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动荡的勇者 第三十一话 前「魔王」将这群卑鄙的人付诸一笑
    校庆只剩两天。

    到此为止,发生了各式各样的事情……但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席尔菲。这个转学生就像一阵突如其来的风暴,引发了许多案件……回想起来,就觉得校庆的大部分时间,都被处理抱怨给填满了。

    奥莉维亚再三下令要她待命,但席尔菲就是正义感太强,无视这个命令。每天都自行巡逻,为整个学校带来破坏与混沌。

    于是呢,今天我也一样努力进行这巡逻兼道歉的巡视。

    我前往被那个笨蛋给添了麻烦的摊位,一间一间去低头道歉。这样的过程,就让我想起从前。在前世,我也常常为了席尔菲和莉迪亚她们搞出的问题,负起责任去道歉个不停……相信这个时代的人们,应该无法想象「魔王」对平民真心下跪磕头的样子吧。

    ……不说这些了,道歉巡礼进行到一半,很多人都找我说话。

    尽管其中也有充满恶意的话,但大致上都是出于好意。

    「剑王武斗会的会内赛,请你要加油!我支持你!」

    「之前谢谢你的建议!多亏你的建议,我们的店生意都好起来了!」

    听到人们对我说出这些温暖的话,就会深深体认到,我已经和人们打成了一片。

    在前世就不是这样。在「魔王」这个称号已经深入人心、杀神之旅也走到尾声那阵子,我已经完全被神格化……也因为这样,每个人对我都敬畏到了极点,让我根本没办法和他们打成一片。

    当我看到小兵们开心闲聊,凑过去想一起聊,就会……

    「嘎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魔、魔魔魔『魔王』大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为为为、为什么『魔王』大人会跑来这种地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各位,不用那么毕恭毕敬,我只是——」

    「唔……唔恶恶恶恶恶恶恶恶恶恶恶恶恶恶恶恶!」

    「啊啊!丹尼尔紧张到吐——唔恶恶恶恶恶恶恶恶恶恶恶恶!」

    ……他们一个个都会因为对我太敬畏,一看到我的脸,立刻就吐了出来。

    搞得根本没有办法谈话。

    而且真要说起来,一看到我的脸就呕吐,反而更加不敬吧?

    就因为有过这种事,我才会隐瞒「魔王」的身份去上学,但状况在校园里也没什么改变。

    「我、我说啊,如果你不介意,校庆那天,要不要跟我——」

    「啥?你谁?」

    「我是跟你同班的——」

    「谁管你啊,不要跟我说话啦。恶心。咳~呸!」

    这边则不是呕吐,是吐口水。害我很想死。

    这种难受的日子日积月累,最后我才会选择转生,不过……

    我真的很庆幸这么做。因为我又得以像现在这样,和人们打成一片。

    我满怀幸福的心情一间间去道歉,就被骂说:「你在嘻皮笑脸什么啦?真的有在反省吗?」但我完全不在意。因为我现在,正处在人生最高水准的幸福当中——

    「亚、亚德同学!事、事情不好了!」

    就在我飘飘然的当下,吉妮的喊声撼动了我的耳膜。

    听见她充满紧张与不安的喊声,我的心到刚才都还阳光普照,现在则迎来了紧张。

    「……怎么了?出了什么问题吗?」

    「详、详细情形我晚点再解释!总之请跟我来!」

    看来事态紧急,于是我任由吉妮牵着我,在校内奔跑。

    是「魔族」终于进攻了吗?不,感觉不到这样的魔力反应,校内也没有受到恐怖攻击的迹象。既然如此,吉妮会慌成这样,到底是……

    思考到一半,似乎就抵达了目的地。拉着我走的吉妮停下了脚步。

    结果我们去到的地方,就是我们班摆的摊位,也就是性感女仆咖啡馆的店铺前面。

    她一路走进店里,进到厨房。我从后跟去,一样进了厨房……才刚走进去,惨不忍睹的光景就映入眼帘。

    被粉碎的各式蔬菜散了一地。

    调理桌上,则排满了不知道如何才会弄成这样的焦炭化肉类与海鲜。

    就在这些食材交织而成的惨状正中央……

    「咿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大家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应该会变成这样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伊莉娜瘫坐在地,流出喷泉般的眼泪,嚎啕大哭。同学们围在她四周,以像是迎接世界末日的表情,看着眼前的惨状。

    「……不,我说真的,这是怎么回事?」

    到了这个时候,吉妮才总算解释给我听。

    「A班那些家伙,对我们搞起了最恶劣的破坏……!请你看一下这个!」

    吉妮说完,手指向木箱……里头装着被压烂的蔬菜。

    不,被毁的似乎不是只有蔬菜。

    肉类表面覆盖着一层白色的膜。这是霉菌吗?推测多半是以魔法造成的。

    海鲜也和蔬菜大同小异。尤其是作为重点菜单的虎鲨鱼翅,更是被分解得非常细碎,原有的美丽与魄力都已经无影无踪。

    另外,面粉大概是被洒上了校园里的古井水,结块的粉已经变成黄色。

    「你也看到了,很多食材都毁了。但伊莉娜小姐鼓励大家说,还有办法营运下去……首先,关于被压烂的蔬菜,她说这些还能用,说要做些菜出来给大家看,结果就变成这样。」

    吉妮看着还在嚎啕大哭的伊莉娜,重重叹了一口气。

    「伊莉娜小姐的烹饪技能,是毁灭性的糟糕。」

    ……啊啊,原来啊。原来这惨状是这么回事啊。

    「我和大家也都不敢置信。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这么彻底地毁掉这些食材呢……她的技术就是这么差劲……不,从某个角度来说也许是天才,甚至让人忍不住怀疑她是不是故意的。竟然能把种种高级食材弄得比厨余还不如,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办到的事情。」

    她的口气显然蕴含了压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看着伊莉娜的眼神也显得尖锐。

    「……就这么回事,我们的食材已经见底。就在伊莉娜小姐亲手摧残下,能用的材料也几乎都没了……店里再也出不了餐点了。」

    「唔,这事态的确很严重啊。本店虽然是以能和少女相处为卖点,但只靠这点是不够的。还是要提供美味的餐点,营业额才会成长。」

    「你说得没错。所以,再这样下去,客人会渐渐减少……我想到了最后,营业额会稍稍输给A班。」

    你能不能想点办法,打破这个僵局?

    不只是吉妮,所有看着我的学生,脸上都有着这样的表情。

    就在这样的情势下,席尔菲走向伊莉娜。

    「不、不要紧,伊莉娜姐姐!大家不是都说,烹饪重要的是爱吗?所以,你看,这厨余也是不折不扣的餐点!」

    「厨、厨余……?」

    「只要充满了爱就没有问题!烹饪就是这么回事!就算外观和味道差劲透顶,只要有爱就没问题!」

    「差、差劲透顶……?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个笨蛋大概自以为在鼓励她,但笨蛋终究是笨蛋。

    席尔菲似乎没有自觉到,自己已经给了伊莉娜最后一击,不知所措地慌了好一会儿……但后来似乎想到了什么主意,只见她啪的一声拍响双掌。

    「对、对了!只要去跟其他班的摊位讨食材就好了!」

    听到这句话,学生们不约而同「啊啊!」了一声。本校乃是名门学校,贵族是不用说,平民也多半出自地位较高的家庭。因此总是有种倾向,会在下意识排除对人低头或容易被人看不起的行为。

    「的确,只要从别班借到食材……!」

    「不,可是,这样很没尊严……」

    「现在是讲这种话的时候吗!我们只差一步就要拿到最优秀奖了耶!比起这种名誉,去跟别人低个头有什么大不了的!」

    在多数人同意之下,我们决定去跟别班低头,找他们借食材,只是……

    「不要!有多少食材都不会借给你们!」

    所有班级都不留情面地拒绝。理由就是……

    「我们班也被那个笨蛋〈席尔菲〉添了很多麻烦!谁会去帮她待的班级!」

    每个人都异口同声地说了。

    说最讨厌席尔菲。

    说不想帮助席尔菲的班级。

    看来就连她,也因此大受打击。

    「大、大家……我、我……」

    她冒出冷汗,垂下表情黯淡的脸。

    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席尔菲身上。

    然而……没有一个人责怪她。

    不只是平民,连想要名誉的贵族,都并不责怪席尔菲。

    大家都明白,席尔菲并非单纯是个麻烦制造者。

    因为透过这些日子里的相处,大家都已经知道她是个善良的少女,随时随地都在为别人行动。

    「……算了,这次没办法。」

    「也是。虽然拿不到第一名是很遗憾。」

    反而大多数人说话的口气,都像在安抚席尔菲。

    「可、可是……!一、一旦输掉……我就会害得姐姐要……!」

    话题带到伊莉娜身上,但她当然不会怪席尔菲。

    只见她为难地微微一笑,只轻轻说了声:「不要紧的。」

    ……想来被她骂上几句,对席尔菲来说还好受得多。

    罪恶感让眼泪开始沾湿席尔菲的眼睛。

    ……真是的,这小妹实在是很需要照料。

    「席尔菲同学,你忘了我们的那个计划了吗?」

    我扯起嗓子,制止了她的眼泪。

    「那、那个,计划……?」

    「哎呀,看来你忘得一干二净了。你之前不就跟我提过,遇到这种事情时的因应方案吗?」

    席尔菲不解地歪头纳闷,我对她露出微笑。

    「如果你忘了,就由我来替你打破这个僵局吧。」

    每个人都瞪大眼睛看着我。

    ……放心吧,席尔菲。

    你这个新的安身立命之地,就由我来保护。

    ◇◆◇

    校庆第六天也迎来了傍晚时分……

    一决雌雄的瞬间眼看就要来临。

    一年A班经营的摊位——比基尼少女咖啡馆的后场里。

    以班长为中心的一群人,抽着烟管烟,聊得十分起劲。

    「我们店的总营业额,已经达到史上最高。也就是说——」

    「肯定拿得到最优秀奖,而那碍眼的男爵家女儿也会消失。」

    所有人哈哈大笑。在他们看来,这件事的目标始终是伊莉娜。虽然元凶是席尔菲,但那种平民的下场,对他们这些贵族而言无关紧要。贵族只对贵族有兴趣。

    看在他们眼里,伊莉娜与她的家族非常碍眼。

    明明出身男爵家这种最底层的地位,却被吹捧为英雄,发言权与影响力,与公爵家相比都不逊色。

    对他们这些生于中阶贵族之家的人而言,这种特例再令人生气不过。

    「只要英雄男爵的女儿消失……一年级最有影响力的集团就会变成我们。而且公爵家的艾拉德,也早就弄得和退学没太大分别。」

    「对。可是……那个平民呢?」

    「亚德·梅堤欧尔,是吗?他的确也很碍眼,但终究只是平民,多半没办法闯进我们贵族的领域吧。」

    看在班长眼里,亚德·梅堤欧尔只不过是个魔法本领高超的村民,终究只是个平民。以整个人的格局来看,是自己比较高。因此他有着一种确信,认为亚德·梅堤欧尔这个人不足为惧,不是值得注意的人物。哪怕实力再怎么强,社会也没有好混到只靠实力就能无往不利。

    「呼……在这里闲聊,大家也差不多腻了吧?我有个有意思的点子。」

    「哦?说来听听。」

    「我们去一趟C班的摊位逛逛如何?我们的胜利已经确定,所以我们身为胜利者,去对落败者施舍点营业额。这样挺讽刺的,不是很有意思吗?」

    「哈哈,这主意好。真想看看他们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他们表示赞同,起身离席。然后走出自己的摊位,前往C班的摊位——性感女仆咖啡馆。

    已经没有人在排队。毕竟校庆尾声已近,到了这时候,不可能还有那样的盛况。这点A班的店面也是一样。

    「好了,就不知道里头是什么情形啊。」

    「我看除了我们以外,根本就没有客人吧。」

    「如果是这样,我们就狠狠嘲笑他们吧。」

    一群人贼笑兮兮地走进店里,结果——

    这一瞬间,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令他们意外到了极点的光景。

    店内一片门庭若市。

    显然比他们的店更加热闹……

    「「「主人!欢迎回来!」」」

    就在他们大惑不解的当下,一群女生穿着充满性感魅力的改款女仆装,大声打了招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她们的眼神中有着胜利的自豪。

    就在班长准备对这种令他看不顺眼的眼神开口说些什么之际——

    「欢迎光临。」

    听到了这么一句响亮而流利的话。

    是亚德·梅堤欧尔。他露出怡然自得的微笑,又说:

    「来,A班的各位同学,我们准备了你们的座位,这边请。」

    听他的口气,仿佛早料到他们会来。

    这让他们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不只是班长,整群人都是一样。

    不管怎么说,总不能杵在店门口,于是他们在亚德的带领下,前往位于店内角落的座位坐下。这时一名女仆拿了菜单来,他们翻开来一看……

    「……这是什么?」

    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各种陌生的菜名。

    这不对劲。和他们掌握到的菜单内容完全不一样。

    「呜……!喂,随便送些饭菜上来!」

    要求解释菜色,无异于暴露自己的知识不足。因此众人才会选择这样的说法。而在等着餐点送上的时候,他们面面相觑。

    「喂,情形不太对劲啊。」

    「为、为什么会这么热闹?食材应该——」

    「嘘!我们身在敌地,不要随便乱说话!」

    「不、不过,应该不会有问题吧。虽然他们多半耍了些小聪明,但终究——」

    热烈的谈话声中,他们点的菜接连端了过来。

    这间店主要的卖点不是餐点,而是女性,所以当然会有各式各样的特别服务。然而性感魅力对于以班长为中心的这群人,当然不会管用。

    每个人都已经碰过女人,早已丢弃会输给性欲的精神状态。

    因此,他们对于女生群的招待全都嗤之以鼻,然而……

    对餐点就不是这样了。

    「这牛排的美味……!可不寻常啊……!」

    「我本来觉得这黄金手抓饭,名称未免太夸张,可是……这、这美丽的光芒……!味、味道也格外好……!」

    「这道名称莫名其妙叫什么拉面来着的菜……乍看之下和通心粉汤有点像,可是……这面的口感和风味……!是我从来没尝过的面类料理……!」

    无论多么想贬低对手,但还是说不出这些餐点难吃。那等于是在宣传自己的舌头坏了。

    看到这群人懊恼地咬牙切齿,亚德·梅堤欧尔笑眯眯地说道:

    「各位享用的这些菜色,食材都是『一群非常好心的人』带给我们的。」

    听到这句话,众人都全身一震。

    难道这是……!

    「各位知道有种用在肉类的技法叫做干式熟成吗?就是让肉类干燥熟成,增加肉的风味与鲜味。尤其是……熟成程度达到表面覆上一层白霉的牛肉,叫做熟成牛肉,滋味和普通的牛肉有着明显的区隔。」

    霉菌——那不是他们搞破坏的成果之一吗?

    「食品的卫生管理当然是万无一失,还请放心……接着是黄金手抓饭。这也是有一群好心人,特地帮我们把鱼翅弄得稀烂,我们也就用来替米饭调味,并营造外观上的豪华感。滋味是不用说,闪着黄金色光芒的鱼翅碎片,应该也是非常美的点缀吧?」

    他们哑口无言。

    这也就是说……

    「再来是拉面。这也是有一群好心人,帮我们为面粉洒上古井的水。这水似乎有着类似碱水的性质。顺便告诉各位,碱水就是碱性很高的水,跟面粉混在一起来揉制,就能够做出有着独特风味的面。」

    他将他们的所作所为,全都化为了正向的助力……!

    「哎呀,这世上真的是有人非常好心,怎么感谢都不够。多亏了这群好心人,我们岂止是撑过了校庆尾声……甚至还能够拿到最优秀奖。」

    他微微一笑,表情的确平静,然而……

    班长在他的表情下,感受到了一种魔鬼般的恐怖。

    看来除了自己以外,这些人全都有着「一切都适得其反」或是「怎么运气这么差」之类大错特错的感想。

    他们错了。他们的运气的确很差……但更应该着眼的点,在于亚德·梅堤欧尔这个人的知识量与机智。

    熟成肉、碱水,这些名称他们听都没听过。换做是正常人,看到肉发霉、面粉被洒了水,就会判断这些食材不能用了。

    而这个人却以谁也不知道的知识,度过了这个难关。

    对于鱼翅,则是换了种用法,将鱼翅升华为崭新的招牌菜色。换做是普通人,看到鱼翅被毁得不成原形,也会认为已经没有价值而废弃。这个人却……!

    (我本来小看了他,以为是平民就不用在意,但我得改变想法才行。)

    (该排除的不是伊莉娜——)

    (是亚德·梅堤欧尔……!这小子才对……!)

    相信迟早有一天,这个平民将会威胁到他们这些贵族的领域。

    班长怀抱着这样的预感,瞪着亚德·梅堤欧尔。

    (这次我输了。可是……这次你抓住的胜利,将会让你身败名裂。)

    他满心的敌意在翻腾。

    然而,就连这些敌意似乎都被看穿……

    让他脸上流下一道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