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动荡的勇者 第二十二话 前「魔王」,和麻烦的家伙又重逢了
    台版 转自 深夜读书会

    发布:深夜读书会

    论坛:ritdon.com

    拉维尔魔导帝国最南端。

    这个被称为最终边境的地方,有着好几处秘境。

    这些秘境多半都已经为大众所知,被当成了一种观光景点……但有一处例外。

    幻影之森——任何人胆敢接近,都会被森林吞没,人人闻之丧胆,是秘境中的秘境。

    森林的中心存在着巨大的遗迹型迷宫,随时等着冒险者送上门去。

    但这座迷宫,已经数千年并未完成自己的使命。

    所有人都已经遗忘了这座存在于幻影之森里头的迷宫。

    因此——

    「呼~果然外面的空气才新鲜!」

    从这遭到遗忘的秘境迷宫里走出来的一名少女,实实在在可说是个非常神秘的人物。

    种族是人族,年纪约十五。但由于一张娃娃脸与体型,被人再往下估个三岁也不奇怪。

    好胜的面容悠然地述说着她的剽悍……实际上,少女的个性,就连「他」都大感头痛。

    「唉,好想赶快去村子里,泡个热水澡啊。在里头实在窝得太久了。」

    她抓起自己的一头红色长发看了看,然后看看自己全身上下。

    不只是头发,穿戴的深红色皮甲也有着明显的脏污。

    「窝在里面整整『三年』,实在还是太过火了吧?不过,这样一来——」

    她说到这里先顿了顿,倔强的脸上透出满满的自信。

    她的右手掌举向天。

    「迪米斯·阿尔奇斯!」

    她呼喊的同时,四周的空间也与之呼应似的鸣动……

    一会儿后,雷鸣般的声响与闪光中,一柄大剑显现在她手中。

    「这玩意儿我可也掌握得纯熟多了!」

    少女以陶醉的眼神看着的这把剑,并非寻常刀剑。

    黄金色的巨大剑刃,发出了慑人的厉气。

    剑名迪米斯·阿尔奇斯。

    是世界三大圣剑之中的一把。

    少女以从她娇小的身躯难以想象的力气,举重若轻地将这把又大又重的大剑一挥,扛到肩上。

    「这样一来!连他也打得赢了!没错——那个被称为『魔王』以后就开始得寸进尺的瓦尔瓦德斯那个笨蛋!也可以给他好看!」

    少女的脸上充满了欢喜、兴奋,以及期待感,只是——

    「而且,这样一来,就再也不用有人牺牲了。因为有我保护大家。」

    她表情扭曲。然而这种悲壮感,立刻就被她与生俱来的开朗与积极给盖过。

    同时少女的肚子发出盛大的「咕噜~~」声。

    「肚子都要饿扁了!我要加快脚步啦!」

    少女活力充沛地这么一喊,就以全速飞奔。

    途中这个人称幻影之森的秘境对她露出了獠牙,但这只是白费力气。

    「呜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魔物涌来,整座森林也放出无数幻影。而她对这一切,全都正面硬碰硬,压倒对方前进,实实在在是脑袋只长肌肉的笨蛋。

    少女扫倒并破坏从古代就存留至今的宝贵森林,一路往前进。

    她名叫席尔菲·美尔海芬。

    另外还有个外号——叫做动荡的勇者。

    是过往的「勇者」莉迪亚所率领的军队中,担任主轴的战士之一。

    这样的她,直线破坏森林挺进,以骇人的速度在大地上飞奔而过,让路过的商旅都吓破了胆,甚至飞奔的风压还掀掉了其中两人的假发。最后……

    「这、这什么玩意儿啊啊……?」

    抵达目的地的同时,席尔菲发出了不知所措的惊呼。

    她要去的地方是个小小的村子,然而……

    她的去路上,有的却是巨大的都市。

    耀眼阳光照亮的大街上,有着无数各种族的人们来往。这充满活力的光景,和席尔菲「几年前」所见,实在有着太大的差异。

    「短、短短几年,会有这么大的改变?村里的大家一定非常努力吧。」

    席尔菲雪白的肌肤上流出汗水,做出这样的结论。然而……

    「哈哈哈,你这很容易导出破天荒结论的思考回路,一点也没变,实在非常令我放心。」

    一道显得愉快的说话声,就从席尔菲身旁传来。

    听到这分不出是男是女的美声,席尔菲将视线拉往身旁。

    结果那儿站着一个风貌奇特的人物。

    身高以男子而言略高于平均,以女子而言很高。纤瘦的身上,穿着像是燕尾服的服装。

    头发是有光泽的黑色。轻柔滑顺,长可及膝。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不算太奇特……但脸上戴着造型实在太独特的面具,使人从各种角度来看,都会对这名人物产生一种固定的印象。

    也就是,认为这是个脑袋有问题的怪人。

    然而走在路上的人们,似乎都不觉得此人有何奇特,连看都不看上一眼。不可思议的是,席尔菲也有着同样的感觉。仿佛自己的认知受到了控制……

    「先不说这个。长年的锻炼,真的辛苦你啦。你竟然花上长达『几千年』的时间来锻炼,就连吾也万万没有料到啊。」

    「咦!」

    她对面具怪客本身也有所好奇,但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这个人所说的话给拉了过去。

    「几、几千年?这、这话怎么说?」

    「哎唷哎唷?你不是明知这样,却还前往幻影之森?那里的迷宫『魔素』浓度极高,因此魔物的素质也高,的确最适合用来进行武者修行……但相对的,却也有着时间的流动速度与外界大不相同的缺点。难道你不知道这件事,就在迷宫里待了那么久了?」

    「咦?没、没有,这,这个……我、我当然知道喽!啊~几千年没呼吸到的空气好新鲜啊~~~~!」

    她完全是胡说八道,但面具怪客只哼哼笑了几声,并不深究。

    对于这样的面具怪客,席尔菲冒出了问号。

    (这家伙,总觉得以前好像在哪儿见过……不,总觉得反而是很熟的人……)

    总觉得有点奇妙,但她没有心思深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想深究。

    不管怎么说,现在有别的事情比面具怪客让她更好奇。

    「过了几千年,也就是说……世界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吧?」

    「正是正是。已经成了个对吾而言十分无趣的世界。」

    「……瓦尔瓦德斯那个笨蛋,还活着吗?」

    她问出这句话的瞬间,觉得这个人面具底下的脸孔歪成笑的形状。

    接着——

    「不,他已经死了。」

    这句话实实在在令她震撼。

    「死、死了?那个『魔王』死了?」

    「也难怪你会吃惊。那个『魔王』陛下被逼得走投无路而自戕这种事情,连吾也没料到。然而……那个『魔王』确实是死了。可是,他的灵魂还留在这世上。啊啊,实在是太美妙太美妙了。」

    面具怪客说得十分陶醉,席尔菲问起事情的始末。

    「我、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结果面具怪客就愉悦地比手划脚,述说起来:

    「他失控了。那个由于实在太强大而被誉为『魔王』的男人,有一天终于失控。哎呀呀,虽说人心没有永恒可言,本来就是吾的信条之一,但看来这实在是真理啊。那『魔王』陛下有一天鬼迷心窍,开始施行暴政。就像你们过去试图歼灭的『外界神〈Outer One〉』……和在这个时代所称的『邪神』一样。」

    面具怪客跳舞似的转动身体,以唱歌似的声调说下去。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没有人知道,只有他知道。不管怎么说,有三件事可以确定。首先是他展开的行动就像要取代『邪神』。其次是因此引发叛乱,让世界陷入混乱,最后『魔王』被迫自戕。最后——就是『魔王』转生到现代,要再度让世界陷入混乱。」

    席尔菲从刚才就一直瞪大眼睛,不发一语,僵在原地。

    相较之下,面具怪客则是舌灿莲花。

    「转生体是谁已经有了头绪。吾认为就是亚德·梅堤欧尔。根据只有一个。距今半个月左右,发生『魔族』袭击王都,以及传说的白龙绑走少女的事件。亚德·梅堤欧尔把这些事全都解决了。他扫荡完大量的『魔族』,还打倒了沦落到与『魔族』合作的白龙艾尔札德。最后他拯救了王都,救回了美丽的少女,成了英雄。」

    面具怪客说到这里,「哼哼」两声嗤之以鼻。

    「这岂不是骗小孩子的猴戏吗?他佯装善良,创造出英雄故事,最终就是要将世界纳为己有。没错,就和前世一样。」

    接着面具怪客直视席尔菲,以正经的声调问起:

    「动荡的勇者啊,你会坐视这种情形发生吗?暴虐的『魔王』将重现人世!无辜的人民哀鸿遍野,还会发生地狱般的斗争。再这样下去,世界将再度被带进混沌!由他!由改名为亚德·梅堤欧尔的『魔王』瓦尔瓦德斯一手促成!」

    「这、这种事情……!」

    「就只剩下你了!那人人闻风丧胆的魔王,就只剩你阻止得了!所以!动荡的勇者啊!现在正需要你出力!请你尽管发挥透过修行得到的力量,击碎那可怕『魔王』的野心!」

    「这种事情!」

    席尔菲大声呼喊。朝着这面具怪客,喊得一头灼热色的头发都甩乱了。

    她对于面具怪客所说的每一句话——

    「这种事情!还用说吗!『魔王』就由我来打倒!」

    对这个人所说的每一句话——老老实实,照单全收,深信不疑。

    「那个混账!果然给我胡搞一通!以前我就一直觉得他危险!可是大家都不听我说的话……!连莉迪姐都挺他!一定也是因为他洗脑了姐姐!」

    席尔菲握紧拳头,大发怒气,朝着面具怪客送出尖锐的视线。

    「哪里?那个混账东西在哪里!他死到哪里去了!」

    「在王都迪赛亚斯。王都的正中心有着拉维尔国立魔法学园,他就在这间学校就读。只要从这个城市一路往南走,应该就会抵达。凭你的脚程,想必花不到两天。」

    「迪赛亚斯的魔法学园是吧!好~~!『魔王』,你给我等着!」

    席尔菲强而有力地喊完,全力蹬地而起,一路踏坏铺了石板的道路往前飞奔。简直是个有着人形的天灾。

    面具怪客看着她转眼间就离城市愈来愈远,渐渐变小的身影。

    接着静静地喃喃说道:

    「于是小丑上台,他的故事再度揭开序幕。哼哼……尽管跳舞吧,席尔菲·美尔海芬。你就扮演好你的角色,让吾看得过瘾吧。」

    面具怪客笑得开怀、开心,又怀念。

    此人全身颤抖,随即就像消融在光芒中的黑暗一样,消失无踪。

    ◇◆◇

    最近我总觉得自己一直在说同一句话。

    就像永远摆个不停的节拍器。就算想停也停不下来的旋律,与我亚德·梅堤欧尔的人生深深结合,成了一种想丢也丢不掉的东西。

    因此——我再度说出了这句话。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在我面前展开的光景,实实在在超乎我意料,是我丝毫不期盼发生的状况。

    也就是——

    「好、好厉害……!不愧是屠龙勇士〈Dragon Slayer〉亚德·梅堤欧尔……!」

    「竟、竟然一招就撂倒了那个哈尔肯教官!」

    学友们大为称赞。一个秃头男口吐白沫,俯伏在地。

    「哼哼!对我的亚德来说,这根本轻轻松松啊!轻轻松松!」

    伊莉娜一脸得意地挺起雄伟的胸部。就是可爱。

    「不是你的好不好!伊莉娜小姐!」

    吉妮露出不高兴的表情,头上长出的翅膀频频摆动。

    接着——

    「哎呀,好厉害啊~哈尔肯在我的学生里已算出类拔萃,结果你一招就撂倒他~简直像那个笨蛋一样啊~亚、德、同、学?」

    我的老姐奥莉维亚,露出满脸实在太迷人的最可怕笑容。

    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的事态呢?

    时间回溯到几分钟前。

    我在现世置身的学校——拉维尔魔法学园和其他学园一样,有所谓的定期考。这些在春夏秋冬等季节递嬗的时期举办,分为笔试与实技两阶段,昨天考笔试,本日则考实技。

    以我来说,是打算非常正常地,毫不出锋头地通过考试,然而……我上次解决了「魔族」以及白龙艾尔札德的事件,因此获得了不想要的荣誉,受到许多人各式各样的瞩目。

    平民学生的瞩目是良性的,贵族学生的瞩目则是恶性的。

    另一方面,教官的瞩目也是各有不同。有敬意,也有敌意。

    其中这个叫做哈尔肯的男人,似乎把我当成一个「受到奥莉维亚宠爱就得意忘形的学生」来看待。结果就是……

    「亚德·梅堤欧尔,你的实技考……也就是模拟战,就由我哈尔肯奉陪。」

    这个人虽然一根头发也没有,但据说是全校顶尖水准的强者。

    再加上我还置身于女王直属的魔导兵团,让我和这种怪物级教官的对决,也引来了许多人的瞩目,只是……

    也好,这正合我意。

    哈尔肯的确很强。强得即使我打输,也不会让人觉得太不对劲。

    因此我决定演一出戏。

    我要不让奥莉维亚发现不对劲,假装打得难分难解,最后以毫厘之差打输。这样一来,应该就可以如愿得到「亚德其实也不过如此」的低评价。

    为的是降低因为之前的事件而提升太多的评价,恢复平凡村民的形象。

    我诚心诚意,想演出一场难分难解的对抗。

    具体来说,这次的模拟战,我打算先出手,然后特意让对方抵销我的魔法。然后从这样的状况下,接下去演出一出出以毫厘之差落败的戏。

    ……我本来是这么打算的。然而——

    「好,我要动手啦,亚德·梅堤——」

    他一句话说到一半,我用上两成左右的力量,发出了「热焰术〈Flare〉」。

    这是低阶的火属性魔法。这种水准的攻击,相信哈尔肯可以轻而易举地抵挡住。而他会在飞扬的尘土中,说出这么一句话:「你可真没规矩。」

    而我会喊个一声「呜!」,演出像是对哈尔肯的这种强者气场感受到压力的模样。

    ……我本来期望的是这样的情形。只是——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尔肯抵挡不住我发出的火球,整个人被轰得飞起。

    ……你搞什么鬼?

    竟然连这点魔法都抵挡不住,出乎我意料也该有个限度。都怪你——

    「不、不会吧……!那、那个哈尔肯教官竟然……!」

    「这『大热焰术〈Mega Flare〉』的威力是多么强大……!」

    变成了这样的情形。

    而且,刚刚那招不是「大热焰术」。只是普通的「热焰术」。

    ……无论如何——

    「好~我也得打起精神来!因为我也要和我的亚德一样,让大家跌破眼镜!」

    「你根本是故意的吧!你这是在挑衅我吧!伊莉娜小姐!」

    「对了,亚德同学,今晚要不要来我家坐坐?我会好好款待你喔。」

    让我再说一次。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好了,我撑过不安的早晨与动乱的下午,总算能够迎来平静的放学。

    渐渐染成橘红色的天空下,回宿舍路上的我身旁……

    「亚德真有一套!所有科目满分一百分,你都拿了一百二十分!」

    吉妮勾着我的手,肆无忌惮地把雄伟的胸部挤过来,露出迷人的微笑。站在我身旁的,就只有她一个。

    平常我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时,伊莉娜也会在场,让我一路左拥右抱。

    本日的实技测考中,我们的伊莉娜小妹妹努力得不得了。

    她努力得不得了,结果就是让校舍的一部分垮了。

    因此她被奥莉维亚骂了个狗血淋头,现在正留在学园里,忙着进行修复作业。

    看在身兼朋友与监护人立场的我眼里……实在相当不放心。

    我可以这样丢着她不管,自己回宿舍吗?

    我正烦恼着是不是该立刻回头……

    「亚德,你在想伊莉娜小姐吧?」

    吉妮有点像在闹别扭,噘起了嘴唇。

    「是啊,她被人盯上,因此我当然会担心她。」

    「……是站在朋友立场的担心?」

    「是啊,当然。」

    「哦~……」

    吉妮的表情显得不怎么相信,她不改这表情,继续说道:

    「不用担心,有奥莉维亚大人陪着。」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

    「……我是不会要求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要想着其他女生。可是,伊莉娜小姐就另当别论。」

    吉妮小声喃喃说着。虽然搞不太清楚,但总觉得继续这个话题不太妙。多半只会让她的心情愈来愈差。

    所以我决定不再谈这件事。

    难得有这么平静的时间,我想和朋友好好共享这安祥的一刻。

    「对了,吉妮同学。今天你亲手做的便当,真的做得非常棒。」

    「咦!是、是真的吗!」

    「是啊,真的都是很好吃的饭菜。好吃得会让我任性地说出想每天尝到这种话。」

    「请包在我身上!完全OK!我会每天都做便当来!」

    吉妮和先前判若两人,开心地笑逐颜开,频频摆动头上的翅膀。

    嗯,果然这女孩还是笑起来的模样最讨人喜欢。

    今天的放学后,就和她一起学习下厨吧。我在前世已经把厨艺之道钻研到相当程度,但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学。

    如果伊莉娜也加入……嗯,愈想愈期待啦。

    如果可以,真想就这么继续享受平静的时间啊。希望可以永远都不要发生什么麻烦事,就和伊莉娜还有吉妮这些朋友,一起太太平平地度过快乐的时光——

    「亚德·梅堤欧~~~~尔!亚德·梅堤欧尔在哪里啊啊啊啊啊啊啊!」

    度过,快乐,的,时光——

    「给我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这卑鄙小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给我躲起来,你这胆小鬼~~~~~~~~~~!」

    ……校门附近传来一阵令人不舒服的大音量呼喊,将我的心带向黯淡。

    而且我对这嗓音不陌生。

    这嗓音跟一个让我各种不想见的家伙一模一样啊。

    我朝校门的方向一瞥……果然看见一个前世让我大为头痛的笨蛋,一脸厉鬼似的表情站在那儿。

    席尔菲·美尔海芬——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是说,之前她到底是晃到哪儿去了?有一天,她讲出「我要离开军队,直到打倒你为止」这样的傻话,就此消失无踪,再也没回来过。我还以为她死在路边了,真没想到竟然还活着。

    坦白说,她就像是「麻烦」这个字眼形成的结晶。因此我绝对不想跟她扯上关系,正想赶快回宿舍去,结果就在我动了这念头的瞬间——

    「那边那个人!亚德·梅堤欧尔在哪里?」

    大概是因为视线对上了,她朝我逼近过来。

    吉妮似乎对席尔菲有所不满。

    「请问你是什么人?找亚德有什么事?」

    「那还用说!我是来干掉亚德·梅堤欧尔的!」

    「啥?你在说什么鬼话?想也知道你办不到吧。你说是不是呀,亚——」

    吉妮转过来,正要叫出我的名字,我赶紧捂住她的嘴。

    ……太好了。席尔菲似乎还没发现我=亚德。

    真不愧是席尔菲,脑筋还是一样不灵光,跟那个时候笨得一模一样。

    「你、你找亚德同学的话,我想他应该还在校舍喔。他很出名,每次都会被同学留到很晚。我想今天他大概也正在和朋友们谈笑。」

    「校舍里是吧!好~~!给我等着吧!亚德·梅堤欧尔!」

    这个蠢蛋喊完这句话,就以山猪般快得很蠢的速度做出蠢得可以的飞奔。

    她上当真是再好不过。

    「好了,我们回去吧,吉妮同学。」

    「丢、丢着她不管,没关系吗?」

    「……吉妮同学,我啊,总也有一两件事情不想做。」

    就在我这么回答,再度迈开脚步后,紧接着……

    「亚德·梅堤欧尔~~~~~~~~!我们来分个高下啊啊啊啊啊啊啊!」

    「咿~~~~~~!我、我不是亚德同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废话少说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你、你这家伙,是席尔菲吗?等、等一下!快住手,要是在这种地方发这种大招的话——」

    轰~~~~~~!

    剧烈的轰隆巨响从背后响起,但我并不放在心上。

    奥莉维亚啊,不好意思,就和前世一样,这个笨蛋就麻烦你照顾啦。

    最好是可以往对我有利的方向处理。

    具体来说……就是把那个笨蛋引到别的地方去。我说真的,拜托。

    ……翌日。

    洒落的灿烂阳光,今天也一样为我送来了清爽的醒觉。

    但愿今天真的可以太太平平地结束这一天。

    我怀抱着这样的心愿上学,然而……

    ……某种大意志,似乎就是想给予我各种苦难。

    我进了教室,就坐之后过了一会儿,奥莉维亚走了进来。

    她美丽的面孔上明显有着疲惫与不耐烦。

    「我很不愿意,由衷觉得彻底不愿意……但我还是要介绍转学生。」

    奥莉维亚粗鲁地说声进来,教室的门就被人猛力打开。

    而这走进教室的所谓转学生——

    「亚~~~~德!梅~~堤欧~~~~尔!在——哪——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

    一个千真万确的笨蛋。

    也就是席尔菲·美尔海芬。

    好。

    虽然时间还早,但今天也让我来这么一下吧。

    预备~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