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颠覆神话的模范生 第五话 前「魔王」VS神之子
    之后,我一边感受著胃痛,一边换地方……

    我在宽广的运动场正中央,和艾拉德对峙。

    同学们与奥莉维亚以及伊莉娜,站得远远地看著……

    「喂喂喂喂。」

    「那小子死定了啊。」

    「艾拉德可是国内历史上最年轻就升上『第四格』的神童啊。」

    「我看搞不好比大魔导士和英雄男爵本人还强吧。」

    远方的贵族小孩群,对我投以怜悯的视线。而在这样的情势下,艾拉德笑得像是要露出獠牙。本来就长著一张爬虫类脸的他这么一笑,凶恶度就增加了五成。

    「算你不走运啊,靠爸族。要不是奥莉维亚大人出现,你本来不用跟我决斗的。」

    他的眼神,简直像在看著可悲的活祭品。一种完全看扁了我的眼神。

    不过这也难怪啦。对方是被誉为神之子的天才,我则只是平凡的村民。

    但是……这是为什么呢?他被誉为神之子,但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管怎么说,总之要先观察对手。就努力掌握对方的战力吧。

    「好了,那么──赶快给我去死吧。」

    他右掌朝向我。

    这一瞬间,艾拉德眼前建构出魔法阵,从中射来小规模的雷击。

    是雷属性的低阶攻击魔法,「闪电攻击术(Lightning Shot)」。

    对方嘴上说得嚣张,但似乎也是先试探我。

    这点程度没有任何问题。我也以低阶防御魔法「障壁术(Wall)」对应。

    魔法阵在我面前显现,形成一层半透明的膜,遮住了我。

    艾拉德施展的「闪电攻击术」,被「障壁术」抵销。

    这一波对抗,对我来说并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地方,然而……

    「艾、艾拉德那家伙,无咏唱使出『闪电爆发术(Lightning Burst)』……!」

    「亚德也没输!他无咏唱施展出了『大障壁术(Mega Wall)』啊!」

    「光这两下就让人跟不上啦……!他们两个的等级都离我们太远了……!」

    不,慢著。这反应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光是看到有人会无咏唱施法就这么惊讶?

    而且,「闪电爆发术」?「大障壁术」?为什么每个人都把刚才的魔法误认为中阶魔法?

    「哈!原来啊原来。还挺有一套的嘛,大魔导士的笨儿子。靠爸族这句话我就收回吧。」

    「……请问刚才的攻防里,哪里有值得你收回发言的成分?」

    「哼。别装镇定了。如果以为刚才那就是我的真本事,可就大错特错了。」

    「我想也是。相信那点程度的魔法,对你来说连牛刀小试都算不上吧。」

    「……你很敢讲嘛!」

    嗯嗯?为什么生气?对神之子来说,刚才的魔法根本是偷懒吧?

    艾拉德以蕴含怒气的表情,再度施展出攻击魔法。这次是火属性的低阶魔法「热焰术」……话说得嚣张,结果还是继续试探吗?

    这我也同样用低阶防御魔法「障壁术」完封。结果──

    「哦?接了我的『大热焰术』,竟然还站得住啊。」

    「啥?『大热焰术』?」……这家伙在在讲什么鬼话?「大热焰术」可是中阶攻击魔法啊。和刚才的「热焰术」相比,威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把「热焰术」谎称为「大热焰术」的名门公爵家之子,是吧。

    相信说穿了,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哼哼,我好高兴啊。好久没有碰到让我可以使出真本事的对手了……!」

    「……像这样装模作样,也只会让自己更滑稽喔。」

    「啊?你这小子,说什么鬼话。」

    「我是在告诉你,你的假面具已经被拆穿了。看样子你被誉为什么神之子,但那只是用来让自己显得了不起的谎言。我想多半是你拜托双亲,要他们散布假消息吧。」

    「……啥?」

    大概是因为被说中了吧,艾拉德的太阳穴冒出青筋。

    「这也还好啦,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我也历经过这样的阶段。把根本不是什么专有魔法(Original)的低阶魔法,取些让人光想到都觉得难为情的名称。男生就是会有这种想让自己显得了不起的阶段,这我非常明白。但就算是这样,神之子还是过分了点,岂止是见面不如闻名。考虑到你的才能,还是凡夫俗子比较合──」

    「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气疯了。这多半也就表示完全被我说中了吧。

    真受不了,是我自己太笨,才会提防成那样。

    「你还是第一个敢侮辱我到这个地步的人!」

    「是吗?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亲手散布这么配不上的绰号呢。」

    「你这家伙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艾拉德露出厉鬼般的面相,发动魔法。然而──

    这魔法对我而言,仍然是连儿戏都称不上,不足取的玩意儿。

    魔法阵显现在我周围,是「热焰术」的多重发动。简直像是幼儿在用的无聊技法。竟然用一脸当成什么必杀大技似的表情出这种招。

    对于扑来的多道火焰,我同样用「障壁术」对应。

    遮住全身的铜色半透明护膜,挡下了艾拉德的多重发动型「热焰术」。

    这对我来说,同样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然而……

    「咦……!现、现在是什么情形……?」

    「那、那个巴克斯式『钜级热焰术(Giga Flare)』,这么乾脆就被完封了?」

    啥?「钜级热焰术」?你们说刚刚那叫做「钜级热焰术」?

    「『钜级热焰术』,竟然不管用……!怎、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离谱的事情!」

    不,刚刚的魔法只是「热焰术」的多重发动吧。

    竟然把那招叫成火属性的高阶攻击魔法……

    对我这个符文言语魔法的创造者而言,实在非常令人遗憾。

    竟然把无聊的低阶魔法称为高阶魔法,简直不成体统。因此……

    「……艾拉德同学,你犯了大错。」

    「啥啊!你、你说什──」

    「如果你不知道,我就告诉你,什么叫做真正的『钜级热焰术』。」

    我宣言后,立刻在脑内显现魔法阵,并供应魔力。

    剎那间,他的脚下显现出直径十梅利尔规模的魔法阵。然后──

    狂风暴雨般的烈焰肆虐。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那、那个魔法是怎样?热都传到这里来了耶!」

    「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红莲的劫火发出轰然巨响,翻腾卷动。这才是「钜级热焰术」。有效范围虽小,但在攻击单一目标的攻击魔法当中,有著顶级的威力。

    看来艾拉德在我的魔法发动前,就张开了「障壁术」,但这点防护根本没有意义。相信他连焦炭都不会剩下。

    无可奈何,我只好在操作「钜级热焰术」之余,帮艾拉德挂了一层「大障壁术」,而且是五层构造。

    但即使帮他加了这些防护,似乎还是承受不住「钜级热焰术」的高热。

    有效时间迎来极限,魔法效果一消失──

    艾拉德受了只差一步就会被烧死的烧伤,倒到了地上。

    「哇……死、死掉了吗……?」

    「当然的吧?谁叫他对大魔导士的儿子出言不逊。」

    「真是自作自受。」

    不,他没死。我有好好顾著不让他死。夺取不值得夺取的性命,有违我的美学,而且要是我一个平民,杀了公爵家的嫡子,就会把事情弄得很麻烦。

    ……只是话说回来,为什么这些家伙一个个都露出好像看了什么惊人事物的表情?那点小伤,就跟擦伤没什么两样吧,明明是任谁都能轻松治好的范围。

    我施展低阶魔法「治疗术(Heal)」。魔法阵覆盖住艾拉德全身,然后──

    「啊……!我、我刚刚……死了……?」

    说得精确点,是半死。

    艾拉德睁圆了眼睛,说梦话似的喃喃自语。他全身赤裸。我也不是没办法帮他把衣服弄回原样,但嫌麻烦所以作罢。

    「「「活、活过来了!」」」

    不,就说我没杀他了。

    而且,就算我把死者复活,也没什么好惊讶的吧?

    因为只要在灵体还会留在这个世界的期间──也就是三天以内,做出该有的处置,死者就会复活。

    既然是就读名门学校的人,这点程度明明只是常识。

    不管怎么说,我走向艾拉德身边,低头看著他,开口说:

    「你明白了吗?刚才的魔法才是真正的『钜级热焰术』。今后可别再弄错了。」

    我话说得很慢,很仔细,把「下次再犯一样的错就不饶你」的意图灌注进去。

    艾拉德猛力点头。刚才那高得无谓的自尊心跑哪儿去了?只不过是被烧得半死不活一次,就屈服了吗?实在没出息。

    「那么艾拉德同学,这场决斗由我获胜,可以吧?」

    艾拉德猛力点头。你很厉害耶,都点出残像来了。

    「很好。那就请你遵守约定吧。去对吉妮小姐道歉──」

    「吉妮小姐!过去非常对不起你!我再也不会伤害你!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所以,还请高抬贵手!」

    他下跪磕头的姿势有够完美。不过话说回来,只不过被烧个半死一次,竟然就这样忏悔。也许这小子本性还挺善良的呢。

    可是很遗憾的,我多半没办法跟他交朋友。艾拉德看我的眼神,已经完全变得和过去我的许多部下与人民看我的眼神一样……也就是强烈的畏惧。

    用这种眼神看我的人,没有办法跟我建立友好的关系。非常遗憾。

    我叹了一口气──这时奥莉维亚朝我走过来,对我说话:

    「我说,大魔导士的儿子啊。」

    冰冷的说话声,让我忍不住吓了一跳。

    「请、请问有什么指教呢,奥莉维亚大人。我只做了很平凡──」

    「你刚刚发动魔法时,还对艾拉德施了别的魔法吧?」

    「是、是啊,这怎么了吗?」

    「也就是说,你做出了双重施法(Double Cast)。」

    「这、这怎么了吗?」我这句话一出口──

    「双、双重施法!不、不会吧!」

    「就算是大魔导士的子女,这也太……」

    这、这反应是怎么回事?

    「这、这个,我所用的,只不过是双重施法耶。如果是二十重、三十重的同时施法,多半是该吃惊,但只是区区的双重施法,有什么──」

    「在这个时代啊,你所谓区区的双重施法,就是归类在『不可能技术(Lost Skill)』。」

    「……啥?」

    不、「不可能技术」?就一个双重施法?

    我感到莫名其妙。额头自然开始冒汗。接著──

    奥莉维亚牢牢抓住我的双肩,「哼」的一声笑。

    ……啊,不妙。这下不妙了。

    「我说,大魔导士的儿子啊。你刚刚露的那几手,几乎全都属于『不可能技术』啊。」

    「所、所谓『不可能技术』,指的是因为失传等原因,再也没有人能够使用的技术,对吧?例如『终局之零(Ultimatum Zero)』这样的法术?」

    那是只有还在当「魔王」时的我才能施展的特级攻击魔法。我一直以为那些才算是「不可能技术」。

    「『魔王』死后,大气中的『魔素』一年比一年稀薄啊。你应该知道『魔素』是什么样的东西吧?没错,就是会对生命体赋予魔力的概念。就是因为魔素大量减少,魔法到了现代,已经远比古代要弱喔。」

    「原、原来……是这样吗?」

    「对。然后啊,关于你认为很平凡的那些事情──」

    奥莉维亚露出可怕的笑容,说道:

    「你所谓的普通,在古代世界多半说得通吧。可是──在这个魔法远比那时候衰退的时代,你的想法破格到了极点。

    先前你当成『钜级热焰术』施展的法术,在这个时代称为『终极热焰术(Ultimate Flare)』。是『不可能技术』当中又特别知名的超特级魔法。

    双重施法也一样,现在已经众所周知是任何人都施展不了的技术。

    没错,是连你双亲那两位大魔导士都不可能办到的技术。」

    奥莉维亚说到这里顿了顿,然后摇动黑色的猫耳与尾巴,露出微笑。

    「那么──你到底为什么,会把古代世界的常识,当成这个时代的常识呢?」

    ………………

    …………

    ……啊,这样啊。原来如此啊。

    所以大家才会把我这个平凡的村民捧得那么高啊?

    的确,我建构转生用的魔法术式时,是让我生为一个平均水准的人族。但那是「古代世界的平均值」……而在魔法文明远比那个时候劣化的现代,古代世界的平均值就是破格了。

    哈哈哈,哎呀,伤脑筋伤脑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谁来救救我。

    「哎呀,不过话说回来,真是不可思议呢。你的魔力里头,有种令我怀念的感觉呢。」

    她抓住我肩膀的力道一秒比一秒强,同时我感觉到胃痛也不断变强。

    接著,奥莉维亚笑眯眯地说了:

    「我说啊,亚德•梅堤欧尔……你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