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动荡的勇者 第二十三话 前「魔王」,为笨蛋费心
    一片交头接耳声浪的教室里,席尔菲站在台上,环顾整间教室。

    她的眼睛异常地布满血丝,简直像在找寻不共戴天的仇人。

    「……喂笨蛋——更正,席尔菲。赶快给我自我介绍,不然小心我让你和昨晚一样惨。」

    在奥莉维亚冰冷的发言与目光下,席尔菲全身一震。

    我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但看来是被狠狠教训了一顿。

    她对奥莉维亚害怕之余,仍故作镇定地甩起一头红发。

    「我是席尔菲·美尔海芬!这是我第一次过校园生活,所以很紧张!不过就先请大家多多指教!」

    你全身上下哪里有紧张感了?

    「咦?席尔菲·美尔海芬……?」

    「她和动荡的勇者同名同姓,对吧?」

    「记得席尔菲,是在和『邪神』的战斗中下落不明了?」

    「不在正常时候转来的转学生……红色头发……同名同姓……难、难不成……!」

    「不,这不可能吧,只是巧合啦。而且席尔菲是巨乳美女吧?」

    「文献上记载的模样不是这样……也对,应该不会是这样一个矮冬瓜吧。」

    ……就像正确的历史都不会流传到后世,当时人物的实际样貌,也几乎都不会正确地流传下来。

    流传到现代的席尔菲形象,平常是思虑周全的女神般人物,然而一进入战斗就会判若两人,变成性烈如火的女武神……这样的形象和实际情形实在差得太远。到底是哪个家伙散布这种胡说八道的消息?

    那丫头脑子里没有所谓的思虑,脑袋完全是装饰。

    也就是说,席尔菲·美尔海芬是个世界纪录级的笨蛋。

    然后这么一个笨蛋,再度威吓似的将瞪视的目光扫过整间教室。

    「我做完自我介绍了!好啦奥莉维亚!把亚德·梅堤欧尔给我叫出来!」

    她的这句话,让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我身上。

    看来就连这个笨蛋——更正,是席尔菲,也透过学生们的这种反应,看出我=亚德……

    「你就是亚德————等等!你、你这家伙,是昨天的!你、你骗了我是吧,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大吼一声,直线朝我跑了过来。

    她先展开实实在在有如野猪冲锋的飞奔,然后紧急煞车。大气的激荡掀起她的裙子,让纯白的内裤露出来,但当事人自己并不放在心上,我也不放在心上。

    席尔菲气得满脸通红,揪住我的胸口。

    「真不愧是『魔王』!你还是一样卑鄙啊!」

    ……喂,你这笨蛋没头没脑乱爆什么料啦。

    「不、不对,等等,请等一下。说、说『魔王』是怎么回事?」

    「你装傻也没用的!我早就查过,你就是『魔王』瓦尔瓦德斯的转生体!」

    ……看这女的给我爆出了什么料。

    我拼命隐瞒真相,你却给我这么干脆就说出来……!

    我对眼前这个笨蛋涌起怒气。如果换做在前世,我已经吼她说:「你这笨蛋在讲什么鬼话!」然后赏她一拳,只是……一旦做出这种事,就等于承认她说得没错。所以我要忍耐。忍耐啊我。

    没什么,谁也不会相信她说的梦话。有谁会相信我是「魔王」这种事——

    「亚德是『魔王』的转生体……?说不定是真的……!」

    咦!

    「说到这个,记得『魔王』驾崩前,留下过这么一句话。说等到一段漫长的时间过去,『魔族』再度扰乱世间时,就会再度现身。」

    不,我根本没留过这种话。我一点都不记得自己说过这种台词。

    顺便说一下,我死前说的话是这样的:

    「『魔王』太寂寞所以决定去死。这是不折不扣的孤寂死啊。哈哈哈。」

    我自己是觉得话说得挺妙,不知道大家怎么想?

    ……这件事就先不提。

    「亚德是『魔王』转世……!我都没想到!可是,仔细一想就觉得很自然啊!亚德真不是盖的,我都重新迷上你了!」

    吉妮啊,我可一点都不了解到底哪里不是盖的。

    ……以她为首的班上学生,约有半数似乎都已经相信我=「魔王」转生体。而且……

    「席尔菲,你说你查过,这件事说清楚点。」

    我这棘手的老姐,更是兴味盎然。

    然而席尔菲似乎气往上冲,对奥莉维亚看也不看一眼,对我投来恨得热烈的视线……

    「决斗!我要跟你决斗!这次我一定要把你打个稀烂,你认命吧!」

    她手朝我一指,说出这样的话来。

    话说,我该怎么办呢?首先,我完全无意搞什么决斗。这女的对我来说,是少数「会让我认真起来的对象」。因此,我肯定会露出马脚。

    我不能让我=「魔王」这件事,被奥莉维亚看出来。

    因此,我得想办法巧妙地撇掉这件事才行……!

    我正如此烦恼……

    「你喔!愈讲愈嚣张!我听了就生气!」

    一名超绝美少女碰响课桌椅站起,有如小狗威吓一般,让一头白银色头发倒竖。

    没错,就是我们的伊莉娜。伊莉娜理智断线似的眼角上扬,背负着熊熊燃烧的愤怒之火背景,模样真的好英勇。

    「我来代替亚德接受你的决斗!」

    伊莉娜指了回去,让席尔菲的情绪火上添油……这样的情形并未发生。

    不但并未发生,反而还瞪大眼睛,露出吃惊的表情。

    ……啊,对喔。果然她也在伊莉娜身上,看见了莉迪亚的影子吗?

    这也难怪。我第一次看到这女孩时,内心也十分震惊。

    ……对席尔菲来说,「勇者」莉迪亚是老师,是母亲,也是姐姐。

    这样的她,面对和莉迪亚长得一模一样的伊莉娜……

    「你、你是……亚德·梅堤欧尔的什么人?」

    「是他朋友!朋友第一号!在我之上没有别的朋友在我之上,在我之下全都是在我之下的朋友!我们就是这样的关系!」

    我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她这么可爱,就别计较了吧。

    「是、是这样吗……哼~……」

    席尔菲一脸五味杂陈的表情,吞吞吐吐。刚才的威风已经消失。

    她忸忸怩怩地盯着伊莉娜看个不停。

    伊莉娜似乎错以为席尔菲在瞪她,于是发出低吼声瞪着席尔菲。她努力挤出凶狠表情的模样非常惹人怜爱。

    接着在几秒钟后,席尔菲打破了沉默。

    「你、你啊!要当我朋友!如、如果你答应!要我放过亚德·梅堤欧尔也行!」

    听见席尔菲这番鼓起勇气的表白,我们的伊莉娜反应则是……

    「我不要!我不想跟敌视亚德的人当朋友!」

    「啊哇哇!」

    伊莉娜双手抱胸,哼了一声,撇开脸去。

    席尔菲就像刚出生的小鹿,全身发抖。

    插图p001

    「呜、呜呜呜呜呜呜……!」

    她一双大眼睛被泪水沾湿,莫名朝我瞪过来……

    「给、给我记住!亚德·梅堤欧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对完全无关的我留下这番迁怒的话,豪迈地跑走了。

    「……席尔菲·美尔海芬,无故缺席。」

    奥莉维亚一边叹气,一边用羽毛笔在出席簿上划记。

    总觉得,有够疲惫。现在还只是早上呢。

    后来过了一会儿,那个撞破门跑走的笨蛋畏畏缩缩地回来了。

    如果可以,我是希望她就这么离开,但她除了这里以外,大概没有地方去吧。

    所以呢,我们就在抱着席尔菲这颗炸弹的情形下,开始上课。

    我们换上方便活动的体育服装,来到宽广的运动场。

    今天的第一堂课是剑术锻炼,指导教官是奥莉维亚。

    首先进行的是空挥以及演练套路。

    换做是平常,这种课对我而言,是一段能让心灵安祥的时间。并没有什么特别容易会引得奥莉维亚起疑的因素,时间淡淡地过去,就是这种课的常态。

    然而……

    「啊哇!啊哇!啊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都怪这个笨蛋一直用空挥刀剑的风压,让同学们跌得东倒西歪,让安详的时间化为了充满紧张感的险境。为什么事情会弄成这样?

    「……喂,席尔菲,多少收敛一下力道,这样根本上不了课。」

    「我已经很收敛了!真是的!这个时代的人真软弱!」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奥莉维亚那铁面具般的脸上,看似也露出了疲劳与紧张的神色。

    「那个转学生好厉害啊。搞不好,真的是席尔菲?」

    「我、我不承认,说什么也不承认!席尔菲是个文静又可爱的女生,完全不是那种样子。」

    很遗憾的,你想象中的席尔菲根本不存在。

    化为人形的愚蠢和野蛮。席尔菲·美尔海芬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

    加进了这个天灾少女的课程,虽然十分吵闹……

    但还是比意料中来得和平。希望一切就这么顺利结束。

    我才刚许下这样的愿望——

    「好了,我们开始对练。首先是亚德·梅堤欧尔,你——」

    奥莉维亚的嘴,露出了策士般的微笑……

    「去跟席尔菲·美尔海芬对练。」

    讲出了这句不得了的话来。

    「正合我意!剑术是我这几年来进步最多的领域!」

    席尔菲满心想打。她得意地挺起洗衣板似的胸膛,模样令我觉得十分可恼。

    「不,等等,请、请等一下!奥莉维亚大人!」

    「哎呀呀?怎么啦,亚德·梅堤欧尔?该不会是不敢跟我打?对喔,记得你以前也是一遇到紧要关头,就会胆小起来啊!」

    这、这个臭丫头……!不、不对,我要忍耐。不要被激怒。

    「奥、奥莉维亚大人。据我所见,席尔菲同学应该不需要对练。她剑术上的本领,已经不在需要接受指导的领域。因此——」

    「为什么要跟她打,你就会犹豫?是因为会认真起来吗?对喔,我那个蠢弟弟,也是平常冷静沉着,但一牵扯到席尔菲就会变得一头热啊。」

    奥莉维亚说得笑眯眯的。这个表情就述说出她在打什么主意。

    这女的,是打算利用席尔菲,来判断我是不是「魔王」。

    既然如此,我就更不想跟她对练。可是……坚拒却也说不过去。会被她认为是我怕拆穿,才不想打。

    ……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了。

    「我明白了。我谨领这场对练。」

    我要卯足全力——打输。输给那个笨蛋,输给席尔菲。

    ……我……我好不安。我就连在前世也不曾如此不安过。

    「亚德,干掉她!这种家伙你三秒钟就可以把她打得落花流水!」

    「啊哇!」

    伊莉娜的声援,在席尔菲心上深深剜了一刀。

    她眼眶含泪,已经完全进入恼羞成怒模式。

    「看我把你痛打一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在嘶吼声中,展现出猛烈的跨步。

    席尔菲以几乎把声响抛在后头的速度逼近。激发的风压剧烈地吹起彼此的头发——一会儿后,木剑与木剑剧烈碰撞,冲击波散往四周。

    一回合。两回合。三回合。快得令人目不暇给的攻防。

    每当我和席尔菲挥动剑身,就激得大气哀号,大地震荡。

    「好、好厉害……!」

    「乱七八糟也该有个限度吧,他们两个……」

    这样不好。再这样下去,我的评价会上升到不理想的程度。

    因此,我非得赶快打输不可,然而……

    「怎么啦『魔王』!你怕了我进化过的剑技吗!」

    我是一直想赶快打输啦。

    但如果输掉……

    「啥?你敢对我有意见?也不想想你比我弱?」

    或是……

    「欸,你就不会去泡个茶给我喝吗?啥?你敢顶嘴?也不想想你比我弱?」

    之类的。

    她肯定会彻底看扁我。

    被其他任何人看扁都无所谓。可是,只有被这个笨蛋看扁,我绝对不能接受。

    我认为每个人都会有个「万万不想被这个人看扁」的对象。

    对我来说,席尔菲就完全是这样的对象。因此——

    「我是不知道你进化了没有,不过——还差得远呢。」

    席尔菲有个习惯,就是刺出一剑后,身体会微微往左倾斜。动作虽小,仍会让身法有所迟钝……只要我往右侧绕过去,她的反应就会慢半拍。

    看来长进是有的,但坏习惯却没完全改过来。

    就是因为这样,看吧,轻而易举就被我一招打在身上。

    「呜哇!」

    我一剑横扫在她肚子上,席尔菲就发出小小的哀号,整个人飞了起来。

    接着她在离了十步左右的地方落地。我有拿捏力道,相信不会有什么大碍。

    「……一分。亚德·梅堤欧尔胜。」

    意外的是,奥莉维亚的脸上没有笑容。是不是我得胜出乎她意料呢?

    嗯,就结果来看,得胜这件事,似乎往好的方向尘埃落定。

    反倒是如果打输,也许反而会被她逼问说「你是故意打输吧」。

    不管怎么说,这次对我来说,将会以最好的结果收场——

    「我、我不承认……!我绝对不承认!我变强了!变得比你还强!比『魔王』还强!强得多了!」

    另一头的席尔菲生起气来,大声呼喊。

    接着——

    「迪米斯·阿尔奇斯!」

    以她朝天举起的右手为中心,雷鸣般的闪光与巨响震撼了四周。

    下一瞬间,一把大剑显现在她手中。

    这把有着黄金色剑身与豪华装饰的剑……圣剑迪米斯·阿尔奇斯。

    是三大圣剑之一,也是过去我和莉迪亚托付给席尔菲的力量。

    而她将这把剑……

    「我!还没输呢!」

    亢奋地举起——

    「『维尔〈邪恶之辈〉』·『史特纳〈在我一刀之下〉』·『欧尔维迪斯〈消失吧〉』!」

    以超古代言语咏唱。

    那是解放圣剑之力的关键字——

    「住手!不要在这种地方发这招!」

    奥莉维亚的制止也落了空,席尔菲朝我挥下圣剑。

    刹那间,划过虚空的黄金剑身,发出莫大的能量洪流。

    压倒性的、庞大、无与伦比、剧烈的破坏力汹涌而至。

    「呜……!」

    遇上这一招,连我也不得不拿出真本事。

    我以无咏唱施法,发动特级防御魔法「终极障壁术〈Ultimate Wall〉」。

    半透明的球体状屏障,显现在我周围。

    一会儿后,洪流重重撞在屏障上。剧烈的压力压迫全身。

    ……那个笨蛋,用最大火力出招了啊。

    换做是前世的我,是有办法完全挡住,但凭现在的身体就有点负荷不了。

    因此我在承受洪流之余,发动另一个魔法。

    风属性的高阶攻击魔法「巨级强风术〈Giga Wind〉」。以魔力形成的气流,能够干涉同样由魔力形成的破坏性能量。

    强烈的魔力风压,将从圣剑发出的破坏洪流带偏——

    洪流轰向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人在用的旧校舍,让大片校舍毁坏、消失。

    「这……!只、只不过挡住一次,不要得寸进尺——」

    席尔菲再次摆出架势,准备再度施展大招。

    「到此为止。席尔菲·美尔海芬。」

    奥莉维亚远比我更快,将剑尖抵在席尔菲的脖子上。

    她的声调令人全身冰冷,眼神中有着明确的激情。

    「如果你还要打,我可要砍下你的头。」

    「呜……」

    看来就连席尔菲也怕了现在的奥莉维亚,乖乖放下了剑。

    奥莉维亚也将剑尖从席尔菲的脖子上挪开。

    「……你仔细看看四周。」

    席尔菲照做。相信她眼中所见的光景,和我所见是一样的。

    也就是学生们被圣剑发出的洪流波动所波及,趴在地上挣扎的模样。

    圣剑迪米斯·阿尔奇斯所发出的破坏性能量,接近一种毒素。

    迪米斯·阿尔奇斯从剑身发出洪流的同时,会将拥有毒素性质的「魔素」扩散到四周。透过这样的机制,就可以一举扫荡全方位的敌人。

    因此这圣剑有个别称,叫做「歼灭的宝器」。

    看来席尔菲在下意识,将扩散的毒素压低到了最低限度,只是……

    除了拥有高度魔法抵抗力的伊莉娜与吉妮之外,所有学生都身体不舒服,倒在地上。

    席尔菲看到这样的惨状,当场脸色苍白。

    「我、我,这个……」

    「……你和那个时候没有任何不同。仍然是个连力量要怎么控制都不知道的蠢小孩。」

    她的声调透出强烈的怒气。

    别看奥莉维亚那样,她有着很喜欢小孩子的一面。平常看似对学生们保持距离……但实际上,她作为教育者非常有爱。

    席尔菲就是在这样的她面前,对孩子们施加了危害。

    换做是平常的奥莉维亚,简短斥责几句就可以了事,但这次另当别论。

    「我完全无法理解他们两人是为了什么,才会将这把剑托付给你这样的人。你想想如果莉迪亚看到现在的你,会有什么感想。」

    大概是这句话激怒了她,席尔菲露出不高兴的表情。

    「为、为什么我就得被你这样数落!就算有人死伤,灵体也还会留着,做个复活仪式不就好了!」

    她撂下了这句话……真是的,这丫头还是一样幼稚。

    没办法,虽然也许会被揭穿真面目,但还是稍微教训一下这个笨蛋吧。

    既然莉迪亚把席尔菲托付给我,这就是我的职责——

    结果我才刚想到这里。

    「不准顶嘴,你这个笨蛋!」

    伊莉娜比我先跑了过去——

    「做了坏事就要说对不起好不好!」

    一拳打在席尔菲头上。

    咚的一声大响中,席尔菲忍不住跪了下去。

    大概真的很痛吧,只见席尔菲的一双大眼睛已经满是泪水。

    伊莉娜低头看着她,瓜子脸上有着烈火般的表情。然而,那不是对加害者的憎恨……而是母亲斥责小孩的表情。

    「你很强这件事我已经很清楚了!可是,正因为这样,你更不可以用这个力量伤害别人!这么强的力量,该为了什么而用,你要好好想清楚!」

    这番话,以及伊莉娜与席尔菲这两者的状况。

    是我前世经常看见的光景。

    「你这大笨蛋!做了坏事就要说对不起好不好!」

    「可、可是姐姐,那是因为瓦尔瓦德斯那个笨蛋……」

    「不准顶嘴!」

    ……莉迪亚平常对席尔菲很溺爱,但当她真的做了坏事的时候,就会赏她一拳并好好斥责她。而每次骂到最后,都会……

    「你这蛮力是为了什么存在的?给我好好想清楚这点。」

    当她做出这样的结论后,就会微笑着说「真拿你没办法」,然后摸摸席尔菲的头。

    就像现在的伊莉娜这样。

    而她的这些言行,似乎让席尔菲也想起了过往。

    「呜、呜呜呜呜……对、对不起~~……!」

    她哭得脸皱在一起,流下大颗的眼泪。

    伊莉娜以充满慈爱的表情,轻轻地一直摸着席尔菲的头。

    ……席尔菲·美尔海芬,从小时候就一直失去重要的事物。

    她的双亲遭到「魔族」杀害,被莉迪亚收养,进了军队。

    她透过这样的方式,得到了许多朋友与安身立命的所在,然而……

    好不容易得到的这些情谊,也在战斗中不断地失去。

    所以,她才会执着于力量,执着于胜利。

    因为她再也不想失去重要的事物。

    这强烈的念头,总是会将席尔菲带往不对的方向。

    ……那个时候,是莉迪亚阻止她。当席尔菲犯错,就会赏她一拳,引导她走向正确的方向。

    我本来以为,这样的情形已经不会再实现了。

    伊莉娜果然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既然有她在,相信席尔菲就不要紧。

    ……这样想,是一种逃避吗?

    啊啊,对了。就是这样。我在逃避。

    可是,总有一天,我非得告诉席尔菲不可。

    告诉她说,就是我,从她手上夺走了她最重要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