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动荡的勇者 第三十话 前「魔王」与魅魔族少女
    结束一场重头戏,另一出重头戏也进行得很顺利。

    到了这个地步,就愈想愈觉得,那「魔族」的犯罪预告说不定也只是虚张声势。

    到今天,校庆已经进行到第五天。包括今天在内,校庆期间只剩两天。我衷心期待校庆可以平安无事地迎来尾声。

    就如我刚才所说,校庆已经举办到第五天。到了这个时候,来宾们的注意力,似乎也会从摊位转移到剑王武斗会上。竞技场上满场的欢呼与热度,也比先前更加高涨。

    今天的比赛进行到了预赛淘汰赛的最终阶段,多半也成了带动观众热情的要因。各分组展开了高水准的战斗,顺利地逐一确定谁能进入到会内赛。

    自己人当中,伊莉娜、席尔菲,以及奥莉维亚,都已经确定打入会内赛。

    非常遗憾的,我也打进了会内赛。

    还没确定的,只剩吉妮一个,只是……

    我们坐在观众席上看着比赛的情形,看到的是她满身疮痍的模样。

    「呜、呜呜……!」

    她用自己的剑身,去格挡对方不开锋的双刃剑。就在刀剑互击的同时,她娇小的身躯就像纸片似的当场被掀飞。对手的力气大得非比寻常。

    这次吉妮对上的对手,是和奥莉维亚同样被视为冠军候补的高手。

    两者的实力差距,大得看在任何人眼里都是一目了然……应战的她自己,也开始显得怯懦。

    ……不行啊,这样下去肯定会输。怯懦会将仅剩的最后一点机会都冲走。站在我的立

    场,从很多方向来看,也希望吉妮能够晋级。所以——

    「吉妮同学!现在这时候要死心还太早了!你很强!你的实力,绝对不输对手!不要放弃希望,要奋战到最后!」

    我全力扯着嗓子呼喊。结果,大概是她听见了我的喊声,表情显然变了。从先前那像是已经气馁的表情,变得充满灼热的斗志。

    「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吉妮发出燃烧灵魂似的咆哮,往前冲刺。

    无论被打飞、倒地几次,都绝不放弃地战斗到最后,结果——

    大概是她的奋战让对手胆怯了,只见对手的身法微微一乱,露出了破绽。

    吉妮自然不会放过这出现在眼前的绝佳良机。

    「喝!」

    在尖锐的呼喊声中闪出的剑光,捕捉到了对手的颈子——一剑击晕了对手。

    『比、比赛结束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令人意想不到的大逆转!打进会内赛的,是无名的英才!吉妮·芬·德·萨尔凡选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主播的呐喊,观众席上掀起了这一天最盛大的欢呼。

    吉妮沐浴在观众庞大的热量中。她在场上东张西望……找到我的身影后,在她稚气未脱的美丽脸孔上,露出迷人的微笑,朝我一鞠躬。

    舞台剧再加上剑王武斗会。不枉我们在这两个重头戏节目不断宣传我们班的摊位,性感女仆咖啡馆连日大排长龙。

    当初我们在营业额上,被A班拉出了相当大的差距,但靠着宣传效果,如今战况已经逆转。只要照这样下去,我们班的营业额多半会微微超越A班。

    然而……

    「这样好吗,吉妮同学?你这个活招牌离开店里,不会影响营业额吗?」

    我一边走在洋溢着来宾活力的校庭内,一边向身旁的吉妮问起。

    「不要紧的~而且除了我以外,还有那么多漂亮的女生。何况……即使输给A班,也只会让伊莉娜小姐离开校园。坦白说我岂止没有损失,反而还只有好处。」

    吉妮露出黑心的微笑,发出哼哼的邪恶笑声。

    ……我最近在想,说不定这女生相当黑心。

    「不过这种事情就别提了!今天我们就好好享受这场校庆约会吧!」

    她嬉闹似的笑着,勾住我的手臂。

    眼熟的学生制服胸口处,大胆露出的巨乳包夹住我的手臂。这兼具柔嫩与性感的光景,将热气带到我的脸上。

    美丽的少女侍立在身旁,四周投来羡慕的眼光。这实实在在就是我前世学生时代里,心目中描绘的理想校庆过法之一。

    我一边感动,一边和吉妮一起去逛各种摊位。

    逛着逛着,就有许多来宾与学生,都如出一辙地指着吉妮说:

    「喂,你们看,她就是打倒了那个大剑豪的女生喔。」

    「真的假的?看起来实在不像啊。」

    「真没想到吉妮会打进会内赛耶。」

    「总觉得她最近好猛啊。和以前不一样,变得很强,而且……外表也变得更漂亮了。愈来愈有光环了呢。」

    走在路上一再听到这样的赞赏,让吉妮脸上露出了……与得意相反的表情。

    稚气未脱的美丽脸孔上,嘴唇紧闭,被桃色头发遮住的眼睛,有着阴郁的神色。

    「……问你喔,亚德。我……真的改变了吗?」

    听到透出强烈不安的这句话,我正要回答时——

    『各位来宾!校庭西侧的特设舞台上,即将举办由三年C班主办的选美比赛!比赛接受临时报名,无论是否有意报名,都请过来共襄盛举!』

    校内广播抢走了我说话的机会。

    「选美比赛……」

    吉妮喃喃说完,抬起本来略微低垂的头,看着我说:

    「亚德,问你喔,如果我说想参加选美比赛,你会吃醋吗?」

    她的声调中掺杂了玩笑与期待,让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吉妮抛头露面,容貌受到赞赏。我想象着这样的光景,脑海中浮现的感情……就只有喜悦。换做是独占欲强的人,或许会如吉妮所说,让心中萌生嫉妒。也许会觉得,本来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她,却变得必须和其他人共有。然而,对我来说吉妮是朋友……

    同时也有着师徒关系,让我有一半像是把她当成了女儿。

    我毫不隐瞒地说出了这样的想法,吉妮就露出了有几分开心,又有几分落寞的表情。

    「……我……想参加选美。」

    「这没问题……只是我必须巡逻,所以没办法看到你的好表现……」

    「不、不要,可是!选美会有很多客人来看!既然这样,那些『魔族』不也就会盯上吗!所以我想来看选美应该也会是『巡逻』的一环吧!」

    吉妮拼命诉说,想说服我。

    「……我想让亚德看我。这样……不行吗?」

    她这种眼看随时都会哭出来的模样,真有人狠得下心拒绝吗?

    「……我明白了。我会好好看着吉妮同学的活跃。」

    也是,她的说法并非完全没有说服力。相信选美比赛也的确会聚集人潮,不至于算不上是巡逻的一环。

    我下了这样的判断,吉妮开心地对我微笑:

    「那我们马上过去吧!要是赶不上报名,可就没戏唱了!」

    吉妮拉着我的手奔跑。

    她的脸上,有着掺杂期待与不安的复杂心情。

    选美比赛就如名称所示,是一种对女性的容貌做出评分,排出名次的比赛。

    搭建在校庭西侧的舞台上,报名参赛者依序一一上台,对客人展露笑容,或是摆出性感的姿势,夸示自己的美貌。

    『八号参赛者!梅莉小妹妹(十二岁)的女豹姿势!这是多么惹人怜爱!这就是萌的极致啊!』

    拿着麦克风的多半是一名三年级学生,只见他不断地带动气氛。

    主持人是男生,评审也是男生。观众也几乎全都是男生。

    因此周围的热度十分惊人,粗豪的欢呼声始终不断。

    一群女生沐浴在一群臭男生充满龌龊欲望的视线里。她们的脸上都有着不少优越感……但接着出现的少女脸上,就没有这样的神色。

    不只是没有优越感,她的脸上像是欠缺了所有的情绪。

    『现在登场的是十八号参赛者!莉莉丝啊啊啊啊啊啊啊!她身穿清纯的女仆装,但这不是在Cosplay!是她的工作服!她是侍奉高贵家族的女仆,所以各位观众,请千万别打她的主意!真的会受到惨痛教训,真的!』

    主持人喊得心有戚戚焉,这个叫莉莉丝的女生也配合他的呼喊,时而转身,时而摆出奇怪的姿势。她这么做的时候,脸上也没有任何情绪,让我有一种相当不可思议的印象——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莉莉丝妹妹好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是全世界最可爱噢!Lovely!Lovely!莉、莉、丝!超绝美少女莉、莉、丝!」

    一道格外大声的呼喊,撕开了粗豪的欢呼声……总觉得有点耳熟啊。

    呼喊的人物在喊话的同时,还跳出奇妙的舞蹈……他那粗胖的圆滚身体每次一有跃动,都有大量的汗水从他的胖脸洒向四周。

    我对这张简直像个白馒头似的脸……果然不陌生。

    ……这小子,该不会是——

    我心中萌生了强烈的问号。为了解决这个疑惑,我走向了疯狂舞动的馒头。

    「这位同学,你该不会是……艾拉德同学?」

    「啥啥!干嘛噢!不要跟我说话噢!我现在正忙着为莉莉丝加油——」

    他一副被打扰的模样看过来……

    「噗、噗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着发出与外表很搭调的猪一般的惨叫。

    从这反应看来是错不了,这小子肯定就是艾拉德。

    ……外表也变得太多了吧,再怎么说都太离谱。

    「我听说从那场决斗以来,你就把自己关在宿舍房间里……看样子你过得很不养生啊。」

    艾拉德本来的长相,说得难听是像爬虫类,说得好听则是野性的美形,但现在他全身肥滋滋的,看不到半点过去的影子。

    艾拉德全身冒出冷汗。

    「我、我我我、我没做任何坏事噢!是真的噢!所、所以请不要杀我!」

    上次的事似乎对他造成了相当大的精神创伤,只见艾拉德担心受怕地跟我保持距离……他说话的口气也变得好多啊,搭配上外表,简直判若两人。

    「请放心,我来这里是为了看朋友上台演出,会遇到你完全是巧合。」

    「是、是噢……」

    他这才完全放心似的松了一口气。聊着聊着,女仆莉莉丝的时间已经结束,从台上离开。

    「啊啊!已、已经结束了噢!莉莉丝妹妹——!你最棒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艾拉德手放在嘴边呼喊,结果莉莉丝回过头来……露出了些许微笑。看到她的这种表情变化,艾拉德也开心地笑了。

    「……说来失礼,但我真有点没想到。你竟然会支持别人……而且,还是声援自己的女仆,甚至还为她的活跃而欢喜。」

    「……我在你们面前表现出来的样子,全都是演戏噢。这才是我本来的样子噢。从小我就被灌输一种观念,要我不可以让人看扁了公爵家……所以,我才会每次都采取那种粗暴的态度噢……到了现在,就觉得以前的我,真的很傻噢。」

    艾拉德自嘲地说着。虽然不知道他所处的环境与心境有了什么样的改变……但一阵子没见,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种好懂的反派贵族。这点千真万确。

    「而且,你说的朋友,该不会是……」

    这句话说到一半,似乎就轮到她上场了。

    『好了,接着上场的是十九号参赛者!本校一年C班的吉妮学妹登场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吉妮在主持人的喊声中,走上舞台。

    也许是主办方准备的服装,她穿着与头发同为桃粉色的比基尼,模样非常性感……让场边的男生们,都不约而同送出比之前更热烈的声援。

    吉妮在舞台上散播笑容,摆出尺度边缘的姿势。

    该怎么说呢,她的这种模样,透出了一种超乎必要之上的拼命。

    她为什么会对这样的活动这么投入?

    我无法理解她的真意,正歪头纳闷。

    「……这样啊。她也想要改变啊。」

    艾拉德看着吉妮,悄声喃喃自语。

    「想要改变……是吗?我倒是觉得她已经变了。」

    「……也对,我知道你在照顾她噢。所以相信她一定变强了,也得到了各式各样的东西。这我看一眼就知道了噢。可是……被深深刻在内心深处的自卑感还没消失……虽然造成她这自卑感的元凶讲这种话,也实在是愚不可及。」

    艾拉德露出自虐的苦笑,叹了一口气。他的脸上,有着深沉的后悔。

    「……你之前为什么会霸凌吉妮?如果说你现在这样才是本性……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会欺凌别人的人。」

    「……这你就太看得起我噢。我只是个人渣。我明明知道霸凌她,会对她的人格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却还是输给了自己的软弱。我是个无药可救的丑陋混蛋。」

    艾拉德再度叹气,望向远方,开始述说:

    「她……吉妮的家族,代代侍奉我们家族,有一半像是在当我们的肉盾。吉妮家的人,代代都有着保护我们家的使命……吉妮以前就担任我的护卫,随时待在我身边。」

    「所以两位从小就认识了,是吧。」

    「对。只是我们的关系说不上是友好。从那个时候起,我就被灌输作为公爵家长子该有的言行举止。要我对王族以外的人说话都要高姿态,绝对不能被小看,要把其他人都当成蚂蚁之类的东西就好……坦白说,这不合我的个性噢。可是,我很怕老爸。当时的我,没有不听话这条路可以选。」

    「…………也就是说,贵族也有贵族的苦恼了。」

    「哈,没那么了不起噢。就只是一个软弱又糊涂的小鬼害怕爸妈,一直扭曲自己而已噢……当时的我,因为一直扭曲自己,又受到双亲沉重的压力,所以压力很大。在这种时候,第一次交到我手上的小跟班,就是吉妮。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反而让我觉得我得保护她才行,但尽管心中这么想,我却还是对迟钝的她很不耐烦。」

    于是不知不觉间,自己开始攻击她。

    艾拉德告解似的继续述说:

    「我嘲笑吉妮,在身心两方面都霸凌她……让我心中的压力渐渐消失。所以,我明知这样不好……却还是一直输给了诱惑。我为了逃避压力,霸凌吉妮,逼得她无路可逃……在她身上留下了到现在都还没消失的,一种叫做自卑感的诅咒。」

    舞台上的吉妮仍在散播笑容,夸示她丰美的肢体与稚气的美貌。她的表情艳丽……但还是让人觉得有点拼命。

    「……简直像是挣扎着要破壳而出啊。我这种人讲这样的话是不太对……但我放心了。」

    「放心……是吗?」

    「对……我每一天每一天,都觉得非得停手不可,但我就是没办法停手。所以……我很感谢你。多亏你那个时候打得我一败涂地,才有了这样的契机。有了不管是对我还是对她来说,都能促成我们改变的契机……吉妮似乎就因为这个契机,正在往好的方向前进。所以,我放心了。她的诅咒,已经渐渐在消失。只要继续下去,想必有一天……」

    「……她也许是这样,但你的诅咒呢?……你心中这些名为罪恶感,以及自我厌恶的诅咒,有望解开吗?」

    「哈哈,那就不可能了噢。我想,我肯定一辈子都要背负这些。」

    艾拉德露出苦笑,然后直视吉妮。

    他的眼睛眯得像一条线那么细,仿佛是被耀眼的光照得难受。

    「……我还没能对她好好谢罪。当时我对她的道歉,根本算不上道歉。只有当我能够诚心诚意面对她,真诚地对她低头……用某种形式补偿我之前对她的所作所为——到了那时,道歉才算结束。到时候……我的诅咒也才能够解开。可是……」

    我就是办不到——艾拉德这么说着,摇了摇头。

    「我会怕。我不敢面对她。虽也觉得事到如今哪还有脸见她,可是……该怎么说,就是会有一种没办法用言语形容的恐惧支配我的心……我想,你大概不可能会懂这种感觉吧。」

    「……不会的。因为我也背负着大同小异的东西。」

    我在艾拉德身上,看到了现在的自己。

    不敢面对自己犯下的罪行。不敢面对该道歉的对象。

    ……和我一样。所以——

    我到现在,还没办法告诉席尔菲「那件事」。

    「……我本来以为,你只是个得天独厚、令人看不顺眼的家伙,没想到你也挺辛苦的啊。」

    他似乎对我产生了亲近感,眼睛里有了平静的神色。

    但这也只有一瞬间,随即又以充满自我厌恶的眼神看向吉妮说:

    「选美比赛的结果,跟已经确定了没有两样啊。我本来打算从观众席上,祝福捧着冠军奖杯的莉莉丝妹妹……不过像我这样的家伙,不应该留在这里。」

    艾拉德这么说完,就快步离开。

    仿佛想逃开吉妮。

    他说得没错。

    吉妮获选为选美比赛的冠军,捧起了豪华的冠军奖杯。

    而现在——

    她拿着奖杯,走在我身旁。这样走着走着……

    「喂,你看她,是她耶,选美冠军。」

    「是喔~真不是盖的,有够漂亮的。而且胸部又大。」

    「好想跟她交往啊~……她旁边那家伙怎么不去死一死。」

    羡慕、嫉妒与杀意,直冲着我来。

    处在这样的状况下,吉妮不改脸上镇定的微笑:

    「哎呀~真没想到可以拿到冠军耶~这是不是表示我身为女人还算有点魅力?」

    「岂止是有点。吉妮同学,你很美,大可当个抬头挺胸的选美冠军。当然,你的美不限于肉体,心也一样美。你的身心都很美,我保证。只是由我这样的人保证,也没有任何权威就是了。」

    我以开玩笑的语气这么说,露出笑容。

    然而——吉妮并未以笑容回应,反而用认真的表情盯着我看。

    「你真的这么觉得?真的……觉得我漂亮?」

    ……啊啊,这和她在选美比赛中透出的情感一样啊。

    侵蚀她心灵的一种叫做自卑感的诅咒。这种诅咒透了出来。

    ……坦白说,我不觉得自己有办法消除这种诅咒。因为到头来,这个问题应该要由她自己来解决。

    然而,即使如此,我仍然心想,但愿这句话能多少帮助到她。

    我真挚地正视吉妮,开口说道:

    「你很美。所以,大可对自己有自信。」

    短短一句话,却蕴含了千言万语。

    不知道是不是吉妮感受到了我的心意,只见她的眼睛一瞬间微微晃动……

    接着,平静的微笑随即回到了她的脸上。

    「谢谢你……我觉得,有那么一点点能够喜欢自己了。」

    这句积极的话,是否意味着诅咒消失呢?

    如果真是如此……

    相信现在不在场的他,迟早也将迎来能够展颜欢笑的一天吧。

    我无法不祈祷这一天来临……

    ◇◆◇

    就在校庆的第五天也即将结束之际。

    天空暮色渐浓,来宾人潮也变得稀疏。

    尽管如此……一年C班所经营的性感女仆咖啡馆,仍然充满了活力。

    明明就快要打烊,却仍有许多客人迫不及待地排队。

    一群少年从远方看着这样的光景。

    是一年A班的学生。

    「喂,要怎么办啦?这样下去我们会输的。」

    一名学生对这群人的头目——也是担任班长的少年问起。

    「真没想到他们的宣传效果这么强大……!」

    「输了就要下跪磕头……!就算对男爵家的伊莉娜磕头,都已经令人生气,竟然还要对那些根本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平民磕头……!」

    看到其他学生之间都已经弥漫着败战的气氛,头目叹了一口气。

    「我们不是还剩下压箱的计谋吗?只要用上这方法,就能确实获胜。」

    「你、你说的计谋是什么?」

    连这种点子都想不到吗?这群家伙真是欠缺想像力。

    他暗自看不起这群人,说出自己的想法。

    「原、原来如此。的确,只要能做到……!」

    「就赢得了,可是……这会不会……太卑鄙了点?」

    「哼,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个。胜者为王,不是吗?」

    没有人反对头目——

    因此,他们趁夜展开了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