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颠覆神话的模范生 第十三话 前「魔王」,展开追踪
    我们若即若离地跟著走在巷道里的这群人,不让他们发现我们在跟踪。

    他们默默地走在迷宫般的巷道里,然后,消失到了人孔中。

    「往下水道啊。要躲起来图谋什么事情,的确是最适合的地方啊。」

    事情愈来愈可疑了。

    我们对看一眼,点了点头,钻进人孔。下水道内部的墙上,以等间隔装设有油灯型魔导具,让我们每一个角落都看得清楚。

    我们在这样的空间中,慢慢地、静静地行进,最后──

    披著黑色斗蓬的这群人在眼前停下脚步。他们面前的墙上,画有大型的特殊魔法阵……掌握清楚其中术式内容的瞬间,我就猜到了他们的图谋。

    「啊啊,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看样子我们……」

    话说到一半,背后就传来尖锐的警告声,打断了我说话。

    「不要动,不然我就杀了你们。」

    伊莉娜与吉妮全身一震。我暗自心想果然如我所料,转过身去。下水道的通道内,站著数十名男女。他们并未穿著黑斗蓬,但从全身散发的气息来看,他们和那群穿黑斗蓬的人多半是同伙。

    「哈哈,傻乎乎地上钩啦。」

    站在特殊魔法阵前的那群人当中,状似带头者的男子,在粗犷的脸上露出笑容。

    「我再警告你们一次,可别耍花样啊。你们的生杀大权,完全掌握在我们手里。一旦建构这个特殊魔法阵的攻击用术式发动,你们就会在地狱般的痛苦中被送去阴曹地府啊。」

    这句恐吓让伊莉娜与吉妮脸色苍白,不发一语。

    两人都全身直冒冷汗,眼神中透出恐惧,全身发抖。

    相对地,我则因为觉得敌方露骨的说法老套,忍不住轻声一笑。

    「这种状况下还笑?你可真有胆子啊。你不觉得自己有可能被杀吗?」

    对于这几句施放出杀气的话,我神态自若地回答:

    「是啊,一点都不觉得。根据有两个。首先第一个,我认为你们不打算解决我们。如果你们有这个意思,根本不必像这样包围我们来问话,直接突袭还是怎样都行。」

    我正视状似领导者的男子说下去:

    「追根究底来说,光看你们用那么露骨的话来引我们上钩,还周到地事先建构了攻击用的特殊魔法阵,就足以猜出你们是打算活捉我们当中的某人或是所有人。这就是第一个根据。第二个是──」

    就在我正要说出下一个根据之际──

    画在墙上的特殊魔法阵发出强烈光芒──剎那间,我全身笼罩在火焰之中。

    灼热由内而外显现,彷佛往外透出皮肤。恨不得把全身烧个精光似的汹涌翻腾。

    「亚、亚德!」

    「亚德!」

    两人近乎尖叫的喊声,回荡在昏暗的下水道当中。

    尖叫声中,掺杂了男子猥琐的笑声:

    「哈哈!你说对了一半!我们的确没打算杀了你们。可是啊,除了『目标』以外,都没有必要留活口却也是事实。因此,宰了看不顺眼的小鬼也没有任何问题!」

    原来如此,我先前的态度,对于占了压倒性上风的他而言,多半很不痛快吧。处在这种状况下却不动声色,看在他眼里肯定是一种挑衅。

    看来其他人也和他有著同样的感情,不只一人跟著一起发出笑声。然而……过了几秒钟后,这些笑容都一起消失了。

    他们转而散发出来的,是一种畏惧的神色。

    「……为什么还站著?应该已经烧死了才对。」

    这群人当中的一个喃喃说出疑问,而我悠哉地回答说:

    「站著是当然的吧?因为我还活著。」

    我话一出口,立刻一片哗然。

    「这──!竟、竟然出声说话了?」

    「不、不可能!要知道这可是从内侧烧灼脏腑啊!」

    我对他们轻声一笑,说道:

    「刚才我来不及说出不怕你们的第二个理由,现在我要说了。这道理非常简单。说穿了──你们所准备的计谋,对我来说不构成任何威胁。就算几十只蚂蚁团结起来,狮子也不会害怕。同样的,我也没有理由害怕你们。」

    我先如此断言,然后用防御魔法,挥开了裹在身上的烦人火焰。

    当然烧毁的衣服,则用物质转换的魔法重新建构。

    「唔,看来内侧还留著火焰啊。」

    我一说话,就有浓烟从嘴里跑出来,很不舒服。

    看来除非毁掉魔法阵,不然这火焰就会永续燃烧目标。

    这样很烦人,于是我朝墙上所画的特殊魔法阵一指。紧接著,指尖显现出几何学纹路,从中释放出一道电光。

    电光精准地爆裂在特殊魔法阵上。魔法阵的一部就此缺损,让烧灼脏腑的火焰也跟著消失。

    「太、太离谱了……!到、到底……是什么情形……?」

    「道理很简单。既然身体会持续被烧灼,那么只要持续治疗就好。就这么简单。」

    在我看来,这事实毫无精彩可言,但对他们来说,似乎是异常到了极点的状况。

    「你是说你以无咏唱的方式,持续施展和那种魔法所赋予的燃烧同等的治疗?」

    「不、不可能!即、即使做得到,身体一样会被烧灼!这么长时间被火焰从体内烧著,应该会痛苦得发疯!」

    我完全不懂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因为这点痛就发狂?看来这个时代的人实在是变得软弱多了。

    若是古代世界的战士,根本不可能因为内脏被烧这点痛楚就说出丧气话……不过这就先不提了。

    「不、不要慌!对方只有三个人!我们有几十个人!我们还是占优势!」

    以这个时代的水准来说,带头者的发言是对的。毕竟这个时代的「魔导士」一次只能施展一种魔法,以一敌多的情形下,确实会因为火力不够而落败。若是实力差距极大,当然又是另一回事,但即使如此,据说顶尖的「魔导士」还是会败给二十名凡人。

    然而,这终究只是这个时代的情形。

    「好了,我没空再理会你们这些虾兵蟹将了。因为我差不多想去吃饭了。所以呢──」

    我弹响手指,紧接著,包围我们的这群人头上,显现出大量的魔法阵,射出了电光。这些人的头部被电光命中,接连倒到地上。

    人数的优势,对我(魔王)怎么可能管用。

    我先轻舒一口气,然后视线在倒地的这些人身上扫过一圈,最后……

    我看向唯一一个还用双脚站立,瞪著我的带头人物。

    「我特意留下了你。毕竟如果一直搞不清楚你们盯上我们的理由,就会妨碍安眠。只要你愿意乖乖招出来,可以不必动粗。」

    「呜……!你这个怪物!」

    完全是败犬的吠叫。

    看来他是不打算乖乖招出来了。好麻烦啊。

    可是,只要施展洗脑魔法,很快就能解决。

    「那么,就请你老老实实招出来吧。」

    我在微笑中,慢慢走向他。结果──

    「呜……!我不会让你称心如意!」

    他似乎还想抗拒。只见他摆好姿势,做出全身用力的动作。

    结果──

    他付诸实行的困兽之斗,对我而言是意外到了极点。

    「唔唔唔唔唔……!咕,喔,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嘶吼中,黑色的气息笼罩住他全身。

    他的肉体开始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