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英雄的悲歌 第四十三话 前「魔王」与古代的战场 前篇
    在前线都市乙太的几天日子转眼间过去,我们终于迎来了出击日的前夜。

    「那么,就如我几天前所说……我要给两位专用的魔装具。」

    莉迪亚别墅的一个房间里,我对伊莉娜与吉妮这么宣告后,视线朝向一旁的桌上。

    圆形的木制桌上,放著两组魔装具……

    一件是深红色的胫甲。

    一件是黄金色的长枪。

    最后一件是苍穹色的手环。

    这些全都是为了伊莉娜她们赶造的。坦白说,她们的战斗能力,在这个时代完全不管用,搞不好甚至会比三岁小孩还差。

    因此必须用魔装具来强化她们的战力。

    「欸欸!亚德!这红色的东西是穿在脚上的吧?这是什么样的魔装具啊?」

    伊莉娜眼神闪闪发光地问起。看来她对造型很中意。

    不枉我一整晚都在构思她会喜欢的形状。

    我暗自为伊莉娜的反应高兴,开始说明魔装具的效果。

    「这件魔装具,不只用上了提升穿戴者机动力的术式,还赋予了飞行功能。让穿戴者不只能在地上高速活动,还能加上空中飞行,展开三次元的战斗。基本概念就是以立体机动性来戏耍敌人。」

    「是喔~飞行功能听起来好吸引人呢!」

    「我个人是对高速活动比较好奇……请问大概能用多快的速度动作呢?」

    「我想一下。嗯,保证至少有『音速等级』。」

    「「音、音速!」」

    两人睁圆了眼睛惊呼。她们是现代人,会有这种反应理所当然,然而……

    在这个时代,音速机动再理所当然不过。

    「这长枪是攻击用的魔装具。灌注魔力进去,就可以发动雷属性的魔法。至于效果……我想,一击应该可以歼灭三百人左右吧。」

    「「一、一击歼灭三百人?」」

    「最后是这手环,它会随时侦测穿戴者的生命迹象。一旦受到致命伤,就会以赋予在里头的术式,一瞬间治好。」

    「「一、一瞬间治好致命伤!」」

    这种时候,她们两个真的很合拍。简直像一对亲生姊妹。

    「这、这效果真令人难以置信,可是……」

    「毕竟是亚德啊……」

    两人投以一副彷佛再度爱上我似的视线,让我稍微有些尴尬。

    ……不管怎么说,准备已经完成。

    于是,翌日早晨。

    我们加入维达军,一起朝目的地移动。

    无论古代还是现代,行军的形式本身没有什么两样。

    步兵用自己的双脚行走,将领或骑兵则骑著龙马移动。

    所谓龙马,就如名称所示,是一种由龙与马混合而成的兽类,分类上属于魔物。但这龙马的智能极高,很容易驯服。因此龙马被视为少数能和人类共存的魔物之一。

    龙马不但有著高度的智能与强韧的脚力,有些个体甚至能够因应状况来发动魔法。这样的龙马极为宝贵,全军当中也只有最高阶的将领可以分配到。

    因此,我、伊莉娜与吉妮是以徒步行军。

    「……该怎么说,古代世界真的是岂有此理。」

    跑在身旁的吉妮吐露的心声里,灌注著一种像是死心的感情。

    相信原因还是出在我们的行军。

    如前所述,无论现代还是古代,行军的形式都没有两样。

    只是……光景实在太不一样了。

    现代无论要前往的战场多近,至少也一定要花上好几天行军。

    然而……

    在古代,除非真的是要去很遥远的地方,否则几小时内就会抵达战场。

    原因很简单,因为步兵与骑兵的移动速度,都完全不是同一个层次。

    现代也还留有龙马这个种族,奔行速度是一般马匹的数倍。然而这是因为「魔素」浓度下降,导致种族能力大幅劣化的现代才会有的情形。

    在「魔素」浓度很高的古代,龙马的奔行速度,是现代的数十倍。

    此外,步兵的基础能力也不是现代人所能相比……尽管实在没有多少人能以龙马级的速度奔跑,但速度仍然快得不可同日而语。

    大军卷起飞扬的尘土往前冲,每个人都以超高速行军。

    看在现代人吉妮的眼里,想必是一幅太过疯狂的光景。

    另外……自己这个现代人待在这样的群体当中的这件事,肯定也让她觉得是非常奇妙的状况。

    没错,她与伊莉娜也同样以音速在奔行。

    这是靠著我昨晚交给她们的,赋予了魔法术式的红色胫甲所达成。

    「啊哈哈哈哈!我变成风了!啊哈哈哈哈哈!」

    「该怎么说……感觉就像在作梦……」

    两人都一边做出符合她们作风的反应,一边持续蹬地前进。

    不管怎么说,靠著我给的魔装具,让吉妮与伊莉娜都得到了即使在这个时代仍然足够的战力。至少,遇上一般的对手,应该不至于吃亏。

    这两个人的本性都很老实,所以也不用担心她们会把赋予她们的莫大力量,错当成自己的实力。

    只是……

    要说有什么担心的事,就是我们伊莉娜小妹妹。

    「对了,伊莉娜小姐,昨晚你也和莉迪亚大人同床共寝吗?」

    「嗯!莉迪亚大人不只是很有男子气概,也有很可爱的一面喔!她呀,昨天晚上突然醒来──」

    我明明没问,伊莉娜口中却不断跑出她与莉迪亚共度时光的相关描述。对于这样的她,我表面上微笑……

    「然后啊,莉迪亚大人她喔──」

    「是这样啊──」

    「莉迪亚大人其实还挺──」

    「是这么回事啊──」

    我真挚地听她说话﹑应声,然而──

    内心翻腾著一股针对莉迪亚的浑浊情绪。

    那个臭家伙,应该没碰我们家伊莉娜小妹妹吧。

    为了确保出事时可以马上赶到,我偷偷在房间里装设了监视用的超小型魔导装饰,但那家伙每次都若无其事地给我清理掉……!

    因此,我完全没能掌握住她们两人在室内有著什么样的互动。我愈想愈不安,昨晚终于搞到胃穿孔。

    真没想到重逢没几天,她就在我的胃里开了个洞。

    莉迪亚这个女人,实实在在就是我的天敌。是不共戴天的宿敌。

    就因为和她重逢,伊莉娜小妹妹日复一日都在谈莉迪亚。

    直到前不久,她还随时都跟我在一起,都只谈我,现在却开口闭口就是莉迪亚。

    但我绝不是在嫉妒。

    我没有半点觉得伊莉娜小妹妹被她抢走才生气的念头。

    我就只是纯粹地、纯粹担心伊莉娜小妹妹。

    那个喜欢巨乳的大变态,几时会对伊莉娜小妹妹伸出毒牙……!

    等这场战事结束,我得开始设计连她也侦测不到的监视装置才行!

    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伊莉娜小妹妹!

    她的贞操,我说什么都要守住!身为她的好友一定要守住!

    ……就在我内心下定这样的决心之际。

    我们抵达了战场。

    这里大概是亚拉利亚平原的正中央吧。四周有著一整片带著点起伏的地形,并没有特别危险的气息。

    这景观反而可说极为恬静,让人无法切身感受到,接下来就要展开一场血腥的战事。

    再补充说明,我们维达军待命的地点,离战士们正面冲突的地点相当远。

    因此,更加让人难以产生参战的感觉。

    然而──

    「终、终于……要开始……了呢……」

    「没、没问题,对吧……莉迪亚大人……!」

    只是以从没参与过战争的这两人的角度来看,感受方式似乎大大不同。

    战争开始之前,伊莉娜和吉妮便早已不断流著冷汗。不过──

    在正前方遥远的另一头,开启战端之后。

    无论伊莉娜还是吉妮,都连一滴冷汗也不流了。

    其中一个理由多半是这样。

    因为战场的光景太令她们难以置信,才让她们只能呆呆站在原地。人面对无法完全接受的事实,反而会变得冷静。

    「……怎么好像天气突然改变,还窜起了好大的光柱……是我的眼睛产生了错觉吗?」

    这句话是她们看著在远方的战况时说的。

    「……这个时代,人死了也能轻易复活呢──」

    这句话则是看到被搬过来的四分五裂尸体,在特殊魔法阵上复活而且恢复原状的瞬间时说的。

    顺便提一下,在这个时代,死人复活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只不过有个前提,那就是灵体必须还留在这个世界。在将领级的战斗里,会展开将肉体与灵体一起毁灭的战斗,所以小兵就算死了也很可能不会真的丧命,但相对的,将领则很容易一个个被送去冥界,就是这个时代对战事的常识。

    这个部分也和现代不一样啊。现代是小兵死得快,无能的将领却容易活下来。实在可叹。

    「救护班!快叫救护班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只因为断手断脚就跑回来!赶快去死一死啦!」

    「啊,那边的尸体先放著。维达大人一直想要这家伙的身体资料,所以得解剖一下才行。」

    我已经很久不曾待在后方部队里,但这里果然也很忙啊。

    许多人员交互来去,四面八方都有人在大吼。

    前世的半辈子,这些都是家常便饭。

    让我觉得满心怀念──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声中,破坏的声响敲打耳膜。

    从距离极近的位置发生的这些声音,让伊莉娜与吉妮都全身一震。

    「刚、刚刚那是……!」

    「唔,看来是敌袭。」

    「敌、敌袭……!」

    我和大量冒汗而开始颤抖的她们两人不同,仍然维持冷静,朝著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烟雾窜向天际,尖叫声与破坏声交错。

    处在这样的状况,吉妮担心受怕地问起:

    「后、后方不是不会有敌人来吗……!」

    「那倒未必。毕竟摧毁兵站与医疗站是兵家常事。后方只是比前方安全几分,并不是完全不会有敌人来犯。」

    这场大骚动之中,我一派冷静地回答。

    就在我这话刚说完时──

    「哈哈哈哈!果然踏扁这些小虫子就是痛快啊!」

    一道刚猛的粗豪说话声传进耳里。

    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就看见一个带著一群人的高大男子。

    他肌肉发达的高大身躯,被深红色的铠甲遮住,风貌实实在在就像个身经百战的武士。他所率领的这群部下,也显得颇为强悍。

    「他多半就是袭击部队的头目了吧。」

    我喃喃说完,对伊莉娜与吉妮说:

    「那么,我去去就来。」

    她们没有回答。多半是两人都被那个「魔族」所发出的斗气给震慑住了吧。

    不过这也无可奈何。

    这个时代的「魔族」,强得远非现代所能相比。

    然而……

    在我看来,那个「魔族」绝非强大到可怕的地步。

    这也难怪。

    会被派来攻击后方部队的人,不可能会有多强大。

    「要见『魔王』是不太够……不过功劳终究是功劳吧。」

    我心中涌起的好战感情,化为笑容表露出来。

    许久没有能够和「像样」的「魔族」开打,让我心情亢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