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英雄的悲歌 第四十七话 前「魔王」,上前线──
    看到我方寸大乱,莉迪亚以疑惑的表情问起。

    「怎么啦?」

    ……这句话,似乎代表了在场所有人的共通意思。不只是她,伊莉娜与吉妮,甚至连这个时代的席尔菲,都以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似的目光看过来。

    我的动摇被看出来了吗?

    的确,永远显得泰然自若的人突然变成这样,当然会让人觉得不对劲。

    我小小呼吸一口气,恢复镇定后,露出了一如往常的微笑。

    「……听到强敌的名字,让我忍不住紧张了一下。不过,我已经不要紧了。现在我内心停不下来的,是兴奋与面临大战的亢奋。」

    「哼!这次的大功我要了!」

    席尔菲双手抱胸,粗重地呼著大气。

    她显得干劲十足,莉迪亚摸著她的头,自己也露出好战的笑容。

    「我本来就觉得难缠的家伙差不多该出来了……真没想到一开始就跑出『咒缚王』啊。这对手够意思。」

    莉迪亚充满斗志,伊莉娜一边侧目看著她,一边小碎步跑过来。

    「亚、亚德……你们说的『咒缚王』,是什么样的家伙?」

    「……就像魔导士有一到七级的位阶,『魔族』也有阶级,这点伊莉娜小姐也知道吧?这次我们要对抗的对手,就是他们的阶级当中最高的一级……位列『大魔境(Archdemon)』。」

    「大、『大魔境』……?」

    即使在现代,属于这个阶级的魔族仍然有著莫大的力量,曾逼得我们的大英雄父母「大魔导士」与「英雄男爵」陷入苦战,也是非常知名的事情。

    其战力号称足以歼灭一大块辽阔土地的敌人……但那是现代的情形。

    古代世界的「大魔境」,战斗力笔墨难以形容。

    其中「咒缚王」梅维拉斯,更是极为强大的人物,然而……

    如果我的记忆正确,他对上莉迪亚/维达联军,应该是好一段日子以后的事情。想来这也是「魔王」这个异物的存在所造成的影响。

    「魔王」的存在,无疑扭曲了历史。

    然而……

    一想到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情,就觉得我和「魔王」不也是同类吗?

    我盯著莉迪亚的脸看,暗自下定了决心。

    那个自称神也许会啰唆,但我才不管。

    这次,我可万万不会让历史照原来的路线走……!

    后来──

    据说敌方已经开始进军,所以我们也立刻展开行动。

    这次的作战活动,我不让伊莉娜与吉妮参加。

    如果有个万一──不,我当然绝不打算让这种事发生……但万一历史照我所知的情形发展,伊莉娜与吉妮肯定会丧命。

    当然了,我不打算照原来的历史走。然而,风险并不是零。

    因此,我让她们两人留在前线都市乙太。

    「知道了。毕竟我不想扯亚德后腿。」

    「同右。亚德,请你加油喔。」

    两人都显得认同,但内心多半翻腾著不同的感情。

    伊莉娜拚命想追上我,吉妮也为了消解自卑感,每天都不断努力。

    而我尽管说得委婉,但仍等于对她们两人说:「你们派不上用场,所以别跟来。」

    她们表面上露出笑容,内心多半有著无处宣泄的愤慨吧。

    ……但现在的我,没有余力为她们著想。

    因为这件事,跟我所怀抱的最重大伤痛有关。

    话说现在。

    我和莉迪亚、席尔菲两人,一起在山上静静地行进。

    时机大概是下午与傍晚的夹缝间吧。虽然还是白天,但山林里光线昏暗,让人看不出实际的时刻。

    在这茂密的绿意中行进到一半,席尔菲觉得无聊地说:

    「这时候,大家都已经在战场上大杀四方了吧。可是说到我们,却被某人害得来无聊地爬山……」

    「现在多半很无趣,但还请你忍耐。到时候就算你不想要,也会度过非常刺激的一刻。」

    这个行动是我提议的。

    如果照原来的历史走,莉迪亚与席尔菲现在应该已经一起在战场上驰骋。就和担任我军主力的其他成员一样。

    这次的战事,多半连莉迪亚也无法乐观看待。证据就是她把散往各地的自军主力全都找了过来,以万全的态势临战。

    殊不知这就是造成他们溃败的最大原因。

    「……只是话说回来,莉迪亚大人,这次您愿意听取我这种后生小辈的意见,令在下感激不尽。」

    「也是啦。坦白说,我根本不喜欢耍聪明的奇袭战法,可是……我总觉得最好听你的。」

    莉迪亚搔著后脑杓,踢散脚下的矮草。

    这女的是个笨蛋,但直觉比任何人都敏锐。她之所以会采用我的提议,应该就是因为这种直觉起了作用吧。

    不管怎么说,这非常侥幸。

    这样一来,估计陷入最坏状况的机率就会大幅降低。

    ……史实中,莉迪亚/维达联军对上「咒缚王」梅维拉斯的大军时,双方都完全不采取任何出奇制胜的计谋。

    据说甚至完全不用上任何像样的战术。

    姑且不论莉迪亚这边……敌方──梅维拉斯也采取这样的行动,完全是因为他被神选思想绑住。

    他是典型的「魔族」至上主义者,只把人类当成虫子看待。

    对付这种小虫子,用不著智谋,更不可能为此使出全力。

    也就是这样的傲慢,让他被莉迪亚他们给逼入绝境……

    只顾尊严不顾性命所招致的这种结果,让他使出了王牌。

    没错……是「专有魔法(Original)」。

    「咒缚王」的名号,来自于他擅长诅咒魔法。

    这样的梅维拉斯所拥有的「专有魔法」,也有著极为强大的诅咒之力。

    这可怕的力量能对超广范围造成影响……被法术效力涵盖住的人,在转眼间发疯。我军因此陷入自相残杀的窘境。

    结果联军当场溃败。

    莉迪亚不但失去了几乎全军的兵力……连一群从成军时就同吃一锅饭的伙伴都失去了。

    与梅维拉斯这一战,莉迪亚军中担任要职的七名勇者之中,有五名死亡。

    结果莉迪亚军陷入了全军覆没的危机。

    而且……莉迪亚自身,也因为挺身保护席尔菲,受到了诅咒。

    或许是靠著钢铁般的精神力,以及体内「邪神」之血的影响,让她勉强免于发疯,亲手打倒了梅维拉斯,然而……

    之后,莉迪亚始终为这诅咒的后遗症所苦。

    不时会发生剧烈的头痛,以及精神错乱的症状。

    这些症状连我都无法治好。

    抱著这样的症状继续作战,让莉迪亚她…………!

    ……如果,她在这场战斗中并未受到诅咒。

    ……如果,她在这场战斗中,并未失去重要的伙伴。

    也许就不会走到那样的结局。

    也许我就不会陷入非杀了莉迪亚不可的状况。

    ……这显然是窜改历史,但我无意为此迟疑。

    早从被丢到这个时代的时候,我就在脑海中描绘。

    描绘莉迪亚生存的未来。

    为此我什么都愿意做。

    绝不容任何人碍事。

    没错──

    「以为我们没料到会有奇袭吗?你们这些蠢──」

    即使是对眼前出现的这些小角色,我也不打算手下留情。

    「『暴风刃(Storm Blade)』。」

    我说完的同时,魔法发动。

    十个魔法阵出现在我面前。

    剎那间,大量的龙卷风从魔法阵出现,直线扫向敌方。

    「呜!」

    敌人各自做出闪避行动,但这是白费工夫。要躲过高速扩张到超广范围的风之刃,是不可能的。而且,凭他们的本事,就算用了防御魔法,也不可能抵御住。

    因此敌人的抵抗没有意义,就像周围的草木一样被割得稀烂,前往了冥府。

    杀死这样的小角色,有违我的美学。然而……

    美学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

    既然敢挡住我的去路,我就要把他们杀得片甲不留。

    再也没有任何事项,比不让莉迪亚死更优先。

    「……好了,我们赶路吧。」

    我严肃地说著。

    看来我是无意识之中,发出了真正的杀气与斗气。

    席尔菲似乎被震慑住,有点担心受怕地全身一震,然而……

    「不、不要活跃一下就得寸进尺!不管打倒多少小兵,都没有半点功劳!」

    立刻又表露出了她有多么倔强。

    至于莉迪亚……

    「你挺来劲的嘛。」

    如果只看这句话,倒也像是说得佩服。

    但实际上,莉迪亚脸上没有任何神色。

    她面无表情,清澈的眼神直视前方。

    ……我从以前就讨厌她这种眼神。

    感觉就像看穿了我的一切,让我就是有点不愉快。

    现在多半也一样……她大概发现了什么蹊跷。

    而莉迪亚只短短说了一句:

    「你可不要做没意思的事情。」

    说完她立刻就走上前,在前面带路。

    我看著她的背影,握紧了拳头。

    ……我当然不打算做什么没意思的事情。

    之所以选择奇袭战术,是为了让梅维拉斯自始至终都轻敌,趁机一口气终结这个状况。

    为什么傲慢到了极点的梅维拉斯会使出全力呢?

    原因尽在于,我方逼得他无路可退的过程实在太顺利。

    史实上,莉迪亚他们毅然采取一如往常的正攻法,从正面冲锋,这个做法顺利成功……才让梅维拉斯决心动用「专有魔法」。

    要防止这种情形发生,又要拿下敌人的首级,我提议了奇袭作战。方针就是由我和莉迪亚以及席尔菲这三人,直接杀进敌阵,一口气解决。

    当然了,敌人多半已经发现我们接近。

    但梅维拉斯肯定还是会引我们深入敌境。

    因为现阶段,他仍轻敌到了极点。

    想来只要稍稍挑衅,他甚至会答应单挑。

    现在梅维拉斯满脑子应该都只有如何凌迟下等猴子──也就是我们──的余兴节目。

    我们要利用他的自大与轻敌,一瞬间拿下他的首级。

    这样一来,也就更有可能避免我与莉迪亚的最大悲剧发生。

    「……渐渐看得到敌方大本营了。」

    下了山,前方高低差有些显著的丘陵地带上。

    敌人就在那儿建立了据点。

    「以简易堡垒来说,还真豪华。处处透著梅维拉斯那家伙铺张奢侈的品味啊。」

    「该怎么说,愈看愈不顺眼了啊……!」

    或许是因为她们两人都是贫民出身,有著厌恶奢华浪费的倾向。

    我本来也出身贫民,所以很能理解她们的心情。

    ……就先不说这些了。

    「那么,我们要上了。从敌人的实力来看,隐蔽魔法多半没有意义。我们从正面硬闯,一路扫荡敌人前进……拿下总帅的首级。就这么简单。」

    「哈!很好啊,简单明白。」

    「我都技痒了呢!」

    两者都毫无畏惧,甚至还表现出享受当下状况的余力。

    士气十足,力量也十足。

    没有任何要素能够阻挡我们的胜利。

    「第一个杀进敌营的荣誉就由我拿了。」

    「不,我来拿!」

    「就算是姊姊,这个我也不能让!」

    我们互相喊话,朝敌军大本营展开冲锋。

    简易堡垒的门开著没关,彷佛在欢迎我们。

    我们通过这样的门,入侵到敌军大本营之中。

    这一瞬间──

    「……情形不对劲呢。」

    「……是啊。我本来还打算杀进来的同时就要放个大的攻击魔法。」

    「……人太少了。」

    一闯进来,原本意气风发的心情,立即被狐疑所支配。

    我本来预测的情形是,一踏入堡垒,魔法就会有如雨点般打来……但实际上什么都没发生。

    不仅如此,甚至完全察觉不到有人迎击的声息。

    「他们是打算在别的地方伏击我们吗?」

    「也许是吧,可是……该怎么说,我就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敌军大本营的气氛实在太宁静,让我和莉迪亚都不约而同冒出冷汗。

    这是怎么回事?

    发生了某种出乎我们意料的事?

    ……不管怎么说,既然来到这一步,也只能前进。

    「总之,我们就先朝中央移动吧。」

    我确定莉迪亚与席尔菲都点头后,踏出了脚步。

    ……果然有蹊跷。

    敌军太安静了。看这样子,岂不成了空城?

    已经空无一人?

    难道是敌方对我们设下的计谋。

    各式各样的可能性从脑海中掠过……但我觉得这些假设,都无法解释这个状况。

    接著──

    随著我们愈来愈接近大本营正中央,费解的情形也不断增加。

    「这个气味……」

    「啊啊,是我们闻得太习惯,变得如日常一般的气味。」

    「像铁锈一样,有点恶心的……这气味是……」

    没错,是血腥味。

    ……敌军大本营空无一人。愈接近正中央,鲜血的气味就愈重。

    我也和莉迪亚一样,一边品尝著这令人不舒服的感觉,一边往前进。

    最后──

    位于敌营正中央,多半是作为集会场的广场上。

    一看到眼前的光景,无论我、莉迪亚,还是席尔菲,都不得不瞠目结舌。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又黑又浑浊的红。

    将整片大地的土色都掩盖过去的这些暗红……

    是倒在地上的无数「魔族」尸体。

    尸体全都已经不成原形。每一只都走上悲惨的下场,鲜血、内脏与肉片,在四周堆出一座座小山。

    在这实在太凄惨的现场中央。

    一名男子的首级飞上了天空。

    两撇翘胡子很好认,彻头彻尾贵族样的小生。

    他就是我们的最大目标。

    「咒缚王」梅维拉斯。

    然而,将他的头一刀两断的剑,却并非握在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人手里。

    而且……

    对方多半甚至不是友军。

    「你们来得晚了点啊。」

    对方发出撼动全身的重低音。

    我们不约而同,以尖锐的视线看向声音来源所在的男子。

    年龄、人种、面貌,全都不详。他全身都被漆黑的铠甲遮住。

    这凶煞的轮廓,就像在表露他的真面目……

    「你是什么人?」

    听到我特意问出的这个问题,黑衣战士哼了一声,笑著说:

    「你应该猜到了吧?我就是如你联想的人物。也就是──」

    造型尖锐的头盔下,发出决定性的答案。

    「我是『魔王』。是暴虐无道的怪物,也是世界的敌人。」

    他威风凛凛的模样,让我多了几分紧张。

    他无疑是强者。

    而且,连深深烙印在我记忆中的诸多强敌,都无从相比。

    ……我好久没有这样气血上冲。然而,贸然冲锋是大忌。

    我毫不松懈地瞪著对方,看对方怎么出招。

    结果──

    「哦~你就是『魔王』吗?如我所料,好像挺强的嘛。」

    「正是。就算你们一起上,也不是我的对手。」

    「是喔,你还挺敢讲的嘛。我可是『勇者』,而你是『魔王』喔。」

    「现实不会像故事那样发展。你的力量,对我这『魔王』不可能会管用。」

    「这……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剎那间──

    莉迪亚全身迸发出凌厉的斗志。

    换做是寻常战士,多半会被这气势震慑得失去意识。

    一股非比寻常,连自己人席尔菲都无法不为所动的霸气。

    然而正对面的「魔王」承接这样的霸气,却文风不动。

    「哈哈!不错啊,看来今天能久违地全力打一场架了!」

    莉迪亚露出牙齿一笑,将爱剑瓦尔特•加利裘拉斯召唤到手上。

    她以右手强而有力地握紧剑柄后……

    「『阿尔斯特拉(闪耀吧魂魄)』•『佛特布利斯(我将化为神圣之光)』──『特内布利克(驱退黑暗)』!」

    以超古代言语进行的咏唱,撼动了大地。

    紧接著,莉迪亚全身被耀眼的大团能量裹住……

    能量随即化为发出白银光芒的铠甲。

    是她完全拿出真本事的状态。

    莉迪亚现在,正要使出浑身解数战斗。

    就在她脚上灌注力道,正要踏步上前的瞬间──

    「你实在是个满脑子只想著冲锋的武者啊。我个人是很欣赏……然而,现在我不打算陪你玩。」

    「……啥啊?」

    「魔王」丢下这句像是轻巧避开莉迪亚斗志的话后,转身背对我们。

    「去告诉你们的头子。你们要的土地我收下了。告诉他说如果想抢回去,就用实力来抢。」

    「……这意思是说,你在对我们宣战?」

    「魔王」对莉迪亚的问题嗤之以鼻。

    「我早就在宣战了吧。我是『魔王』。也就是说,我的存在本身,就是在对所有活物宣战。」

    这是为什么呢?我总觉得他的这几句话里,蕴含著几分自嘲。

    「别了,『勇者』们。还有……愚劣的少年啊。」

    这一瞬间,我感受到对我而发的怒气。

    到头来,他对我们完全不出手,就发动了转移魔法。

    他的身影转眼间消失无踪。

    我们三人被留在凄惨的现场,默默任由时间经过。

    莉迪亚在想什么?

    席尔菲在想什么?

    想来多半和我一样。

    每个人脑子里,肯定都被一个字眼填满。

    那就是──

    「『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