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英雄的悲歌 第四十六话 前「魔王」,逼近真相
    那个自称的神,提示我们两个目的。

    找出歧异点,修正历史。

    去见「魔王」。

    我们推想,达成这两个目的,就能够回到原来的时代,于是先以见到「魔王」为主要目的,并为了收集所谓歧异点的情报,加入维达麾下。

    结果却在意想不到的情形下与莉迪亚重逢,又以意想不到的情况立了功劳……于是我们达成了见「魔王」的目的……

    本来以为是这样。

    「『魔王』另有其人?」

    我反刍著过去的我就在我面前说出的这句话。

    ……对我来说,「魔王」这个字眼,指的就是过去的自己,也就是瓦尔瓦德斯。

    除此之外,我记忆中并没有其他人被以「魔王」这个称号来称呼。

    「……怎么啦?」

    过去的我丢出这么一句短短的问句。对此我的反应是……

    「不,没有。是我胡言乱语,非常抱歉。」

    我很快地讲完这几句话,像是要结束这个话题。过去的我似乎看出了些什么,但或许正因如此才闭上嘴,并不继续追问。

    ……我想到,应该最好尽量避免要求他解释我记忆中所没有的「魔王」。

    从瓦尔瓦德斯的反应看来,「魔王」应该是人尽皆知的人物。而我说出不知道这个人物,就会被怀疑身分,必然就得说明自己的来历。

    即使眼前这个我相信我说的话……也很难预料他会做出什么行动。

    当时的我,彻头彻尾身为一个王而活。

    因此,为了保护国家﹑保护人民,什么事情都会做。

    而且……会彻底冷酷无情。

    从未来跑来修正历史的人,看在过去的我眼里,会是什么模样……这点就连我这个当事人自己都不明白。有可能会被当成危险人物看待,好一点是受到监视,最糟还会被指定为暗杀的对象。

    因此……详情只能问她了。

    问那个天才天灾少女。

    之后我们结束谈笑,回到前线都市乙太。

    路途中,伊莉娜与吉妮始终无言。

    她们也跟我一样,对「魔王」问题百思不解。

    而我们为了解决这个疑问,前往维达的所在处。

    我们对莉迪亚与席尔菲说了「维达大人好歹是我们的主子,我们有义务报告在王宫发生的事情」这种煞有其事的理由,暂时和她们道别。

    然后现在,我们待在维达奇妙的宅邸兼研究所的客厅,对躺在床上的维达说明情形──

    「啊~果然啊。」

    维达不当一回事,很乾脆地这么说。

    「您说果然是指?」

    「就是指你们所说的『魔王』,和我们知道的『魔王』,我们对这件事的认知没对上。你们说想见『魔王』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果然如我所料啊。」

    「……既然您都发现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

    「我本来有想告诉你们啊。可是啊~我还没说,席尔菲就跑来,所以就没机会说了。虽然后来也是有机会说啦……不过坦白说,这对我来说又不重要~」

    维达在床上滚来滚去。

    她这模样让我愈看愈不爽……但要是对她一举一动都觉得不爽,就会没完没了。

    我清了清嗓子,要维达提供「魔王」的情报。

    结果我得到的情报如下:

    一、「魔王」是在三年前突然出现,擅自占领了位于「外界神」支配领土与我国支配领土的夹缝间、国境附近的土地。

    这块土地,位于离前线都市乙太极近的地方。

    二、「魔王」拥有制造无数魔物的力量。因此他的军势完全由魔物构成……无论如何削减魔物的数量,都会立刻补充回去。

    三、「魔王」的目的并不明确。他做出的行动不只是和「外界神」与「魔族」敌对,也和我国敌对,即使展开交涉,他也置之不理。

    另外,他的行动,制造出了和我所知的历史不太一样的状况……从这样的情形来判断,自称神所说的歧异点,疑似就是指「魔王」。

    四、「魔王」现在对我方而言成了静观的对象。

    瓦尔瓦德斯一度与其交战,但未能彻底击倒对方,之后便不再强行进攻,贯彻静观的态势。

    「魔王」有著强大的不死性,我方正在解析其中的秘密。除非解析完毕,又或者是……对方采取会造成严重问题的行动,否则我方不会对「魔王」展开讨伐。

    ……这四点当中,对我们而言最重大的一点,多半就是第四点的情报了。

    「我们一直误会了那个自称神的话。他要我们找出歧异点,修正历史,去见『魔王』。我们把这几句话,认知为不同的目的……但看来似乎是同一个目的。」

    因此自称神所提出的……让我们回到原来时代的条件……

    「要我们去讨伐扭曲了历史的『魔王』,把这个世界修正回本来该有的样貌。这大概就是让我们归还的条件了吧……」

    「连瓦尔瓦德斯大人都打不倒的人,我们要如何才能打倒啊……」

    伊莉娜眼角低垂,说得垂头丧气。

    她说得没错。

    既然要应付的,是连这个时代的我──全盛期的瓦尔瓦德斯都杀不死的对手,现在的我多半也不可能只身杀去打倒对方。

    因此,讨伐「魔王」不是只靠我们就能办到的事情。

    「……动员瓦尔迪亚帝国全军,而且陛下与四天王等诸位强将倾巢而出。如果不形成这样的状况,要讨伐『魔王』多半是不可能的吧。」

    关于维达所说的「魔王」的不死性,我其实心里有底。

    相信这个时代的我也已经想到了。

    也就是说──对过去的我而言,「魔王」是只要对风险做出觉悟,就有可能排除的敌手。

    但他仍然选择置之不理,这也就表示……

    过去的我,对「魔王」并未抱持如此强烈的危机感。

    他认为最优先讨伐对象,依然是「外界神」。

    ……这个判断是对的。

    不同于完全以敌对态势君临的「外界神」,「魔王」只不过是危险分子。既然如此,就不是宁可扛起风险也要击溃的对象。不,岂止如此,甚至觉得现在不应该出兵讨伐也不奇怪。

    既然「魔王」拥有能够无限创造兵力的能力,也就必然会形成消耗战。

    即使在最后赢得胜利……「魔族」大军应该也会趁我军精疲力尽的瞬间展开奇袭。

    假设状况演变成这样,战力还足以击退敌军吗?

    谁也不知道答案。

    重要的是,至少有些许的风险存在。

    过去的我,肯定不打算背负这个风险。

    无论当时还是现在,我都比任何人更加慎重、更加像一只小鹿般胆小。

    「……想来陛下应该不会只因为一些小事就展开行动吧。」

    「应该是吧~小瓦他责任感强得像个白痴一样,连一个小兵的性命都会很珍惜嘛~不过这种善良,我也不讨厌就是了啦……我觉得要照你们的期望让小瓦有所行动,应该会相当困难喔。」

    听到维达这么说,我们不得不沉默。

    寂静笼罩住整个场面良久……

    打破沉默的是吉妮。

    「要不要试著对『魔王』大人……不……我是说对陛下,揭晓我们的来历?然后再说明『魔王』的危险性……」

    我手按下巴,细细思量。

    揭晓来历,无论如何避免,都还是会有风险。

    然而……大概已经不得不这么做了吧。

    吉妮说得没错,除了采取更直接的行动,我们已经不剩其他选择。

    但话说回来──

    「就照吉妮同学的方案进行吧。可是……要让这个方案成功,陛下对我们的信赖还不够。陛下为人极为慎重,怎么想都不觉得他听得进无法信任的人说的话。」

    「这么说来……只要更加活跃,得到陛下的欢心就行了?」

    「算是吧。立下功劳后,多半还是得说服他,不过……关于后者,就请包在我身上。」

    对手始终是过去的我。要如何才能说服他,最清楚的人就是我。

    只要带著天大的功劳当伴手礼,就有可能说服成功……希望如此。

    「问题是,要如何立下大功。问题全都在这一点上吧。」

    总不会就有这么巧,对方的主力刚好在这时跑来进攻──

    我才刚想说不可能……

    「亚德在吗,喂!」

    这句口气粗暴的话传进耳里的同时,房间的门被人踹破。

    这样闯进室内的……是显得有些焦躁的莉迪亚。

    她一看到我,就犀利地开口说:

    「开战了!明天就出发!你跟我们一起上前线战斗!」

    她的口气不容分说。

    对此,我面带微笑……

    「我明白了。愿尽我棉薄之力,死战到底。」

    我毫不迟疑地说出了答应的意思。

    真没想到立功的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从莉迪亚的模样看来,对方多半是知名的强者。能拿下这个敌人的首级,应该能够作为一块说服过去的我所需的敲门砖。

    「那么……对手是哪一位?」

    不管是什么样的对手,都只有打倒一途。

    然而,至少还是先掌握敌方的名字吧。

    我本来是怀著如此轻松的心情询问,然而……

    「梅维拉斯──『咒缚王』梅维拉斯。」

    听到这个名字,我忍不住惊呼出声。

    「您说梅维拉斯……!」

    「咒缚王」梅维拉斯。这个人──

    是我之所以杀死莉迪亚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