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动荡的勇者 第三十五话 前「魔王」惊愕
    『本校的校庆已经全部结束。接下来我们将举办惯例的精灵庆〈Spirit Festival〉。还请各位待在原地,欣赏精灵们令人目不暇给的舞蹈吧。』

    剑王武斗会结束后。

    等竞技场内的人散得差不多,就听到这么一段校内广播。

    「不知道今年会有什么样的编排呢。」

    「终究超越不了去年吧~那次太厉害了。」

    主节目剑王武斗会结束后,校内仍有许多外宾与学生,望着暗色的天顶等候。

    众人都等着迎接校庆的最终章,我则走向「剑王树」。

    为的是遵守我和席尔菲的约定。

    ……我脚步沉重。一想到接下来会有什么情形,脚步就是会变得笨重。

    想来席尔菲多半已经在那儿等我。

    虽然对她过意不去,但我想让她再等一会儿。

    「……真是的,为什么会搞成这样。」

    我叹了一口气,仰望天空。

    要把一切都怪罪到别人身上,是很容易。然而……

    下手的人是我。

    这个问题的责任,全在我身上。所以——

    「不管有什么样的结果,也只能接受。」

    我怀抱着紧张与不安,一路往前走。

    与目的地的距离确实地渐渐缩短……最后,我终于去到了那儿。

    「剑王树」堂堂伫立在夜色中的威仪,有着一种神秘感。

    这大树周围没有人在……

    只有席尔菲一个人,独自站在树木前。

    将大会冠军奖品的圣剑复制品……就是仿造莉迪亚以前所用的那把剑,捧在怀里。

    这光景总让我胸口隐隐作痛。同时……

    也觉得因果终有循环,让我做出了觉悟。

    ……我怀抱着这种悲壮的想法,却感觉到背后有人。

    「她为什么拿着圣剑的复制品?」

    「想也知道是要亚德夸奖她吧?你连这个都不懂吗?」

    是伊莉娜与吉妮。她们两个鬼鬼祟祟地躲着,我正烦恼着该拿她们怎么办才好,结果这时……

    「我说啊,亚德·梅堤欧尔。这一个月来,我一直看着你。」

    席尔菲以平静的声调,露出柔和的微笑,开口说话。

    「你不管什么时候都很和善,很靠得住……总是帮我收拾善后,一句怨言也不说。」

    送出来的话语,全都是赞美的意思。

    「啊啊,这完全是在表白啊。错不了。重点是亚德会怎么回答呢~」

    「……我、我去阻止她!」

    「咦!等、等等!不可以去打扰人家啦!」

    「放~开~我~啦~~~~!」

    对于在后头嚷嚷的她们两个,我和席尔菲都决定置之不理。

    「我说啊,亚德。我呢——」

    都说到这里,就连对恋爱不拿手的我也懂。

    席尔菲正要说出她对我抱持的好感。

    「我对你——」

    我不能让她把话说出来。

    「席尔菲,你听我说,我……」

    把一切都告诉她,会引发什么样的事态呢?

    我理解这一切,仍付诸实行。

    然而——席尔菲却打断我要说的话,继续说话。

    她以平静的表情说出来的话,实在太……

    实在太超出我意料。

    「我——想杀你,想得不得了。」

    我觉得莫名其妙,只能茫然站在原地。

    相对的,席尔菲露出的微笑中,蕴含了杀意与疯狂——

    刹那间——

    她手中的圣剑复制品,开始发出淡淡的光芒。

    随着这阵光芒亮起。

    她背后的大树,发出白银色的灵气。

    「这是……!」

    大树发出的白银光芒,让我觉得有着几分怀念……

    胸口猛地一跳。

    不是心脏的反应。这是……宿于体内的莉迪亚的灵魂在呼应。

    「『我』『在此』『宣告』『解除封印』。」

    就在席尔菲口中发出咏唱之后。

    圣剑的复制品与「剑王树」,完全在同时化为无数光的粒子散开。

    大量的光点就像一整个群体似的流动,随后汇集在席尔菲眼前。

    接着——

    形成一把大剑,化为实体。

    「什……么……!」

    一看到这把飘在空中的剑,我瞪大了眼睛。

    心脏的跳动迅速加快,冷汗直冒。

    伴随着……心脏怦通、怦通、怦通地跳动。

    宿在我体内的莉迪亚之魂产生呼应。这么强烈的反应,还是第一次。

    原因想必就是飘在席尔菲眼前的那把剑。

    刻有复杂苍穹色花纹的白银剑身,没有过度装饰的粗犷轮廓。

    这把剑是——

    「圣剑瓦尔特·加利裘拉斯。以往『勇者』莉迪亚爱用的神造兵器。」

    席尔菲一边以不带起伏的声调喃喃说着,一边握住了剑柄。

    「封印在『剑王树』里头的,就是这把剑。所以圣剑的复制品,就是用来解开封印的钥匙。这把剑会藏在你所待的学校,实在非常有意思,实实在在是所谓的命中注定啊。不管怎么说,这样一来,就达成了一个目的。」

    这语气显然不是出自席尔菲。

    她看起来像是受人操纵,然而……

    从她全身散发出来的杀意与憎恨,却像是毫无虚假的真心。

    「……迪米斯·阿尔奇斯。」

    她发出声音后,另一把圣剑,被召唤到了她空着的另一只手上。

    有着黄金色剑身的迪米斯·阿尔奇斯。

    有着白银色剑身的瓦尔特·加利裘拉斯。

    她握着两把圣剑的模样——

    令我想起过去的好友「勇者」莉迪亚。

    我胸口一阵抽痛……宿在我身上的莉迪亚之魂,和圣剑起了共鸣?

    「席尔菲……你……!」

    「打算做什么」这几个字尚未出口,她已经用行动,明确地表示出了自己的目的。

    「『阿尔斯特拉〈闪耀吧魂魄〉』·『佛特布利斯〈我将化为神圣之光〉』……『特内布利克〈驱退黑暗〉』!」

    刻在圣剑瓦尔特·加利裘拉斯剑身上的蓝色花纹,呼应这段超古代言语咏唱,开始闪烁。

    接着——席尔菲全身笼罩在白银色的灵气中。

    她仿佛披上一身银色铠甲,双眼暴出杀意的精光,直线跨步冲来。

    「我要宰了你,亚德·梅堤欧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