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颠覆神话的模范生 第十七话 前「魔王」×竞技大会×大动乱
    在竞技大会举办前的这七天,我进行了所有想得到的暗中阻挠活动,但大概是命运对我恶作剧,总是发生我怎么想都不会变成那样的情形,让我的图谋悉数失败。

    而到了今天,竞技大会顺利开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舞台是王都最大的多功能竞技场。这个竞技场是由古代建造的圆形竞技场改造而成,最多可以容纳两万名观众。

    拉维尔国立魔法学园,不只是国内知名,在整个大陆都有著数一数二的名声,所以由这个学园的学生们之间互相对抗的竞技大会,每年都是大受欢迎的活动……场内超级客满。

    从开放式的天盖洒下的阳光,将竞技场内照得十分明亮。

    在场上正中央展开的一对一魔法战打得火热,让观众发出震耳欲聋的加油声。整个竞技场,已经化为一个灼热的熔炉。

    原因就如前所述,由学生们拿出真本事对战,这点非常重要,不过……

    我家双亲与伊莉娜的父亲,也就是大魔导士与英雄男爵,都以特别来宾的身分出场担任主持人,也很可能是形成这火热人气的原因。

    然而……我想大家多半是期待大英雄们会做出高度的讲解,只是──

    「女生的比赛实在让我不太起劲啊。如果是一群像大猩猩的人对打倒是会很精彩。」

    「你自己是这样啦~……不过话说回来,她们相当不错呢~胸部的尺寸和屁股的形状都棒透了。等这场打完,要不要找她们聊聊呢(吸口水)。」

    我的双亲作为人该有的种种都已经没救了,所以指望他们也是白搭。

    「瑞明同学使用攻击魔法的本事相当亮眼。可是莉齐同学的洞察力也很棒。在实战中,人本身的基础能力,往往比魔法方面的本事更重要。因此,这场比赛谁输谁赢,还看不出来。」

    怀斯则不同于我家的笨爸妈,做出了切中要点又好懂的完美解说。

    不愧是我心目中「想称之为爸爸的人物排行榜」上第一名的人。

    而在这几位主持人正后方,也就是最前排的特等席上,我也同样看著竞技大会的过程。在这样的我身旁……

    「这次的比赛相当精彩啊。双方资质都很好。你也这么觉得吧?」

    「是啊,您说得一点也没错。」

    坐著脸上贴著灿烂笑容的奥莉维亚。

    我回答她时,也同样维持著微笑。因此……

    「他们两个感觉好融洽喔……」

    「说他们有一腿的传闻,果然是真的吗?」

    几乎所有人都有这样的「误会」。

    没错,我们的气氛根本一点也不融洽。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进行的绝对不是什么男女间融洽的对话。

    而是高度的心理战。

    「不过这些学生真的好出色啊。这两个人,不都是会让阿尔瓦特想收为徒弟的人才吗?你也这么觉得吧?」

    「这个嘛,我不曾见过阿尔瓦特大人,所以无法给什么意见。」

    她从刚刚就一直胡说八道,观察我的反应。

    只要我稍微露出「不,这不可能」之类的表情,马上就玩完了。毕竟奥莉维亚能够从表情中的些许变化,完全掌握对方的心理与思考。

    因此,我才会一直挤出若无其事的微笑,拚命按捺住想吐嘈的心情。

    只是话说回来,刚刚那一下就很危险。阿尔瓦特可是四天王之中──不,应该说是我麾下全军数一数二的战斗狂,怎么可能收徒弟。

    那家伙可是那种看到有望的人才,就会出手攻击,把这些人打到一蹶不振的人啊。

    感觉到对方是人才的瞬间,就会动手去杀,阿尔瓦特就是这样的人。

    ……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啊。我一边想著这样的念头,一边对奥莉维亚丝毫不放松提防,看著大会的进行。然而……

    坦白说,我完全无法理解观众为什么那么兴奋。

    比起古代世界的魔法战,简直是史莱姆跟龙比。

    因此对我而言,所有的比赛,都不可能让我产生兴趣。然而──

    只有有如我亲生爱女的伊莉娜,以及徒弟之一的吉妮另当别论。

    身为监护人,又或者身为师父,我应该要期盼两人得到胜利与荣耀,但既然有所谓亚德讲师化计画,也就让我怀抱相反的期望。

    但愿她们两个会输掉。但愿她们两个尽量不受伤,乾脆地输掉。

    ……事情却与我的祈祷相反,她们顺利地不断胜出。

    「不过话说回来!伊莉娜同学真的是很出色的人才啊!尽管精神状态那么差,其他学生仍然完全不是对手!」

    休息时间,主持人朝著写进扩音术式的短筒型魔导具说话。

    听到主持人对伊莉娜的称赞,怀斯微微一笑,做出回答:

    「她有这实力,自己的才能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最重要的还是亚德教导有方吧。」

    啥?等、等一下,你到底在讲什么──

    「亚德认识伊莉娜之后的这几年来,一直都在教导她。我经常从她口中,得知亚德的教导内容与方针……内容实在非常了不起。年纪轻轻就有这么杰出的教学能力,让我觉得真的是后生可畏。」

    怀斯说完这番话,朝我瞥过来……还眨了眨一只眼睛。

    不,你这是给我找麻烦啊!

    别摆出一脸「我对大家宣传了你有多厉害」的表情!

    都怪你没事讲这些闲话!

    「……记得我那个蠢弟弟,教学能力也很了不起啊。(笑眯眯)」

    你看,果然搞成这样了!你这笨蛋是要怎么赔我啦!换做是以前,你犯的这个错可是要斩首的!

    而且伊莉娜和吉妮,在胜利者的访谈中,也只顾著讲捧我的话……再这样下去,那个找麻烦到了极点的计画就会成功。

    可是,现阶段我实在找不出什么良策……就这么迎来了决赛。

    在决赛舞台上对到的,是伊莉娜与吉妮。

    两人在竞技场正中央的圆形战场上对峙,互相瞪视。

    「哼,看来这一场会挺有看头啊。」

    「……是啊,说得也是。」

    不只是我们,会场内的所有观众,都将目光集中到两者的对决上。

    我是觉得只要她们不受什么重伤,顺利结束就好。

    关于讲师化计画……我不再去想了。就让我逃避现实吧。

    接著,本次大会最后也是最高峰的比赛,就要揭开序幕──但就在这时──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忽然间,没有任何前兆,有人发出了尖叫。就在同时──

    不分远近,四处都传来破坏与怒吼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了?这完美的突袭让我震惊之余,目光扫向四周。

    映入眼帘的,是多数「魔族」在观众席上极尽肆虐之能事的光景。

    全场简直成了人间炼狱。然而,发生这种状况的,也许并不是只有这里。远方的天空,还可以看见窜起了黑烟。这也就表示……

    「看来这些家伙不是只在这里闹事呢。」

    忽然间听到的美声,是洁西卡所发。不知不觉间,她已经站在我们身边,和先前的我一样,瞪著远方窜起的狼烟。

    「……亚德,你会展开行动吧?既然这样,我们也来帮忙。你也会帮忙吧,奥莉维亚大人?」

    「当然。」

    奥莉维亚以严峻的表情默默点头。

    或许是听见了我们的谈话,我的双亲与怀斯也看著我说:

    「我们也来帮忙!」

    「呵呵,多年没动手了,是不是可以出一下全力呢~」

    「不,别这样,王都会被你轰掉。」

    尖叫、怒吼与破坏的声响,合奏出可怕的音乐,但三人仍然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不愧是大英雄,胆识相当不简单。

    「场内的这些家伙,就由我和卡拉、怀斯负责。」

    「嗯,那我们就负责外面,是吧。」

    「这么一来,奥莉维亚大人和亚德就单独行动,我带伊莉娜和吉妮两位同学,这样行动应该是最好的吧。其他学生多半精疲力尽,派不上用场,讲师们不用指挥,应该也会自己行动吧。」

    我没有异议。洁西卡的计画应该是最有效果的。

    只是,就我个人的感情来说……我不希望伊莉娜参加。

    但即使我说不行,凭她的个性,多半也会自己跑出去。

    既然如此,我会想将她们两人留在身边。毕竟她们有可能已经被「魔族」盯上……只是话说回来,姑且不说吉妮,伊莉娜应该会拒绝吧。

    要以最有效率的方式拯救更多平民,想也知道是分散比较好。

    想必她会确实无视于自身的危机,为了拯救人们而行动。

    只有这一点,我怎么想都不觉得说服得了她。

    洁西卡似乎看出我的担忧,拍拍我的肩膀,微笑著说:

    「放心吧,虽然比不上你,我可也是名门侯爵家的才女喔!无论伊莉娜还是吉妮,我都会让她们毫发无伤地回来。」

    「……就交给你了,洁西卡小姐。」

    我点点头,对所有人下达指令。

    「那么,我们散开吧。」

    众人默默一举展开了行动。

    我建构飘浮术式,纵身一跳,顺势飞上天,移动到竞技场上空。

    眼底的王都当中,果然很多地方都发生了悲剧。

    「真是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啐了一声,然后从最靠近的一处开始扫荡。

    敌方势力似乎人多势众……但该怎么说呢,以「魔族」而言,未免太弱了。

    而且,每个人的外观都一模一样,也很令人介意。

    简直像是大量制造某个人的复制人……

    不过,不管怎么说……

    扫荡战本身极为简单。

    在王都里头飞驰,看到敌人就随便轰个攻击魔法。

    这种无趣的行为持续了三十分钟左右,喧嚣渐渐平息。

    看来是魔导士团出动了。既然这样,相信只要再过个一小时,事态就会稳定下来。那么……

    「就先去看看伊莉娜他们的情形吧?」

    我喃喃说完,正要发动侦测魔法「搜寻术」的那一瞬间──

    「亚德!」

    我听见了一个耳熟的嗓音──我父亲杰克的嗓音。

    朝他看去,发现他的表情有著强烈的焦躁。

    这让我不由得心下很不平静。

    接著──

    「快、快来!再这样下去……」

    杰克说出的话,指出我最害怕的事态已经发生。

    「再这样下去,『他』会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