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英雄的悲歌 第四十二话 前「魔王」与古代世界的夜晚
    因为与莉迪亚的邂逅,让我们确定要出击到战场上。

    ……虽然和当初的计画不同,但就往正面想,当作是变得更容易立下功劳吧。

    不管怎么说,我们的行动方针,就是想办法立下功劳,把我们在军中的地位提高到一定程度。

    战场上满地都是功劳。只要从里头捡起一件,多半就能朝和「魔王」邂逅的目标,踏出大大的一步。

    我们被交付的任务是后方支援,不至于遇到太大的危险……这应该并非误判。

    不管怎么说……

    说来理所当然,也不会说确定要从军,就立刻出发。

    莉迪亚军与维达军两军都还有需要准备的事项。

    等这些准备完成,便会开始行军。

    这来得正巧。我也正想说得做一项「准备」工作。

    而且还有一件求之不得的事情……

    在迎来开始行军的那一天前,我们都在莉迪亚位于这个都市的别墅度日。

    想必她对伊莉娜与吉妮十分中意,对我则只当成是她们俩的附属品,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大侥幸。如果不是莉迪亚提出这样的方案,我们就得和那个维达寝食与共。

    我把这件事报告给维达知道,她就让一对大眼睛泪眼汪汪地说:

    「不要啊~~~~!不要走~~~~!一直待在这里嘛~~~~!」

    她还扑进我怀里,像个小孩似的央求我们留下。

    如果只看她这模样,的确会让人觉得是个非常惹人怜爱的小孩。

    这家伙只有外表真的是个惹人怜爱的少女。因此,一旦被她这样央求,相信任何人都会忍不住答应她的要求。

    可是……

    「亏人家还想趁你们晚上睡觉的时候偷偷做些人体实验~~~~!至少现在!让我把你胸部切开一点来看!只要一点只就好!只把刀尖划进去一点点就好啊~~~~~~~~!」

    相信在这个时间点上,任何人都会把她摔出去然后拔腿就跑吧。

    当然我也这么做了。

    背后传来维达啜泣的声音,但我一点也不心痛。

    ……为什么我军的人才,阶层愈高,变态度就愈高呢?

    闹了这么一阵后,我们前往莉迪亚的别墅,各自分到了一间客房。她的别墅也同样只是很大,上上下下找不到一丁点造型上的美感。只是话说回来,至少室内够宽广,而且最重要的是很整洁,所以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一边躺在床上,享受床的感觉,一边喃喃说道:

    「……真没想到会和她重逢啊。」

    其实早在被丢到这个时代的时候,这个可能性就已经从我脑海中闪过。

    但那只有一瞬间,这样的念头立刻就消失了。

    不……比较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尽量不去想。

    莉迪亚这个女人,在我心中的地位极为复杂。

    由于是我以前的好朋友,我始终有著想再见到她的心情。

    不是见到那个化为只剩灵魂,只会听我命令的她,而是想见生龙活虎的莉迪亚。我始终有著这样的念头。

    只是,相对的──

    这独一无二的好友,就是我亲手杀的。

    这个严峻的事实,逼我断了想见她的心情。

    这个事实对我说──你有这种资格吗?

    「……那个自称神的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呢?是找我麻烦?如果是这样,下次见到的时候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我叹了一口气。结果──

    下一瞬间,有人敲了门。

    是吉妮来找我吗?毕竟若是伊莉娜小妹妹或莉迪亚,根本不会先敲门就会直接进来。

    而她会在这种时段(深夜)来找我,也就表示……

    我一边烦恼要如何拒绝这情事,一边应门。

    开门走进来的……

    并不是吉妮。

    甚至不是我认识的面孔。是个有著特徵鲜明的褐色皮肤与白色头发,年纪还小的少女。

    她的服装很寻常……但腹部所刻的徽章,显示出她的立场。

    这个很特别的徽章……是奴隶的印记。

    「初次见面,我叫拉蒂玛。是莉迪亚大人的仆人,负责服侍她生活起居。本次奉莉迪亚大人之命,各位在此作客期间,由我随身服侍各位。小女子不才,还请多多赐教。」

    自称叫做拉蒂玛的少女,事务性地淡淡说完,朝我一鞠躬。

    ……记得莉迪亚是奴隶制度反对派,但由于她也理解这个制度对社会带来的益处,也就无法毁掉整个制度。

    相对的,她非常致力于拯救受到不当待遇而沦为奴隶的人。

    这个少女多半也是蒙莉迪亚搭救,让自己归属于她吧。

    莉迪亚的近卫部队里,就有很多这样的人,就像狂信者似的对她效忠。

    因此这个叫做拉蒂玛的少女值得信任……照理说是这样,可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我总觉得她看著我的眼神,带著点危险的神色。

    ◇◆◇

    被分配到一个房间后,伊莉娜与吉妮一起接受莉迪亚的邀约,进入别墅附设的浴场。

    宽广的浴场里,席尔菲已经把她娇小的身躯泡在浴池里。

    「呼~~~~活过来啦~~~~」

    她说著这种像是大叔会说的话,舒畅地发出伸懒腰的喊声。

    看到她这样,伊莉娜自然而然笑了出来。

    (席尔菲果然是席尔菲。)

    入浴的时间,过得相当开心。

    而这个空间的中心当然……

    「吉妮~~~~!我们来互相洗背吧~~~~!」

    就是莉迪亚•毕金斯盖特。

    「咿咿!不、不用了~~~~~~~~!」

    「别说这种话嘛~~~~~~!让我揉揉你搓满泡泡的胸部啊~~~~!哼嘿嘿嘿嘿嘿嘿!」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莉迪亚露出连好色老爹看了都会吓到的表情,追著吉妮跑来跑去。从她这种模样里,看不出半点传说「勇者」的威严。

    但想来这对伊莉娜来说反而是好事。

    如果她一直维持英雄谭里描绘出来的那种莉迪亚形象,伊莉娜多半就会从头到尾都畏畏缩缩,根本没有时间让自己喘口气吧。

    只是话说回来──

    「嘎哈哈哈哈哈!逮到你啦,My Honey!」

    「咿~~~~!放、放开我!请你放开我!等,不、不可以揉我胸部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吉妮可就无福消受了。

    她发育得形状姣好又丰满的胸部,在莉迪亚白嫩的手里不断扭来扭去地变形。

    吉妮以满心受不了的表情哭喊,但莉迪亚全不当一回事。

    「唔哈哈哈哈哈!这个手感!分量感!果然巨乳才是最棒的!」

    「呜哇~~~~!饶了我吧~~~~~~!」

    席尔菲泡在浴槽里,眯细双眼瞪著她们两人。

    「……只要再过个两三年,我也会变大啊。」

    她来回抚摸自己平坦的胸部。然而说来可悲,就算过个两三年,席尔菲的洗衣板也不会隆起,这点伊莉娜非常清楚。当然她并不会硬逼席尔菲面对这个事实,因为实在太可悲了。

    主要是靠著莉迪亚,让她们度过了一段热闹的入浴时间后。

    伊莉娜换上古代世界的标准服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嗯~……总觉得,凉飕飕的……这样会不会露太多啊?」

    伊莉娜对露出肌肤并不怎么敏感,但对于这种只用一块布遮住重要部位似的服装,还是觉得有点难为情。

    不如吉妮那般丰满的乳房、柔软的屁股,以及紧实的腹肌都大胆地袒露在外。这样果然有点难为情。

    然而,难为情归难为情,这种羞耻却又让她爽快。

    「从、从被艾尔札德绑走以后,我……是不是变成了一个有点色的女生?」

    不知道亚德会怎么看待这样的自己?她一想到这里,就满脸通红。

    「~~~~!」

    为了冷却发烫的脸颊,她倒到床上,把脸埋进枕头。

    然后,强行切换思考。

    「起初我还很不安……但也许意外的,能对这个时代乐在其中。」

    就如亚德以前所说,对伊莉娜而言,现况不是教育旅行,而是时光旅行。要亲身体验古代世界,是不管用上什么魔法都办不到的事情。想到这里,就觉得自己现在的经历非常宝贵。

    「虽然和想像中完全不一样……但真没想到,竟然能够见到维达大人和莉迪亚大人。可是……就算跟班上的大家说了,大家一定也不会相信吧。」

    她神驰现代。

    ……回想起来,自从认识亚德后,包括这次的事在内,发生的尽是种种难以置信的事情。

    最难以置信的,就是自己有朋友。

    自己被许多人围绕,能够在人群中欢笑。

    然而……这是一种如履薄冰的脆弱环境。一旦知道「那个事实」,想必立刻就会崩毁。伊莉娜很清楚这一点。

    「我交到了很多朋友。可是……不管去到哪里,我……都是污秽的血族吧。」

    先前的热气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随著一声叹息,寂寞的心情慢慢填满心中。

    表面上,伊莉娜被许多朋友围绕,生活得很幸福。然而……

    最终她和任何人都不一样。

    因为伊莉娜甚至不是人类。

    因为就如以前艾尔札德所说,伊莉娜是个身上有著「邪神」血统的怪物。

    因此伊莉娜尽管表面上是个被人们围绕,生活得很幸福的女生,然而……

    本质上,却是个必须拥抱自己和任何人都不同的这种孤独而活下去的可悲少女。

    「……唉,我这样不行啊。不知不觉间,老是会去想一些不必去想的事情。」

    忽然间,脑海中浮现出亚德的身影。

    「……今天,我一个人大概睡不著吧。」

    伊莉娜迅速站起。

    她之所以几乎每天晚上都与亚德同床,并非只是因为对他抱持著非比寻常的好感。是因为跟他在一起,心情就会镇定下来。

    他能够完全理解伊莉娜的孤独,还答应会陪著她。

    正因如此,对伊莉娜而言,亚德•梅堤欧尔这个人的存在非常重大。

    「……不知道亚德是不是已经睡了?就算,他睡了……应该也会原谅我吧。」

    她走向门,准备前往他的房间。

    但就在下一瞬间──

    伊莉娜还没开门,门板就往房间内侧打开。

    「咦!」

    伊莉娜小声惊呼。而她视线所向之处……

    「嗨,伊莉娜,你还没要睡吧?」

    莉迪亚一脸平静的表情,一手提著皮袋站在门外。

    她以悠哉的步调走进房间,坐到床上,喝了一口皮袋里装的东西──蒸馏酒。

    接著发出「耶~~」这么一声没有女人味的喊声。

    她直视伊莉娜的眼睛,说道:

    「我想和你单独谈谈。可以耽误你一点时间吗?」

    莉迪亚清澈的眼神中,有著一种真挚。不是看吉妮时那种下流,也不是看亚德时那种凶猛,那清澈到了极点的眼神里……有著一种打动她的事物。所以伊莉娜的回应是……

    「……好的。」

    她点了点头。

    「嗯。那么,在我旁边坐下吧。你会喝酒吗?」

    「不、不会,不太能喝。」

    「是吗?那你喝这个吧。」

    莉迪亚从挂在腰间的几个皮袋里,取下一个递过去。看来里面装的是葡萄汁。

    伊莉娜接过来,同时在莉迪亚身旁坐下。

    沉默笼罩著室内好一会儿。

    莉迪亚说有话要跟她说,但一句话也不说。

    而且棘手的是,现在的莉迪亚散发著一种非常认真的气氛……

    这样一来,这个女性就真的非常有魅力。

    光是朝她的侧脸瞥上一眼,就连同姓的伊莉娜都会忍不住脸红。只有这一点,她和传承中一模一样。「勇者」莉迪亚,实在太过美丽。

    这样的她,到现在仍不开口。

    (~~~~!我、我受不了这种气氛!)

    伊莉娜承受不了沉默,鼓起勇气挤出了几句话。

    「请、请问!您说有话要跟我说,对吧?」

    听到她这么问,莉迪亚总算出了声。

    「……对啊。虽然这个问题,相当不好问。」

    她看过来的眼神,仍然清澈到了极点,让伊莉娜自然而然吞了吞口水。

    (她会跟我说什么?)

    (啊,可是,搞不好会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莉迪亚大人的确有可能这样。先酝酿出这样的气氛,让人扑空。)

    一想到这里,紧张的情绪就缓和了几分。

    然而……

    「我说啊,伊莉娜,你……」

    下一瞬间,莉迪亚说出的话,对伊莉娜而言──

    实在不能说是无关紧要的事。

    「身上流著『那些家伙』的血吧?」

    被她这么一问,伊莉娜当场僵硬得像石头一样。

    所谓的那些家伙,指的多半就是「邪神」吧。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不直说,而是用这种拐弯抹角的说法,然而……

    现在,这些事情根本不重要。

    那个「勇者」,讨伐「邪神」的大英雄。

    说有话要跟她说,来到房间,说出了她的真面目……说出了她是「邪神」血族的真相。

    这些举动有著什么样的含意?

    当她想到这里的同时──

    「~~~~唔!」

    伊莉娜整个人弹开似的从床上跳开,和莉迪亚拉开距离。

    在传承中,莉迪亚对「邪神」及其一党,都持续施以苛虐的制裁。

    如果真正的莉迪亚也是如此……

    也许现在,自己就会当场被她给杀了。

    这样的危机感,促使她大量发汗。

    伊莉娜感受著胃痛,以及分分秒秒都在变快的心跳,瞪著莉迪亚。看到她这样──

    莉迪亚露出显得过意不去的表情,摇了摇皮袋。

    「不好意思啊,问得这么突然,一定让你不舒服了吧。可是……我觉得无论如何都想跟你谈谈。毕竟……」

    接著她所说的内容……

    为伊莉娜带来了更大的震撼。

    「毕竟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跟我一样』的家伙啊。」

    她压抑不住惊愕。

    不知不觉间,伊莉娜用力睁大眼睛,简直要让眼球弹出来。

    「一、一样……?」

    「对,没错。我啊,也跟你一样。我的老爸……是『邪神』里的一尊。」

    这令人难以置信。传说中的「勇者」,人们认为史上最恨「邪神」的她,竟然跟自己有著一样的际遇。

    然而……莉迪亚的眼神里,没有半点说谎的神色。

    相信她揭露的这件事,是不折不扣的真相。

    一想到这里,就萌生了一种不可思议的连带感……

    「莉、莉迪亚……大人……以前会不会也……没有办法相信别人?」

    「会啊。可严重了,真的。」

    不知不觉间,满腔言语洋溢而出,再也停不住。

    之后伊莉娜就和莉迪亚聊起各式各样的事情,有时欢笑,有时流泪。

    她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心情。

    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寂寞心情,渐渐消失。

    她这辈子第一次能够完全忘掉孤独感。就连亚德都无法让她消解的这种感情,透过莉迪亚这个同胞的存在,渐渐消融。

    不知不觉间,莉迪亚在伊莉娜心中,已经占了极大的地位。

    所以……她由衷觉得,不想和这个人分开。

    「差不多到该睡的时间啦。不好意思啊,突然跑来找你。不过,我很开心。谢啦,伊莉娜。」

    莉迪亚微笑著轻轻抚摸伊莉娜的银发,站了起来。

    希望她不要走──由于这样的情绪爆发,让伊莉娜抓住莉迪亚的手。

    「这、这个!可、可以陪我……陪我一起睡吗?」

    莉迪亚一瞬间瞪大眼睛,但立刻化为柔和的笑容。

    「我本来是打算去夜袭吉妮的,不过……既然你都用这样的表情拜托我了。」

    莉迪亚和她一起躺上床,弹响手指。

    紧接著,设置在天花板上的魔导式照明用具就熄了灯,黑暗笼罩住室内。

    「晚安,伊莉娜。」

    「好的……晚安,莉迪亚大人……」

    伊莉娜在莉迪亚的怀抱中,闭上眼睛。

    比自己高大的个子、柔软的肢体、女性特有的甜香……

    伊莉娜自然而然地想起了母亲。

    母亲活著的时候,自己从未感受过孤独。小时候的伊莉娜,觉得母亲就是整个世界……由衷觉得只要有她在,自己一辈子都会幸福。

    然而,母亲已经不在了。

    母亲的消失,对伊莉娜带来了重大的孤独……尽管认识亚德,让这种孤独几乎已经得到消解,但终究并不完全。她一直认为直到自己过世,都将摆脱不了这种孤独的残渣。

    然而现在,伊莉娜多半是把莉迪亚当成了第二个母亲。

    伊莉娜心中,有著一种就像和母亲待在一起时会有的无上幸福感。

    然而──

    正因如此,她才会由衷悲伤。

    原因很简单──

    就连这第二个母亲,也迟早会从自己眼前消失。

    毕竟总有一天自己等人必须回到原本的时代。

    只是话说回来──如果只是这样,倒还能够忍耐。

    伊莉娜微微睁开眼睛,看著莉迪亚的睡脸,心想──

    (这个人……会死。)

    (会迎来悲剧般的下场。)

    这实实在在是已经注定的历史。

    然而,即使这是命运。

    (这种事──)

    (这种事,我绝对不要它发生……!)

    然而,自己又能做什么?

    伊莉娜对这总有一天会来临的宿命,只能一直怀著一股无处宣泄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