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英雄的悲歌 第三十九话 前「魔王」,被迫从教育旅行改为时光旅行
    现代人对于古代的定义,是指从「外界神(Outer One)」──也就是现代所称的「邪神」──来犯,到「魔王」瓦尔瓦德斯歼灭他们为止的时代。

    之后的时代被称为新世纪,一直持续至现代。

    这些新世纪的历史学家们,对于古代世界,都不约而同地这么说。

    说那是个人类史上最浓密,最充满浪漫的时代。

    「邪神」这种神秘的存在来犯,同时发生了「魔族」的概念。

    由「魔王」瓦尔瓦德斯,开发出人类用的魔法。

    诸多英雄们展开群雄割据的局面。人类VS「魔族」&「邪神」。

    的确,将人类历史解剖开来一看,的确也没有几个时期如此重要。

    ……虽然对于曾在这个时代作为代表性人物活过的人而言,听到这样的评语,内心也有些五味杂陈。

    不管怎么说……

    对于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来说,古代是已经过去的时代,只能回顾,无法亲临。

    ……直到几分钟前,我都还这么认为。

    真没想到,我会再度踏上古代世界的土地。

    ……我心中充满了震惊。

    连我都是如此,伊莉娜与吉妮果然不出所料……

    「你、你说我们来到了……古代世界……?」

    「再怎么说,这也太……」

    从她们的表情,看得出强烈的不解与不安。多半就是这样的情绪,让她们无法直视现实。在这样的情形下,为了让她们理解状况而说得天花乱坠也没有意义。

    离开这里才是现在的最优先事项。

    「如果我的记忆正确,可以推测这里是『魔王』所治理的大国瓦尔迪亚帝国的马基纳地方。虽然不清楚详细的年分……但请你们放心。只要有我在,就没有危险因素。」

    我光明正大地断定,试图带给她们安心感,但两人只战战兢兢点了点头。

    这也难怪。她们两人精神面的问题,相信时间会解决。既然时间在流动,就说什么也得适应才行。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

    ……应该说如果她们不能适应,我就为难了。

    不适应,就无法生存。

    我对她们两人话说得很满,彷佛我应付这状况游刃有余,但说实在,现况可说糟糕透顶。

    我们的所在地,多半就是位于马基纳地方的一处知名修行胜地。记得名称叫做不归的荒野吧。这块土地有著许多强大的魔物栖息,会执拗地对外来者露出獠牙。

    如果来的是人类,几乎都会被魔物吃进肚子里,再不然就是化为土地的养分。

    因此这里被称为不归的荒野,被当成了培育新秀战士的最佳去处。应该说……我就是这样用。

    把这里定为培育新秀之地的人,就是我。

    所以我很清楚。很清楚对于伊莉娜与吉妮这样的现代人而言,这块土地只会是地狱。

    「那么关于今后的方针,总之,我们先离开这一带再说。这块土地上有很多魔物栖息,是个非常棘手的地方。这些魔物和野兽不一样,不分日夜都会精力充沛地活动,所以……一般的冒险理论在这里不管用。」

    如果是只有野兽栖息的危险地带,遇到这种状况,就应该等到天亮。因为只要是在早晨至下午的这段时间,野生动物的威胁就会减半。

    但就如同先前所说,这种理论在这个地方不管用。

    因此,我们必须不分昼夜地行进,尽快离开这里。

    「从星星的位置来看……北边是正面吧。既然这样,我们就先往前直直走一阵子吧。只要一直往北方走,应该就可以去到城镇。」

    我笑眯眯地微笑,但两人的表情仍然黯淡,甚至感觉得出,她们有点把现状当成了还在作梦之类的迹象。只是话说回来,现在的状况也不容我提及这点。我决定强硬推动话题。

    「那么,我们就先处理一下服装吧。因为万一遇到其他人,穿学生制服多半会让人起疑心。」

    我话刚说完,就发动了物质转换的魔法。

    伊莉娜、吉妮,以及我的正前方,都显现出复杂的几何纹路魔法阵。魔法阵接近并穿透全身后,我们的衣服变成了常见的皮甲。

    穿成这样,应该就会被当成外地的冒险者,不至于被怀疑吧。

    于是我们要出发了。

    按照古代的常识,这种时候应该要以至少达到音速程度的速度飞奔,赶快脱离这块土地,只是……也不能指望伊莉娜与吉妮有这能耐。

    与现代相比,古代世界的「魔素」浓度非常高,因此战士与魔物的质也都完全不在同一个层次。就连这个时代最弱小的魔物,如果现代人想要讨伐,多半都必须派遣大型的骑士团。

    ……在这样的世界里,现在的我有办法保护她们两人周全吗?

    我正怀抱著大大的不安,伊莉娜突然开了口。

    「……那个孩子到底是什么人?」

    「他说自己是神对吧……」

    两人聊著聊著,表情已经变得比先前好了一些。相信她们已经确实地渐渐接受了状况。

    不管怎么说,关于那个自称神的人物,我也无法不纳闷。

    「关于那个孩子,我想现阶段继续思索也没有意义,多半得不出正确的答案。只是……他最后所说的话值得深思呢。」

    「呃,我记得……他是说歧异点怎样怎样,还有『魔王』怎样怎样是吧?」

    我先对伊莉娜的话点点头,然后说:

    「我不知道歧异点这个字眼是指什么。只是,那个自称是神的小孩,委托我们去排除所谓的歧异点。这应该是错不了的。想来……」

    「你是要说,只要能够解决所谓的歧异点,我们就能回到原本的时代?」

    吉妮战战兢兢地问道,我点头回答:

    「多半会是这样吧。因此我们的最终目标将是排除歧异点。只是,我们并未认知到这最重要的歧异点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因此,我想我们现在应该以完成另一个目的为优先。」

    「另一个目的?」

    「是。那个自称是神的人,还提到了跟『魔王』邂逅。我想,只要能够谒见到『魔王』,状况应该就会有所进展。」

    「谒、谒见……『魔王』……?」

    吉妮的脸僵硬得像石头一样。往旁一看,伊莉娜也露出了大同小异的表情。会有这样的反应,可能也是无可厚非。对她们两人来说,「魔王」瓦尔瓦德斯只存在于神话当中,感觉上就像是一种虚构的人物。而我们就是要去见这样的人物,的确是很疯狂的一件事。

    ……虽然她们已经实际和「魔王」本人面对面,但这就姑且不提。

    「去见他是我们的第一目标,可是──」

    要如何才能达成目的?

    就在我正要提及这件事之际──

    「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勇猛的呼喊撼动了耳膜。

    ……看样子麻烦已经找上门来。

    「总、总觉得这喊声,挺急切的耶。」

    「一定是有人被魔物攻击了!我们得去救人才行!」

    吉妮担心受怕,伊莉娜则正好相反,美丽的脸孔显现出了勇气。

    考虑到她们两人的安危,丢下当事人多半才是最佳解。然而……

    如果我这么做,就会辜负她们的期望。

    亚德•梅堤欧尔对她们两人而言,必须随时都是英雄。

    「……好,我们就前往现场吧。」

    我说话的同时飞奔而出,撕裂了夜色。

    所幸发出呼喝的人,与我们的距离并不太远。

    呼喝者的现状立刻映入眼帘。

    「该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发出嘶吼的人,是个年纪还小的少女。

    从她和我们一样身穿皮甲看来,多半是冒险者之类的吧。

    她英勇的脸孔,已经因为疲劳与恐惧而扭曲,露出的白嫩肌肤,也几乎都已经染上鲜血的红色。

    元凶果然是魔物,而且还是好几只。

    看来她是遇上了魔物群。

    我冷静掌握现状的同时……

    「这、这怪物是什么东西啊……!」

    伊莉娜吐露了心中的惊愕。她身旁的吉妮则哑口无言,似乎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也难怪。古代世界的魔物之强大,不是现代的魔物所能相比。

    伊莉娜她们还呆站在原地,身旁的我则手按下巴思索,开口说道:

    「嗯,这群怪物应该就是死亡刺针不会错。」

    「咦?那、那些东西,是死亡刺针?」

    「跟、跟我知道的完全不一样耶……」

    现代人们称为死亡刺针的魔物,全长约五十瑟齐,外型像是蝎子。威压感相当强,不过动作极为缓慢,称得上威胁的,也就只有尾巴尖端的毒针,以及会从那儿喷出的毒液……然而……

    那是因为「魔素」浓度降低,让这种生物极尽劣化之能事。

    古代世界的死亡刺针,有著全长超过六梅利尔的巨大体型。

    武器和现代的品种一样,是毒针与毒液,然而……

    「噗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只魔物发出怪声,举起尾巴,将尖端的针对准少女。

    剎那间,毒针前端喷出了剧毒。

    换做是现代的个体,会以适合用「噗咻」的拟声词来形容的模样,喷出少许紫色的液体,然而……

    古代版却会在一阵「咕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巨响中,以超高压喷出毒液,看上去简直像光束。

    「唔!」

    少女以快得拋下声音的速度一跳,勉强躲开了毒液。

    剧毒喷了个空,没射中少女,而是射在大地上……下一瞬间,发生了小规模的爆炸。

    古代世界的剧毒,几乎都是溅上物体就会爆炸。

    之后少女也继续和这群死亡刺针展开激战,然而……

    无论伊莉娜还是吉妮,都张大了嘴,一动也不动。

    多半是看到了古代世界的标准强度,看得傻了。

    这也无可奈何。光是说到以音速活动的少女与这群怪物,这句话听在现代人耳里,实在太荒唐无稽。

    然而在我看来,只不过是已经熟悉的日常光景。

    我在一种彷佛回到了老家的奇妙安心感当中,往前踏上一步。

    「这样下去她会输吧。虽然可能是多管闲事……但还是助她一臂之力吧。」

    我也想试试,现在的我,在这个时代有多少能耐。

    这群死亡刺针作为测试的对象,可说十分合适。

    「那么,我先牛刀小试。」

    我选择的魔法,是雷属性的中阶攻击魔法「闪电场界术(Lightning Field)」。

    是同属中阶攻击魔法「闪电爆裂术(Lightning Blast)」的衍生种,就如名称所示,会大范围落下雷电,属于压制、歼灭用的魔法。

    我无咏唱发动这个法术的同时,这些死亡刺针头上的夜色天空当中,显现出多个魔法阵──

    黄金色的雷电随即落到这群魔物身上。

    所有雷电都精准地在魔物身上打个正著。

    在我看来,这一下真的只是牛刀小试,然而……

    「嗯,这可出我所料……真没想到这么一下子就解决了。」

    这群死亡刺针受到「闪电场界术」攻击,嗤嗤作响地冒出黑烟,没了动静。从这样子看来,多半全都当场毙命了。

    就在这群魔物的正中心,直到先前还一脸拚命模样的少女,露出哑口无言的表情,喃喃说道:

    「整、整群死亡刺针,一招就解决了……!」

    总觉得这台词似曾相识。她这一说我才想起,第一次见到伊莉娜小妹妹的时候,情形也大同小异啊。

    我一边回想过去,一边就要对少女说话,然而……

    就在我张开嘴的瞬间──

    背后突然产生一阵剧烈的压力。

    这个感觉,难道是……

    我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物的脸孔,冒出了冷汗。

    而当我战战兢兢地转身看去。

    「哼,你这家伙,相当有本事啊。」

    站在夜色中的果然就是……

    四天王之一,我的老姊──

    奥莉维亚•维尔•怀恩。

    「「「奥、奥莉维亚大人!」」」

    三人份的喊声交叠。是伊莉娜、吉妮,以及刚才我所救的少女所发。

    想来少女多半是奥莉维亚的徒儿之类的人,因此,对出现的奥莉维亚这样叫,没有任何突兀之处。然而……对「这个」奥莉维亚而言,听伊莉娜与吉妮当成熟人似的叫出她的名字,肯定会觉得狐疑。

    她皱起眉头,双手抱胸,对伊莉娜与吉妮投以尖锐的视线。

    「……我不认识你们,为什么你们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相信伊莉娜与吉妮的视线中,蕴含了确切的亲爱之情。

    然而,这种感情对这个奥莉维亚当然不管用。

    因为她和我们所认识的那个现代的奥莉维亚,不是同一个人。

    她的外表也在在显露出这个事实。

    现代的奥莉维亚,始终穿著为了方便活动而大胆改造过的教职员制服,但这个奥莉维亚,则是一身极为轻便的黑色装束。

    而且比现代的她要年轻了些,散发出来的气息,也让人觉得有些倔强与不成熟。

    一头亮丽的黑发也和现代不同,是绑成马尾,就像在强调自己的年轻。

    「呃、呃,这个……」

    「我、我们是……这个……」

    两人都以五味杂陈的表情,冒著冷汗。

    她们的心情我很能体会。本来还以为和熟人重逢,没想到虽然是同一人物,却又不是同一个人……遇到这样的体验,会一头雾水也是当然。

    我也觉得有些不解。然而,我不能表现出来。

    我要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我必须一直是她们两人的精神支柱,不能让她们看到我动摇的样子。

    而且……维持泰然自若的样子,不只是为了她们两人好,同时也是「为了今后好」。

    「奥莉维亚大人,非常抱歉。她们两人对您的大名满怀羡慕与憧憬,因此会不由自主地表达出过剩的亲密。还请您海涵。」

    「……哦?」

    她短短应了一声,紧接著──

    奥莉维亚全身迸发出远非先前所能相比的斗气。

    大气受到撼动。皮肤开始发麻。

    「呜,啊……」

    最先坐倒的是吉妮。接著伊莉娜与少女也依序坐倒在地。

    三人都是连声音也发不出,就只是看著奥莉维亚。

    模样就像被绝对压倒性的掠食者瞪视的可怜小动物。

    如果换做是现代的奥莉维亚,我多半也应该演一场戏,学著她们被震慑住。

    然而,伫立在我眼前的是古代的她。既然如此,我该做的选择就只有一个。

    「不愧是四天王之一,看来您只靠杀气都能够杀敌。」

    「……你不为所动?」

    「是。这种程度还不至于。」

    「看来你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啊。」

    「哪里哪里……只是,我不曾定义自己为凡夫俗子。」

    我老神在在地说著……奥莉维亚迸发出的气魄变得更强。

    「呜……」

    看来她们终究承受不住。吉妮等三人一起昏了过去。

    相对的,我仍维持一脸不在乎的表情,甚至露出微笑。

    我的这种态度,似乎让奥莉维亚得出了我希望她得出的结论。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亚德•梅堤欧尔。」

    「是吗?那么,亚德•梅堤欧尔。」

    奥莉维亚用犀利的眼睛看著我,简短地说了一句:

    「加入我军。」

    听见她提出的要求,让我暗自窃笑。

    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啊。一切实在太合我的需要,让我愈来愈想笑。

    我拚命忍住笑意回答:

    「得令。从今天起,我的人生就为了陛下而活。」

    我回以一鞠躬,奥莉维亚就撤去杀气,点了点头。

    然而──

    「然而,奥莉维亚大人,关于此次任官,我要提出两个条件。」

    我立刻说出的这句话,让奥莉维亚再度发出危险的气息。

    「……你这家伙似乎胆大包天啊。」

    「是。您不就喜欢我这样的人吗?」

    我摆出有礼无体的态度,但相信奥莉维亚并不放在心上,我看她反而心情大好。

    证据就是她那兽人族特有的耳朵与尾巴,都在慢慢摆动。

    她表情严峻,但这样很好。以她而言,要是露出笑容,反而才不妙。

    我跟这个老姊,已经来往了将近一千年。要如何才能讨她欢心,我自认比任何人都清楚。因此──

    「也好,你说说看。」

    我相信她一定会答应我的要求。

    至于我提出的两个条件……首先,第一个条件就是准许伊莉娜与吉妮加入。

    「……这两个人马上就会死,这样也无所谓吗?」

    「不会。不会有这种事。因为我一定会保护她们周全。」

    奥莉维亚哼了一声,要我说下去。

    「第二个条件就是……希望把我们分发到维达大人的直属部队。」

    「你说什么?」

    奥莉维亚发出不解的声音。她不改双手抱胸的姿势,以像是看著无法理解的事物时会有的眼神看过来。

    「你知道自己说的话代表著什么吗?」

    「是,当然理解。」

    「……有你这种战斗能力的人,却想在后方支援?」

    「毕竟我没有野心。而且,别看我这样,我的志向是未来要成为魔法学者。我希望不是用武力,而是以智谋为陛下效命。」

    奥莉维亚皱起眉头,沉吟良久……你的心情我懂,我瞭如指掌啊。

    换做是我听到有人说想在维达手下效命,我也会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疯了。但极为讽刺的是,待在那个维达麾下,才是最能够确保安全的选择。

    不然我死也不想在那个维达麾下任官。

    「……唉,也好。我就用我的权限,让你们调到她的直属部队。」

    奥莉维亚美丽的脸上透出了疑惑,但似乎还是想开了。

    该怎么说,事情的发展还真合我意……照这样下去,说不定……

    「对了,奥莉维亚大人。如果您看好我……我还有一件事想拜托您。」

    「事到如今你还有要求?……也罢,你说说看。」

    她的表情不高兴,但这反而是好的迹象。

    照这样看来,说不定能跳过好几个本来预想的阶段……?

    我怀著乐观的期望,说出要求:

    「可以请您为我安排谒见陛下吗?」

    这一瞬间──

    「说说你这么要求的意图。」

    她的声调很冷静,然而──

    她的脸上有了笑容,全身发出了不是先前所能相比的威压感。

    看到她这明显的抗拒反应,我暗自咂嘴。

    我的确是有料到,她做出这种反应的可能性很高。

    从奥莉维亚的打扮来推测,我们来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我开始被称为「魔王」还没过多久的时期。

    当时接连发生了很多麻烦事,我和奥莉维亚的戒心都变得很重。

    因此,即使揭晓我们的来历,要求他们协助,他们也不会相信。

    我做出这样的结论后,说出了对奥莉维亚提问的回答:

    「我没有特别的意图。就只是……如果有幸拜见敬爱的陛下龙颜,将是无上的荣誉与幸福。就只是如此。」

    「……想见他,就好好活跃,然后赢得信任吧。」

    果然只有这条路啊。

    要待在维达麾下,确保安全之余,想办法立功,适度地出点风头。

    要见到「魔王」,也就是这个时代的我,多半就只有这个方法。

    我一边盘算今后,一边小小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