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颠覆神话的模范生 第十二话 前「魔王」,体验第一次约会
    吉妮牌的约会行程,序幕是王都导览。

    也就是考虑到我对这个都市的地理不熟悉,带我去几处名胜逛逛。

    她导览的内容比想像中更正经,但过程中,旁人的视线一直刺在我们身上。这也难怪。看在旁人眼里,就是一个软弱男,带著两名花枝招展的美少女走在路上。

    可是,对于男人们羡慕的视线,我却没有任何优越感。原因很简单。

    「说到王都,当然就会想到宫殿吧!图书馆根本就不重要!」

    「喔呵呵呵,伊莉娜小姐真是不懂亚德的嗜好,真亏你这样还想独占亚德呢~?伊莉娜小姐,你听好了,亚德跟你不一样,是知识分子。这样的人去看王宫这种东西,又怎么会感动呢~?会在发现新知识的那一瞬间有所感动,这才是亚德。对吧,亚德?」

    「咦?不,呃,这个。」

    「你想看宫殿吧?很想看那亮晶晶又大又壮观的宫殿吧!」

    「这、这个,那个。」

    从刚刚就一直是这样。我只能一再胃痛。

    ……过了一阵子,导览王都的行程告一段落后,我们走向了剧场。

    接下来是约会行程的第二幕,也就是约会一定要有的戏剧观赏。

    我们进场后等了一会儿,第一出戏就开始了。

    ……不管什么样的时代、什么样的国家,都会有最受欢迎的经典戏码。

    拉维尔魔导帝国的经典戏码似乎有两种。一种和别国一样,是「魔王」的英雄谭。另一种则是……根据开国元老到创立国家为止的传说来改写的故事。

    这个国家的前身,似乎是另一个帝国,而这个帝国被一个绰号狂龙王的怪物──一只叫做艾尔札德的白龙给灭了。

    而且艾尔札德还企图毁灭世界,但被一名青年击退,世界找回了太平。这名青年就是这个国家的第一代皇帝。

    这一连串的过程,就被简化为戏码上演,只是……有关狂龙王艾尔札德的虐杀场面,演出讲究到了无谓的地步,坦白说还真有点吓人。

    坐在我身旁的伊莉娜似乎也有同感,看得直冒冷汗。

    「哎呀,伊莉娜小姐,你流了好多冷汗呢。你这么害怕吗?」

    「你、你你你、你说什么鬼话!一一一、一点都不可怕!狂、狂龙王这种货色,我、我我怎么可能会怕!」

    我正暗自觉得怕得不得了的伊莉娜可爱,第二出经典戏码就上演了。

    这是……以「魔王」为中心的英雄谭。

    「我乃全能之王,瓦尔瓦德斯!你们这些『邪神』,觉悟吧!你们的暴政,就要在今日此时,迎来末日!」

    「邪神」……在古代世界称为「外界神」当中的一尊──美基沙•德•索尔。这戏码就是重现讨伐这尊邪神时发生的事情。

    没错,跟他们战斗,就占了我前世的半辈子。

    他们创造出一种叫做「魔族」的人种,支配人类,把人类当成奴隶。所以要把人类从这些「外界神」的暴政中解放出来,创造出由人类亲手编织出历史的世界。

    我生为贫民之子,不知不觉间高举这样的理想,和奥莉维亚一起组织了反抗军,对世界宣战。历经种种迂回曲折,我们成功地将几乎所有的「邪神」都加以封印,又或者是送回到他们原本所在的异世界。

    而这绝非我一个人的功劳。

    我有著一群无可替代的伙伴,和我一起并肩作战,也有人战死沙场。

    要是没有他们,就不可能成功歼灭「邪神」。

    ……他们都是些好相处的家伙,我完全无意在他们当中去分优劣。

    但只有「她」,对我来说仍然永远是特例。

    「你太专断独行了!请不要让我这样提心吊胆!」

    舞台上,饰演她的女演员大声呼喊。

    「……莉迪亚。」

    和我一样,为了排除「外界神」、创造人类世界而动的女人。我和她的目的相同,但由于大方向有著小小的差异,曾经有过多次冲突。

    她和她所率领的人们,当时被指责为叛军……

    但在当今的社会,则和童话中有代表性的英雄一样,被赋予了「勇者」的称号。

    「我承认你是压倒性强大的存在!但还是请你多少依靠我!」

    「嗯,抱歉,我会改进。」

    看著饰演莉迪亚的女演员,和饰演过去的我的男演员之间的对话,就让我无法不想起过去,忍不住发抖。

    没错……人格的改写实在太让我看不下去,让我忍不住气得发抖。

    为什么偏偏会是那个脑袋长肌肉的家伙,站在劝谏我的位子上?

    当然在这种戏剧里,是不太可能照史实上的人格来写剧本啦。但就算是这样,这也太过分了吧。

    和实际上的定位正好相反。

    那个蠢蛋之王,永远都能比我想像中更蠢……

    「喂、喂!慢著!别这样!要是现在冲过去,我们准备好的计谋就会──」

    「少啰唆!小子们,我们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每次每次都让我的计谋白忙一场,而且……

    「你这笨蛋,行动前多少想一想!我实在是觉得不可思议,你这笨蛋竟然到现在都还活得好端端的!你这混帐蠢材,再也别做蠢事啦!」

    「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这混蛋说谁是笨蛋!有胆子你再说一遍看看啊!」

    我劝她不要动辄失控,结果她就猛力用拳头揍我。

    ……会和这样的蠢蛋变成好朋友,是我上一段人生里最大的奥秘。

    只是话说回来……

    要说人格遭到改写,四天王的人性也全都被改写到了令我不由得冷笑的地步。

    实在有点美化得过了头。

    他们绝对不是像这些演员所演的那种圣人君子,也不是那么好应付的部下。

    四天王最强的男人阿尔瓦特,是个变态战斗狂。

    自称天才学者的维达,是个变态疯狂科学家。

    乍看之下正经的莱萨,其实是个变态恋童癖。

    而我乾姊姊奥莉维亚,是个恋弟情结的大变态。

    「喔喔,主上,今天微臣也向您请安。」

    阿尔瓦特不会说这种话。正确说法是:

    「喔喔,主上,今天您也先去死一死再说吧。」

    这样才对。

    「吾王!在下发明了新的魔法!」

    维达不会说这种话。正确说法是:

    「小瓦~!我这个天才发明了超级厉害的东西,你来让我实验~!不用担心!只会弄得有点发疯!」

    这样才对。

    「陛下,我们和七文君一起修改的新法条,要请您过目。」

    莱萨不会说这种话。正确说法是:

    「陛下,七文君对幼女优待法案找碴,我想请您准许歼灭他们。」

    这样才对。

    「请放心把背后交给我。因为你有我在。」

    至于奥莉维亚,除了语气之外,倒是没有太大的分别。只是……

    我把背后交给她的结果,就是她偷偷拔走我的头发,还整理成收藏……

    她外表是个绝世美女,内心却真的是个很糟糕的变态。

    但伊莉娜和吉妮也不知道真相,所以和其他客人一样,似乎看戏看得很开心。尤其看到玫瑰骑士里维格的情节,更是感动得相拥大哭。

    他中了卑鄙的神教派设下的圈套,为了救出被掳为人质的女子,对宣誓效忠的「魔王」举起叛旗,走上悲剧的末路。

    故事剧情是这样……但这件事流传到今天,真相同样遭到了扭曲。

    不过,只有这件事无可奈何。毕竟是我自己故意造成的。

    由于玫瑰骑士引发的叛乱,非常令人遗憾……我为了他的名誉著想,严令禁止真相流传到后世。

    里维格反叛,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呢?

    大概是那个时候吧。

    当时的他,是我的亲信之一,更是个足以担任亲卫队队长的强者。

    而他对政事也有所长,是个极为优秀的人才,只是……

    有一天,当里维格有事和奥莉维亚见面,他却莫名地用犀利的视线看向我。我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出了他的心意──也就是看出里维格喜欢上了奥莉维亚。

    站在我的立场,对此是欢迎之至。毕竟我本来就已经觉得奥莉维亚也差不多该成家了,而且想到如果是这么出色的对象,奥莉维亚大概也就可以渐渐脱离我这个弟弟。

    但看来里维格似乎怀疑我和奥莉维亚是那种关系。我为了先解开他的这个误会,找一天安排和他单独见面。

    「请、请问陛下有何吩咐?」

    「嗯,我是想解开你的误会。我和奥莉维亚不是你想像的那种关系,而且也不会变成那种关系。」

    「原、原来是这样吗?」

    他显得由衷松了一口气。多半是非常喜欢奥莉维亚吧。

    「嗯,然后啊……里维格,我已经看出了你的心意。」

    「咦咦!」

    他震惊不已地瞪大眼睛,额头冒出冷汗。

    「此、此话当真……?陛、陛下知道我的心意……?」

    「正是。而且里维格啊,我打算成全你的心意。」

    「嘿呼啊!」

    那是我从没听过的叫声。原来这个随时冷静沉著的人,一谈起恋爱,就会变成这样啊?我内心觉得愉悦,继续说道:

    「既然是交给你,我就可以放心啊。你文武双全,人格方面也没有任何问题,没得挑剔。我敢断定,即使在我所有部下当中,你仍是非常出色的人才。因此里维格啊,我打算把一切都托付给你。」

    「陛、陛下……!微臣侍奉陛下苦节一百余年,全都不枉了……!」

    他太过感动,呜咽起来。这家伙也太急了。我们都还没得到奥莉维亚的同意呢。就在我正要指出这点而开口的时候……

    「微臣万万没有想到,陛下愿意将您『自身的屁股』交给微臣……!」

    「…………咦!」

    直到现在,我都还能轻易地回想起那一天的心情。

    真的是觉得「这小子在讲什么鬼话」。

    「等、等一下,我说要托付给你的,是奥莉维亚啊。」

    「……咦?不、不是,可是,陛下不是猜到了微臣的心意吗?」

    「你不就是喜欢奥莉维亚吗?」

    拜托千万要是这样啊……但我的这种心情,在下一瞬间就遭到粉碎。

    「不、不是的!到、到了这个时候,就说个明白吧……微、微臣喜欢的,是陛下和陛下的屁股!」

    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我大风大浪见得多了,但这还是我第一次整个脑袋一片空白。

    所以,我说出来的话,完全是无意识的。

    「免谈,绝对免谈。」

    而听到这句话的结果……就是里维格揭竿反叛。

    该怎么说,真的是遗憾到了极点。

    但人这种生物真的是令人难以捉摸。真没想到里维格竟然性好男色。

    的确,他对美形男子就会格外体贴,有时候看到强悍战士的屁股还会舔起嘴唇,但我实在没料到他竟然喜欢这个调调。

    「呜呜~~里维格爵士,好可怜……」

    「竟然和心爱的人一起死……太令人悲伤了……」

    她们两人也和其他观众一样,嚎啕大哭……

    我也被那件事弄得很想哭了啊。各种想哭。

    欣赏完戏剧后,我们刚走出来,吉妮就用自己的手臂勾住我的手臂。

    「今天上演的戏都好好看喔!」

    坦白说,我很想摇头。但还是察言观色,先点头再说。

    结果吉妮红著脸说:

    「可是,如果是自己一个人来看,我想大概不会这么开心。是因为跟亚德一起,才会比平常更开心吧?……开玩笑的。」

    她缅腼地微微一笑,吐了吐舌头。这种模样非常可爱……

    不知不觉间,我脸颊都发热了。

    她的态度,真的只是故意吊我胃口吗?

    我无论如何都会产生疑问,心想她会不会真的对我有意思。

    可是,即使真是如此……我还是完全搞不懂,到底怎么做才是正确答案。毕竟过去的我,在感情路上都是追人的那一方,不曾被追过……不对,慢著。只有唯一一个例外啊,曾经有个女的主动来追我。

    她是个对我说「你的英姿让我一见钟情」而投降的女武将,可是……她真的喜欢我吗?

    毕竟她的情书,写的总是这样的内容。

    『亲爱的魔王陛下。陛下文治武功,日益兴隆。

    可是我比较强。

    时值季节寒冷,不知陛下可否安好。

    我还是一样强。

    今年狩猎大会时日已近。去年陛下荣获第一,英姿犹如昨日,历历在目。

    今年想必也将由陛下勇夺第一,但是我比较强。

    去年优胜的陛下勇壮刚强,英姿痴迷全场。但还请陛下莫要忘记,对您的英姿最是动心雀跃之人,乃是小女子芙雷亚。

    也请陛下莫忘──

    只要我拿出真本事,我强得多了。

    还请陛下今年也和超强的我一较高下。爱您的世界最强女芙雷亚。

    谨此(我超强)。』

    ……我军是人才的宝山,同时也是怪人、变态的宝山。

    「接下来我们去吃个饭吧!你肚子也饿了吧?」

    我点点头,吉妮就说:「我知道哪里有不错的店!我为了今天先去查过!」

    她微笑著,拉我的手臂。

    这样一来,被她勾住的手臂,就会紧紧贴到她雄伟的胸部……

    一种令人舒适的柔软传了过来。

    ……这个感觉,难道,她没穿内衣?

    「哎呀哎呀?怎么啦?看你满脸通红?」

    吉妮嘻嘻直笑。她的模样实实在在就是个小恶魔……伤脑筋啊。我还是第一次和这样的女生相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而看到我的这种态度,伊莉娜似乎有所误会。

    「来!我们赶快走!」

    伊莉娜不高兴地说话同时,抓住我的手强行拉著我走。

    该怎么说,就像个被妹妹抢走哥哥的长女啊。她的这种模样好令人莞尔、好惹人怜爱。伊莉娜果然好可爱──

    「……啧,伊莉娜小姐果然很碍事呢。」

    我听见身旁有人说出很黑心的话,不过应该是听错了吧。

    「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店,咖哩可是一绝喔!喔呵呵呵呵。」

    嗯,一定是听错了。看起来这么清纯的女生,怎么可能会黑心呢?

    我们一边谈笑,一边走在大道正中央……就在途中──

    「这女的真是耐命……」

    「被吹捧成圣女神的使者,还真不是盖的。」

    「不过女王终究也是人,我看也差不多是时候了吧。」

    我听见巷子里传来莫名令人在意的谈话。说话的人全身都被黑色长袍遮住,显然形迹可疑。伊莉娜她们似乎也和我有了一样的观感。

    「他们几个,不太对劲吧?」

    「说什么女王很耐命……简直像是想暗杀女王陛下……」

    我也和她们两人一样,以狐疑的目光看著这群人。

    「只要那个法阵完成,女王再厉害也不会没事……差不多该走啦。」

    这群可疑的人,在状似带头男子的引领下,开始走远。

    「要怎么做呢?我打算去追踪他们。」

    根据情况不同,这火种难保不会变大,总不能置之不理。

    而且若又算上附加价值……即使从利害关系去盘算,我也不能放过这个状况。

    如果他们是企图暗杀女王的反社会势力,那么只要能够对他们的活动防范于未然,很可能就可以得到足以和女王交涉的筹码。如此一来……

    说不定就可以和女王直接交涉,请她增加拨给学园的预算。

    我的烦恼种子──参加竞技大会这件事,也就有可能得以辞退。

    「我也跟亚德去。竟然说要危害女王,不能原谅。」

    「同上。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我想,现在的我应该帮得上忙。」

    伊莉娜与吉妮,两人同时强而有力地点了点头。

    于是──我们动身去追踪这群可疑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