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大英雄的悲歌 第四十九话 前「魔王」,苦恼至极致
    人活久了,渐渐会不容易为外物所动。又或者说,即使有所动摇,也很快就会恢复平静。

    然而……这次的状况,让我的身心依然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我万万没想到,「魔王」这个应该要打倒的对象,竟然会是我自己……!

    他的外表,和我──亚德•梅堤欧尔一模一样。

    然而……细节有些不同。

    首先是头发。他那掺杂几许白发的头发,留得比我长了些﹑乱了些。

    还有就是表情。犀利的眼光就像野兽一样……一道伤痕从额头斜斜划到下巴,更加深了这种印象。

    这小小的容貌差异……

    「没错。我们的确是同一人物。然而,转生的世界不同,走到今天这一步的来龙去脉也不一样……虽然概略来看,多半大同小异。你我都活过瓦尔瓦德斯的人生,都转生为亚德•梅堤欧尔……得到过各式各样的事物,又很快地失去。」

    他那伤痕令人怵目惊心的嘴边多了些自嘲。

    接著──

    「你多半什么都还没失去。和我不同,多半什么失败都还没经历过……我失败了。一切都失败了。因此我……连亚德•梅堤欧尔这名字也舍弃了,现在自称为迪萨斯特•罗格(失去一切的败者)。你也可以这样叫我。」

    他──另一个我,更加深了对自己的嘲笑。

    ……他的确是我,但从某个角度来看,也可以说是另一个人。

    看来我们所走过的路,实在太不相同。

    这让我无法不抱持某种感伤。然而……现在应该不是深入探讨这件事的时候。

    我就如他先前所说,拿下了作为亚德•梅堤欧尔的面具,开口问起:

    「……你是怎么来到这个时代的?」

    「这点我们应该完全一样吧。有个自称是神的家伙突然出现,我对他提议的事情点头后……下一瞬间,就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就如你所知,我以『魔王』的立场活动……说来讽刺,为了达成目的,我就非得用以前讨厌得要命的外号自称不可。」

    他在叹息声中摇了摇头。

    对于他的心情,我能够有痛切的体会,但现在这些仍然无关紧要。

    我该在意的事只有一件。

    「你说目的?……你到底有什么企图?你作为『魔王』活动,最后追求的是什么结果?」

    对于这个提问,另一个我……迪萨斯特•罗格低著头,小声说道:

    「我想救莉迪亚。想赎我自己的罪。就只是这样。」

    ……这个答案没有意外性。反而实在太过自然。

    接著他盯著搞懂状况的我……

    「你不也一样吗?你不也想著要拯救莉迪亚吗?」

    「……正是。就这一点而言,我跟你意见一致。」

    「那你就跟我合作。我们的目的一样,没有必要对抗。」

    非常有道理。

    然而,翻腾在胸中的几个疑问,拒绝让我与他合作。

    「让我问两个问题。首先第一个,这件事,你跟这个时代的我也谈过了吗?」

    「不,我比任何人都更讨厌我自己。尤其……讨厌这个时代的我。」

    他握紧拳头,脸上蕴含怒气,

    「就因为我们太愚昧,才失去了……不,是杀死了莉迪亚。她的死,全都是因为我们。不是吗?」

    「……对,你说得对。」

    「因此我特别恨这个时代的我。我死也不要和他合作。我反而……甚至想杀了过去的我。」

    这种心情我也能够体会,但这仍然不是我该在意的事。

    「既然讨厌自己,那为什么找我?」

    「……意思就是你不太一样。你我背负同样的罪,多半共有同样的心情。所以我就想到,既然如此,要跟你合作也行。最重要的是……我对自己比任何人都更了解。这样说,你应该就猜得出我的意思吧?」

    我微微点了点头。

    我们的实力,多半在伯仲之间。因此……敌不过这个时代的我。

    唯一优势所在的不死性,也只是在第一次对上时,能够让敌人不解,但现在实情被看穿,可以说已经被逼得没有退路。

    然而,如果我们联手呢?……也许就能和这个时代的我相抗衡。

    这样的企图我可以理解,然而──

    这个时候,我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我根本就无法理解你的行动。你为什么要做出和这个时代的我相争的事?如果想实现救莉迪亚的目的,跟这个时代的我敌对,根本是愚不可及……你应该不会回答我说,就只是因为讨厌吧?」

    「当然。无论再怎么讨厌,我也不会做出触碰龙的逆鳞这样的事来。」

    「那为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和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有关。我有我的苦衷,说什么也不能和这个时代的我联手。反而……注定要一战。」

    我没有任何话说,用眼神催他说下去。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意思,静静地回答:

    「你多半被自称是神的人,赋予了某种课题……恐怕就是讨伐我吧。我也和你一样,被赋予了课题。这个课题就是──」

    这个答案,实在……

    「要我『毁灭世界』,要我为了这个目的而行动。只要我继续这么做,他就让我留在这个时代……自称是神的『那个男人』赋予我的,就是这样的课题。」

    足以让我说不出话来。

    相对的,另一个我──迪萨斯特•罗格则饶舌地说下去:

    「也因为有这样的情形,我才会再度成为『魔王』。不,这是我第一次真正当『魔王』,所以说再度大概不对吧。不管怎么说,我为了毁灭这个世界而行动,这也是我要达到目的所必须做的事。因此,我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犹豫或迟疑。」

    「……你说是为了达成目的?你的目的不是拯救莉迪亚吗?毁灭世界和拯救莉迪亚,有什么关连?」

    听到我总算挤出的这几句话,罗格露出了笑容。

    仍是嘲笑自己似的阴沉笑容。

    「我刚才应该也说过。说过我的目的是拯救莉迪亚……赎自己的罪。」

    「……既然你说要赎罪,我就更看不出你的图谋。追求毁灭世界,不是更加深自己的罪孽吗?」

    听到我的回答,罗格垂头丧气,表露出露骨的失望。

    我不懂他为什么要采取这样的态度。

    当我自然而然皱起眉头──下一瞬间,他的身影进逼到我面前。

    眼睛完全捕捉不到就是这回事吧。他急速接近我,然后──

    他揪住我的衣领,瞪著我的眼睛说下去:

    「你还记得莉迪亚的死状吗?」

    「……那还用说?我不可能忘记。」

    「那你为什么不懂我的心情?你真的和我是同一人物?」

    他的表情中掺进了强烈的焦躁。

    我不明所以,只能默不吭声。

    相反的,他则清楚地继续述说:

    「精神受到诅咒一点一滴地侵蚀、失去了伙伴──许多事情不断侵蚀她……于是,那一天来临了。最后的『外界神』,也是最顶尖的敌人。莉迪亚提议要尽快跟他决战,但我没有这么做。」

    「对……要打倒他,就必须背负莫大的风险。而且……甚至得做出连莉迪亚也会失去的觉悟才行。」

    这种事,不是当时的我所能承受。

    当时的我孤独到了极点……只有莉迪亚是我活下去的意义。

    只有她,一直当我的朋友。所以我……

    我最不想失去的就是莉迪亚,胜过任何人、任何事物。

    「我们那个时候坚决不点头。这是为什么?」

    「……因为重视莉迪亚,不想让她死。当时我们认为,与其背负这种风险,还不如留个一尊『外界神』不去处理。」

    「既然这样……!」

    这一瞬间──

    罗格的眼神中所蕴含的怒气,就像熊熊燃烧的烈火一样爆出精光。

    「只要把这份心意……!把这份心意!原原本本地告诉她!就不会弄成那样了!不是吗?」

    他发出的怒气,让我说不出话。

    ……那是过去我绝对不肯去想的事情。

    那是我所犯下的最大过错。

    「是我害的!她会孤身杀进敌阵!会战败,被安排成世界公敌!这一切!都是我害的!要是那个时候,老实把我的心意告诉她,就不会弄成那样了!就不用亲手杀死变成怪物的莉迪亚了!」

    这一声声怒吼,这份罪孽,如果事不关己,该有多好?

    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过去。

    是由我自身述说出来的,我自己的罪孽。

    「我是多么后悔?多么苦恼?……我啊,承受不了罪恶感。所以,才会自杀。可是……世界不肯让我睡下去,不肯让我逃避。」

    他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往前一推,放开了我的衣领。

    他用双手抱住黑白发参差不齐的头,呕血似的说起往事。

    「我保留了记忆,被转生为亚德•梅堤欧尔……之后,也是凄惨无比。重新得到的一切,也全都因为我自己的失败而不断失去。就和莉迪亚那次一样。我确信了自己已经是个无论如何,都会一再犯下罪孽的人。所以,我已经……想结束了。我想设法赎清我的罪,然后把一切都结束掉。就是在这个时候,我遇见了那个自称是神的男人。」

    我已经只能默默听他述说。

    「听到他说可以回到过去,我二话不说地答应了。这样一来,我就能够赎罪,能够拯救莉迪亚,然后……被她当成世界的公敌憎恨,让她杀了我。由以前因为我的过错而被变成怪物的朋友,把我当成一个可恨的怪物给杀了。这正可说是原原本本承受自己的罪。自己去迎来过去莉迪亚的末路……这样一来,我的一切才总算能够结束。」

    罗格一口气说到这里,朝我伸出了右手。

    「如果你也认为当时的事情是一种罪,如果你有心要救莉迪亚,以及赎清自己的罪。那就做出和我一起犯下最后一份罪孽的觉悟。不分人魔,照杀不误。屠杀再屠杀,杀个不停,最后……」

    「由我们救出的好友,亲手杀了我们……」

    原来如此,这多半是无上的悲剧。

    恐怕是最适合我迎来的末路。

    ……前不久,我和席尔菲重逢,再度面对了自己的罪。

    然而,那似乎是错觉。

    我并未真正面对自己的罪。

    和自己的分身面对面,才总算点醒了我这一点。

    「我……」

    一瞬间,脑海中掠过伊莉娜与吉妮的面孔。

    这个决定大概会让她们伤心。可是,即使是这样……

    我仍然想抓住站在面前的自己伸出的手。

    然而,就在我即将伸手之际──

    「你可不要做没意思的事情。」

    前不久,莉迪亚说过的这句话,在我脑海中苏醒。

    紧接著,我产生了迟疑。

    那是连我自己都无法理解的迟疑。

    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无法抓住对方的手。

    ……不知道罗格是不是看出我的心思……

    「我给你时间。三天后的中午一二刻,我在亚拉利亚平原西部,灭亡的大地等你。」

    他这么说完,似乎就立刻发动了转移魔法。

    「你可别忘了,我们犯下了得不到原谅的罪。」

    他最后丢下的这句话,重重压在我心头。

    良久良久,我都只能一直看著虚空──