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动荡的勇者 第三十三话 前「魔王」VS——
    持续了一周的校庆,今天终于也到了最后一天。

    这天,我们首先从早到中午,都忙着撤除各个摊位,然后从中午到晚上,则是最后一个庆典的开幕。

    没错,就是剑王武斗会的会内淘汰赛。

    确定所有摊位都撤除后,再度请一般来宾进场……

    现在,座落在校庭内的斗祭场观众席被大量的观众填满,热度几乎直冲天际。

    我和伊莉娜他们,透过设置在准备室的水晶型播映器,看着这样的状况。

    对我来说,大场面已经是家常便饭,并不特别紧张,但伊莉娜与吉妮似乎并非如此。她们看来有着一定的紧张感,从刚才就一句话也不说。这点,以奥莉维亚为首的其他斗士也是一样……

    非常令人意外的,是连席尔菲也双手抱胸,默不作声。

    在这种庆典的热闹当中,她总是会非常兴奋,缠人到令人烦躁,然而……

    从昨晚起,我就是觉得她的模样非常不对劲。

    席尔菲瞪着水晶映出的光景。可以看到第一场比赛,眼看就要分出胜负。

    会内淘汰赛重视意外性,所以对战组合是以随机方式决定。

    竞技场正中央的上空,飘着巨大的水晶,上面映出各个选手的名字,随时消失……这样的过程反复了一会儿后,显示出两个名字,然后静止。

    第一场比赛,是席尔菲对上外来的参赛者。

    「你、你要加油!」

    「也不是不能帮你加油啦。」

    听到伊莉娜与吉妮两人的声援,席尔菲的反应是:

    「……嗯。」

    她不苟言笑,面无表情,与对手一起走出了准备室。

    「总觉得她不太对劲呢。」

    「她是在烦恼啦。烦恼要在什么时机对亚德表白。这样子打得赢比赛吗?」

    关于烦恼这件事,我能够同意。

    席尔菲看起来的确像是对一件事陷入沉思。

    而这样的她,打出的比赛内容……果然不像她的作风。

    实在太安静、太冰冷。我不曾看过她这样打斗。

    结果是压倒性的胜利。实力差距太大固然也是原因之一,但她冷静沉着地应战,毫无破绽,甚至让人同情起对手。

    「好、好厉害啊,席尔菲。和平常根本判若两人嘛。」

    「感觉很投入啊~……不知道是不是盘算老套的计划,先拿到冠军,有了好表现之后再来表白之类的?」

    吉妮的发言就先不去理会。伊莉娜说得没错,现在的席尔菲简直不是同一个人。

    她回到准备室后,仍然完全不展现任何开朗的气息,也看不出她的眼睛在看哪里。

    这样的情形,连奥莉维亚都歪头纳闷。

    席尔菲到底是怎么了?难不成真的就如吉妮所说,患了相思病?

    问号找不到出口,在我脑海中翻腾个不停。

    然而——

    『第一战是以压倒性的实力差距分出了胜败!那么,下一场比赛又将有什么样的转折呢?轮盘,启动!』

    下一场的对战组合决定的瞬间。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就、就在第二场,竟然!竟然这么快就实现了世纪大对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脑子一片空白,把对席尔菲的疑问都抛诸脑后了。

    结果第二场的组合是——

    『传说的使徒奥莉维亚大人,对上——最近轰动社会的大魔导士之子!亚德·梅堤欧尔!活传奇与头号新人这么快就对上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场上气氛沸腾再沸腾。相反的,我的气势则已经落到冰点以下。

    「少年英雄对上传奇啊……!」

    「两者我都想打打看……不过没办法。」

    「那小子魔法很拿手……可是,就不知道他的剑技对奥莉维亚大人管不管用。」

    参赛者们也都立刻热烈起来,伊莉娜与吉妮也不例外。

    「亚德加油!你绝对不要紧的!就算对上奥莉维亚大人也打得赢!」

    「我会把你大获全胜的英姿,牢牢烙印在脑海中的!」

    再来——当事人奥莉维亚,则竖起黑色的猫耳与尾巴,美丽的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正视着我。

    「这么快就如愿对上啦,亚、德、同、学~?」

    她脸上的表情显得友善又阳光……内心翻腾的心情却是相反。

    就在这场比赛里弄个清楚,视情况……

    要让我好好吃上一整套老姐地狱折磨全餐。

    她表情透出的意图,让我冒出冷汗。

    「两位选手,轮到你们上场了,请进场。」

    工作人员来到准备室内……我上次想这样拔腿就跑,已经是多久以前啦?

    我和奥莉维亚并肩走向场内。

    在迎来对峙的瞬间前,我拼命动着脑筋。

    ……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我最不想遇到的情形。

    我自己的期望,是对上伊莉娜或吉妮,然后不着痕迹地放水,让出胜利。

    但既然对手是奥莉维亚……要不着痕迹地放水可就难了啊……!

    但我还是得硬着头皮做到。

    老姐拿出真本事折磨人,我可敬谢不敏。那不是开玩笑,精神都会被破坏的。

    我还想和伊莉娜他们共度开心的校园生活。

    因此,这场对决……

    我要卯足全力演出一场苦战,让谁也看不出我放水,就这样打输。

    这样一来,就可以洗刷我=「魔王」的疑云。

    我下定决心,做出觉悟,握紧了主办方配给的不开刃剑——

    我在会场正中央,和奥莉维亚对峙。

    『好、好厉害的对峙!两者的身体就发出非比寻常的斗气……大概是被这些斗气震慑住了吧,从刚才整个场上就只听得到我的声音!』

    放水——但要不被拆穿,就得拿出一定程度的真本事。

    因此我至少在发出斗气时出了全力。

    虽然我一点干劲都没有。

    「啊啊,好怀念啊,这感觉……你的气,和他一模一样。」

    「……承蒙您夸奖,光荣之至。」

    我们简短地讲了几句话,接着——

    就在宣告比赛开打的瞬间。

    「好久没有跟你一起玩玩啦,『蠢弟弟』。」

    奥莉维亚全身发出剧烈的杀气——

    一眨眼间,她已经拉进了距离。

    剑光一闪。这朝着我的天灵盖垂直挥出的一剑,一会儿后,分裂为超过一百道的斩击。

    从最先瞄准的头部开始,指尖、下臂、上臂、躯干、丹田、大腿等等,只针对所有部位的要害,精准地砍了过来。

    在一瞬间发出无数斩击的这一招,奥莉维亚称之为「刹那太刀·一式」。

    她的功力我当然了如指掌,要闪开是轻而易举……然而,这个时候我还是特意挨个十分之一的斩击吧。

    「呜!」

    实在有点猛啊。包括头盖的一部分在内,有十处骨头有了裂痕。

    可是,这样就对了。全都躲开,无异于宣告自己就是「魔王」。

    所以,多少得挨一些攻击才行……而我也必须攻击。

    「去!」

    我尖锐地一吐气,挥出双手握住的剑。剑撕裂空气划出半圆,好歹也算是我使出浑身解数的一招。

    「太慢了。」

    就如我的意图,这一剑被躲过,我挨了她回的一招,被打得飞到竞技场边缘。

    『……咦?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实、实在太快,我、我看不懂……!不知不觉间奥莉维亚大人已经移动,亚德选手被打飞……!眼、眼前这情形是不是代表奥莉维亚大人占优势呢!』

    能够看懂刚才那一回合内容的人,多半两只手就数得完。

    因此每个观众都对我们表示赞赏。占优势的奥莉维亚不用说,对我也表达了一定程度的肯定。

    然而,观众的感情一点都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奥莉维亚的脸。

    ……她直到先前还有的笑容,微微变得黯淡。

    很好!这表示她产生了犹豫!看我就这么骗到底,漂亮地输掉!

    我燃起了对落败的斗志,重重呼出一口气。

    「剑神果然名不虚传啊。可是……要估量我的实力,可还太早了呢。」

    我先撂下这句显得斗志十足的天真台词。

    这次换我跨步上前。

    接着挥出适度放水的斩击……展开像样的招式应酬,往奥莉维亚的颜面砍中了一剑。

    她的额头留下一条细细的红色流线,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刻下了朱红色。

    『喔喔!奥、奥莉维亚大人!我、我们的活传奇!流出鲜血了!这、这不得了啊!亚德·梅堤欧尔,十五岁!年纪轻轻,就将活传奇捕捉到了射程范围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场上一片哗然。但这在我意料之中。

    毕竟要是一招都没砍中就打输,就太不自然了。

    然后,只要营造出这样的过程——

    「……有意思。」

    奥莉维亚其实很容易起劲,只要砍中她一剑,她肯定会拿出真本事。

    而她发出的杀气,也比先前更凶煞——

    「你可别死啊。」

    她有如冰霜一般地面无表情,丢出这句冰冷的话。

    然后,一阵剧烈的攻击开始了。

    还不到刹那的时刻之中,便有亿兆的剑闪袭来。

    完全是为了杀我而攻击。

    对于这波猛烈的攻击,我挤出难受的表情,演出一副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模样。

    很好,接下来就挑几下比较安全的斩击去挨,被她打飞吧。

    之后也不必演戏,只要真的昏过去,这件工作就结束了。

    连我自己都对自己的演技觉得害怕。是因为练习舞台剧,提升了我的演技吗?

    奥莉维亚似乎也完全被我给骗过去了,没有任何问题。

    哎呀,想当初我还吓得差点尿出来,但实际上场后,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啊。哈哈,我老姐也挺好打发的嘛。

    ……好。就挨刺向咽喉的这一剑吧。虽然肯定会昏过去,但死掉的可能性很薄弱。这一剑就是这么恰到好处。

    奥莉维亚所执的剑,朝我刺了过来。

    插图p005

    时间被拉长到永恒,让我觉得这动作十分缓慢——

    我迫不及待地等着剑尖捕捉到我咽喉的瞬间,结果……

    「我说啊,亚德同学。」

    就在正对面。

    奥莉维亚的脸——

    「竞技场啊……」

    转变成了我不曾见过的……

    「可不是演戏的地方啊。」

    黄金般美得过火的笑容。

    这种表情,加上同学两字的称呼,以及粗野的口气。

    看到这些,我有了确信。

    ——啊啊,这下搞砸了。

    奥莉维亚并没有上当。她只是假装上当,一直在等着看我怎么出招。

    心中怀抱着我=「魔王」的确信。

    当我发现这一点的瞬间,她刺出的剑尖一动——轨道有了改变。

    不是先前那要强不强的突刺,而是以砍断脖子为目的的凌厉一剑。

    『我讨厌别人对我放水,这点我从以前就再三说过吧?去死吧,混账东西。』

    我觉得她的眼睛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直逼而来的必杀一剑,让我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接着——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下意识发动了魔法。

    防御魔法「反射障壁术〈Reflect Wall〉」。这种由中阶防御魔法「大障壁术〈Mega Wall〉」的术式改造的魔法,会用一种半透明的屏障,包住自己全身——

    几秒钟内,命中我的物理攻击,所有威力都会原封不动地奉还给对方。

    奥莉维亚挥出的这一剑,完美地捕捉到了我的脖子,但威力被魔法归零——

    「呜啊!」

    动能全部被反弹回去,让奥莉维亚发出小小的惊呼声,整个人被掀飞。

    如果只是这样倒还算好,可是……大意志的恶作剧,似乎让威力还反射到了奥莉维亚的衣服上……

    她身上那轻便的衣服,变得更加轻便了。

    也就是全裸。既然都全裸了,就再也没有任何布料会阻挠她的动作。

    毕竟身上完全没有布料。

    「唔、唔……!」

    她在距离十步远的地方着地,发出令人意乱情迷的呻吟。

    接着她似乎发现了自己的丑态,发出「呀!」这么一声我听都没听过的尖叫,遮住了自己的裸身。

    右手遮住丰满的胸部,左手遮住玉女的森林。

    ……在我看来,老姐的裸体完全不构成让我兴奋的材料,然而……

    「唔、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是、是奥莉维亚大人的裸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多、多么浑圆的屁股……!」

    「胸部也是!胸部也好厉害啊!」

    「而且原来奥莉维亚大人没长毛啊!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我都看到了!奥莉维亚大人,光溜溜的!」

    「真的假的!之前我都信莱萨教,但我要投奔奥莉维亚教啦!」

    看在观众眼里,多半是一幅只有在梦中才会见到的光景。

    主要发自臭男生的欢呼,轰动得几乎撼动了大地。

    在这样的情势下——

    「呜、呜呜……!」

    奥莉维亚猫耳低垂,发出闷哼。

    她的脸就像熟透的苹果一样通红,全身不断颤抖,低头不语。

    不、不妙,这下情形会变成怎样?以往可没发生过这种情形啊。

    这、这种时候,奥莉维亚到底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我直冒冷汗,吞着口水,等着对方行动。结果——

    她猛一抬头。

    她的脸被眼泪沾湿,光这点就让我有点吓到,结果……

    「你、你你你、你这家伙……搞、搞不好,真的不是,那、那那、那家伙啊……!他不管发生什么事……才、才才、才不会对我!做出这种色眯眯的事情嘛!」

    嘛?那个奥莉维亚,语尾用「嘛」?

    「这、这份屈辱,我、我我、我绝对不会忘记!你这笨蛋给我记住!笨蛋笨蛋笨~蛋!给我去死吧,你这笨~蛋!」

    她先说出这种幼儿般的辱骂,然后滴着眼泪,用手与尾巴遮住点,跑向通道去了。

    『呃、呃,由于动用了禁止使用的魔法,这场比赛,是亚德·梅堤欧尔选手犯规,失去参赛资格而输掉,可是……这、这算是输了比赛,赢了胜负吗……?对、对那位奥莉维亚大人……!可、可是,我现在也满脑子都是奥莉维亚大人的裸体……坦白说,我觉得亚德选手有多厉害,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很厉害……早知道就带魔导式影像装置来了……』

    嗯,我也和主播一样,满脑子都是奥莉维亚。

    但她的裸体当然根本不重要。

    总之……我洗刷了嫌疑,这样想对吗?

    不,就算真的是这样,但发生了新的重大问题,所以也不值得高兴。

    ……总觉得,真的,实在是——

    为什么会弄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