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颠覆神话的模范生 第六话 前「魔王」,大事不妙了
    我死之后,「魔素」不断稀薄,让魔法文明不但并未继续发展,反而劣化,这件事即使以我这个前「魔王」的眼力,也没能看出来……因此我现在……

    「我再问一次,亚德•梅堤欧尔。你到底是什么人?」

    就快要被以往的左右手给杀了。

    「喔喔,奥莉维亚大人在笑……!」

    「以铁面无情知名的奥莉维亚大人在笑……!」

    「不愧是大魔导士的儿子!才刚入学就被奥莉维亚大人看上眼,真不是盖的~!」

    不对。这女人的这种表情,不是中意对方的表情。

    她有这表情时,想的是要不要乾脆杀了眼前这个人、该怎么办才好呢。

    奥莉维亚有著愈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愈多话,表情也愈活泼的倾向。相反的,她心情好的时候就会比平常更沉默,有时候还会搞出一些孩子气的恶作剧。

    还有,从她猫耳与尾巴的动作,也可以看出她心情好不好。

    然后……现在奥莉维亚,已经完全在怀疑我就是「魔王」瓦尔瓦德斯。不,与其说是怀疑,我看这已经是……确信?

    「大魔导士的儿子啊,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哈哈,不对吧。奥莉维亚啊,你想问的不是我有没有什么话要说,是死前还有没有什么话要说吧?你完全打算杀了我吧?没错吧?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得找负责人问个清楚才行。谁去叫负责人来啊。

    ……啊啊,就到此为止了吗?可是,我还是要挣扎到最后。

    我冒著冷汗,直视奥莉维亚的眼睛,说道:

    「我是大魔导士的儿子。仅只于此。」

    我们对看了一会儿。然后──

    「也好。眼前我就接受你这个答案。眼前。」

    保、保住性命了……!我看著奥莉维亚背向我,渐渐走远的背影,大大松了一口气。

    对我而言,奥莉维亚这名女性,是比任何人都更值得信任的左右手……是如同亲姊姊般的存在。我想,她也把我当成亲生弟弟一样爱护。

    直到我被称为「魔王」为止。

    从那个时期起,她对我就划清了身为部下的界线。这个举动让我……被关进了完全的孤独牢笼之中。我一直以为只有奥莉维亚,永远都会维持和我对等的关系。所以,这种心情遭到背叛,让我觉得好痛苦、好难受……

    我之所以转生到这个时代,从某种角度来看,也有一部分是故意要气她。

    所以不是我的错。大概有八:二的比率,是奥莉维亚的错。

    ……但不管我怎么满口大道理,现状都不会改变。

    一旦真实身分拆穿,我多半就会受到不当的私刑,好的话弄个半死,不好的话,等著我的就是身败名裂。所以,如果可以,我想乾脆逃出学校。可是我得顾虑到双亲的颜面,而且最重要的是一旦逃走,奥莉维亚多半就会确信我=「魔王」。

    想来她应该还在怀疑。因此我认为,这种时候还是该留在学校里,当个普通的学生,不要出风头,洗刷奥莉维亚的疑惑。

    所以呢,我现在正要迎来在魔法学园的第一堂课。

    教室内的时钟指针走到上课时间的同时,该堂课的讲师走了进来。

    是洁西卡。她甩动一头白金色的长发走进教室,目光在室内扫过一圈,认出我和伊莉娜,笑眯眯地露出迷人的微笑……

    「呵呵,你们两个,我们又见面喽。」

    她这么说完,学生们立刻一阵交头接耳。

    「他们和侯爵家的天才有来往吗……!」

    「是不是该趁现在拉拢他们两个?也许会变成日后派得上用场的人脉。」

    平民学生坦率地震惊,贵族学生则显露出黑心的盘算。

    之后洁西卡走到讲台上,目光先在学生身上扫过一圈……

    然后看向教室讲台这一侧,入口附近的角落。

    「对了……为什么现在,传说的『使徒大人』会在这里呢?基本上一堂课应该都只有一个授课讲师。」

    所谓的「使徒大人」,指的就是奥莉维亚。她从刚刚就一~直不离开教室,站在角落瞪著我。

    「……因为有个学生让我很好奇。我不会妨碍你上课,把我当空气就好。」

    教室内又是一阵交头接耳。

    「她说好奇的学生,一定是他吧。」

    「亚德真有一套,竟然牢牢抓住奥莉维亚大人的心……!」

    「情敌竟然是奥莉维亚大人,实在不觉得自己有胜算啊……」

    这些家伙一个个都会错意。我跟她明明就不是那种粉红色的关系。

    「是喔。算了,既然这样,就请您自便。」

    洁西卡若无其事地回答,转过来面向我们。

    「那么,在今天要上的魔法炼制学,前半我会针对魔法药剂的历史讲解,后半上炼制实验。我会根据你们炼制的结果来打分数。合格水准就定在五十分以上吧。不合格的同学,我会要你们参加一场不留情的补习,你们可要做好觉悟了。」

    她双手扠腰,挺起雄伟的胸膛,微微一笑。相信她的这种模样,看在学生眼里──尤其男生眼里,会显得非常惹人怜爱吧。已经有些人露出了迷上的表情。

    然后她拿起粉笔,用纤细的手指在黑板上划过。

    「就如各位同学所知,魔法药剂的历史还很浅。大约五百年前诞生,由四天王之一的使徒维达大人,在试图用以取代不停劣化的治疗魔法这样的理念下所开发的药品,就是当今魔法药剂的原形──」

    讲课进行得很顺利,没什么问题。笼罩在静谧之中的教室里,只听得见洁西卡的美声,以及粉笔在黑板上书写的声响。然而──

    「药剂作为治疗魔法的替代品,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例如说……十几年前那令人觉得最好提都别提的案子,那些『魔族』让『邪神』复活时,就有许多人受害。当时行使治疗魔法的人不够,就结果而言,就是靠药剂──」

    「魔族」以及「邪神」这两个字眼,从洁西卡口中说出的瞬间,教室内的气氛立刻有了改变。先前每个人都镇定地听课,然而……听见这两个字眼的同时,所有人都表露出了不悦。不过这也没办法。在这个以「魔王」为主神的宗教普及的时代,「魔王」所敌视的对象,多半也就会变成人们憎恨的对象。

    而且「魔族」至今仍然存在,继续进行恐怖行动,对社会造成不安。大家会投以强烈的负面情绪,也可说是理所当然。

    但在这样的情形下,只有伊莉娜独自难过地低下头。

    我才刚产生到底是为什么的疑问,结果……

    「好,讲课就讲到这里,我们开始进行炼制实验吧。」

    一名状似助手的女子,将炼制用的材料与一些魔法装置推到教室内。

    洁西卡拿起一个手掌大小的盒子说:

    「这个装置可以检测你们炼制出来的药剂效果值。只要把药剂倒进这个管子里,侧面就会显示出效果值的数字。我会根据这个数值,为你们打分数。大家一起努力拿到五十分以上吧!」

    之后我和伊莉娜仿效众人,把材料与器材搬到桌上,立刻开始炼制。

    「亚德,我们来比赛,看谁拿得到更高的分数吧!」

    「好啊,没有问题。」

    「哼哼,这次我可不会输!」

    伊莉娜露出好胜的笑容,手指笔直指向我。

    啊啊,真令人莞尔。得到疗愈。被奥莉维亚害得累积了很多的压力,也都和缓下来。

    只是,说来对她过意不去,但这场比赛,我要故意输掉。

    毕竟我打算做出普通的魔法药剂。

    所以呢,我立刻开始动手。这次要炼制的药剂,是用来治疗伤势的。材料是【尼利基草×三】、【米兹米的根×二】、【摩尔刚蝶的翅膀×二】这三种。用钵把这些充分乾燥过的材料磨成粉末,放进容器,用水溶解。

    然后我用法液,在桌上画出特殊魔法阵。把容器放到上面,灌注魔力。

    魔法药剂的概念,是我前世那个时代所没有的,但我父母的藏书中,有著类似魔法药剂制作教本的书籍。我就是看这些书来学习炼制方式。

    ……只是话说回来,这点程度就要用到特殊魔法阵吗?

    古代世界中,除非是要施展只靠自己无法施展的特级魔法,或是要进行特殊的仪式,否则都不会用到特殊魔法阵。

    看来这个时代的魔法,衰退的程度超乎我想像。

    不管怎么说,我照父母藏书中所记载的方式,做出了药剂。

    好,这是超级普通的药剂。颜色也和大家的药剂一样,是鲜艳的绿色。

    相较之下,伊莉娜的药剂和每个人都不一样,是红色的。

    「哼哼~感觉我还没计分就已经赢了呢!」

    「哈哈,很难说吧?比赛要到最后才知道。」

    我嘴上这么说,其实满心打算要输。

    我想看到伊莉娜赢过我,得意洋洋地挺起胸膛时,那种好可爱好可爱的模样。

    不说这些了。所有人都炼制成了药剂,洁西卡见状点了点头。

    「那么,就请各位同学从最前排开始,照顺序上台集合吧。」

    学生们在她一声令下,一起有了动作。

    「唔,效力值三百啊。你是三十五分。跟我一起开心地补习吧。」

    「咦咦────!」这个男生发出抗议的叫声,却露出开心的表情。

    此外还有很多人也都必须接受补习,但男生一律都显得很开心。这也难怪,能和洁西卡这种身材姣好的美少女相处,自然会有人想接受补习。

    不管怎么说,检测顺利进行──轮到我和伊莉娜坐的这一排。

    我们站起来,和前排的同学一样走到台上,接受检测。

    然后,终于轮到会让我们想把半个世界分给她的女生──伊莉娜登场了。

    她以自信满满的表情,把药剂注入盒型魔导装置。结果──

    「喔喔……!效力值一万两千!好厉害啊,伊莉娜!你是一百分满分!」

    洁西卡吓呆了似的瞪大眼睛。

    这样的结果,让伊莉娜挺起雄伟的胸部,频频瞥向我。

    「哼哼~!还好啦,简简单单!(瞥)」

    她言外之意,透出「所以你可以夸我喔!」、「赶快夸我!」、「汪汪!」的讨关注意味。她得意的表情就是这么惹人怜爱。

    我当然会好好回应她的期待。

    「了不起。你棒透了,伊莉娜小姐。」

    「嘻嘻嘻嘻。还好啦,毕竟是我嘛!这当然了!」

    她一拨漂亮的银发,脸颊松垮垮地,幸福地眯起眼睛。就像被主人夸奖的小狗狗。伊莉娜小狗狗好可爱。

    「……这小女生好乖啊。和学生时代的怀斯大不相同。」

    奥莉维亚喃喃说出这句话,伊莉娜立刻看过去。

    「咦?奥莉维亚大人认识年轻时的爸爸?」

    「是、是啊。」

    伊莉娜眼神发亮,让奥莉维亚有点不知所措地后退。

    「请告诉我!爸爸年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现、现在还在上课。如果无论如何都想知道,晚点再来办公室找我。」

    伊莉娜开心地点头,奥莉维亚则显得很烦恼,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她。

    相信对她而言,像伊莉娜这样用太天真的态度对待她的人,应该很少见吧。

    好久没有看到奥莉维亚那么明显露出伤脑筋的表情了。

    这娘儿们也有可爱的一面──

    「喂,大魔导士的儿子,你贼笑兮兮看著我是什么意思?小心我劈了你。」

    才没有。我这老姊果然只有可怕的一面。

    之后有几个人接受药剂检测。

    「好了,接著轮到亚德了……呵呵,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喔,天才儿童。」

    不只是洁西卡。整间教室的人都露出紧张的表情,看著我和我的药剂。奥莉维亚也以僵硬的表情瞪著我。

    哼哼,你们这样瞩目我也没用。这是如假包换的平凡的药剂。你们期待的那种情形并不会──

    「效、效力值,无法检测……!」

    ──咦?

    「这、这是怎么回事呢……?这个装置应该连万灵药级都可以检测……不、不对,慢著……难、难道说,这是贤者的宝液……?」

    不,这个……

    「贤、贤者的宝液!」

    「贤者的宝液,是童话里会有的那种……?」

    「说是喝下去人就会变成超人,还可以让死者复活的那传说中的……!」

    等一下。喂,等等。

    「请、请等一下,这个,我说呢,是普通的药剂喔。和贤者的宝液不一样。我都乖乖照父母的藏书炼制,所以不会错。」

    「……顺便请问一下,书名是?」

    呃,记得是,没错──

    「记得是……《亚特利亚式炼制史书》。」

    「亚、《亚特利亚式炼制史书》?那岂不是传说中的炼制术师亚特利亚记下的宝典!」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原、原来那本书,这么有价值吗?

    啊,该死!我都忘了!我的双亲是大魔导士!仔细想想,想也知道他们的藏书当然不会是寻常货色!我竟然犯了这么初步的错!

    「……贤者的宝液啊?你真的做出了好棒的东西来啊。」

    不、不妙!奥莉维亚的满脸笑容愈来愈灿烂!愈来愈开怀!

    「不、不对!这、这是,这个……对、对了!全都是多亏了家父家母!是因为双亲有收藏传说典籍,我才做得出贤者的宝液──」

    「嗯,的确,药剂的炼制,可说完全取决于建构特殊魔法阵的术式。」

    「就是说啊!就是说啊!所以我根本没什么了不起──」

    「可是,如果不供应魔法阵所需的魔力,根本就无法炼制。你这个特殊魔法阵需要供应的魔力量,比起一般的魔法阵,足足是数万倍之多……!而你能够独自供应这个量的魔力,就不得不说实在是了不起!」

    你这笨蛋,不要多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数、数万倍?」

    「亚德到底是有多破格啦……」

    「哼哼!知道厉害了吧!这就是亚德!这就是我朋友!」

    怎么样厉害吧?伊莉娜摆出这样的表情,挺起雄伟的胸部。

    她的模样实在非常惹人怜爱,但这个举动现在却适得其反。

    「英雄男爵的女儿说得没错啊。好厉害啊。」

    啊~~……奥莉维亚的表情变得愈来愈灿烂啦啊啊啊啊……

    笑容变得好迷人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亚德•梅堤欧尔,你真是个了不起的家伙啊。」

    咿!她、她笑啦啊啊啊!发出笑声啦啊啊啊啊啊啊!

    这、这岂不是离被宰掉只差一步了吗!

    「呵呵呵呵。我好中意你啊,亚德老弟。」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叫我老弟!竟然叫我老弟!被这娘儿们用老弟称呼的人,没有一个活著啊!她完全确信我是「迟早要宰了」的人啊!

    得、得得、得想办法才行!得想个方法因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