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动荡的勇者 第二十四话 和前「魔王」准备校庆PART 1
    席尔菲虽然是个会走路的天灾,但似乎连她也在刚才那件事里得到了教训,第二堂以后的课,她就待得非常安分……虽然监视我的目光还是一样尖锐。

    不管怎么说,怀抱着炸弹的校园生活,也平安地撑到了午休时间。

    紧接着就有事情发生。一名女性走进教室。她身披漆黑的礼服,戴着眼镜,记得是校长的秘书。

    「亚德同学、伊莉娜同学,校长请两位过去,还请跟我来。」

    我们也没理由拒绝,于是跟着她前往校长室。

    由豪华家具点缀的室内,有着一脸不高兴表情的奥莉维亚,以及……

    「喔喔,你们两位来啦。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们难得的午休时间。」

    一名老好人风貌的老年男子——本校校长葛德伯爵就坐在那儿。

    「不,请不要放在心上……那么,请问这次有什么事呢?」

    「嗯,我就单刀直入地说吧。一个月后本校将迎来校庆,这件事你们应该也知道吧?」

    「是,当然知道。」

    「好期待喔!校庆!」

    看到伊莉娜笑眯眯地,回答得活力充沛,葛德也面带笑容点头。

    「嗯嗯,毕竟看在你们学生眼里,这就是一场庆典啊。只是话说回来……校庆这件事,也有着明确的教育目的喔。」

    葛德先来了这么一小段开场白,然后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

    「校庆中,所有学年的学生都要摆摊,从设备、物资的筹措到拉客,所有事情都得靠自己的力量解决。本校严禁学生动用家里的权势,学生们始终必须只靠自己的能力突破困难。无论将来选择什么样的职业,相信这些经验都会成为宝贵的资产。」

    没有反驳的余地,这个想法完全正确。

    然而——

    「除此之外,其实也还有很多别的目的。」

    葛德像个恶作剧被拆穿的小鬼头一样,苦笑着搔了搔头。

    「坦白说,对魔法学园而言,把校庆这个活动当成摇钱树的色彩很浓。校庆的确在教育上也是最合适的方式,但这终究只是场面话。不管哪个学校,都把校庆认知为以赚钱为目的的活动。」

    「不过这也无可厚非吧。本校由于是国立学校,有国家提供辅助金,但听说其他学校就没有这样的补助,资金上随时都是捉襟见肘。」

    「嗯。可是,这点本校也没有多少差别。毕竟本校不同于其他学校,提供的学问范畴非常多样化。因此,设备费用说什么都低不了……再加上,本校日前才失去了一位优秀的讲师。」

    所谓优秀的讲师,指的应该是洁西卡小姐吧。

    她是公爵家的长女,也是个年仅十八岁就当上学园讲师的才女……本来是这样。

    但日前「魔族」引发的事件,让我们永远失去了她。

    「……她的家族现在状况怎么样了?」

    「不是天翻地覆可形容。毕竟洁西卡小姐被视为下一届的大当家,她却突然消失了。」

    我处在无法断定自己无关的立场,所以是会想帮他们,只是……

    实际上就是有困难。

    「不过,这件事就先不提。就当是为了填补洁西卡小姐留下的空缺,本校也希望能在校庆大捞一笔。很抱歉把你们扯进大人肮脏的世界里,就不知道能不能请你们两位帮帮忙?」

    「……这就得看内容了。请问校长准备了什么样的计划?」

    「嗯,今年我计划举办两个揽客用的招牌节目。一是剑王武斗会,这是每年惯例的对战比赛……但我不强制你们参加。这种活动,不合亚德的喜好吧?」

    「校长愿意体谅,实在是感谢之至。因为我得到的力量,不是用来在众人面前炫耀,而是为了保护人。」

    我没说谎,这是我的真心话。而我之所以不想出战,还有另一个理由。不想让从刚刚就一脸不高兴的表情盯着我看的老姐怀疑,也是一部分原因。

    「那么呢,关于第二个节目,今年我打算办舞台剧。」

    「舞台剧……是吗?的确是很好的构想。这年头,大众之间似乎很流行舞台剧,而且虽然得看演员,但我想揽客效果应该很高。」

    「亚德果然有一套,对时势这么了解。也就是因为这样,我想请求你们班表演舞台剧。亚德还有伊莉娜,你们的名字已经在日前的事件中轰动整个王都。由你们两位主演舞台剧,宣传效果肯定再好不过。」

    「唔。伊莉娜同学,你觉得呢?」

    「我想演!毕竟我是第一次演戏,而且从以前我就很向往能当女演员!所以一想到可以登上舞台,就觉得……愈想愈雀跃!」

    光是想象伊莉娜当上女演员的模样,就觉得脸颊都不由得笑开。伊莉娜这么出色,相信她的精彩演出转眼间就会席卷全世界。

    我们家的女儿真的是太优秀,优秀到让我伤脑筋。

    「我明白了。那么不才在下亚德·梅堤欧尔,愿意为伯爵尽棉薄之力。」

    只不过是舞台剧,就算在舞台上出风头,应该也不会被奥莉维亚怀疑吧,而且也不会让民众对我产生畏惧,落入孤独。再考虑处在有点特别的立场,反而容易交到朋友这一点,这件案子对我而言,应该会产生正面的作用。

    「嗯。我先说清楚,舞台剧的脚本等等,你们可以任意决定。呵呵呵,这下我可愈来愈期待校庆赶快来临了。」

    葛德摸着胡须,笑得十分快活。然而,另一边的奥莉维亚则叹了一口气。

    「也对,的确令人期待……虽然前提是没发生麻烦事。」

    「麻烦事……是吗?」

    「嗯。葛德,我差不多可以提起那件事了吗?」

    「当然可以了,奥莉维亚大人。」

    葛德换上正经的表情点点头之后,拉开办公桌的抽屉,拿出一张皮纸。

    「两位,可以请你们看看这个吗?」

    我们照他的吩咐,靠近办公桌,阅读内容。

    上面所记载的内容……概括说来,就是说如果不停办校庆,你们就会付出惨痛的代价。说穿了就是威胁信。

    「不过这种东西我们每年都会收到。如果只是普通的威胁信,也不用请你们过目……没错,如果是普通的威胁信。」

    葛德拄着脸,露出厌烦的表情。他说得没错,这封信不寻常。

    这张皮纸,是用人皮制成。而信的最后,有着形状独特的徽章。

    从这些资讯,可以得知寄件人是……

    「寄这封威胁信来的人是『拉斯·奥·古』吗?」

    「拉斯·奥·古」是由一群崇拜「邪神」的「魔族」所组成的反社会组织通称。

    他们企图让我在前世就已经封印或抹杀的「邪神」群复活,日日夜夜在暗中活跃……到了最近,终于在王都有了醒目的行动。

    似乎是当时的记忆苏醒,伊莉娜以不安的表情紧咬嘴唇。

    「……从上次的事件来看,他们盯上的是我吧……」

    「十之八九是如此。只要想想他们的目的。」

    这些人企图让「邪神」复活,而复活仪式需要用到活祭品。

    这个人选就是伊莉娜。她是这个国家里真正的王族,是「邪神」的后裔。

    她的灵魂与「邪神」很接近,因此是最合适的活祭品人选。也因为有这样的情形,「拉斯·奥·古」打算伺机绑走伊莉娜……话是这么说没错。

    「实在不清楚他们和校庆扯上关系的理由啊。我们确定他们盯上的是伊莉娜小姐……他们曾经拐走她,以及这次的威胁信——不管怎么想这两件事都连不上。」

    「嗯,我和奥莉维亚大人,对这点也很头痛。」

    「现阶段我们完全无法判断他们的图谋。既然如此,考虑到有可能发出超乎意料之上的惨案……我们才会决定让席尔菲入学,作为临时战力。」

    ……原来有这样的考量啊。

    「那个笨蛋在各方面都很麻烦,但力量很足够。想来应该是因为一直待在『魔素』浓度很高的地方吧。在她身上,看不到太多因为『魔素』降低而造成的劣化。因此现阶段席尔菲的战斗能力,放眼全世界大概都可说是屈指可数。」

    那个席尔菲变成全世界屈指可数的强者?这世界没救了。

    「除了这样的力量之外……她是曾经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对抗『魔族』的人,能够赋予一定程度以上的信用。」

    听奥莉维亚说出这番评价,伊莉娜频频眨眼。

    「请、请问一下,奥莉维亚大人。她……真的是动荡的勇者?」

    「没错……我知道你不想相信。毕竟英雄谭都把她描写成一个很了不起的人物啊。对于只知道这种假象的你们而言,多半会觉得很受打击。但那就是现实,接受吧。」

    伊莉娜露出厌烦的表情。我懂,你的心情我懂啊。

    「不管怎么说,她虽然是个麻烦制造者,但绝不是坏人。由于极度笨拙,因此也会犯错,但她是个本性善良的少女。仔细回想起来,我也曾经被她救过几次。我相信这次她也会如此——」

    难得。真的真的很难得,听见奥莉维亚对席尔菲做出正面评价的发言。

    结果这句话才说到一半——

    「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种再说一次看看!」

    ……笨蛋的呼喊,以强得愚蠢的强度撼动了我们的耳膜。

    听到她这轰动整个校园的大音量,奥莉维亚露出苦涩的表情。

    「……不好意思,麻烦把我刚才说的话全都忘掉。是我太傻了。」

    我懂,奥莉维亚啊,我懂。你的心情我真的很懂。

    「……可以去看一下情形吗?」

    「唔,嗯,可以。」

    既然得到了允许,我们退出校长室,去找喊话的人。

    我们跑着登上楼梯,然后——就发现了。状况实在是挺麻烦的。

    席尔菲带着一群体格壮硕,形貌凶恶的男生,双手抱胸站在那儿。她面前则有一群头上满头包的贵族学生跌坐在地。

    这状况怎么看,反派都是席尔菲,然而……

    「等等,席尔菲!这是什么情形!」

    听到伊莉娜的吼声,席尔菲全身一震。

    她朝我们看过来,表情变得像是害怕的幼犬。

    「伊、伊莉娜姐姐!这、这是,这个……都、都是这些家伙不好!」

    被升格为姐姐的伊莉娜,大剌剌走向席尔菲,不改脸上严肃的表情,说道:

    「给我解释清楚!如果你是为了鸡毛蒜皮的理由伤害别人,我可不会放过你!」

    「才、才不是鸡毛蒜皮!是、是这些家伙嘲笑我们班的学生!说区区的平民不要得寸进尺!所以我,就一肚子火……!」

    我们班……原来如此,仔细一看,席尔菲率领的这群壮硕的男子是我们班的同学。他们站到伊莉娜面前,护着席尔菲。

    「请你高抬贵手啊,大姐头!」

    「席尔菲大姐是为了我们才教训他们!」

    这些男生以和他们壮硕凶悍外表很搭调的声调,纷纷这么说。

    说着他们瞪向那群贵族学生。被这么一瞪,贵族学生们不由得发抖,但随即换上看不起人的眼神,开口说话:

    「哼!嘲笑?你们在说什么鬼话?我们不就只是陈述事实而已吗?区区的平民不可能敌过我们贵族。这次的校庆上,会获得最优秀奖的,肯定是我们贵族所率领的A班。像你们班这种平民很多的班级,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最优秀奖?……从这句话听来,这奖项多半是颁发给校庆上业绩最好的班级吧。

    「而且我们贵族和你们平民,差异本来就大到有断层。我们是继承了『魔王』所率军队血脉的高贵人种,相较之下,你们体内流的血没有任何价值。光看这一点,你们平民连家畜都不如,这点已经非常清楚——」

    这个饶舌的贵族一番话说到一半,脑袋就往上一弹,整个人飞了起来。

    是被人一脚踹飞了。而做出这个行动的——

    「别说这种蠢话了!」

    不是别人,正是我们伊莉娜小妹妹。在场似乎没有人料到她会做出这样的行动。贵族学生不用说,就连席尔菲等人也都哑口无言地看着伊莉娜。

    我这位已经完全成了场上主角的朋友,双手抱胸,让脸上散发着烈火般的怒气……

    笔直指向先前被她一脚踢飞,流着鼻血爬起来的学生。

    「人身上流的血,全都一样好不好!你的血、我的血,还有平民的血!全都一样是红色的!用这种东西来分类别人、歧视别人,真的是有够没营养!」

    ……这种地方,也和莉迪亚一模一样。

    和我一样出身平民的她,一直都提倡平等主义,对歧视主义的贵族极尽挑衅之能事。这点在她身份变高贵之后也没有两样……我就是喜欢她这种地方。

    「伊、伊莉娜姐姐……!」

    席尔菲多半也跟我一样,在她身上看到了过往的莉迪亚。

    席尔菲一双大眼睛满是感动的泪水。

    接着我们伊莉娜小妹妹继续指着A班的贵族们……

    「最优秀奖我们会领走!我们绝对不会输给你们这种人!」

    她做出了宣战。对此,这群贵族学生都不约而同地表现出不快感。

    尤其是一名看似他们领袖的少年,更以几乎要射杀人的凶狠视线瞪向伊莉娜。

    「真亏你胆敢对我这个伯爵家的嫡子说得这么嚣张啊,也不想想你不过只是男爵家的千金……!」

    他指着伊莉娜宣告:

    「决斗!我要跟你决斗!只是话说回来,我不是要打野蛮的魔法战!毕竟正好也有校庆……就以摆摊赚得比较多的一方得胜吧。如果你赢了,我就对你下跪磕头。相对的,如果我们赢了——」

    「我就全裸跑操场一百圈,然后离开这学校!」

    「哼,这可是你说的。给我记住了,你这没落贵族——咕嘎啊!」

    他再度被伊莉娜一脚踢飞。

    他被这一脚完全踢昏,跟班们扛着他离开了。

    「伊、伊莉娜姐姐……!我好感动!我要一辈子追随你!」

    「伤害别人很不好,可是那种家伙另当别论。今后你也尽管教训他们,我准许。」

    不对,不可以准许吧,伊莉娜小妹妹。那样一来……

    「知道了!蔓延全世界的歧视主义者,我会一个都不留地歼灭掉!」

    啊啊……以后大概会不断发生麻烦事吧……

    我没辙地叹了一口气,结果伊莉娜就看着我……

    「对不起喔,亚德。我擅自决定了。」

    她对我道歉,说很抱歉把我牵连进来。

    伊莉娜尴尬地低下头,我则微笑着回答:

    「你说这是什么话呢?我们不是一心同体吗?你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伊莉娜小姐。」

    「亚、亚德……」

    「实际上,他们的说法让我也有点生气。从现在起,我们就团结同心,给他们好看。」

    「嗯!我果然最喜欢亚德了!」

    伊莉娜露出满面花朵绽放般的笑容,整个人抱了上来,真的好可爱。

    「你……说话倒是很像样啊。换做是『魔王』,这种时候应该会讲些没有人性的话,像是骂说我哪管这些平民,全都给我去死吧之类的……」

    喂,你这家伙,原来把我当成这样的人?

    「……我对你……有点另眼相看了。」

    这番台词与微笑像是肯定了我,看在旁人眼里,多半会觉得这样的态度很迷人……

    但该怎么说,被她这样说,我也只觉得火大。

    ……算了,总之……

    「就让他们后悔挑衅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