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英雄的悲歌 第四十五话 前「魔王」与过去的「魔王」
    时刻是早晨。

    朝雾尚未散去,我们就坐上马车,准备前往「魔王」直辖地中央的王都金士格瑞弗。

    「对了,莉迪姊姊,之前你教我的那个……可以变大的体操,那个,真的有效吗?」

    「……我从以前不就常常告诉你说心诚则灵吗?人类这种生物,只要相信自己的可能性,不断努力……要变成什么都办得到。没错……很小的人,也能变大。」

    「莉迪姊姊……!我会努力的!」

    「很好,我很期待你的成长。」

    对面的座位上,两人笑著谈论这些傻话。

    如果只看画面,这光景像是美丽的大姊头,在鼓励受到挫折的小妹,然而……

    实情却是「想让乳房长大的贫乳女」与「鼓励她的变态性欲魔人」。

    因此,我一点都不觉得这是什么美丽的光景。

    ……这两人就是先前那场战事的总帅与副官,因此最大的功劳是归她们两人。丢下她们两人,只有我们三个去谒见国王陛下(瓦尔瓦德斯),实在不合军中的伦理。

    所以,我们就和莉迪亚与席尔菲两人,一起前往目的地,然而……

    从上了马车后,坐在我两侧的两人……伊莉娜与吉妮都不发一语。

    她们两人都脸色铁青,全身发抖。

    想来多半是出于对谒见「魔王」这事件感到紧张。

    即使在古代,「魔王」……也就是前世的我,都是崇拜与畏惧的对象。现代则因为被神格化,让敬畏的感情更上一层楼。

    她们两人就是出身于这样的时代。

    谒见世界最大宗教的主神……这会对她们两人带来多么强烈的不安与紧张,我甚至无从想像。

    不管怎么说……平静的路途顺利走完,我们抵达了目的地。

    瓦尔迪亚帝国王都──金士格瑞弗。

    如前所述,统治这个地方的就是过去的我。因此接下来所说的话,全都会变成在自夸,然而……

    我还是要说。这金士格瑞弗,别说国内,即使找遍整个古代世界,仍是有著最高度发展的都市。

    为了打造出这个大都市并且维持,真不知道花了我多少心血。

    但这些心血没有白费,王都随时都充满了非比寻常的活力,我敢断定这里已经成长为最顶尖的都市。

    我们走在这金士格瑞弗的大道上,抵达了我座落于都市正中央的城堡……「千年堡(Castle Millennion)」。

    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自己的居城……

    还请各位让我再自夸一次。

    我的城堡,果然很厉害。

    在这个时代,建筑物是靠魔法建造的。这是个只要建构专用术式,灌注魔力,任何人都能轻易建造出建筑物的时代。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这个时代的人作风都很粗糙。

    古代几乎没有人会把艺术的概念,套用在建筑物上。

    在这样的时代,瓦尔瓦德斯这个人,实实在在是个异类。

    「哇……!这、这就是传说中的『千年堡』……!」

    「真、真的是最棒的城堡,配得上那位大人的居城……!」

    伊莉娜与吉妮似乎也被我城堡的魅力震慑住。

    哼哼,很美吧,很雄伟吧,而且最重要的是──很帅气吧,我这座城堡。

    后世的人们将这「千年堡」,评为古代最初也是最颠峰的建筑艺术,还说是将对建筑追求艺术的想法普及于世的契机。

    而打造出这座城堡的人……就是我。从基础设计到详细造型设计,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打造出来的。

    而我当然也敢断定,这座由我打造,由我自己居住的最顶尖城堡,在功能性方面也是史上最顶尖。

    这座「千年堡」并非只有帅气。

    「千年堡」被赋予了约十万三千道魔法术式,一但有事发生将化身为无敌的要塞。

    我至今已做过各式各样的物品……我想最颠峰的兵器恐怕还是这座「千年堡」。

    我们被莉迪亚等人带领著,走进这座超美丽又超顶尖的我的城堡内部。

    「里、里面也很厉害呢。」

    「我从没见过如此适合用豪华绚烂一词形容的内观呢……」

    哼哼。对吧、对吧。

    只要外观好就没问题──我毫无一丝这种妥协。

    不仅是外观,连内部也是,这座城的外型与实用性,双方都很完美。

    ……哎呀,虽这么说,关于内部实用性这一点•老实说,在完成当初就算是恭维也无法说很好。替我注意到这一点的是……

    「哼!这种城,不过就是很大,一点趣味性也没有嘛!莉迪姊姊建造的城堡比这棒一百万倍!」

    像这样,说出这般毫无道理的话的笨蛋──就是席尔菲。

    没错,那是发生在这座「千年堡」完成不过数日的事。

    当时的我由于建造出实在过于顶尖的城,显露出了不成熟的内心。

    也就是……对于他人,我想炫耀我制造出的东西想得不得了。

    已经不只是对姊姊奥莉维亚,甚至到了连脑袋有问题的维达和阿尔瓦特,我都从远方叫回来开发表会的程度。

    ……回想起来,当时我还真是个不知羞耻的家伙啊。

    不只是那个奥莉维亚,连脑袋有问题的维达和阿尔瓦特都──

    「呃,哎呀,不管是谁都会有冲昏头的时候呢。」

    或是……

    「哎呀呀,主上对于美的品味真的相当优秀呢……话说,我可以回去了吗?」

    之类的。

    身为知道那些家伙平常作为的人,他们令人不可置信地在顾虑我。

    在那之中,莉迪亚和席尔菲也来了。

    「如何啊,我的城堡?无须顾忌,说出感想吧。」

    我一边满心期待著被夸赞,一边心神不宁地询问她们俩。

    莉迪亚双手扠腰,瞻望冠冕堂皇的「千年堡」说:

    「哦~这城堡挺不错的嘛。下次也打造一座城堡给我。」

    「好啊好啊,要什么我都打造给你,我的心灵之友。」

    看到我平常绝对不会露出的这种态度,莉迪亚显得敬谢不敏,然而……

    相对的,席尔菲从认识时就一直对我燃烧对抗心态,我被莉迪亚称赞,似乎让她懊恼得不得了。

    「这、这种城堡,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说什么?」

    「哼!说什么固若金汤,史上最顶尖的城堡咧!笑死人!只要我出手,用不上三天,我就可以把这里砸烂!」

    听到这挑衅的话,我幼稚地这么回答:

    「哦~那么笨蛋──更正,我是说席尔菲啊!你就在三天之内攻略这座城堡看看!如果你能办到,我就给你一个奖赏!可是,如果没能办到,你可要做好觉悟!我会让你后悔自己曾经嘲笑我的城堡!」

    在这样的对话后,席尔菲开始了她的「千年堡」攻略战……我本来以为是这样。

    实际上却过得很平静,很快地过了两天。起初我还做了各式各样的准备,以便因应席尔菲的猛攻……但这一切都白忙了。

    那个笨蛋大概是冷静下来,仔细考虑之后,想到要攻陷我的城堡根本是不可能的吧。想必现在她正努力编造藉口,好减轻我要给她的处罚。

    当时我是这样想的……但我错得离谱。

    席尔菲这个笨蛋,永远会往更低等的方向超出我的预期。

    ……当我迎来第三天,已经根本没把席尔菲放在心上。

    我忙于处理身为帝王要处理的大量政务之余,感受著城堡住起来有多么舒适。正当我过著这相当充实的一天……

    啪。

    一声异常的声响,毫无预兆地响起……

    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怪声剧烈地连续响起后,我说出:「不会吧?」接著就在下一瞬间──

    轰~~~~~~~~~~~~~!

    一阵超高热与超强光的风暴掀起……

    我的「千年堡」。

    我呕心沥血打造出来的最高杰作。

    我当成了自己小孩,想对所有人炫耀的至高作品。

    在短短一瞬间,就化为了一堆断垣残壁。

    被烧得焦黑的我,茫然呆立了良久,但当我想到制造出这个状况的罪魁祸首脸孔,立刻反射性地发动了瞬间移动魔法。

    我转移到席尔菲身前。

    「啊哈哈哈哈哈!看你这样子,似乎已经确定是我赢了啊!」

    席尔菲指著我哈哈大笑。

    「你只顾著对外,内部根本都不设防!不管实力再怎么强大,都很怕内部出乱子啊!你连这种事情都不懂,果然没什么了不起啦~~~~~~!噗噗噗~~~~~~!」

    席尔菲手舞足蹈地嘲笑我。

    ……非常遗憾的是我没有反驳的余地。

    我反而很感谢她。

    如果在席尔菲这么做之前,就先被敌人来上这么一手……

    也许就会造成莫大的损害。

    她让我知道我的城堡脆弱在那里。因此──

    「席尔菲啊,我就遵守约定,给你一个奖赏。」

    「哎呀,是什么奖赏?我比较想看你对我下跪道歉喔!再不然就是脱光衣服跳著舞对我道歉!三天三夜跳著舞对我说:『席尔菲大人~是我太愚昧~太无能,根本比不上席尔菲大人~~』呀哈哈哈哈!光用想的都觉得好笑!」

    席尔菲拍著大腿哈哈大笑,我对她露出微笑。

    「嗯,关于要给你的奖赏──────我就赏你拳头(这个)!你这个混蛋大白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使出浑身解数的一拳,打在席尔菲的脑门。

    感谢?是啊,我是感谢你。但这是两码子事。

    一个混帐砸掉了我血汗、泪水与爱的结晶,我能给她的也就只有充满憎恶的这一招。

    「……怎么啦?新来的,我脸上沾到什么东西了吗?」

    「……没有,什么事都没有。」

    我说不出口。

    一想起这件事我就火大,所以很想再赏她一拳,这种话我绝对说不出口。

    不管怎么说……

    我们在莉迪亚的带领下,在城堡中前进。

    伊莉娜与吉妮她们都显得极为紧张。

    「终、终于……要……!」

    「是、是啊……真、真没想到……会有机会……拜见那位大人的……龙颜……」

    两人直冒冷汗,我正想找些话来跟她们说,结果──

    就在我正要开口时──

    一阵犀利的杀气涌来。

    剎那间,我反射性地发动防御魔法。

    是高阶的防御魔法「钜级领域术」。

    一道半透明的屏障,不只是我,把我们这群人都遮蔽住。

    一会儿后,有著灼热色彩的波动撞在屏障上。

    紧接著四周一片轰隆巨响,接著屏障与波动相碰而产生的冲击破,毁坏了四周的一切。

    看来我的防御魔法,完全挡住了对方的攻击。

    只是屏障也濒临粉碎……

    这个状态,显示出了攻击者的实力。

    「哼哈哈,善哉善哉。真没想到你竟能完全挡下刚才那一招。」

    正前方的袭击者,说出这样的话来。

    冲击波造成的破坏掀起了尘土,让我无法看到来人是谁,然而……

    这演戏般的口气,以及具磁性的中性嗓音,让我猜到了来人是谁。

    「……久仰您的种种事迹。然而──」

    过了一会儿,尘土渐渐散落,开始看得见站在前方的人是谁。

    而我在他的身影完全显露出来前──

    以锐利的眼神放话:

    「以欢迎新兵而言,会不会太激进了些?……阿尔瓦特大人。」

    我叫出这个名字的同时,一阵风吹过,尘土形成的薄纱当场散去。

    「希望你能懂得,愈激进就表示我对你的爱愈深。毕竟我这个人,就是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我的爱情……一看到像你这样太出色的战士,就会忍不住想杀了(爱)你。」

    他站在空旷的通道正中央,说出疯狂的话语。

    他的名字是阿尔瓦特──阿尔瓦特•艾格杰克斯。

    是四天王最强的男人……也是个疯癫的战斗狂。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他的外表,大概就是野性的美貌吧。

    他修长的身上,穿著以黑色与金色为基调的装束。

    面孔乍看之下就像个美女,朱红的嘴唇散发出美艳的性感气息。

    身为我军的王牌,同时也是肉中之刺的这个男人,仍旧用演戏般的语气说下去:

    「哎呀,不过还真是超乎意料,让我愈看愈迷上你了。本来打算偷吃个一两口就好……但我似乎会忍不住当真啊。」

    他全身发出的凶恶杀气,变得更加强烈。

    「咿……!」

    伊莉娜与吉妮似乎再也承受不住,当场坐倒。

    就在这一瞬间──

    「真拿你没辙……你这家伙还是死性不改啊。」

    莉迪亚不改泰然自若的神色,静静地这么一开口……

    下一瞬间,她的身影已经消失。

    这一跨步实是快如电光石火。莉迪亚以连我都看不见的神速,直逼到阿尔瓦特身前……不,并不是单纯接近。

    不知不觉间,她的右手已经握著爱剑瓦尔特•加利裘拉斯,白银的剑尖抵在阿尔瓦特的颈子上。

    「你要是那么想打架……就由我奉陪喔。」

    她的嗓音冰冷得令人背脊都要冻僵。然而,这对阿尔瓦特起了反效果。看来他不但并未被震慑住,甚至还提升了战斗意欲,疯狂的笑容变得更深了。

    「有『勇者』陪我,我自然不会挑剔。然而……现在的我,比起已知的美味,更想享受未知的至上喔。」

    「……你觉得我会容许你这样?」

    双方皆露出好战的笑容,互相瞪视。

    场面一触即发。就在这战斗随时可能在下一秒爆发的紧张时刻。

    这最紧张的场面下。

    「为什么你们几个老是爱闹事?」

    有如一阵壮丽大风的凛然美声,撕开了场上的空气。

    不知不觉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说话声传来的方向。

    这第三者的存在感就是如此强大,让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这么做。

    这个带著几名强悍骑士登场的人物,名字叫做──

    「好久不见啦,瓦仔。」

    「哼哼,本日您也如此美丽呀,主上。」

    这个时代的我。

    也就是──「魔王」瓦尔瓦德斯。

    「他、他就是……!」

    「啊哇哇哇哇哇哇……!」

    当伊莉娜目视到过去的我那一瞬间,立刻睁圆了眼睛,脸红得像苹果一样……至于吉妮,更是口吐白沫地昏倒。

    后世对于「魔王」的容貌,大多都是如此形容。

    走过的地面会开出大朵的花,光是存在都能让秽气净化,卑屈之人光是见到他的威仪,都会当场誓言改头换面。

    说他是史上罕见的美形,不分男女老幼看了都会著迷。

    另外,流传到后世的传承中,也记载著见过「魔王」美貌的人,大多都因为他实在太美,当场看得昏倒。

    ……关于古代世界的文献,有相当多是错误的记载。

    不过只有关于这个时代的我的容貌,实际上就如文献所记载。

    过去的我为了彰显王者的威仪,身穿庄严的黑衣。这套光鲜亮丽的服装,若是平凡人穿上,都会相形见拙,然而……

    「魔王」的容貌,却美得能让这样的衣服都显得朴素。

    他的外表完全没有男子气概。比现在的我矮了一个头,以男性来说身材很娇小。稚气未脱的白嫩脸颊实在太美﹑太惹人怜爱,让人错以为背景开著无数花朵。留到腰间的亮丽白发是那么柔顺,就像一条美丽的河川。

    无论如何找出任何一个部分来看,都只说得出美这个字。

    这样的「魔王」瓦尔瓦德斯,瞪著阿尔瓦特,张开桃色的嘴唇说:

    「我可不记得有找你来。」

    「正是正是,您自然不会记得找我来了。但正因如此,我才对陛下心感遗憾。您不但最近对我冷淡,更不再把寻访优秀人才的职务交给我。此事委实可叹。」

    「……过去让你先看过,可不知道毁了多少人才。因此我才打算秘密接见这些人,但你还是老样子,对这种事情鼻子灵得很。」

    「承蒙主上夸奖,微臣惶恐之至。」

    「谁称赞你了,蠢材。」

    他由衷厌恶似的重重叹了一口气。我毕竟跟他是同一人物,对他这种感情有著痛切的体会。这个战斗狂真的是很麻烦啊。

    「……总之,你回去。不然──」

    「不然?」

    「今后我就完全无视你,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理你。如果你无所谓,尽管随你便。」

    听到这几句话,阿尔瓦特露出像是为难至极,却又显得开心的笑容。

    「这可厉害了,这几句话可真打中了我的要害啊。您现在就已经不怎么理会,要是更变本加厉……我可会寂寞得要死啊。」

    「你尽管死,我是无所谓……那么,你的回答呢?」

    阿尔瓦特投降似的,对眯起眼睛的「魔王」举起了双手。

    「我明白了,这次我就退下吧。别了,我亲爱的主上。」

    他刚说完这句令人不舒服的话,身影忽然消失。

    多半是用了转移魔法吧。在这个时代也不怎么稀奇。

    「……那么……」

    当阿尔瓦特这个风暴般的变态离开后,过去的我看了过来。

    「啊呜!」

    被他这么一看,伊莉娜发出怪声,惹人怜爱的脸更加红了。

    ……我活了很久,这还是第一次对自己产生嫉妒。

    我咀嚼著这无比奇妙的感觉,和过去的自己对看了一眼。

    「……你就是亚德•梅堤欧尔?」

    「……正是,陛下。」

    无比复杂的念头,在我胸中来去。

    不管怎么说……

    这趟时光旅行,应该会就此迎来尾声吧?

    之后我们当然不会站著把所有事情谈完,我们在「魔王」的带领下,走在通道上。

    「只是话说回来,真的好久不见啦喂。」

    「……你还是一样爱跟人装熟啊。」

    莉迪亚勾肩搭背,过去的我露出嫌麻烦的表情。

    然而莉迪亚完全不放在心上,露出满面开心的笑容。

    「你差不多开始想念我了吧~?毕竟你除了我以外,都没有朋友嘛~」

    「……谁跟你是朋友了?你对我来说只是个客将。」

    「少来了~你这家伙就是不老实。」

    莉迪亚用拳头往他脸颊上蹭,过去的我厌烦地瞪她。

    看到这样的光景,席尔菲大概是嫉妒,「呸」的一声吐口水,伊莉娜与吉妮则维持沉默,似乎看得入神了。

    至于我呢……

    面临这堪称最后一段幸福时光的过去状况,在怀抱悲情的同时──

    产生了更强的「畏惧念头」。

    这个原因……就在于这群随侍在我身旁的强悍骑士。

    以玫瑰骑士里维格为首的这群人,个个是肌肉发达的美男子。他们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瞪著莉迪亚,视线中灌注了强烈得无以复加的杀意。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些家伙,一个个都盯上了我的屁股。

    当时的我实在太美,因此女人都不会靠近我。

    说是没有办法把我当成异性看待,或者应该说,没办法觉得我同样是人类。

    另外,企图安排政治联姻的那些家伙,似乎也是一看到我的外貌,就觉得「我们家女儿终究配不上」而死心,甚至没有一个人来找我谈这种事情。

    于是,前世我根本没有一丁点和异性接触的机会,然而……

    相对的,这些家伙们则把我团团围得固若金汤。

    当时我对他们并没有多想什么,但如今知道这些家伙的本性,他们的一举手一投足就让我在意得不得了。

    都因为这样,授勋仪式的简易典礼,我根本心不在焉。

    之后我们在「魔王」的带领下,前往会客室。

    我们一边接受这个时代独特风格的款待,一边欢谈。

    每个人各自随意躺在床上,过去的我也趴了下来,感到放松地不禁呼出气息……对过去的我,一名部下(肌肉人)开口问道:

    「陛下,请问要喝什么饮料?」

    「麻烦给我果汁水。」

    「遵命。」

    如果只看这段对话,并没有什么奇特。然而……

    那个肌肉人,始终只看著我的屁股。

    因此,我随时都觉得背脊毛毛的。

    「陛下,微臣端了轻食来。」

    「嗯,辛苦了。」

    好近。脸好近。没有需要靠得那么近吧。

    而且其他那些部下也都很恶心啊,不要一脸羡慕的表情。还有,站在右侧的你,刚刚明明就想装作若无其事地偷摸过去的我的屁股吧。

    真要追根究柢,最该怪的就是过去的我。

    你现在是怎样,表现得严格点啊。

    不要趴在那边幸福地喝著饮料。

    脚不要荡来荡去,你当自己是可爱的女生吗?

    就是你这种态度,才会不断撩拨起部下的情欲。

    「陛、陛下……!请、请问要不要按摩呢?」

    「什么!你说按摩!」

    「你这混帐,不准造次!陛下的屁……陛下的龙体岂可碰触!」

    一群糟糕的家伙,为了糟糕的理由互相较劲。看在现在的我眼里,只觉得这光景实在恶心,然而……

    「你、你们为什么那么生气?」

    由于过去的我什么都还不知情,就只是看得呆愣。

    所谓目不忍睹,大概就是指这种情形吧。之后我再偷偷把真相告诉他……不对,只有这家伙不用有之后的辛苦,又让我不爽。还是故意不说破吧。

    你也好好品尝跟我一样的痛苦吧。

    我内心翻腾著负面的情绪,身旁的伊莉娜则与吉妮窃窃私语。

    「跟、跟我原本的想像完全不一样呢,『魔王』大人。远比想像中……更漂亮。」

    「你在说什么啊,伊莉娜小姐?漂亮?你竟然用那么陈腔滥调的话来形容『魔王』大人,简直罪该万死。」

    「不然是要怎么形容啦?」

    「我想想……把『魔王』当成一个形容词,用来形容无上的美,如何?例句就像,『魔王』大人真的很『魔王』?」

    「这样根本莫名其妙啦……」

    她们话题的中心依然是「魔王」。看到她们──尤其是伊莉娜小妹妹,心思被其他男人占据,这样的现况让我极不愉快。

    ……虽然严格说来,并不算其他男人,而是我。是同一人物没错。

    正当我想著这样的念头──

    「……『魔王』?」

    过去的我似乎耳朵很灵,听见了伊莉娜与吉妮的闲聊。

    他的美貌上多了几分困惑,开口问起:

    「那边的两位小姑娘,你们说『魔王』是怎么回事?」

    「「咦?」」

    她们似乎万万没想到会被叫到。

    两人一起当场僵住,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我代替她们回答:

    「她们只是说出了陛下的外号。大街小巷里都是这样称呼陛下,陛下不知情吗?」

    「……你说我是『魔王』?」

    他脸上疑惑的神色更加浓厚。真奇怪啊,他的态度为什么会这样?

    从时代背景来看,我还以为「魔王」这个外号已经普及。

    然而过去的我却一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的模样。

    这是怎么──

    「民间是这么称呼我的?……若此话当真,那就奇怪了。」

    接著他说出的话,内容相当令我震惊。

    「被称为『魔王』的另有其人。为什么大家会用一样的外号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