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颠覆神话的模范生 第二话 前「魔王」,交到朋友,乐不可支
    我为了交不到朋友而苦恼,却唐突地迎来了转机。

    没错,就是伊莉娜……而且实在有点太唐突,让我还觉得这不是真的。

    不过交到朋友的瞬间,往往都是这种感觉吧。

    毕竟从认识伊莉娜以来,我的人生就变得闪闪发光。

    我们会一起上山玩、一起玩水、一起躺在同一张床睡觉……真的每天都好幸福。从前世带来的孤独感已经完全得到疗愈,心中就只有著幸福的心情。

    而今天我也打算精力充沛,像个孩子一样和伊莉娜一起到山上奔跑。

    就在我待在家里等著她来访的午后……

    「唔喔~亚德~!这个这个!帮我看看这个啊~!呀喝!」

    来的不是伊莉娜,而是亢奋到烦人的我爹。

    他手上握著一把长剑,美丽的刀身发出光芒。

    「最近剑都劣化了!所以我就一咬牙,买了把新的!」

    老爸说著还尖叫一声,全身忸怩,看起来非常恶心。

    「你看你看,亚德你看看嘛~很猛吧!是超级宝剑耶。」

    他维持著烦人的亢奋,把剑朝我递出。

    我握住剑柄,盯著剑身看了好一会儿。

    「父亲,很遗憾,看来你是买到了瑕疵品。」

    父亲发出错愕的疑问声,歪了歪头。看来他没有鉴定货品的眼光。

    「这把剑被赋予的特性,只有【锐利度十倍】。这岂止是马虎。既然是用这种素材,我想只要用上赋魔术式的压缩技术,应该可以赋予三种属性。」

    「…………咦?呃……咦?」

    大概是因为买到假货太震惊吧,只见父亲张大了嘴合不拢。

    「请放心。虽然不到宝剑的程度,但至少可以升华为普通的剑。」

    我这么说完,对剑进行赋魔,然后交给父亲。

    「……我顺便问一下,你赋予了什么特性?」

    「是。一共是【锐利度一百倍】、【追加火属性】、【锐利度自动修复】这三种。」

    我回答后,父亲立刻朝附近的桌子挥剑,劈开了桌角。剑上追加了火属性,所以被砍下的角燃烧著掉到地上,随即烧成焦炭。

    看来买到瑕疵品,让父亲非常生气。也罢,这次他会拿东西出气也无可奈何。刚才的剑就是这么差劲。

    「……喂,真的假的,这玩意儿。」

    父亲看著剑身念念有词。唔,他多半非常火大吧。

    看这样子,他可能会去找铁匠老爹兴师问罪──

    「亚德~!我来了~!」

    看来有可能会去,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想去就尽管去吧。

    我也忙著和伊莉娜玩,除此以外的都是琐事。

    我丢下怒火中烧的父亲,走向玄关。

    「让你久等了。」

    「不会,没问题!好了,我们走吧!」

    伊莉娜抓起我的手,活力充沛地跑了起来。她的可爱今天也毫无二致。美丽的银色长发,人偶般清秀的脸庞,晶莹剔透的纯白肌肤,以及──

    薄薄的白色连身裙下露出的胸部。乳沟。侧乳。

    这一瞬间,我痛切庆幸自己和她成了朋友。

    好了,说著说著,我们来到了山上。

    「啊,对了。其实啊,爸爸说要弄一把新的剑,请我收集材料……你可以帮我忙吗?」

    「小事一桩。顺便问一下,令尊想要什么样的素材呢?」

    「嗯~记得是……【终极虎(Ultimate Tiger)的巨牙×二】、【陨石史莱姆(Meteor Slime)的体液】、【上古豪猪(Ancient Boar)的魔石×一】吧。」

    不,这山上哪儿都没有这样的魔物。每一种都是只存在于超高难度冒险地带的生物。这大概是她父亲特有风格的玩笑吧。

    我大概猜出她父亲指的是些什么样的魔物,决定去猎这些魔物。

    轻易地完成这些工作后,我们决定在游戏之余,顺便「赚经验值(农)」一下。

    我们跑进山上的迷宫,一心一意地猎杀魔物。每打倒一只,自身的魔力量就会有微量上升。身为施法者的「魔导士」要变强,这就是最快的方法。

    我们在里面「赚经验值(农)」了五小时左右后,离开了迷宫。

    我还行有余力,但伊莉娜已经累得精疲力尽。

    我们出去稍事休息……结果伊莉娜恢复体力后,看著我……

    「欸、欸,亚德。教我,那个……无咏唱的方法啦!」

    伊莉娜在山上,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说这话可就奇怪了。伊莉娜小姐,你以前不是说过无咏唱施法这种小事,你三岁的时候就精通了吗?」

    「这、这是因为,这个……这、这不重要吧!都那么久以前的事了!」

    她满脸通红,眼眶含泪地喊著。从这样子看来,是说了谎吧。

    她真的不会无咏唱施法吗?

    「也好,就别在乎这些了。只是伊莉娜小姐,在谈无咏唱施法前……请你说说魔法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

    「哼哼!那还不简单!是『魔王』创造的符文言语!咏唱用符文编写出来的魔法术式,消耗魔力来发动的力量!这就是魔法!」

    我答对了吧?所以你可以夸我喔!赶快夸我!汪汪!

    她用这样的表情频频瞥向我。

    我回应她的期待,摸著她的头,夸了她几句。

    「呵嘿嘿嘿嘿……!还、还好啦,毕竟是我嘛!当然要懂这些了!」

    伊莉娜得意洋洋地挺起大大的胸部。真的好可爱。可是……

    「那么伊莉娜小姐,咏唱又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非符文言语不可?你知道符文言语和魔法的关连性吗?」

    这个问题就让伊莉娜也变得吞吞吐吐了。也是,答不出来理所当然。毕竟教本上没有记载这么深入的内容嘛。说得更清楚点,教本上记载的顶多只到低阶魔法,而且记载的术式,全都远比我前世的时代要弱化。

    这多半是为了不让民众取得强大力量而采取的措施吧。这个国家的当政者,似乎很不想让民众拥有力量啊。从记载的法术之弱来判断,多半相当害怕民众拥有力量。想来强力的术式都是由贵族们独占,以一子相传的方式传承下去。

    「伊莉娜小姐,仔细听好了。魔法这种东西,完全是靠建构魔法阵来达成的技法。」

    「建构……魔法阵?」

    「一点也没错。所谓的咏唱,就是透过朗诵魔法阵内容与术式,来建构魔法阵的方法。做完这样的步骤,再将魔力灌注到魔法阵里。这就是魔法发动的程序当中的一种。」

    我竖起食指,继续讲解。

    「建构魔法阵不是只能靠咏唱,单纯在脑内鲜明地想像出魔法阵本身,也一样行得通。」

    我让「热焰术」的魔法阵显现在指尖,一边秀给伊莉娜看,一边说:

    「请你在脑内描绘出这个魔法阵,然后想像供应魔力的情形。」

    「知、知道了!」

    伊莉娜点点头,手掌顶向天。下一瞬间──

    魔法阵出现在她手掌前,一道小规模的火柱从中直线伸出。

    「哇!哇哇!我会了!我会了!无咏唱!」

    她天真无邪的开心模样实在好可爱,让我感到温馨。

    「太棒啦!太棒啦,太棒啦!」

    伊莉娜多半非常高兴。只见她一次又一次,以无咏唱方式施展「热焰术」。

    看到她这样……我在感到温馨的同时,也觉得怜悯。

    魔法的威力、效力,会根据对魔法阵的魔力供应量而改变。

    如果一般对「热焰术」的供应量是一百……伊莉娜的供应量,大概是二十左右。因此她所施展的法术,远比正常水准要弱。

    想来伊莉娜的魔力量,是远低于平均值吧。

    也就是说,她没有才能。因此,她今后多半会遭遇到惨痛的挫败。即使如此……

    「太棒啦!太棒啦!这样我就跟亚德一样了!」

    ……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都决定要支持她。

    无论是何种难过、何种痛苦,我都要跟她一起背负。

    无论挫败多少次,每次我都要牵著她的手,让她站起来。

    因为这才叫做朋友。

    我与伊莉娜(真的是天使)在一起的日子,流水似的度过。

    过著过著,我也到了十五岁。无论在前世还是这个时代,到了十五岁就是成年人,差不多要开始进行包括职业选择在内的人生设计。就这一点来说,我家爸妈与伊莉娜的家长,也都非常清楚──

    本日预计在我家召开生涯规画会议,邀请伊莉娜的家长也一起参加。

    现在,时刻是晚上九点。天空已经染成黑色,黄金色的月亮照亮地上,昆虫们的合唱令人听得心旷神怡。就在这样的时间,敲门声响起。

    我代替双亲去迎接访客。来人是──

    「晚安!亚德!」

    哪怕到了晚上也一样活力充沛的伊莉娜,以及──

    「嗨,亚德。晚安。」

    白发的青年精灵族怀斯。伊莉娜是他的女儿。

    我和他们两人一起去到客厅,大家一起围著餐桌坐好后,先进行餐前祈祷。

    「感谢我等之神祖『魔王』瓦尔瓦德斯,以及女王陛下的恩典。」

    在这个时代,以我为主神的宗教,已经在全世界落地生根……这让我心情非常复杂。

    先不说女王,我为什么非得感谢自己不可?

    「好啦,啰唆的祈祷也做完了,吃吧吃吧。今天也很好吃喔!亚德的咖哩。」

    「哇~!我开动了~!」

    伊莉娜猛扒咖哩大嚼。贪吃的模样也好可爱。

    「呵呵呵,伊莉娜还是一样好可爱喔~跟你妈妈一模一样……啊啊~好想对你来个快感折磨~……」

    危险的家母以危险的表情做出危险的发言,但伊莉娜看也不看她一眼,吃咖哩吃得津津有味……至于她的母亲我就不清楚了。只是既然她母亲并未出席这个场合,也就多少猜得出另有隐情。

    多亏了伊莉娜而吃得开心的这一餐,吃到一半──

    「差不多该来谈了吧?」

    怀斯把汤匙放到桌上,这样切入正题。

    他那中性的美貌脸上露出柔和的微笑,但眼神里有著认真的光芒。

    「首先是亚德,你今后想怎么做呢?」

    「这个嘛……我想做的事情有几件,但如果要说眼下想达成什么目的……我想交一百个朋友。」

    「哈哈,该怎么说,你真是个令人猜不透的孩子。」

    怀斯莫名地苦笑著,接著又把目标转向伊莉娜。

    「你要怎么做?『虽然本质上的将来已经确定』,但在走到那一步之前,还有些时间。这段期间,你想做些什么?」

    「嗯~……怎么说,总之,这个……就是想跟亚德在一起……大概吧。」

    伊莉娜缅腼地搔著泛红的脸颊,撇开脸去。她真的有够可爱。

    「嗯。你们两个的心意我明白了。既然这样,果然还是……」

    「进魔法学园最好吧。」

    「毕竟跟亚德想做的事情非常搭,而且伊莉娜的愿望也会实现嘛~」

    学园──一听到这个字眼,我就觉得胃一阵抽痛。

    想交朋友,最省事的方法就是去上学。我前世也曾这样想过,于是把外表变成平凡的路人脸,捏造经历,进入学校就读。

    当时我想说只要隐瞒身分,用别人的身分来活,可能就交得到朋友,才会采取这样的行动……但我在校园内彻底被孤立了。或者应该说,被霸凌了。

    被人们称为「魔王」,却被底层的家伙霸凌了。

    只是上课时去上个厕所,就被取了个叫做大便人的绰号当成笑柄,或者被一些没血没泪的家伙弄脏桌子和教本……到头来,我读了一年左右就自行退学。所以呢,学校这种东西,对我来说简直是精神创伤的宝山。

    「魔法学园?听起来会很开心耶!」

    但面对眼神发亮的伊莉娜,我实在说不出不想入学这种话。我想保护她的这笑容。因此我……

    「我没有异议。那我就和伊莉娜小姐一起去就读魔法学园。」

    「嗯,这样最好。而且想必也能交到很多朋友……尤其是亚德。我想这对你来说,会是个学习常识的好机会。」

    常识?我自认比任何人都更懂常识。毕竟我可是前「魔王」。如果没学会这世上的所有常识与礼仪,根本做不好外交等工作。

    不过相信在怀斯的认知里,我还只是个小孩子吧。

    这种时候就乖乖点头……然后我提起了另一个话题。

    「对了。入学是无所谓,但我们有资格吗?」

    「嗯?你说资格是指?」

    「虽然我并不清楚魔法学园……但这是个允许平民入学的地方吗?我印象中那是一种贵族专用的学习场所。」

    「这点没有问题。以往贵族对平民的蔑视比现在要强,又因为学费高昂,平民没办法就读魔法学园,可是现在没有这种情形,校园已经广开门户……而且,这世上根本没有你们进不了的学校。」

    「──?请问伯父这话怎么说?」

    我一歪头,就看到怀斯也同样歪头纳闷。

    「……我说你们两个,什么都没跟这孩子说吗?」

    他看著我的双亲,提出问题。

    「没有啦,该怎么说,我是很喜欢听别人讲英勇事迹,可是……」

    「实在不想讲自己的呢~这样多难为情。」

    两人露出缅腼的笑,怀斯对他们叹了一口气。

    然后他正视著我……

    「亚德,你听好了。接下来我要说的,是不折不扣的真相。」

    先加上这句开场白,然后怀斯他……说出了令人震惊的内容。

    「你的双亲啊,就是名满天下的大魔导士。而我,说来见笑,人们称我为英雄男爵。说穿了,你的爸妈还有我,都是不平凡的人物。」

    「咦?」他流利说出的这项情报,让我不由自己地发出傻气的惊呼。

    怀斯的表情里,没有一丁点玩笑的成分。把他的发言当成事实,多半错不了。

    ……这状况让我有点不满。

    我对成为不平凡的人物这件事,抗拒到连自己都受不了。

    毕竟以前我就成了人称「魔王」的不平凡人物,因而失去了很多事物。

    成为不平凡的人物,就与变得孤独同义。就是知道这一点,我才会厌恶并且避免成为不平凡的人物。

    但已经发生的事情也无可奈何。虽然遗憾,但大魔导士的儿子这样的立场,我就接受吧。所幸根据书籍描述,我的父母都是突发性变异体。

    所谓突发性变异体是一种总称,指的是与生俱来就拥有超越种族极限之异常才能的人。

    他们的才能只限于自己这一代,不会被下个世代继承。这是唯一不幸中的大幸。

    即使双亲特别,但我并不特别。因此……相信不会再度被称为「魔王」。

    之后会议平稳地开下去,没有发生什么严重的争执,顺利结束。

    然后等晚餐即将结束时。

    怀斯看著我,以认真的表情开了口:

    「……在学校里,伊莉娜也一样有劳你多关照了,亚德。」

    做父母的这样讲,是理所当然。但我不懂的是……

    怀斯的脸上,有著过度的紧张与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