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英雄的悲歌 第四十话 前「魔王」与心情复杂的重逢
    后来──

    我叫醒昏过去的伊莉娜等人,和奥莉维亚一起开始移动。

    路途简直是悠游自在。毕竟有全盛期的奥莉维亚跟我们一起。无论有著什么样的魔物来袭,都不构成任何威胁。

    「咦?不、不知不觉间,魔物都倒下了……?」

    「到、到底是什么情形……?」

    伊莉娜与吉妮似乎完全无法理解。

    虽然奥莉维亚持续做的事情,非常单纯明快。

    也就是超高速的拔刀斩。迅速拔刀挥出,产生真空波,将目标一刀两断。就只是如此。然而对她们两人而言,奥莉维亚的动作实在太快,她们多半只看见接近过来的魔物纷纷自行倒地。

    而我也是一个松懈,有时候就会认知不到她的动作。

    该说全盛期的老姊真不是盖的吗?

    好了,走过这段安全到了极点的路途,最后我们抵达了目的地。

    前线都市乙太。

    就如名称所示,这里是座落于前线的大型都市,同时也是不折不扣的堡垒都市。

    不同于现代,古代世界是个对战事习以为常的时代,所有都市都有著坚固的城墙保护,然而……这乙太所设的城墙,乃是由治理这一带的领主,同时也是不世出的天才魔法学者维达所设计。因此坚固的程度达到全国顶尖。

    有著这种最极致坚固的城墙保护的城市,样貌当然也与现代的都市大相径庭。

    「该、该怎么说……」

    「我们真的被丢到古代世界来了呢……」

    进了城门后,两人一边看著都市内的景观,一边小声谈话。

    或许是因为完全接受了现实,两人都一副不想领教的模样。

    在她们视线前方的,是洋溢活力的古代人和成群的建筑物。

    人们的面孔和现代没有多少差别,种族数也没有什么不同。

    和现在一样,人族占了人口的大多数,而且像伊莉娜这样的精灵族,和吉妮这样的魅魔族,在这个时代也一样是少数种族。

    然而,服装却和现代大不相同。

    现代的市民所穿的衣服,几乎都是用由化学纤维等材质构成的柔顺布料所制成。但古代基本上都是麻布。

    款式也很单纯,都像是用一条布裹住全身……

    一旦知道现代的样貌,说什么也很难觉得这样的穿著很文明。无论是男是女,衣著的暴露度都很高,实实在在给人一种未开化蛮族的印象。

    建筑物也是一样,和现代那种美丽又经过缜密计算的设计差了一大截。

    「总、总觉得,就好像只是把积木堆起来呢。」

    「不知道是怎么建造的……?」

    伊莉娜说得没错,这个时代的建筑物,基本上都只是用方形的大型石材堆砌而成,设计极为俭朴。虽然有著部分例外,但可以断定庶民的住宅理应都是如此。

    建造的方式极为单纯。先用物质转换的魔法,把泥土变成大块石材,然后以建筑用的魔法组成想要的形状。就只是这样。

    这样的魔法,在现代已经被列为不可能技术(Lost Skill)之一,但在古代则是简单至极的魔法,所有成年人都会用。

    也因为有这样的情形,这个时代并不存在建筑家这个职业。

    「……你们在嘀咕什么?赶快走了。」

    「啊,好、好的!」

    「对、对不起,奥莉维亚大人!」

    看到奥莉维亚大剌剌往前走,伊莉娜与吉妮赶紧跟上。

    她们还真畏畏缩缩啊。看来古代与现代在人际关系上也有差异啊。对我来说,这个奥莉维亚相处起来比较不用费心,非常轻松……但对伊莉娜与吉妮来说,多半还是会想念那个很为学生著想、很和善的奥莉维亚吧。

    不过呢……

    「喂,银头发的,不要东张西望。一旦被当成乡巴佬,就会遭扒手啊。」

    「好、好的!」

    「喂,粉红色的,不要低头走路。会不安就乖乖依靠同伴。」

    「好、好好好、好的!」

    其实这个奥莉维亚的本性也没有两样。实际上她是个很喜欢小孩、很爱照顾人、很善良的老姊。

    在这样的她,以及她的徒弟带领下──

    我们抵达了最终目的地,也就是维达的住宅兼研究所前方。

    由于是名列国家最高层的研究人员所住的地方,占地面积极广。

    至于保护维达这块个人领域的门……却连一个卫兵都没有。

    牢牢闭上的门,在我们接近的瞬间反而自动开启。

    这个出入口,充分体现出维达来者不拒的精神。

    「……我只能带你们到这里,之后的事你们自己想办法。我得回自己领地,重新锻炼这丫头(徒弟)才行。」

    奥莉维亚说得冷漠,但接著立刻又说:

    「一见到她,就马上拿我写的介绍信给她看。这样她应该就不会太乱来。听好了,一开始就要拿出介绍信给她看,知道了吧?」

    她多半是为我们担心,临走前还一再叮咛。我们对这个体贴的老姊道谢后,她显得有点不安,但仍稳稳点了点头,和徒弟一起离开了。

    伊莉娜与吉妮目送她的背影离开后,再度面向门,喃喃说道:

    「……不知道维达大人是什么样的人?」

    「在英雄谭里的形象,是个非常正经、有工匠气质的人物,可是……实际的她,一定不是这样吧……」

    对,你猜得对。我想她绝对不是你们所想像的那种人物。

    现代流传的维达人物形象,大致上都是「天才魔法学者」或「在幕后支持魔王军的功臣」,给人的印象多半不太起眼。

    另外,听说成了全世界畅销书那种以「魔王」为主角的英雄谭里,则将她描写为「极为神经质但基本上是个老好人的老学者」。

    说她是个对学问充满热情,对「魔王」十分忠诚,为了世界和平而钻研魔道的崇高学者。后世对维达这个人物的认知,差不多都是这样……但看在认识她的人眼里,就会想对最先塑造出这种形象的人,大声说一句话。

    说你这蠢材不要闹了。

    「……杵在原地也不是办法。两位,我们这就进去了。」

    听到我这么说,她们大概是因为紧张,冒出了冷汗,但仍点了点头。

    我也是一样的心情。如果可以,我真不想再次见到她。

    但极为遗憾的是,赖在维达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毕竟她所率领的军队,基本上都负责包办后方支援的任务。不,应该说他们只能在后方支援。构成她部队的人员,大部分都是学者,也是研究人员,并不适合动粗,所以主要是让他们在兵站值勤或从事医疗工作。

    维达的部队是全军死亡率最低的部队。相对的,一旦加入奥莉维亚的部队……无论伊莉娜与吉妮多么努力,终究也撑不了一个月。

    另外,维达是个被誉为有神级头脑的天才。搞不好她会知道我们想知道的情报……尤其是关于那个自称的神,说不定她也会知道。

    所以,我才会选择找上维达。尽管我由衷不想找她。真的是死都不想找她。

    我非常非常、极为遗憾,但还是不得不选择维达。

    「……你们两个听好了,你们要在脑子里想像出最荒唐无稽的人物。虽然实际上应该比你们的想像更糟糕……但总是比不做任何准备要好。」

    如果不做任何心理准备就去和她接触,从各种角度来看都太令人痛苦。

    我是知情才会给出这样的建议,但她们两人似乎听不懂。

    感觉像是一头雾水地应声说好。

    我带著这样的伊莉娜与吉妮进了门,走进庭院。宽广的土地面积正中央,有著巨大的碗状建筑物……上面写著「米最棒了!」。

    光到这一步,我就已经很受不了。如果可以,真想去别的地方。

    我勉强忍著胃痛,一路往前走。

    一步,两步,三步。每走一步,都冒出更多冷汗。

    接著,就在我们来到了她的住宅兼研究所门前时──

    轰~~~~~~~~~~~~~!

    毫无预兆,眼前这栋奇特的建筑物,在大爆炸中炸得粉碎。

    「「咦!」」

    大概是脑子跟不上太快的事态转变吧,伊莉娜与吉妮都张大了嘴,连连眨眼。

    ……你们两个太天真了,地狱才刚开始呢。

    没错,维达地狱才刚开始。

    我皱起眉头,吞了吞口水。

    结果下一瞬间,堆成一座小山的无数断垣残壁当中,有一部分突然喷开。

    一个满身煤灰的少女站了起来。

    「大~成~功~!我真有一套!这次的实验也很完美!」

    她仰望天空,朝著晴朗的苍穹嘶吼。

    这模样该怎么形容呢?实在是不可思议的结晶。

    年龄看起来比我们小得多,甚至可说是小孩。

    极为娇小的身上,穿著象徵学者身分的白外套。

    容貌极其惹人怜爱。

    亮丽的黄金色头发,在两侧绑成双马尾。

    如果只看外表,实在是个非常可爱的少女,然而……

    伊莉娜战战兢兢地朝这样的她走近,对她说:

    「你、你是维达大人的女儿吗?还是说是她的孙女?」

    「嗯嗯?」

    少女动著大大的眼睛,维持仰望天空的姿势,看著伊莉娜。

    「哎唷哎唷?真是个可爱的客人。找我有什么事?」

    「不,这个……我们是有事情要找维达大人……她是不是不在家呢?」

    「是喔~好稀奇喔,竟然有客人要找。来来来,请进请进……等等,我都忘了房子刚刚才炸掉!太粗心啦我!」

    她不改朝天的姿势吐出舌头,闭上一只眼睛拍了拍脑袋。

    看到少女这样,这次换吉妮困惑地问起:

    「请、请问,这样没问题吗?整栋房子弄成这样。维达大人会不会生气……」

    「嗯嗯~?这种事情是家常便饭,不生气不生气!反而情绪高涨到极限!毕竟我的天才又大爆发了!在物理上也爆发了!开玩笑的!呀哈哈哈哈哈!」

    也不知道到底什么事情那么好笑,只见她捧腹大笑……而且仍然维持朝天的姿势。

    伊莉娜大概是对这样的少女不耐烦了吧。

    「总、总之!既然维达大人在家,我想请你去叫她来!」

    她以略显粗鲁的语气这么说完,对方才总算不再仰望天空,好好看著伊莉娜。

    然后她可爱地歪了歪头。

    「要找维达,人不就在你眼前吗?」

    「「……啥?」」

    伊莉娜与吉妮不约而同地发出这么一声。她们脸上明确地贴上了「你在说什么鬼话?」这样的情绪。

    我明白,我都明白。你们两个的心情,我深深明白。

    可是啊,这就是现实。

    然而伊莉娜似乎还无法完全接受这个事实。

    「不是,我跟你说,大姊姊是想请你找维达大人来。」

    听到她冒著冷汗这么说,与她正对的少女露出有点不高兴的表情,用力挥舞双手……

    然后高声呼喊:

    「就~跟~你~说~!维~达~就~是~我~!我=维达!我=天才美少女魔法学者!懂了吗!」

    少女……更正,是维达,以和她外貌很搭调的可爱但不高兴的表情呼喊。

    看到她这样,不论伊莉娜、吉妮,还是我……

    都只能以沉默来回应。

    ……神级的头脑。终极的智慧。史上最颠峰的学者。

    在评论四天王之一的维达•阿尔•哈萨德这个人时,人们大致上都会用到这些冠冕堂皇的词汇。

    而她的才智,也的确配得上这些光鲜亮丽的辞句,然而……

    「真的是喔!有~够失礼耶!爸妈没教过你们说人不可貌相吗?」

    从她气呼呼的可爱模样,多半终究无法想像。

    说什么也想不到,她就是四天王之一。

    「不,可是,对吧……?」

    「再怎么说也太……」

    伊莉娜与吉妮面面相觑,不掩饰心中的不解。

    第一次看到维达的人,差不多都会这样。在古代世界都已经是这样,换成已经接受了错误人物形象的现代人,自然更不在话下。

    不管怎么说,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于是我踏上一步,对她开口──

    「初次见面,我是亚──」

    「哎唷哎唷!你有稀有人物的气味耶!」

    维达打断我的招呼,眼神发亮。

    她清澈的眼神闪闪发光,模样就像个纯真无垢的小孩,只是……

    我非常清楚当她采取这样的态度,下一瞬间会演变成什么情形。

    实际情形是──

    「可不可以让我解剖看看?」

    维达就像想捕捉珍奇昆虫的小孩子那样不当一回事,朝我展开了攻击。

    没有咏唱,也没有魔法阵显现。

    无数半透明的刀刃,被召唤到维达周遭──

    我刚认知到这个现象,大批刀刃已经划出凶猛的轨道飞来。

    换做是常人,相信难免当场愣住而晚了一步对应,结果就是被千刀万剐。

    但就如刚才所述,我非常了解她。

    我早就确信她一看到我,就会察觉出一些迹象。

    所以我的对应很迅速。

    早在半透明刀刃发出之前,我就已经发动了防御魔法。

    等级当然是高阶。名称是「钜级领域术(Giga Field)」。

    以我为中心,四方显现出魔法阵。接著有球体状的薄膜遮住我全身。

    一会儿后,刀刃直冲屏障而来。这些半透明刀刃全都像玻璃一样碎裂,在空气中消散。

    「喔喔!好厉害好厉害!竟然完全挡下了天才魔法学者维达的原创必杀技!」

    这似乎更加深了她对我的兴趣。

    她兴奋地红了脸,呼吸变得粗重……

    「好~那接下来我就来试一下更危险的招吧!」

    维达才刚说完,头上就出现了一个全黑的洞。

    这次也同样,没有咏唱,也没有魔法阵。

    这就是维达之所以骇人的因素之一。

    她所运用的技法,是一种搞不懂是不是魔法,无法解析的技术。

    我以符文言语创造出人类用的魔法,她则在这样的基础上,创造出了自己专用的各种无法解析的力量。这种力量带给她的战力无与伦比。

    而且,她平常就疯狂在制造各种强力的魔导兵器……

    若把这些来路不明的力量和兵器组合起来战斗,相信维达能发挥连神都杀得了的实力。

    正因如此,我才会不把她这个学者列在文官顶尖地位的七文君,而是列入武官顶尖地位的四天王。

    「好啦,开始实验吧!」

    她闪闪发光的眼睛里,有著浓厚的疯狂色彩,模样实实在在就是个变态疯狂科学家……我们家(魔王军)尽是一群这样的家伙。

    我拿她没辙地叹了一口气。

    「我也不是没兴趣陪您玩,只是……这样会给我的两个同伴造成困扰。结果将会导致您惹奥莉维亚大人不高兴,这样也无所谓吗?」

    「唔咦?为什么奥莉维亚会生气?」

    「我们打算为你效劳,才来到这里。是奥莉维亚大人推荐的。」

    我这么一说,维达就乖乖点了点头说:「呿~那我就忍著。」消去了头上的黑色孔洞。

    「不过竟然有人想来为我效劳,还真是稀奇。该不会你们是我的忠实粉丝?嘎哈哈哈哈!我的时代终于来了吗~!」

    她自己觉得想通,显得根本不需要我们的答案。

    维达笑得弯了腰,让伊莉娜与吉妮在一模一样的时间点上,说出了一模一样的话:

    「「这孩子是怎样回事……」」

    你们的心情我明白。我再明白不过了。

    言归正传。

    维达恢复镇定后,先把炸得粉碎的房子恢复原状。

    这彷佛让时间倒流的光景,果然不是以魔法造成。

    「……维达大人,真的就是那孩子吧。」

    「我、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或者应该说,是不想相信……」

    伊莉娜与吉妮面面相觑,相互嘀咕。仔细想想,自从来到这里以来,她们就一直是这样啊。完全不像平常那样斗嘴,多半是连这样的心情也没了吧。

    「好~那进来进来!我会详细听你们说!」

    「……我们的详细情形,就是先前所说的那样。是奥莉维亚大人──」

    「介绍你们这些在野的人来任官,对吧?可是啊,你们几个……」

    维达转动脖子,隔著肩膀看向我们。她睁大的眼睛,有著一种彷佛看穿了一切的不可思议神色──

    「不只是这样吧?」

    实际上,她的头脑多半看穿了我们的真相。

    我一边重新对过去的部下产生敬畏的念头,一边和两人跟著带头的维达一起走进屋子。

    屋子的内部极为简单。没有任何多余之处,哪儿都找不到任何珍奇的东西。

    我们在这样的屋内行进,走进了一个像是客厅的房间。

    宽广的室内放了好几张床。

    维达躺到其中一张床上后……

    「你们也尽管放轻松!」

    听她这么说,伊莉娜与吉妮朝我看了一眼。

    多半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吧。

    换做是现代,这种时候应该是坐在沙发椅上,面对面谈话,只是……

    这个时代﹑这个国家,没有沙发椅这种东西。我们用的是这样的床。

    「两位,请你们躺到床上。这种时候在这样的状态下谈话,就是古代的文化。以前奥莉维亚大人的历史课上不就学过了吗?」

    「啊,对耶,我都忘了。」

    「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时我也想过,这文化有点奇怪呢。为什么这样的风俗习惯会根深蒂固呢?」

    两人躺到床上。我个人认为,会形成这样的风俗习惯,原因在于古代人特有的豁达,但实际原因我也不清楚,也不曾特别放在心上过。

    我也和她们两人一样躺到床上,看著维达的脸。

    然后……

    「我们就照您的意思,揭晓我们的来历。」

    不带隐瞒地说出了我们来到这里的来龙去脉。

    我们是未来人。是被一个自称神的人丢到这个时代。正在寻找回到原本时代的线索。

    换做是有常识的人,多半完全不会相信这些太过荒唐无稽的事情。

    然而眼前这个躺在床上,听我说话听得入迷的变态,是个没有常识的疯狂科学家。

    不但不会不相信,她还听得眼神闪闪发光。

    「真的假的!真的吗!是真的!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她发出怪声,就像弹跳的鱼一样在床上蹦蹦跳跳。

    「不是『外界神』也不是『旧神』的超高次元存在,我是本来就抓住了尾巴没错!但真没想到会以这样的形式证明存在!不妙啊,我愈想愈超爆兴奋的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维达剧烈地蹦蹦跳跳,让伊莉娜与吉妮都退避三舍。

    当然我也很退避三舍。

    为什么能依靠的人就只有这丫头呢……我叹了一口气,然后伊莉娜立刻用产生了问号的模样问起:

    「刚才维达大人提到『旧神』……『旧神』是什么东西来著啊?」

    我还没回答,吉妮就得意洋洋地回答:

    「所谓『旧神』就是一群神秘存在的通称,他们支配了比古代更遥远的过去──超古代世界。奥莉维亚大人说,他们是在『邪神』入侵这个世界时遭到歼灭……上课要认真听讲喔,伊莉娜小姐。」

    吉妮以嘲笑似的语气笑了笑,让伊莉娜鼓起了脸颊。

    看到这令人莞尔的光景,让我微微露出苦笑。结果维达似乎恢复了镇定,说著「啊啊~好累啊~」在床上滚来滚去。

    「也好,总之情形我搞懂了。我就照你们的要求,庇护你们吧,也会帮你们想办法回去。只是,相对的──」

    想也知道她一定是打算说要我们陪她做实验,或是偶尔让她解剖之类的吧。为了不让她称心如意,我正要先发制人──

    就在我开口之前。

    听见轰的一声破坏声。

    从远方传来的这一声,听来多半是从屋外响起,然而……

    可疑的声响才刚入耳,就听到一阵仓促的脚步声。

    脚步声迅速接近这个房间……说来当然,我、伊莉娜与吉妮都立刻下了床,采取了警戒态势。相对的,维达依然躺在床上,并未散发出任何紧张感。

    接著下一瞬间──

    「哒啦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这声与铃铛般优美的嗓音一点也不搭调的叫声中,门被人踹破了。

    而这个粗暴的入侵者……果然是我们很熟悉的人。

    「席、席尔菲……?」

    伊莉娜说出了入侵者的名字。

    没错,就是席尔菲•美尔海芬。只不过是这个时代的她。

    她穿著古代的标准服装。也就是全身只用一块布遮住,暴露度很高的衣服。

    她最好认的一头火焰般的红发,比现代要短了一些,身高也矮了一点。胸部则从当时就没什么两样,一直都很小。

    席尔菲对我们看也不看一眼,视线只集中在床上的维达身上,这么呼喊:

    「我找到了!我不会再让你给跑了,你这笨蛋!」

    「嘎哈哈哈哈。席尔菲,你知道吗?骂人笨蛋啊,就会变得比对方还笨得多喔~」

    「咦?是、是这样吗?」

    「噗噗~~~~!哪有可能啦~~~~!人家说什么你都当真!你喔,真的是蠢到无极限呢~~~~!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唔唔唔唔唔唔……!」

    维达捧腹笑到翻滚,席尔菲满脸通红地低吼。

    看到她们两人这样,伊莉娜的表情显得有点五味杂陈。

    多半是和席尔菲的重逢,比和奥莉维亚重逢更让她大受打击。

    自己当成小妹疼爱的对象,对自己不表示任何关心。她肯定是因为这样的现状而伤心。

    我思索著有什么话可以抚慰伊莉娜小妹妹的心灵──

    才想到一半。

    「啊啊,真是的!我是很想痛扁你一顿!不过这次我就忍一忍!」

    下一瞬间,席尔菲说出的话──

    深深撼动我的心。

    「好好教训她吧!『莉迪姊姊』!」

    她一叫到这名字,立刻就有一阵平静的脚步声响起。

    接著一名美女走了进来。

    认出她身影的同时……我的心脏猛一跳。

    「…………!」

    周遭的一切,都渐渐漂白成一片全白。

    无论伊莉娜、吉妮、席尔菲,还是维达,所有人都从我的意识中消失,我的视野、我的世界里,就只剩下一个女人。

    「莉迪亚……!」

    我是多么盼望还能再见到她。

    每次这么盼望,又尝到了多少的痛苦。

    我一直觉得只能在回忆中见到的身影,现在就站在我眼前。

    面对这样的现实,我无法不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