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动荡的勇者 第二十五话 和前「魔王」准备校庆PART 2
    也不知道是偶然还是必然,午休时间过后,整个下午的课程都是在准备校庆。

    「话说……对你们来说,校庆有两种意义。一是字面上的意思,是一种庆典,正适合大家热热闹闹。而另一种意义……是人生的分水岭。」

    站在讲台上的奥莉维亚很有导师的模样,一边让目光在学生们身上扫动,一边说话。

    「这个说法绝对不夸张。相信你们当中,也有人会在这次校庆中决定毕业后的去向。从这个观点来看,也可以说是分水岭。另外……」

    奥莉维亚说到这里,先略作停顿,清了清嗓子。

    「在这场校庆中,你们这些学生必须只靠自己的力量来赢得利益。我们导师会根据你们的活跃程度,对每个人给予评分。这项评分不但有关进级,相信对你们将来的出路,也会发挥相当大的正面作用。这次校庆中的活跃,会让你们在选择职业时的起跑线大大不同,从这个观点来看,也可以说这次校庆就是分水岭。因此,大家要尽力而为。」

    奥莉维亚做出这样的结论后,离开了讲台……

    她盯着我看。其他学生也是一样。

    接下来的部分,基本上导师不会干预,要只靠学生的力量进行下去。

    为此就需要有人主持会议……

    大概是因为最近我太出风头,看来这个职责落到了我身上。

    看这气氛也实在无法拒绝,于是我站起来,走到讲台上。

    「那么各位同学,就由在下亚德·梅堤欧尔,为各位担任班会主席。」

    我站在平常只准讲师站上的讲台,目光扫过整间教室。

    学生投来的视线,是好感与敬意占了一半,嫉妒与恨意占了一半。

    前者几乎全是平民,后者几乎全是贵族。现阶段全班实在说不上是团结……一想到往后的路,就令我头痛。

    「首先我有个消息要跟大家报告。在这次的校庆中,本校除了举办惯例的剑王武斗会之外,还企划了以舞台剧作为主要的招牌节目。而我们班就获得了出演这出舞台剧的荣誉。」

    听到这项发表,全班同学都热络起来。

    平民学生细细品味着能够受到瞩目的兴奋,贵族学生对意想不到的名誉表露欢喜。

    看来在舞台剧这部分,有望团结起来。

    「校长说剧本我们可以自由决定。只是话说回来……考虑到还是需要经过审阅等过程,能够上演的题材应该还是有限。」

    所谓的言论自由,在现代颇受轻视。

    舞台剧、戏曲、文学等等,所有的创作物都需要受到审阅,禁止推出批判皇家与「魔王」的内容,违反者将被科以重罪。

    我所统治的时代,完全没有这样的规定,承认人民的言论、思想、宗教等所有自由……这时代可变得真惹人厌啊。

    「我个人认为,从『魔王』的英雄谭选出代表性的一幕来演,应该比较妥当。有意见的同学请举手。」

    我嘴上这么说,但多半不会有任何人举手。

    这个选择不费事又无趣,却是最佳的选择。

    只要选了这个题材,只要不是改编得太离谱,就不会沦为审阅对象,而且也受民众欢迎。「魔王」的英雄谭虽然古典,却也被视为永不褪色的经典。

    ……虽然看在「魔王」本人眼里,就觉得五味杂陈。

    不管怎么说,没有一个人有意见——

    「这样不行!我绝对不承认演什么『魔王』的英雄谭!」

    ……不,有一个。

    是我们班上的异类——席尔菲·美尔海芬。

    她一头红发甩动,猛力站起,瞪着我大喊:

    「『魔王』的故事,跟莉迪姐姐的故事相比一点意思都没有!那家伙做的事情,不就只是用压倒性的武力欺负弱者吗!跟他比起来,莉迪姐姐的冒险才是高潮迭起,会让每个人都看得手心冒汗!」

    ……啊啊,好想吐槽,还想同时赏她一拳。

    我的半辈子无聊?用压倒性的武力欺负弱者?

    说什么傻话。我前世的半辈子,随时都充满了危机与痛苦。

    没错——

    主要就是你们这些家伙害的!

    你和莉迪亚每次每次都搞砸我的计谋,害我增加了多少无谓的辛苦。我的胃已经穿孔好多好多次,最后甚至还搞得有了圆形秃。

    你们看了却哈哈大笑,而且还……

    「嗨秃子,今天你也好光亮啊。」

    「你要不要把名字从瓦尔瓦德斯改成光亮如斯啊?这样比较适合你!」

    还这样疯狂拿我的秃头说嘴。

    臭家伙,我可是到现在还在恨呢。

    而且你说莉迪亚的冒险有趣?当然有趣啦,只是在一旁看着的话。

    可是看在我这个被那笨蛋搞得晕头转向的当事人眼里,根本一点也笑不出来。光是回想都会产生巨大的精神压力……啊啊,我的胃……!胃好痛……!

    「所以呢!我绝对不承认演莉迪姐姐的冒险谭以外的戏码!主角当然要是伊莉娜姐姐!」

    主角是伊莉娜,只有这一点我赞成。我也想看看朋友兼女儿般的她光鲜亮丽的模样……可是——

    「席尔菲同学,说来过意不去,但这次的舞台剧是校长委托,要由我和伊莉娜小姐两个人担任主角。考虑到这些情形,我想还是『魔王』的英雄谭比较合适。」

    「这种事情我才不管——」

    「席尔菲你闭嘴!不要让亚德伤脑筋!」

    「啊哇!」

    被伊莉娜一喝斥,席尔菲眼光含泪地沉默了。

    伊莉娜,干得好。我从不曾像现在这么觉得你靠得住。

    「……那么,我想各位同学当中,应该也有人觉得不公平、不服气,但这次的舞台剧,就演『魔王』的英雄谭……『魔王』就由我来扮演。伊莉娜小姐则照席尔菲同学的要求,扮演『勇者』莉迪亚吧。」

    平民脸上没有不满,但敌视我的贵族,则发出充满杀意的气场。

    我可不是自己想演啊。

    我没事干嘛要跑来演这种美化过的自己?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来讨论戏码的详细内容吧。」

    对此我们并未花上太多时间。

    考虑到非得写出让我和伊莉娜演出重头戏的剧本,就必须选择「魔王」和「勇者」都大为活跃的情节。

    这样一来,就必然会选上讨伐「邪神」的故事。

    到这一步都还进行得很顺利,然而——

    「那么……有人愿意扮演『邪神』吗?」

    我这么一问的瞬间,沉默笼罩住了整间教室。

    这也难怪。在这个时代,邪神被描写成绝对的恶,是污蔑的对象。没这么容易找到愿意扮演这种角色的人。

    据说就连职业的演员也是一样,每次都用抽签的方式,来决定由谁来演「邪神」。

    我们也效法他们吧。就在我刚动起这个念头之际——

    「真没办法。既然大家不想演,就由我来演吧。」

    席尔菲叹着气,微微举手。

    ……这女的,从以前就有这样的一面。

    对于大家讨厌做、不想做的事,她会率先去做。

    如果只看表面,席尔菲是个扰乱和谐的麻烦制造者,然而……

    其实她比谁都更关心大家,想为大家出力。

    只是她的行动容易适得其反,才会频繁地惹出麻烦……

    可是,由于知道席尔菲的本质,我对她就是不会讨——

    「只要演『邪神』!就可以光明正大找你报一箭之仇!剑术课的那笔账,我会在舞台剧上奉还!」

    ……一想夸她就会这样。

    不管怎么说……

    关于舞台剧已经讨论完毕。剧本就交给发下豪语说很拿手的学生,等剧本写完,就开始排演。我们做出了这样的结论。

    「好了,关于舞台剧,大家已经没有意见了吧?那么,接下来我们来讨论摆摊吧……可是,在这之前——」

    我必须对同学们说明我和伊莉娜以及席尔菲搞出的事情。

    我想多半会有人抗议,还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

    「跟A班对决啊?不错啊。从以前我就看他们不顺眼。」

    平民们因为恨贵族的感情而团结起来。

    「哼。不管什么A班不A班,目标当然要放在拿最优秀奖吧。」

    贵族们则追求名誉,没有任何抱怨。这实实在在是个令人高兴的失算。

    当初我还很担心大家是否团结,但看来是我杞人忧天了。

    「那么各位同学,关于摆摊,有点子的同学请举手。」

    我一说完,就有好几个人举手,然后随意从中选了一个人。

    「利用幻影魔法的游乐设施如何?」

    「哦……可以说得具体一点吗?」

    「就是使用魔法秀出幻觉,让客人可以体验『魔王』的人生。可以让人有种好像自己成了『魔王』的感觉……」

    「哼,平民想的就是低贱。体验『魔王』的人生?想也知道这会构成对『魔王』的不敬吧。」

    不,我是完全不觉得有问题。然而这个贵族学生所说的话,似乎足以让过半数学生接受,所以第一个意见遭到驳回。

    之后也有同学提出了各式各样的主意,但都缺乏决定性……

    「哼。真受不了,平民的脑袋实在有限,讲不出什么像样的意见。」

    「啥?你们贵族就有资格讲别人?」

    热烈的议论中很容易产生的险恶气氛,弥漫在教室内。

    就在这个时候——

    「亚德,我可以发表意见吗?」

    吉妮一副等到时机成熟的模样微微一笑,举起了手。

    「请问你有什么主意吗?」

    「是。我有个主意,崭新中又维持传统,还可以确实提升营业额。而且而且,还有赢得漂亮营业额的前例。」

    喔喔,那不是很棒吗?

    「……既然是萨尔凡家的女儿,会提议那招也就是必然了吧。」

    奥莉维亚说得煞有深意。看来她似乎知道吉妮在想什么。

    吉妮提议要摆的摊究竟是——

    「性感女仆咖啡馆——这才是至高无上又最强的摊位。」

    ……总觉得这摊位的名称很耸动耶。

    「请问,你说的这性感女仆咖啡馆,是什么样的内容呢?」

    「问得好!女仆有着一种清纯贞洁、不可亵渎的纯白形象。然而,由于她们属于主人所有,只要主人下令,无论什么样的行为,她们都非做不可。女仆这种生物的魅力,就来自于这种矛盾所产生的悖德感,这点相信大家都很清楚。」

    不,我一点都不清楚。是谁对女仆有这种想法啦。

    「可是呢!我们偏偏在这个环节上!特意往情色方向冲到底!具体来说,就是大胆改造那种典型清纯贞洁的女仆装!刺激男性的情欲!由这样一群性感可爱的女仆,淫荡地进行平常做的送餐服务!这就是性感女仆咖啡馆!这种摊位是家母在学生时代构思出来,在校庆中举办后造成盛况!结果就是冲出了史上最高的营业额!」

    吉妮说得起劲,手舞足蹈地讲解起来。

    「女生穿上改款女仆装负责送餐!男生负责厨房!顺便告诉各位,改款女仆装的设计,我已经完成了,现在就马上发给大家!」

    吉妮神采奕奕地把纸张发下去。

    准备得可真周到啊。她大概真的很想办这所谓性感女仆咖啡馆吧。

    总觉得,她就像个孩子一样,天真无邪地想在活动中玩个尽兴,模样非常惹人怜爱——

    我一边想着这样的念头,一边看了看发到我手上的纸张。

    「……不,吉妮同学,这会不会有点太过火?」

    上面所画的款式,和天真无邪可说差了十万八千里。

    首先是上身。这已经不是女仆装,是泳装了吧?而且布料面积非常小,一个弄不好,难保不会连该遮的地方都露出来。

    至于下半身,更是什么都没遮到嘛。裙子太短,内裤完全露出来了。

    这就是那回事啊。就是女人为了以最高效率诱惑男人,殚精竭虑想出来的邪念结晶。

    不愧是魅魔族,要构思这种事情,无人能出其右。

    因此——

    「唔,嗯。这、这可……相当不错嘛。」

    「有、有前例这点也是很大的优势啊,嗯。」

    「和先前的意见不一样,目标族群也很明确。除了这个,应该没别的选择了吧。」

    男生群好评如潮。

    每个人都说得一口大道理,其实只是想看女生穿得性感吧。奇迹的是,我们班所有女生的外表,都远远超出平均水准。只是若要说谁最漂亮,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认为是伊莉娜。

    这点现在不重要。

    至于拿到设计稿的女生有何反应……

    「这、这什么东西!这种东西我怎么可能穿!」

    「女色狼啊!根本女色狼!穿这种衣服的女生,除了变态还能是什么!」

    当然是非难之声甚嚣尘上。

    这也难怪。只有这点实在无从实现。说来吉妮是很可怜,但——

    「唉,你们真的是没搞懂啊。各位听好了,会来这性感女仆咖啡馆的顾客,不是只有校外人士。这间学校的学生,应该也有很多人会来这里透透气。」

    「所以我才讨厌好不好!要是被同校学生看到自己穿这种衣服,我在学校里就会再也活不下——」

    「没错,也可以招待同校的学生,这也就表示……可以招待亚德。」

    这一瞬间,剑拔弩张的女生们,不约而同变得鸦雀无声。

    「现在在场的女生,应该没有人会对自己的外表没有自信吧?大家想象一下吧,想象自己穿着这好~色好色的衣服,接待亚德的情形……只要能够勾引到亚德,等着自己的会是什么样的人生,应该没有人不懂吧?」

    她才刚这么问完——

    「好!我们一定要办!」

    「哎呀,吉妮真是天才!」

    「啊啊~我愈想愈起劲了!得马上去准备决胜内衣才行!」

    女生们立刻变得意气风发,简直成了一群即将赶赴战场的武将。

    另一方面,男生不分平民与贵族,都对我发出杀意的波动。

    你们这些家伙,就只有为了这种事情才能团结起来吗?

    ……坦白说,我个人实在不喜欢摆这种摊,只是……

    「也好,那我也赞成吧。」

    我说出这句话,席尔菲立刻咬了上来。

    「啥啊!连、连你也说这种话……对、对喔,那个『魔王』也是平常装出一副硬派的样子,却是个私底下尽做些色色事情的闷声色狼……!我看这小子果然是『魔王』……!」

    喂,你这家伙,别开玩笑了。你说谁是闷声色狼啊喂。

    你又看过我什么了?说我私底下做色色的事情?我是要对谁做啦?

    对,没错,我身边的确形成了后宫。

    可是啊,这后宫的人,全都是男的。

    一个个都是些汉味十足的臭男人。

    这样的我,私底下,到底要跟谁做色色的事情?你说啊,告诉我啊。

    而且,你明明也知道我当时就是处在那种状态吧。

    啊啊可恶,光回想起来都觉得火大。我满心想如同前世那样,把这股怒气化为拳头,敲在席尔菲头上……可是一旦做出这种事,差不多等于自己表明我=「魔王」。因此我故作镇定,回答说:

    「席尔菲同学,我也不喜欢摆这种不知羞耻的摊。可是,我认为为了抓住胜利,就应该选择最确实的方法……你所敬爱的『勇者』莉迪亚,不也说过意思差不多的话吗?」

    「呜,这、这个,的确……」

    「不过话说回来,这款制服我们还是只让志愿者穿。另外,对于不想穿这样的服装,但想参加接待顾客行列的同学,也要准备正常的女仆装。这样可以吧,吉妮同学。」

    「好的,当然可以。」

    后半的要求,我是为了伊莉娜而提。

    我们家的伊莉娜小妹妹充满挑战精神,相信对所谓接待客人这回事也会想挑战看看。这件事本身很好,非常好。

    但就我个人而言,实在不想让伊莉娜暴露太多给大家看。

    我这么做,并不是出于认为她暴露的模样只属于我一个人这种令人作呕的独占欲。

    只是……该怎么说,我希望我们家女儿维持冰清玉洁。

    「呜~~~~……!也、也是啦,莉迪姐姐也说过,说那些男人全都好色……为、为了获胜,这也是没有办法!我也出一份力吧!」

    席尔菲的眼睛里,多了和她发色相同的热情红色。

    对于这样的她,吉妮则说了一句话:

    「……不,你就不用了,因为你不构成战力。」

    这句话主要是看着她的胸部喃喃说出。

    当事人大概也有自觉吧。

    一听到这句话,席尔菲立刻满脸通红,眼眶含泪。

    「我、我也绝对会有人气的!莉迪姐姐也说过贫乳是物以稀为贵!」

    不,这是你捏造的吧。她男女通吃,上过床的女人光我知道的就远超过一百个,可是她们全都是巨乳喔。而且她……

    「我说瓦尔,贫乳是为了什么活着啊?」

    还频繁地对我讲出这种白痴的话。

    ……不过,不管怎么说……

    「看来这次校庆会很热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