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动荡的勇者 第三十二话 前「魔王」与最优秀奖
    用来打破僵局的知识,是从过去的下属身上学来的。

    我的下属当中,有很多人是来自异世界,能够度过这次的危机,大半都是多亏了他们。真的是得好好感谢这些以前的下属。

    ……不过话说回来,来自异世界的下属,都说他们来自一个叫做日本的国家。

    他们的世界里,没有日本以外的国家吗?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全都只谈论自己国家的知识,对于其他国家则一概不提。

    当时我对异世界并没有太多兴趣,也就并未问起,然而……

    现在回想起来,就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下次遇到异世界人时,就针对他们的世界多问问看吧。

    言归正传,我们将A班搞的破坏化为机会,度过了难关,顺利迎来了校庆第六天的结束。由于摊位在这一天就会撤掉,所以从某种角度来看,也可以说今天就是校庆的最后一天。

    接着立刻就听到校内广播,下令所有学生待命。因为接下来要统计各摊位的总营业额,决定哪个班级能够站上所有班级的顶点……也就是最优秀奖得奖班级。

    我们在教室里等了一会儿后,统计似乎就完成了。校内广播指示所有学生前往操场。我们听到这样的广播,也怀着紧张与期待开始移动。

    而到了现在,就在聚集了许多学生而显得拥挤的操场内。

    我们等待走上台的校长葛德伯爵致词。

    他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并开口说:

    「首先,我要对各位同学说声辛苦了。这六天来,想必各位经历了各式各样的辛劳。相信这一定会成为各位未来的资产。这六天,以及校庆前的准备期间里所培养出来的一切,各位同学千万不能忘记。」

    他先把身为教育者该说的话都说完,然后深深吸一口气:

    「好了!那么我们马上就来发表今年的最优秀奖得奖班级吧!即使得到这个奖项,也并非能够因而得到什么有形的事物!然而,你们的名字将会留在本校的历史上,永远被传颂下去!」

    也就是说,虽然得不到物质的奖赏,但能够得到荣誉是吧。在某些时候与场合下,荣誉也可能带来更大的正向作用。本校乃是名门学校,名字能留在校史上,相信出社会之际,也将带来一定的地位。

    至于说哪个班级会得到这个荣誉——

    「一年C班!这群新秀刷新了历代最高营业额纪录!是今年的最优秀奖得主!」

    听到结果的瞬间,我们班的同学们都大声欢呼。

    「太棒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哼,我们那么竭尽心力,得奖也是当然的吧。」

    「虽然发生了很多事……不过最后的关键是席尔菲的点子啊!」

    席尔菲围绕在众人的笑容当中,为难地搔了搔脸颊。

    她直到前不久都还是被批判的对象,如今却被赞颂为班上的英雄。

    我把用来度过最终危机的构想,说成是席尔菲想出来的。

    结果,她成了拯救全班危机的英雄……

    顺利保住了她在校内的一席之地。

    虽然把功劳让了给她,但我当然不可能会后悔。我心中有的反而是松了口气的感觉……真是的,这小妹照顾起来可真费事。

    「那么,集会就到这里解散。校庆实质上已经结束……但明天还有剑王武斗会的会内赛。各位尽管在校庆好好玩到最后吧。」

    校长一声令下,学生们各自离开了操场。

    这时伊莉娜带着席尔菲和她的跟班,走到他们面前。

    没错,就是去找A班那些人。

    「我们赢了!好了,就请你们遵守约定,对我们下跪磕头吧!」

    「呜……!」

    听到她这句话,对方全都露出了忿忿的表情。

    结果不知不觉间,我们全班都聚集到了伊莉娜他们身边,瞪着A班的人。看来先前那些搞破坏的举动,已经让全班同学都愤慨不已,迫不及待地等着能够出一口恶气的瞬间来临。

    而在这样的情势下,A班的学生似乎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班长与他的跟班身上。这些人纷纷说事情和自己无关,匆匆走远。

    变得完全孤立无援的班长等人,瞪着伊莉娜等人好一会儿,随后露出像是厚起了脸皮的笑容说:

    「我不记得有过做过这种约定啊。」

    他嗤之以鼻,若无其事地背弃了曾经宣誓过的承诺。

    其实会有这种情形也在意料之中,但伊莉娜他们当然不会接受。

    「啥?你以为这样说得通吗!」

    「伊莉娜说得没错!赶快给我下跪磕头啊,你们这些混蛋!」

    「还搞了那么多破坏,你们这些邪魔外道!」

    尽管嘘声四起,但班长与他的跟班,都一脸风凉地耸了耸肩膀。

    「我们实在无法理解,你们为什么会这么生气。搞破坏?别说得这么难听。我们怎么可能做出那么卑鄙的举动?还是说……你们有什么证据?有什么确切的证据,可以证明我们做了些什么?」

    他们这么一说,我们也只能默不吭声。他们的行动很巧妙,绝对不留下能够连到他们身上的痕迹。这些地方他们的确做得非常完美。

    「好了,那我们就失陪了。」

    他们这么一说,就转身背对我们准备离开——但就在这时——

    担任校长秘书的女子走向我们,开口说道:

    「各位要去哪儿,我是管不着。只是一旦各位离开,就会受到退学处分。」

    秘书官让眼镜闪出光芒,让A班这些人都瞪大眼睛看着她。

    「退、退学!这话怎么说?」

    「哪有什么怎么说,我可不准各位说不知情喔。各位违反了校庆的规则。明明再三说明过,不可以动用家族的力量,但各位完全不当一回事地犯了规。」

    「你、你说这种话有什么根据——」

    「证据齐全得很。各位难道真以为像你们这样的小孩子,骗得过我们大人的耳目?……只是话说回来,即使没有证据,你们也非得听我们的不可。你们和我们,谁的立场高,你们应该不会不懂吧?」

    看到秘书官的嘴唇露出充满嗜虐心的笑容,A班这些人都冒出冷汗。

    「当然了,你们和C班结下的梁子,我们也都掌握到了。而当我把你们的舞弊行为报告给校长知道……校长说尽管各位违规,但创下史上第二的营业额,仍然很了不起。因此只要各位遵守约定,对C班的各位下跪磕头,就不追究各位的违规。如果各位要违背约定,就要将各位从本校放逐出去。校长就是下了这么一个决定。」

    秘书官以冰冷的目光看着他们,逼他们做出选择。

    「要下跪磕头,还是把被名门学校开除这样的污点刻在经历上。就请各位选自己喜欢的路走吧。」

    「呜、呜……!」

    以班长为首的这群人,全都露出苦闷的表情。然后……

    「该、该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班长大声嘶吼着跪下……把双手和额头往地上贴。

    接着他的跟班们也都执行了下跪磕头的行动。

    这些用卑鄙的手段欺凌我们的人,全都跪伏在地。

    这样的光景,似乎让我们班的同学们都出了一口气。

    「嘿!活该!」

    「哼哼哼……!伯爵家嫡子下跪磕头的模样……!这我可一辈子都忘不了啊……!」

    「呵呵呵呵呵!今天应该可以睡得很甜呢~!」

    不分平民、贵族,看到眼前的光景,都相视而笑。

    大概该感谢A班那些人,为我们班的团结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吧。

    「……给我记住,亚德·梅堤欧尔……!」

    A班班长不知为何地对我抱持敌意。

    这种恼羞成怒,我哪能一一记住,所以决定赶快忘掉。

    就这样——

    我们与A班的梁子,就此做了个了断。

    之后,我和伊莉娜、席尔菲、吉妮,四个人回到宿舍……

    按照先前的决定,我们办了个小小的庆功宴。

    四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各自举起倒了葡萄酒的玻璃杯。

    「那么,我们来干杯吧。庆祝我方的胜利……干杯!」

    「「「干杯~!」」」

    众人配合我起的头,将玻璃杯碰在一起。

    我将这碰出清脆声响的杯子拿到嘴边,一口气喝完了葡萄酒。

    赢得胜利后的酒,果然好喝。

    我们干杯过后,各自时而吃起下酒菜,时而开瓶新的酒,随意走动交谈。

    所有的内容,都是对我的赞赏。

    「哎呀~不过话说回来,要是没有亚德在,我们已经输了吧。」

    「真的!真不愧是我的亚德!实实在在是班上的英雄!」

    「承蒙各位夸奖,实是惶恐之至。可是……这次的胜利,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靠了大家的努力。这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三位也真的辛苦了。」

    我说出慰劳的话,微微一笑。结果——

    席尔菲直视着我,面红耳赤地开了口。

    「我、我说啊,亚德。我一直误会你了。我以为你是『魔王』的转生体……可是,看样子是我弄错了。因为你好体贴,好靠得住……又、又好帅气。」

    ……我说席尔菲啊,听你的口气,岂不是等于在说「魔王」就不体贴、不可靠、又很逊吗?

    你再不给我收敛一点,小心我真的揍你喔。

    明明受到赞美,但我一点也不高兴。

    ……席尔菲对我的这些心情毫不知情,一张脸涨得愈来愈红,继续说道:

    「这次真的给你添了很多麻烦。不管什么时候,事态都被我弄得更棘手……可是,你总是一句抱怨都没有,帮我收拾善后。」

    「我只是做了身为学友,理所当然该做的事情。不需要放在心上,席尔菲同学。」

    换做是前世,我大概会骂说「真受不了,看你这笨蛋给我添了多大的麻烦」,然后赏她一拳,可是一旦现在做出这样的举动,无异于揭穿自己=「魔王」,所以我硬把这口气忍下来,回答得很温和。

    结果席尔菲目光低垂,过意不去似的说:

    「最后的部分,弄得好像我抢走了你的功劳……真的很对不起。可是……我觉得多亏了你,我才不用失去重要的事物。」

    接着,席尔菲仍然涨红了脸,嘴唇颤动,深深吸一口气。

    「谢、谢谢你,亚德·梅堤欧尔!」

    她难为情地喊出道谢的话,然后就再也不敢直视我的脸似的,撇开了脸,丢下一句「我、我去上个厕所!」就离开了房间。

    「……看这样子是被攻陷了啊~错不了。」

    吉妮看着门,喃喃说道。

    「攻陷?这话怎么说?」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席尔菲小姐喜欢上了亚德。」

    「这!」

    伊莉娜瞪大眼睛,五味杂陈地嘟囔着。

    ……她喜欢上我?

    别这样。真的别这样。我连想象都不想。

    「嗯~我其实不太喜欢席尔菲小姐~可是,如果当成后宫成员来考量,就还算挺不错的。她有种妹妹路线的感觉。而我找来的女生里,刚好就是比较缺妹系呢~」

    吉妮先喃喃自语了好一会儿,然后眼神发亮地看着我说:

    「我想就在不久的将来,会发生表白事件!为了到时候着想,我想你最好趁现在先想好怎么回答!」

    「不……哈哈,饶了我吧……」

    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发出这么苦涩的笑。

    而我正想着这样的念头——

    「……我回来了。」

    席尔菲似乎上完了厕所,回到了房间。

    「你、你你你、你回来啦?好快啊!」

    「……嗯。」

    伊莉娜大概是还在想着吉妮说的话,态度有点不自然。

    然而,要说不自然……我总觉得席尔菲也有点不自然。她也和我跟伊莉娜一样,被吉妮的话给牵着走了吗?

    总觉得席尔菲频繁地对我送出视线……

    ……如果说,她真的喜欢上我。

    我没办法回应她的这番心意。

    我没有这样的资格。

    ……趁现在先考虑被表白时要怎么回答……是吗?

    如果那样的一刻会来临,到时候……

    我大概就要把一切都告诉她。告解自己犯下的罪行,揭露自己并没有资格接受她的好感。

    ……我无法不祈祷这一刻不要来。

    就像艾拉德还无法面对吉妮。

    我也同样——

    只有这件事,我不想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