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英雄的悲歌 第四十八话 前「魔王」与另一个「魔王」
    面临这风起云涌的情势发展,事态进行得十分急促。

    「魔王」离开后,我们立刻回归我军。我军仍在与「魔族」交战,但莉迪亚判断继续战斗没有意义,对全军下了撤退命令。

    剩下的这些「魔族」,多半会不解我军为何突然撤退……殊不知接下来等著他们的,是更强烈的不解。

    我军撤退后的行动也很迅速。

    莉迪亚在撤退途中,对主要成员说明完状况,写妥书状后,派快马前往王都。

    瓦尔瓦德斯接到书状,掌握住现况。

    结果召开了紧急大会议。

    而现在──

    我们在耸立于王都金士格瑞弗正中央的王城「千年堡」的会议室内,成了围坐圆桌的一员。

    如果是比较随兴的讨论,与会者会躺在床上,一边讨论一边饮食,然而……

    由于这次的议题实在太重大,非得正襟危坐地与会不可。

    因此大会议是以众人围坐圆桌的形式,进行议论。

    担任我国中枢要职的主要成员,都已经就座。

    首先是武官最高峰的四天王。

    我老姊奥莉维亚,一如往常摆出一副扑克脸。

    老将莱萨身为四天王之首,就像千百年的巨树一样,稳坐不动。

    天灾天才魔法学者维达则一副觉得无聊的模样,啃著自己带来的点心。

    至于战斗狂大变态,我军的王牌阿尔瓦特……

    「呵呵……真没想到这么早就能和你重逢,让我不得不感受到浪漫的命中注定。相信你也一样吧,亚德•梅堤欧尔。」

    他特地坐在我身旁,从刚刚就一直在我耳边轻声细语。

    这家伙就是会做这种事,争先恐后想坐在我身旁的伊莉娜小妹妹因为被抢先,露出五味杂陈的表情;吉妮更被阿尔瓦特的威压感吓得心惊胆跳,泪眼汪汪地发抖。

    ……另外还有好几个人,以怀疑的视线看著我们。

    其中一名男子代表这些人似的发言:

    「我总觉得有没资格在场的人就座?」

    此人没有明显特色,乍看之下像是个凡夫俗子。

    但他却是年纪轻轻就跻身文官最高峰,名列七文君之一的头脑派。

    ……我正怀念地心想,也好久没看到这家伙的脸了,结果……

    「他们是维达大人和莉迪亚的爱将。尤其亚德•梅堤欧尔,他的实力即使和我们相比也不逊色。考虑到各式各样的因素,认为他们没有资格在场的这个评价并不恰当。」

    淡淡做出这些描述的,是从莉迪亚军中选出的与会成员之一。

    此人的外貌和席尔菲一样,是个年纪轻轻的少女。然而跟席尔菲不同的是,举止给人一种理智的印象。

    实际上,这名戴眼镜的少女被誉为「最有智慧的勇者」,是莉迪亚军的核心人物。

    史实上,她已经在前一场战事中走上悲惨的末路,然而……「魔王」改变了历史,让她幸而得以生存下来,也才能坐在这里。

    除此之外,几名本来应该已经阵亡的勇者们,都活著齐聚一堂,对「最有智慧的勇者」所说的话表示同意。

    对于这样的他们,七文君的成员不悦地表情一歪:

    「……真要说起来,为什么愚昧的区区客座人物会在这里就座,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让我无法理解。」

    这句话似乎对莉迪亚军的诸将造成了强烈的刺激。

    几名主要人物发出杀气,但莉迪亚显得很乾脆地说:

    「也是啊,你说得对。坦白说,从立场上来说,我们几个是不应该待在这里。」

    莉迪亚的定位相当复杂。

    属于我军的一员,但绝非处于主从关系。

    莉迪亚所率领的军队,本来就是她所创建的反抗军。

    而我以客座的身分,招揽他们加入。

    对,不是部下,而是客人。

    我把他们当成志同道合的盟友,保证了对等的立场,将他们延揽进来。

    因此他们原则上没有必要听我们的命令。偏偏又只有在权限这方面,比起四天王与七文君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这样的现况抱持反感的人不少。另外……七文君不只是决定战略,有时连有限战争的战术都由他们决定,而会把他们缜密架构出来的战术给搞砸的肌肉脑……也就是莉迪亚这个女人的存在,想必令他们不愉快到了极点。

    「……既然有这样的自觉,您要不要尽快离席呢?」

    「不行,这不成。因为你们也知道,瓦仔少了我,就会寂寞得不得了,什么事都不能做。对吧?」

    她胡闹著对过去的我笑了笑。

    对此,瓦尔瓦德斯重重叹了一口气。

    「七文君啊,各位的心情我能体会。若是处在客座立场,本来这些家伙当然不会有资格出席。然而,这些家伙对我军而言,已经逐渐成为一种王牌,相信这点各位也会承认。」

    「话是……这么说没错……」

    「我也理解你们无法接受。但这个时候,可不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计较?」

    ……相信过去的我,自认是真挚地在表达诉求。

    然而实际用第三者的目光去看……就变得怎么看都是史上最惹人怜爱的人,在可爱地央求……!

    「既、既然陛下都这么说了,我、我们也只能听命!」

    「我、我反而要为了自己拿这种无意义的事情浪费时间一事,深深谢罪!」

    这些家伙一个个都老实得很。

    当时的我,对于部下们这么听话,解释为是出于对自己的恐惧,然而……搞不好,并不是只有这个原因。

    因为七文君这些家伙,都一副少年少女在谈恋爱似的眼神。

    ……不管怎么说……

    「啊,还有,顺便告诉各位……关于亚德•梅堤欧尔,以及他的两名少女随从,我也认为他们有资格出席。尤其亚德•梅堤欧尔,就如『最有智慧的勇者』所说……至于两位随从少女,则是为了让场面多几分花俏,你们说是不是?」

    「哈哈!错不了!偶尔你也会讲点人话嘛,瓦仔!」

    莉迪亚哈哈大笑,手臂搭到坐在身旁的吉妮肩膀上。

    过去的我所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为了让紧张的场面和缓下来的玩笑话,看来在座的众人几乎都是如此解释,然而……

    我可都看穿了。看穿他的话有一半以上是真心话。

    过去的我啊,你现在用非常平静的眼神朝向她们两人,看起来是想让她们放心……但这根本不是出于好心或慈悲,而是出于色心吧?

    毕竟你身边一点女人的影子都没有啊。

    当时你满脑子都一直想著「为什么女人都会避开我啊……?」或是「我也想要男性朋友没错,但更想要女性朋友。总觉得有异性的朋友,就是比有同性的朋友高档一点啊……!」这样的念头。

    很遗憾的,我可不会让你称心如意。

    因为她们两个是我的朋友啊。

    而且她们两个就算对你有敬畏,却不会有友爱。

    你就继续过著一直没有朋友的寂寞生活吧。

    ……总觉得说著说著,自己都觉得可悲。

    「好了,那么我们差不多该开始好好开会了。」

    过去的我──瓦尔瓦德斯严肃地这么一宣告,场上就再度充满了紧张感。

    「首先我要断言。经过这次的事,我决定改变对『魔王』的认知。过去我虽然把他当成危险分子看待,但并未当成最优先讨伐对象……但既然他对我们宣战,也就不能再继续如此。」

    「主上,这是否也就表示,我可以当成下一场仗就是『魔王』讨伐战?」

    听阿尔瓦特笑眯眯地问起,过去的我微微点头。

    「没错。他拿下的土地……亚拉利亚平原西部,以大都市亚玛丹为中心的一带,是我们达成支配大陆的目的所不可或缺的枢纽之地,说什么也非得夺回不可。」

    「……也就是说,『魔王』已经成了阻挡我们霸道的阻碍了?」

    奥莉维亚严肃地问起,瓦尔瓦德斯给予肯定的答覆:

    「正是。因此,必须击垮对方。然而……我们也不能大意轻敌。这次的一战,要动员所有我军的战力来出战,在一天之内解决。」

    听到这个宣示,场上一片交头接耳的声浪。

    然而老将莱萨仍不改泰然自若的态度。

    「既然说是全军……也就是说,您打算将我们四天王全都投入到一个战场上?」

    「不只是你们,这次,我也打算出阵到战地。」

    这次的声浪,远非先前所能相比。

    「哼哈哈哈哈哈!主上啊!是我听错了吗?我听见您方才说,您自身也要出阵?」

    「阿尔瓦特,你的听力很正常。这次的战事,我要久违地指挥全军。如果情形需要……相信也可能会参加战斗行动。」

    听到这个回答,阿尔瓦特似乎万分感动,在我身旁连连颤抖后……

    「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好!实在太美妙了!既然陛下要出阵,我阿尔瓦特•艾格杰克斯,表现可不能马虎啊!」

    我完全不懂他有什么事情可以这么开心。果然这个战斗狂脑袋有问题。

    「哈!上次可以和你并肩作战,已经是多久以前啦。」

    「唔唔唔唔……!你、你根本不会有一点点机会出场!因为我会轻轻松松就撂倒『魔王』!」

    「一举投入四天王,陛下做的决定可真大胆。」

    「……我只会听命行事。无论以前,还是以后。」

    武官们各有不同的反应,大致上都是善意回应,然而──

    「请、请陛下稍等!」

    七文君则大致上都表示反对。

    「要是一举投入四天王,各地的防守会被拖垮的!」

    「正是!陛下忘了您当初为什么要将四天王,分散到东南西北四方吗?」

    「一旦吓阻力消失,本来压制住的敌方势力,会不约而同来犯的!」

    对此,瓦尔瓦德斯严肃地回答:

    「各位的意见很有道理,所以我才说,要在一天之内解决啊。这些日子以来,四天王发挥的吓阻力相当充分。如果只有一天左右,相信敌方对于他们的离开,也会怀疑是不是某种计谋。」

    这个方案已经确定。听出他话中的这个意思,让七文君也无法反驳。但相对的……

    有人提出了新的意见。

    「我们确信陛下所向无敌。然而……我还是要问。敢问陛下是否有把握杀得死『魔王』?陛下以前也曾和他们交战,但未能夺走对方的性命就归还了。您一旦决定要一个人的命,从来不曾在一次战斗中未能办到。而陛下第一次没能拿下对方的性命,敢问陛下有什么把握,这次不会重蹈覆辙?」

    这个疑问,多半就是问他打算如何破解「魔王」的不死性吧。

    对此,过去的我像在恶作剧般笑了笑,右手食指按在嘴唇上。

    「不告诉你们。」

    他闭上一只眼睛,露出俏皮的表情。

    看到过去的我这样,七文君们当然反对,然而……

    「你们没办法相信我瓦尔瓦德斯?」

    他只用这么一句话让众人闭嘴,然后环顾众人……

    「下一场战事,命令只有一个。」

    过去的我,从他桃色的嘴唇发布了命令。

    内容果然……

    和我所想的一模一样。

    「说什么也要粉碎敌方所支配的城堡。办得到就会得胜,办不到就会打输。你们要这样看待这次的战事。」

    等到大会议结束,太阳已经下山。

    有句格言说,兵贵神速。这句话说得没错,作战行动理应要迅速进行。

    然而……由于这次要动员大军,实在不可能立刻出阵。据说要完成诸般准备,大约需要两天,所以这两天,我与伊莉娜、吉妮,就在莉迪亚的宅邸度过。

    ……不用说也知道,这次维达也来找我。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又~~要去莉迪亚家过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为什么不来我家啦!你明明是我的部下吧?既然这样,不就应该跟我这个主子在一起吗!」

    如果只看外表,维达是个惹人怜爱的少女。被这样的她恳求,总不会有厌恶感……一般来说是这样。

    但我既然知道她的本性,该怎么说呢,我就是会觉得她这种惹人怜爱的容貌,就像食虫植物会发出的引虫香气。

    「……您不会趁我睡觉时,硬抓我去实验吗?」

    「咦!这种事情我当然『会做』啦!」

    只有老实是这个少女唯一的美德。

    「……所以我才不想跟您在一起。而且您对于我们要归还的目的,什么忙都没帮上吧?我们之所以加入您麾下,始终是为了回去。既然得不到这样的好处,我就在此宣言,我要投靠莉迪亚大人。」

    「唔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怎、怎么可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亏我还想说好久没有拿到那么有意思的实验品了说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维达的眼泪像喷泉一样溢出。

    ……大概是听到这吵闹声,连阿尔瓦特也跑来,真的是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我们经过这样一番折腾,抵达了莉迪亚的宅邸。

    在这里我们也被分配到自己的房间,能够让身心休息的时刻总算到来。

    「……那么,有什么需要,还请尽管吩咐。」

    说完这句话后退出的,是从以前就派来专供我使唤的奴隶少女拉蒂玛。她有著好认的褐色肌肤与白发,一路追随莉迪亚,所以在这王都也同样负责照料我生活起居。

    「呼……受不了,这个时代实在很忙啊……」

    我吐著气,瘫坐到床上。

    比起在现代度过的时间,这个时代不管做什么都很迅速。

    即使如此,最近的动向仍未免太快了。

    「真没想到,能够达成归还目标的机会这么快就会到来……我们来到这里,明明还过不到半个月。」

    当初我还担心得用上数以年计的时间,但实际一试,却发现事情飞快地进展。

    回想起这件事,先前发生的事情就自然而然在脑海中盘绕。

    与自称是神的神秘人物邂逅,因此让教育旅行变成了时光旅行。

    遭遇过去的奥莉维亚。

    为了达成去见「魔王」的目的,心不甘情不愿地加入维达麾下……

    与莉迪亚重逢。

    「……实在太浓厚啦。」

    不知不觉间,我满脑子都是莉迪亚。

    为了帮她而去后方支援,与她并肩出阵。

    我本已确信,这些都是再也不会发生的事。

    现在却已经成了现实……

    搞不好,回到原来的时代之后,这些也会继续下去。

    我闭上眼睛,沉浸在思索之中。

    「……先前那一场战事,应该确实让历史产生了改变。注定会死的一些人活了下来,莉迪亚也因而没受到诅咒。」

    发生那起悲剧的要因,并不是只有诅咒……然而,起因已经击垮。因此,也就逐渐看得到一种「也许会成功」的希望。

    搞不好,能够在莉迪亚生存下来的未来,和她一起共度幸福的时间……

    说不定可以,但是──

    「那个自称神的说要我们修正历史。既然如此,如果我们就这么回去……」

    就在我自言自语到这里时──

    「就会变成你所想的那样吧。」

    唐突飞来的说话声,劈开了我的思考。

    我立刻睁开闭上的眼睛……就看到一名男子站在门前。

    凶煞的漆黑铠甲,遮住他的全身。

    我以犀利的视线扫向这个身影,开口说道:

    「找我有什么事呢?……『魔王』大人。」

    没错,是「魔王」。

    是我们要回到现代,就不能不打倒的目标。

    如今他在这个世界,也已经成了被所有人敌视的对象。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我面前?

    他并没有回答这个疑问,而是把刚才的话说下去。

    「『他们』所定的历史,没有这么简单会被推翻。照这样下去,会有强大的修正力发挥作用……莉迪亚多半会走上同样的末路。」

    这极为令人震惊的内容,让我有一瞬间说不出话来。

    但我立刻恢复镇定。

    「……请问,你也是从别的时代来到这里的吗?」

    对于这个问题,「魔王」发出闷哼似的笑声。

    「首先,别再演这无聊的戏码了。现在的你的确是亚德•梅堤欧尔没错……但在我面前,不必一直戴著这面具。」

    「……请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对于我的提问,「魔王」轻轻呼了一口气,这么回答: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面对镜子,还要一直戴著面具?」

    莫名其妙。

    就在我把这样的念头表现到脸上的下一瞬间──

    「受不了,不这样给你看看,你就不懂吗?」

    他以看不起我似的口气这么说完后──

    双手伸向遮住自己头部的那满是尖刺的头盔。

    接著,喀锵的一声响……

    就在他卸下头盔,露出面孔的同时……

    「什……么……!」

    我不由得瞠目结舌,低声惊呼。

    对于我的这种反应……

    「没什么好吃惊的。你被丢到了这个时代。那么……我被丢过来,也没什么不可思议。」

    对方露出嘲笑似的笑容。

    他的长相实实在在──

    就跟我──亚德•梅堤欧尔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