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动荡的勇者 第二十八话 和前「魔王」有意外的发展
    到头来,除了席尔菲闹出的骚动之外,第一天平安无事地结束了。

    接着过了一夜,校庆第二天开始。

    今天也有着神清气爽的万里晴空,灿烂的太阳照亮地面。

    比起第一天,上门的客人有增加的倾向,盛况只增不减。

    这样的情形下,我独自一人四处巡逻。从今天起,基本上我们会单独行动。我们吩咐席尔菲在班上的摊位内待命,所以她的空缺就得由伊莉娜弥补。当然了,我们随时有人看着她,一有什么状况,就会有人来联络。

    只是话说回来,现阶段那些「魔族」并未显露任何存在的迹象。

    事先送来的威胁信,会是造假或凭空恐吓的吗?

    我心中怀着对他们动向的疑惑,在校内巡逻。

    巡着巡着——

    「唉~要排一个小时,真的假的?好麻烦啊。」

    「这也没办法吧。毕竟低价提供用了高级食材的餐点,这种事可没这么容易遇到。」

    「就是说啊~也好,就随便聊些什么慢慢等吧。」

    这些喧喧嚷嚷的声浪,撼动着耳膜。

    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看到有个摊位大排长龙。

    紧接着,我理解到先前听到的那几句话,其实充满了想入非非。

    他们不惜排队一小时以上也想进去的店,名称叫做——

    比基尼少女咖啡馆。

    他们想要的根本不是什么高级食材。他们来这里想满足的不是食欲,是性欲。

    至于这个跟我们班摊位像得不得了的摊位是谁在经营——

    「哎呀呀?这可不是大魔导士的公子吗?您来这儿有何贵干啊?」

    思考之际,显然蕴含了污蔑之意的说话声传了过来。

    是A班的学生们。

    他们五个人都是贵族,站在一起,朝我投来充满敌意的视线。

    「……没有什么理由。只是巡逻途中,凑巧经过这里。」

    听到我们回答,他们的头目嗤之以鼻。

    「谁知道呢?低贱的平民,只怕是来侦察我们的摊位吧?」

    我们的摊位——他说得没错,比基尼少女咖啡馆,是A班在经营的。

    大胆盗用我们班的构想……如果只是这样倒还没有问题,但根据我听到的消息,他们还雇用了第一流的大厨来烹饪,作为员工的少女们,也是从王都精挑细选过的美人。

    「……只是话说回来,A班的各位同学,对资金运用似乎很有一套。」

    校庆的摊位,必须在发给各班级的准备金范围内筹措。

    如果想推出讲究点的摊位,只靠准备金就会不够,也就有必要增加金额。

    因此我们班也透过了预购等等的方式,让可用资金加倍,只是……

    考虑到A班的摊位情形,可以估计他们把准备金增加到了八倍左右。

    「这么短的期间内,各位是如何得到这么充足的资金,还请务必见告呢。」

    「哼,区区的平民,就算知道贵族的资金运用法也是白搭。」

    他开口嘲笑,但悠哉的脸上流下了一行冷汗。

    实在很好懂。这等于是自己招供出他们违规灌水资金的事。

    「……那么,我还要巡逻,告辞了。」

    「你们尽管拼吧。虽然不管你们怎么挣扎,我们的胜利都不会动摇喔。」

    那是一种显然看扁了我们的笑容。我背对这样的笑,叹了一口气。

    稍微查一查,应该随随便便都能抖出一大堆问题。这样一来,就能够逼得他们被褫夺参加资格。可是……我特意不这么做。

    我要维持现在这种对对方有利的状态,继续比赛,而且要赢。

    不这样就不痛快。

    ……看来我也有点热中起来了。

    脚步自然而然地走向我们班的摊位。

    性感女仆咖啡馆。这间招牌好懂得无以复加的店,排出的人龙丝毫不逊于A班的店。

    「嗯,看这样子,要进去得花上不少时间啊。」

    我本想查看大家的工作做得如何,但看这样子是不方便啊。

    我对A班那些家伙也说过,我在巡逻中,不能花那么多时间停留。

    光是能够亲眼看到这盛况,就该庆幸——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你这混账东西搞什么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耳熟的笨蛋喊话声音轰动四周后——

    一道黄金色的洪流穿破店面的墙壁,劲射而出。

    计划变更。我明知这样没规矩,但还是插了队,一边对排队的人道歉,一边走进店里。

    这一瞬间,一名少女映入我的眼帘。

    是身穿高暴露度改款女仆装的笨蛋……席尔菲。她人矮却拼命踮高身段,对一个客人举起圣剑迪米斯·阿尔奇斯,大喊:

    「你这家伙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刚刚摸了我的屁股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色狼就要给予死亡制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总觉得昨天也看过类似的光景。

    ……不管怎么说,我插手镇压住了这场笨蛋的骚动,对违规的客人宣告拒绝往来的处分,请他离开。

    至于被这个笨蛋轰出来的大洞……也没有别的办法,于是我就用魔法修理好了。

    「好、好厉害……!简直像把时间倒转回去……!」

    「竟、竟然连时间都能控制,亚德同学真不是盖的……」

    「啊啊,好想跟他结婚……!深深想跟他结婚……!」

    穿着改款女仆装的女生们送来热烈的视线。

    「……我没做那么了不起的事情,只是调整了一下治疗魔法。这点小事,各位同学都能学会的。」

    我先这样辩解后,好好训了席尔菲一顿。

    确定她充分反省后,我叹了一口气。

    「那我就先告辞——」

    「请不要说这种话!你难得来了,还请务必接受我们的款待!」

    吉妮面带阳光的笑容走过来,勾住我的手臂。

    然后顺势将自己丰满的乳房压向我的手臂……手臂埋进肤色双丘的模样,以及随之而来的极佳柔嫩感开始侵蚀理智。因此——

    「我、我明白了。那么,我只待一下……」

    我情急之下,忍不住脱口而出。

    吉妮露出令人感到有点黑心的微笑,说道:

    「那么各位!我们就照训练进行!你们最好想成今天这一役就会决定你们能不能进亚德的百人后宫!」

    「「「Yes, Ma'am!」」」

    简直像是训练有素的军队。

    不只是没在忙的女生,连正在应付客人的女生们都放弃了职务,以流畅而精准无误的动作跃动起来。这一切都是为了款待我……然而这些女生的脸上就是充满了气魄,让我连「不能丢下客人不理吧」这句吐槽都说不出口。

    她们简直就像一群等着猎杀猎物的肉食猛兽。

    「首先是问安!预备~!」

    「「「欢迎主人回来!」」」

    所有人一字排开,整齐划一地行礼……会去强调随重力垂向地面的乳房,想必是故意的吧。换做是平常,这情色的模样多半会让我不由得产生些许情欲,然而……

    「接着是带位!」

    「「「Yes, Ma'am!主人,这边请!」」」

    所有人都眼睛布满血丝,有够可怕。我觉得自己就像被人扔进了一群肉食猛兽当中。

    她们的模样的确充满了情趣……但我的性欲之所以会不受刺激,大概是因为她们的算计完全显露了出来吧。

    「「「请问主人要点什么餐呢!饮料?吃饭?还是点、我、呢?推荐的菜色是我喔!主人!」」」

    「……那就麻烦给我饮料。一杯柳橙汁。」

    「「「好的!要特浓鲜奶是吧!请享用我们的胸部!」」」

    「谁点这种东西了啦!」

    大批女生用胸部来挤压我全身。

    这已经是一场名为款待的狩猎。

    就在这一片疯狂的情景中,大概是出于命运的恶作剧,伊莉娜进了店里——

    「你、你你你、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啦————!」」

    「我们在服侍主人,有什么问题吗?」

    她和吉妮唇枪舌剑了一番后。

    「服、服侍主人这点小事,也难不倒我!」

    她说着就消失到店的后场,过了一会儿后……

    「怎、怎么样?好看吗?」

    大概是要跟吉妮较劲吧。伊莉娜身披改款女仆装,走了过来。

    她一露出这模样,店里的男生们就欢声雷动。

    改款女仆装是按照以前吉妮拿给大家看的设计稿制作而成。

    上半身融合了极小比基尼与女仆装,款式崭新又前卫……

    让伊莉娜白嫩的肌肤与长得丰满的乳房,都大胆地露了出来。

    只差一点就会看见该遮的地方。她就处在这么危险的状态。

    相对的,下半身则已经什么都没遮。裙子有和没有差不多,柔嫩的屁股与丁字裤几乎全都露了出来。

    ……看到她这样,我真想把这些弯腰的臭男生眼睛一只只都凿穿。爸、爸爸可不许你穿得这么不知羞耻啊!

    「伊、伊莉娜小姐,去、去穿正常的女仆装来。」

    「不要!我要穿这样服侍主人!」

    「可、可是,你穿这样,不会难为情吗?」

    我这么一说,伊莉娜就微微红了脸,把目光从我身上撇开。

    然后忸忸怩怩地磨蹭着大腿。

    「这、这又没什么好难为情的。反、反而是……被、被绑走以后,我……被人看见裸露的模样,该怎么说,就会觉得舒服……」

    她说的绑走,应该就是指艾尔札德那次吧。

    ……那个时候,她被剥成全裸,肌肤在许多「魔族」面前暴露出来。

    看来她就是在那个时候,养成了奇怪的性癖好。

    ……对于造成这种事态的原因,也就是艾尔札德与「魔族」,我心中萌生了无上的恨意。尤其是艾尔札德。等下次遇到她,我一定要拿她来血祭。

    「伊、伊莉娜姐姐,好、好色情啊……!呜嘿、呜嘿嘿嘿嘿……!」

    某个笨蛋也似乎眼看就要打开不妙的门,但这一点也不重要。

    ……于是——

    「送餐和服饰全都由我来!你们给我退开!」

    「伊莉娜小姐,你这样太高压了!亚德是大家的主人!这点还请你理解!」

    「「「就是啊,就是啊!」」」

    「啊啊,真的好烦!亚德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主人!」

    「各位同学,吵架不好!所、所以……我们各让一步,由、由我来服侍主人……可以吧?」

    「不,席尔菲小姐什么都别做,乖乖在一边等着,最能帮我们的忙了。」

    「啊哇哇!」

    性感女仆咖啡馆里,好一阵子都弥漫着少女们聒噪的喧嚣声。

    ……结束这场名为服侍主人的战争后,店内总算渐渐恢复平静。

    接着等到上门的顾客人数慢慢趋缓。

    「亚德,不好意思,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吉妮来找我说话。如果她有着期待恋情的表情,我应该就会拿巡逻当理由拒绝……但她的表情很认真。

    我表示答应后,就任由她带领,去到了后场。伊莉娜与席尔菲从后跟来,但吉妮默认她们的行动,并没多说什么。接着我们进入位于后场的员工休息室。除了我们以外没有别人在场,形成了什么事情都能谈的场面。

    「……关于和A班的营业额比赛,如果不采取对策,我想我们班肯定会落败。」

    「咦咦!」

    听吉妮表情不安地说出这句话,席尔菲惊呼出声,伊莉娜也一样露出为难的表情看着我。

    「唔,你的这种预测,是以什么为根据呢?」

    「是。我好几次派人去侦察……很遗憾的,不管是女生还是餐点的品质,不得不说A班两方面都在我们之上。而这个结果也直接反映在顾客人数上。」

    「也就是说,现阶段双方的营业额已经产生差距了是吗?」

    「这、这这这、这样不行!要、要怎么办……!」

    「具体来说,有多大的差距?」

    「精确的数字实在没有办法得知,不过……我估计对方的营业额,应该是我们班的一点五倍左右。」

    嗯,看来差距相当大。

    「得、得想点办法才行……!啊,对、对了!只要在演舞台剧的时候,宣传一下我们班的店,不就可以了吗?这样一来,客人一定会变多!」

    「是啊。席尔菲同学说得没错,我们有舞台剧这个场合可以用来宣传……只是话说回来……」

    「A班那些人,肯定也料到了这一点吧。」

    「是,肯定如此。所以,他们一定会准备某种王牌来因应。」

    因此我们也必须再准备下一步的对策。

    「……这个时候,我看还是只能让传统又可靠的性感猜拳节目复活了。」

    就在吉妮吐出了这奇异字眼的时候——

    『校内的各位师生!今年的剑王武斗会又要来了!献给第三代拉维尔王御魂的剑客庆典!今年我们也不分校内校外,广为征求参赛者!参赛者报名就到本日午时二刻截止,还请各位欲报从速——』

    校内广播连这休息室也听得到。一听到这广播,席尔菲就碰响椅子站起。

    「就、就是这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就像个得到上天启示的智者,仰向天空呐喊:

    「大家一起出场剑王武斗会!凭我们的实力,一定会很活跃!然后,每次开打,都要帮店里宣传!」

    嗯,在古代世界,我们也做过差不多的事情啊。让每天在竞技场打斗的斗士们,穿上有着商会等组织团体名称的服装,作为活广告。席尔菲的意见就很类似这些手法。

    而这个方法,也确实会创造出相当大的利益。

    「这主意不错啊。而且我也正打算参加。」

    伊莉娜露出怀念过往似的表情。

    「爸爸以前也曾经参加过。当时的爸爸好帅气呢。他捧着冠军奖品那把圣剑复制品的模样,真的好上相……」

    「圣剑的复制品?那是什么?」

    对于我的提问,吉妮给出了回答。

    「听说是第三代拉维尔王赐下的宝物。说第三代拉维尔王崇拜『勇者』莉迪亚,打造出她所佩圣剑的复制品,作为国宝。」

    ……是她的圣剑啊。虽说是复制品,但我还是看都不想看啊。毕竟那把剑是……

    「然后呢,说是他在本校创建之际,期盼能有着有资格握住圣剑的人来到,于是将圣剑的复制品,交给了这间学校保管。」

    「……这么宝贝的东西,拿来当冠军奖品没关系吗?剑王武斗会不分校内外人士都可以参加吧?这样一来——」

    「对。也可能让外人夺冠,带走国宝。」

    我说到一半,不知道何时走近来的奥莉维亚插了嘴。

    「可是,那把复制品有古怪。棘手的是,没多久就会回到这间学校……就好像在寻求能收纳自己的剑鞘。」

    听她的口气,仿佛希望这把剑被外人带走,永远离开这间学校。对此我十分好奇,但从她的模样看来,应该不会肯告诉我真相。

    「不管怎么说,今年的剑王武斗会,我也表明会参加。」

    「这可不得了……等于是已经确定冠军人选了吧。」

    剑王武斗会是一种只用剑术与身体功能强化魔法来对决的大赛。

    在这样的规则下,这世上根本不存在打得赢奥莉维亚的人。

    她本人对此就最为自负,为什么还表明参加——

    「不对,我会不会夺冠还不知道。因为……亚德·梅堤欧尔,你也要参加。」

    「……啥?」

    突然被塞了这么一颗巨大的炸弹,让我忍不住不假思索地出声。

    「不、不对不对不对,您在说什么呢,奥莉维亚大人,我根本没说——」

    「不好意思,我已经帮你写了报名表,自己帮你送交了。」

    看这女的给我做了什么好事。

    「可、可是,这个,我对于夸示自己的力量——」

    「啰唆,谁管你啊。如果你坚持不出赛……我就要针对某个案子单方面认定结果,你无所谓吗?」

    这、这娘儿们……!

    所谓的某个案子,多半就是指——我是不是「魔王」的转生体这件事吧。

    这也就是说,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唯一的方法就是参加大赛,而且要有足以挥去奥莉维亚疑念的表现了吗……!

    「哼哼哼哼,好期待啊。到了这个地步,总算可以做个了结了啊。」

    奥莉维亚露出的笑容实在太美,让我差点忍不住吐了出来。

    对于这样的她,我的冷汗流个不停。

    「既然亚德参加,那我也参加吧。如果在比赛里对上了,还请把手把脚地教我剑术喔♥」

    「……教剑术只是幌子,其实你只是想趁机做色色的事情吧。」

    「哎呀,伊莉娜小姐,你这么说可就把人想得太坏了。」

    「是吗?你们魅魔族就是个一年到头都只想着色色事情的变态种族,实在不能相信。」

    「……我说呢,伊莉娜小姐,你要说我坏话是无所谓,但可以请你别侮辱我们整个种族吗?」

    「我才不管~我明明只是说出事实啊。」

    两人之间迸出火花。

    「对了,记得在上次的对战里,我们就没分出胜败啊……这次我会把你打得落花流水,你认命吧。」

    「有本事尽管试试看啊,你这淫乱魅魔。」

    两者全身发出剧烈的斗气,在彼此之间碰撞。

    然而现在的我,根本无心去管她们的这种样貌。

    只有某一句话在我脑海中永恒不灭似的回荡。这句话就是——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