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颠覆神话的模范生 第十四话 前「魔王」,与「魔族」对峙
    在喀啦、咕噜之类的声响中,他变得判若两人。

    先前还骂我是怪物,但现在他自己才是人形的怪物。

    头部长出两根角,背上有著一双翅膀。全身长著黄金色的毛,模样和牛头人倒也有几分相似。

    「啊、啊哇哇哇哇!」

    「魔、『魔族』!」

    吉妮与伊莉娜同时发出尖叫。

    没错,看来他是「魔族」。虽然不知道周围倒在地上的这些人同样是「魔族」,又或者只是他用洗脑魔法控制的人类,但不管怎么说──

    「既然你要打,我就奉陪。尽管放马过来。」

    我该做的事情没有两样。要打我也很愿意打……然而──

    「『闪电爆发术』!」

    他的嘶吼中蕴含了强烈的恐惧,而他施放的雷电也彷佛要证明这一点,不是射向我,而是打穿了天花板。巨大的雷电洪流,打出一个从下水道贯穿到地上的大洞后,敌人就拍动翅膀,飞向洞口。

    「逃、逃走了……?」

    「看、看来,是这样呢。」

    两人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我则对她们说:

    「两位,我去追他。至于倒在地上这几位,就先放著不管吧。我想他们多半不知道任何有用的情报。」

    「「咦?」」

    不知道为什么,她们都做出「你在说什么?」的表情。

    「不,可是,他会飞耶!」

    「等我们从人孔去到地上,他已经跑得不见踪影了喔……?」

    「为什么得从人孔上去?既然对方用飞的,我也这么做就好了。」

    「「咦?」」

    我在瞪大了眼睛的两人面前,施展飞行用魔法「天行者(Sky Walker)」。

    让全身飘上空中。

    「不、不是说人类没办法飞天吗……?」

    「是吗?那么请你们记得我会飞。」

    我对瞠目结舌的伊莉娜她们这么说完,再说声「那我去去就回来」,说完飞了起来。

    我在「魔族」打出的垂直孔道当中往上飞,就在上方发现了目标。他飞在离地面已近在咫尺的地方。为了箝制他的行动,我施放了低阶攻击魔法「热焰术」。一道极粗的火焰,朝敌人直线挺进。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火焰吞没了「魔族」全身。但看来他意外地耐命,我本来是想让他起火而坠落,但没能如愿……让他出了地面。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他一飞出孔道,随即一把抓住附近一名少女的颈子,当成盾牌似的架著她对向我。或许是全身被火烧的剧痛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但我看懂了他这意图。

    但问题不是在于他抓住了人质。他跑出来的地方是大街,这才是最大的问题。大街上车水马龙,这些人的视线,全都集中在突然从地底出现的入侵者身上。

    现在敌人全身烧伤,处于满身疮痍的状态。然而看在民众眼里,即使身受重伤,「魔族」仍是「魔族」。因此──

    「喂、喂,那个,该不会是……!」

    恐惧在民众当中传播开来。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快、快逃!『魔族』出现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发生了极大的动乱。

    不妙。照这样下去,恐慌会扩散到很大的范围,难保不会演变成暴动。

    ……我本来绝对不想做这种事,但没有办法了吗?

    我深深吸气──然后朝嚷嚷著逃窜的民众呼喊:

    「各位民众!听我说!我名叫亚德•梅堤欧尔!是大魔导士的儿子!」

    大音量撕开了人们的尖叫。看来如我所料,他们听进了我说话的声音。

    刚才的骚动就像不曾发生过似的,全场变得鸦雀无声。

    「大、大魔导士之子……!」

    「对、对喔,有传闻说今年有这么一号人物入学啊……」

    我不想出风头,但由不得我。为了让民众安心,我决定大出风头。

    「那边那个『魔族』,是我在暗中追拿的一只,现在已经跟死了没什么两样!接下来,就由我大魔导士之子,对这威胁各位生活的歹徒,施行天诛!」

    这台词连我自己都觉得难为情。我瞪著害我出这种洋相的「魔族」,在脑内建构某个术式。

    结果建构到一半,正对我的「魔族」得意地笑了。看来他已经恢复到了勉强可以说话的程度。他以看扁了我的语气说:

    「你说要解决我?你这蠢材!没看到我有人质──」

    「人质?你说哪里有人质了?」

    「哼!你没看见这女……的……什么……!」

    「魔族」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他视线往哪儿扫,都看不见刚才理应还在他掌握之中的少女。

    「你是几时开始有这种错觉,以为你有人质了?」

    「你、你这家伙,做了什么好事!」

    「我用了点幻觉魔法,救出了人质。只是这种魔法对精神力很强的目标不管用。看来『魔族』的水准还掉得真多。」

    「该……死……!该死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我叹了一口气,建构攻击魔法的术式,泰然自若地回答:

    「我只是个平凡的村民,怎样?」

    「有你这种村民还得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眼眶含泪地嘶吼完,拍动翅膀,转眼间飞上了空中。

    这实实在在就是所谓无谓的挣扎。

    「看来你不知道,我就好心告诉你吧。」

    我指向飞走的「魔族」,断定地说:

    「你逃不出我(魔王)的手掌心喔。」

    接著我发动建构好的魔法。我指著他的手指前面,显现出巨大的魔法阵。这个浮现在虚空中的魔法阵,随即开始缓缓轮转。

    「『巴比伦的闪光(Flash of Babel)』,发射(Fire)。」

    在我宣告的同时,魔法阵喷出散发黄金色光芒的洪流。

    这条发光的线窜过虚空,一瞬间吞没了目标。

    但黄金色破坏光线的势头依然不减,直穿天际,在云层中开出了大洞。

    这时魔法的有效时间结束,效果消失。相信敌人已经掉在哪条路上,烧成了焦炭吧。他应该没死。我不想要那种虾兵蟹将的命,而且也非得逼他吐出情报不可。

    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告一段落,可是……

    「刚、刚刚那是……!」

    「我、我曾经看过!那是大魔导士的魔法!是最强的特级魔法!」

    「这、这么说来,那个小子……不,我是说那位少爷真的是!」

    ……果然搞成这样了。民众围绕住我,开始大肆喧哗。

    「真不愧是大英雄的后代!」

    「谢谢你拯救了我们!」

    「感恩啊感恩……!」

    不知不觉间,民众把我往上拋。

    ……为什么会弄成这种情形呢?

    我一边感受著飘浮感,一边深深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后来,我循「魔族」的魔力痕,找出他的所在,前往现场。但很遗憾的,他已经自害身亡。而且似乎很周到地,用了会连灵体都不留下的魔法自害。这样一来,连让他复活再逼供也行不通。

    留在下水道里的那些人也一样。

    虽然是敌人,还是不得不夸奖他们的果决。我对敌方抱持敬意之余,却又觉得内心无法平静下来。

    敌方到底为了什么盯上我们?我完全看不出他们的意图。

    既然是「魔族」,针对我们的双亲,也就是大魔导士和英雄男爵报复,这个可能性比较浓厚……但企图绑走这点让我耿耿于怀。

    不管怎么说,最好还是要多提防。

    然后,这次的「魔族」讨伐,在我看来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但在世人眼中似乎不是如此。

    有一天,一名做骑士装扮,自称是女王使者的男子来找我们,说是女王要赐予我们谒见的荣誉,要我们两个一起去王宫。

    我是想避免出风头,然而……唯独这次,这样的情形是求之不得。

    只要能够获准和女王交涉,说不定就能辞退之前一直让我很头痛的竞技大会出场这件事。我怀著这样的期待,前往位于王都中心的宫殿。

    不愧是女王的居城,也是国家的核心,宫殿的外观与内装都是庄严又富丽堂皇。

    但是,很没有实用性啊。我前世作为居成的「千年堡(Castle Millennion)」,就是由十万三千种的魔法术式建构而成,不但可以将来自外界的所有攻击都化为乌有,还能够从整座城堡发出强大的特级攻击魔法。

    相较之下,这座宫殿是多么无力啊。在古代世界,这样的城堡会被一举夷为平地喔。不过这多半也就表示,世界就是变得这么和平了吧。

    我一边怀抱这样的感想,一边跟著引领我们的骑士,在宫殿内行进。

    ……我本来还以为只会在会客厅简略谒见。

    但他带我们去到的是大广间。也就是说,不是简式,而是作为公务之一,进行正式的谒见。宽广的大广间左右两侧墙边,站著成排状似家臣团的男女老幼瞪著我们。

    纷纷说著「竟然放平民小鬼进宫殿……」或是「什么大魔导士,编造个理由诛杀掉不就好了」之类的。

    几乎全都是对我这个平民的侮辱。

    完全不受欢迎的险恶气氛下,我和伊莉娜以五体投地的状态,等待女王登场。我看著脚下所铺的这条很长很长的地毯。这条地毯往前延伸,一路通到那豪华的王座……我不曾以低微的身分看著王座,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慨。就只是对坐在那座位上的人怀抱怜悯的心情。接著──王座的主人,女王罗莎现身了。

    女王陛下从另一头的通道,在一群强悍骑士的簇拥下走来。

    她的美貌与威仪,都堪称极于人世。

    年龄和我们差不了多少,大概大了一两岁吧。

    身高不矮也不高大。体型苗条,和伊莉娜不同,算不上巨乳……但穿著黄金色礼服的肉体,每一个部分都很美。

    胸前的隆起比伊莉娜与吉妮要来得低调,但形状美得堪称艺术。线条明确突出的臀部,也构成了美妙的曲线美。

    容貌更是让美丽这个字眼都不够用。她成熟的美貌当中,有著王者的气质与风格。只是……发型让我很好奇。

    她美丽的金发发尾,卷得一圈又一圈,那到底是用什么样的手段形成的呢?我从前世就一直很好奇,到现在还是一团谜──

    「喂!你这平民,不准直视陛下高贵的尊容!」

    吼出这句话的,是侍立在罗莎背后的老人。他留著翘八字胡,矍铄地侍奉女王,多半是宰相吧。

    对于他的怒气,女王一边在王座坐下……

    「无妨无妨。看本座的美貌看得出神,本就合乎生物生息的道理。」

    一边轻轻摇动豪华的扇子微笑。她的声调里没有傲慢,就只有对自己的绝对自信。

    我则想著该如何是好,该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女王──而我还在烦恼……

    「小罗,好久不见了!你过得好吗?」

    伊莉娜猛一站起,笑眯眯地对她问起。

    我好久没有这种彷佛全身坠入冰窖的感觉了。既然她对女王采取了这样的态度……

    「那丫头是怎样!」

    「对陛下做出那种无礼的举动……!」

    「就算是英雄男爵之女,还是让人看不下去!」

    就必然会弄成这样。充斥整个场面的险恶气氛增加了七成。

    只是,在这样的气氛下,伊莉娜仍抬头挺胸呼喊:

    「怎样啦!这点小事有什么关系?我们是朋友!」

    听到她的这句话,贵族们全都皱起了眉头。

    但女王自己却哈哈大笑,说道:

    「你还是老样子啊。这才是本座认识的伊莉娜。」

    她笑得很开心。接著视线在贵族身上扫过一圈,发出有威严的话语:

    「伊莉娜是本座的朋友,因此本座容许她做出任何僭越或不逊的言行。有什么不满,尽管冲著本座来。万万不许责怪伊莉娜。」

    罗莎展现出来的威压感,让在场的每个人都默不作声。

    竟然跟女王是朋友,我们家的伊莉娜真的好厉害。

    之后罗莎优雅地微笑,张开扇子说道:

    「好了,今天找你们来,为的不是别的,就是为了表扬单独讨伐『魔族』的伟业,给予奖赏。亚德•梅堤欧尔,就是你。」

    罗莎的视线朝向我……这下该怎么办好呢?我和其他国王交涉的次数多到数都数不清,但那全都是以「魔王」的立场进行的。

    这还是我第一次以低贱的身分谒见国王。

    这种时候,身为一个平民,该如何面对女王呢?

    快想起来。基层的部下与民众,之前都是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我的?

    ……啊,对了,我想起来了。他们对我说的话,全都只回答「是!」呢。

    嗯,没错。全都只答「是!」就结束了。

    而且不管我说什么,他们都只回答「是!」啊。

    有些村民,甚至我问「你们讨厌我吗?」,他们也回答「是!」。

    ……害我都想把年贡提高一百倍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在进入交涉前,对于对方说的话,都只回答「是!」吧。

    「这次的事情,有劳你了。」

    「是!」

    「你的表现值得表扬。」

    「是!」

    「真不愧是大魔导士的儿子啊。」

    「是!」

    「本座很中意你。因此要给你奖赏。」

    「是!」

    「你来当本座的丈夫。」

    「是?」

    她突然塞给我这颗炸弹,搞得不只是我,在场所有人都哑口无言。

    「嗯?你没听懂吗?那本座就再说得简单点吧。亚德•梅堤欧尔,你──想不想要本座为你生孩子?」

    女王陛下翘起美腿,嫣然微笑。这种舔著嘴唇的模样非常迷人……就连看多了美形人物的我,都忍不住怦然心动。

    然而,这也只有一瞬间。响彻全场的吼声让我回过神来。

    「陛、陛下疯了吗!」

    「女、女王纳入下贱的平民血统,这成何体统!」

    「就是因为会弄成这样的事态,我才进言说要诛杀那些平民啊!」

    家臣们大声喧哗,尤其宰相更是大大乱了方寸。

    「女王陛下啊啊啊啊啊!那种人到底哪里好了啦啊啊啊啊!我不答应!微臣万万不答应!那种平民到底哪里……啊!原来!是那里吗!陛下是看上他那里吗?若是如此就不必担心!就由微臣来陪伴陛下度过夜晚!小~事一桩,还请陛下放心!微臣的暴○将军真的好棒棒!不像那种平民小鬼,是真正的大炮!真的!」

    「喂~来人啊~帮本座把这恋童癖老头的头给砍了~」

    宰相还在嚷嚷,女王罗莎叫人让他闭嘴,接著继续说道:

    「唉,真是没辙。当女王还真是绑手绑脚。也罢,这次就当作是玩笑吧。」

    ……她耸耸肩,摇摇头。

    实际上,她的眼神里没有一丝一毫对我的好感。但看来似乎有著另一种感情……我还在推敲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罗莎已经继续说下去:

    「本座也很忙,所以赶快解决奖赏这件事吧。亚德•梅堤欧尔,本座升你为『第五格(Pentangon)』的『魔导士』。」

    她这番话说得乾脆,却再度让全场一片哗然。

    「第、『第五格』?把、把平民升到『第五格』,这可没有前例啊!」

    「像艾拉德那种公爵家的神童也还罢了!这样的身分对平民太过了!」

    「陛下,请您收回成命!把『第五格』赐予平民,难保不会让民众得意忘形!到时候难保不会变成叛乱的火种!」

    我认为最后的这个意见有点太飞跃,但不管怎么说,我自己也绝对不想收下「第五格」这种立场。一旦事情弄成那样,奥莉维亚就会露出笑容。这是我万万要避免的。因此我开了口:

    「陛下,草民惶恐,就如诸位大臣所说,像草民这样的平民,『第五格』实在太过。容草民放肆……想请陛下听草民小小的心愿,作为这次的奖赏。」

    「哦?你的心愿是什么?说来听听。」

    我得到大好机会,心中暗自窃笑之余,开口说道:

    「草民想请陛下,增加草民所就读的拉维尔国立魔法学园的预算。」

    只要这个请求受理,我参加竞技大会的理由也就会跟著消失。

    对于我的这个请求,女王罗莎瞪大眼睛,歪了歪头。

    「啊?怎么,这点小事就好?而且,这样你会有什么好处?」

    「草民自身没有任何好处。然而,校长葛德伯爵平日就很照顾草民,草民心想此举当可报答伯爵的恩情于万一……」

    这几句话,让周遭家臣们的态度首度转为好感。

    「哦?那个平民还挺知道本分的嘛。」

    「和他的双亲相反啊。如果是那样,倒也不必出手干预啊。」

    「也许可以给到『第三格(Triangel)』啊。他肯定很优秀,应该会好好做事。」

    喔喔,险恶的气氛一口气转为好意──

    「竟然优先报恩甚于自己的利益!本座不曾遇过像你这样高尚的人!本座愈来愈欣赏你啦,亚德•梅堤欧尔!为了奖赏你,『第五格』和预算增额,两样本座都给你!」

    ……这个笨蛋女王给我讲出这种话来,让气氛又变回险恶了。之后经过诸多攻讦,到最后……

    「啊啊,够了!好啦好啦!那就给个条件如何!那就给予亚德•梅堤欧尔和伊莉娜•利兹•德•欧尔海德『第五格』的位阶,相对的,收编他们为本座直属特殊兵团『女王之影』,然后定期派给他们难以达成的任务。」

    「……不,陛下,这样反而有更多事情非商议不可。对欧尔海德的女儿也赐予『第五格』,这实在──」

    「有什么关系。顺便嘛,顺便。反正伊莉娜迟早也会达到这个领域,而且对象是『第五格』,只有自己是『第一格(Single)』,也太不像话了吧。伊莉娜,你说是不是啊?」

    「就是啊!小罗真不是盖的!你好机灵!」

    伊莉娜笑得开心,女王也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之后也继续吵吵闹闹,但女王罗莎一句圣旨:「好了!这件事谈完了~!本座要回去处理杂务了!不管了!Goodbye,Adios!」我们的升格,以及加入这个叫做「女王之影」的神秘兵团这两件事,也就此定案。

    「该死!这一代女王真不好应付!」

    「别气别气,先冷静点。关于那个平民,我们就慢慢讨论吧。这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毕竟他们进了『女王之影』,只要利用这一点……」

    「正是,多得是方法……就让他们尽管去歌颂人生的春天吧。」

    ……我认为这个时代的当政者,应该要多顾虑别人的感受。

    「哎呀~真没料到会这样出人头地呢!回去以后我们写信给爸妈吧!啊啊~我已经可以想像爸爸大声嚷嚷的模样了~!」

    是啊。不过我想一定不会是你想像的那种嚷嚷法吧。

    ……竞技大会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但一个问题刚解决,又跑出了非得被收编到「女王之影」不可的新问题。

    真是的,到底为什么会搞成这样呢?

    ◇◆◇

    暮色渐浓的天空照看下的王都,其中一条巷子里。

    没有人来往的巷道正中央,多名男女密集地站在一起。每个人乍看之下,都只像是平凡的居民……但实际上却是以「魔族」为中心的反社会组织「拉斯•奥•古(Ra's al Ghul)」成员。其中一个状似头目的老人,吐出了有重量感的声音:

    「大魔导士的儿子,比我们意料中更有本事啊。」

    但他的嗓音却和说出的内容相反,透出强烈的乐观语调。

    对于这样的老魔族,周遭的人们也以平静的表情点了点头。

    「正是。这次的事情,让我们试出了他的本事。」

    「虽然牺牲了几名同胞……但这样一来,也就完全没有疑虑了。」

    「唔,的确,亚德•梅堤欧尔很强,实实在在是破格地强。然而……他总赢不了『那个怪物』。」

    众人的脑海中,都浮现了「她」这个协助者的身影。

    至于众人脸上,半数浮现的是安心感,另外半数……则是不信任。

    「那女的真的可以信任吗?她跟我们终究不同族,而且她不是史上有名的叛徒吗?」

    对于这个疑问,老魔族仍不改乐观的表情回答:

    「唔,你们的心情我也不是不懂,可是,你们放心吧。那女的不会背叛我们。她的感情是真的。那女的啊,是真心想灭了当今的世界。」

    所以我们才会利用她──老魔族这么说,露出邪恶的微笑。

    「她对世界的憎恨是真的。但她又太强大了,连我们主人的治世都难保不会一起被破坏掉,因此等主人再临,就要请她退场。」

    老魔族平淡地说完确定事项后,提起了另一件事。

    「好了,这次的事情不会改变我们的计画。『绑来祭品』这件事,要在星辰齐聚之日,也就是七天后进行。在这之前,都无法执行『仪式』。因此,我们不必急于绑来祭品。各位千万不要耐不住性子而专断独行。要是贸然行动而打草惊蛇,就有可能发生个万一。虽说我们有最强的怪物站在我们这边,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众人不约而同地点点头,老魔族继续说下去。

    「详细的内容也没有改变。这次的事情,让我们知道了亚德•梅堤欧尔这个令人不放心的因素有多少本事。既是如此,就完全不用任何耍小聪明的计谋,完全靠实力进行。我们全军一起袭击,绑来祭品,就这么简单。换做是过去的我们,这计画简直是自杀行为,但现在的我们,有著无限的大军与最强的怪物站在我们这边。」

    老魔族在满满的自信中这么说完后,补上了最后的结论:

    「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主人的正当支配权,以及找回正确的世界。」

    「外界神万岁(All Hail Outer)」──老魔族喃喃说完,其余众人也同样答以「外界神万岁」的呼喊……接著众人各自散去,融入熙熙攘攘的人潮中。

    老魔族也独自走在大道上。走著走著,忽然间听见市民说出这样一句话。

    「还剩『七天』啊~」

    「今年也好期待啊,『魔法学园的竞技大会』。」

    「对啊。毕竟听说今年有『那些大英雄的小孩』入学。」

    老魔族听见这样的谈话。

    「喔喔,真是令人期待啊。」

    他扭曲满是皱纹的脸,喃喃说出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