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动荡的勇者 第二十九话 前「魔王」的精湛演技
    拉维尔国立魔法学园,有着大得离谱的辽阔校地面积。

    校庭内甚至有着大型的竞技场……我一直心想,那种东西几时用得到,但看来是为了提供剑王武斗会使用。

    而现在,很遗憾的我也和其他参赛者一样,在等候室待命。

    即使收容将近百人,仍不显狭窄的这个房间中央设有巨大的水晶,镜面似的表层映出了会场上的情形。

    这是最新的魔导科学所创造出来的影像播映机器。听说是。

    水晶鲜明地映出了坐满全场的众多观众,以及带动这股热度的主播。从这盛况来看,葛德校长现在想必一脸乐不可支吧。

    『好的,今年又到了剑王武斗会开办的日子!规则与比赛内容,都和往年没有两样!参赛者可以运用的,就只有剑技与强化身体功能魔法!一旦使用其他魔法,就会立刻被褫夺参赛资格!』

    讲解完规则后,主播开始讲解即将开始的大会进行日程。

    『本日将要进行的,是第一天的淘汰赛式预赛!这个预赛分为八组来进行!只有各个分组的冠军,能够得到将在校庆最终日进行的会内赛出场资格!』

    预赛似乎要分为三天来进行。要想在一天内比完,多半也是办得到……但分成好几天才能大赚门票钱,相信就是出于这样的盘算吧。

    『竞技规则、大会进行日程,以及冠军奖品,这一切都和往年一样……可是各位来宾!请放心!今年各位将不会有任何一点时间觉得千篇一律!原因很简单……今年的参赛者当中,足足有着三位破格的人物!』

    听到主播这番话,心里有底的几个人,表情微微有了改变。

    首先是站在我身旁的伊莉娜。她得意地挺起胸膛说:「是在说我呢,哼哼。」真的好可爱。

    然后是在离我们有点距离,背靠着墙,双手抱胸,进行冥想的奥莉维亚。

    她一副受不了的模样叹了一口气。

    而最后……

    「讲什么破格,这么夸我也不会有什么好处啦~~」

    席尔菲笑眯眯的,像是在腼腆……然而——

    『破格的人物当中的两位,就是就读本校的那两位!没错,各位也都很清楚的大英雄之子与千金!他们将先前「魔族」引发的事件导向解决,这次到底又将如何活跃呢,真让人满心期待!然后——最后一位,竟然!竟竟、竟然是那活传奇!是所有剑士的始祖,也是顶点!没错——就是四天王!奥莉维亚·维尔·怀恩大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场内一瞬间笼罩在寂静中,随即爆出了雷动的欢声。

    观众的热度固然惊人,而在等候室等待的斗士们也一样热度大增。

    「奥莉维亚·维尔·怀恩……该不会,真的是本人?」

    「竟然能向那位剑圣挑战……!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奥莉维亚一身承受所有斗士的热量。相信对她来说,这种状况早已是家常便饭。她的眼睛仍然闭着,冥想的架势没有丝毫改变。

    ……至于在另一头,擅自满怀期待,而这份期待适切遭到辜负的席尔菲……

    「咦?我、我呢?欸,我呢?」

    「……打起精神来吧。总有一天一定会遇到好事的。」

    伊莉娜体贴地安抚着眼眶含泪、全身发抖的席尔菲。

    ……好了,开场白全都结束后,预赛的第一天,终于正式开幕。

    许多参赛者站上大舞台,较量剑技。其中也有多位高手大师,然而……其中最受瞩目的有四个人。巧的是,全都是自己人。

    首先,再怎么说都是这一位。

    「唔喔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错,就是伊莉娜。她是个从幼时就受我指导的才女,魔法的本事不用说,剑术也已经达到高手的境界。

    这样的她,轻而易举地拿下胜利,进军翌日的预赛第二天。

    接着第二人是……

    「亚德~~!你在看吗~~!我打赢了呢!」

    她在倒地的对手身旁,对我比出V手势。

    是魅魔族少女吉妮。

    她的对手似乎相当有本事,我本来还以为她肯定会陷入苦战,没想到……

    她完全颠覆了我的预测,轻轻松松拿下了胜利。

    和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不一样,吉妮的脸上已经没有丝毫怯懦。看这样子,相信也能够打进夺冠行列。

    而第三人果然……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笨蛋——更正,是席尔菲。关于她呢,该说打赢是理所当然吗?

    别看她那样,她可是活过那个时代的人。从刚懂事后被莉迪亚收养,之后就一直作为她的徒弟不断战斗。她年纪虽小,战斗经历却十分辉煌……如果她当时继续留在军中,想必已经达成了诛神的伟业。

    否则莉迪亚也不会没事找事,把圣剑托付给她。

    搞不好,她才是首席冠军候补。

    ……而最后不管怎么说,都是她吧。

    「唉,果然很无聊啊。」

    也就是我老姐——奥莉维亚·维尔·怀恩。

    她威震全世界,是知名的史上最强剑士。这个评价绝对不夸张,事实上,她多半就是空前绝后的剑士。

    虽然由于「魔素」低落,比起全盛期是已经大幅劣化……但在这个时代,仍然是所向无敌。

    对手似乎也是知名的剑士,但大概是在展开对峙的同时,就看出了彼此间有着令人绝望的实力差距,一招未出就宣告投降。

    结果奥莉维亚并未出手,就得到了胜利。

    ……最后是关于我自己,只是……如果我在这预赛就打输,肯定会被认为是故意放水。因此我演出了不痛不痒的战斗内容,进军翌日的比赛。

    如果要打输,应该要在会内赛。对上伊莉娜或吉妮,然后落败,这才是理想的剧本……不过反正大意志很讨厌我,大概不会让我顺心如意。

    不管怎么说……

    剑王武斗会的第一天,并未发生任何问题,就这么过去了。

    为参加大赛这出乎我意料的事态所苦的第二天。

    今天,校庆第三天,我希望能够平安无事地度过,只是……多半还是很难。

    毕竟今天是舞台剧公开上演的日子。

    「我、我演的角色戏份少……可、可是,还是会紧张耶。」

    吉妮在后台,一边听着观众们的呼声,一边冒着冷汗。紧张的不是只有她一个。全班不分平民或贵族,大家都一样心浮气躁。

    ……尤其是……

    「我、我我我我、我要、要要要、要不要紧啊啊啊?」

    「不、不不不、不要紧,这、这这这,这种小事,我、我我、我们就好好玩个开心吧。」

    堪称本剧三大台柱的角色其中之二,饰演反派与女主角的两人显得最为动摇。

    伊莉娜与席尔菲。两人都流出瀑布般的冷汗,全身持续进行快得会发生残像的高速震动。

    「……你们两位,还请先冷静下来。不需要想着要演得完美,或是要回应观众的期待这样的事情。两位都是只要在场,就能让整个场面变得华丽。因此,两位只要念出准备好的台词,大概比手画脚演一演,整出戏就会演完。所以,还请你们放轻松……」

    「就、就就就、就是说啊!亚、亚亚亚、亚德说得、说得、说得、得得得得……」

    「放、放轻、放轻松了、了了了了!谢、谢谢、谢谢你、你你你你……」

    没救了。

    我担心得无以复加。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开始的那一刻永远都不要来。

    然而,时光残酷地过去……开幕的时刻终于到了。

    剧本就照当初的计划,是一段描写「魔王」与「勇者」这两名主角,剿灭「邪神」之一——阿维亚·迪萨·维尔斯的故事。

    「如、如果,听得见我说话!就、就站起来奋战!我不许你们死心!」

    激励受到敌军猛攻而陷入半溃败的我军。伊莉娜演的是这样的场面。

    开幕前我担心得不得了,但目前进行顺利。

    而席尔菲也是一样。

    「哼、哼哈、哼哈哈哈哈!你们这些下等生物,尽管吓得连滚带爬逃窜吧!」

    台词虽然念得死板,但像武打场面之类的就演得很完美。也许该说真不愧是连脑袋都用肌肉构成的少女吧。相信她不管处在什么情绪下,身体就是自己会动起来。

    真希望就这么顺利演到结束。

    ……只是话说回来……

    「看我大显神威杀出血路!跟上本『魔王』!」

    好、好难为情……!这比想象中更难为情……!

    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搞得非得来演被美化过的自己不可!

    「呀~!亚德大人好帅~!」

    「简直就像真的『魔王』!超帅气的!」

    我演到一半,一直听到娇声尖叫漫天交错……

    我说啊,真正的「魔王」在临战时,可根本没有任何帅气可言。

    ……啊啊,一演起来,就让我不由自主地回想起来。

    「邪神」……也就是那些当时被称为「外界神」的家伙之一——阿维亚·迪萨·维尔斯。

    讨伐这家伙的事情始末,我永远也忘不了。

    「外界神」一个个都有着异常到极点的能力,跟他们的战斗,从来没有一次不发生悲剧。

    每次和他们战斗,我们都一再失去重要的事物。

    在和这些宿敌的漫长战斗历史当中。

    这场阿维亚·迪萨·维尔斯讨伐战,更是另类到了极点。

    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为了打倒在荒野中坐拥城池的那个男人,我们先包围城堡,架设结界,做好了让敌人无路可逃的准备之后,开了军事会议。

    参与的成员,包含莉迪亚麾下的军队与我军的主要成员,一共有十二名。

    每个人都是以一敌千的怪物,要孤身攻陷大国都是手到擒来。我一边让视线在这样一群人身上扫过,一边开口说:

    「……起手就和平常一样,我和莉迪亚打头阵,收集敌方的情报。对这点有意见的举手。」

    对此立刻表示反对的……是当时十二岁的席尔菲。

    「姐姐的背后没办法交给你保护!所以由我来——」

    「啰唆,你闭嘴。」

    听见莉迪亚这令人胆寒的喝斥,席尔菲全身一震。

    换做是平常的莉迪亚,绝对不会对疼爱的小妹说出这样的话。

    她的精神状态就是已经被逼得这么急了。

    这也难怪。莉迪亚也在和他们的战斗中,一再失去重要的事物。

    换做是平常的战事,这女人会胡搞一通,把我的计谋搞得乱七八糟,然而……在这个时候,她终究懂得察言观色。

    「可、可是,姐姐!」

    「……我叫你闭嘴,你没听见吗?」

    莉迪亚的表情在说,她敢再说话,就要靠实力让她闭嘴。

    席尔菲见状,露出难过的表情,眼眶含泪。

    ……之所以用这种严厉的方式说话,其实是出于莉迪亚的爱。都说得这么严厉,相信就连席尔菲也不会再乱来。就结果而言,就会降低失去她的机率。

    这种冷淡全是出于对小妹的爱。但这个时候的席尔菲比现在还小,多半掌握不到莉迪亚的真心。

    「我也……我明明也……!」

    她低下头,留着眼泪,显得非常懊恼。

    我很想对她说几句话,但我连这时间也没有。我们深入敌阵,根本不知道敌人什么时候会攻来。因此我狠下心,进行会议。

    「我们战斗的时候……维达,你要分析敌军,把每一个角落都分析透澈。」

    「了解~!我好雀跃呢~!嘎哈哈哈哈!」

    四天王之一,头脑在我军当中数一数二的少女诡异地笑了。

    「奥莉维亚,你负责因应各种不测的事态。如果我们被打败时,维达还没找出对策,就由你顶替我。」

    「……好,包在我身上。」

    她郑重点头,张开原本闭着的眼睛,模样实实在在是个身经百战的武将。

    「莱萨,你负责后方支援。支援我和莉迪亚,又或者是奥莉维亚。方法交给你决定。」

    「得令。」

    他强而有力地点点头。这位统领四天王的老将,实实在在是我军的幕后功臣。只要有他在,我就可以放心上前线。

    ……接着,我望向了他。

    「阿尔瓦特,你……就随你高兴,尽管在战场上冲锋陷阵。」

    我这么一说,他那绝世美女般的容貌,就扭曲成了疯狂的笑容。

    「哼哈,你也愈来愈懂得怎么用我了嘛。既然如此,我就遵从主上的命令,尽情享受这至高无上的地狱吧。」

    这个人本来是敌人……投降我军的理由,就是为了杀我,要待在比谁都更接近我的地方。这个人完全不能信任,但实力值得信赖。因此我才会把他放在四天王的位子上。

    相信这个战斗狂,这次也将在战场上大显身上。最后……

    肯定会做出剿灭敌人的极佳行动。

    然后,我正要开口对莉迪亚的部下告知部署安排……结果就在这时——

    『哈哈,你们这些蝼蚁之辈很努力嘛。』

    说话声在我们脑子里回荡。没错,是敌人的说话声。

    『我就好心等到明天中午,你们尽管仔细商议。还有……趁今天晚上,去吃喜欢吃的东西,有情人的尽管抱个够。因为到了明天,你们就再也没这机会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回荡良久……然后消失。

    之后,我们就如敌方所说,仔细商讨,然后解散。

    之后我独自待在帐内过夜时——

    「我、我说啊,瓦尔。可以,说几句话吗?」

    难得席尔菲以不干脆的态度走进来。

    「怎么啦?我还以为你一定是跟莉迪亚一起过呢。」

    「我也……很想这样,可是……姐姐她,很紧绷……」

    「唔,根本不敢靠过去是吗……那为什么来找我?」

    我问出这个问题,席尔菲握紧了拳头。

    「我……真的没办法代替姐姐吗……?会议上她吩咐我做的事,也是在后方待命……你、你们两个,觉得我派不上用场吗……?」

    她的一双大眼睛满是眼泪,眼看随时都会哭出来。

    「我也……我也能打的……!我才不会拖累你们……我明明就是为了保护大家,才变强的……!」

    这些话像是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

    ……平常我对她还挺辛辣的,只是呢……

    这个时候,我实在不忍心再这样。

    「……当然肯定你了。我和莉迪亚都很肯定你。」

    「那么,为什么?为什么就只有我不能上前线?」

    「那是因为不想失去你。尤其莉迪亚更不想……这件事她要我别说,不过都这个时候了,说了也无所谓吧。」

    我先这么说完,然后看着席尔菲的眼睛说:

    「莉迪亚她啊,想培养你当她的接班人。由我看来,也希望她那批军队的下一任领导者是你。你跟莉迪亚一样,脾气暴躁又笨,可是……能像你那样如此愿意为别人努力的人,可没几个。所以,我们才不能让你死。」

    这番话让席尔菲显得十分惊讶。脸上的表情述说着她没想到我们这么为她着想,但或许因为年纪太小,她似乎还是有那么点不能接受。

    「可、可是……我也想上前线……对莉迪姐姐……顺、顺便对你,也多帮上点忙!」

    想帮上我的忙——这是她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来。

    ……每次每次,她都动辄找我决斗,让我觉得这笨蛋好麻烦。但她就是有这样的一面,所以我始终无法真的讨厌她。

    对她而言,刚刚那句话似乎很令人羞耻,只见她一副后悔说出这句话的模样低声呜呜叫,脸变得像苹果一样红。

    我对这样的席尔菲微微一笑,走向她瘦小的身躯,摸了摸她的一头红发。

    「也好。合适的时机,你就尽管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说不定,事后会被莉迪亚骂……到时候我会护着你。你想怎么行动,就尽管去做,责任我来扛。」

    「瓦、瓦尔……!谢谢你!我会努力!」

    她哭着抱住我的身体。我摸着她的背。

    「不过,你可要把自己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要是你死了……我也……这个,会有点沮丧。」

    讲出这种连自己都觉得不像自己会说的话,让我红了脸。

    ……当时我还觉得庆幸,能够温馨地这么谈完,只是……

    我作梦也没想到,我那时说的话,会引发那样的事态。

    ……翌日,敌人说到做到,过了正午,就孤身从城堡里出来,和我们对峙。

    阿维亚·迪萨·维尔斯——他身披红色铠甲,威风凛凛的模样震慑全场,一般人光是直视他的身影,就会当场昏倒。

    如同预料,在他出现的同时,我军与莉迪亚军战力都受到了重大的打击。

    打都还没打,就已经是这副惨状。这场战事,想必也会是一场剧烈的死斗。

    我们就在这样的预感当中,绷紧了神经。

    「哼哼,你们过去似乎多次屠戮我的同胞,不过……你们势如破竹的进击,就到今天这一天为止了。」

    他以确信自己会获胜的模样这么说完,下一瞬间,手上就爆出雷鸣般的闪光与巨响。然后……

    「圣剑迪米斯·阿尔奇斯。我就用这把我所拥有的最强宝剑,葬送你们吧。」

    这无异于神的怪物,举起黄金色的大剑。

    「来吧,你们这些蝼蚁之辈,我来告诉你们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

    就在他老神在在踏出一步的时候——

    劈里!

    我正心想,怎么会跑出这种突兀的声响。

    下一瞬间,敌人脚下显现出巨大的魔法阵……

    轰隆~~~~~~~~~~!

    伴随一阵几乎震破耳膜的巨响,阿维亚·迪萨·维尔斯全身被爆焰吞没。

    每个人都张大了嘴,看着眼前的光景。

    等到热量开始消退。

    「呜、呜呜……这、这是……」

    我们看见敌人盔甲破烂的身影,更加张大了嘴。

    就在这个时候——

    莉迪亚狰狞地一笑,展开了冲锋。

    「唔喔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咦,等、等……呜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敌人所受的伤害似乎相当大,无法躲开莉迪亚挥出的圣剑,连人带着一身红色铠甲,被一刀两断……而阿维亚·迪萨·维尔斯的末路……

    「离、离谱……!我、我竟然会……!会死得,这么愚不可及……!」

    虽然是敌人,但实在令人觉得……

    「呜呜呜呜……!懊、懊恼啊……!我懊恼得要发狂……!」

    可悲到了极点。

    「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成功啦!我成功啦!我的陷阱,对『外界神』造成重大打击啦!」

    不知不觉间,席尔菲来到我身旁,得意地挺起她平坦的胸膛。

    ……换做是平常,这种时候,我会大大赞赏这个人的功劳,可是……

    当对象换成席尔菲这个少女,就另当别论。

    「唔唔唔唔……!席尔菲·美尔海芬!看你做的好事!难得的一场大架这可不都没得打了吗!」

    相信阿尔瓦特一定非常期待这次的战斗,只见他美丽的脸孔因愤怒而扭曲,走了过来。

    「你要怎么安抚我热血沸腾的身体!既然这样,主上,就由您来……」

    就在这个时候——

    劈里!

    又是一声奇妙的声响……接着,阿尔瓦特的脚下展开了魔法阵。

    下一瞬间,就和先前一样,窜出了爆焰。

    过了一会儿,等高热能量开始消退。

    我军最强的战斗狂,狼狈地全身烧焦,仆伏在地。

    「「「主、主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你这家伙,竟敢——」」」

    就在阿尔瓦特所率领的这一群脑袋有问题的战斗狂集团,踏上一步的同时。

    劈里、劈里、劈里、劈里、劈里劈里劈里。

    接着——

    轰隆~~~~~~!

    他的部队也几乎都以与焦尸无异的模样仆伏在地。

    看到这样的状况,我脸颊抽搐,转身面向席尔菲。

    「……我说,席尔菲啊,这陷阱是你安排的吗?」

    「正是!哼哼!这次最大的功臣就确定是我了!」

    「嗯,也对,你说得对。可是,在这之前,有个问题我想问清楚。」

    「哎呀?是什么问题呢?」

    「……陷阱设在哪些地方,你应该都记清楚了吧?」

    「啥?你好笨喔。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全部记得?因为我就是把战场上的每个角落都设了陷阱,数目可不是只有一两千个。就连我也不可能记住那么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吗是吗?那么席尔菲啊……你可不可以教教我这个笨蛋,我们该怎么离开这里?」

    「啊,这、这个,就是……用、用点拼劲——」

    「最好是这样就行啦,你这笨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我一如往常,往这笨蛋的脑门,赏了一记特大号的拳头。

    ……之后,直到我们脱离战场为止,展开了一段壮烈的故事后,我军有三分之二陷入瘫痪……坦白说,损害是前所未有的大。

    「真正的敌人就是自己人……以前的兵法家曾经留下这样的话……但我从不曾像这次这么深深体认到这一点啊……」

    我累得虚脱地这么说,身旁则有着哭丧着脸,瞪着我的席尔菲。

    「呜、呜……咿!……太、太过分了……这样对待,最大的功臣……!而且明明就是你说责任由你来扛的吧……!你骗了我……!你这邪魔外道……!」

    她脑袋上已经肿起了很多包,而且大概是被打个没完没了的屁股在痛,走路的模样也变得很怪。

    「……你还抱怨?看来你完全没在反省,那就再加三组奥莉维亚的地狱折磨全餐——」

    「对不起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在反省!我真的在反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所以不要再打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到她这眼泪洒得像喷泉一样而发出的灵魂呐喊,让我深深叹息。

    ……而莉迪亚来到我身旁,在我肩膀上轻轻戳了戳。

    「可以饶过她了啦。虽然出了很多状况,但不也就是多亏了席尔菲,才一个人都没死吗?」

    「唔……」

    「这应该已经是奇迹水准了吧?想想过去的情形就知道……我这个妹妹喔,真的是,每次每次都很会搞些有意思的事情出来。」

    莉迪亚这么说完,疼惜地往席尔菲头上摸来摸去。

    「哼、哼哼,还是莉迪姐姐懂得什么叫做赏罚必信!」

    「……莉迪亚,你对这丫头真的太宠了。别让笨蛋得寸进尺。」

    「哈哈,现在稍微宠她一下,有什么关系嘛。」

    说着莉迪亚让她一头美丽的银发在风中摇曳。

    「我说啊,席尔菲,你——」

    就在我一边陶醉在过往,一边演戏的时候。

    我把意识从脑中播放的过往光景,拉回到现实。眼前发生了这样的事态。

    「呜……呃……呃……」

    即将演到打倒「邪神」的大高潮之际。

    该说台词的席尔菲,完全停下了动作。

    从她的样子看来,台词已经完全被她抛出了脑子。

    突然停住的戏,让观众渐渐开始交头接耳。

    「席、席尔菲……?」

    伊莉娜小声呼唤她,但她本人只以动摇的表情眨着眼睛。

    她完全陷入了恐慌状态。相信现在的席尔菲,脑子正渐渐变得一片空白。

    观众们充满疑惑的视线。

    后台则有班上同学们传来担心的视线。

    各式各样的视线,逼得席尔菲的心走投无路,恐慌益发严重。

    实实在在是一种恶性循环。

    ……真拿这丫头没办法。她说她修行了三年左右,但还是很需要人照顾。

    这个笨蛋,仍然是那个糊涂的「小妹」。

    「怎么啦,『邪神』!你怕了我这『魔王』,连话都说不出来啦?哼,原来你这家伙是这么软弱的敌人吗?」

    席尔菲,如果你还没忘记那个时候。

    「『邪神』啊,你——你是我肯定的对手。所以,你要有自信〈你是我肯定的女人,所以,你大可满怀自信〉。」

    你就该想起她〈莉迪亚〉说过的话,振作起来。

    她在那个时候,不就在满天的晚霞下,对你这么说过吗?

    「你已经够厉害了。」

    「可是,你有点太赌气。」

    「你不用觉得想帮上大家的忙,觉得非保护大家不可。你不必背起这种重担。」

    「这种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扛,尽管交给我们。所以啊,你——」

    「『什么都不用想,想做什么就去做。这样一来,一定会顺利。』」

    听到这句话,席尔菲睁大了眼睛——

    然后嘻嘻一笑。

    「我怎么可能会输给你这种家伙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喊出剧本上没有的台词,做出剧本上没有的行动。

    接下来的一切,都是即兴演出。

    席尔菲想怎么行动就怎么行动,我和伊莉娜帮她圆场。

    简直就像那个时候。

    舞台剧变得混沌到了极点,但观众们似乎反而开始看得起劲。

    一阵超越在先前之上的雷动欢声中,没有剧本的舞台剧继续演下去,接着——

    「唔喔!我、我打输了……!可、可是,我一定会再回……啊唔!」

    席尔菲已经完全就只是在演她自己。

    然而,尽管是这样收场。

    全场盛大的掌声与声援却良久不散,仿佛永远不会结束。

    舞台剧结束后。

    我们回撤到后台后,席尔菲立刻过来找我。

    她的脸微微泛红,似乎是对接下来要说的话觉得难为情。

    这种时候,她总是一直不开口,所以要由我来催她说下去。

    「辛苦了,席尔菲同学。你最后的即兴演出非常棒。」

    「嗯、嗯,谢谢你……全都……多亏了你。」

    「哪里哪里,没有这种事情。一切都是靠席尔菲同学的实力。」

    「……你真的很体贴呢。跟他……不对,他姑且是有那么一点点,真的就只是那么一点点……体贴。」

    席尔菲似乎在怀念过往,露出平静的微笑,低头说:

    「这次也给你和伊莉娜姐姐添了麻烦。真的很对不起。」

    她认真道歉的模样,让全班同学都瞪大了眼睛。

    这时,伊莉娜豁达地笑了。

    「你在说什么啊~!多亏了你,最后我和亚德都演得很开心!哪里有添什么麻烦,反而我们才想对你道谢呢!对吧,亚德?」

    「伊莉娜小姐说得没错。我也真的演得很开心。相信观众们也都感受到了我们的开心。这次的成功,是多亏了你啊,席尔菲同学。」

    席尔菲鞠躬而低垂的头猛地一震……

    她转过身去,不让我看到她的脸。

    「就、就是啊!这次最大的功臣是我!那、那我去巡逻一下!啊啊,真的好忙啊!」

    插图p004

    说着席尔菲跑了出去,我一直看着她的背影。

    ……这丫头还是一样好懂。

    我这样想着,笑了笑。

    ◇◆◇

    傍晚时分。席尔菲慢慢巡视被橘色的夕阳照亮的校内。

    她的心中洋溢着幸福感。

    亚德·梅堤欧尔。伊莉娜·利兹·德·欧尔海德。

    这两个人的身影,一直停留在她脑海中。

    尤其是……一想到亚德·梅堤欧尔,就觉得胸口一阵雀跃……

    那和她过去在莉迪亚身上感受到的感情,是相同的。

    「……我明明给他添了那么多麻烦,他还对我那么好。真没想到我还能再遇到这样的人。」

    她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回想舞台剧的来龙去脉。

    那个时候,她忘了台词而陷入恐慌的时候。他对她说的话,就和以前莉迪亚对她说过的话一模一样。

    大概也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会在他身上,看到了莉迪亚的影子。

    可是……不管怎么说,他就是亚德。不是莉迪亚。

    「莉迪姐姐,真的,你现在在哪里啊?……如果今天的舞台剧有很多人聊起,是不是姐姐就会听到?到时候……你就会……」

    就在她正要说完「来找我」这几个字之际。

    她看见了一名甩动白银色头发的女性背影。

    「姐、姐姐……!」

    席尔菲自然而然挪动脚步,跑向这名女性。

    「姐姐……!是姐姐……!就是啊,她那么喜欢庆典……!只要是有庆典……又有我在的地方,她怎么可能不来!」

    席尔菲热泪盈眶。

    三年来,她一直好想见她。

    尤其最近,更是想见得不得了。

    因为有很多事情,都想跟她报告。

    「姐姐!」

    接着席尔菲对她喊了一声——

    而看到她转过来的脸,席尔菲瞪大了眼睛。

    「……?请、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认错人了。尽管头发颜色相同,但这个人并不是莉迪亚。

    盛大的失望,从席尔菲身上夺走了表情与言语。

    接着沉默持续了一会儿,银发女性以仿佛看见了什么恶心事物似的眼神看向席尔菲,过了一会儿,从她眼前离开了。

    「……哈哈,我真像个笨蛋。」

    她微微眼眶含泪,转而自制。

    她就这么仰望着暮色渐浓的天空,喃喃说道。

    「我好想你喔,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