着小脑袋瓜发问。

    「她名叫萝兹莉亚,是一位外表可爱的女神官。虽然要是说太多次,听在旁人耳里像是故意在晒恩爱,不过她当真长得非常可爱。」

    弗斯在第二次提及「可爱」二字时,有如强调似地加重语气。

    你别像是想趁机炫耀,故意把目光对准我啦。

    话说回来,那个女生叫做萝兹莉亚……总觉得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名字……究竟是在哪里呢……?

    我看向旁边,发现艾琳是一脸错愕,金恩和妮梅也露出相同的表情。

    我胆颤心惊地提出问题:

    「萝兹莉亚到底是谁?总觉得你们好像都认识……」

    我向身旁的艾琳小声询问。

    艾琳的嘴巴多次开开阖阖,经过一段时间才终于挤出声音:

    「此人名叫萝兹莉亚·敏克高特,总会主动勾引出现在身旁的男性,让对方爱上自己,由于她同时与多名男性有暧昧关系,老是四处引发与男女情爱有关的纠纷,是瓢立夫镇里赫赫有名的惹祸精……因她引发情爱纠葛而分崩离析的队伍,用十根手指头也数不完。基于这个原因,她的外号就叫做『倾国』。」

    倾国……好像有听过这个外号。

    妮梅,是妮梅告诉我的。

    她说过瓢立夫镇里,有个外号叫做倾国的神官。

    当初听见时,我误以为该名神官是极具攻击性才会拥有这个外号,原来是导致队伍瓦解的意思……

    弗斯在听见这句话之后,再也无法保持沉默。

    「喂,不许你们说萝兹莉亚的坏话!她有这样的传闻是事实,不过光凭传闻就来评断一个人对吗!?这样真的恰当吗?你们可曾与萝兹莉亚面对面聊过天吗?」

    情绪激动的弗斯,继续高谈阔论说:

    「我就有跟她面对面聊天!而且单独聊过许多次,因此我可以肯定!萝兹莉亚并非旁人传言中的那种坏人!因为她长得很可爱,是个对谁都十分温柔的好人,才会造成误解。或许是嫉妒她的妖艳贱货们,为了泄愤才制造谣言的也说不定。没错,一定是这样,我才不会被谣言蛊惑!我决定相信萝兹莉亚!她也对这些残酷的传言感到心痛,甚至在我的面前落下眼泪,所以我决不放过任何毁谤萝兹莉亚的家伙!」

    弗斯一鼓作气把话说完便大口喘息,脸上散发着完成壮举的满足感。

    让我不禁觉得弗斯还挺帅的。

    金恩先是尴尬地敛下眼皮,然后开口说:

    「我有直接与这位女性交谈过。原因是熟人卷入她所引发的男女纠纷,所以我和她有一面之缘。从我的角度来看,她给人的印象并不好,拥有骗子特有的眼神。我好心奉劝你一句,至少别把萝兹莉亚当作交往对象。」

    「真的假的……你有跟她聊过啊……可恶,你这小子很有看人的眼光……不、不过事情总有万一吧……?」

    「方便反问你一个问题吗?从你的角度来看,萝兹莉亚真的没有任何可疑之处吗?」

    「说来不甘心,也不是完全没有……我当初之所以会认识萝兹莉亚,是因为她被卷入酒吧的一场纠纷里……起冲突的两名男性,似乎是为了争夺她……但我帮她解围,听她解释完之后,完全可以接受她的说词,所以肯定没问题的。不管其他人怎么说,我都会相信萝兹莉亚的!」

    我终于回想起自己是在哪里听见萝兹莉亚这个名字。

    就是在牢房里。我因为诱拐幼女的嫌疑遭到逮捕之际,位于我正面跟侧面牢房的两名男子,就是为了争夺名叫萝兹莉亚的女性而爆发口角。

    难不成弗斯在酒吧撞见的那场纠纷,就是这两人大打出手?

    记得因为斗殴而遭到逮捕的那两人曾说过,他们是在我被捕的前一天被关进牢房。

    说起我被捕的理由,就是我抱着妮梅到街上晨跑。

    但是真要追究原因,是弗斯前一天喝酒喝太晚,隔天才偷懒没参加晨跑。

    那个时候,弗斯老爱强调自己是跟女性单独饮酒。

    至于他口中的女性,应该就是萝兹莉亚吧。

    弗斯最近经常推说很忙,老是偷懒不去晨跑,或许也是受到萝兹莉亚的影响。

    总觉得所有线索都串连在一起。

    想想在牢房里爆发口角的两名男子,也都坚称自己与萝兹莉亚是两情相悦,态度跟现在的弗斯如出一辙。

    难不成……其实也没什么好猜的,弗斯肯定被骗了。至少我有这种感觉。

    「那个名叫萝兹莉亚的女人,经常要男人供养她,别说你也有花钱在她身上喔……」

    艾琳深感无奈地眯起双眼。

    反观弗斯,却是信心满满地挺起胸膛。

    「我才没有供养她咧!嗯,就只是买了很多礼物送她。就像我最近买了一把店里最昂贵的魔杖当作礼物|」

    「那种行为就叫做供养啦!」

    我再也按耐不住地开口吐槽。

    弗斯瞥了一眼大叫出声的我,宛如瞧不起人似地嗤之以鼻说:

    「唉,所以我才受不了没有女友资历等于实际年龄的人……你根本什么都不懂。瞧你肯定是会在第一次跟女孩子约会时,还让对方请客的小孬孬吧。我一看就知道了。像你这种没出息的家伙,完全没资格批评我。」

    弗斯这精辟的分析,可说是一针见血。

    今日确实有过这段插曲。对此记忆犹新的我,当场受到重创。

    总觉得弗斯十分鄙视我。

    肯定是他以为终于遇见与自己两情相悦的女性,才会像这样志得意满。

    我决定了,为了避免继续受到伤害,接下来就保持沉默吧……

    接下来的几十分钟,金恩、艾琳以及妮梅拼命劝阻,最终仍是徒劳无功,弗斯抛出一句「我决定相信萝兹莉亚!」之后,便直接从队伍小屋夺门离去。

    *

    目前还留在客厅里的四个人,个个垂头丧气。

    说起金恩、艾琳和妮梅,皆露出困扰与傻眼参半的神情。

    至于我,则是更进一步受到额外的精神创伤。

    由于继续保持沉默也不是办法,因此我为了整理状况而开口说:

    「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吗?」

    「这可是头一遭!弗斯那个笨蛋,竟然说要脱离队伍……」

    「至少能从这里看出来,那位名叫萝兹莉亚的女性,可说是玩弄男性的专家……」

    金恩出声安慰正在气头上的艾琳。

    「根据传闻,那个名叫萝兹莉亚的女人,胸部相当傲人喔!」

    「妮梅姐姐,大家在认真讨论问题的时候,请不要像这样开玩笑。」

    「对不起……但是人家并没有想开玩笑……」

    面对我和艾琳指责的目光,妮梅沮丧地垂下肩膀。

    因为妮梅状况外的发言,现场弥漫着一股微妙的气氛。

    艾琳发出一声叹息,直接躺在沙发上。

    「总之,得想办法让弗斯认清事实……」

    「看他的样子,无论我们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

    「那位名叫萝兹莉亚的女性,会不会有可能是真心喜欢弗斯呢……?」

    妮梅提出这个问题。由于她是双腿抱膝坐在地毯上,导致她看起来比平时矮小好几倍。

    金恩听见妮梅的提问后,摇了摇头说:

    「我想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

    「为什么呢……?」

    「虽然都是谣传,我也没有任何确切的证据,但听说这个名叫萝兹莉亚的女生,至今从来没有固定的交往对象。她毫无节制地接近各种男性,受到许多人的爱慕,同时她也喜欢看见别人为自己争风吃醋的情景。坦白说来,就是她很擅长扮演队伍里的小公主,我在城里认识的其他冒险者们都处处防着她。不过再如何警戒,像弗斯那种人还是会上钩……」

    「大家仔细想一下就会明白啦,他可是弗斯喔!像那种男性经验丰富的蛇蝎女,怎么可能会真心爱上他嘛!」

    这番发言真是太有说服力了。在场所有人听见之后,都纷纷点头认同。

    同样身为「从未交过女友联盟」的成员之一,眼下的状况不禁让我有些同情,但在回想起自己刚才被弗斯大肆数落一番,也就没有意愿替他说话了。

    「这么一来,就只能让弗斯先生发现自己受骗了……」

    「没错,问题是该如何让弗斯认清这件事……」

    听完艾琳的低语,率先出声搭话的人是妮梅。

    她仿佛想到什么好点子,自信满满地拍了一下手。

    「我们就直接去找这位名叫萝兹莉亚的人谈判,拜托她别再欺骗弗斯了!」

    金恩站了出来否决妮梅的提案,他挂着一脸苦笑说:

    「这个方法应该有困难……纵使这件事也是听人说的,总之有一名冒险者去警告萝兹莉亚,要她别再来勾引与自己同队的男性队员,结果萝兹莉亚非但没有接受,还跟爱慕她的男性们搬弄是非,害这位去警告她的冒险者被狠狠修理了一顿。」

    听完萝兹莉亚胡作非为的事迹后,在场的每个人都闭口不语,暂时陷入沉默。

    看来,萝兹莉亚是个比我想象中更凶狠的人物。

    她似乎四处勾引男人,一旦有人忤逆她,就会唆使爱慕她的男性去除掉对方。真是个危险的女人。

    大家好像都想不出让弗斯醒悟的方法。

    感觉上就像是走投无路了,每个人都一脸阴郁。

    「可能真的没办法了……」

    艾琳如此低语着。

    大家都很想否定她的发言,不过任谁都没有能够加以否定的把握。

    现在就只能保持沉默,这情况莫名让人感到懊恼。

    这几个月的时间,我以进入迷宫为目标而不断努力。

    在日常生活里,我一直持续发动《索敌》。由于随时都要维持发动战技的状态,让我没有一刻能放松。

    期间甚至还被艾琳讨厌,但我仍遵守自己当初所做的决定。

    自己说这种话可能不太妥当,但我可是付出许多无法从昔日的自己想象出来的努力。

    曾面临过各种令人想哭的事情,以及许许多多的煎熬。

    比方说练习不顺利的时候,我完全无法原谅自己,是真的感到很痛苦。

    开心的事情少之又少,每天都过得很辛苦。

    可是我为了让自己有所改变,只能专注在这件事上,拼死挣扎往前走。

    岂能因为这种事情就宣告结束……

    我的心中逐渐涌现出埋怨、不满以及牢骚。

    我好想用这些话去臭骂那个笨蛋,好想把弗斯痛揍一顿,好想让他遭逢凄惨的下场。

    可是弗斯现在得意到不可一世,无论我说什么都听不进去。

    弗斯拥有可以看穿一切攻击的技能,我这种软弱无力的拳头根本无法击中他。

    因此,我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报复弗斯|

    「……啊。」

    我的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点子。为了避免消散于脑海中,我反复在心底筹谋,终于逐渐成形。

    这个办法行得通,说不定当真有效。

    「我想到一个或许能让弗斯先生醒悟的方法……」

    「真的吗!?」

    艾琳探出身子。

    嗯,这个点子不仅能让弗斯认清事实,还可以让我向他报一箭之仇。

    正因为我的性格很卑劣,才会想出这个扭转乾坤的方法。

    拥有心上人?这种人最不乐见的事情又是什么?

    那还用说,当然是横刀夺爱,只要促成一段三角关系就好。

    一般情况,任谁都不会采取这种手段。想让对方的心上人看中自己,并不是那么容易办到的。

    不过依照眼下的情形,再加上对象是萝兹莉亚,这个手段就行得通。

    我压下激昂的情绪,为了避免解释得太过仓促而缓缓道来:

    「萝兹莉亚小姐是面对任何男性,都会毫无节操地进行勾引吧。既然如此,我们就可以反过来利用这点不是吗?」

    「要如何反过来利用这点……」

    「由我去接近萝兹莉亚,让她来勾引我。正确说来是我假装被她勾引。弗斯先生再如何顽固,在撞见我和萝兹莉亚小姐打情骂俏的光景之后,总会察觉自己被骗了吧?」

    如果目睹自认为是命中注定的女孩子,对着其他男性抛媚眼时,当下会作何感想?

    更何况那位男性,还是弗斯最瞧不起的我。

    就算是弗斯也该醒悟过来了吧。

    尽管这里面多少包含了我的主观猜测。

    至于这个计划的好处,就是不会与萝兹莉亚正面起冲突。

    这情况正是依照她所期望的剧情来发展,让她看见两位男性为自己争风吃醋、足以满足她心中渴望的光景,在让她获得满足之余,我们也能达成自己的目的。

    只要这个计划成功,除了弗斯以外的人都不会受到伤害。

    「感觉上好像可行喔!妮梅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妮梅兴奋地双眼发亮,一把握住我的手。

    反观艾琳,脸上却浮现相当不安的神情。

    「若是诺特你在假装被勾引的期间,真心喜欢上那个人该怎么办?如果发生这种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情况,那就真的让人笑不出来了……感觉上对女性很有免疫力的金恩反而更适合……」

    「金恩先生,你有办法假装喜欢上对方吗?」

    「嗯~……假装喜欢上对方吗……老实说我没什么信心耶……」

    「听到了吧,艾琳。说起假装喜欢对方的演技,我应该比金恩先生更擅长不是吗?再加上我看起来不擅长面对女性,一脸就像是很容易上钩的目标对吧。」

    「这种事情……实在不怎么值得炫耀喔……」

    「诺特小弟,瞧你好像说什么都想亲自执行这个计划是吗?」

    金恩似乎看穿我的心思。

    既然已经穿帮,说再多也是白费唇舌,我就老实承认吧。

    「那还用说,谁叫弗斯先生老是这么瞧不起我,我想亲手教训他一顿也是人之常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