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颠覆神话的模范生 第十一话 前「魔王」,受到邀约
    参加校方举办的竞技大会?轰轰烈烈拿下冠军?这我可敬谢不敏。

    我不想再出风头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不想更进一步刺激奥莉维亚。因此……

    「校长,我的魔法是为了帮助遇到困难的人。因此,在竞技大会这种表演节目上,对大众炫耀自己的力量,有违我的美学。」

    正当我要接著说出「所以我要拒绝」这句话时──

    「你的想法非常了不起。可是……如果说你的魔法是为了帮助遇到困难的人,那就什么问题也没有。因为我就遇到了困难,头痛之极。」

    「……请问这话怎么说?」

    葛德把玩著胡须回答:

    「说来见笑,最近学校的毕业生与在籍生,很少人做出亮丽的成绩。就我的观点,我认为这表示天下就是这么太平……但中央不这么认为。」

    ……啊,原来啊。我可慢慢猜出是怎么回事了。

    「就如你所知,这间学园是国家机关。因此预算是由中央拨下。也就是说……」

    「如果中央认为没有必要拨出这么多预算,就会毫不留情地删减预算额度?……竞技大会是为了让中央方面增加预算才办的,是吗?」

    「唔,不愧是亚德,你猜得很对。以王族为首的国家高层,都会大举来观看竞技大会。只要能趁这个机会,让他们知道有优秀的学生在学,中央方面就会为了培育这些学生,不得不分出一定的预算。」

    「……也就是说,您打算拿我当赚钱的工具?」

    「不是不是不是!我没有起这种邪念!我终究是为了学校的将来与学生们好,期盼预算能够增额!」

    然后葛德低头恳求我说:

    「算我求你!亚德!还请你为了学校出一份力!」

    如果我能够立刻回答说绝对不要,真不知道会有多轻松。人年纪大了,自尊心就会变高。像葛德这样有权威的人,就更是如此。而且我是平民,葛德是伯爵。他却对我低头恳求。我不想平白糟蹋他的心意。只是,我也不想出风头。

    「……校长,请你抬起头来。这次的事情,可以给我一点时间考虑吗?」

    「嗯。离竞技大会开办,还有一些时间。你慢慢考虑吧。」

    事情已经谈成这样,我也就离开校长室……但就在我即将走出门口之际──

    「魔法是为了帮助遇到困难的人,是吧。以前我有个蠢弟弟,也说过差不多的话啊。」

    奥莉维亚对我开了口。这某个蠢弟弟指的应该就是我吧。只是话说回来,这种想法很普遍,不构成我=「魔王」的证据。

    「我说大魔导士的儿子啊,可以听我自言自语一会儿吗?」

    我还没同意,奥莉维亚就说了下去。

    「我对那个蠢弟弟,态度一直很嚣张,几乎从来不曾给过他什么好脸色看。可是……在我内心,始终很尊敬他……也爱著他。我由衷认为,只要是为了他,我随时可以不要这条命。」

    ……这种事,你不用说我也知道。

    我还不是一样。我由衷认为,只要是为了奥莉维亚,我随时可以不要这条命。

    「就是因为这样……就是因为这样,我才非得再见到那个蠢弟弟一面不可。」

    「……是为了对擅自转生的叛徒『魔王』施加制裁,是吗?」

    「不是。不是这样……是为了……对他道歉。」

    这句话实在太出我意料,让我忍不住发出「咦」的一声。

    奥莉维亚对此也不显得在意,垂下黑色的猫耳,继续说道:

    「他是为了什么才决心转生?全都是我害的。是我让他陷入了孤独。相信原因就出在这里吧。在他看来,大概会觉得被我背叛了吧……我也有我的想法。我要告诉他,然后对他道歉……我想恢复以前那样的关系,想再像姊弟那样相视而笑。我是这么认为。」

    这番话满是意外性的结晶,让我哑口无言……热泪盈眶。

    原来是这样吗。我满脑子只以为她打算找出我,把愤怒发泄在我身上。然而,实际上似乎不是这样……没错,奥莉维亚是个比谁都更体贴的老姊。她怎么可能只为了制裁弟弟而活下去呢?

    那个时候,她划清身为部下的界线时,心中又有什么感受呢?

    回想起来,都是我单方面认为奥莉维亚背叛了我,根本没听她的想法啊……连我自己都觉得真的很幼稚。

    「奥莉维亚大人……」

    就说出来吧。说出我就是「魔王」,然后,再次像一家人一样──

    「没错,我要跟他和解,然后……报那……蒸番薯之仇……!」

    「咦!……咦?请、请问,那是怎么……?」

    「哪有什么好说的。那个混帐东西,转生前先把我留著要慢慢享用的番薯给吃了,然后才逃命似的转生……!」

    ……糟了。的确是这样。我完全忘了。我在最后一刻,为了故意气她,把她的番薯拿来吃了。当时我做出这样的行动,是因为我认为我们再也不会见面……真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

    「当时那懊恼与恨意,我到现在都忘不了!所以,我一定会把他找出来,让他付出代价!我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才会活过这几千年!」

    这是哪门子的人生啦!而且,你这什么脸啦?已经不是面如厉鬼,根本完全就是厉鬼了……我真的很庆幸没有表明自己就是「魔王」。

    而今后我多半也不会表明吧。虽说是自己洒下的种子,但可怕的事情还是可怕。会发臭的事情,还是盖上盖子……可是──

    「大魔导士的儿子。我要透过这次的事情,好好看清楚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她的话里有著强烈的疑念,想必状况已经几乎达到确信的地步。

    不只是针对这次的竞技大会,对于这份嫌疑,我也非得尽快拟定对策不可。

    我冒著大量的冷汗,离开了校长室。

    离开房间后,立刻看到伊莉娜来接我。

    看到她的天使面孔,让我的压力微微得到舒缓。

    我和伊莉娜一起走在回宿舍的路上,针对辞退竞技大会的方法,动起了脑筋。

    葛德想叫我出场的理由,是「想增加国家拨给学园的预算」。

    所以只要达成这个目的,我就不必参加竞技大会了。

    有权决定增加预算的,是女王以下的国家高层。

    这个国家施行的是接近绝对王政的政治体制,所以只要能够和女王直接交涉……

    不,即使能够直接见到,我也没有交涉筹码。因此无论事态怎么发展,都无法让女王答应增加预算。首先必须得到交涉筹码,然后获得交涉权。

    问题就是要如何得到这两样,然而……

    我一边苦思,一边和伊莉娜穿过校舍。就在这时──

    「亚德!」

    突然有个耳熟的嗓音从旁喊我。转头看去,叫我的人露出满面活泼的笑容看著我。

    是吉妮。她摇动留到肩膀的桃色头发与大胆露出的丰满胸部,小跑步跑向我们。然后,用由下往上窥看我的神色说:

    「明天是假日,你有没有什么打算?」

    「没有,没什么打算。」

    「既然这样……请你跟我约会!」

    ……啥?约会?所谓约会是那种约会吗?男女朋友之间的那种?

    但我们不是这种关系……啊,该不会是因为上次那件事?因为上次那件事,让吉妮对我──不对,慢著,不要急著下结论。我在前世明明也受过惨痛的教训。

    没错,这是所谓的吊胃口。女人这种生物就是会做这种事。

    ……那是我隐姓埋名,进入学园当学生时的事情。

    当时大家用教室角落的那只、中分头笨蛋,或是薄冰秃之类的绰号叫我,我孤立无援。在这样的情势下,却有唯一一个女生关心我。

    她落落大方,外表也美,简直是校园女神。

    当然她并不是只对我好……

    但我隐隐约约觉得她只有跟我,会有一种不一样的气氛。

    对男女之情一知半解的我,察觉不出她是在吊我胃口,对她愈陷愈深的结果……就是按部就班走完各个阶段,然后对她表白。她的回答是这样的。

    「我也很喜欢你喔…………差不多排在哥布林下一名。」

    真不愧是校园女神,真的很懂得关怀别人。连甩掉对象时,也不会说出「讨厌」这个字眼,却又表达出了决定性的拒绝。

    哎呀呀,竟然比哥布林还惨,真是令人佩服。其实她根本讨厌我吧。

    从那次表白以来,对每个人都很体贴的她,变成了只对我不体贴的她。

    「亚、亚德同学?你、你为什么在哭?」

    「是有东西跑进眼睛。一种叫做回忆的东西。」

    吉妮的表情变得有点退缩,但似乎立刻又振作起来。

    「那、那么!关于刚才说的事情!」

    看到吉妮用期待的眼神看著我,我内心大感头痛。

    我不懂她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拒绝,应该不行吧?想必会让她难过……既然这样,就只有一个答案了吧。

    「我明白了。明天我会陪你。」

    「咦~~!是真的吗?太棒啦!」

    吉妮开心地蹦蹦跳跳。亮丽的桃色头发与雄伟的胸部,以一定的节奏摇动。就在这个时候──

    「等、等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发出叫声的是伊莉娜。

    她显得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叫出来。她惹人怜爱的美貌因不知所措而扭曲,但仍用力瞪著吉妮说:

    「我、我也要!跟去!」

    伊莉娜将一头白银长发摇得像是狗摇尾巴,简直就是在威吓。对此吉妮则不改阳光的笑容,开口回答:

    「好的!完全没有问题!」

    她答应得实在太乾脆,多半让伊莉娜觉得意外。

    伊莉娜狐疑地歪头纳闷,对吉妮问起:

    「真、真的可以吗?」

    「那当然。因为我并不是想独占亚德,反而觉得亚德是个该创立后宫的人!首先就由我和伊莉娜小姐来当后宫嫔妃一号跟二号,让后宫愈来愈热闹吧!」

    不,后宫咧……这不是我的作风啊。

    而且,我讨厌后宫这个字眼。

    毕竟我在前世,就有人自己帮我建立了后宫(限定臭男人),结果……

    嗯,还是别再想了。没有必要挖出已经封印的过去。

    ……我正想著这样的念头,伊莉娜就可爱地歪头纳闷……

    「欸,亚德,后宫是什么?」

    她朝我问出这样的问题。

    ……我们家伊莉娜是清纯的美少女,因此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也完全没有必要教她。

    我希望伊莉娜维持现在这样的纯真,成长茁壮──

    「所谓的后宫啊……」

    结果吉妮践踏了我的心意。

    她悄悄靠近伊莉娜,在她耳边说个不停。

    大概是内容太激进,让伊莉娜雪白的肌肤变得像苹果一样红。

    「这、这这这这这……!不、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我绝对不准他开什么后宫!」

    「……咦~?为什么~?」

    「因为恶心!亚德被很多女生围住这种事情,我光想像都觉得恶心!」

    「……觉得恶心?不是帅气?」

    「竟然说被很多女生包围会帅气,根本莫名其妙!而且啊!亚德是我一个人的朋友!竟然要有很多女生跟著他……我光想到都觉得不爽!所以我绝对不会让他开后宫!」

    伊莉娜气得鼓起脸颊,模样十分可爱,十足是个天使。

    相对的,吉妮仍不改脸上阳光的笑容,这样回答:

    「是这样吗~也是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嘛~」

    ……是我的眼睛看到错觉吗?

    笑眯眯的吉妮背后,似乎有著黑色的气在翻腾……

    「那么!约会行程已经订了!亚德只要想著怎么玩得开心就好!」

    她露出惹人怜爱的笑容,优雅地行了个礼,然后挺起胸膛走远。

    「该怎么排除伊莉娜小姐才好呢?」

    ……总觉得好像听见很黑心的话,但想必是我听错了吧。

    翌日早晨,我走出平民用的宿舍后,直线走向校门。不只伊莉娜,吉妮也是住宿生,所以碰头地点必然会指定在校门。

    「啊。亚德!早──」

    「早安!亚德!」

    吉妮不但打断伊莉娜的招呼,还上前遮住她。

    「唔唔唔唔唔……!」

    这下伊莉娜也生气了,她鼓起脸颊,可爱地表达自己的生气。

    但吉妮不理她,跑到我身前说:

    「怎么样啊,亚德!这是我为了今天而买的新衣服……好看吗?」

    「好、好看。你穿起来非常好看。」

    这是我的真心话。她现在穿的这套衣服以白色为基调,该怎么说,给人一种清纯的印象。

    但胸前还是微微敞开,强调出她傲人的乳沟……

    或许是出于魅魔族的特性吧,让我感受到强烈的情色气氛。

    「奇怪了?你在看哪里呢?」

    「咦?啊,没有,这个……」

    「嘻嘻嘻,亚德你啊,是看我看得出神了对吧~」

    她伸手掩嘴,嘻嘻笑了几声。这样的她实实在在就是个小恶魔。

    然后吉妮朝伊莉娜瞥了一眼。伊莉娜穿的是学校制服。由于这次的约会约得仓促,她多半没有时间准备时髦的衣服吧。

    「……看这情形,算是开幕战由我获胜吧。」

    听到她喃喃说出的这句话,争强好胜的伊莉娜怒目喊著:

    「啥!你说你哪里赢过我了?」

    「哎呀?我说了什么吗?不记得了呢~」

    吉妮一脸装傻样,伊莉娜噘起嘴唇发出低吼。

    ……好奇怪啊。所谓的约会,好像应该是更令人心情雀跃的活动吧?

    现在的我,只觉得胃痛耶。

    「好了,那我们走吧,亚德!」

    「你、你勾什么手臂啦!太会装熟了吧!」

    我在两名擦出火花的少女包夹下,迎来了第一次的约会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