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颠覆神话的模范生 第十八话 趁著前「魔王」不在……
    ◇◆◇

    时间稍稍回推。

    伊莉娜与吉妮在比赛会场正中央对峙,但斗志被突然发生的动乱打断,都显得不知所措。而洁西卡来到她们身边,解释了状况。接著就如她的提议,两人跟随洁西卡,跑向镇上。

    伊莉娜与吉妮,都为了拯救人民而奋起,然而──

    轮不到她们两人出场。

    「『闪电爆裂术(Lightning Blast)』。」

    炫目的雷光,从显现在洁西卡手上的魔法阵射出。雷光精准地命中目标「魔族」,将对方全身烧成焦炭。

    「来,赶快去解决下一个。」

    她悠然微笑,让美丽的白金长发随风跃动,飞奔而去。

    她一发现敌人,立刻就施以无咏唱的攻击,每个敌人都是一击就解决,模样活脱是传说中的女武神。

    她如入无人之境的活跃,让伊莉娜她们只能一再看呆了眼。

    之后她们巡了很大的范围,但两人完全没有机会出场。始终是洁西卡一个人解决所有敌人。对于这样的现状,伊莉娜与吉妮对看一眼,说道:

    「我、我们的老师好厉害。」

    「会、会忍不住崇拜她耶……」

    这段对话似乎被当事人听见。只见洁西卡一边跑在大道上,一边发出笑声说:

    「哈哈,这点小事,你们也很快就办得到了。不然乾脆就趁这次……」

    话说到一半,三人的视野微微变暗。

    当她们发现原因是天上掉下来之物的影子遮住了她们,这一瞬间……

    「往旁边跳开!」

    不用洁西卡说,两人已经同时往左右跳开。

    洁西卡也是一样。三人长发飘扬地跳开之后,紧接著……

    咚嗡嗡嗡嗡一声……冲撞与破坏的声响响起。路面的石板遭到粉碎,无数碎片飞上天,冒出浓浓的烟。三人就在这样的情势下,毫不大意地瞪著这不速之客。

    若想简单扼要地形容敌人的模样,大概就是人形结晶吧。无数蓝色结晶聚合在一起,构成像是人的外观。大小显然超过三梅利尔……来到伊莉娜与吉妮心中的绝对压力,想必不是纯粹来自这高大的体格。这个「魔族」,非常强悍……!

    「你们两个别出手,这家伙由我一个人解决。」

    洁西卡本来始终维持活泼的表情,现在神情却转为紧张,对两人这样下令。

    两人同时点点头。洁西卡见状,左手朝向标的。

    「『钜级热焰术』!」

    她以无咏唱方式,施展了火属性的高阶攻击魔法。

    她的眼前展开了八个魔法阵,下一瞬间,每个魔法阵都喷出了猛烈的火焰。

    这些火焰转成漩涡状挺进,在特定一点会合,化为更强烈的灼热洪流,涌向对方。面对这强力的魔法,「魔族」则以不变应万变。

    因此,火焰打了个正著。鲜红的炼狱之火,吞没了敌人巨大的身躯。

    「「成、成功啦!」」

    伊莉娜与吉妮,都确信洁西卡将赢得胜利。然而……

    魔法有效时间已到,火焰消失。紧接著,三人脸上露出了绝望感。

    敌人毫发无伤。存在于射线上的事物全都烧得一乾二净,只有「魔族」并未受到任何损伤。这让洁西卡也不由得冒出了冷汗……

    「这可伤脑筋,这家伙连我都应付不──」

    她的丧气话说到一半,眼看眼前的敌人身形一晃──

    不知不觉间,敌人已经站在洁西卡身前。伊莉娜和吉妮是不用说,连洁西卡也整张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下一瞬间,毫不留情的一拳打向了她。

    她避无可避。这一拳就像刚才那一步一样,实在太快。

    即将命中之际,洁西卡以无咏唱方式发动了中阶防御魔法「大障壁术」,但敌人这一拳所具备的威力实在太强……

    「嘎啊!」

    洁西卡发出小小的哀号,全身飞上天。

    冲击太过剧烈,扯破了她身上的部分衣物。然后她整个人划出一道拋物线,随即摔在地上。

    但动能仍未完全消退,只见她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然后停住。

    她整个人一动也不动,看上去就像一具裹著破布的尸体……

    「呼……呼……呼……」

    太强烈的紧张,太强烈的恐惧,让伊莉娜全身冷汗流得像瀑布一样。站在她另一头的吉妮,也是大同小异。

    两者都无法动弹。这样的状况下,「魔族」慢慢动起,看向伊莉娜。

    「……我们以活捉你为至上目的。因此只要你不抵抗,我就不攻击。如何?」

    她尚未回答这个问题,敌人又说:

    「只是,不管你如何挣扎,最终等著你的也只有死路一条。」

    然后他踏出极具重量感的脚步声,一步步逼近。

    吉妮……还是动弹不得。伊莉娜就在眼前陷入危机,但她被自己的恐惧困住,做不出任何行动。而她似乎认为这样非常可耻,眼眶里的泪水愈来愈满。

    相对的,伊莉娜自己却感受到一种不可思议的镇定。

    已经无可奈何,自己没救了。她正品尝著这种出于心灰意冷的冷静,不知不觉间,敌人已经进逼到眼前。

    「你会变成我们成就夙愿的基石。小丫头,尽管高兴吧。你是──」

    就在「魔族」淡淡地说著这番如同宣布死刑的话时。

    「不准动我的女儿。」

    冰冷彻骨的说话声中,眼前的「魔族」被弹了开。

    就像受到强烈的冲撞,全身的结晶碎裂著飞上天。

    但「魔族」的惨状,已经不在现在的伊莉娜关心范围之内。

    她朝说话声传来的方向一看。站在那儿的……

    「爸、爸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让一头白发随风飘扬,外貌中性的精灵族男子──英雄男爵怀斯。

    他犀利的目光所向之处,有著正迅速崩解的「魔族」。

    「咕,嘎……啊……!」

    「魔族」就像被针固定的标本似的趴在地上,构成全身的结晶以秒为单位不断粉碎。然而,就是看不见造成这种破坏的力量。

    看在毫不知情的人眼里,多半只会觉得是「魔族」自己倒地,全身自然瓦解。这个现象的真相,也就是怀斯所施展的魔法,是属于风系的攻击魔法。而且还是他自行建构术式的专用魔法。

    怀斯透过这种根据最尖端科学知识写成的术式,操作风压,对敌人施加无法目视的压力,压毁敌人。简直就像被隐形的巨人给踏扁。

    因此怀斯将这种魔法,取名为「透明巨人(Skeleton Giant)」。

    「你就把现在承受的重量,当成你对我女儿动手的罪有多重吧。」

    他将冰冷的视线投向结晶怪物,然后──

    「被你的罪给压死吧。这种下场才适合你。」

    怀斯以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撂下这句话,提升了魔法的出力。

    「咕,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魔族」发出垂死哀号,构成身体的结晶悉数粉碎、飞散。模样足以让人确信这场战斗已经分出了高下。

    「那、那么压倒性的『魔族』,这么简单就……!英雄男爵,好厉害……!」

    「哼哼!那还用说!他可是我爸爸!」

    伊莉娜自豪地挺起胸膛。

    说完她就要跑向父亲,扑进他怀里──事情就发生在这时候──

    「嗯,大致上在我意料内吧。」

    才刚想说听见了熟悉的美声──下一瞬间,怀斯的胸口长出了一只手。

    不,不是长出了一只手,是有人从背后攻击了怀斯。

    「咦!」

    父亲就在自己面前呕血,瞪大眼睛倒下。

    这样的光景,让伊莉娜脑子里一片空白。视线所向之处,看到怀斯倒下,让攻击他的人物现了身。

    「而且这是什么情形?只不过突袭一招,竟然已经性命垂危。真是的,最近的年轻人真没用啊。」

    舔著沾满鲜血的右手,说得穷极无聊似的她──

    是学园讲师洁西卡。

    她突如其来下了这样的毒手,让吉妮瞠目结舌。

    从言行举止到说话声调,所有成分全都变了样,简直不像同一个人。但更让她震惊的,是洁西卡的右手。

    这只沾满鲜血的右手,覆盖著一层纯白的鳞片。从指尖延伸出去的爪子,形状也和人的指甲大不相同,简直是猛兽的钩爪。

    「洁西卡……老师……!」

    听到吉妮害怕至极的声音,洁西卡嫣然微笑。

    「我不是洁西卡老师。也是啦,既然你们是跟我相处,对你们而言的洁西卡老师也就会是我了……可是啊,真正的洁西卡小姐,很久以前就死了。死在『魔族』手里。」

    「啊……?」

    吉妮惊愕不已,洁西卡发出嘲笑她的嘻嘻声,说道:

    「我在帮忙『拉斯•奥•古』。所以就照他们的计画,化身为洁西卡小姐,潜入了学园。没错……伊莉娜,就是为了绑走你。」

    伊莉娜被她提到,但脑子里仍然一片空白,显不出思考的神色。

    她看著父亲怀斯倒在地上的模样,只能呆站著发抖。

    所以,一阵子后,她说出的话,是出于潜意识运作的结果。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你简直……不是人……!」

    听伊莉娜这么说,洁西卡哈哈大笑。

    「啊哈哈哈哈!谢谢你问出这么值得回答的问题!首先第一个问题,你问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那还不简单!因为我想毁了这个世界!这个令人不愉快到了极点的世界,乾脆毁掉就好了!从『几千年前大干一场』的时候,我的行动理念就只有这一点!」

    洁西卡让她那人偶般精致的美貌因邪气而扭曲,继续说道:

    「再来是第二个问题。你说我不是人,是吧?你答对了。因为我真的不是人类──是白龙啊。」

    洁西卡就像要证明自己所说的话,让身体发生变化。

    不只是右手,连左手也覆盖上一层白色的鳞片,指尖变成像是猛兽会有的钩爪。美艳的嘴右半直开至耳边,嘴里的牙齿失去圆润,换上了尖锐。

    实实在在不是人类,而是怪物的模样。但伊莉娜与吉妮两人所感受到的冰冷,并非纯粹来自对异形怪物的畏惧。

    是因为洁西卡全身施放出了超乎想像的压力。

    和她对峙的瞬间,气力就被连根拔起,直接被植入死心的念头。面对如此非比寻常的压力,两人当场动弹不得。先前怀斯所打倒的「魔族」也是怪物没错……但比起她就简直只是只蚂蚁。等级实在差得太多了。

    「怪、怪物……!」

    听到吉妮喃喃说出这句话,洁西卡裂开的大嘴一歪,笑说:

    「嗯,没错,我是不折不扣的怪物。而且……还是有名到名字会留在神话里的怪物。我想你们至少也听过我的名字吧。毕竟,各种戏剧里,都把我当成铁打不动的反派。」

    她哈哈大笑,然后说出了自己的真名。

    「狂龙王艾尔札德──这就是我真正的名字。」

    伊莉娜与吉妮同时瞪大了眼睛。狂龙王艾尔札德。传说中的白龙……几千年前,「魔王」死后,差点毁灭世界的怪物。其恐怖的程度被人们流传至今,与「魔族」、「邪神」并列为恐惧的对象。

    这样的怪物,就站在自己眼前。两人所感受到的恐惧,自是超乎想像。

    「啊……啊……」

    洁西卡──不,是艾尔札德,她以眼角余光看著瘫坐在地的吉妮,走向伊莉娜,摊开双手说:

    「这样讲是会和刚才那个小喽啰的台词重复啦……不过只要你乖乖就范,我现在就不会伤害你喔。虽然也只有现在不会。」

    她扬起裂开的大嘴嘴角,逼近过来。

    就在伊莉娜确信已经完了的时候──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才刚想说听到大声嘶吼,紧接著就有火球从旁砸在艾尔札德脸上。

    火球打个正著,发出小规模的爆炸,但艾尔札德毫无受伤的迹象。

    然而,或许是因为没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形,只见艾尔札德皱起眉头。

    「……吉妮,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瞪著施放魔法的人──魅魔族少女吉妮。

    一瞪之下,吉妮再度不由自主地单膝跪地。然而,她虽然喘著大气,眼睛被发自恐惧的泪水沾湿,却仍持续施放火球。然后……

    「请、请你快逃!伊莉娜小姐!」

    她以颤抖的嗓音呼喊,同时不断施展魔法。这些火球悉数打个正著,但在最差的精神状态下发动的魔法,对艾尔札德并不构成任何威胁。

    「真是的,你对刚刚那个小喽啰还吓得不敢动手呢,对我却这样?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我看起来很弱吗?……我看你很不顺眼啊。」

    她在火球的洗礼下,以看著烦人的小苍蝇似的眼神看向吉妮……

    她将左手食指那钩爪状的尖端,朝向了吉妮。

    紧接著,伊莉娜脑海中想到了吉妮的死。

    这个时候──一种有著灼热颜色的思考,为她一片全白的脑子里赋予了色彩。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不觉间,伊莉娜发出叫声,扑向艾尔札德,朝她的腰间使出一记强烈的冲撞。然而,艾尔札德的身体一动也不动。

    「……你在做什么呢?」

    伊莉娜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觉得对于保护吉妮这样的行动,不是一句个性如此就交代得过去。毕竟吉妮是个可恨的女人,想把亚德从自己身边抢走。但伊莉娜现在打从心底,想保护这样的她。

    这是为什么呢?……脑子里明明充满了这样的问号。

    但她胸腔内火热的心,冲动性地拋出了答案:

    「不准你!对我的朋友下手!」

    下意识中说出的这句话,让伊莉娜自己都瞪大了眼睛。

    朋友?说吉妮是自己的朋友?

    ……啊,也许是吧。毕竟她在伊莉娜这些年来所认识的人当中,非常特别。对她不需要觉得客气、恐惧或不安。就只是单纯觉得可恨。

    这或许也是一种友情。这样一想,伊莉娜就微微一笑。

    「艾尔札德!带我走!但是不准你对吉妮动手!要是你敢伤害她,我就咬舌自尽给你看!」

    伊莉娜将真正的觉悟砸了过去。艾尔札德似乎看出了她有多认真,叹了一口气说:

    「……真令人火大。我果然讨厌你。」

    艾尔札德先喃喃说到这里,然后身上已经破烂的衣服背后部分应声破裂。一双翅膀从她露出的背部滑嫩肌肤穿出,张了开来。

    「算你捡回一条命喽,吉妮?」

    艾尔札德丢下这句讽刺的话,飞上了空中,当然也不忘一只手抱住伊莉娜。

    吉妮被独自留下,发了一会儿呆后──

    「伊莉娜小姐……!」

    她内心百感交集,不知不觉间,眼泪随著呜咽声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